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穷游论坛

高加索纪行

旅游攻略论坛: 外高加索三国

高加索纪行

Tuthmos
Tuthmos 10袋长老 精华
2015-11-25 27830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Tuthmos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5:03

1楼

我一直偏爱冷门的旅行目的地——怕人多,怕去晚了古迹毁了,也怕自己年迈时再想去这些艰苦的地方时力不从心了。我窃喜在自己的膝盖还健康时去徒步转了山,我庆幸在IS的战火肆虐叙利亚之前触摸到了倭玛亚清真寺、帕尔米拉古城和骑士堡;也自豪穿越了瓦罕走廊后入境恰拉苏口岸时边防武警看到背包客时的诧异……


要去高加索这个念头是源自年初看到的一篇中亚纪行,文章里关于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照片着实吸引到里我:蓝天下的雪山和矗立着碉楼的村庄、悬崖峭壁上的修道院……而关于这两个国家所在的高加索地区,我能搜刮到的记忆有“俄格的五日战争、别斯兰人质事件、车臣黑寡妇和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这些词。于是我愉快的决定要去这片在新闻联播里听起来水深火热的地方亲身体验一把。

徒步卡兹别克冰川途中遇见彩虹


姆茨赫塔--生命支柱大教堂


晨曦中的高加索群山


梅斯蒂亚小镇--感觉像丹巴与禾木的集合体


Ushiguli-据说是欧洲海拔最高的村庄


孤星的封面-Ananuri城堡(怎么看都是个教堂)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亚美尼亚最重要的教堂


亚美尼亚深坑修道院外,苦等亚腊拉神山现形


夜宿Tatev修道院旁的山谷中,瞥见彩虹


开车穿越亚美尼亚中部气势磅礴的高原

塞凡湖,大雨将至


埃里温的天际线--亚腊拉神山


最后编辑于 2015-11-25 18:39

举报 回复

Tuthmos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5:17

2楼

我不排斥独旅,但若不是有啥特别的原因刻意需要孤独的话,能有几个同伴还是更加有趣的——无论是为了分摊费用还是有人说话解闷。于是我找来了几个对高加索有兴趣的伙伴:

华,相识二十年的老友,我们也是结伙出游最多的死党。从早年新疆西藏到后来中亚中东北非,至少有十几二十次了。她很随意,只要能在路上就很满足,至于去哪、走什么线路似乎她并不关心。她是个卖PVC地板的白骨精,旅途中也不忘记工作——每当进入商场旅馆厕所等铺着塑料地板的场所,必会钻到墙角撬开地板,去触摸辨认是不是她家的产品。一旦确认,则会上传微信引来大批粉丝点赞。

Cathy是在北京工作的上海白富美。她很独立——常喜欢游离在队伍之外,独自转过街角或钻进教堂,享受旅途中的独处。她喜欢摄影——标配是佳能无敌兔加上两个镜头,起早摸黑爬上爬下从不落下。她很低调——这次她带了两个徕卡相机,却很谦虚的声称是借来的。她也是个吃货——微信里发的最多的就是美食,旅途中每当有食不果腹之时我都会担心她会勃然大怒。我们结伴去过加拿大和以色列,这是第三次同游。

Luna,体制内的我党优秀干部,我所认识的最多才多艺的人。她擅长茶道,在品茶时喝了太多的浓茶以致夜不能寐而无奈用酒解之。无意中竟也练就了精湛的品酒之技,对红酒的产地年份酒庄等如数家珍。除了无双的舌技外Luna还擅长腰技,一日她借微醺之兴表演了令人瞠目结舌的Belly Dance,那柔软的腰肢和诱惑的眼神,想起来至今还会脸红心跳。我们是很多年前在黔东南认识的,之后已多年不见。


中国护照被接受的程度比之前几年已大为改观。如今亚美尼亚的签证就很容易办了。只要交一些基本材料和七美元的签证费,唯一麻烦的是要去在北京的领事馆递交材料(好在也接受代缴)。格鲁吉亚更是开发了电子签,只需上传护照和照片加上二十美元就搞定了。

中国去高加索地区的航班并不太多,一番纠结后我定了去程上海>>乌鲁木齐>>第比利斯,回程埃尔温>>迪拜>>上海的行程。俄罗斯航空其实是有埃尔温到莫斯科转机的,而且连接的时间更短。只是我在莫斯科转机过十几次机,哪个候机楼什么地方有没有免费Wi-Fi都搞的清清楚楚,断然不想再在那里逗留了,于是舍近求远。不明真相的同伴们也跟进买了同样的航班,后来发现居然要在迪拜机场猫一整夜,这也成为她们不断数落我的原因。

最后编辑于 2015-11-25 15:25

举报 回复

Tuthmos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5:44

3楼

第比利斯-年轻的古城

我们在第比利斯的第一天是在雨中开始的。整晚的沥沥淅淅,清晨时窗外的雨声把我唤醒。昨晚住在这家名叫404 Guesthouse的家庭旅馆,主人是一对老夫妻。老太太很喜欢中国文化,摆放在客厅四角几个中式的黑漆家具,就是请人从中国买的。早饭后雨还在下,我们穿上GoreTex冲锋衣出门。

 

第比利斯是一座多次毁于战火的古老的城市。一七九五年时城市更是被波斯军队纵火焚毁,现在的建筑多是十九世纪之后重建的,基本上没有古迹可寻。对这座城市我并没有很高的期望值,这里只是一个中转站,随便逛逛然后提车去北部的高加索山区。上学时读过矛盾先生的“第比利斯的地下印刷所”,具体的内容记不清了,只知道亡命徒们躲在井下面的地道里印传单。我不知道Luna是不是记得这篇课文,反正我没敢跟她提起——我觉得她不会放过这个瞻仰革命圣地的机会,但我对红色景点提不起兴趣……

 

旅馆外的大街叫Rustaveli,名字来自一位格鲁吉亚大诗人的名字。这条主街沿线有不少LP上提到的建筑:国家博物馆、国家剧院、国会大厦等。

走进国家博物馆,里面各个时期文物很值得一看。我对那些瓦盆土罐兴趣寥寥,但不少做工精美的金银器还是让我驻足了许久。另有一个大厅专门展示苏联时期的历史,走进去觉得灯光昏暗气氛压抑,馆方可能是刻意对待把这段自己不喜欢的岁月。


最后编辑于 2015-12-08 20:20

举报 回复

Tuthmos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5:46

4楼

再往前是国会大厦,这座宽大笨重的建筑明显带着苏联时代的烙印,现在已经显的破落了。这里曾经发生了格鲁吉亚历史上的诸多重要事件:八九年十九个示威者于门前被杀害、九一年的国家独立的宣誓在楼里发出、〇三年时玫瑰革命的风暴也从楼外刮起….现在格鲁吉亚国会迁去了第二首都库伊塔西,不知道这幢建筑现在的功能是什么。

国会大厦对面是一座东正教堂,教堂里面不少人正在做祷告,还有几个穿着长袍的年轻人好像是在举行某种仪式。教堂外观并不古旧,内部也没有漂亮的壁画——但是它的名字却让人印象深刻——Kashveti,格鲁吉亚语的意思是”生出石头”。传说是一位来自叙利亚的神父建造了此教堂,后来有个修女指控神父性侵了她,不但XXOO还怀上了孕。高高在上的神父当然坚决否认,他发誓如果真是自己干的,就让修女会正常产下婴儿,如果自己是被冤枉的,修女会生出一块石头。结果修女果真生出一块石头。看来早在千年之前“玩弄妇女、生活腐化”就已经成为搞臭别人的手段了,且全世界皆然。

Rustaveli大街的尽头是自由广场,广场中央立着圣乔治屠龙的雕像,格鲁吉亚国旗上的圣乔治十字就是源自这个宗教传说的,也许国名Georgia也是源自这位屠龙英雄的名字吧。自由广场在苏联时期叫列宁广场,而更早时还叫过埃里温广场!因为曾经有大量的亚美尼亚人住在这里。但用不太友好的邻国首都来命名自家首都的中心广场,这让人情何以堪!

格鲁吉亚国家大剧院


Kashveti教堂--意思是生出石头



自由广场

最后编辑于 2015-11-25 16:10

举报 回复

Tuthmos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5:47

5楼

从自由广场往南走就是第比利斯老城,高大Nariqala要塞占据了老城的天际线。沿着老城的石板路上山,大概十分钟就能走进要塞的城门。要塞占据了一座小山的整个山顶,阿拉伯人、奥斯曼人、格鲁吉亚人和沙俄军队都曾在此驻守,最后军火库爆炸使得要塞终于被废弃。爬上最高的塔楼眺望第比利斯的全景:山下就是老城赭红色的房顶;库拉河自南向北流淌着,河边的梅特希教堂和门前的雕像清晰可见。这尊雕像上的骑士就是在此建造宫殿,把都城迁来第比利斯国王Gorgasali。那时的宫殿和教堂早已毁于蒙古入侵,现在的建筑是后来重建的。

库拉河上还有一座金属和玻璃结构的桥很显眼,优美的曲线两头稍稍翘起。当地人把这座奇特的桥戏称为”Always Bridge”,大家都觉得这东西长的和姨妈巾神似(Always是宝洁公司旗下姨妈巾的品牌)。

 

走下要塞就是老城曲折的老街,沿街多是商铺。和高大上的Rustaveli相比,这里显然更加接地气。除了贩卖旅游纪念品外,酒店也不少——是卖红酒的店。格鲁吉亚是是葡萄酒的起源地,其酿酒历史可以追溯到七千多年前。格鲁吉亚乡间几乎是家家种葡萄户户酿酒的,即便在格鲁吉亚市区也能见到临街的人家打开木桶往外舀酒,闻到阵阵酒香扑鼻而来。Luna和Cathy早就念叨着要买几瓶美酒一饱口福了,我们找里一家一头扎了进去。

格鲁吉亚的传统酿酒法叫”Qvevri”,即陶罐酿酒,这和主流的木桶酿造不同。把容量三千到五千升的红粘土陶罐埋入土中,然后把用脚踩榨出葡萄汁倒入陶罐中。葡萄汁在地下14-15度的恒温下发酵,经过三到四年时间完成。因为酿造工艺复杂且产量不高,这种方法已日渐被边缘化,就连格鲁吉亚也已经引入了木桶酿制法。幸好UNESCO已经将它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了。格鲁吉亚的红酒多用Saperavi(沙别拉维)酿造,网上说这种葡萄酿造的酒口感比较醇厚,可惜味蕾不发达的我实在无法给出评价。

Luna和Cathy在导购小姐的指导下品尝了好几种,有陶罐的也有木桶的,和各种年份酒。这里的红酒价格实在亲民,中档酒的价位多在一百人民币上下,导购强烈推荐的09年的年份酒也不超过三百元人民币。这还是在专卖店里的价格,超市里更加便宜。我们瞬间有了当上土豪的感觉,两美位女更是乐不可支,决定高档的和普通的都买回去试试。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从这天起到行程结束,晚饭后开(至少)一瓶红酒就成为里我们的固定节目,有一次在只能靠泡面充饥的情况下还是坚持喝完红酒再回屋睡觉。

从老城往回走时已是傍晚时分。今晚正是中秋节,天空已经放晴满月初升。回到旅馆打开最贵的那瓶红酒,Luna拿出从国内带来的月饼,觥筹交错后各回各家。

从要塞俯瞰老城,远处的姨妈巾清晰可见

梅特希教堂

格鲁吉亚的某种甜品,忘记叫啥名字了

最后编辑于 2015-12-08 20:24

举报 回复

lunashao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6:37

6楼

抢沙发啦!!有幸再次跟着同行,十分愉悦十分开心。中国好游伴!!

lunashao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6:44

7楼

luna知道红色印刷场,呵呵,很多东西,知道就可以了。我不执,并且很喜欢你的安排,重要的是内心对旅途过程的感受……伙伴,景色,风俗,意外,惊喜……

Tuthmos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9:03

8楼

从姆茨赫塔到卡兹别季

本已在SIXT预定了丰田陆地巡洋舰,但临上飞机时收到他们发来邮件说这车正在维修无法提供。交涉后无奈换了一辆现代的狮跑(SPORTAGE),性能当然不如巡洋舰,但总算是辆SUV吧。我们四个人都有驾照,但Luna和华平时不开车。特别是华,持驾照二十余年,行车里程不超过二十公里,属于骨灰级的本本族。以为巡洋舰的后备箱空间够大,三个妹子带的都是巨大的行李箱。而狮跑的空间小了不少,虽然勉强塞进了三个大箱子和一个65L的大包,但后窗被行李挡的严严实实了。只好安慰自己,开山路看不见后视镜问题不大。

TomTom和Sygic的导航软件都没有覆盖高加索地区,我们只好用Google Map代替。这种线上的导航软件需要连接网络,昨天就在第比利斯买了当地的SIM卡(6G的流量大概几十块人民币)。用下来觉得当地的3G网络覆盖和速度都不错(比中国电信的3G好很多)。

 

Cathy开车,我拿着 iPhone导航。车和导航软件都是刚刚上手,我们不免手忙脚乱。有时候导航提示会稍有延迟,车却早已驶过了应该拐弯的路口,反反复复好几次后才回到正道上。第一站姆茨赫塔(Mtskheta)距离第比利斯三十公里,沿着库拉河向北只要半小时就到了。Cathy把车开过景区门口的收费停车场,停在前面几辆白色警车旁边。警车其实是停在警局门口的,我们也停在这里安全又免费。


Mtskheta--这个单词的拼写简直让我抓狂,连续五个辅音字母该怎么念啊!但这座城市是格鲁吉亚人的故都和精神家园,地位大概相当于京都对于日本人或者耶路撒冷对于犹太人。特别是姆茨赫塔还坐落着格鲁吉亚大主教的驻地——生命之柱大教堂(Svetitskhoveli Cathedral)。教堂高大的尖顶远远就能望见,我们穿过刚才的停车场,沿着步行街来到门前。大教堂外围绕着高大坚固的石墙。石墙的顶部有射击孔,四个角落居然还有塔楼,显然是军事防御用的。教堂的主体和围墙一样是土黄色的,外墙上巨大石块之间的接缝清晰可见。正殿内大理石地面被岁月磨砺出油润的光泽,阳光透过圆顶的彩色玻璃在墙面的壁画上留下斑驳的光影,信徒们点起蜡烛插上圣像前的烛台。还有一位老太太俯在一块墓碑上低声哭泣,不时有别的信徒会蹲下身体轻声安慰几句。我也想能静静坐在旁边的台阶上聆听圣歌唱诵,但似乎无法停下脚步。应该是信仰——让我们在两个平行的世界中前行没有交集。

传说耶稣被处死时穿的圣袍被一个犹太人把从耶路撒冷带到了姆茨赫塔,他的姐姐Sidonia的手刚一接触到圣袍就立刻死去。人们无法将圣袍从Sidonia攥紧的手中取出,无奈与她一起埋葬。几年后Sidonia的墓地上长出一棵巨大的柏树。后来圣徒在Nino建造这座教堂时,砍下大柏树做了七根大柱子。但其中的第七根却好像有魔力般的悬浮在空中,直到Nino作了一整晚的祈祷后才回到地面。在格鲁吉亚语中Sveti表示柱子,tskhoveli表示生命,“有生命的柱子“就是成了这座教堂的名字。教堂正门入口处有幅壁画就是描绘的这个故事,可惜我没能辨认出来。作为大主教驻地的Svetitskhoveli也一直是格鲁吉亚历代君王加冕之处,还有不少君王安葬在这里。教堂主殿里就至少能看到三处国王的墓碑。

Svetitskhoveli Cathedral--生命之柱大教堂

教堂内安葬的格鲁吉亚国王

Living Pollar的传说(摘自维基百科)


cathyinsh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9:04

9楼

楼主V5

Tuthmos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9:16

10楼

离开姆茨赫塔后继续北行,公路和河流相伴而行一直往上游伸展,绕过一座小山后,前面是一座水库,水库的尽头能看到一座像教堂,LP封面上的照片就出自这里。直到刚刚上网搜索这座”教堂”的信息,我才弄清楚——这里实际是Ananuri城堡,是中世纪时Aragvi公国的都城。但这个所谓的城堡内仅有的建筑就是一个教堂,教堂外就是城墙和并不高大的塔楼。我很难把它和一个公国的居城联系在一起。总体感觉这里没啥特别的,但城堡外形还算雄伟,而且在去卡兹别季的必经之路上,路过时应该不会错过。

Ananuri城堡


从Ananuri开始,我们已驶上了著名的Military Highway(军事公路) 。这条横穿高加索山脉的公路由沙俄军队在十九世纪时建造,一直是格鲁吉亚俄罗斯间的交通要道。进入高加索山脉深处,感觉地势渐行渐高,路边秋色也渐浓。窗外杨树林的叶子已经变黄飘落,汽车疾驰而过时的气流扬起大片的落叶。再往高处,大片的高山草甸代替了树林,视野也更加开阔。转过一个接一个的发卡弯后上升到了2300米,车厢里的矿泉水瓶不时被压出啪啪的响声,气压显然降低了不少。路的左侧有一个巨大的观景台,这里就是军事公路的最高点Jvari Pass(季瓦里山口) ,站在山口半圆形的观景台上可以清楚的看见我们上山的路。从最高点的季瓦里山口前行,再转过很多发卡弯后会下到一片宽阔山谷中,公路沿着山谷伸向大山深处,前方山丘背后已经能看到白色的雪峰了。我们的目的地卡兹别季应该就在远处的雪峰下。

Jvari Pass


军事公路从卡兹别季镇穿过,从这里再往北十几公里就是俄罗斯的边境了。这是个很迷你的小镇,从一头到另一头步行最多五分钟时间。我们的驶进小镇时已是下午四点,阳光斜斜射来已经没有中午的热力,山谷里的风也不小,气温显然比平原地区低不少。高大的卡兹别克峰就矗立在西边的蓝天下。近处的一座山上有两个尖尖的塔顶,逆光下只能看清塔尖的轮廓。山脚下有一片村庄,依稀能看到有一条路穿过村庄插入山里。路边有一排平房,门前竖着招牌”Soul Kazbegi guest house”,这里就是我们今天的落脚点。

从旅馆仰望Gergeti教堂和云雾中的卡兹别克峰


小旅馆门前

最后编辑于 2015-11-30 21:16

举报 回复

Tuthmos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9:19

11楼

失败的徒步

 

卡兹别克雪峰映衬下的Gergeti教堂几乎就是格鲁吉亚的标志,而卡兹别季最经典的徒步线路是从从海拔2200米的Gergeti教堂徒步到卡兹别克雪峰下海拔3300m冰川,来回需要八个小时。出卡兹别季镇有一条山路通向山顶的教堂,步行上山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而开车的话只要四十分钟。我们计划是自己开车到Gergeti教堂然后徒步去冰川。

 

整个客栈只住着我们四个人,这里的主人仅在我们check in时匆匆露了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厨房的餐具齐全,冰箱里还有半只鸡,也不知道是哪年的客人留在这里的,可能比我的年纪还大。我们昨天来不及买做早餐的原料,只能去镇上吃早餐。九月底已经不是这里的旅游旺季了,仅有的三四个餐厅中只有一个提供早餐。煎蛋咖啡和面包,每个人11GEL(约RMB40),以这里的物价而言,简直是贵的离谱!但独此一家,吃不吃由你。

吃完早饭出发时已快到九点钟了。上山的路不好开,作为领队和唯一的男性我当然责无旁贷。从主路左拐过桥就能看到去Gergeti的岔道,从这里开始就是坑坑洼洼的土路。土路的路况非常糟糕,不但满是了水坑,还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块。我从来没有开过这样的路况,只能踩着刹车降低车速以避开凹坑和凸起的石块,避无可避时只能硬着头皮从上面压过。当突起的石块擦过车子底盘发出奇怪的响声时,我总感觉有尖锐之物刺穿座椅扎在我的腚上,然后破菊而入。我居然还看错路标开进一条死路,等再倒回去时才觉得实在太难两,不但需要倒上陡坡,要避开坡道上的坑和石块,还要警惕一直在车尾徘徊使得倒车雷达嘟嘟报警的两头牛。等回到正道上时,我已是满头大汗,脱了冲锋衣脱了抓绒衣,撸起体恤的袖子。不时有当地司机开着得利卡从我左侧超过,然后侧脸向我笑笑。得利卡虽然不是越野车,但底盘高通过性很好。而我们的狮跑不是四驱车,只是空有越野车的外形,再加上我们买的保险是不包括车底盘的,更加有所顾忌….这其实都是给自己找的借口,实际上就是我的车技不过关!让我崩溃的是,不但路况依旧差,而求路还越来越窄。会车时不得不紧紧靠着山壁或者贴着外侧的路基,才能勉强通过。当地司机对这一切早已轻车熟路,而我要把动作做到位就要花上长的多的时间。在一处发卡弯道处又碰到了会车,对方的车停在外道示意我先通过。弯道处有个大坑,要避开它就肯定会碰到对方的车;如果从坑里过恐怕会车轮打滑不出来,尝试几次都已失败告终。对方司机此时不耐烦地挥手示意我退回去,我只好一下子退了三百米停在一处宽敞一点的路边。从出发到现在已经四十分钟了,我们恐怕开了连三分之一都不到。我很崩溃,不知道在这种路况下几时才能到山顶;同伴们也很崩溃,我们于是决定车停在这里徒步上山。徒步道并不难走,顺着树林中的小路直接爬上山,虽然很陡但比绕着车道上山少走来好多路。

上午出发晚了开车又耽误了时间,等我们上到山顶的Gergeti教堂时已经快十一点钟了。现在出发去冰川在日落前恐怕是没法赶回来的,但我们看到前方山腰上有一大群人正在缓缓往上爬,显然也是刚刚出发的。我想既然他们可以我们应该也问题不大,于是决定继续上山。

徒步去冰川的路有明显的标示加上前面的人走过的痕迹,很容易找到。我们顺着山坡一直向上直到这座小山的山顶。从这里开始有两条岔道,左边的坡度平缓从山腰绕行一个弧线通向前面那座山峰的背后;而右边岔道则直直插向前方山顶,然后沿着山脊往前。我们跟着前方的大队人马选择了左边的岔道。早上出发时卡兹别克雪山巨大的山体一直清晰可见,而现在天空中的云多了很多,雪峰已经渐渐隐没在了云雾中。山风很大,虽然身上在冒汗,我还是拉上冲锋衣的拉链防止感冒。

沿着山腰上的小路走一个多小时左右,前边又是一个很陡的上坡。Luna落在了后面,她的腰椎有点问题,走山路有点吃力。Cathy似乎也不在状态,她今天穿了软底的运动鞋,脚底应该很不舒服。我和华吃力地爬上这道陡坡后,坐下等她们。这个山坳里的平地,风不大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旁边还有一群马儿在懒懒的吃草休息。Luna和Cathy上来后说要在这里多休息一会,然后在附近随便走走,让我们不必再等她们了。

我和华于是继续往前,还是上坡上坡。身后的Gergeti教堂已经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转过一个山坳后就看不见了。我今天的状态也不好,不知道是不是早上开车时用力过度,总感觉用不出力气,左膝的老上也在隐隐作痛。一个老兄从山上走下来,告诉我们至少还要四个小时才能走到冰川。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今天是绝无可能完成了。我和华商量后决定到此为止,明天早上尽早重新再来!

与Gergeti教堂渐行渐远

楼主V5  :)

最后编辑于 2015-11-25 19:22

举报 回复

Tuthmos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19:23

12楼

返回Gergeti教堂是一路下坡,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回到了教堂,Luna和Cathy这时正坐在院外的围墙上懒懒的晒着太阳。因为靠近山下的Gergeti村,这座教堂常被叫做Gergeti教堂,这座建于十四世纪的教堂的正式的名字应该是Tsminda Sameba Church。由于地处偏远,格鲁吉亚教会在战乱时会把姆茨赫塔大教堂里的重要宝物移到这里存放。教堂很小,但无论是外墙还是内部的石刻都渗透着饱经风霜的古旧,我特别喜欢黑灰色的外墙沧桑带着历史感。坐在围墙上俯瞰山下的卡兹别季镇,可以清楚的分辨出我们住的那栋客栈。一些来游玩的本地人拿着自拍杆玩的兴高采烈,同行的美女们自然也不甘落后的作出各种撩人的姿势…


cucmeqian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20:22

13楼

高加索地区欧亚的十字路口,一直想着能去看看。先看看大侠的足迹解解馋的!楼主V5!

RedRose0707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20:25

14楼

彩虹居然正在教堂上空太奇妙了。期待更新

anemony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5 20:58

15楼

回复 2楼 @Tuthmos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我不排斥独旅,但若不是有啥特别的原因刻意需要孤独的话,能有几个同伴还是更加有趣的——无论是为了分摊费用还是有人说话解闷。于是我找来了几个对高加索有兴趣的伙伴:华,相识二十年的老友,我们也是结伙出游最多的死党。从早年新疆西藏到后来中亚中东北非,至少有十几二十次了。她很随意,只要能在路上就很满足,至于去哪、走什么线路似乎她并不关心。她是个卖PVC地板的白骨精,旅途中也不忘记工作——每当进入商场旅馆厕所等铺着塑料地板的场所,必会钻到墙角撬开地板,去触摸辨认是不是她家的产品。一旦确认,则会上传微信引来大批粉丝点赞。Cathy是在北京工作的上海白富美。她很独立——常喜欢游离在队伍之外,独自转过街角或钻进教堂,享受旅途中的独处。她喜欢摄影——标配是佳能无敌兔加上两个镜头,起早摸黑爬上爬下从不落下。她很低调——这次她带了两个徕卡相机,却很谦虚的声称是借来的。她也是个吃货——微信里发的最多的就是美食,旅途中每当有食不果腹之时我都会担心她会勃然大怒。我们结伴去过加拿大和以色列,这是第三次同游。Luna,体制内的我党优秀干部,我所认识的最多才多艺的人。她擅长茶道,在品茶时喝了太多的浓茶以致夜不能寐而无奈用酒解之。无意中竟也练就了精湛的品酒之技,对红酒的产地年份酒庄等如数家珍。除了无双的舌技外Luna还擅长腰技,一日她借微醺之兴表演了令人瞠目结舌的Belly Dance,那柔软的腰肢和诱惑的眼神,想起来至今还会脸红心跳。我们是很多年前在黔东南认识的,之后已多年不见。中国护照被接受的程度比之前几年已大为改观。如今亚美尼亚的签证就很容易办了。只要交一些基本材料和七美元的签证费,唯一麻烦的是要去在北京的领事馆递交材料(好在也接受代缴)。格鲁吉亚更是开发了电子签,只需上传护照和照片加上二十美元就搞定了。中国去高加索地区的航班并不太多,一番纠结后我定了去程上海>>乌鲁木齐>>第比利斯,回程埃尔温>>迪拜>>上海的行程。俄罗斯航空其实是有埃尔温到莫斯科转机的,而且连接的时间更短。只是我在莫斯科转机过十几次机,哪个候机楼什么地方有没有免费Wi-Fi都搞的清清楚楚,断然不想再在那里逗留了,于是舍近求远。不明真相的同伴们也跟进买了同样的航班,后来发现居然要在迪拜机场猫一整夜,这也成为她们不断数落我

查看全部引用

先顶后看,必须手动点赞师兄的帖子~~话说咱们06年在丽江就说要找个机会一起走走,至今未实现啊!!!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