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走进伊斯兰——一个月阿富汗行纪(之后陆续更新其他伊斯兰国家)

旅游攻略论坛: 巴基斯坦/阿富汗 环游亚洲

走进伊斯兰——一个月阿富汗行纪(之后陆续更新其他伊斯兰国家)

iamfake
iamfake 2袋长老
2015-05-05 15606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iamfake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05 13:41

1楼
突然觉得很紧张,比落地喀布尔还紧张,旅行多年却从未在论坛发表过东西。一是因为懒,二是自己不善于写攻略景点的风格也与论坛不太相容。但确实是每次旅行前都从论坛的各种帖子中获益良多,也感谢他们的辛勤劳动。在此,特地将旅行信息相对较少的阿富汗,作为处女贴的目的地而发表,也算是回报论坛吧。旅行时间为2015年2-3月。(发帖菜鸟,轻拍)



在电影《BLUE》的豆瓣评论中,可以看见这样有趣的一条:如果你看过这部电影,甚至只是快进,你都可以向别人炫耀一番了。去阿富汗旅行似乎也非常贴合这条评论。

无怪乎在行前我好朋友用非常严厉的言语劝我放弃前往时我无言以对——“如果你安全回来,会收获各种羡慕并称赞的声音,然后呢,这种虚荣感与所要承受的风险相比,值得吗?!”我无言以对的原因是,她说对了,选择阿富汗这个目的地确实是带着十足的虚荣心。

而我无言以对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有自己的理由,但她们不一定能理解。两年前,我就在朋友圈里记录了一个旅行清单,两年后,我终于实现到了阿富汗这一步。我无法否认这其中的虚荣心,但亦无法否认我对这个国家的向往。

如果我只是为了贴上一个“我去过阿富汗旅行”的牛逼标签,我大可不必呆那么久。一个月,我所有旅行经历中时间最长的一个国家。

在阿富汗期间收到的礼物,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好,不值得朋友们如此礼待。


为何选择去阿富汗

到喀布尔的第一个晚上,host载我出去吃饭,坐在车里我突然很好奇的问,这辈子你做过最坏的事情是什么?在此之前的旅行我从未问过此类问题,或许我对于生活在这个极端伊斯兰国家中的穆斯林突然有这样一个好奇。

“大学时和同学一起抢劫过商店,运送过可卡因”(后来还知道也运送过大麻去印度的疯狂事迹)听完我大笑,突然觉得我接下来的阿富汗之旅会异常有趣。我对他说,你知道吗?现实生活中的我,就是一个从小乖乖学习,考上名牌大学,找一份好工作然后按部就班生活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旅行,我不可能遇见你们。

我喜欢旅行,因为它能让我看见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人。选择阿富汗其实很简单,我只是想看看,一个有着“战乱、贫穷、极端伊斯兰”标签的世界,是怎样的。它实在太不一样了。在曾经被塔利班肆虐过的Mazar,看见放学后在街上相互嬉戏玩耍走路回家的孩童,我是多么的惊讶以及欣慰和高兴。在白沙瓦,我和host一起去接他孩子放学,我们脑海中关于学校的印象在那里要重新刻画——铁丝网、防爆墙、军队驻扎、高射炮。而两个月前塔利班袭击了白沙瓦当地一所军方学校,一百多个小孩因此丧生。就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的体会,已经是这趟旅行丰富的意义之一。

然而,也不要以为我会因此感受他们的苦难而悲天悯人的写出一份每天我都感同身受的饱含眼泪的游记。相反,苦难恰是很少出现在我脑海中的词。这一个月来,因为总是和当地的朋友生活在一起,我所感受到的他们对于继续生活的努力,对于死亡的超脱解读,对于宗教的极端虔诚,才是此次行程最大的体悟。

喀布尔河南市场——在喀布尔第一次闲逛的地方,当时唯一的想法是,这密集程度来一炸弹可不得了。


阿富汗适合旅行吗

答案毋庸置疑。但我必须首先强调,它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轻松旅行的地方。

它可能与你所生活的环境有非常大的区别,比如满大街是持枪巡逻的士兵或警察,几乎每一栋公共建筑都是铁丝网加防爆墙,军坦时不时会看见,军用直升飞机则是经常能看见。有次经过前总统住所,那天正好加尼到访,附近街道到处是手持小型火箭筒的巡逻士兵。爆炸、武装冲突甚至在已经比较安全的喀布尔都时有发生。在喀布尔认识的已经在阿富汗呆了十几年的某驻喀布尔的中资公司朋友知道我游览景点全靠一个人暴走已经要疯了;在Mazar会有安全部门的人主动找到我的住所要求给予我保护;在Herat,被一群士兵拦下来说,这里是阿富汗,你怎么能一个人在这里旅行?!

好了,说完以上这些话,我耳边又响起了我host嘲笑的声音——Kabul很安全的,你就大胆的一个人玩吧。Bamiyan很安全啊,路上是有塔利班,但是你会没事的,安拉保佑你。在我host眼中,我就是一个胆小的旅行者。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和他发了脾气——为何每个人都在和我强调危险性,而你总是说不危险,难道你从不担心我的安全?结果他说,正是因为每个人都会对你说,那里很危险你不能去,你会踌躇不前,但我不想你这样,如果我们内心感到害怕,我们就输了!

旅行从白沙瓦开始,就沉迷于拍摄各种孩童。仿佛透过他们的笑容,能获得许多的慰藉。


我必须要感谢host给我的信心,以至于我在阿富汗期间几乎没有感受过害怕。其实事实上,它没有想象中那么寸步难行。Kabul、Mazar、Herat、Bamiyan、Jalalabad这些地方都是可以旅行的,一个人在城里游玩不成问题(前提是运气也要够好)。当然也仅限于这些地方的城区,郊区会有些问题,去南部的坎大哈更是比较危险。在交通上,部分路段需要搭乘飞机,去Herat或是去南部的坎大哈走陆路,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而我在的期间,也发生了两起从Kabul去这两个地方塔利班劫持当地人的事件,以为装扮成当地人便安全不被劫持的游客大可以省去此麻烦了。

总之,没胆的不建议去,因为害怕了就不可能享受旅行;有一点胆的可以去,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一切取决于概率。

随处可见穿着传统服饰(Burqa)的女性,这张照片是这位妇女主动要求我拍的。在阿富汗我一般不拍女性,甚至大一些的女童都是征询父母认可。因为宗教的关系,将镜头对准女性是比较敏感的。不恰当的行为一是对对方的不尊重,二是也可能给自己招来麻烦。


阿富汗适合女性独行吗

关于女性独行这个问题恰恰是我行前最担心的。出发之前,喀布尔的host在第一次给我的回信中就提到,欢迎你来,这是一个对女性非常尊重的国家。而我在白沙瓦的host也说,阿富汗的男人不仅是会帮助你,而且是会为你而战。我当时对他们的话简直嗤之以鼻,塔利班对女性的种种非人道的对待如果也能称之为“尊重”的话,那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然而现实中的状况还是与我在媒体上了解的很不一样。我可以一个人自由自在在街上走(妈的如果有男人谁想一个人),不会有人对我采取极端行为,相反,因为我的女性身份总是受到诸多的优待。在伊朗街头人民友好到会领着着我过马路这种事情居然也能在喀布尔发生。我也根本不用担心会像在伊朗、约旦等其他伊斯兰国家遇到的性骚扰情形,在阿富汗他们连个手指头都不会碰你。喀布尔街头女性的时尚打扮也出乎我的想象,有一次我对能染头发表示了惊讶,硬生生被一个姑娘嘲笑了,你了解我们国家的文化吗?

我是有所了解,但书本、媒体都不能代表事实或是事实的全部,旅行最大的好处之一便是,能自己去经历事实的某一面。

摄于Mazar的阿里墓——大多数时候其实不用把脸遮住,当天如此打扮是因为独自去一有ISIS的村庄为了安全起见。之后再同一身打扮前往阿里墓,前一天还因为非穆斯林被拦在门外,这身打扮后进去完全没有阻碍。


如何帮助你的旅行

其实在阿富汗旅行,最直接的困难不是来自于安全,而是来自于语言以及没有公共交通系统。光是无法与计程车司机获得正确的交流这一点在旅行最开始就要把我逼疯。而我幸运的在之后认识了诸多朋友,上文提到的中资公司朋友(以后简称为朋友D),每天早上都会给我一个电话,询问我今天是否需要用车,而且为了预防磁铁炸弹,特地安排了一个司机以及一个翻译。翻译陪同我游览,而司机则留守车辆确保车辆安全。最后一天我离开阿富汗时,还安排了一辆防弹车以及两个持枪大兵护送我到机场。而我的host以及他的朋友们则更像是照顾亲人般的照顾我的衣食住行。Host玩笑的说,从没有遇过像我那么dependent的旅游者,因为电话那头的他总是接到诸如,过来接我吧,我饿了,我想喝奶茶,我想换钱等等诸如此类繁琐的事情,也因为他们,我得以跟着他们的车辆玩遍了喀布尔周边较远的景点;不仅在喀布尔,甚至在Herat,当我被另外一个网上联系的host非常临时的放鸽子时,host一个电话半个小时内让他在herat的朋友开着车把流落街头的我捡走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们对我的帮助,他们已经成为我对这个国家最留恋的部分。也正是因为他们,我在阿富汗的旅行没有遇过任何困难。

我的幸运不具有借鉴性,但可以给出的建议是,像阿富汗这类国家,沙发客的旅行方式是非常必要的。首先,住在当地人家里,绝对比住在酒店安全许多,另一方面,对阿富汗这类国家的旅行规划,对安全局势的了解比对景点的了解更为重要。行程安排不在于你想去哪里,而是你能去哪里。对安全局势的了解其实不需要通过媒体,多向当地人打听便可。你的沙发主及他的朋友们能给你的帮助也许远超你的想象。

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当地人能给你信心!我还记得在伊斯兰堡,到某中资公司食堂蹭饭吃,周围人知道我接下来要去阿富汗,都在和我说着各种悲惨的案例,劝我放弃。甚至有朋友说,在喀布尔的大街上,会有大兵直接把枪口对准你,直到你离开他的视线,他才会把枪放下。如果一个旅行,你知道你不会取消,但又带着一丝害怕,你如何能享受它?所以,不能让你耳边总是充斥着这类声音,必须有人告诉你,那里其实很安全!

最后,上文提到女性独行没有想象中困难,但仍要清楚,除了喀布尔,其他地方依然很保守,所有女性穿着burqa或chador。所以我建议在着装上要尽量保守。我亦有见过穿着普通T恤牛仔裤的女游客,我善意提醒衣着是否恰当,但是对方回答我,在伊拉克亦是如此穿着完全没有问题。对于我来说,爆炸或是被劫持这些是个人无法控制的因素,但是恰当的衣着则是自己所能主动提供的对自己的保护,同时也是对对方宗教文化的一个尊重。之前穷游上有篇游记记录了一个事件,一极端分子骑着摩托车直接对乘坐在计程车里的两名女游客进行射杀,简单粗暴没有任何缘由,不知道是不是与她们不恰当的行为有关。

因为认识了朋友D,在喀布尔就没有过过苦日子,随时可以吃到的中餐是旅游在外最大的欣慰。他们的阿富汗人厨师绝对完胜各国中餐馆大厨。


如何取得阿富汗签证

签证政策一直在变化,但至少在我准备签证的时间,男性非常容易在北京获得签证,但女性不行。我还深深记得打北京使馆电话咨询,接电话的人听说我去旅游一副“小女生,别闹了行吗”的语气。我一直以为他们是因为女性在穆斯林国家旅行比较危险才不发放签证。直到我到了阿富汗,才从各种渠道听说,主要是由于来自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女性在这从事色情行业的较多,政府停止向多个国家女性发放签证。

国内无法直接获得,于是我取道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堡。签证材料很简单,第二天取,而且华丽的给了我两个月停留期。以至于我在喀布尔和各国游客一起谈到签证停留期时,我第一次那么自豪的说,中国护照,两个月!(最夸张的是,回来我才发现,给我的签证上面我的性别是“男”,国籍是“巴基斯坦”,就这样我也糊里糊涂的出入境了!)

我在阿富汗的最后一天,在去号称阿富汗最美山谷游玩的路上丢了手机,也因此丢失了这近两个月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所有扫大街时偷拍的珍贵的照片(比破处还痛的经历)。Host一如既往的毫不在意,笑着安慰我说,U re alive, I am alive, we are in the journey!
妈的,难道不是吗?!旅途继续,人生继续!下篇从阿富汗的毒品状况开始写。

最后编辑于 2015-05-05 13:42

举报 回复

shmilyjing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05 14:16

2楼
春节刚去过伊朗,对伊斯兰国家很感兴趣,期待楼主多发点当地见闻,mark

iamfake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06 18:50

3楼
动手写这篇的时候,有些迟疑,因为不知道该如何把握尺度,毕竟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但这就是这个国家无法忽视的现状。

阿富汗的毒品问题

去阿富汗前,我对阿富汗所有的认知停留在塔利班的统治和极端伊斯兰对这个国家的影响上,而忽略了其在全球的毒品贸易占据的重要地位。每年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和阿富汗禁毒部都会发表关于阿富汗的毒品调查报告,根据2014年的报告,阿富汗2014年的鸦片总产量达到前所未有的6400吨,鸦片的总价值相当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4%,同时其鸦片产量占全球鸦片产量的80%。欧洲市场的海洛因有80%来自于阿富汗!

在阿富汗两千多万人口中,有超过12%的人参与到毒品经济中,毒品经济占据其国民经济的半壁江山。也正因为如此,毒品贸易以及毒品消费对这个国家和人民的影响,却是我未曾料想的第一旅游观感。

XX有很多的朋友,每天聚会时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smoke。他及他的朋友们代表了一部分典型的阿富汗青年。他们不是社会的底层,相反,他们都在国外受过高等教育,家庭背景优秀,亦从事各种正当职业。

他们对于smoke的理解,之于我们对于咖啡的理解。提神、放松、享受周末的寄托。而smoke后的活动不外乎打游戏,聊天,讨论宗教。似乎这些活动都不必然需要smoke的相伴。

有一次开车出游,并邀上一位芬兰自由摄影师A(这女生也是一hard core,从某个中亚国家陆路搭便车到阿富汗北部)。途中XX和朋友们如往常一样开始准备smoke,A却一改刚才谈笑风生的语调,特别严肃的声称,如果要在开车的时候smoke,她会立刻下车,因为她不想死在这!当然最后的结果是XX为了不破坏大家玩乐的心情妥协了。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XX和他的朋友们在开车时smoke了,我一直认为这就是阿富汗的方式,直到A的强烈抗议。事后XX开玩笑的说,别以为阿富汗存在不抽的司机,就连你当时乘坐的前往Marza的大巴司机一样,不抽他们根本无法正常开车(《塔利班》里亦有记录,“大麻已经成为每个阿富汗卡车司机食谱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脑海中画面闪回到Marza的沿途崎岖的山路,身体抖了一下。当然,我依然相信,smoke对于他们,确实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Hashish,是由印度大麻所榨出的树脂,强度平均比大麻强六倍,即是超级加强板。


Smoke在阿富汗“理论”上违法的,但是,交易和吸食又都是被默许的,用XX的话说就是,他们的政府非常“reasonable”。交易的地点就有在警察局附近的;还有交易的时候至少花五分钟说敬语相互寒暄问好的情形,与电视上演绎的紧张简短的交易情形迥然不同。喀布尔市区有一座非常有名的可以眺望喀布尔夜景的山,三两好友会开着车到那smoke,缭绕的烟雾甚至可以蔓延到旁边持枪站岗的士兵脸上。Smoke就在这个社会以一种习以为常的形式存在着。

XX经常说,我们活在一个艰难的国家里,如果没有smoke,我们能做点什么?

是的,漫漫长夜,喀布尔时不时停电,没有club,没有KTV,没有公园跑步,没有一切其他和平国家所能做的事情。

毒品已在他们生活烙下了深深的痕迹。常年战乱带来的生存压力、身体乃至精神上的痛苦都需要有寄托的载体;此外,由于毒品经济的兴盛,此类物品在获得的便利性以及成本的优越性上使得大众消费成为可能。
阿富汗毒品问题的持续升温是近三十年持续战乱的结果。

圣战时期(1979-1989年)
美国中情局的官员们为了掩盖其向抗苏“圣战"组织派别提供资金援助的政治意图,决定利用在鸦片生产和海洛因加工、贩运等活动上的默许,从而筹集资金以资助其在阿富汗的“秘密战争”。中情局为“金新月”地区的海洛因贩运到欧洲和美国提供了政治保护和合法联系。

内战时期(1992-1996年)
苏联撤退之后,来自美国和阿拉伯国家的援助物资被大规模地消减。鸦片的生产和贸易更成为内战中为争夺权力而混战的地方军阀们的重要经济支柱。阿富汗的各个“圣战”派别更疯狂的在自己控制的领地扩大罂粟的种植。此外,贫困的生活使阿富汗农民在主观上更愿意种植罂粟,而不是普通农作物,因为后者往往能带来六倍以上的收益。

塔利班时期(1996-2001年)
众所周知,毒品贸易是塔利班的重要经济来源之一(另一大来源是海外包括美国的私人捐助)。尽管按照传统的伊斯兰教义,生产和吸食麻醉品(包括大麻、酒精等)是被严厉禁止的,但是在利益面前,精明的塔利班认为“使用鸦片是被禁止的,但是生产和销售鸦片是可以的”。塔利班实际成为一些鸦片产区的保护者。联合国禁毒署和美国方面估计,阿富汗96%的海洛因都处于塔利班的控制之下。

后塔利班时期
美国在打击“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残余势力的同时,根本无法顾及毒品问题,罂粟种植迅速在一些安全状况持续恶化的地区恢复。此外,在“反恐战争”中成为美国盟友的军阀们很多都参与到毒品交易中,美国也无须去破坏他们的经济利益。

于是,在一切政治阴谋的庇护和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毒品问题成为这个国家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

Tappa ewazirakbarkhan——可以俯瞰喀布尔全貌。那是第一次,我觉得原来夜里闪耀着灯火的喀布尔,和其他所有的城市一样,都有着深沉浑厚的美丽。坐在车里,眼前是点点繁星,左边是抽着hash烟雾弥漫视野的路人甲乙丙丁,右边则是持枪的士兵及装甲车。我想我以后再无法遇见如此“浪漫动人而又特别”的约会了。


我脑海中最深刻的记忆之一,便是在大雪纷飞的一个晚上。我喜欢雪,于是兴奋的穿着夹角拖和XX一起站在天台,眺望整个Mazar城。雪不断在视野中落下,搅动着远方城市灯火的宁静。落在脸上,头发上,冰冷但清新十足。脚面已经冻僵,身体瑟瑟发抖,可是我们谁也不愿意回去。因为没有灯,只能就着天光勾勒出XX背对着我的身影,烟雾在他身体处散开。他突然扭头问,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其实我什么也没有想。兴许是smoke以及眼前的平静让他暂时忘记了烦恼,那个前一秒还和我抱怨了一个晚上在这个国家他们的事业正经历着多少困难的人,尽管我对于他仅仅只是一名来自不同世界的过客。

最后编辑于 2015-05-06 18:57

举报 回复

iamfake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06 19:24

4楼
喀布尔的城市印象

关于喀布尔的历史,可以去读《灿烂千阳》这本书(《追风筝的人》作者另外一部更加优秀的作品)。里面故事发生的背景,其一是在Herat,其一便是在喀布尔。从抗击苏联入侵到圣战组织各派系对喀布尔的争夺,再到塔利班对喀布尔的占领,两个女人的命运也在这样动荡的大环境中浮沉。我犹记得读到女主人公为了到福利院去看望自己的孩子,可是因为没有丈夫陪同在身边,路上遇到的塔利班士兵认为她违反了伊斯兰教义从而对她进行拳打脚踢。而由于见女儿的迫切心情,使她一次次走上街头,再一次次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回来。对此我感到震惊,心痛。

不巧最近看过一张1973年喀布尔的照片,里面的妇女身着现代服装,而且是超短裙。可是从1992年圣战组织上台后,在喀布尔实施了严厉的伊斯兰教法。而到了塔利班时期,伊斯兰教法被执行得更加惨无人道。借宗教之名,历史在这个国家荒唐的倒退了!

我是带着对喀布尔这样的印象入境的。

我问已经在阿富汗呆了十几年的朋友D,这十几年阿富汗有变化吗?他说,当然有。十几年前我刚到喀布尔的时候,机场门口是一个大坑,几天前刚被炸弹给炸的,现在至少没有大坑了。

街头几乎与巡逻士兵一样多的乞讨女性及孩童,这是第一个我经历过的乞讨者数量如此之众多的国家。


兴许我对喀布尔的印象太过谨慎小心。其实,喀布尔机场除了小一些,安保措施严格一些外,并没有带给我多大的视觉冲击。而喀布尔的城市建设风格,竟如同中国的三四线城市,没有异国风情外,居然还比想象中完整许多,原本以为到处会是战争的痕迹。所以,除了随处可见持枪的警察以及装甲车提醒你它的不同外,你几乎要认为这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首都没有太大区别。集市依旧拥挤和热闹。由于汽车便宜,又无公共交通工具,汽车拥有量大增,全天候的塞车是常态。大街上有许多穿着现代服装的女人(所谓的现代只是相对于burqa以及chador),亦有许多独自行走身边无需丈夫或父亲陪同的女人。人民也大多礼貌友好。而喀布尔居然也是有夜生活的(尽管停电亦是常态),九、十点的时候依然会有很多的店铺营业,凌晨的时候被Host载着陪他去买煤气罐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喀布尔的夜景,如果不加以说明,我甚至以为这是灯红酒绿的澳门,这些富丽堂皇的建筑全都是wedding hall。在当地文化中,结婚是一件非常盛大的事情,无论经济条件如何,都会挣扎着操办一场风光无限的婚礼。


在喀布尔市区的游览其实没有太大困难,唯一的困难可能来自于语言,Pashto和Dari是官方语言,另外也有大概十分之一的人群会说Uzbek 和Turkmen。总之,想要遇见一个会说英语的人难之又难。这是第一个我觉得语言障碍如此之艰巨的国家。

除语言外,在安全方面需注意远离使馆区、高级酒店区、苏菲派清真寺以及人群密集区(其实也可以不用在意这些,反正命该死的时候也躲不过)。我所在的期间,发生了两起汽车爆炸,一起武装分子到苏菲派清真寺进行扫射的事件,以及我离开后一个星期,发生了在喀布尔河热闹的集市公然用石头砸死一穆斯林女性并对其尸体进行焚烧的事件。

常见的街头小吃之一,口感很像猪肝,不过应该是牛肝之类?


是在解经吗?


Bala Hissar

因为认识了比利时的摄影师J,我们相约一起到Bala Hissar去寻找牲畜交易市场。由于两人都是喜欢用脚步去感受世界的人,所以一拍即合的选择在寒风中从城北步行到城南。那是我到喀布尔的第三天,却是第一次身边有人陪同。经过热闹的集市,接受人们蜂拥过来的好奇而友善的目光,仿佛又回到了我在白沙瓦的日子,觉得异常的轻松,我可以不需要经常提醒自己,这是“喀布尔”。(当然,在阿富汗,和白人游客一起游览的危险性,绝对比独行要大得多)

路边突然冒出的孩童,在我前面撒欢倒立吸引我的注意。


Bala Hissar城堡在五世纪或是更早之前就存在了,一直守护着喀布尔的西南大门。我本以为它只是一个废弃的城墙,结果和J一通拍照结束抬头后才发现城堡那持枪巡逻的士兵,原来那里有一个军事基地。其实在喀布尔的公众场合,拍照经常会被制止。除一些公共建筑外,对军事设施或是军队拍照都是比较严重的事情。

当天不是节日,因此牲畜的交易规模零星分散。倒是城堡下聚集着一群踢足球的孩子,我们的到来显然给他们的活动增添了一份新鲜感。




The Tomb of Sultan Mohammed Telai

距离Bala Hissar不远处的Teppe Maranjan坐落着Sultan Mohammed Telai的陵墓,他是阿富汗国王NADIR SHIR的曾曾祖父。由于该陵墓所在山头的战略地位,在90年代经历过多次战争的浩劫。目前该陵墓已是破败的状态。


爬上山顶正好可以眺望喀布尔。此时正值正午,太阳却被迷雾笼罩,喀布尔低矮的建筑物平铺在和缓的平原上,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平庸。可是在目光远及的那一瞬间,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落下。我不是那种到了拉萨就要吟唱仓央嘉措的人,至今仍然不明白为何眼泪会这样毫无征兆。曾经在温暖的午后喝着咖啡读过的关于这个国家的动荡历史,当时也痛心,当时也流泪,当时也以为自己能感同身受,然后喝完咖啡合上书本继续过着“现代、和平”的生活。我们再怎么想感同身受也只是多了诗人的矫情。可是此刻,真实的看见这片土地了,一切才褪去虚伪,只留下人类最基本最朴素的情怀——面对这残酷挣扎幸存下来的土地,谁能不为之动容。

远眺喀布尔


下山途中一普什图人热情的邀请我们到家里喝茶。他们家里并不富裕,可是给我们准备的茶杯以及茶点却显得诚意十足。对于普什图人的热情好客,我在白沙瓦的时候就深有体会因此并未感到惊讶。可是当他继续邀请我们留下来吃午饭时,尽管我很留恋,但却不愿意那并不宽裕的粮食浪费在我们俩游客身上,只好起身告辞。

因为手机丢失,只留下了这张进门时用相机拍摄的照片,窗台投射进来的阳光让人为之振奋。


山上遇到的孩童。


最后编辑于 2015-05-18 16:13

举报 回复

奇拉c 8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06 20:08

5楼
太酷了!!!!!超级赞!!!

iamfake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06 20:35

6楼
The Shrine of Karata-e Sakhi

这个shrine绝对是我在喀布尔最喜欢的地方,尽管在Lonely Planet上没有提及。Sakhi其实是Ali的昵称,而为人所知Ali的墓地应该是在Mazar,这里为何也被认为是Ali墓其实我并不了解。与Mazar的shrine相比,其规模和名声显然要平庸许多,但并不足以磨灭我在下车见到它的那一刹那的惊喜。



与我以往见到的shrine不同,它坐落于居民区的山脚下,四周被当地居民的墓地所包围(之后在介绍Herat时也同样会提到此风格的shrine)。大片灰色的墓碑显得很随意,仿佛只是不经意露出了地面,好像生命如此卑微不值得彰显。孩子在其中玩耍,大人匆忙穿行而过,在生与死的碰触中,没有界限。地的灰,使清真寺的蓝如此之耀眼出众。而人的存在,使得一切仿佛都有了希望。


Shrine所在的广场是喀布尔庆祝Nauroz(新年)的重要地点。


庆祝活动之一便是举行升旗仪式,以象征新的一年的开始。


与Shrine一门之隔的地方,有一处看着像旧物品的废弃场,实则是一个儿童乐园。不知道为什么,在阿富汗的各个城市,我都能轻易见到摩天轮,尽管只是小小的。



如果要许愿,可以将此物悬挂于陵墓边。非穆斯林不允许进入清真寺内。


在这块石头的背面,其实有一个洞穴,相传只有一个好的穆斯林才可以穿过。


Shrine坐落在Hazaras的聚集区。Hazaras是阿富汗的三大族群之一,经考证是成吉思汗及其后人西征后在阿富汗留下的驻屯兵的后裔。因此有着亚洲人的长相。喀布尔、Mazar以及巴米扬地区都是这类族群聚集的地方。

Hazaras大多数信奉什叶派十二伊玛目派,这在阿富汗属于少数派,也因此和普什图人长期存在着斗争。我去Jalalabad游玩的时候,是由一普什图朋友开车载去的。尽管那天出于安全考虑,我已经是全身黑袍只露出了眼睛,但在经过检查站时朋友依然主动对安检人员报告我是中国人并主动出示我的护照。我大感困惑,我已经如此装扮,完全可以伪装成是Hazaras而无需申报我是一名游客。但他说,因为他是普什图人,而普什图人不可能带着一位Hazaras的女性,如果不表明我的外国人身份,他们显然会怀疑我们是否是恐怖分子。在经过一个村子时,他告诉我,几年前一普什图人和Hazara相爱了,结果遭到两个家庭的共同反对,他们因此离家出走后,两个家庭开始相互残杀最终致多人死亡。

这就是阿富汗,一个存在着国家之间的战争(苏联入侵)、民族之间的战争、宗教之间的战争、地方军阀之间的战争的国家……

看见指间的那只笑眼吗?愿你露出笑颜。

shmilyjing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08 17:50

7楼
太酷了,雪山、坦克还有不真实的夜景。。期待后续

萧越琳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09 12:15

8楼
好酷!感谢分享,会一直看下去

iamfake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10 19:38

9楼
回复 8# 萧越琳

谢谢,不过不想写成流水账,所以发布得会比较慢。

娜娜文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11 21:24

10楼
很受触动!期待更新

shmilyjing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14 16:57

11楼
期待更新

ccmomo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17 13:55

12楼
哇噻,楼主姑娘简直太强大了,人美,精神世界更强悍。。。简直就是一袭黑袍下的女神啊。。。求不断更新!!!

Aminah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5-05-18 15:15

13楼
回复 4# iamfake

楼主,看到你这个“炒猪肝” 我也是醉了。那里是穆斯林国家不吃猪肉。

iamfake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18 16:12

14楼
回复 13# Aminah

哈哈哈我忘记了,反正我吃了口感是真的好像猪肝,那应该是牛肝之类?谢谢提醒啊~~~

兔角桑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5-21 06:29

15楼
唉 喀布尔到赫拉特的机票查了一下要100刀左右 如果不能坐车的话的确是有点。。。

另外女生出去就是好处多啊 找得到host 我在cs上发了三四个全部石沉大海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