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蒙古,牧马飞鹰

旅游攻略论坛: 蒙古

蒙古,牧马飞鹰

男青年
男青年 3袋长老 精华
2015-10-28 9951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男青年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0-28 23:23

1楼

我只想看看一切本来的样子,没有围栏,没有游客中心,没有小红旗,甚至没有标志,所有的一切,哪怕是一棵杂草都生长在它应该长的地方,去它的4A,5A!


蒙古,草原辽阔,山峦纵横,湖泊遍布,北可牧马,西可飞鹰。但无论去哪,都要从乌兰巴托开始。乌兰巴托集中着蒙古一半的人口,可能还有一半的城市水泥马路。也许你不信,蒙古至今很多人生活在游牧状态,不知水泥路为何物,因为水泥马路这东西马恰恰是不走的;很多蒙古人穿着长长的马靴,悠闲的走在泥里。蒙古很多城市,比如木伦,只有一两条水泥路,整个蒙古没有一条高速公路,蒙古人的生活节奏很慢,也没什么时间观念,长途汽车经常要晚点两个小时才发车。乌兰巴托还集中了蒙古几乎全部的污染。这个城市市中心很小,但城市很大,漫山遍野都是蒙古包和小木房组成的奇景。每家都有一个炉子,每个炉子都有一个烟囱,据说冬天的时候PM2.5可达2500,没错,他们一定生产出了某种异常结实的检测仪器。乌兰巴托还集中全国绝大部分的博物馆。我在当代艺术博物馆里看到了很多草原和苏联风格的作品,下面这张印象最为深刻,这幅画凝结了蒙古人对马的所有幻想,绝对是超现实主义的大作。它的复制品出现在了木伦"50° 100° 酒店餐厅" 里,如果是系列作品的话,我相信第二副的马会带上拳击手套或者拿着来福枪。


乌兰巴托即使再有趣我也要匆匆告别,我要前往北方,有森林和冰冷河水的地方,还有神秘的查坦人和他们的驯鹿。北方最大的城市叫木伦。似乎全世界每个地方都有危言耸听地吓唬外地人的良好习俗,发觉如此,一定要作惊恐和焦虑状,当地人就会很满足,你也可以得到他们的进一步帮助。比如木伦,人们说公路不是很好走,车开得慢,坐小巴危险等等,实际的情况是乌兰巴托到木伦的公路可能是全蒙古最好的了,而这里不管什么车,开的都不够快。离开木伦的头一个小时,也是这样的小康之路,可是在一个宁静的蓝色的群山环绕的咸水湖边,汽车向西而行,驶入了土路。


我开始为后续的路况担心起来,但实际上这样的土路是这一段最好的,接下来的是泥巴路,雪路,泥巴雪路,其间河网如影随行,上下陡坡,过水路面,以及摇摇欲坠的窄桥,考驾照时遇到的所有平时用不着的知识都复习了一遍。司机预备的铁锹后来也用上了,就在骑马去会见查坦人之前,距离马匹只有一步之遥,车陷在了泥里,铁锹,千斤顶,木头外加石块,原始社会加现代工艺。最后还使用了人推,不过人推车这种事情,主要起感情上的帮助,为什么呢,因为汽车的发动机一般有100马力,就是相当于100匹马在拉,一两个人去推,唯一的效果就是晚上多吃一碗。


我有一个朋友无论去哪都喜欢坐出租车,因为上了车就有一种安全感,堵车也罢,下雨也好,总能到。在去Ulaan Uul的路上,虽然泥泞不堪,车行缓慢,但我并不担心,因为我也在车上,而它的终点必然是Ulaan Uul。傍晚时分,颠簸着到了。这是蒙古北部一个重要的小村镇,重要不是因为有多大,也不是因为易守难攻,更不是因为景色迷人,这里前后上百公里都没人,只有它可以给赶路人的补给,在蒙古这个每平方公里不到一个人的地方至关重要。Ulaan是红色的意思,Uul是山。乌兰巴托的意思是红色的英雄,看来蒙古人喜欢红色。为什么是红色的山呢?或许是因为朝霞将山峰映成了红色。蒙古最著名的喇嘛诗人Danzanravjaa有一首诗叫“紫铜色的山”,写了早上鸟鸣时分的景色。紫铜色除了可能是太阳映照的结果,还有可能是玄武岩的颜色,在蒙古的西部可见玄武岩构成的秃山。


当一些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就形成了社会分工和商业,这很有趣,虽然人们互相之间交换服务,裁缝,鞋匠,牙医,但他们最终都依赖牧民供养。Ulaan Uul这个小村子拥有诊所和很多商店,这里甚至还有一个银行,真真正正的银行,就在一个小木屋里,里面有两个柜员和他们的经理。对蒙古来说,如果因为这里太小不设银行,那么全国就只有几个地方可开银行了。


我离开Ulaan Uul的那天,漫天风雪。汽车在一片荒原前行,两侧几公里外是不算特别高的雪山。车辙曲折,心绪蜿蜒。远远的会冒出一个两个蒙古包,会有够朝着汽车狂吠的狗,会有牛羊喘着白气在雪里拱草吃,会有飘向远方的炊烟。前后玻璃窗渐次模糊,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下大雪上不了学在雪地里走的场景,本来留在记忆里似乎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然而就在这辆车上,我的记忆开始复活,它附身于眼前同样的白色,所见所感似乎一切都在记忆里,又似乎只是眼前,让人又兴奋又疑惑。


旅行和读书一样,它让人可以在某个空间以另一种方式存在,让你怀疑真实,让你相信虚无。


山不仅能够塑造地表,也决定天气。在下一个谷地,我看见了蓝色的天,和它拥有的白色的云,这里温暖湿润,河水缓慢而善良得流着,牛羊遍布在绿而微黄的草地上,牧人悠闲,和刚才风雪中的山谷似乎是不同的国度,像是是黑客帝国中不同的程序,但我必须相信所见为真,因为它们就在那儿。而且有一路上最美的景致,在靠近查坦湖的地方,我见到了比天空海蓝的湖水和它拥有的天鹅。我看到了湖边金黄色的落叶松和它身边的红色小木屋。我看到了天空尽头淡蓝色的雪山和它耀眼的光芒。最后一个村子Tsataan Nuur到了。


旅行之前,总会幻想着各种艰难与险境,不是担心而是期待,期待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


去拜访查坦人并不轻松,开了两天的车,接下来还需要骑马。这并不是查坦人自己故作神秘,他们不是避世的思想家,只是选择了另一种生活。驯鹿这种动物只能生活在林地,那里有它们的食物,天热了还不行,所以蒙古北部大约是驯鹿生活的南界,这里恰好和大兴安岭的纬度差不多。有时候想想它们也是可怜,亿万年的进化如此,温暖湿润的南方反成伤害。有些人将驯鹿带到库苏古尔湖边,那里水草丰美,但驯鹿却苦不堪言,就像很多人贫穷了一辈子,老了有钱了,大鱼大肉没吃几天,就高血压病到一样,命运如此,奈何。


“你为什么到我们这里来?”查坦人问我。我很害怕回答这样的问题,每每听到就好像犯了什么错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我只能小声的回答“看看”。除了回避,我们似乎很难信誓旦旦地面对那些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要行走”“为什么不坐车”“为什么拍照片”“为什么到这里来吃苦受罪”。有时候越简单的问题,越是充满哲学的迷思。所幸我的鼻子比大脑灵敏,我闻到了一种淡淡的香味,是驯鹿奶做的奶油。驯鹿的奶油是白色的,很白,吃起来很香,不腻,确是一大美味。我在蒙古西部还尝到的羊奶做的奶油,白色蜡状伴着糖,吃起来比羊肉膻很多倍。游牧民族一般桌上会放着各种乳制品,其中有一种淡黄色,稀糊糊一坨的东西,看起来有点恶心,实际上却是最好吃的一种,哈萨克人管这个叫Quayimak,应该是奶皮子,集中了牛奶全部的精华和香味。蒙古人似乎只做马奶酒,和酸奶Kimiz,而不直接喝马奶,马奶纯白色,我尝过一点,味道很淡,一匹马一次只能产一两升马奶,而且据说产奶期很短。等到了11月份,又会有骆驼奶可喝,骆驼奶很香,有轻微的膻味,哈萨克人也对其赞不绝口。


查坦人和蒙古人看起来很像,不过当天晚上他们就像我展示了自己独特而优良的抗冻基因,查坦人晚上可以直接睡在雪地里,而且据说他们可以长年幕天席地的睡觉,无论寒暑,哪怕是零下四十多度的冬天。他们住的帐篷很简单,四周都透着风,远远比不上蒙古包。那一夜我几乎无法入睡,浑身不停的发抖,盼望黎明的到来。查坦人的抗冻基因也许就这样一代一代筛选出来的,流传下去。我有开始回想那些哲学问题了,比如他们为什么选择这样的生活?


无论什么地方,无论什么时候,哪怕是这个星球最偏远的所在,都可能遇到外来的地球人。我在查坦人的帐篷里遇到了,而且是两个,一个德国男人,一个美国女人。德国人在这个小帐篷里住了几个月,据说是要教查坦人英语,我不知道这对一个遥远的小部落来说有多大的意义。美国女孩子是个犹太人,个子不高,我更愿意相信她是吉普赛人,因为她穿着蓝绿色系拼色的衣服,乱蓬蓬的头发,满手都是戒指,像是刚从彩虹聚会归来。流浪是她的信仰,她没有在旅游,她确确实实在流浪,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就靠教英语攒机票钱,然后去另一个地方。这是我见过的又一种生活方式。我不知道她会否停下来,也不知道她的信仰与激情是否有枯竭的一天。


我所见到的另一个有趣的人是我的向导,陶苏女士。她来自木伦以北的一个小村子,那里有一条蜿蜒的河流,河边的山上长满了黄色的落叶松,在秋天异常美丽,爬上小山,可以看到壮阔的大草原和数十公里外的群山,整个人会为之一振。


回到久别的家乡让苏异常兴奋。她执意要请我去她小时候的学校,那里有她最好的朋友,一个在学校教英文的韩国志愿者Michelle。当我们最终见到这个韩国女孩的时候,我注意到她其实是一个嚼着口香糖的美国人,准确的说是美籍韩裔,她的热情停留在嘴角上。这世界上最悲伤事就是你把一个人当作最好的朋友,但她却不这么认为。我看出了Michelle热情背后的不自然,也许每个人都能看出,除了苏自己。


村子还是一如既往得美。风吹过,没有痕迹。


木伦有一个著名的Black market,出售任何能想到的东西,螺丝螺母,服装鞋帽,米面油茶,兼做聚会和赌场。市场的店铺由各种颜色的集装箱拼接起来,像是战争间隙短暂繁荣的废墟。在这里我才注意到蒙古人的另一面。市场里的每个人都警惕地看着外来人,眼里带着冷冷的敌意,是一种毫无理由的直截了当的残暴。这样的眼神一直伴随着我离开蒙古。这真是一个奇特的民族,在蒙古的日子里,经常可以看到人们在街上相互殴斗,无论是拥有路易威登的乌兰巴托还是城乡结合的木伦,这似乎已成为当地一种必不可少的社交活动。


库苏古尔湖很大,据说与贝加尔湖地下相连。这里偶尔可以买到鱼,但由于是保护区,看不到捕鱼的船,蒙古人似乎也不在乎鱼这种食物。湖的作用就变得很纯粹,成了单纯的自然景观。然而再美的景致也需要在恰当的时间欣赏,就像再美的情话也要找对人讲一样,头上的乌云告诉我,今天湖水黯淡。



男青年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0-28 23:30

2楼

一些人习以为常的东西,却可能是另一些人的奢侈品。在蒙古的每一天,只要不下雨,只要天上有那么一丁点云,就能见到晚霞,夜晚又可以看到银河,烟雾一般从湖中升起,在远山落下。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星星,布满了整个天空,浩瀚如海洋中的波光,无以计数,有明亮亦有黯淡,我相信哪怕是最遥远的星星也有被人注视的一天。


蒙古的西部,荒凉而沉寂,有一种古老的宿命感,风吹起沙子,吹落枝条,像是匆匆赶路的人,走远了就消失了。哈萨克人在这里艰难而乐观的活着。蒙古的西部可算作中亚,不清楚哈萨克人什么时候来到这片土地,有人说是四十年代从中国的新疆为躲避战乱而来。但很难讲,这里的山虽然荒凉,但谷地有河流经过,牧草繁茂,一千年前突厥人出现在此地,留下了左手扶腰,右手行礼的石像,后来维吾尔人进入谷地,将其损毁,现在这里为哈萨克人所占有。哈萨克人信奉伊斯兰教,有的人虔诚,有的人松懈。有几天我在一位猎人家借宿,他很虔诚,每天要祷告数次,有一次我看到他祷告的时候,天边出现了淡淡的彩虹。


哈萨克人有两项绝技,一是牧马,二是飞鹰。他们训练的金雕是一种巨大的猛禽,据“The Mongolian Wild Birds”一书记载,这种鸟的翼展可达2.4米。射雕英雄传里讲的雕应该就是它了。在蒙古西部的巴彦乌列盖省,至今仍有很多哈萨克猎人保留着驯鹰的传统,那是他们的生计。冬天来临,雪漫四野,他们就会骑着马,单手持鹰攀上山巅。鹰幽灵一般盘旋起飞,不经意间突然附身冲向猎物,受害者一般是野兔,也有狐狸和狼。每年十月初会举办的金鹰节是哈萨克人赢得自己荣誉的时刻,捕猎,赛马,抢羊,一较高下。


英雄生来就需要欢呼声。猎人们等待着这一刻,他们身穿烫花的裤子,带着特有的红色皮帽,外面是一件厚实而沉重的裘皮大衣。一位猎人告诉我,大衣的领子是雪豹的皮。我看了看,没有斑点,这给我借口相信那不是雪豹,不是那神秘的,美丽又充满野性的生灵。可狐狸就应该被做成领子吗,那兔子呢?这又是无解的问题,否则佛祖就不用割肉喂鹰了。


猎人真正的猎场在很远的山里,鹰被裹上了大衣,缠的紧紧的,又戴上眼罩,像是武器一样被带在身上。我怀里的一只,苍老却始终桀骜不驯,刀子一样的双脚不停的挣扎。让他安静下来的不是绳索的束缚,而是车内温暖的空气,它很快打起了瞌睡,甚至张嘴仰头的睡了起来。当摘掉眼罩,当你和它对视的时候,你会发现它的眼中有一种凛然之气。鹰从未被驯化,它们只是暂时被征服。它的翅膀永远属于自由的蓝天,就在跃起的那一刻。


阳光下的Khoton湖竟然那么蓝。最美的湖一定是小的,像Khoton这样,你可以在岸边流连对面的雪山。这个湖还有一大妙处,湖岸极不规则,湖中还有一些小岛和巨石,远远望去,一滴蓝色的眼泪,盆景一般的躺在雪山下。


日出之前起床,可见自然中最伟大的奇迹:日出。先是一条淡红色的云雾横在头顶,从东向西天空的颜色渐深,到了最西边,天青似黛。红色会渐渐向西移动,青色渐渐褪去,当最西边的天被染红了的时候,恰是日出之时。


日出的那一刻,没有来由的就有一种充满希望的感觉,觉得满世界都是美好的,蓬勃充满生机。


山似乎在向人们证明一件事,就是美好的东西看似近在眼前,但你就是无法得到。在几十公里以外,就能看见Tavan Bogd峰,像一个锐角三角形一样,贴在远远的白色之地,你并不会觉得它格外高,但无论在哪都能看见它。当你想接近它时,它却始终在远方。


人从来没有征服过雪山,它就在那里,无论谁登了上去,又走了下来,它还是它,没有任何变改,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以后,攀登的人和攀登的故事都会烟消云散,但雪山依旧在那。


若想了解一个民族的特点,只需看看他们的语言文字就可以了,那些最简单的词,一定是他们生活中最重要。比如汉字“田”,简简单单,一个字就揭示了汉族人的农耕文明特质。哈萨克语里的马,发音是at(阿特),只有一个音节,因为他们是马背上的民族。哈萨克人可以骑在一匹没有马鞍的生马上而不坠落,马喘着粗气却无可奈何。马是认生的动物,有一天傍晚,我见到一群吃好晚饭打算回家的马,我想接近它们,但它们离我总是保持几十米的距离,我跑它们也跑,我走它们也走,待我的耐心消耗殆尽,它们也消失在了山的另一边。


在城里很容易投诉,在草原上很容易投宿。在哈萨克人家里借宿并不难,说明来意多半都会收留,晚上还有手抓羊肉款待。哈萨克人全家一般住在一起,每个家庭至少有两个孩子,一个在跑,另一个尚在襁褓。这已经成了当地的标准配置。就连我那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的司机也是这样,他可真厉害,一定有什么祖传的药方。我的司机叫Altonbek,哈萨克人,老实忠厚,而且他有一项极为重要的能力,说话,尽管他在见到我的五分钟之内就把他会的所有英语都说了一遍,但他可以用母语长久地闲聊,陌生的哈萨克人很快就会被他的热情和故事所吸引。做为游牧民族,方圆几十公里内见不到人,和人说说话变成了一种奢望,若是一个人生活,可能整年都没有说话的机会,可想而知陌生人在这里会受到怎样的欢迎和礼遇,说话也成了像牛羊一样宝贵的财富。


人很少未必野生动物就会很多,这里面有食物和气候的因素。在蒙古北部最常见到的是地松鼠,蒙古人叫它Zulam。在西部,地松鼠消失了,但另一种无尾或短尾的小型啮齿动物活动,偶尔还可以见到草丛中夺路而逃的野兔。如果有湖泊,多半会有水鸟甚至天鹅。哈萨克人有些家里会养上一只猫。幸运的会生在宠爱它的家庭,得到羊肉,然后带着圆滚滚的肚子爬上暖床,打打瞌睡,整理整理毛爪;不幸的只能呆在外面挨冷受冻,啃食野草。


有不经意的风景和莫名的感动。


羊吃草,长大,然后被屠宰,生命循环往复,悲与喜无从识别。哈萨克人在蒙古西部荒凉的土地上代代繁衍,生生不息。我从乌列盖出发,现在又回到了乌列盖。我从城市而来,现在又将回到城市。

最后编辑于 2015-11-16 16:33

举报 回复

李朝苑苑苑苑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03 19:54

3楼

赞!据说乌兰巴托的蒙古人喜欢在街上打华人,楼主遇见了吗。。。

男青年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05 10:10

4楼

回复 3楼 @李朝苑苑苑苑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赞!据说乌兰巴托的蒙古人喜欢在街上打华人,楼主遇见了吗。。。

查看全部引用

没有遇到。看到更多的是蒙古人打蒙古人。

穷游大秘书 管理员

发表于 2015-11-10 20:56

5楼

赞!蒙古版块本身游记就很少,这样的随笔游记真难得~~楼主真豪放~感谢分享哦

LOVE生活最美丽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15-11-16 00:47

6楼

赞一个~~

男青年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16 16:15

7楼

回复 5楼 @穷游大秘书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赞!蒙古版块本身游记就很少,这样的随笔游记真难得~~楼主真豪放~感谢分享哦

查看全部引用

, 谢谢鼓励,一定加油!

穷游大秘书 管理员

发表于 2015-11-16 16:35

8楼

回复 7楼 @男青年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 谢谢鼓励,一定加油![表情]

查看全部引用

哈哈~~~

背包里的兔兔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18 12:39

9楼
男青年,打起精神,不要弃贴

远行1990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5-11-20 10:41

10楼

旅行就像读书,说的很好,读书时你的所有想象只是在脑子里,旅行时一草一木一山一景都是景,羡慕楼主,羡慕可以放下一切随时出发的人。

邓利_家园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5-11-27 01:17

11楼

请问楼主是几月份去的蒙古国?谢谢

男青年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2 12:36

12楼

回复 9楼 @背包里的兔兔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男青年,打起精神,不要弃贴

查看全部引用

其实已经写完了......

男青年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2 12:47

13楼

回复 11楼 @邓利_家园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请问楼主是几月份去的蒙古国?谢谢

查看全部引用

十月初去的。大部分人认为蒙古最好的季节是6,7,8月,草是绿色的,还有那达慕。

邓利_家园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5-12-04 05:31

14楼

回复 13楼 @男青年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十月初去的。大部分人认为蒙古最好的季节是6,7,8月,草是绿色的,还有那达慕。

查看全部引用

谢谢!我想春节去,错峰嘛,不怕冷 就是希望人少。

男青年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8 08:16

15楼

回复 14楼 @邓利_家园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谢谢!我想春节去,错峰嘛,不怕冷 就是希望人少。

查看全部引用

期待游记! 蒙古的冬天一定非同凡响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