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论坛

【陆潜之旅】不在阿富汗死去,就好好活下去(炸弹地震塔利班,已完结)

旅游攻略论坛: 巴基斯坦/阿富汗 环游亚洲

【陆潜之旅】不在阿富汗死去,就好好活下去(炸弹地震塔利班,已完结)

易憩
易憩 5袋长老 精华
2016-01-26 31021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6 15:51

1楼

这是两个非情侣旅者以脆弱的联盟方式结伴,在阿富汗经历喀布尔强烈地震,炸弹,走陆路险遭塔利班绑架后成为出生入死的哥们的故事。故事发生在2015年12月。冬季的阿富汗。


路线覆盖喀布尔,巴米杨,班达米尔湖,乌兹别克阿富汗边境城市马扎里沙利夫。阿富汗旅游资源并不多,加之危险,这也几乎是游客能去到的所有相较安全的城市。很多人只是到达首都喀布尔而已。


由于当时正是形式最为严峻的时期,袭击不断地发生,不管是昂贵的酒店还是廉价的当地客栈,于是住宿方面采用的主要方式为沙发客。17天的阿富汗行程中,15天住在当地人家里,只有2天住在巴米杨的当地客栈。阿富汗的沙发客不好找也并不是不能找,只要有心一定有能接待你的人,私以为这种方式比住中国人开的酒店加三餐更安全。在阿富汗,只要是公共的地方就比私人的地方更具风险。同时也因与会英文的阿富汗沙发主互动良好,可以对阿富汗的真实生活有多一些的接触。


废话不多说,有节操没节操的内容还等着你看呢。



穿阿富汗妇女传统服饰波卡,陆路穿越塔利班控制区

冬季的班达米尔湖

与议会成员和他的15位持枪护卫在一起

巴米杨的路上

多山国家阿富汗

枪的装饰画


骤然的黑暗

巴米杨当地小旅店晚十点准时停电。

隐形眼镜已取,明天的行李已打包。

一切准备妥当,压抑的恐惧如约而至。


黑暗如墨水一般席卷而来,浸漫了整个房间,吞噬了绝大多数的轮廓。低瓦数的路灯对着临街的窗撒入薄薄惨白的光。突然成为盲人,身体笨拙却要时刻心里准备着跑路,只是又能跑向哪里又跑向谁。


手又再摸向了隐形眼镜盒的位置,窗的反方向就是大门,面向那边揣揣不安地躺下,心里担心share taxi的司机会不会向塔利班告发我们,塔利班会不会巡查我们要经过的路...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置于如此境地。又想到爸爸妈妈...我可能要死在这里了...


xhx 几小时前说,“塔利班来了,我死。保你活。”他一脸大丈夫的胆气。“来来来,帮我拍个视频见证一下。”“如果这一次能有幸活下来,不被塔利班弄死,我回去就好好学习英文,每天两小时。”


12月的巴米杨雪山环绕寒气逼人。之前炉火留下的热气都被流逝的时间抽走了。

这一晚,煎熬等待。不知道 xhx脑中是否如他的语言和肢体一样平静。

(xhx是与我环中亚斯坦国和阿富汗的唯一小伙伴。)


从喀布尔到巴米杨或巴米杨到喀布尔的班车巴士,私人包车以及共乘出租车都是早上五点左右出发。黑夜中就要出发,趁塔利班起床前出发?很多阿富汗人并不认为与塔利班有关,这只是他们阿富汗人的习惯罢了。凌晨出发傍晚归来,平民走陆路进首都办事当天来回,再平常不过。而富人和政府官员职员万万是不敢走陆路的,因为他们有金钱价值,信息价值或是要挟价值。


凌晨四点,约好的司机没有来。凌晨四点半,他还没有来。对了,他都不会英文怎么给我打电话。每次有车开过,都在黑暗中套上浅蓝色波卡急急忙下楼观望。(波卡是塔利班发明的妇女服饰,整个包裹头部,露在世人面前的只有小块纱网后的眼睛。连眼睛是双是单都看不清。)


凌晨五点,终于来了一辆车,问了司机名字,却不是阿富汗朋友联系的司机名字。

这个司机会告密吗?!到底要不要上车?!天快亮了!

(闪回一幕惊心回忆)


不菱微信:ikkigo

如是看完本篇阿富汗游记添加,请备注“易憩穷游阿富汗”。

最后编辑于 2017-01-10 21:40

举报 回复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6 16:42

2楼

那时,我已经环球旅行十四个月


有一股力量驱赶着我,它是我的恐惧也是我的动力,它赶着我走过成片的花簇,燃烧的疆土。我带着它走到天涯海角,它也带我去到不可能到达的疆域。


对平庸生活的恐惧让我一直在路上,而疲惫的身体和思乡的情绪将我往回拉扯,身心快要被撕成两半。终于有一刻我想停下来,我们站在悬崖的边,脚下是永不止步的深渊。而阿富汗就是那紧急制动。唯有饮鸩止渴,用世间最大的恐惧来压制小的恐惧,那便是生命的恐惧。在生命面前,所有生活的恐惧都不值一提。二者选其一,选生命。


所有人都有生本能与死本能。我们都向往爱,却又期待着灭亡与重生。

死亡是一种吸引,阿富汗也是一种吸引。


(二人转之xhx道:“得了得了,别讲这些听不懂的,讲点人话行不行。”)

(行,反正你们也不一定去阿富汗,看看得了,别去啊,玩大了真的会出事的!)



在阿富汗马扎里沙利夫射击机关枪





另插播笔者2016中南美帖子,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不菱】从美国阿根廷,跳走走不完的路

http://bbs.qyer.com/thread-1446963-1.html


玻利维亚天空之镜

墨西哥帝王蝶大迁徙


最后编辑于 2016-03-01 09:30

举报 回复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7 22:09

3楼

艰难的抉择

       阿富汗的上一国是乌兹别克斯坦。在乌兹别克斯坦签证即将到期的时候看到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普通客栈遭受袭击以及阿富汗南部机场爆炸的讨论。(底下有当时的对话截图,聊一句心沉一点点,内心是崩溃的。)此前遇到的走遍阿富汗的法国小哥只是告诉我到阿富汗不要住贵的酒店,不要去使馆,机场和商场也不要久留,因为这些是白人们的聚集地,都是塔利班火力攻击的地方。没想到,连给阿富汗本地人住的便宜客栈都被袭击了。贵的地方不能住,便宜的地方也不能住,苍天啊!沙发客发的公共信息回复的都是没有reference的人,也不知底细,直接被骗到塔利班家里了怎么办!


      或许你认为我可以不去阿富汗,是的。我是可以不去。不去的话有大大的麻烦:乌兹别克斯坦的签证管理非常严格,超期不离境罚款5000美金。基本不能延期,如果一定需要延期,需要通过一开始你购买乌兹别克邀请函的旅行社帮你申请,申请材料为乌兹别克离境机票,延期时长取决于离境时间,时间应该不能长得离谱。当时距离乌兹别克签证到期只有两天时间,以乌兹别克旅行社三周才能通过国家旅行部门得到邀请函的速度,已不能指望两天内延期。那就是说,必须签证到期前(2015-12-15)离境。那么有两个选择:飞回国或是飞往塔吉克斯坦


      但是!!!塔吉克斯坦的签证在伊朗德黑兰拿到的入境时间是从2015-12-18号开始。选择便变成了飞回国或者飞到迪拜等兜一圈再飞塔吉克。迪拜已经去过,毫无兴趣,而且中亚各个斯坦国本来就是陪xhx去的。我的本意只是将阿富汗做为此趟旅程的终点而已。


去不了阿富汗,心如死灰。去不了阿富汗,就想要直接回国,不想去斯坦国经受冬日凄寒。然而在伊朗费劲跑多次城郊使馆,连续跑了一周,等待了30天办理的这些个中亚鸡肋签证都将成为废纸。


不甘。不甘。


然而xhx决定不管有没有爆炸他都会去阿富汗,而我选择在撒尔马罕等待沙发主的回复。绝望的我把喀布尔有reference好评的所有一个月以内登录过的沙发主都发了一遍。事实上并不多。(之后我会讲为什么阿富汗的沙发主有reference不多的原因)


如果有沙发主接待,我就去阿富汗。没有沙发主,就飞机回国。经查找,两天后一班南航飞机300美金可以回国。撒尔马罕与乌兹别克/阿富汗边境termiz 在冬季有十小时的白天巴士的距离,每班发车的一晚夜火车的距离。撒尔马罕距离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巴士/共乘出租/火车不到一天的距离。进可攻退可守,处在前往阿富汗陆路关口和飞机回国的首都中间,只要是出境日一天前得到沙发主的答复,都有改变一切的空间!


12号晚便送走了xhx,他走的时候背影十分壮烈,像个烈士。我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好,本来是他陪我走阿富汗,我陪他走中亚的,结果不去阿富汗的人却是我。


五味杂陈。


最后编辑于 2016-02-06 12:32

举报 回复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7 22:40

4楼

爆击的转机


作为南方人,寒冷中脑子都不大正常。乌兹别克nukus被冻疯,撒尔马罕住的地方暖气不工作,之前有好事者警告12月1月的中亚零下三十度,种种的种种,再加上怕死,心里的天平自然倾向回家。


然而第二天撒尔马罕店主给我换了一个三温暖桑拿木屋,整个人都自信了起来好吗?!也不那么怕死了!再打开couchsurfing,除去不少的拒绝,也有人接待了。而且这沙发主哥们特别能聊,就凭他的幽默和对阿富汗的自黑,都想去看看了!


截止到最后离开阿富汗,有六位沙发主及其十几位亲友接待了我们。阿富汗人民比以好客闻名的伊朗人民更为好客。但因为安全因素,能在家接待沙发客的沙发主生活条件都是中产及以上,说得一口流利英文,大都为政府,美国政府和联合国工作。

最后编辑于 2016-02-06 12:36

举报 回复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7 23:24

5楼

边境捡到的政治家


桥的尽头,是阿富汗边境。铁丝网突然多了起来,隔几米就有一层网。


第一个小兵就长得跟电视中的塔利班一个样子,但他表情温和。紧接着走进院子,迎面走来一群士兵。一个士兵迎上来询问我们国籍。随后热情地说着破碎的英文把我们带到盖章的地方,一分钟不到就办完了入境手续,让我们不由得感叹乌兹别克斯坦与阿富汗的办事效率差距。


(得到沙发主消息后第一时间通知了xhx,我们在乌兹别克的termiz会合。一出火车站就见到他,很不可思议的感觉,就在一天前我们以为从此分道扬镳。我还曾经想过在新闻里看到他的死讯会是什么心情。。)


士兵笑着说他有车,可以载我们出去,而且免费。他会的英文不多,只听他重复Chinese,company,friend。我们以为他说阿富汗和中国是好朋友,或者有很多中国人在这边开公司,大家都是好朋友之类。也想或许出境后还有两公里左右到边境小城,他或许是想送我们去那。


再想起来过阿富汗的朋友描述的阿富汗士兵的热情,怎么着,我们也体验体验吧。上车后,我左边座位就放着一把黑色崭新步枪,妈呀,阿富汗的实感来得太快。紧紧地握住开心地抚摸。士兵开着车往前开,一直开一直开,开了五分钟,看到许多阿富汗人经过一排排小小的集市,应该是到了边境小城了吧。为什么不停车呢?难道要送我们去马扎里沙利夫?不可能啊,那可是七八十公里外呢。


突然间,他左转,开向一个关闭着的铁门。一个带着棕色头巾内着传统阿富汗服饰外套军服的持枪人机警地往我们车这边张望。门开了,车缓缓开进院子,往窗旁观望时像是进入了电影的慢镜头。带着黑色面罩持枪的男子一波波散在院子的四周。嘴里不停说,"不会吧,不会吧,这是什么阵势,难道一过边境就被拉到塔利班的营地。"心里却选择相信带我们过关的士兵,这些面罩男是他的同事们吧!不过,他带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车停下了,一个持枪男子小跑过来立马绅士地开了门。下车后发现几米外站着那个政客!"你怎么在这里?" "啊,你不知道是被带来见我的吗?我不想让你们觉得我做了承诺却自己走掉了,所以在这里等你们一个多小时了。" 


政客是在乌兹别克和阿富汗边境时认识的,他和我们一样被卡在了出境处。原因是乌兹别克的行政略奇葩,入境乌兹的时候应该填两份报关表,两份都要盖章并一份交给海关一份自己保留。出境时要收入境时盖过章的表和离境时现填的表。目的是对比前后的现金差考察消费情况,请问正常的国家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于是,两名在哈萨克留学的阿富汗学生,以及一名身着黑色皮衣,英文流利并有商人派头的阿富汗男子也同样被卡在此处,等待乌兹边境上级的处理。政客就是这位阿玛尼皮篓子哥。


有个小细节,当我乌兹政府的办事速度略有微词时,政客说到每个政府都有它自有的运行模式,我们应该尊重我们所访问的国度的办事方式。从这句话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事实上几分钟前我还以为他只是一个兜售自家客栈房间的小老板。


政客说话很谦逊,一开始只说自己开了一个客栈,英国参访团各国使馆工作人员等都住他家客栈,15名持枪安保保证安全。然后说自己开建筑公司做项目,最后才说自己是马扎里沙里夫议会成员。等待中他说乌兹这边他做不了主,但到了阿富汗那边,我们护照盖章的速度可以跟他一样,速度无障碍。并说他有车停在边境,可以把我们从边境送到马扎里沙里夫。所以他先出关后就一直在他公司里等待我们,要按承诺送我们去马扎里沙利夫。


我们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这么多持枪阿富汗士兵,未免好奇激动想要各种拍照。他就远远地淡定地看着我们。我们当时一定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让他笑话了。。。


才与边境的士兵合完照,他就说咱们去马扎里沙里夫吧。"我说好要带你们去的。" "真的吗?不过,走之前我们可以拍你的黑色面罩持枪男吗?"他顿了一下,"噢,可以啊,他们跟我们一起走。"原来帅气威风的护卫们是要护送我们的!!而我们的行李早已放在他座驾的后备箱,那里面静静地躺着几把机关枪。15名持枪护卫也爬上另外一辆车,准备就绪,出发吧!


从车后的玻璃望去,15名护卫有的坐在车内,更多地站立着,远远地都能看见,他们的车不紧不徐地跟在我们这辆装甲车后。从边境到马扎里沙里夫有70公里,一路上他给我们介绍阿富汗的安全情况和马扎里的真正的生活。我们也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要跟这名政客交流,他说话时充满了倾听,也能想到你所想。他叫Zabi,他不隐晦他的全名,随后Google他的全名,议会确有其人。他的车开过所有的关口,都不会受到阻拦。即便有一次有人尝试阻拦,一看到他的脸就立刻退回去敬礼送行。再从手下的士兵和客栈里所有人弯腰抬眼随时观察他所需所求的细节也能看出他是一个大人物。他随时和颜悦色,而手下的人尤如惊弓之鸟,紧张的弦下一秒就要绷断。


他把我们安置在他自谦的客栈中,打开门却是总统套房。问说为什么房间这么豪华还叫客栈而不叫酒店,答说因为感觉更像家。真是机智。后来才知道阿富汗的餐厅和客栈等,都分为给国际人士用的还是当地人用的,仅开放给国际人士使用的,是当地阿富汗人大都消费不起的级别。


最后编辑于 2016-01-28 00:51

举报 回复

ilovenewave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8 01:08

6楼

围观女勇士....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8 10:58

7楼

阿富汗签证

伊朗德黑兰申请可当日出签60欧,三个工作日出签40欧。有效期一月或者三个月,可停留一个月到三个月。一月或三月签证费相同。获得时长取决于你如何回答签证官问准备呆多久的问题。基本三个月无压力。亲证信息时间为2015年10月。


所需材料除了照片,均可在使馆对面“合作性质打印社”准备齐全。1. 有人可以替你去到医生那里办一张健康证,其实就是用波斯语手写的一张纸。一次性。收原件。你不需要前去,只需要提供你的名字拼音。有朋友是国内办好健康证出门的,这个同样可行。2. 有人可以替你去银行缴钱,无需找路无需排队无需长篇解释。3. 有人可以帮你网上填写申请表,事实上你或许只能如此,因为是波斯语填写。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几项的收费是:伊朗rial4000+30000+10000。折合人民币二三十美金。数据不精确,仅做参考。


伊朗马什哈德mashhad边境城市同样可以办理阿富汗签证。不清楚长时间旅行签证所需时间。过境签七天或者五天三天可以当天办理和获取,价格20欧到40欧之间。有朋友办理的七天过境,贵于五天过境价格。信息时间同样为2015年10月。


关于印度办理阿富汗签证:


印度方需要阿富汗邀请函,可个人出具。向你提供邀请函的朋友需要网上填写资料,附上他的工作信息和ID,以及愿意邀请并安排你食宿承担你费用的信。信息时间为2015年12月。老实讲,伊朗办理简单到没有朋友。既然阿富汗签证不是巴基斯坦这种没有邀请函就办不了的,能自己在国内办理就办好再出门吧。或者提前选择在能有效获得阿富汗签证的沿途国度办理。



最后编辑于 2016-01-28 10:59

举报 回复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8 11:09

8楼

为你我倾尽所有


这个标题毫不过分。


阿富汗人民的热情程度超乎想象,只要是家里有的,都把最好的给客人,更别提专门为客人准备的物品。xhx总会偏着头不解地问,“为什么这些阿富汗人要对我们这么好,他们图什么,他们能得到什么?如果是你,他们中的谁到你的面前,你会这么接待他吗?”“以前不会,现在会了。”


爱是被感染与传递。


那么政客Zabi为什么要接待我们?他怎么能信任我们这两个大包小包肩背胸扛的外国人?原来在乌兹别克出境海关被官员询问连珠炮问题的时候,他就在不动声色地关注。官员一页页翻着满满的护照本,一张张读出声,于是去过哪些国家阿富汗后要去哪些国家都清清晰晰,更问了旅行前的职业和去阿富汗的目的。若站在身后的不是zabi而是我自己,遇见生命地图轨迹清晰至此的人我也会相信。更重要的是,作为政客的zabi,会识人。他的智商情商,魄力胆识与胸襟均优于常人。


从边境到马扎里沙利夫的一路,宽阔贫瘠,建有许多工厂。平整的柏油路不远是联接乌兹别克的货运火车,不载人。远远的空中漂浮着白色充气艇,浮而不动。那是美军基地安设的监控,后来在首都喀布尔见到更多的此类气艇,东南西北遍布全城,可见首都确是美军军事重心所在。喀布尔也是除马扎里沙利夫外相对安全的地方。


“你们准备在马扎里沙利夫呆多少天?”


“我们不确定,先看好不好玩。可能很快要去喀布尔,那边有沙发主接待。”


政客zabi当然不懂什么叫沙发客,他只知道有两个中国长途旅行者来了,他要接待他们。他的客栈里多的是西方人,来旅行的来工作的。他通过自己的建筑公司前不久也接触了中国建筑方,但与中国旅行者他从未有过交集。


于是当装甲车开过层层沙包掩体,穿过挂满铁丝网的围墙进到他的整洁漂亮的别墅客栈后,他说:“你们是我的朋友,我的家就是你们的家,你们想住一天一月一年一辈子都可以。”随即安排手下的人出门帮忙代买两张手机卡。当时摸不清外面世界状况,心想阿富汗是有多不安全,才能让zabi随随便便出个门就要15个持枪侍卫保护啊!所以当zabi离开去处理事物前,被问到要不要自己出门走走的时候,看看快要天黑的天色,果断残忍拒绝。


纷扰地方夜里能不出门则不出门。



边境去往马扎里沙利夫的路

客栈门前

zabi


阿富汗是穆斯林国家,禁止贩卖酒类。zabi有恩于边境长官,所以家里总是不缺酒


酷爱红酒的将军,我们都叫他General Wine. 将军个子小小其貌不扬,却十分亲和幽默,会讲那么一丢丢英语,足够让全桌人笑翻天。阿富汗人的护照比中国护照还不好用,能免签或落地的二十个左右,也尽是一些偏远海岛和根本没人去的非洲国家。因此阿富汗中产的旅游目的地大都是迪拜印度。他们去迪拜就跟我们去趟北京一样的轻松随意,印度也是要签证但能轻松愉快地获得,回答签证官几个问题就可以了。General Wine在迪拜看个肚皮舞就能前后给舞娘5000美金小费的一系列故事也是醉了,还好xhx听不懂,要不然他口水能流一桌。

zabi的贴身保镖charlie,武术教练,国家级散打选手。手臂肌肉能压死一只兔子。他来自阿富汗巴米杨地区,所以长相与中国人类似,他是哈扎拉人。zabi 和general wine都是普什图人,阿富汗人口最多的也是普什图人,他们的语言最难,哈扎拉人可能穷其一生都学习不好他们的语言,这也是种族分化通婚较少的其中一个原因。普什图人都会说dari,变体的波斯语,全国人几乎都会说dari,所以也有部分女性能嫁给普什图人。而很多普什图女性一听对方是哈扎拉人就直接断了交往下去的念头。


最后编辑于 2016-01-28 14:28

举报 回复

ccg1988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8 13:01

9楼

小红鞋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8 13:20

10楼

回复 9楼 @ccg1988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小红鞋[表情]

查看全部引用

小红鞋你也认识?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8 15:34

11楼

进入到庇护所外的世界


到达马扎里沙利夫的第二天,zabi照例有公务要忙。于是他另外安排了一辆车,一个司机,一个持枪侍卫陪我们出门。下车的时候持枪侍卫并没有跟我们下车,后来才知道除了相应岗位上的警察能明目张胆持枪上街之外,其他人都需小心谨慎,即便他们也注册有执照。这名持枪侍卫的作用是紧急事件发生时接应陪同我们出行的那名司机而已。


第一次真正踏步在阿富汗的街头,人们的穿着和精神状态都与zabi所营造的庇护所里的人不同。之前能语言交流的那些人都衣着得体,神情自信。来之前想象过阿富汗的贫穷,行车路上也见过一些路人,或许是与zabi及其周边的人接触忘记了这里是阿富汗。刚去到马扎里沙利夫清真寺的时候,心情还是雀跃的,拥挤的人潮,浅蓝色深蓝色白色的波卡女人,别人摄影作品里的神秘人群终于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那天阳光很好,男人女人将鞋子脱在清真寺门前,纷纷赤脚走在洁净的浅色地砖。身影和阴影倒影在脚下泛光的地板。院内很大,这里据说是阿富汗最大的清真寺,不过说是清真寺,其实是圣陵。这里或许是男女能接近彼此最近的地方,不用刻意注意距离。跟伊朗一样,男女到清真寺都要分区祷告。清真寺美得不真实,哪里的清真寺都一样,都是人们向往的不可触摸的神圣与纯洁。


出来清真寺就开始看到真实的世界,街道拥挤小贩吆喝,人们在阳光下草坪中坐着喝着茶。有人在圣陵旁的广场喂鸽子,鸽子们停留在卖饲料的人依偎的树上,把树装点成鸽子树。旁边的小亭也站满了鸽子,远看似白色冰淇淋尖。地上也集结了一群群一片片,白色的鸽子铺满地面像初雪。


随后就有乞讨者前来,挥之不去。他们有的眼神直勾勾,面色苍白凄迷,有的年纪小的留着鼻涕发着娇嗔无奈的软音贴过来抱着你,有的年纪大的眉眼低垂,无精打采像是不期待有谁真正给予帮助但偶尔抬头看看路人,有的男性气度残存穿着传统服饰打着寒冷的哆嗦带着剩有的节气和骨气昂着胸走向你,有的母亲坐在肮脏的垫布上向你指着手中怀抱的婴孩,直直指。


看不完,受不了。快速穿过这个区域。


去市场,花花绿绿的蔬菜给人缓释剂。在这里的孩子却笑得灿烂,或许暂时不愁吃穿。虽然他们的脸也脏兮兮,却给人希望的感觉。他们帮着我们表达帮着我们选土豆,男孩子们再好奇地戳一戳xhx,只是远远地对我笑。阿富汗人们对女性的尊重是令人敬佩的,不论年纪大小。


在清真寺里一群女孩儿们主动过来跟我拍照却拒绝了xhx,而且她们只能接受用她们自己的手机拍照,对xhx的偷拍喊停,要知道在facebook上阿富汗女生们都很少发自己的照片和女性朋友的照片。她们依旧传统,保护自己像保护一只未被开封的糖果,她们的家人和丈夫也不遗余力保护她们。许多十年交情的男性朋友间从未见过对方妻子的模样,连照片都不曾见过。


“到家拜访做客的时候也不见吗?”

“不见。”

“端茶送水呢?可不能怠慢了客人啊!”

“妻子准备好,我端出去。或者我妈妈来服务,你知道,妈妈是圣洁的,不致一丝邪念的。”

“天啊,你们都这样吗?”问了一圈有妇之夫。

“对啊,我们都这样。”他们齐声回答。


只要有足够多的时间,我都会为有恩于我的人做上一顿饭,展示我的隐藏菜单。说得这么厉害,最后也不过做了蛋壳蒸蛋,青椒土豆丝,可乐鸡翅,番茄丸子汤,沾水牛肉罢了。和xhx在厨房里倒腾了两小时都没准备好晚餐,把zabi的厨师紧张得跑来跑去多次试图帮忙。火不是太大就是太小,牛肉还得炖煮,摊手。最后zabi用礼貌的语气和突然变小的食量赞扬了食物的美味。


马扎里沙里夫清真寺(Mazar-e Sharif Mosque),因其外观由蓝色瓷砖镀嵌呈蓝色,又称为蓝色清真寺,为阿富汗最大清真寺。初看有撒尔马罕清真寺的类似马赛克设计,类似的顶部类似的色彩搭配,进到里面就能发现不同,发现震撼。集中的建筑主体和周围空旷而干净的空白区使得整个建筑更为大气。让人崇敬而不让内心恐惧拥堵。

长者


波卡波卡波卡,压抑又保护的波卡!

路边的小茶摊



乞者1 


全世界有个共同规律,乞者喜欢聚集在宗教聚集地外,教堂清真寺或寺庙,他们都期待前往此处许愿还愿的人被心灵涤荡后最敏感脆弱的瞬间捐出他们的善心。

乞者2路边随拍

这里的孩子有笑容

印度风突突车

马扎里沙利夫街道一瞥

沾水牛肉和蛋壳蒸蛋

可乐小鸡腿和青椒土豆丝

最后编辑于 2016-01-28 22:43

举报 回复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8 18:02

12楼

AKB48的AK47: 冲锋枪射击记


AK47男人们都懂,AKB48或许男生们更懂,而对于我,谁说出AK两字母,我第一反映是AKB48而不是AK47。这就是一个曾经准备到纳米比亚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去狩猎的,购买了完全军械指南的人的自然联想。


由于我俩整天星星眼期盼射击机关枪,加之马扎里沙利夫除了balkh这个古城外便无太多游览之处,zabi一得闲就拉上我们去他郊外的房子射击。zabi以前经常带朋友来玩枪,据说有次朋友轰得太猛把几公里外的美军基地的人都给惹过来了。


“你们这发生了什么袭击事件吗?”美军紧张的问。


“没有,没有,只是一群小孩在放鞭炮而已。”zabi笑眯眯打马虎眼。


“不可能吧,几公里之外都能听见。”美军临走前还不住嘟囔。


xhx之前当过兵,对拆弹和组装都很有一套,射击起来自然得心应手。随后他便以风骚的小姿势成功的没有击中远处立起来的可乐瓶。zabi看了几枪看不过去,端上枪,蹲下来,直接把瓶子打爆。能文能武简直帅爆。


相较高调的xhx我就表现得低调许多,小心翼翼地举起枪,唔,瞄准。这是我第二次射击,第一次是高中军训,当时我可是我们连的神枪手。唯一一名上靶的选手。我自豪。瞄准什么呢?几只白白的小兔子在远处跳跃,xhx说射兔子射兔子。刚稍一转身zabi就叫起来了。


“噢,别,别射我的兔子。。。”

“。。。”

(后来好几次xhx都故意瞄准兔子,让背后的侍卫们一阵着急。)


那射什么好呢,zabi说射柱子。请问哪里来的柱子?远处细细长长锈迹斑斑的柱子就是柱子。纳尼,打到了也看不到嘛。于是把单发模式调成了连发。子弹壳砰砰砰砰砰往外冒,糊了xhx一脸。为他大无畏的洗肾精神和摄影师的职业操守点赞。机关枪模式时后着力惊人,专人帮扶都还拿不稳。


xhx一直埋怨我没有给他拍这样的照片。(保险都不上还让我这么拍是几个意思)

非典型集体照



xhx与charlie的比拼

zabi专场

刚开始单发都帮我扶枪,快把爪子拿开!我能行!

紧接着,机关枪连发不扶不行!突突突,后着力把我的肩膀一次次往后推,子弹都快弹到脸上去了

成员之一

成员之二成员之三成员之四五,zabi家的小牛,甚至还养了麋鹿长相的娇小瞪羚(照片遗失)

为什么武装分子都要戴黑色头罩?因为,冷。

最后编辑于 2016-01-28 21:49

举报 回复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8 22:25

13楼

再见zabi,再见马扎里沙利夫


在马扎里沙利夫除去游览和打枪,还和zabi一起去拜访朋友新设计的酒店,装修气派中点缀了老子有钱老子任性的精髓,各种风格混搭冲突好不得意。


还去了使馆与外国人合开的国际人士专用餐吧(餐饮为主,酒水可点)。由于阿富汗的风俗和政策规定,经营酒水类的国际餐吧需要有外国合伙人,于是zabi邀请我当他的合伙人,十动然拒。虽然阿富汗人很好很好好到爆炸,虽然开个餐厅也是我未来计划之一,可是这个性命朝夕不保的国家实在很难让人say yes,只有动情地说了一句:“我妈妈喊我回家吃年夜饭呢。”


在这个本来只准备停留一天的城市停留了四五天后,xhx和我终于决定要离开了。我们后续的中亚签证出入境时间都定得死死的,动弹不得,这是俄罗斯及前苏联国家的签证通病,让人诟病却又让人不得违背。


阿富汗境内第一段分离开始了。


离开zabi后我们才发现,他已经不知不觉全方位拔高了我们对阿富汗的期待与体验,短期内的不适与低潮就要显现。



zabi朋友的酒店

茶壶造型的喷泉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不是桑拿房的星空房间

圆穹顶房间

会议厅,看不懂为什么这里还有一面沙包墙

阿富汗的安保措施无疑做到了极致,令人佩服,这堵门一米多厚。大门口的门更夸张,三四米宽高五米,我试过全力去推单扇门,门纹丝不动。

内墙也十分厚重坚硬

最后编辑于 2016-01-29 01:11

举报 回复

ccg1988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8 22:57

14楼

回复 10楼 @易憩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小红鞋你也认识?

查看全部引用

加了他的微信,所以不少照片,还是挺熟悉的~

我比你们早去几个月,当时安全情况还不错。

易憩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1-28 23:15

15楼

回复 14楼 @ccg1988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加了他的微信,所以不少照片,还是挺熟悉的~我比你们早去几个月,当时安全情况还不错。

查看全部引用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走的时候那么自信他就一直跟我讲不危险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