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穷游论坛

【敢问路在何方】369天环游世界【古丝绸之路篇】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伊朗,乌兹别克斯坦 (更新中)

旅游攻略论坛: 环游亚洲 中亚各国 伊朗

【敢问路在何方】369天环游世界【古丝绸之路篇】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伊朗,乌兹别克斯坦 (更新中)

SIMBAATW
SIMBAATW 7袋长老
2015-08-14 37113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SIMBAATW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4 13:03

1楼

可能每一个人都有过环游世界的梦想,我们用了一年的时间去实践它。



2009年10月底,我们辞了职,背上包,离开家,终于踏上未知的旅途,准备用一年的时间环游世界。临出门前,爸爸塞给我一条金项链,说如果路上遇到什么不测,或许还可以用这个换钱当旅费。当时在大多数人看来(包括我们自己),外面的世界是凶险的,我们的未来是飘摇的。然而未知如此诱人,况且环游世界这种事情,不趁早做,更待何时,那就出发吧!


369天,36个国家,自香港出发,纵贯非洲,穿越澳洲新西兰,漫游南美,横跨欧洲,再循着古丝绸之路途径西亚中亚,从新疆回到中国。当我回到一无所有的状态,作为一个脆弱的个体在大千世间游荡,我发现生活可以很宽阔,发现自己到哪儿都可以一样过活,发现人们的善意超乎自己的想象。


旅途中我总是在想,三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的世界,应该会比现在更多样更有趣吧!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世界正变得越来越一致,未被探寻的处女之地几近绝迹,然而越走越远,我发现内心越来越豁达,越来越干净,越来越谦卑。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旅行的体验本就是很个人的,唯一能概括的就是,那一年,我们度过了真正幸福的时光。


希望用我们的故事,鼓舞更多心怀同样梦想的人踏上旅途。



我们环游世界的文章在其他各个相关国家/地区的版面持续更新中:


【非洲篇】起点埃及

http://bbs.qyer.com/thread-1342166-1.html

【非洲篇】肯尼亚,坦桑尼亚

http://bbs.qyer.com/thread-1340153-1.html

【非洲篇】纳米比亚,南非, 卢旺达

http://bbs.qyer.com/thread-1342316-1.html

【澳大利亚新西兰篇】

http://bbs.qyer.com/thread-1345885-1.html

【南美篇】巴西,阿根廷,秘鲁,智利,复活节岛,亚马逊雨林

http://bbs.qyer.com/thread-1346358-1.html

【横跨欧洲篇】

http://bbs.qyer.com/thread-1348396-1.html

【古丝绸之路篇】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伊朗,乌兹别克斯坦

http://bbs.qyer.com/thread-1348439-1.html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记一次环球旅行", 随时看全部游记和环游世界攻略!





最后编辑于 2016-05-16 11:51

举报 回复

SIMBAATW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4 16:03

2楼

夹在护照里的美元 (叙利亚)

在一片晨曦中离开伊斯坦布尔城区,前往机场。车上见到一个伊朗家庭,老母亲穿戴保守,中年儿子待人彬彬有礼,和蔼亲切,稳重中不失风趣,很有谦谦君子之风。到机场下车,他主动帮我们拿行李,还真诚地跟每个人握手告别,祝我们旅途愉快。随后他让母亲女儿呆在原地看行李,自己拿着护照机票忙前忙后地为一家人操办登机手续。他穿戴着老式经典的礼帽和用料考究的外衣,像是一个直接从古典贵族社会里走出来的人物,好得似乎与这个日益浮躁的现代社会格格不入。这是我第一次亲见真正的伊朗人,顿时生出很多好感,让我对伊朗之行又有了一份新的期待。

一个半小时后,土耳其航空公司的飞机越过土耳其辽阔大气的中部地区,到达和叙利亚接壤的边境城市Antalyka。跟随当地人坐上机场大巴到了市区。好心的司机将我们放到过境巴士和出租车聚集的地方。一下车,我们立刻就被当地的司机和商贩蜂拥包围了。互相之间语言不通,司机就拿出计算器摁出过境到叙利亚的价格,普遍都比我们事先在网上查到的价格高出很多,于是打算观望一阵,等别的过境旅客来了一起拼车走。等了好一会儿,除了刚在机场大巴见到的唯一背包客以外,一个旅客的影儿都见不到,可惜那个背包客要在这里住一晚再走。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正焦虑中,一个一身短衣短裤穿着人字拖的小伙子走了过来,以一口流利的英语问我们要不要和他一起拼车。一聊才知道,他是土耳其人,平时在丹麦工作,来Antalyka看朋友,顺便想去叙利亚度一个周末。他的名字叫Erdem (亚当),今早九点就到这里了,过境的士的司机一直坚持要等到两个人才能发车,于是很不走运地一直等到中午才见到我们这另外两个旅客。看来现在是淡季,游客极其稀少,我们俩也算幸运的了。在亚当的帮助下,和司机谈好了价钱,将护照交给司机去办出境手续。又等了一段时间,亚当不耐烦了,说:“我找司机去!”就消失了。

兔子用剩余的土耳其币买了四罐冷饮回来。这里的人都害羞纯朴,我们走到哪里都有当地人在好奇围观。不久亚当回来,气愤地说:“这狡猾的司机竟然还想再找一个人才走!我们找别的司机吧!”说着就去找附近一个司机攀谈,这时我们的司机慌慌张张地跑回来,讨好求饶地对亚当说:”我不找了!现在就走!”


车子终于发动了,兔子将两罐冷饮递给亚当,要他分一罐给司机,亚当看到冷饮很高兴,但显然还在生司机的气,就将其中一罐推回来:”我不想给他. 这是他应有的惩罚。” 不过我们也没等一个上午,所以心情还没像他那么坏,这司机其实是个率真可爱的小老头,收入绵薄,在艰难地求生存罢了。在一个小商店前,司机停车去拿帮别人带的东西,回来见我们在看他,就笑着做了个鬼脸,那样子喜庆极了,逗得我们直笑。亚当趁这个间歇去上洗手间了,兔子适时将那罐冷饮递上去,小老头很感激地望了我们一眼,又扭开收音机,高兴得有点手舞足蹈的。他显然又热又渴,饮料几口就喝完了。


等亚当回来,继续上路。小老头的兴致似乎好起来了,边开边给我们指路上的历史遗迹,界碑,碉堡。窗外一片黄沙褐土,我们正进入人类文明最早的发祥地之一,新月沃土的腹地。快到边境时路两边出现了铁丝网,碉堡,远远看到了高高飘扬的叙利亚国旗,来到边检站了。


我们到处理外国人签证的窗口,将填好的表和护照递过去。一个胖胖的长官踱到窗口前,瞟我们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朝我们背后使一个眼色。我们转过身让开位置,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瘦高个忙迎上来,伸出手去紧握住长官的手,一会儿才松开,就站在跟前的我们分明看见他手里攥着的是一叠美元现钞。抬起头来,迎上的是司机小老头意味深长的目光,他悄悄伸出三根指头作出给钱的姿势,示意我们也给钱打点一下这位长官,签证就会很快到手。没想到还有这一环节,我们有点犹豫不决。这时亚当盖好章过来了,跟司机商量了一会儿,告诉我们相同的意思。我们考虑了一下,最后觉得还是不施贿赂,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亚当急得有点生气了,一甩手到门外抽烟去了。也难怪他,从早上九点一直折腾到现在,因为我们不知又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小老头见我们不行动,自己忍不住去攻坚了。他像个老熟人似的将那个长官招呼过来,满脸堆笑地跟长官套近乎,说着说着不知为何竟和那个长官吵起来了!梗着脖子面红耳赤的,很快就闹掰了。他又羞愧又气恼,朝我们一摊手,就气冲冲地走了,意思大概是“我已经尽力了,剩下的你们就看着办吧!”这时几个白人跟着另一个出租车司机走了过来,看他们递上去的护照封面有一只鹰,猜是俄罗斯人,不由自主地就开口问面前一个高大的胖子,他说“我们来自阿塞拜疆。”哇!这还是我平生第一次亲见阿塞拜疆来的人!那对我一直是个多么遥远神秘的地方呐!胖子注意到我好奇打量的目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显然他们也遇到需要贿赂这一问题,跟那个官员吵了起来,被打发到一边去了,连护照也被退出来。


僵局之下,亚当又进来解围。他说司机告诉他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要他来帮帮我们。于是我和亚当一起去找另一位长官问话,那个人态度还算和气,至少给了我们一个解释,就是他们给我们发签证要先得到叙利亚驻中国使馆的确认,传真已经发去北京了,不知什么时候能得到回复 。又跟他据理力争了一下,他只好放下手头工作,去跟那个胖胖的长官谈。这时那几个阿塞拜疆人拥上来,朝我们苦笑了一下,让他们的司机恭敬地将夹着美元的护照一并递了进去。那个胖胖的官员很快朝自己身后扫一眼,见没有人,就道貌岸然地接过来,迅捷地将钱从护照里抽出,塞进裤袋里。看我们的阿塞拜疆兄弟都屈服了,想着拖的时候也差不多了,兔子说就给他五美元吧。于是叫来小老头司机,让他将五美元夹在护照里递进去,护照果然很快就还回来了,上面赫然盖着签证章。实际上在欧洲长大的亚当禁不住朝我们感叹,今天没白等,算是开了眼界了!


正走出去,忽见两个穿着阿拉伯长袍的大叔微微躬着腰,放慢脚步从空荡荡的大厅庄重地朝我们这边走来,其中一位两手捧起一直笔,到跟前时他迅速递上那支笔,非常真诚,一字一顿地吐出两个字:“Tan Kou.” 我们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们说的是英文”Thank you.” 这才记起刚刚在柜台上有人问我们借过一管笔。没想到他们还记得还我们。看我接过笔,他们很开心地笑了,露出整齐的白牙。第一次接触普通叙利亚人,觉得他们真好真可爱啊!刚被叙利亚官员搅得黯淡的心,一下子亮堂起来。

SIMBAATW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4 18:11

3楼

SIMBAATW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5 12:16

4楼

老奶奶给我的三颗糖 (叙利亚)

终于出了边检站,进入叙利亚阿勒颇,两边的街巷一下变得古老,破败,好像时光一下穿梭到过去的那个时代。在加油站停车时,看到年轻人歪着脑袋直接将嘴对着自来水管去喝管里流出的生水。几个穿着阿拉伯长袍的老爷爷悠闲地坐在台阶上,一边抽烟斗一边笑咪咪地看着行人。

 

到了阿勒颇城里,已近黄昏。司机开始嘟嘟囔囔地想要一点小费,想到主要是我们耽误了时间,就很爽快地给了,亚当起初不愿意,后来想到老头折腾一整天就赚这么点钱,也挺不容易的,也补了一点,老头道过谢,欢天喜地地走了。我们都没订旅馆,只能临时挨家去找。背着包走进一条热闹的小巷,那里的人刷地一下,全部将目光集中到我们身上,火辣辣地好奇。我俩旅行在外将近一年,也很少得到这样的礼遇。兔子和亚当上楼看房子,留我一人在底下看行李。这下我成了众矢之的,每次一抬眼,对上的都是善意打量的目光。最后还是一个旁边看店铺的小伙子给我解了围,他主动搬来一张凳子,放在他店门口,打着手势问我,“累不累?要不要坐下?”我便乖乖坐下,周围的人都笑起来。小伙子又问我“从哪里来?来旅行吗?”其他人都怯生生地慢慢围过来听,突然一个躲在人后的少年探出头来,很真挚地喊了一句:“Welcome to Syria! (欢迎来叙利亚!)”我的心一下就被感动融化了。小伙子开始吃饭,吃之前,他会周到地将食物递到我面前,问“吃不吃?”,吃完他倒了一杯果汁,又在我面前举举:“喝么?”等他很快地吃饱喝足,开始抽水烟,还是热情地问我:“抽不抽?”这样什么都跟人分享的待客之道,着实温暖人心。

 

在旅馆安顿下来以后,我们便一起出去逛,饿了一天,都想吃顿好的。第一步要搞点叙利亚磅(S$),此时银行已经关门,兑换不了旅行支票或美金,于是我们便一路去找ATM提钱。好不容易发现一个ATM,却不读我们的Visa Card,正沮丧中,亚当去问路边一个穿着阿拉伯长袍的当地人,那个人也不会用英语说,便友爱地拉着亚当的手,一直领他走到路口,指着ATM机的方向,这次我们终于找着了能提钱的ATM。虽然只来到这个国家几个小时,却感觉像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街上人们都向我们问好,他们都有着善良的眼睛,有着温暖关怀的笑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透出主人家对外来旅人那种最质朴的怜悯和关爱。

 

到了一家当地餐馆,看不懂菜单上的阿拉伯文,老板就很亲切地破例带我们到后面的厨房,一样一样给我们讲解锅里的菜是什么。经过他耐心的介绍,我们点了几道菜,回去坐下,开吃!品尝叙利亚的菜肴真是味觉上的极大愉悦享受,更为接近我们东方人的口味。喜欢叙利亚的泡菜,尤其是泡辣椒,特别爽口开胃,还有爽脆甘甜的紫萝卜香菜沙拉,和各种说不出名字的炖菜。而亚当以他土耳其人的胃,最喜欢吃酸奶拌腌菜叶,剩下的米饭都是由他就着这道菜解决的。这再一次验证了凡是历史悠久文明灿烂的地方,都一定在美食上颇有造诣,比如叙利亚。

 

吃饱了,打算找个地方坐下喝点东西。路上看到两个穿着阿拉伯衣裙的年轻女孩婷婷袅袅地朝我们走来,上去问,没想到她们一个来自爱尔兰,一个来自英国伦敦,已经来叙利亚一年了,在这里学习阿拉伯文,同时教授英语,显然她们已完全融入当地了。我们朝她们指点的方向走去,经过一个灯火通明的大清真寺,亚当提议:“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在门口披上女巫一样长长的黑袍,走进清真寺中央巨大的广场。温馨的黄色灯光笼罩着铮亮的大理石地板,砖石砌就的内墙,一扇扇典雅的木拱门和优美的亭子廊柱,带出悠远时光的韵味。今天是伊斯兰周末的第一个晚上,很多当地人带上一家老小来此纳凉休闲,尽享天伦之乐。广场成了孩子们的天下,他们赤着脚丫,大叫着跑过来跑过去,互相追逐嬉戏,开怀无忌的笑声填满了这个漆黑天幕下的昏黄空间。很快他们发现了我们,争先恐后地挤到我们的相机镜头前,那一张张天真朴实的脸,有一种让人怜爱的美丽。

兔子在照相,我就空下来,不断有小朋友跑过来跟我握手,握过手,不知该说什么,就瞪着清亮的眼睛看着我,兀自傻傻地笑起来。后来一个讲究地穿着黑白格子长风衣,戴着黑白花色头巾的女孩子走到我跟前,十三四岁的样子,有一张非常精致清纯的明星脸,一见到她,我呆住了,惊讶于她的美丽。她反而落落大方地问我,从哪里来?来旅行吗?英语说得一字一顿的,咬字非常清楚,她说是最近在学校学的。然后开始介绍自己,指指两边站着的一大一小男孩子,说是她弟弟。这时一个穿黄衣服的小女孩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她说这是她妹妹。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从她身后钻出来,眼睛像小狼似的很大很亮,她笑了,温柔地蹲下身去抱起他,说:“这是我最小的弟弟。”然后她热情地拉起我的手,雀跃地说:“来!我带你见见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奶奶!”于是我们被她拽到广场一隅的台阶边,见到了她和和美美的一大家子。她兴奋地一一介绍给我们。她爸爸有着宽阔的额角和叙利亚人典型的和善的眼睛。她妈妈说自己叫Fatemah (法蒂玛),当时心里一激灵,这是个在《一千零一夜》故事里经常出现的名字耶!这位现实中的法蒂玛,虽然一袭黑袍,蒙着下半边脸,连手都密不透风地戴着手套,却同时让我和兔子惊叹:多么美丽的女子!她温柔的眉角,形状非常好看的眼睛,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兰馨般柔媚的女人味,让我一下明白她漂亮女儿的遗传因子来自哪里了!

 

一家人听说我们从中国来,都露出“好远啊!”的惊讶表情。见多识广的父亲说“中国发展得很好啊。”慈祥的老奶奶和法蒂玛则认为我们一定走了很长很远的路,风尘仆仆的非常辛苦,于是掏出大把大把的糖塞到我们手里,疼爱怜悯地示意:“吃吧,孩子!” 法蒂玛的大女儿一边翻译一边还将糖塞到我们的衣服口袋里。我们顿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旅行将近一年了,这好像是第一次当地人主动送糖给我们吃。

 

提起“叙利亚”,人们常常会联想到恐怖主义,示威骚乱,战火硝烟……理应也认为叙利亚是一个较中国穷困的国家,需要我们的施予帮助。来到这里,却觉得这里的人精神上笃定富足,心态平和,为人慷慨,乐善好施,反而常常来帮助我们这些从中国来的客人。

 

后来大女儿代表全家邀请我们到他们家做客,看到她父母亲和老奶奶都朝我们点点头,很鼓励的样子,很想去,但亚当已经在一旁等我们很久了,他早就想去找一家可以坐下来喝东西的茶馆。无奈只得告诉他们改天吧。女孩子很失望的样子,还是不忘指点我们怎么去她家,又认真写下她家的地址。这时另一位小姑娘来扯我们的衣角,拉我们到她家人那里,还有点生气地跟这家大女儿说:“你不要老霸着他们嘛!”于是又来到她的家人前,小姑娘开心地坐到兄弟姐妹中间跟我们合影。然后我们不断被盛情拉入不同的家庭,这时“翻译”不在了,我们用眼神手势来交流,有的妇女比较保守,开始不愿面对我们的镜头,总笑着躲开,后来在他们小朋友的热烈怂恿下,有的羞怯地凑了过来,紧张地咬着手指甲。镜头前他们变得越来越从容积极,母亲抱着孩子,哥哥将弟弟举过头顶……那张亲情友爱的大网,温柔地将大家越拢越近。那份人性的温暖,渐渐将我俘获了。我以为自己身处梦境,这里怎么会饱溢着如此的温情?这里的人怎么会这么好呢?

 

恋恋不舍地走出来,亚当逮住三个大男孩,问他们这附近有没有喝东西的好地方?他们一听,很爽快地拍拍胸脯:"我们也正去呢!你们跟我们一起吧!"于是跟着他们来到城堡下的露天茶馆,浓郁的阿拉伯风情立刻扑面而来,神秘婉转的阿拉伯音乐,袅袅升腾的烟雾,戴着头巾的伊斯兰女子轻声酌饮红茶,身着阿拉伯长袍的男子神态陶醉地吸着水烟……一下让我宛如置身《一千零一夜》的世界!三个大男孩落落大方地招待我们喝茶抽水烟,他们是当地的大学生,家境富裕,时髦风趣充满活力。说到对未来的憧憬,老大默罕默德说他在美国有亲戚,他大学毕业后要去美国念书,留在美国。亚当作为曾在麦肯锡管理咨询的土耳其分部工作,后又到美国名校UC Berkley (加州伯克利分校)读MBA的精英人物,给穆罕默德泼了冷水:“你难道不知道美国政府很仇视叙利亚么?将其视为恐怖主义的温床。我劝你别盲目去美国,那儿经济前景也不好,不如来社会体制更为优越的丹麦。"说着列举出丹麦的种种好处,穆罕默德听得一头雾水,还是一根筋:“即使美国恨我们叙利亚人,我还是要去,因为美国就是最好最强的。”另外两人都说叙利亚历来失业率高企,除了进政府没有什么好工作,所以但凡有点门路,资本和关系的,毕业后都到沙特,迪拜淘金求发展。亚当也大谈他的理想,MBA毕业后他就到丹麦一家扶助非洲的网站公司工作,刚刚辞职,准备在土耳其创办自己的公司。

 

我们问三个小伙子这里有没有中国餐馆,他们立刻很兴奋:“有啊!我们知道在哪儿,这样吧,明天我们开车带你们兜风,顺便带你们到中餐馆吃饭!”即使是叙利亚的时髦一派也很慷慨豪爽哎!时间过得格外地快,很快到店铺打烊的时候,三个年轻人抢先付了钱,怎么也不允许我们掏钱包。末了,其中胖胖的一个还从裤袋里掏出一串黑色念珠,是穆斯林作祷告用的,他郑重地将念珠递给兔子,真诚地说:“这串珠子送给你们。等你们回到中国,看到这珠子,希望能想起叙利亚,想起我们。”

夜已经很深了,古老的城堡被彩色的灯光照亮。还有很多当地人在城堡前闲坐,纳凉,聊天,热闹非凡。好像没有人愿意呆在家里,错过这室外美好的夜晚。还是有很多人好奇地朝我们张望,不断有小伙子喊着:“China!” “ Hello!”凑过来跟兔子握手,兄弟般地跟兔子勾肩搭背,露出孩子般纯朴的笑容,俨然将兔子捧成了“明星”。即使在回去的路上,一些将桌椅搬到街边打牌的当地人,远远地看到我们就高高伸出双臂,声若洪钟地大喊:“Hello!” 算是打招呼。

回到旅馆,坐在床上,心里仍久久不能平静,旅程开始以来我第一次感受到这样饱满高涨的激情,探索未知的世界,体验异域的生活,认识异域的人们,这些在我来到叙利亚的时候有了更为真实的含义,浸透了更为充沛的感情。摊开手,掌心里是老奶奶今晚给我的三颗糖,一直在心里积压的感动顿时满溢出来,眼泪于是也淌下来。

 

 

 

最后编辑于 2015-08-15 12:56

举报 回复

SIMBAATW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5 12:57

5楼

SIMBAATW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5 13:11

6楼

襄阳一条路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5 13:45

7楼

2009年,多好啊,阿勒颇还没有被ISIS攻陷,不知道这些善良可爱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SIMBAATW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5 18:51

8楼

回复 7楼 @襄阳一条路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2009年,多好啊,阿勒颇还没有被ISIS攻陷,不知道这些善良可爱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查看全部引用

是啊!不知道他们现在都怎样了?孩子们可能多在周边国家的难民营里了。。。

kelseyyip8786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6 00:43

9楼

我在turkey 的prince island得到过叙利亚人的帮助.

他是一个难民.原来在叙利亚当数学老师.

我遇到他的时候说是老婆和小孩子们都还在叙利亚.准备要来土耳其.

后面临走的时候我又问他.

亲人都到土耳其了.

瞬间觉得松了口气...


昨天看到一句话.


Go back as far as you will in the vague past,there was always a Damascus.


真的很希望局势稳定.有机会到这个国度流浪一下啊~~

襄阳一条路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6 11:58

10楼

回复 9楼 @kelseyyip8786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我在turkey 的prince island得到过叙利亚人的帮助.他是一个难民.原来在叙利亚当数学老师.我遇到他的时候说是老婆和小孩子们都还在叙利亚.准备要来土耳其.后面临走的时候我又问他.亲人都到土耳其了.瞬间觉得松了口气...昨天看到一句话.Go back as far as you will in the vague past,there was always a Damascus.真的很希望局势稳定.有机会到这个国度流浪一下啊~~

查看全部引用

阿勒颇、帕尔梅拉、十字军城堡、萨拉丁城堡、Apamea   。。。。。。。真想去看看

SIMBAATW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6 20:50

11楼

回复 9楼 @kelseyyip8786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我在turkey 的prince island得到过叙利亚人的帮助.他是一个难民.原来在叙利亚当数学老师.我遇到他的时候说是老婆和小孩子们都还在叙利亚.准备要来土耳其.后面临走的时候我又问他.亲人都到土耳其了.瞬间觉得松了口气...昨天看到一句话.Go back as far as you will in the vague past,there was always a Damascus.真的很希望局势稳定.有机会到这个国度流浪一下啊~~

查看全部引用

古老的大马士革经历了太多战火了吧,但亲眼看到活生生的亲切的人们遭受苦难,有说不出的物伤其类的揪心

kelseyyip8786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6 23:56

12楼

回复 11楼 @SIMBAATW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古老的大马士革经历了太多战火了吧,但亲眼看到活生生的亲切的人们遭受苦难,有说不出的物伤其类的揪心

查看全部引用

如果不是宗教信仰,不知道他們怎麼熬過去..

SIMBAATW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8 12:27

13楼

回复 12楼 @kelseyyip8786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如果不是宗教信仰,不知道他們怎麼熬過去..

查看全部引用

有机会真想回去看看,至少去叙利亚周边的难民营探访一下可爱的叙利亚人

SIMBAATW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8 12:28

14楼

回复 10楼 @襄阳一条路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阿勒颇、帕尔梅拉、十字军城堡、萨拉丁城堡、Apamea   。。。。。。。真想去看看

查看全部引用

不知道五年内战创伤后的叙利亚还能不能跟从前一样美好了,唉~~

kelseyyip8786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5-08-18 16:10

15楼

回复 13楼 @SIMBAATW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有机会真想回去看看,至少去叙利亚周边的难民营探访一下可爱的叙利亚人[表情]

查看全部引用

有计划的时候告诉我一下吖!!!

我认识的叙利亚朋友说他们有都逃到伊斯坦布尔做小生意什么的.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