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穷游论坛

欧游杂记 (去德国、奥地利绕了个圈,又回到巴黎……)

旅游攻略论坛: 法国/摩纳哥 德国 奥地利

欧游杂记 (去德国、奥地利绕了个圈,又回到巴黎……)

测试版6688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2015-11-28 2008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8 22:25

1楼

这段欧游杂记最早开始写是在七年前,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写完。后来又去了欧洲七八次,其中的中欧散记总算是完成了,再回过头来续写第一段的法、德、奥圣诞新年游。

出发

上次去欧洲是去年这个时候,再前面一次就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打了一行字,才刚刚想到一个巧合,手上新旧两本护照,第一次用都是去欧洲。

去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对我来说就是十二月二十号。因为是晚上的航班,所以一整天都赖在家里,美其名曰"work from home"。但是,每次想这样偷懒一下,结果往往是比平时更忙。到下午四点钟,终于把当年需要完成的几个项目文档都做完了。然后就是最后清点行李。现在想想很好笑,计划去欧洲十天,我们两个人居然只各带了一个小号的旅行箱和一个双肩背包。

去年这个时候,幸好有朋友也住在我们同一幢楼里,所以就拜托他们车接车送,还能帮我们照应一下家里。那是个星期五,因为没几天就是圣诞节了,所以路上很空,很快就到了YYZ机场。

航班是晚上八点多的,我们又去早了, 正好趁这个时候把随身带的吃的喝的都消灭掉,然后再过安检。机场的免税店倒都还开着,可惜因为我们是出发,没啥需要买的,所以就随便走走看看,打发掉一点时间。这次好象是我第一次进到Terminal 1的里面,以前都是接送朋友,但还是没有太多的感觉,只觉得这是个蛮新的航站楼而已。

去巴黎的是个联程的航班,第一段是加航的从YYZ到伦敦希思罗。因为是圣诞前夕,所以飞机上有不少是去英国或爱尔兰的。坐在我们旁边的就是一个爱尔兰的老头,好象是在这里工作,而家人都在都柏林。想想前年这时候我也差点去了都柏林郊区的一个开发区工作,可惜那个公司给的待遇太不吸引人,再加上爱尔兰的物价和气候,终于还是安安心心留在这里了。

红眼航班总是比较累人的,虽然是个新装修的波音777的飞机,每个座位后面都有一个可以自己调节的小电视屏幕,可是由于种种技术原因,有好几排的都不工作,所以临下飞机前,加航就给了我们一张折扣券来弥补这一路无聊的损失。不过没电视看也好,可以翻翻随身带的旅游手册,看累了就睡一会儿。

机票上的转机时间大概是一小时四十五分钟,下一程是法航的航班。等快到了的时候,怎么看都不象能赶得上的样子,何况还要从一个航站楼转到另一个航站楼。我现在已经记不起飞机在伦敦着陆的时候看到的是什么样子了,反正是蛮破的。什么都是旧旧的,大概和上海的虹桥机场那个样子,当然规模要大上几倍。飞机上的工作人员还算挺照顾我们的,让需要转机的乘客先下了飞机。待我们一干人等坐了摆渡的大巴到另一个航站楼时,才发现下一个航班晚点了,好象是飞机还没有从巴黎过来,这时候已经是快中午的样子,天气是时阴时晴。

很奇怪,这希思罗机场居然没有统一的换票柜台,有些没挂任何标志的三四个座位的小柜台里,居然也有了解实时情况的人坐在里面。我们就凭着经验,一路循着法航的标志,直冲到法航的贵宾候机室。里面的一个光头工作人员一看就是忙得手舞足蹈了,他一边要回答我们的问题,一边又要接电话,一会儿英语,一会儿法语,还要在电脑上查航班的情况。对我们来说还好啦,晚点了就晚点了吧,只要天黑前能到巴黎就行了,可是还有几个要到巴黎再转飞机去远东的乘客就惨了,估计他们得等上一夜。

终于,我们等到了准确的答复,法航的航班还有一个半小时才能到,我们可以安心等候了,早知道下飞机的时候就不用那么紧赶慢赶了嘛。再回到候机室,在狭小的免税店里转了几圈,这里所有商品都是以英镑标价的,因为我们只带了欧元,而且行李箱又那么小,想想算算,也就对购物没了什么兴趣。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终于可以登机了,下面这一小时的路程就是一架法航的支线小飞机了。端着我的GPS靠在舷窗上,看到飞机缓缓地离开了英国,很快就飞过海峡,来到法国的上空。再过没多久,就看到了巴黎的几个著名的地标。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天灰朦朦的,有一点点阳光,这让我想起了电影《虎口脱险》开头的一幕。

法国人民真是自由+散漫啊。等我们的飞机靠上登机桥的时候,居然没有人过来把登机桥接上机舱门。很多乘客已经焦急地站到过道里了,可是工作人员一点都不着急,机长还开了驾驶舱的门在那里用无线电嘻嘻哈哈地聊天。过了快半个小时,终于有人站在登机桥那边了,他摆弄了几下那里的控制按钮,看来那不是他的工作,他又走开了。又过了二十分钟,终于又有人懒洋洋地走过来,把登机桥接上了舱门。

下了飞机,我们就随着人流往入境处走。这里人不多,一会儿就轮到我们,递上我们的护照,边境官员连吱都没吱一声,就盖了个日期戳让我们走了。过了关,下楼梯,取行李,然后就开始找去市区的轻轨车站,在进车站前,有一个象售票处的地方人还不少,我们在这里每人买了十张地铁票和来回机场的轻轨票(名字?)。再往下走就是站台了,前一班车刚刚离开,正当我们犹疑的时候,旁边一个看上去象是东南亚来的女士走过来跟我们详细地解释了一番这轻轨的走法,因为这里是终点站,所以哪边来车就往哪边上。还一再跟我们确认理解了她的意思,真是诲人不倦啊。

这法国的地铁轻轨嘛,估计也是有年头了,破破旧旧的,有点象二十年前沪宁线沪杭线上开的那种客车。不知道法国人做的阿尔斯通之类的新型城市列车是全部外销还是怎么的,这西方的政府花钱就是小气。


原创于:https://woodaway.wordpress.com

最后编辑于 2016-01-17 04:50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9 00:58

2楼

初见巴黎

这时大概有四五点钟了吧,天色开始暗下来,这列车经过了一路大大小小的工业区后,就开始进入市区了,我们需要在()站转巴黎市区的地铁,然后再转另一路地铁才能到我们预定的酒店。好几个月前,我们预定这酒店的时候,只是考虑到交通方便,因为第二天一早要赶到旅行团的集合地点,就希望前一晚最好住在离地铁站近,而且不用转车就能到的地方。可是出发前又做的一些研究让我们大跌眼镜,这酒店居然坐落在巴黎红灯区里,斜对面就是著名的Moulin Rouge(红磨坊),这也算是个连锁的酒店,可是才一开间,而且左邻右舍都是成人用品店,OMG,出门得多留个心眼啦。

说是红灯区,可它既不象美国电影里小姐林立招呼来往行人的那种,又不象中国那样满街都是点着粉色日光灯洗头房,也不象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每个窗口里都有个window girl的那样,就是一般的街道,当然夜黑风高我们也没去仔细地探究。倒是去了另外一个方向,门前的Boulevard de Clichy是名副其实的林荫大道,象上海的肇嘉浜路,中间有一条绿地。我们走到街对面,再沿着旁边的小路往深处走,不知不觉已经是上山的路了,有些路是用巴掌大的石块铺成的弹格路,可能是防滑吧,有点象几十年前的宁波路菜场。路两边有零星的小店都还开着,就是没什么生意,有些标准的法式小餐馆,但最多有一两位客人,没看到哪家是特别热闹的,不知道是因为是圣诞前夕还是经济不好。再往上走店铺就越来越少了,经过一处旅游手册上号称是毕加索故居的地方,大门紧闭,但看上去象是新修葺过的样子,应该就是这个地方——Place du Tertre,而且周围也忽然多出些卖画的小店,达里的博物馆也应该在附近。这里白天应该是蛮漂亮的,可是在冬至的晚上,阴阴湿湿的,有点电影《巴黎圣母院》里的那种感觉,想必这一带的小街几百年来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果然,再往前走,到了和下面那幅画很相象的地方,往左便看到一座大教堂——Basilique du Sacré-Cœur,中文翻作圣心堂。这位于巴黎第十八区的蒙马特山和圣心堂居然和巴黎公社的兴衰还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咧(Wiki维基)。天还不算很晚,教堂的门还开着,但是从旁边看去,四周下沉式回廊生满了青苔,游人又不是太多,空气里总透着一种肃杀的感觉。这里是城市的地标之一,而且从山上还能看见巴黎的夜景,从教堂的正门拾级往下,走了好久才回到山下的Boulevard de Rochechouart。

往回走,经过酒店,再过一个街口就是著名的红磨坊了。正当我们在街心花园取景准备拍照的时候,身边的一行人操着有些口音的普通话走了过去,看得出来其中有一个大约是县级领导的中年人被簇拥着,还有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在鞍前马后忙着,其他人都剔着牙环顾左右。呵,考察团嘛。幸好这几年一直不用交税养活这群硕鼠,否则真想走上去在他们健步踏入红磨坊的时候来个立此存照,再贴到天涯上作番人肉搜索。哈哈,算啦,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明天还要早起,回酒店休息啦。

下面摘一段有关红磨坊的介绍:

"前往蒙马特的红磨坊(Moulin Rouge)先搭乘地铁至Pigalle站,出地铁站到Leon餐厅前即可换搭Montmartre Bus上山,或是走到Foyaties街口搭乘登高车,若步行上山需要有好脚力。夜夜上演歌舞表演的红磨坊是此地最着名的的夜总会,也缩影了蒙马特这个红灯区的百态,说它是巴黎的拉斯维加斯一点也不为过!蒙马特在全盛时期最多有30多个风车在此运转,如今以歌舞表演为主的红磨坊在此吸引许多人来一窥究竟。红磨坊最着名的红风车已有100年历史,夜总会上演的着名康康舞,搭配穿着鲜艳的上空舞娘,以及声光效果一流的表演场地,彷佛置身拉斯维加斯!红磨坊(Moulin Rouge)在蒙马特山坡下,面对着Clichy大道,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夜总会,一个不会旋转的风车霓虹灯是它走上世界的招牌广告,但真正使它成名的是康康舞(Can Can Dance)与雅而不俗的脱衣舞。1889年10月6日,红磨坊揭幕首演时,那个个儿矮小、留着小胡子、还打扮成小丑模样的司仪向世人郑重地宣布:“生命多么美好,现在请大家观赏康康舞!”随着他的话,十二个康康舞女郎出场了。那句开场白后来也成为巴黎的名句。红磨坊的节目每半年一换,但只有康康舞不换,不过现在已是24个人同跳了。康康舞源自法国诺曼第,节拍疾,步伐快,高高跳起,重重跌下,很不易跳,有时女郎故意撩起多边多摺多层的裙子来,却不易给人暇想,这是康康舞成功处。至于其他节目,一片金粉世界,许多女郎没有衣服,百馀年来早已见怪不怪了,是成年男女夜间都可去的地方。"

Moulin Rouge This is a camp classic. The establishment that Toulouse-Lautrec immortalized is still here, but the artist would probably have a hard time recognizing it. Colette created a scandal here by offering an on-stage kiss to Mme de Morny, but shows today have a harder time shocking audiences. Try to get a table—the view is much better on the main floor than from the bar. What’s the theme? It’s strip routines and the saucy sexiness of la belle epoque, and of permissive Paris between the wars. Handsome men and girls, girls, girls, virtually all topless, keep the place going. Dance finales usually include two dozen of the belles doing a topless cancan. (Source: Frommer's Paris 2008)

这个中文论坛里有些莫里斯·郁特里罗(Maurice Utrillo)的作品。郁特里罗是个以画蒙马特街道见长的画家“莫里斯·郁特里罗(1883-1955年) 出生于巴黎,逝于朗德省达克斯,他的母亲是苏珊娜·瓦拉东,她是杂耍女艺人,后来成为德加最喜爱的模特,最终自己也成为画家..年轻的郁特里罗学业平庸,懒惰,不守纪律,而且不幸无人管教,终日所思的就是偷偷喝酒……他在堕落……终于在母亲的坚持下,拿起了画笔开始作画而不致虚度年华,后来成为著名的法国街道景色画家。27岁开始所作的画以白色为主调,称为“白色时期”。他把蒙马特冷清的街道,暗淡的小镇,不三不四的旅馆,病态的草,细弱的树,描绘在奶白色和牡蛎的白色、暖灰色、橄榄色和蓝灰色的微妙的和谐之中,世上最贫穷,最平庸,最瞥脚的一切都被他以直觉的力量改变了……他有准确的色调,色阶与空气关系,那些柔和的色彩都是难以分析的……当人们看到郁特里罗创作的一幅幅宁静、且构图完美的巴黎街景画时,世人很难相信它的作者是一个声名狼藉的酒鬼和人人讨厌的家伙。所以在艺术作品中往往表现出艺术家灵魂的另外一面,这也是一种平衡……”

最后编辑于 2015-12-13 01:02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9 10:49

3楼

法德奥七日游开始

第二天我们一早就离开了这个位于巴黎第18区的小酒店,去法德奥七日游的集合地点。地铁站就在门口,只需坐四站到凯旋门下车。走出车站,回头便看到巍然矗立在夜色中的凯旋门。

旅行团的集合地点就在香榭丽舍大街的麦当劳门口。这次我们参加的是当地的一个叫文华旅行社组织的法德奥三国七日游。几个月前我们在做调查的时候,是先和另一家叫安赛尔的旅行社联系的,他们有一个去东欧的团,还要去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会参观布拉格、布达佩斯等著名的城市,这个地图是当时根据他们给的行程准备的。可惜一直到我们必须买机票的时候,他们还不能肯定会不会成团,我们只能马上再找别的团,于是就和这个文华旅行社联系上并且很快确定了。需要说明的是,和我们以前接触的国外华人旅行社一样,这两个旅行社都很负责、很专业,和我们的联系中都给出非常详细、明确的指示,任何变化都及时给我们发电子邮件。在我们出发前两星期,又从安赛尔的网站上看到,他们的东欧团将由凤凰卫视全程跟踪拍摄采访,原来这是那几个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并开放边境后第一支成行的华人旅行团。

我们到得比较早,所以麦当劳门口还没有人在等。我们就进去吃早饭了,这里的麦当劳居然是用瓷的杯碟供应咖啡的,而且这里的咖啡是Espresso式的,少而浓的那种,相比之下加拿大的double-double都象糖水一样了。吃完早饭,门口的人也多起来了,看上去不止一个团在这里集合。琢磨了好久,才找到我们的导游,上了第一辆大巴。车上共有五十四名团员,加上导游和两名司机。团友中大部分是中国大陆来的留学生,年纪都很轻,还有几位国内司法系统来的培训生,一对从南非过来的上海夫妇,一位从荷兰来的北京人,和一对从蒙特利尔来的加拿大同胞。导游很照顾我们,把所有的“外国人”都安排在最前排,她说她是广东人,姓区[ōu],可长得一点都不象,还讲着很标准的普通话。全部安顿停当,我们准时出发了。

车子在凯旋门的大圆盘那里调了个头,向市中心开去。因为这是个所谓的法德奥旅行团,所以尽量多地包括一些法国的名胜。这样穿城而过,也就自然而然地看到了巴黎的风光。我们经过香榭丽舍大街,远远地可以望见埃菲尔铁塔,再到协和广场,面前是高高的方尖碑和摩天轮,然后沿着塞纳河走,左边是罗浮宫,右边不远的小岛上就是巴黎圣母院,左边有巴黎市政厅。怎么样,这短短几公里路,就包括了五六处名胜了吧。再往前就进入快速路,过了凡圣绿地和国防部大楼,也就没什么值得看的了。凡是跟华人坐大巴出游的,都知道这样一段非常形象的顺口溜——“上车睡觉,下车撒尿,停车拍照”。当区导把人员和行程都介绍完了,大巴也上了高速一直向东走,于是大家就昏昏欲睡起来……

第一天的中午饭是在进山区前的一个休息站吃的。老外的东西就是不好吃,贵也就算了,只有薯条薯泥、生菜面包,不是冷的,就是冷得快的,要不就再加一口汤,反正到了外国,就得这么将就了。

回到车上不久就进入山区了,这里雾气开始加重。因为湿度大气温又低,路边的树上都结了一层白白的雾凇,看上去很奇异的样子。因为过几天就是圣诞假期的缘故,当地人都在往滑雪胜地赶,路上开始繁忙起来,甚至有些堵车。车子走走停停,有几段雾浓的地方,能见度只有一个车身那么远。区导这时候又重复了一遍今晚的安排,然后就取出一叠碟片,问大家想看什么片子来打发时间。经过一番民主协商,区导集中了大家的建议,开始放中国的连续剧《血色残阳》。乍一听这个电视剧的名字不怎么样,可是看着看着就上瘾了,以至于后面几天,大家一上车就喊着要看“五姨太”。到天快黑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第一站——斯特拉斯堡的第一个景点——欧洲议会中心。

由于我们一路上堵车,所以到达欧洲议会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而且也不再对外开放了。其实从外面看,这也就象一个大的隧道通风塔,外观和江西路和河南路之间的那个延安路隧道的通风塔有点象。我们就在远处拍了些照片,活动活动腿脚,再上车往城里赶。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02:43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29 23:05

4楼

斯特拉斯堡   

斯特拉斯堡是欧洲议会中心的所在地。旧城中心离议会中心大楼不太远,我们到那儿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旅游大巴在一处桥边停下来,导游就让我们自由活动了,大概有两个多小时吧。整个城区四面有河,不知道这原来就是个岛呢,还是人工挖的护城河。城市四周的景色和中国江南有几分相象,河上有无数的桥,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盖顶桥(Pont Couvert)几个河中的小岛由三座桥连在一起,而每座桥的两边都有高高的塔楼。据说是以前当地自治的结果,那些塔楼可能是陆路和水路的关卡。虽然地图上把这条路称为盖顶桥(也有译做廊桥的) ,可是这几座桥都不是真正的廊桥,而朝它的西南方向看过去,倒是有另一座更象廊桥的建筑

往城里走,就是著名的圣诞集市了。这个有点象中国的庙会,路边的商店、餐馆都装点一新,连二楼三楼住家的窗台上都有鲜艳的圣诞装饰,街道的上方是纵横交错的彩灯,其中最亮的是在乳猪集市广场(Place du Marché aux cochons de lait)中央的大灯球。

在教堂周围的广场和街道上还搭了很多的临时店铺,因为冬天天黑得早的缘故,这里就变成灯光夜市了,人还挺多的,有本地人也有旅游者。这集市里卖什么的都有,从旅游纪念品到各种吃的用的,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热的红酒(vin chaud)和圣诞节甜饼(Brédalas)。可能是天太冷需要御寒才能逛好夜市,这里就有好几家都烧着个大锅,里面盛的就是热热的红酒,记得好象是一块五还是两个欧元一杯,拿了酒双手捧着,可以边走边喝,也可以倚在路中央半人高的桌子上歇歇脚、聊聊天。这么自由地在公共场所喝酒,在同样寒冷的加拿大是不可想象的(加拿大很多省在公共场所禁酒)。这小城的冬夜冷得和加拿大不一样,路上有一层湿湿的水气,和江南的冬天有点相象,只要在室外,你穿得再多都会感觉寒气逼人。所以我们边喝酒边逛,中间还去教堂参观了一下,避避寒。据说这里的圣母堂一度是整个欧洲最高的建筑,不但气势宏伟,而且装饰非常细致。在市场逛了两圈之后,就该吃晚饭了。因为之前导游说过晚饭要自己解决的,我们就得自己找了。这么冷的天再吃干粮就太对不起自己了,吃大餐又没时间,终于给我们觅到了一家皮萨饼店,我们就点了两个现做的皮萨,算下来好象也不比多伦多的那些连锁店贵多少。不知道是因为天冷还是中午没吃饱还是时差没倒过来,我们几乎一人吃了一个皮萨,每人剩下一小片带回酒店当夜宵。

回到城外的小河边上,就是我们的集合地点,这时候大约也就晚上七点多钟。导游说基于安全上的考虑,这里规定大巴司机晚上八点以后是不能再工作的。所以我们一车人就出了斯特拉斯堡,经过一座横跨法德边境的大桥,到了位于德国境内的一家雅高集团旗下的Mercure酒店住了下来。这家酒店很新、很舒适,服务员也很客气,还给我们热了打包带回来的皮萨。第二天的早餐也很丰盛,可以说是这以后几天里住宿和早餐最好的一家。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02:45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30 07:27

5楼

慕尼黑

昨晚这家位于德法边境的Mercure酒店真是不错,第二天的早餐什么都有。不但餐厅装修一新,而且水果、面包、酸奶、蛋糕、培根、肉肠,鸡蛋,样样都有,反正你能想到的西式早餐里各种吃的喝的都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而且温度适当。我得找个链接,好好表扬一下这家酒店。

离开这个位于德法边境的小城,我们的下一站是慕尼黑——德国第三大城市。虽然看看欧洲才那么大地方,可去慕尼黑也整整开了一天,幸好一路上都在看“五姨太”的故事,就没觉得时间过得慢。下午日头偏西了,我们才到慕尼黑附近的一家华人餐馆吃午餐。这是一家北京风格的饭店,店堂不大,却摆满了各种象是从颐和园搬来的装饰品,连椅子都是放上大红靠垫的那种。菜色一般般了,反正远在德国,除了接待象我们这样的团餐生意,也没多少人知道真正的北京菜或者中国菜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大家都饿了大半天了,不管什么菜上来,都是狼吞虎咽地一扫而光。

吃了午餐,我们也差不多到了慕尼黑。大巴开到很僻静的大马路边,在一个类似炮楼城墙(Valentin-Karlstadt Musäum)的附近停了下来,导游就带着我们一行左拐右拐地穿过小路和弄堂。哈,这里真的有弄堂,那个希特勒发迹的Hofbräuhaus(HB)啤酒屋就在一条弄堂里。再往前转了几个弯,就看到著名的玛利亚广场(Marienplatz)。在我们中国人看来,相比于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和上海的人民广场,这里所谓的广场都是小小的。就算前苏联红场上的阅兵式,也只是看到坦克从小巷里开出来,行进到相对宽阔的地方,就叫做广场了,一点都不够过瘾。

因为是圣诞节期间,这里和斯特拉斯堡一样,玛利亚广场上有圣诞市场,也是搭了好多铁棚子,卖各种圣诞节的装饰品、礼品和热的红酒。很多摊位都装饰得很有节日气氛,还有热气腾腾的红酒,来驱赶的寒气。在欧洲各处游荡,有个感觉就是很多地方都是阴阴的,透着一股神秘感,英法德都是如此,古旧斑驳的建筑配着神秘的雕像,教堂的拱门和巨大的穹顶压得人透不过气来。后面几天再听说了哈布斯堡家族的故事和存放家族成员内脏的教堂地下室(头和身体存在别的地方。what a freaking family!),就更给人一种暗黑时代的感觉。对一个读过三国聊斋西游记的中国人来说,欧洲的历史和文化太神秘而不可理解了。

玛利亚广场旁边的新市政厅钟楼上的彩色木偶是当初为了纪念“战胜”鼠疫和国王大婚庆典而设置的。如今每天三次,这些装扮成当时大婚时的木偶人物就会自动进行报时表演,成为一景。而广场中央,有玛利亚圆柱,圆柱的顶端有金色的玛利亚像,圆柱基座的四角有戴着战盔的天使与各种怪物决斗的雕像。看来慕尼黑的市民是希望神、天使和先王一起来保佑平安和兴旺。

从市政厅的另一边转过去,除了街边的圣诞市场外,循着小路走进去,还能在附近找到两个著名的景点。一个是圣母大教堂,另一个是皇宫。圣母大教堂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两个绿色的洋葱屋顶。而在这些小街里转悠的时候,忽然间会看见一两幅似曾相识的画面。象下面这条小街和两旁的住宅,就颇有上海西区上只角的感觉。

再往前走,经过一个花园,就看到一个广场。广场中间有一个雕像,广场的另一边就是巴伐利亚时期的皇宫(Residenz)。我们来得不是时候,这边的街道上行人稀少,走进皇宫的接待处,正好碰上他们关门。在门口转悠的时候,我们溜进了一处大厅,门边的守卫在似睡非睡地打着盹,估计他是忘了时间,就让我们进去了。可惜大厅里搭着脚手架,只有在角落里放着几盏射灯,照着壁上画着的各种历史故事。画很大,如果在光线好的时候应该是很有气势的。可惜了,跟巴士旅游就是这样,大部分时间都是赶路,到了一个地方不是太早就是太晚。这冬天的日头又短、又遇上圣诞节,主要的活动就只能在市场里瞎逛了。

天慢慢地黑下来,肚子也有点饿了,我们就循原路返回去找那个著名的啤酒屋。回到玛利亚广场的时候,正好碰上几个披着羊皮、戴着怪物面具的人(krampuss)在巡街,他们一边敲着锣、一边吆喝着,还专门冲着小孩走过去,可是这里的小孩一点都不怕,还跑上去扯他们的羊皮。

走回到小街上,找到了刚才路过的Hofbräuhaus啤酒屋。这时候里面已经很热闹了,一点都没有冬天寒冷的感觉。因为刚才那位北京来的团友为我们多争取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所以我们应该可以在这儿尽情享用正宗的德国啤酒和猪肘了。这间啤酒屋很大,有两三个大厅组成,上面是拱型的浅色屋顶,墙上画有HB的标志,还挂了些名人的画像。大厅里的桌子都是长条形的,两边也是长条形的椅子,每桌大概能坐六到八个人的样子,和公园里的野餐桌很象,做工不是太精巧也看得出有年头了,上面不乏坑坑洼洼还有各种到此一游的题字,但是感觉还挺干净。我们看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和别人共用的桌子。等我们挪到里面坐下,服务员也拿着餐牌过来了。忘了他们的餐牌是什么样子的,是德语还是英语,有没有照片,好象我们是指着别人桌上的东西点的餐。看着他们的份量还是挺足的,我们俩就点了一扎啤酒和一份猪肘,还多要了一个杯子和一份餐具。这里的猪肘应该是烤出来的,貌似比安省圣贾克伯的要正宗多了,套餐却和北美的差不多,一份主菜,一点蔬菜色拉和土豆泥。因为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已经忘记了猪肘和色拉是什么味道了,只记得它那里的土豆泥是有纤维在里面的,不知道是不是土豆和某种蔬菜的混合品。很快,肉和菜就都吃完了,啤酒也没了,就和猪八戒吃西瓜那样,还没品出什么味道就到肚子里了。又看了会儿乐队的演奏,我们就往集合地点赶了。这天晚上应该是在慕尼黑附近的一个小酒店住下的,没有太大的印象,好象就和北美的motel差不多的样子。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03:15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1-30 23:05

6楼

新天鹅堡

昨天晚上住在慕尼黑附近的一个小酒店里,第二天早上的早餐就没有那么丰盛了。在一楼的餐厅里只有零星的面包水果等等,不知道够不够五十几个客人吃的。不过餐厅一边的墙上贴着份世界地图倒是蛮引人注目的,上面有很多用图钉标出的地方,想必是此店的客人来自五洲四海。正在琢磨着我们是不是要在上面钉上中国或加拿大呢?早餐就已经草草结束了。

今天有两个目的地,新天鹅堡和茵斯布鲁克。汽车开出慕尼黑,经过那个泡泡型的安联体育馆后,天色还是阴沉沉的,我们就又接着看“五姨太”了。车子开了差不多一个上午,天气倒是越来越好了。太阳出来了,天是碧蓝碧蓝的,只有薄薄的几丝白云,路边都是白色的雪,山影、树荫里的雪地反射着天色,也是蓝色的。中途歇了一站,这里高速公路沿途的休息站好象都是由一个公司统一管理的。上洗手间都要付五十分欧元,然后给一个收据。如果要在休息站买东西,可以凭收据抵扣五十分,一次可以用一张或几张收据。咋想起来这样做还是挺合理的。


终于我们到了新天鹅堡所在的富绅镇(Füssen) 。这地方一看就是个旅游景点,从几里外就开始堵车,远远的先看到一个高高的尖尖的教堂的屋顶,和小时候在挂历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太阳非常好,车子懒洋洋地往前挪着,看来司机不是很识路,我们的巴士居然还到小镇里去调了个头。新天鹅堡是个童话般的建筑,可是这时候我们连一个影子都没看到呢。从小镇绕出来,又慢慢上了山路,终于看到了前面有一幢黄色的城堡。导游说,这个叫旧天鹅堡,新天鹅堡还在山上头。于是我们都下了车,准备徒步上山。虽然今天新天鹅堡不开放,但是每个人都还是兴致勃勃地要上山去一睹真容。

天一点都不冷,没有风,天气好得出奇,太阳暖洋洋地照着山下河边的小村。山背后照不到阳光,样样东西都泛着蓝蓝的天的颜色,但是可以看见山上的冰雪已经开始融化了潺潺地流下山去。走在湿湿的柏油路上,远远地可以看到新天鹅堡的一角,又转了几个弯,过了几间民居样的房子,就来到新天鹅堡的边上。今天是圣诞夜,山上特别静,就我们这一队年轻人嘻嘻哈哈地边仰着脖子看、边给同伴照相。沿着城堡绕了半圈,这正门也不太引人注目,就这么算看过了?边走边犯嘀咕,正想着,就看见几个团友在通往后山的一个栅栏前研究着什么,等我们走过去,他们已经翻过栏杆走进去了。于是我们也跟着走,这里的路很滑,而且是下坡路,我这穿着单鞋根本就站不住,只能靠着路边的石头围栏,一步一滑地向前走着。看来前面导游的警告是有原因的。好在我们时间充足,先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再说吧。

往下走了一段路,先到了一个观景平台,在这里抬头向上可以看到新天鹅堡的侧面,应该说是背面(与大门相背的那一面)。往另一边看,又是一幅无比美丽的画面。在一座蜿蜒至远处的山的左边,躺着一片静静的湖泊,湖面静得象镜子一样,反射着周围的群山、远处的雪峰和淡蓝的天空。在山的近处,就是我们停车的小村,还有矗立在山脚下的旧天鹅堡。

我们七八个人又接着往前走,觉得我们一定能够看到照片上看到的那个天鹅堡的样子。果然,在山路的尽头有一座铁桥,绕过桥头的岩石站到桥上,我们看到了那座童话般的新天鹅堡。整个建筑和她脚下的山浑然一体,从背景里凸现出来,就象一座梦中出现的城堡,让人完全忘记了这是一个近乎疯狂的君王发起的近乎疯狂的工程。

大家三三两两地相互拍照留念,然后就依依不舍地往回走,还在前面那个观景台又拍了不少照片。等我们回到山下的车上,时间已经不早了,导游说我们马上去小镇上的中餐馆吃饭。这顿饭不怎么样,只记得有一盘拌黄瓜和一份完全不着味的红烧肉,我们都下不了筷去夹那些白生生的肥肉。难怪那两个法国司机下午在半路上找了个加油站用了半个多小时吃午饭呢,害得我们到茵斯布鲁克的时候天已经开始黑下来了。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10:17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1 11:19

7楼

茵斯布鲁克

上一节写到我们离开了新天鹅堡去茵斯布鲁克(Innsbruck),路上用了两个小时,再加上司机们吃饭的那一个小时,我们到达旧皇宫(Hofburg)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傍晚了。那是个圣诞夜,和我们的除夕差不多,虽然马路上张灯结彩,但是行人并不多,商店也大都打烊了,大多数人应该都回家和家人一起庆祝节日了吧。

下了车,导游就趁天还亮的时候带我们去看这里最著名的景点——金色屋顶、玛丽亚特蕾西亚大街和悲喜门。因为这些景点都在旧城里,所以我们依旧要穿过窄窄的小街,然后在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广场边上,看见了所谓的金色屋顶。其实这是一个带半个屋顶的包厢式阳台,好象古时候皇帝是在这里接见臣民的。这金色屋顶周围的建筑都各有特色,都在外墙上有很特别的装饰。

离开金色屋顶,穿过窄窄的小街(Herzog Friedrich Str.),过了马路,前面就是著名的玛丽亚特蕾西亚大街(Maria Theresien Str.)。这条大街和慕尼黑旧市政厅门口的大街很象。在节日期间路中间都搭了很多小摊位,因为今天是圣诞夜,所以他们都不开门,也没有有轨电车在大街上走。在大街中间的地方,也有一根圣母柱——安娜柱,不知道这名字从何而来。大街的尽头矗立着一座凯旋门式的建筑,称为悲喜门。原来当时建造这座凯旋门是为了庆祝特蕾西亚儿子的婚礼,但是不幸在同时她丈夫过世了,所以在凯旋门的两面有一喜一悲的女王形象。

看了悲喜门,拍了照片,我们就开始在四周转悠。没多会儿,我们就来到城西的茵河旁边,河对面是刷成各种颜色的民居。站在桥上(好象茵斯布鲁克的名字就是由茵河上的桥而来),看着两岸的房子,虽然茵河的水声很响,远处的雪山巍峨地矗立着,但依然让人感到平和安详的气氛,可能因为今天是平安夜吧。

这时候,城里教堂的钟声敲响了,应该是圣诞夜的弥撒开始了。我们循着钟声来到圣雅各布教堂附近,随着人群进了教堂。教堂里的灯光很亮,中间有一群小孩在演着圣诞夜的故事,每演一节,众人就唱一段赞美诗。这有点和北美的圣诞节活动相似,似乎成了民俗的一部分。出了教堂,听到附近的街上还有乐曲的声音,三转两转,我们又回到了金色屋顶前的小广场,这里早已人头济济。屋顶下的包厢里已经有一个小乐队在演奏了,每曲结束,人群里都会给予掌声;奏到熟悉的曲子,大家还会和着拍子一起鼓掌。

再回到特蕾西亚大街,我们找了一家餐馆坐了下来,还有几位团友也加入进来,我们就在阿尔卑斯山脉中的小城里一起度过了圣诞夜。今晚的酒店也在城里,名字不记得了,只记得是一幢比较古老的建筑,大堂很拥挤,没有电梯,房间也不是很大,卫生间很暗,是新做的整体浴室的那种。还有就是这家是几天来第一家提供无线上网的,我用PocketPC给远嫁法兰克福的A发了封E-mail,希望我们能在几天后到法兰克福的时候见到她。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成了第一批到餐厅用早餐的游客。这时候餐厅里静得出奇,不知道什么时候所有食物就都放在那里了,可惜都是凉的,也见不到一个服务员,可能也因为今天是节日的缘故吧。用完早餐,我们就又登上大巴,向萨尔斯堡进发了。

这里有两位台湾大姐的游记,内容还是蛮详细的:

http://tw.myblog.yahoo.com/hsiang1025/article?mid=2322&prev=2339&next=2307&l=f&fid=51

http://blog.yam.com/shuying1210/article/23890462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09:38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2 10:25

8楼

萨尔茨堡

上次应该是写到萨尔斯堡(萨尔茨堡)。大巴在萨尔斯堡城里的一个小广场边停了下来,这个广场其实就是个公车的终点站,四周是不高的楼房,中间有个花坛。导游带我们下车以后就直奔一座花园而去,圣诞节早晨的薄雾还没有散去,花园里冷冷清清的,树木花草都没有应有的绿色。指着远处山上的城堡(Festung Hohensalzburg),导游告诉我们,这个花园是住在山上的主教大人为他的情人而建的,因为他不能把情人带到山上的城堡去,就为她建设了一坐带有花园的住宅。

下面这段背景资料摘自维基:‘城市中央有一座总主教沃尔夫·迪特里希为他的情人所建造的宫殿和花园,当时以这位情人的名字命名为“阿尔滕奥宫”,沃尔夫·迪特里希的继任者马尔库斯·西蒂库斯为了抹去这段不光彩的故事,将其改名为米拉贝尔宫(Schloss Mirabell),“米拉贝尔”是个意大利女名,意思是“惊人地美丽”。’

出了花园,我们就过桥去老城,穿过老城就可以到山上的城堡。凡是依山傍河而建的城市都透出一种富足和秀美,萨尔斯堡也是一样。站在桥上看河的两边,林立的楼房和偶尔高耸的教堂尖顶让人觉得这座奥地利最古老的城市即成熟又安详。过了桥,穿过两条小街,就来到城中的主要街道——Getreidegasse,著名的莫扎特故居就在这条街上。音乐可以说是萨尔斯堡的代名词,回来查了资料,不但莫扎特是出生和成长在这里,而且这里也是指挥家卡拉扬的故乡,连电影《音乐之声》的故事原型和拍摄地都在这座城市的附近。

但是和很多旅游点一样,有些东西却是硬装斧头柄的,譬如说这里不少小店都有卖莫扎特巧克力,除了包装上有个幅标准的莫扎特画像以外,实在是想不出这位音乐大师和巧克力有什么关系。

穿过小街,前面又是一个广场,广场的四周有几处临时的摊点,还有披红挂彩的马车。再往前就是本地最大的教堂了,记得那天的教堂里应该是有圣诞弥撒的,我们进去略微转了转就出来找上山的路。忘了那天直接上山的缆车有没有开,反正我们是一路步行上去的。路边也不乏有大大小小的旅游品商店,越往上走店越少,路也越滑,可能是因为这一面朝北照不到太阳的缘故。到了城堡的大门口,没啥游客,还是要买门票的,算了还是不看主教的堡垒了,趴在城墙上拍了几张照片后就走下来了。

从山上下来,有经过一个教堂进去看了看,这个比较小,人少一点,大概是上午的弥撒已经结束了吧;但是教堂很精致。再下去就又回到那条大街。今天的午餐又是要自己解决了,时间不是太多,我们就在路边找了家有外卖的餐厅,打包带了两个三明治,想想就冷,大冬天的怎么就吃上冰冷的三明治了呢?老外皮糙肉厚,对寒冷大概没那么敏感。不过我们在一家店门口确实看到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穿了件薄薄的淡紫色外套,脸是青的,嘴唇是紫的,站在马路中间瑟瑟地发抖。别误会,她可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她的父母就在旁边和朋友们谈笑风生呢,这要么是他们的寒冷教育,要么是这女孩自找的,要风度不要温度,反正我看着都冷。

买了午餐,我们就又回到了集合的地点,上车继续奔向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09:39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2 22:57

9楼

维也纳的新年音乐会

从萨尔斯堡出来,下一站是维也纳。我们上车的时候也就刚过中午,最多一点钟的样子,等到维也纳的时候却已经天黑了,中间好象等司机吃饭休息等了半个多小时。一路上天色都是阴阴的,进入维也纳的时候就觉得那是个没有高楼的城市,似乎中欧的很多地方都停留在中世纪的样子。

今天导游没有放过机会让大家领略一下奥地利的两大艺术成就——施华洛世奇的水晶和新年音乐会。凭良心说,当天傍晚安排去水晶店是整个旅途中唯一的一次购物安排,而且店里多是华语售货员,所以交流啊什么的都方便得多,我们挑了一两件小的装饰品在店里混了个把小时就奔赴下一站了。

当晚的音乐会是可选项目,不想参加的可以在附近逛逛、吃顿好的,我们想装文艺青年的就只能饿着肚子先满足精神生活的需要了。说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其实和电视上年年转播的那个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去看的只是维也纳人在新年期间举办的各种演出活动中的一个,地点在夏宫外围的一个侧厅里,台是临时搭的,坐的也都是折叠椅。可是这演出一点不山寨,有厚厚的一本节目表和演员介绍,外面还有衣物寄存,不少人都穿着盛装来听音乐会的。坐在我们前面的一家是柬埔寨人,两夫妇带着两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全部正装,他们是当天开了好几个小时车专门过来听音乐会的。

乐队大概二十个人不到,演奏的都是新年里常用的传统曲目,吹拉弹唱的都有,还有两个舞蹈演员出来载歌载舞的,分上下两个半场,台下两三百名观众都听得不亦乐乎。

看完演出出来导游还专门找了一家中餐馆吃晚饭,我们因为对上次天鹅堡下的那顿中餐很不满意,所以就想回去吃干粮得了,谁知吃完了出来的都说好,咳,世事难料啊。可是难料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当晚我们住在维也纳郊外的一个连锁酒店里,听说这里可以免费上网的,先去大堂看了看,发觉放在大堂一角的电脑根本不工作,于是又拿出自己的PocketPC,好象可以,就又给在法兰克福的A发了封邮件。回房随便吃了点东西,把最后两罐啤酒消灭掉,就睡了。

早饭就在酒店楼下,今天很早就要出发,我们早上醒来就匆匆地赶了下去。咦?我怎么觉得身上痒呢?这两天洗澡的频率比在家是高多了,但是这里也没有多伦多那么干燥,怎么回事?回房一看,啊!中了床虫(bedbug)的埋伏。怎么这个知名的连锁酒店也会有床虫呢?得跟他们汇报汇报,于是就填了反馈表,离开的时候跟他们前台说了一下。

到底是知名酒店哈,回家一个月后,收到他们寄来的一张音乐CD和一封道歉信,算是补偿吧。这是后话。当天的主要活动是游览欧洲名城——维也纳。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09:40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3 10:15

10楼

维也纳街景

今天还是在维也纳,天气没有前两天那么好,阴沉沉的。我们还起了个大早,在酒店硕大而单调的饭厅里吃了早饭,又去前台汇报了昨晚床虫的事情,然后坐上大巴再进市区。

维也纳是欧洲的音乐之都,说到维也纳人们都会想起圆舞曲,说到圆舞曲人们都会想到施特劳斯,所以我们一大早就要去看著名的施特劳斯金色雕像。清晨的城市公园(stadtpark)里非常安静,天色都一直不是很亮,不知道是我们起得太早了,还是因为薄薄的雾气笼罩在纵穿公园的运河两边。施特劳斯金色雕像坐落在一个白色的拱门下面,他正侧着身子专注着手中的小提琴。虽然是清晨,四周还是有灯光照亮着大师的雕像,显得富丽堂皇。听说这里还有舒伯特和贝多芬的雕像,应该不是聚集在一起的,我们没有找到就离开了。

从城市公园出来,我们又去了议会大厦和玛丽亚特蕾西亚广场所在的大街。议会大厦属于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大厦前是高大的智慧女神雅典娜的雕像,雅典娜头戴金冠左手持长矛右手托着有翼的自由女神,柱子下方两侧的雕像分别象征立法和执法,底座的四座雕像分别代表奥匈帝国疆域内的四大河流——多瑙河、茵河、易北河和摩尔多瓦河。再往前走,在连片的大厦前的陆地里,大树上和小木屋顶上都挂着不同的卡通形象,鲜艳的色彩和可爱的造型给灰色的城市增加了不少年轻的气息。前面的路边还有三位奥地利永久中立倡导者的塑像,小时候听曾经留学苏联的伯父说过,维也纳是欧洲保留最完整的一座城市,因为在最近三百年里没有战火的滋扰。

玛丽亚特蕾西亚是奥匈帝国最辉煌时代的国君,她的全身坐像矗立在两个博物馆之间的广场上。和我们一路过来的几个德语区的城市一样,维也纳人也喜欢在圣诞期间开集市,硕大的广场上搭了纵横几大片的铁皮房子,可惜今天这里的集市没有开放,所以女王的塑像就只能孤零零地坐在那里供旅游者瞻仰了。

穿过这片广场,我们来到旧皇宫。旧皇宫里有著名的茜茜公主的故居,我们就在那里随便转了转,看了些收藏的水晶吊灯。穿过旧皇宫,是一条步行街,街的当中有一个鼠疫纪念碑,我们去的时候正蒙着一层纱,大概是在维修。这其实是一个很精致的雕塑,是为了纪念十七世纪的鼠疫结束而建的,这个和慕尼黑市政广场上的建筑遥相呼应。现在的维也纳步行街当然是一片圣诞节假日的祥和气氛,两边的店铺有的开着,有的还在度假,最为热闹的是街另一头的史蒂芬大教堂。

史蒂芬大教堂是维也纳的地标之一,就是存放哈布斯堡家族内脏的地方,想到这些就觉得背后凉嗖嗖的。它的钟楼也在维修之中,但同样没能掩盖教堂的雄伟。既然来了,我们就从步行街过去,穿过一个小的广场,进到史蒂芬大教堂里面,今天是圣诞节后的第二天,里面正在进行宗教活动,当神职人员持各种法器鱼贯而入的时候,教堂的大门慢慢地关上了,仪式马上要开始了。当时我们站在离门较远的地方,好象集合的时间也快到了,就有些着急起来。于是匆匆拍了两张照片,向出口的地方移动,总算边门还开着,我们才回到了大街上。

下一站是美泉宫。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09:41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4 01:41

11楼

美泉宫

离开了维也纳的闹市区,我们还要去看一看夏宫——香布伦宫(Schloss Schönbrunn)。欧洲的城都很小,维也那也不例外,没用多少时间就从市中心到了所谓的夏宫。这夏宫占地很大,外面有围墙和大门,昨天晚上的音乐会好象就是在它侧面的一幢建筑里举行的。香布伦宫门口没有收门票的,进了大门是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尽头的中央有一个三层楼高的圣诞树。广场四周也摆满了用铁皮房子做的摊位,有卖纪念品,小吃和热红酒的,看来这整个德语区的圣诞习俗还是差不多的。广场的那头是一座很大很宽的赭色建筑,就是大名鼎鼎的香布伦宫了。

我们从左边的小道绕着走,这是一条两边都是树林的车马道,中间还经过了一个摆了雕塑的喷水池。可惜因为天气太冷,水池的大部分都结冰了。看着站在水当中沾着冰柱、而且还是光着身子的雕塑天使人物,还有蹼在水里的鸳鸯,不由地替她们打了个寒颤。

绕到宫殿的后面,就是一个硕大的花园了。这里有不少花草还显着绿色,想必夏天的时候一定是非常漂亮的(回来后搜了别人照的照片,确实如此)。跨过比足球场还要大的花园,那里又是一组海神的雕塑。从这里拾级上山,上面又有一幢中文译作凯旋门(Gloriette)的罗马式门廊建筑,中间现在是一间茶室。在这里可以俯瞰花园和香布伦宫,更有远处城市的景色。这幢后山坡上的建筑的(下面略去若干字,倒不是内容问题,而是从本篇开篇已经快三年了,上面几个字大概是在快两年前写的,实在不知道怎么续上这半句话。)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地方,除了宫殿、喷泉和花园,另外一个印象深刻的是门廊两边的雕塑,都是大件的盔甲武器,堆叠在一起的样子,后来在欧洲各地也看到过类似的雕塑,大概有解甲归田的意思吧。

再次穿过花园,回到宫殿主建筑,里面一边是排队上厕所的,另一边是排队进去参观皇宫的。我们一看表,还有半个多小时集合,于是决定买票进去走一圈,因为下次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忘了那时候有没有拿语音导游,反正就是一间一间地走,有皇帝和皇后的寝室、书房,各种会客厅、餐厅等等几十间。总的感觉还是灰扑扑的,不但是因为房间里灯光的关系,而且所有的织物,包括靠垫、窗帘等都显得很旧,不是很干净悦目的感觉。一圈跑下来也差不多半个小时,我们还是从大门出去,到集合的大巴旁边,看到很多团友围着小摊在买土豆饼。大概是给惹烦了,等轮到我们的时候,摊主说这拨卖完了,下拨要等。我们只能悻悻地回到车上。

这时已经是下午了吧,团友们也纷纷上了车,然后就是等,左等右等只有坐在右边第一排的那对南非来的上海夫妇没有回来。一开始还想下车去看看土豆饼还有得卖没有,越往后就越不敢下车,生怕人家回来又等我们。可是这一等就是三刻钟,原来那两人在皇宫后面的茶室吃午饭了,让一车子的人饿着肚子等。没有办法,那时候通讯不如现在这么发达,坐大巴旅游就是有这缺点。等车子开了,区导责备两人,让他们呆会儿给大家买糖吃。我已经忘了那天的午饭怎么解决的,大概是在中间停车的时候随便买了点吧。到天黑以后好像还在赶路。到吃晚饭的时候,也是在一个休息站一样的地方吃了些汤和面包片这样子。那天晚上应该是住在纽伦堡的郊外的一个酒店的。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09:42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5 09:43

12楼

纽伦堡、法兰克福、海德堡

        前面写到从维也纳出来,一路赶往纽伦堡。中间不记得吃过午饭,只是在天黑以后在一处休息站吃了点面包和浓汤。这个我是记得的,因为浓汤很咸、盘子很小。以后知道了,旅游途中经过超市,不单要买啤酒,而且要买点干粮和水。

       当晚住在纽伦堡附近的某个宾馆,电梯很小,而且呈楔形,一次只能上两三个人。到了楼上倒也不觉得小,走廊楼梯都很宽敞的样子。宾馆除了街角的入口还有两边的侧翼,房间也很大,总之有点国内招待所的感觉。到了以后,接着找水找吃的,楼下大门左侧有一家餐馆,不过看上去太冷清,算了,大半夜的,直接去大堂旁边的酒吧要了一茶壶热水就上楼了。这天晚上洗洗就睡了没什么特别的,只记得第二天早上,新闻里说巴基斯坦的贝布托被刺了,报纸电视上全是,印象特别深刻。

        当天早上迷迷糊糊地上了大巴,头一站肯定是看纽伦堡的国际法庭。但是导游说了,人家德国人忌讳这个,里面其实没有什么博物馆之类的,就是一幢旧房子;再说德国人也认过错道过歉了,我们就在门口看看,拍些照片就算了,别大张旗鼓地吵吵。结果前后也就是说十来分钟的样子,我们就离开纽伦堡,朝法兰克福开去了。

        到了法兰克福,先去看了法兰克福交易所,和门口的大铜牛拍了照片,然后大巴停在市中心的某个广场(Paulsplatz)旁边。下车后导游带着我们到旁边的另一处广场看巴伐利亚的传统建筑(Römerberg),接着就解散了,大家各自转悠、找午饭吃。

        我们先找了处电话,试图联系嫁到这里的A,可惜人不在办公室,给她留了言我们就自己去玩了。先是看看教堂、博物馆,还去缅因河畔看了看,今天天不冷,就是有点细雨蒙蒙,法兰克福和一路上过来的其它欧洲城市有些不一样,主要是市中心有些现代高楼的缘故。转了半天,随便吃了点午饭就又重新集合上车了。

        今天接着写,才发觉这段游记里的事情都已经是七年多以前的事了。不过不妨碍我继续写。年纪渐渐大了以后,很多以前发生的事情都只能靠回忆想起一部分,很多细节都忘得差不多了。不少时候要靠照片来回忆,感谢数码技术和万能的智能手机,每次出游都可以带回一两千张照片。

        那天下午离开法兰克福之后,忘了路上的状况了,大概大家还是注意在车上播放的“五姨太”吧。我只是记得快到达海德堡的时候,大巴很艰难地在崎岖的小山路上七拐八拐,把我们送到了半山腰。这时候大概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天色有点暗下来,到达一个城堡门口的时候还在怀疑他们是不是关门了。终于等人都到齐了我们还是进去了。

        这是一个在修缮中的古城堡,我们进了大门先穿过庭院,直接走到外面一个平台上,发现这地方挺漂亮的。居高临下,俯瞰下面的海德堡城,小城建在一条河边,河上面还有一座桥,布局和前几天到过的萨尔斯堡很象。

        天色暗下来之后,我们往回走,导游说城堡里面有一个世界上最大的酒桶。好不容易跑那么远,我们也不能免俗去看一看了。放这个大酒桶的建筑在城堡的一边,因为酒桶太大,所以专门有一幢房子来放,从下到上好象有两层楼的样子,不过到处都是灰扑扑的,不知道酒桶里面是什么样子,反正一般般。而外面有术士炼丹的地方和厨房倒是有些看头,老外的实验室和厨房看起来都差不多,有各种专用的器皿和工具。不过这地方虽然收过门票了,上厕所还是要另外给钱的。大概是为了修缮维护之用吧,因为这城堡有一多半的地方都罩着脚手架在维修。

        出了城堡之后我们步行下山,逛小镇,吃牛扒。再集合坐车去酒店,我对酒店没有什么印象了,只是记得房间和卫生间都很大。这一站应该是这次巴士团的最后一夜了。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09:43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6 07:29

13楼

海德堡、梅斯

昨天晚上从山上下来,在小城湿湿的弹格路上逛了一会儿。大概是因为天色晚了,这里没几家店还开着,能够感受到一些圣诞后的气氛,教堂边的集市也只开了一两家。我们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一家小饭店吃晚饭。饭店很有历史的样子,里面和外面一样是昏暗的,不过菜式还可以。有几个团友也在这里,不过大家都是各吃各的。吃完后,外面的店都差不多关了,我们找到桥边集合的地方就坐车去酒店。

今天一大早,导游还是把我们带到这里。原来这座桥还挺大,是连接河两边小城的主要通道。桥的这边还有高高的桥头堡,靠近桥头堡的桥边还有某人的塑像,应该是和这座城市的历史有些关系吧。站在桥上回望,可以看到山上修到一半的城堡。这里周围的很多建筑都是土红色的,山上的城堡是这样,山下的这座桥和桥头堡也是这个颜色的。临上车离开之前,导游又把我们带到了桥边的一座小铜像前,说这是只猴子,其实看上去象只大猫。猴子的头部中间是空的,游人可以把头伸进去,然后看到猴子手里还拿了面镜子。这中间到底是什么故事,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

大家都到齐之后,旅游巴士就趁着清早湿润的雾气,带着我们五十来光人,慢慢地往回法国的方向开去。没过多久,导游就说我们到了这次行程的最后一个景点,法国的梅斯。这是一个距离德国和卢森堡都只有大概一小时车程的小城,其最著名的就是城里大教堂的彩色玻璃,好象是西欧还是什么范围里拥有最多、最漂亮彩色玻璃窗的教堂。梅斯是个非常宁静的小城,没有看到四面有山的样子,小城建在一条小河边上,河上有好几座各色的桥梁,河里的水流得很慢,还有天鹅和其它水鸟在里面慢慢地游着。河的这边看上去象是旧城,大多数的房子看上去都至少有百来年的历史了,而河对面有的楼房就新式很多。

我们下了车就跟着导游往旧城的深处走,沿着与河平行的一条街道走了一会儿,经过一些没开门的小店,到一个小小的广场边上,一边是旅游中心,还开着,另外一边就是大教堂。和欧洲大部分的教堂一样,这里没有收费、不用买票,只要你在这里静静地看、慢慢地走,没有人会来打搅你。我们去的时候有点不凑巧的是有一面的墙正在修缮,罩着巨大的幕布,不过另外两面的玻璃窗已经非常漂亮了。

往回走的时候,导游说下面我们就要直接回巴黎了,于是我们就在路边找了一家面包店,买了面包喝水,万一路上没时间吃饭,也不至于饿到巴黎。不过买面包的时候遇上了些麻烦,好象这里的人不是太懂英语的,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不屑得说英语。不管怎样,我们带上食物上车,一路看着五姨太的最后几集大结局,在天色将晚的时候进了巴黎。

最后编辑于 2015-12-15 09:44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08 10:24

14楼

回到巴黎

    在熙熙攘攘的凯旋门附近下了车,都没功夫和团友们道声再见,大家就都匆匆地拿上自己的行李各自散去了。我们也拖着自己的行李下了地铁。我们这次回来是住在 La Défense附近的一个酒店式公寓里。到了La Défense车站,走出站台,才知道这是一个硕大的车站,就象在很多地铁站一样,我们一点方向感都没有,就随便挑了个出口上去了。出了走到地面,才发现 这里是个新区,四周都是林立的办公大楼,离我们最近的就是著名的新凯旋门(Grande Arche)。天色已晚了,我们也看不出它究竞是长得什么样子,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赶路。站在著名的地标前,我们只有大致的方位感,但是到底应该从北边的哪 条小路进去呢?要往前再走多少路才能到呢?这些都是未知数。凭借着GPS,稍稍移动一下,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方位,印象中我们应该往北走。

    于是我们拖着仅有的行李箱朝北边比较宽阔的那条路(Place Gravet)走去。两边的房子看上去象是多层的公寓楼,地上和路边的花坛都铺着花岗岩,树木花草也种得蛮有秩序的样 子,小街深处有上上下下的楼梯和自动扶梯,稍微宽敞的地方还有一两家不大不小的餐馆,看来这是个不错的小区。走过几节台阶之后,前面是条横马路(Avenue Leonard de Vinci),就象上海 新村里的马路那样,两边都有各种店铺。我们还得往前走,这边的房子看上去要更好一些。小街中间有个小花园(Prom du Milllenaire),这样除了住在这里的人,一般就不会把车开进来 了。过了小花园再走了一段,右边有一幢高层的公寓,楼下的门厅里有个象接待员样子的坐在那里,我们猜想这就差不多应该是我们租的公寓了吧。

    (现在这个地方好象是学生公寓,按月租的那种,名字是 Résidence étudiante Studéa Lilas d'Espagne,地址是 30 Rue des Lilas d'Espagne, 92400 Courbevoie)

    拉开大门进去,拿出我们在Expedia上预订的确认单,问了值班的大姐,这里就是我们要住的酒店式公寓。因为钱早在网上付清了,她看了我们的驾照就把钥匙给我们了,临上楼之前还问她要了无线上网的密码。

    坐电梯上去,记得我们的房间是在十二楼,就在电梯对门。拿钥匙开门进去,哇,房间真小,不过比上礼拜住过的那间酒店要好许多,这是个标准的一室公寓。大门 的左边是卫生间,为了省地方,卫生间的门是斜开的。大门的后面是衣橱,然后右手边是写字台,上面放了台十二寸还是十四寸的电视机,再往前就是床了,好象就 是一般的双人床。在房间的左手边的远处角落里有张小饭桌,在饭桌的对面和卫生间隔一堵墙的地方是一个迷你型的灶台,有电炉水斗,上下还有橱柜。确实是应有 尽有了。拉开窗帘,哇,居然还有落地窗和阳台。走近一看,这个阳台和上海家里北边的那个平台很相象,应该是在十一层的楼顶上加盖的。好了,我们算是暂时安 顿下来了。

    接下去就是找吃的,这里锅碗瓢盘都有,如果附近有个超市就好了。于是,我们就下了楼,循着来的那条路(Rue des Lilas d'Espagne)往回走,来到刚才经过的那条横马路上。因为刚才过来时 候看到往东有一条蛮大的马路,于是我们就往东走,没过多远就看到街对面有一家星巴克,这边有一家门面很小却看上去象便利店的小店(Minimarche Chateauroux)。走过去一看这店还不是很 小,象超市一样什么都有。我们在里面转了好几圈,买了荤的素的还有调味料和饮料。可是结帐的时候发现他们的收款机不认我们的信用卡,MC、VISA和AE都不认,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那时我们的卡都没有芯片的缘故;还好我们还有些现金,终于结了帐带了食品离开,再想去对面的星巴克看看,可惜他们已经打烊了。于是就打道回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最后编辑于 2015-12-27 08:34

举报 回复

测试版6688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5-12-28 10:39

15楼

巴黎第一天

周末大清早的巴黎地铁。

其实应该是回到巴黎后的第一整天。年代久远了,当初坐的哪条地铁在哪里转都忘了。

最后编辑于 2016-01-17 05:13

举报 回复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