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论坛

【陆潜之旅】突尼斯,地中海和撒哈拉飘着我的思念

旅游攻略论坛: 北非地区 旅行摄影

【陆潜之旅】突尼斯,地中海和撒哈拉飘着我的思念

gomesfc
gomesfc 9袋长老 精华
2016-02-10 20691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gomesfc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0 14:18

1楼

如同一年前的《黎巴嫩,带不走的是回忆》(可点击超链接)一样,本文不是游记,只是记录了在突尼斯两周的生活和感想。


(未经同意,禁止转载本文及图片)

(实用信息见二楼)


前言

转眼间,从突尼斯回来已经两个礼拜了,从一开始的难以适应时差,失眠,到现在又条不紊地工作,生活,就像以往一样。但这并不代表在我心中这国家没有留下什么,相反,这不长的两周里面,却令我难忘。也许以后许多细节都将遗忘,但某些人和事,总会想起。


回到最初,很多人问为什么回选择突尼斯,我的回答也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有地中海,有沙漠,有古迹的地方。况且,突尼斯迦泰基是腓尼基人建立的第一个国家,而去年去的黎巴嫩比布鲁斯是腓尼基人建立的第一个城市;两个国家也曾是法国的殖民地,都融合了东西文化,都是东西文明的十字路口。


不过,我自己也很清楚,这些都是借口罢了,这只是一个选择,决定就在于买下机票的那一刻,也没有经过太多的思考。但有时候,做出一个选择也往往需要一些借口。


机票订得很早,早在1月份卡塔尔航空做特价的时候就买下了,与去年一样,都是从香港飞,价格4500元不到,也不贵。其实9个月的等待,不是很长,毕竟平时每年做着几乎同样的事情,紧凑,也没有特别多余的时间,所以9个月过得很快,只是跨越了春、夏,进入了秋天。这9个月里面,如同去年一样,关注着时事新闻,毕竟去的地方是北非,也确实在这期间里面,发生过两次恐怖袭击,这也或多或少为旅程蒙上了一层阴影,虽然我确信这都不是问题。


和去年不同的是,今年多了签证需要去申请。虽然从各网站了解的信息,突尼斯的旅游签证拒签率高,费用高等等,但实际上突尼斯签证很容易,只需要根据大使馆所列的资料清单,准备好,亲自递送或找人递送就可以了。


出行、入境、住宿

在出发之前,心中已经大概有了一个旅行线路的轮廓,因为办理签证需要行程表,所以尽量编得合理一些,另外很多天的住宿也因为办理签证的关系也提早预订了,只是实际上的住宿会与签证所需的行程单有不同。


9月27日下午,从广州家中辗转去到香港国际机场,虽在卡塔尔航空订的机票,但从香港飞至多哈段是由国泰航空运营。下午6点45分起飞的航班,由于时差的关系,抵达多哈也只是11点半左右,但此时的多哈机场非常热闹。由于已经在路上奔波了大半日,也没有精力在机场逛,找到休息室就睡下。11个多小时,挺漫长的,要在休息室睡得很好显然不可能。睡不着,在机场转了一下,几次反复,找到了一张大沙发睡下,比休息室要舒适好多。好不容易熬到了早餐时间,吃过早餐,直奔登机口等待。


又是大半天过去了,也终于到达,虽然很疲劳,飞行时间加上中转已经超过24小时,但新鲜感也是能带来兴奋,而且在机上看见了美丽的马耳他岛。


入境很顺利,突尼斯迦太基机场并不大,出来只要原地停留几分钟就有人会上前和我搭话,我也正是这样,乘坐了所谓的私人德士到达尔雅(Dar Ya Hostel),车费27第纳尔,加上所谓的向导20第纳尔的小费。其实从机场到市区也就是10-20第纳尔,当然,我其实也清楚这价格有问题,也许是太累,也许是把这个价格放在国内感觉也能接受,所以就妥协了。毕竟这所谓的向导也在麦地那绕了很久也找不到达尔雅,也难怪,麦地那其实就是个迷宫。


在麦地那的一个角落,等到了达尔雅的人员来接送,绕了几条巷子,终于到达。来迎接我的是Moutez,办理好入住手续,他热情地带我熟悉整个旅店。其实Dar Ya是个典型的阿拉伯建筑,四方形对称结构,中间天井,共两层,距今已经有两百多年历史。Moutez热情地给我介绍着,带我来到天台,真是一片美景呀!几乎整个麦地那尽收眼底,而且还能望新城,隐约见地中海。看见这美景心情豁然开朗,和Moutez在交谈着,原来我们年级相仿,而且他也是学经济学毕业,与我的专业和工作都很接近,我们很聊得来。但由于现在突尼斯经济不好,所以Moutez现在只能暂时在旅店里打工。


房间在二楼,因为这一天很少游客,所以一个人住一个房间了。洗了个澡,打算在麦地那里面转转。从达尔雅出门,就有人热情地给我打招呼。按照经验,东亚面孔通常都会在阿拉伯国家受到欢迎,所以戒心也不大。给我打招呼的是一个老人,能说纯熟的英文,一开始就是套近乎,然后“热情地”要带我去麦地那里面一些比较特别的景色,我也就跟着了。他说他从小在麦地那长大,所以很熟悉。确实,如果换做是我从小在迷宫里面长大的话,迷宫也就不是迷宫。大约是绕了小半圈,天色也不早,我提出要回Dar Ya,这时候,这位“热情的”老人开始讨小费了。这显然出乎意料,但冷静想了想,也没办法,毕竟对方确实是服务了,只是自己蒙在鼓里。一番讨价后,我还是选择了妥协。后来了解,这种事情在突尼斯和摩洛哥是时常发生的,而且整个旅程,类似的亏,我也不止吃了一次,当然,当中也有对策。


P1

P2P3

P4

P5P6


P7

P8P9

天色逐渐昏暗,麦地那的橙色路灯亮起,昏暗而柔和(P7-9)



虽然自己不太愿意,但这“导游”还是带了我在麦地那绕了一小圈,所以有了这些照片。


黄昏时分,回到达尔雅,和Moutez打了声招呼,独自跑上了天台。在天台上的风景真的值得一赞,麦地那错乱交织的建筑,昏暗的灯光,加上空中弥漫着从清真寺传来的祷告声。


P10P11


联系上群里的若日大哥,于是赴会,约在法国大街见。走到前台,Moutez很有耐心的在地图上标出位置。拿着地图,按照地图标示的方向走着,但始终还是迷路。好在,手机上有导航,最后跟着导航还是走了出迷宫。入夜的麦地那一改白日的喧嚣,安静,也伴随着昏暗,当中也多少带有一些不安的气氛。


我走到胜利广场(Place de la Victoire),其实这地方是突尼斯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所谓胜利广场,就是在此有一个凯旋门。一直往东,就是法国大街(Avenue de France)然后直通到著名的布尔吉巴大街(Avenue Habib Bourguiba)。


我不由得把布尔吉巴大街和贝鲁特Downtown对比,布尔吉巴大街从市容上看其实不及贝鲁特Downtown,可见布尔吉巴大街上的设施缺乏维护,缺少清洁,而且由于经济不好随处可见乞讨者。


见到来自西藏的诺日大哥后,愉快地吃了顿晚餐,回到达尔雅。此时,Moutez准备下班,夜晚将是由约瑟夫(Yousef)值班。与约瑟夫寒暄一番后,回房间休息,结束了愉快地一天。


突尼斯市,迦太基(Cathage)

第一晚睡得比较早,醒得也很早,是因为时差的关系。按照原先的设想,头几天不想太过于奔波,于是决定去迦太基和西迪布赛(蓝白小镇)。由于前一晚已经有了独自走出麦地那的经验,第二天,依旧是借着导航,走出了迷宫。白天的麦地那热闹非凡,在小巷里也不时见到行人来往。与一年前一样,我在拍照,人们热情地向我打招呼,只不过在突尼斯,更多人以为我是日本人,见面都说“kong ni qi wa”。当然,我也会很热情地告诉他们,我是中国人。在突尼斯,也少不了会有人主动过来请求合照。


P12

P13

P14

一开始这小女孩好害羞,是她同学告诉我想要一起合照,之后就有了这两张照片(P12-14)


走出麦地那,沿着布尔吉巴大街一直走,经过钟楼,再继续往前走几百米,就到了轻轨站(TGM)。只要能走到胜利广场,走去轻轨站就不是问题,一条直路,不需要绕。


到了TGM,有会说英语的工作人员,所以很容易就买好票,可上了车后,问题来了。除了蓝白小镇(Sidi Bou Said)是单独车站外,前面几个车站都是迦太基(Cathage)开头的,还真不知道从哪个站下。在车上问了问当地人,每人给出的答案都不同。在犹豫之下,还是下了车,但下了车后又被告知下错了站。我只能把LP翻出来看,其实发现就在附近,所以就想先步行找找看。


P15

P16

迷途中的街景(P15-16)


问题来了,我已经看到了古迹,但是就找不到入口,这可是郁闷的。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拦了辆德士就走。可德士司机英语水平有限,我只能拿出地图点了出来,可最终把我带到的是一家腓尼基餐厅,确实隔壁也是有处古迹,但无入口。下了车,只能够凭感觉走。


走到一座别墅前的大草坪,开始迷茫,看到一个大伯在草地上做运动,看着像是园丁,我也不抱什么希望走过去,想问路。可就是不抱希望的时候,他却真的帮了我,出乎意外,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并给我指点,原来在我这隔壁的就是古罗马剧场,再往前走就是安东尼浴场,他建议我先去安东尼浴场,因为在那可以买到通票。我连忙感谢他,径直往安东尼浴场的方向走去,距离也就五六百米。


找到了安东尼浴场,买了通票,准备进入,遇到一个当地导游,便聊了起来。这是个挂牌的导游,而并非那些在路上跟你搭讪带你去这去那后向你讨钱那种。这个导游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伯,见我是中国人,也在谈他对中国的认识。确实,他了解的东西很多,包括中国当代经历过哪些领导人,香港什么时候被占领,什么时候回归等都清楚,我们聊得也欢。不过,我想,我只是来闲逛,发发呆,也不是来考古,暂时没必要雇一个导游。最终,还是婉拒了他的邀请进入安东尼浴场。


与一年前的一样,也是一个国家的标志性景点,可当我进去的时候,并没见一个游客,见到的人也只是一些导游和工作人员。

安东尼浴场(The Antonine Baths)

虽然,此地当年是迦太基的领土,可是第三次布匿战争后,罗马军队把迦太基夷为平地,所以已经难见迦太基的踪迹,反而到处能见到的是古罗马建筑。


P17

P18


历史的情节不需要赘述,各种渠道能找到讯息。只是此时,我更多的是想起来一年前的比布鲁斯,也同样是腓尼基遗址,腓尼基建立的第一个城市,而此地则是腓尼基人建立的第一个国家——迦太基。

古罗马剧场(The Theatre)

古罗马剧场应该是离安东尼浴池最近的古迹。也许由于游客稀少的原因,以至于我走到门口并站了有段时间后,才有工作人员来检票。于是走到剧场最高处,发了发呆。


在最早期,剧场是公元二世纪建造,但之后又经过多次摧毁。现在看到的剧场,很明显是翻新过得,而且也逐渐没有了古迹的感觉,但依然保持着规模。如今,迦太基国际艺术节(Cathage international festival)就是在这里举办。


P19

P20

古罗马剧场(P19-20)


P21

P22P23

古罗马剧院门口的小猫(P21-23)

比尔萨山(The Byrsa)

时间其实也不早了,要去完迦太基遗迹所有的景点已经不现实,也只能去多一个地方。就比尔萨山吧,我还是比较喜欢去高的地方。事不宜迟,拦了辆德士,开往比尔萨山。比尔萨山是当年迦太基的中心,公元前二世纪已经建成,如今的迦太基博物馆也在此地,可是我来到山顶的时候已经5点,也不够时间去博物馆了。


站在山上,迦太基全景一览无遗。


P24

P25

P26P27

P28P29P30

圣路易斯教堂(P29-30)


五点半是比尔萨山关门的时间,我步行下山,沿着海边的方向走去,因为凭感觉,轻轨站就在那。在路上,恰好是学生放学时间,学生们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当然也是少不了合照了。在突尼斯,给我印象最好的就是这些穿着校服的学生了,他们总是那么的热情,而且有礼貌,而且总能够提供必要的帮助。即使是现在,我们偶尔也会在脸书上互动。


P31

P32


回到突尼斯市已经天黑了,联系上了李涵,也就是约好一起去沙漠的伙伴,恰好她们三个女生同行也是住在达尔雅。就在布尔吉巴大街走着的时候,依旧遇到一个年轻人来搭讪,似乎昨天的教训还不够深刻,最后还是“上当"了,不过还好,也就十第纳尔。看来突尼斯的经济状况真的不好,平时很难遇到能说流利英文的人,但遇到的,却是以这样的方式来谋生,不禁让人唏嘘。


在布尔吉巴大街上找了家露天餐厅,四个人吃了顿晚餐,回到达尔雅,约瑟夫见我们一起回来,热情地招待。


突尼斯市,西迪布赛(Sidi Bousaid蓝白小镇)


旅途的第三天,以放松为主,毕竟接下来就是要往南部区,沙漠、隔壁的生活,条件肯定也没像现在这么好了。


迷失在麦地那

睡到自然醒,吃了早餐,在麦地那闲逛,只带了一些硬币和菲林相机。直到现在,我依旧很怀念在那石板路上漫步的日子,很轻松,并没有之前人们说的那种不安全因素。相反,我反而很享受在麦地那里面迷失的时刻,也许前面的转角就有新奇的事或物。


P33

P34

P35

P36

P37

P38

P39

P40

P41

P42

很喜欢猫咪能自在生活的地方(P39-42)


P43

P44

P45

P46

P47

P48

P49

P50

这是突尼斯特有的Cafe(P50)


P51

P52

Zitouna Mosque外(P51-52)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走到卡斯巴广场(Place de la Kasbah)附近,随便叫了个卷吃。这家店的老板也是非常热情,走过来很热情地聊天,中国留给他很好地印象,他去过杭州、上海,还留着当地客户的名片。这家店子的卷,价格也公道,一块半至两块第纳尔就足够吃饱。


P53

别小看这家店,排的队可长了,路名是Rue de la Kasbah(P53)


午餐后,继续闲逛,于是又有人搭讪了。其实我早有所准备,所以这次出来,我只把一些闲置的硬币带出来。此人称自己是某个清真寺的工作人员,说要带我去一个古老的建筑,我便随着去。然后像我介绍了鄂图曼清真寺和阿拉伯清真寺的区别,区别在于宣礼塔数量的不同,通常看到有六个宣礼塔的就是鄂图曼清真寺。当然,这个是否正确得专业人员去考究。他一边讲,我一边拍照,这里也确实是俯视麦地那的不错的角度。


P54

据说是某个皇帝的床,不过我也是听听就算了(P54)


P55

P56

这就是突尼斯市最古老的清真寺Zitouna Mosque,后来发现维基百科上面用的图片也是这角度(P55-56)


拍好照,这个所谓的“在清真寺工作的人员”,终于向我索取小费了。我掂了掂口袋的硬币,对他说我就只剩下这些了。他看似有点生气又无可奈何,拿了钱就走。我也没理论太多,因为这是意料之内的事情。也是时候回达尔雅了,带齐东西去蓝白小镇。


P57

回达尔雅路上遇到一打铁匠,看到相机示意为他拍照(P57)


突尼斯城区

下午的突尼斯城区比较热闹,从胜利广场,到圣·文森特天主教堂(Cathedral of St. Vincent de Paul),路上的行人明显比上午要多。


P58

P59

P60

胜利广场-凯旋门(P58-60)


P61

P62

圣·文森特天主教堂(Cathedral of St. Vincent de Paul)(P61-62)


P63

P64

钟楼,当地人称之为Baby Bang(P64)


西迪布赛(蓝白小镇)

又来到TGM,买票到西迪布赛站(Sidi Bou Said),不用半小时就到了。西迪布赛站也是蓝白为主色调,看着很舒服。


P65

P66


出了站,其实也不用多看地图,只需要跟着人去就好了。在突尼斯去了这么多地方,这蓝白小镇应该是游客最多的地方了。虽是人比其他地方多,但这并不拥挤,反而在蓝白的色调下,走在石板阶梯上,感觉格外轻松自在,每一个转角都是美的。


P67

P68

P69


沿着石板路往上走,路边有很多小贩,各种纪念品,如其他景区一样。当然,也有一些狡猾的商人,比如养鹰人。走着走着,遇到面前一个养鹰人,肩膀举着一只鹰,见我走来,热情地招呼问候便随手把鹰放在我肩上。我也猜到他要做什么,无非就是拍照然后讨小费。果然,他想要拿我的手机来拍照。可是我当时正开着导航,因为想去找李涵她们,所以我就躲过了。没多久,又碰到一个养鹰人,类似的情节,只不过当时我脖子上还真挂着相机,他也想要直接拿过相机来拍照。可惜的是,那台是菲林相机,估计他也不懂操作,所以,又躲过一次。后来听李涵说,她遇到的养鹰人,直接想她索取三十第纳尔的小费,当然,强硬之下一样是躲过了。


不用多久的功夫就走到了山顶,是著名的露天cafe,叫Cafe Sidi Chabaane,刚好,在cafe的门口遇到李涵的同伴,也是凑巧,就直接一起坐下来享受地中海边的下午茶。风好大,云也厚了,是下雨的前奏。


P70

P71

P72

P73

P74

P75

自拍一张(P75)


风越来越大,下山去找地方吃晚饭,餐厅名字倒是不记得了,四个人点了火鸡、鱼,价格比突尼斯市区要贵,但也是在能接受的范围内。天色渐黑,乌云密布,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P76

暴雨前的天色,别有一番景致(P76)

P77

餐厅的小猫很像广州家里的小起(P77)


饭后冒雨到TGM车站,回到市区也不晚。回到达尔雅,和Yousef和Moutez畅谈一番。我们很聊得来,加上我们几个的专业都是经济类,我们彼此在分享各自国家的一些实事,当然,和突尼斯年轻人聊天也通常会聊到那场著名的茉莉花革命(包括有次打车,年轻的德士司机也谈起;和前一天晚上那位所谓的年轻“导游”,也谈起),他们都是一个态度,自由了,但付出了经济的代价,但没有人觉得是好的。所以,这也不禁让我们想到,所以得民主是否真的那么重要。当然,在游记里话题就不扯远了,在长叹后结束了休闲的一天。


一路往南,带不走的那片撒哈拉

长途列车,托泽尔(Tozeur)

一早起床,吃过早餐,每天如此。在突尼斯的几天,早餐是最享受的,虽然是千遍一律的法棍、椰枣酱、牛奶、咖啡、鸡蛋,但却很棒,因为经常中午在外会缺餐。收拾好行李,跟约瑟夫短暂告别后,离开达尔雅。


背着15公斤重的行李也不容易,在走两公里路,也喘气。好在,去到火车站的时间刚好,来得及买火车票,于是选择了一等座,27.5第纳尔,买的是突尼斯市到杜兹的班车。突尼斯火车经常晚点的故事之前也是有听说过,不过这次也不算太离谱,也就半个小时吧。


在火车上,是枯燥的,毕竟八个小时的车程。刚上车,首先是准备好干粮,买了一大支水喝一筒类似奥利奥的饼干,在火车上就靠它们了。沿途的风景,从地中海,城镇到戈壁和荒漠。列车上的乘客,上车、下车,身边坐的人,有能聊上一两句的,也有沉默不语的。我的手机也是不时会调至飞行模式,因为在荒漠地区,时常没有信号,目的是为了省电。这段时间,也是正好适合一个人发呆的。


P78

P79

P80

其实八个小时也不是特别难熬,很快就天黑了,大约在7点半的时候,就到了托泽尔。李涵一行是和我在托泽尔同住一个酒店,但他们时间较赶,所以是直接乘飞机了。我尝试联系她们,但电话不通,估计是飞机晚点了。


出火车站打了辆德士去到酒店(Residence Tozeur Elmadina),其实也是一个阿拉伯庭院。一个老人非常热情地迎接我,帮忙提行李,然后拿着订单给我看,确实没错。不一会,酒店的老板来了,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我们攀谈起来。


老板是一位大学教授,她女儿在德国做工程师。像所有突尼斯人问的一样,对突尼斯有什么感觉,但这次我的回答和之前的有点不同:所有一切都好,就是有时候有些所谓的导游,过来套近乎,最后要钱,这点我很讨厌。他解释道,因为突尼斯人民现在比较困难,尤其在革命后,还有今年的恐袭之后,经济不好,很多人丢了工作。但我说,赚钱可以,只要一开始谈好价格,大家都愿意的情况下就没问题。当然,我们没有在这问题上纠缠很久。从交谈中可见,这位老板很感谢我们,在国家困难的时候来旅游,对他们是一种支持,也希望我们把这里的所见带回国内,以吸引更多人来突尼斯旅游,帮助他们国家。其实在整趟旅行中,有这样思想高度的突尼斯人很多。


此时,他问我需不需要吃的,可以叫老人帮忙去买,总费用十五第纳尔。其实价格有点贵,但这是能接受的范围。老板补充一句,这是一位七十岁的老人,如果不介意可以互相帮助一下。说得也在理,我欣然接受了。只要所有的事情一开始说明白,我其实都能接受,很多时候其实不是钱的问题,只是对对方的做法是否认可的问题。


不用多久,我的晚餐送来了,鸡肉、薯条、蔬菜、水果,应有尽有,这是一顿很满足的晚餐。老人坐一旁,虽然我们语言上不能沟通,但我可以感觉到他的热心和诚意。饭后,老人带我到露台上,可以一览整个托泽尔小镇的夜景。


李涵一行来了,果然是航班延误。在这小镇上,比较安逸,晚上也没到处跑,就在这阿拉伯庭院里休闲着,因为都意识到,第二天就没这么好的条件,取而代之的是在沙漠露营。


趁不晚,我也趁机打电话给旅行社(LIBRE ESPACE VOYAGES)的客户经理Danielle,确定下第二天出发的时间。虽然至此至终都没见过Danielle,但是从每次沟通中,我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这个确实不容易。包括这次整个沙漠行程,也多得她的建议和线路设计。当然,这个得益于LP的信息,因为在国内各大论坛上没有LIBRE ESPACE VOYAGES的信息。沙漠地区的这几天,就开始由独行变为团队行了,毕竟在沙漠地区的包车费用确实不低。


P81

托泽尔夜景(P81)


第二天,早餐过后,收拾好行李,在Residence Tozeur Elmadina拍下几张照片就匆忙启程了。虽然在Residence Tozeur Elmadina只是度过了短短的一晚,但是给我印象却非常好,非常善意的人。可惜的是,在托泽尔停留太短,只是一个过客。


P82

P83

P84


沙漠绿洲——舍比凯(Chebika)、米德斯(Mides)、达玫赫扎(Tamerza)

原本计划打算是先乘搭红蜥蜴列车游览阿特拉斯山脉,但红蜥蜴列车当天不营运。不过当初Danielle已经有个备选方案了,就是如标题的舍比凯、米德斯和达枚赫扎

,都是在阿特拉斯山脉上的绿洲。


一路上,一片荒漠的景色,加上远处延绵的山脉,格外壮观。


P85

路边一队骆驼(P85)

舍比凯(Chebika)

车辆驶入一片椰枣林,边到了舍比凯。在舍比凯是要雇导游的,游览整个舍比凯的导游费为10第纳尔,当然,这是拿牌照的导游。


一路上,导游给我们介绍舍比凯的来历,据说这里曾经是古罗马的哨站,后来变为柏柏尔人的聚居地,但在1969年已经被一场暴雨给毁了。在这里,和接下来的达枚赫扎,是整个旅途中仅有遇到中国旅行团的地方。


P86

穿过一片椰枣林,便是舍比凯(P86)

P87

P88

P89

P90

P91

P92


隐秘在山中,有一处水潭,清澈无比(P92)


米德斯(Mides)

米德斯是另一处绿洲,离舍比凯不远,和下一个景点达玫赫扎一样,都是阿特拉斯山脉特有的峡谷地貌。这里离阿尔及利亚关口很近,只有6公里。


P93

P94


达玫赫扎(Tamerza)

达枚赫扎绿洲距离米德斯约六公里,是电影《英国病人》的拍摄地,不过这部电影我没看过。这绿洲给人感觉是人烟稀少,估计游人也不多。但是,从景色来说,可谓壮观。


P95

P96

往达枚赫扎的路上(P95-96)


P97

P98

P99

大峡谷(P98-99)


结束了达枚赫扎的参观后,司机把我们一行带到一个家庭中吃午饭,当然不是免费午餐了,不过价格也合理,而且食物也很丰富。午餐结束,往杜兹(Douz)方向驶去,穿越杰里德盐湖(Chott El Jerid)。


杰里德盐湖(Chott El Jerid)

一路上,道路两旁的景色,从黄色逐渐变为白色,直至白色一片,人迹罕至,很壮观。这里是世界上第三大盐湖,杰里德盐湖。据说在雨后的杰里德盐湖,可以看见海市蜃楼,可以当天正是晴天,所以与海市辰楼无缘了。不过也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大的盐湖,真令人兴奋。


P100

P101

P102

P103

P104

P105

盐湖景观(P100-105)


杜兹(Douz)、撒哈拉露营

道路两旁的景色,从白逐渐变回黄色,也逐渐看见一些人气,我们来到了杜兹。杜兹,其实是一座沙漠中的小城,被称为“Gateway to Sahara”,通往撒哈拉之门。


到了Douz后,先到LIBRE ESPACE VOYAGES的办事处放下行李,付了当天的所有费用,做好进入沙漠前的准备。


换好衣服,戴好头巾,我们来到了起点,面向的是一望无垠的沙漠。由于预算有限,我们选择的是骑骆驼的方式进入撒哈拉沙漠,从起点到露营点,大约两个小时骆驼路程,算是进入撒哈拉腹地了。这是我第一次骑骆驼,是一次新鲜的体验,但可不轻松,颠簸,固定姿势可不容易,不过作为一次体验,是旅行的一部分。一路走来,风沙不小,也明白头巾的重要性。撒哈拉中的是面粉沙,非常非常细。


P106

骆驼人阿瑟丁(Ezzdine)和穆罕默德(Muhammad)(P106)

P107

P108

P109

P110


我们一行在日落前赶到驻地,其实就是两个沙丘中间,选择这里也许是可以挡挡风沙。于是,阿瑟丁和穆罕默德安置好骆驼,然后我们一块开始搭帐篷。


P111

P112

P113

P114

P115

P116

P117

P118


从新上大漠日落黄昏,到入夜,也是转眼的功夫。穆罕默德和阿瑟丁唱起阿拉伯游牧歌,边准备着晚餐,我们也帮忙点起篝火。这次野炊,吃的是最正宗的突尼斯餐——古斯古斯(Couscous)。我对吃一直不讲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吃饭讲究的是快和简单,所以直到这一天,才吃到突尼斯最传统的美食。虽然伴着风沙,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沙子,但这一顿,是来了突尼斯后,觉得最美味的一顿,饭后一杯薄荷茶更是香。


饭后,穆罕默德边唱边跳起舞来,阿瑟丁在也打起鼓伴奏,我们也被邀请到一块,载歌载舞。沙漠虽然冷,但随着舞,也温暖起来,美丽的撒哈拉。


曾经多次出现在想象画面里的撒哈拉,今夜正要在此一宿,感觉似梦幻,也圆了一梦。记得曾经有个企业家说过一句话,一年中,有三件事:登一次高山,看一次海,或走一趟沙漠,必须做一件。只有这三件事,才能开阔胸怀,告别迷惘。


P119

P120

P121

月亮升起(P121)


在沙漠里,睡的是睡袋,虽然是辛苦,但还是很快就入睡了。


迷迷糊糊中,天亮了,清晨的沙漠,在朝阳的照射下,很美。


P122

P123

P124

P125

P126


收拾好帐篷,再次骑上骆驼,将要走出这片沙漠。虽然在沙漠呆的时间不长,但却很美好,穆罕默德和阿瑟丁对客人十分照顾,可见作为撒哈拉主人的他们,誓要把撒哈拉的美好都带给我们。


同样是两个小时的路程,走出了这片沙漠,当然,对撒哈拉,对穆罕默德和阿瑟丁是带有不舍之情,也有感激。回到LIBRE ESPACE VOYAGES的办公室,拿行李,顺便也包了车去马特马他(Matmata)和泰塔温的Chenini(Chenini, Tataouine)的车,毕竟已经享受过他们的服务,而且评价不错,当然,价格也公道。就这样,我们将要和杜兹说再见了……


马特马他(Matmata)

继续一路的黄土风光和延绵的山脉,大约在中午时分,就抵达了马特马他。天色异常地好,景色很美。


P127

P128

P129

在这户人家休息片刻,喝一杯薄荷茶确实解乏(P129)


我们在一户柏柏尔家庭中停下,参观和午饭。午饭价格是十第纳尔,我们感觉很划算,毕竟也足够四个人的分量,可午饭后,我们的司机说道,参观也要十第纳尔。虽然心里有点不悦,但还是接受,毕竟也不多。但后来我们也亲眼目睹,司机从这户家庭里收取了十第纳尔的好处费,这水也够深。不过也不难理解,在这个以旅游为重心,而又受双从打击的国家来说,所有的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P130

P131

P132

P133

P134

P135

柏柏尔人洞穴屋(P130-135)


参观完这家庭后,来到《星球大战》其中一个拍摄地,不过也就是到此一游,我本人也不是《星战》迷,所以,这景点对我来说也是个鸡肋了。


P136

P137

P138

P139


泰塔温(Tataouine)

继续赶路,一路走走停停,途中路过一处观景台,也确实是欣赏山脉风光的好角度,当时有人这此处叫骆驼峰,最后我也没去考究,毕竟据我了解,骆驼峰是在撒哈拉沙漠里,位置上应该更接近杜兹,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景色。


P140

P141

P142


继续赶路,目标是泰塔温南部的柏柏尔古村落遗址——Chenini。到达Chenini的时候已经是下午,Chenini只有一家酒店,也是洞穴酒店——Kenza,所以司机也直接把我们带来了Kenza。Kenza在一座山上,当然,上山有阶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阿里在山下迎接我们,很热情地帮女生们提行李。


在Kenza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个热水澡,感觉非常满足,毕竟,前一天在沙漠也没能洗澡。阿里一直在等我们,想要带我们熟悉一下整个Chenini,可是女生们都累了所以推辞,阿里显得不悦,他在这里等了我们这么久。不过,我还是有精力去转一转,阿里也很乐意做我向导,所以我就随着去了。


跟着阿里围绕着废弃的古村落绕一圈,也在他口中了解这里的历史。Chenini在柏柏尔语中,是沙漠之门之意,距今已经有一千年的历史。由于干燥、夏天炎热及冬天寒冷的气候,柏柏尔人才建成了现在看到的洞穴屋,这种特殊的结构,是的洞穴内冬暖夏凉。但是撒哈拉地区的气候实在恶劣,经常干旱,所以这个古村落已经逐渐废弃,目前也只有一千多人。当然,村民在泰塔温西部也建立了一个新的Chenini,所以我们在地图上可以看到有两个Chenini,但很多村民都在新村,也很多年轻人去了大城市,像加贝斯(Gabes),斯法克斯(Sfax),苏塞(Sousse)和首都突尼斯市这些大城市,这点跟国内很像。于是,我便好奇地问阿里:“为什么你还留在这呢?”“如果每个人都走了,就没有人会在这村落里,这里就不会有人,我不想让这个结局发生。”阿里很朴实的回答,却一下子把我触动了一下,这是人类最真挚的乡土之情,不分国界。


天色渐黑,我跟阿里告别,也付给他二十第纳尔的向导费。当然,在一开始,我已经问他应该给多少费用,他说,有的人给十块,有的二十,有的五十,在乎每个人地实际经济情况,和每个人的满意度。当我付给他的时候,他反问我,对这次向导是否满意,在这里是不是开心,是不是真的愿意支付给他这二十第纳尔,我回答是,因为触动了。阿里很高兴地收下,并说,今晚他和他家人都会为我们祈祷,我十分感谢,于是,他回家了,我也回到房间。


P143

P144

黄昏中的Chenini(P143-144)


回到房间,休息片刻,李涵她们也休息好了,便一起去晚饭。Kenza的餐厅也是在洞穴里面,在Kenza见到阿里在厨房帮忙,见到我们一行热情地给我们打招呼。晚饭时间是8点,晚餐继续是古斯古斯,不过也正合我口味。饭后,借用餐厅的wifi,查一下第二天的交通方式(往苏塞)。


第二天起得很早,还没到早餐时间,正好天色很美、很蓝,便到处走走,拍拍照。


P145

P146

P147

这白色清真寺格外引人注目(P146-147)


P148

P149

据说此地也是《星球大战》其中一个拍摄地(P149)


P150

P151


早餐过后,回到房间收拾行李,有个中年人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然后说着流利的英语自我介绍,原来他是Kenza的主人——穆罕默德。他对于我们的到来十分高兴,因为现在游客很少,以往每天都有一两百游客来这里,但现在每天只有零星五六个游客,更何况是住的了。他介绍说,他是这村里出的第一个牙医,在泰塔温和斯法克斯都有诊所,后来回到村里建了这个洞穴酒店,目的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柏柏尔人文化和感受这里的气息。他还说,这里曾经有个日本人常住,是在这里了解和学习种植橄榄。我并没有觉得什么稀奇,在突尼斯走到很多地方都有人和我用日文打招呼,也能料到确实有很多日本人在这常住过。而且,这样的日本人不少见,曾经在仰光偶遇的梅本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个。随后,在穆罕默德的邀请下,我们也在酒店的留言本上留言。


从Chenini到泰塔温是个问题,毕竟这天刚好是周末。按照之前阿里的说法,从Chenini到泰塔温的交通方式,通常是骑驴,所以我们也做好骑驴的准备。不料,穆罕默德提出,他可以载我们到泰塔温,我们感到十分欣喜。一路上,穆罕默德有说有笑,看得出他对我们的到来真的感到非常欢迎和喜悦。到了泰塔温,他又热情地带我们去小食店和水果店,并塞了一堆水果给我们,我们想要付钱,他却推搪说,我们是客人,这是请我们的。对此,我们非常感激,所以也答应他,把这里的见闻分享给大家。


P152

与穆罕默德合照(P152)


我们来到泰塔温车站,与穆罕默德告别。李涵一行前往的是杰尔巴岛,而我的下一目的地是苏塞,所以我又开始了独行。总的来说,在南部,给人最深的感觉,就是人们比较淳朴、热情,无论是在托泽尔Residence Tozeur Elmadina遇到的那位老人、老板,还是带我们进入沙漠的穆罕默德、阿瑟丁,还是Chenini的阿里,Kenza主人穆罕默德,都留给我深刻的印象,虽然以后也不一定有机会能再见面。


这个车站是中巴车站,在突尼斯叫louage,要注意的是,要用法语来发音,要不然当地人听不懂。这种车辆很容易认,其实就是白色面包车,根据不同的城市便在车身有不同颜色的间条。通常这种车子是满人就开车,在突尼斯市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应该是除了飞机最快的交通方式,而且几乎可以去到所有城镇。


随着车开,整个突尼斯南部之旅,撒哈拉之旅就告一段落了。


苏塞(Sousse)、杰姆竞技场(El Jem)、凯鲁万(Kairouan)

乘车一直北上,从泰塔温到苏塞没有直达的车,要在加贝斯转车。一路上,偶尔会堵车,也偶尔遇到查车点,并逐个乘客检查证件。每当警察查到我护照的时候,都会带着微笑说:“Welcome to Tunisia。”约摸三个小时,也就是大概4点钟,到了加贝斯,原计划是从加贝斯坐火车,但此时赶去火车站不一定能赶得上,正在徘徊的时候,同车的一个大哥直接把我带去了往苏塞的Louage上,我也连忙道谢,虽然舒适度不急火车,但Louage的速度会更快。


加贝斯在突尼斯算是个大城市,很快车就坐满,开车。从加贝斯到苏塞大约4小时,中间有个服务区供乘客休息和吃饭,但我在加贝斯车站吃了个菜卷所以也没有再吃,到时又买了瓶水,十月这天气也是很干燥,补水很重要。


大约在八点多,终于到了苏塞。打车前往已经预定的酒店达尔巴兹(Dar Baaziz),德士司机很热情,一上车就一句“Welcome to Sousse”,总的来说,给我感觉是,在突尼斯有正职的人都很珍惜自己的工作,很用心对待自己的工作,并且对游客有着一种感恩之心。


达尔巴兹在苏塞麦地那里,和突尼斯城的麦地那一样,路也是如同迷宫,但也没有突尼斯城麦地那大,司机问了两次路,就找到了。很负责人的司机,也没有多收费,就按打表的费用,不过我也直接给了五第纳尔的硬币,就不需要找零了,毕竟有时候对服务感到满意,钱也是身外物。


达尔巴兹如同达尔雅一样,也是阿拉伯典型的庭院,据介绍,也是一栋超过两百年的古建筑,而这里的主人,也就是开门接待我们的巴兹先生(Mr. Baaziz)。不过达尔巴兹的定位是酒店,所以价格也比达尔雅高不少,一晚则要五十欧元,而我的计划是在这里住上两晚,以苏塞为中心,方便去往杰姆竞技场和凯鲁万。我跟巴兹先生没有太多的对话,毕竟语言不通,巴兹先生几乎不会讲英语,而我的法语水平也仅限于几个单词。


来到房间,稍作休息,没多久就把巴兹先生送来的果盘吃光了。在这个庭院里绕了一圈,于是听到隔壁房间有人在用英语对话,而且一定是来自英语国家的游客,我突然感觉已经好久没听到这样流利的英语,顿时感觉有亲切感。我走过去敲门,是一个中年白人开门,在他身后的应该是它妻子。我连忙自我介绍,对方也很热情,毕竟我们都是这庭院仅有的客人。原来这对夫妇是新西兰人,当然也是游客,简单给我介绍了一下这个庭院和苏塞这个城市,也和我分享了哪些地方值得去的,当然,这包括了苏塞博物馆(Sousse Archaeological Museum),而我也把前两天在撒哈拉的经历分享给他们,他们也正有意要去。


跟这对新西兰夫妇寒暄几句后,我便去洗澡、洗衣服,在沙漠地区的几天,也留了很多衣服没洗,趁这两天休整把衣服都给洗了。全部事情做完,舒服地躺在天台上的吊床,翻一翻LP,看在苏塞哪里值得去,也顺便研究一下去杰姆竞技场的路线。


苏塞博物馆(Sousse Archaeological Museum)

第二天早餐过后,我便往苏塞博物馆走去。苏塞博物馆很容易走,毕竟这是城市的地标,也就是在苏塞加斯巴(Kasbah of Sousse)上,灯塔的探射灯在晚上很容易辨认。


苏塞加斯巴建于公元11世纪,而苏塞博物馆在1951年建成,后来经过大翻修,现在是突尼斯第二大博物馆,第一大是著名的巴尔多国家博物馆。苏塞博物馆也是鲜有游客,不过还是看到有参观的人群:一个旅行团和学生组织。整个苏塞博物馆和加斯巴很和谐地融合起来,既能感到历史的沉淀,也能感到现代化。博物馆里,从迦太基时代到罗马时代等的文物都有展现,就不详细说了,毕竟网络的资源会更多。


P153

P154

P155

P156

P157

P158

从城墙上俯瞰苏塞老城(P157-158)


P159


从博物馆出来,随便找了地方午饭,简单休息一下就准备去杰姆。


P160


杰姆竞技场(El Jem)

去杰姆竞技场最方便的交通方式就是Louage。根据LP的信息,Louage站就在长途车站旁边,可找到了长途汽车站却绕了一圈也找不到Louage站。烈日当空,也懒得继续找,也干脆拦了辆德士直接去车站,其实这是一个愚蠢的决定,毕竟走了近两公里路才打德士,倒不如一开始就这样做,不过这是旅行的一部分。还好的是,在突尼斯的德士费真的是便宜,市区内基本也就两三第纳尔。


很快,找到了Louage,去杰姆的人也不少,所以也用不了多久就人满开车了。苏塞离杰姆不远,也就一个小时车程,这也是为什么选择在苏塞过夜的原因。毫无疑问,杰姆的标志性建筑就是杰姆竞技场,毕竟是世界上第三大竞技场。建筑雄伟无比,在高速公路上远远地就能看见这庞大的建筑。所以,到站后,要去到目的地很简单,这个建筑估计在整个城市都能看见,只需沿着方向走就能去到了。


走到竞技场外围,时间还早,也就四点,在Cafe先喝了杯薄荷茶。一个亚洲人,也比较容易引人注目,两个当地学生很快就邀请我一起同坐喝下午茶,不过限于语言沟通,也没能聊得到什么。等到日头没那么烈的时候,我就买票进入竞技场。


真不愧是世界上第三大罗马竞技场,据说能容纳35000名观众,亲临此地,感觉比想象中的还要大。虽然这座竞技场,曾经也因为战争被摧毁,部分石头被搬运至凯鲁万用于建大清真寺。


我走进场内,先坐在观众席上,恰好隔壁是一位波兰来的作家,过来采风。寒暄了几句后,他继续参观,而我则是选择先发发呆。


P161

自拍(P161)


P162

P163

P164

P165

整个杰姆城一览无遗(P165)


反正这两天是休闲的,也不急,于是我登上竞技场的顶楼,视野很开阔。我偶遇拍拍照,偶尔又发发呆,一晃就是一个下午。黄昏,日落很美,阳光照射在土黄色的罗马建筑上闪烁着金光。


P166

P167


奈何休闲的时光也过得快,太阳下山后很快入夜,我也被迫要离开。走到大门,发现已经锁上,不过还好工作人员很热心地为我开门。是的,我是杰姆竞技场于2015年10月6日的最后一名离开的游客。


也许时间不对,恰好赶上穆斯林的礼拜时间,所以也等不到德士。我只好快步走到Louage车站,可是车站一片漆黑,很明显已经没有任何的班车。末班车错过了,也正在惆怅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走到马路对面的士多店,想寻求帮助,可是和店主却语言不通。正在最无助的时候,三个年轻人来到商店,能说一些英语,他们得知我要回苏塞,边说应该还有火车。于是我问火车站的方向,他们便热情地提出,可以载我到火车站。于是,等他们买好东西后,我便上了他们的车前往火车站,也就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就到了。我真的非常感谢,在最无助的时候遇到帮助,这也是旅行的一部分。我总是说,人不可能总是吃亏,也总会有占到便宜的时候;就像旅行,也不总会被骗,也会有遇到好人的时候。而我总相信,好人还是会占多数的。


回到苏塞,随着导航回到麦地那,很近,从火车站到麦地那也就一公里多一点。晚饭很随意,找个店子买了个卷回旅店。这一晚,在达尔巴兹就真的只剩下我一个游客了。


凯鲁万(Kairouan)

这一天,正常时间起床,早饭。根据一天前与巴兹先生商量好,先退房,把行李寄存在达尔巴兹,从凯鲁万转一圈回来后再取行李。出麦地那后,直接打车前往Louage车站,也不用等多久,就开车了。从苏塞到凯鲁万也就一个半小时,在看到宏伟的城墙,也就是麦地那,就可以示意下车了。凯鲁万是伊斯兰圣城,紧随麦加、麦地那和耶路撒冷之后,每年吸引着无数信徒前来朝拜,同时也有去凯鲁万朝觐其次相当于去一次麦加的说法。所以,为什么凯鲁万的大清真寺也就是凯鲁万的地标。


我的时间比较紧,所以只能够挑着地方去游览,在凯鲁万也就只能够是走马观花似的,虽然这也不是我想的。正因如此,我有了找导游的念头,这其实并不难,因为在突尼斯遍地都是“导游”。在大清真寺也一样,我买了门票后,没过多久,就有人来搭讪,他愿意为我做这几个小时的向导,他的名字叫沙巴尔。能看出,沙巴尔不是持证的导游,不过这在突尼斯是非常普遍的,他也和其他无证导游一样,也是在事后才结算。虽然我不太喜欢这样,但由于时间关系,我也没去争论,毕竟在这国家的旅游已经进入了尾声了。


在凯鲁万也确实是走马观花,去了大清真寺,几个特色的阿拉伯建筑,一个鄂图曼风格建筑,但具体名字我还真记不起来,也确实是走马观花。所以,凯鲁万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是,大清真寺很宏伟,而建造大清真寺的很多石头都是从一些废弃的罗马建筑中来的,其中就包括杰姆竞技场。凯鲁万的市集比较清静,和想象中的商贸重镇有点区别。


p168

P169

P170大清真寺(P168-170)


P171

大清真寺内(P171)


P172

大清真寺外,是先知的陵墓(P172)


P173

红衣男子是沙巴尔(P173)


P174

P175

P176

鄂图曼风格建筑(P174-176)


在凯鲁万也就是寥寥几个小时,打车到Louage站,马上赶回苏塞。


回到苏塞,立马赶往达尔巴兹,由于巴兹先生不在,根据事前说好的,留下钥匙,在留言本上写下留言,带着行李就离开了。在苏塞两天,说不上有什么很明显的印象,毕竟在苏塞的时间也不长,和巴兹先生交流的不多,反而在杰姆的经历倒是让我留下美好的记忆和印象。


重回突尼斯市

赶到火车站,拎着行李上了车。时间是在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正是通勤的时间,所以也站了也将近一个小时才有位置坐。天黑的时候,也到了突尼斯市。由于行李太多了,我也实很累,便厚着脸皮打了电话给达尔雅求助,这时候也正是Moutez当班的时候,我们约好在卡斯巴广场见,没多久Moutez就到了。好几天没见,我们见面先来了个击掌,然后就返回熟悉的达尔雅。


回到达尔雅,感到的是熟悉和亲切感,很舒服。这次我的房间在一楼,不过也同样如此,游客不多,我一个人睡了个三人房。不过,再次回来看到的游客比刚来的时候多了,Mountez也很打趣地说我把游客都吸引来了。


正好这天群里的Lily和羊驼也来了突尼斯市区,也恰好是个机会一起吃顿饭。在一起聊天中得知诺日大哥已经离开了突尼斯前往欧洲度假了,而羊驼也很不走运地在麦地那被抢了手机,所以后面两天也没有什么心情继续游玩,所以就在蓝白小镇散散心。出门必须要小心,而在麦地那,最好不要一直手上拿着手机,毕竟现在突尼斯失业率高治安也不好,尤其是在麦地那。


饭后回到达尔雅,又见到了约瑟夫,我们热情地向彼此问候和聊天,我跟他分享这几天一路上的经历,从撒哈拉到苏塞。这天,达尔雅的游客也确实多了,有来自德国的一对夫妇,有旅居法国的突尼斯鼓手,有来自意大利的历史研究学者和叫Adrian的西班牙人和另外两位西班牙中年人。有时候不禁感叹这个小世界,其中一位西班牙中年女士走过来和约瑟夫聊天时候,约瑟夫无意中发现这是他以前的邻居,约瑟夫兴奋地找出在家附近的照片,这位女士很清晰地在照片中找到自己曾经的家,他们便谈起家常来了。


哈马马特(Hammamet)

又迎来了一天的早晨,从出门的那天算起,已经是第十一天了,当然是在突尼斯的第十天。旅行的尾声,在于不让自己太累。而哈马马特又是一个成熟的旅游景点,海滩为主题,所以决定到这里也很合理。加上,收到李涵信息说也会来这里,正好也不会一个人那么无聊。


我是乘坐大巴前往哈马马特的,哈马马特在突尼斯市的南边,所以乘坐大巴是在突尼斯南部的车站(Southern Bus Station,法语:Gare Routière Sud)。买了车票,离开车时间还有半小时,在车站旁买了个吞拿鱼饼,可事实证明是后悔了,吃得太腻。再来了一杯牛油果香蕉汁,感觉好多了,午餐也就简简单单过了。上车,在车上睡着了,检票员很友好地喊我到站下车。下车地点离哈马马特麦地那约一公里,我也不急,慢慢走。我感觉还是有点腻,顺便在路旁的水果店买了些水果,直接坐在路旁的石椅上,吃完水果再慢慢走。


走到了麦地那,果然是个成熟旅游景点,虽然游客不多,但老城里都是卖纪念品的小商铺,店主看到有游客自然也不会放过,但我还是无心购物,继续在麦地那闲逛。哈马马特的麦地那很小,是来分钟就足够绕一圈了。事先,我也没有去找哈马马特有什么景点之类的,反正是休闲,也就想闲逛一下。走到海边的城墙边上,买了门票,便上了城墙。


在城墙上,俯瞰整个麦地那,看着地中海风光,真是一件乐事。


P177

P178

P179

P180

当国内正到处灰霾的时候,我在享受阳光白云(P177-180)


后来李涵也来了,我们便在海边的一个餐厅喝喝茶聊聊天,很快就到了黄昏时分——日落,天黑。


P181

后来发现很多介绍哈马马特的杂志都是在这角度拍摄(P181)


P182

P183

P184

P185

地中海日落盛景,这也是来突尼斯后第一次在地中海看日落,不禁想起一年前,几乎在同一天,和Adrian、Robert一起在贝鲁特吃着晚餐欣赏日落(P183-185)


You Are Beautiful

天全黑,李涵住在哈马马特新区,我则要返回突尼斯市,我们便告别。我去到Louage车站,车站只有寥寥几辆车,很容易找到回突尼斯市的车。


我见人没到齐,在车外点起支烟。车上走下一金发美女,蓬松的发型、精致的五官,职业装下也掩盖不住那玲珑的曲线,她向我走来,她也点起一支烟,转身背对着我,但向我靠来,身体几乎接触,也许也就差几厘米。我感觉一阵狂喜,她转身看了看我,用近乎是挑逗的眼神在跟我说话,我也看着她,装作淡定。"You speak English?"打破尴尬的是她,我也没想到她能说英语。"Yes."于是,我们聊了起来。原来在她还有个女性朋友在车上,她们原本是来哈马马特喝下午茶休闲,但因为她朋友与男朋友吵架,所以赌气,就自己来这乘车回突尼斯市,而她家也就在突尼斯市麦地那,我便说,这很方便,我们住得不远。我们聊得挺开心的,在车上,小小的面包车里,我坐在最后一排,她坐我正前方。车窗开着,时不时飘来她头发上的香味,我心中不禁地想起一首歌——You Are Beautiful。到了突尼斯市后,我和她一部德士回麦地那,我送她到家,我们也约好,找天大家有空的时候,我们可以去蓝白小镇或者哪里去一起晚饭或者和咖啡,她也欣然答应,也留下了电话。她叫Chaima,这个名字注定要在我心里停留上一段时间,虽然我也知道这也许不会太久。


回到达尔雅,打开WhatsApp,想要加Chaima,但搜索不到,估计她并没有开通。果然,没多久,她打电话过来,因为她不是用智能手机,所以没有用WhatsApp。这也难怪,智能手机在突尼斯也并不是特别普及。


此时已经八点多,也已经过了吃饭时间,不过还是得填下肚子。于是,我便在麦地那里面寻觅着。恰好,在达尔雅不远处找到一处埋阿拉伯煎饼的。语言不通是一个问题,但恰好此时有个法国人也在,他顺便用英语给我做了翻译,我也很快得到我想要的食物。小店的老板还加多一句说,他卖给中国人和法国人是跟突尼斯人一个价钱,但如果是卖给美国人的话就会卖得贵。不知是否真假,但其中也包含了一些意思。


再次回到达尔雅,遇到前一天打过招呼的西班牙人,他正和一个意大利人准备出去喝东西,因为意大利人的两个朋友也来了突尼斯,他顺便也便邀请了我,我便边吃边走了。这位西班牙朋友也叫Adrian,他来自瓦伦西亚,看来我和叫Adrian的人还是比较有缘的(我马上在WhatsApp告诉荷兰的Adrian说我又认识了一个Adrian,他大笑说他是唯一的一个)。在胜利广场,我们也找到另外两名意大利女生,她们都是来突尼斯留学,也正好是刚来。就这样,我们就一行五个人便到布尔吉巴大街上的酒吧喝啤酒去了。甚欢,可惜的是,我确忘记了这几个意大利朋友的名字和没有来得及留下联系方式。


杜加遗址(Dougga)

来突尼斯前就想去杜加了,毕竟这是古罗马时代的一座古城。在突尼斯的日子也一天一天地过去,查看了一下杜加的天气预报,正好没有下雨,我便没有多想,享用完早餐后便启程。


我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就去到了南部车站,可是这里并没有去杜加的班车,包括Louage也没有。匆忙之下,只能问工作人员寻求帮助,原来是来错了车站,我应该去的是北部车站(Northern Bus Station,法语:Gare Routière Nord,南部车站的班车是去往东部和南部,北部车站的班车则是去往西部和北部)。我急忙拦了辆德士,驶往北部车站,乘坐去往Le Kef的Louage(长途汽车站外便是Louage车站)。司机见我是外国人,也会多问一句是不是去杜加,因为杜加也就是在去往Le Kef的路上。大约两个小时,便到站,还需要转一趟车。由于去往杜加的游客很少,所以只能够包一辆类似于Louage的车辆前往遗址区,费用大概在十五第纳尔。一开始还担心找不到包车,但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毕竟当地司机见到有游客,便会主动前来问是否需要包车,而价格自己心里也有数,所以这一趟很顺利。


杜加遗址是在山上,这点和其他古罗马城市有所不同。沿着山路往上走,便是古罗马剧场(Theater)。我坐在这座容纳3500人的古罗马剧场中,虽然是阴天,但景色也足够美丽,眼前一片是绿油油的橄榄林和起伏的山脉,而想象着,在两千年前这里是载歌载舞的地方。


P186

P187

古罗马剧场(P186-187)


P188

远处一片橄榄林(P188)


P189

p190

P191

萨图尔努斯神庙(Temple of Saturn)(P189-191)


P192

P193

P194

P195

P196

朱庇特神庙,是杜加遗迹中保存得最完整的遗迹(P192-196)


P197

P198

P199

P200

P201

P202

P203

P204

P205

P206

其实两个礼拜的旅行中,吃了不少仙人掌果(P206)


在杜加遗址呆的时间不多,大概两个小时,我也没有把所有的地方去玩,更多的是在里面发发呆。我不禁想起一年前,同样是古罗马遗迹的黎巴嫩巴勒贝克遗迹,也不禁想起当时同行的Adrian。从建筑上风格相信,但巴勒贝克神殿更加宏伟,而杜加则显得更加精致;但从情感上,我也许更加还念的是在巴勒贝克的经历,和远在荷兰的友人。


愉快的天台畅谈

我掐着时间,按照预定的时间回到杜加遗迹的门口,也赶上回突尼斯市的车。上车之前,给Chaima打了个电话,我们约好晚上一块晚饭。回到突尼斯市后,稍作休息,下起倾盆大雨。我再次尝试给Chaima打电话,可是没能接通。于是,我便等雨停了后,出门之前,电话终于接通,我告诉她我将要去的餐厅,毕竟其他的地方毕竟说不清楚。但遗憾的是,我去到餐厅后,她有急事不能来,我也没有勉强,自己用餐后就回到达尔雅,我们约好是第二天再见面。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约瑟夫、Moutez和我一块上了天台。一会儿,一个大个子也上来了,他样子很友善,我们之前见面也有打过招呼,只是没有机会聊罢了。这个大个子全名叫Med Amine Jebali(当时我记不住名字,后来加了脸书后看到的),是长居在马赛的突尼斯人,是个乐队鼓手。他几乎不能说英语,所以这时候约瑟夫充当了我们的翻译。Jebali是为了回到家乡,寻找一些灵感,在达尔雅住一段时间,为的是创作一些爵士和突尼斯本土音乐混合的音乐风格。


Jebali跟我分享了很多他的作品,虽然我对音乐并不精通,但是以前曾经拜蔡剑为师,所以还是略懂欣赏一二,而且蔡剑也是专注于爵士。虽然与Jebali语言不通,但我感觉到他想要向我表达他对音乐的热爱,他指了指天空,用英语混杂着法语说道,音乐是他的生命,不管是日还是夜,他的生命都是音乐。他又突然跑回房间,说要拿一本书给我看,原来是一本关于中国的法语杂志,里面有中国很多著名的人文景点,他说有朝一日一定要到中国去看看,并开一场音乐会。


我们相谈甚欢,非常愉快地结束了一天,只是有点小遗憾。


比赛大(Bizerte)

一早起床,看了看天气预报,原本想去蓝白小镇,但天气预报显示是雨天,而比赛大,则是阴天。所以,我还是选择了去比赛大。我目的也只是去转一转,所以也没带什么东西,只是手机钱包和一台菲林相机。


比赛大是一个港口城市,在突尼斯北部,所以在北部车站乘车。这一天的天气果真不太好,时而下雨,我也开始有点感觉到选择来比赛大不是一个正确得决定。确实,到了比赛大后,一直有小雨。我随着导航来到比赛大的麦地那,很容易就找到了古港(Old Port),还有古城墙。在比赛大的感觉是,很清净,但不像是个旅游城市,但也像个古城,毕竟还能见到马车。这里的人们对于一个亚洲人走在街上,并不感觉到奇怪。我前后在比赛大呆的时间不长,然后就乘车返回突尼斯市。


P207

P208

P209


回到突尼斯市,恰好在下起磅礴大雨前回到达尔雅。我躺在床上休息,在纠结要不要联系Chaima,仍然是连续打了几次电话没有接通,我便不管,睡着了,直到Moutez喊我起床喝牛奶吃面包我才醒来。


Moutez说每天这个时候他就会吃点面包喝点牛奶补充能量,到了和约瑟夫轮班的时候回到家才吃晚饭,我们便边吃边聊。Adrian也正好在这时候起床,也正好加入一块聊天。随后,我把明信片拿出来,趁有空写好全部明信片。于是,我有了个想法,我邀请Moutez在明信片上写下一些祝福语,Moutez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欣然答应,用英语和阿拉伯语写了祝福语。同样的,在晚上的时候,我也邀请约瑟夫写下留言,他们非常乐意这么做。虽然我收到这祝福的时候,已经是12月,但收到的时候,我依旧是非常高兴。


我再次打电话给Chaima,被告知她在哈马马特,今天是赶不回突尼斯市。虽然感到遗憾,但也是在我预计之内,她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说“明天”,于是,她提出第二天早上来找我。虽然我觉得已经很渺茫,但还是保留着一丝希望。


既然Chaima没空,我自己解决晚饭后,在返回达尔雅的路上恰好碰到Adrian和两天前一起聊天的意大利人,原来是他们正赶去会合另外两个意大利女生,然后去参加一个聚会,并拉上我。这聚会是在一个突尼斯当地的酒吧,也算是能感受到突尼斯人平日的生活,毕竟除了我们几个外国人,其他的都是突尼斯本地人。虽然是穆斯林国家,但突尼斯人对于啤酒完全不抗拒,像我们这一桌有学生、金融从业者、艺术家、政府人员,这也许是得益于那场茉莉花革命,不过也许只是这场革命带来的少有的好处。我在突尼斯的最后一晚就这样度过,虽然说不上非常精彩,但也是一种体验。


再见突尼斯,再见达尔雅,再见……

最后一天了,严格来说是最后半天,毕竟班机是在中午一点多。我一早起床,还是依旧给Chaima打电话,无应答,也是意料之中。洗漱,早餐后,我收拾好行李,给达尔雅拍几张照片以作留念。在走之前,我逐一和约瑟夫、阿瑟丁(达尔雅的员工,非骆驼人)、和Jebali握手和拍照,亲吻告别,于是背起行囊。离别的感觉确实不是太好。


P210

P211

P212

P213

达尔雅(Dar Ya)(P210-213)


直到我已经办完登记手续,安检完了在免税店闲逛,离起飞还是半个小时的时候,我才接到Chaima的来电。她似乎很紧张地问我在哪,我也只能无奈地说,我已经在机场了,希望以后某天能见面……也许某天、也许很快这段记忆就会淡忘,但这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带有遗憾的回忆。



全文完

于丙申猴年大年初三


最后编辑于 2016-02-20 00:52

举报 回复

gomesfc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0 16:03

2楼

实用信息

以下信息适合独行者:

1. 住宿:

    - 突尼斯市,严重推荐Dar Ya,舒适度并且经济,工作人员相当友好,一晚15欧元;

    - 苏斯,我住的是Dar Baaziz,但不是特别推荐,虽然舒适,但费用高(50欧元一晚),而且语言不通。如果在突尼斯市住在Dar Ya的话,约瑟夫会推荐苏斯的住宿。

    - 托泽尔,推荐Residence Tozeur Elmadina,工作人员非常友好,干净舒适,一晚费用约20欧元。

    - Chenini,只有Kenza,费用在20欧元内,比较原始的环境,值得推荐。


2. 交通:

    - 如果需要快捷,首选飞机,费用单程的话约300-400人民币,突尼斯在突尼斯市,托泽尔,斯法克斯,杰尔巴岛有机场。

    - 舒适度,可选火车,其次是大巴。

    - 距离不远的城市,首选Louage,机动灵活,比大巴和火车都要快,而且廉价。

    - 市区内,首选德士,即使是城区至机场,正常价格都在15第纳尔内。如果是城区内,通常在5第纳尔内。

    - 在突尼斯旅游的整体交通费用不高,印象中未试过超过30第纳尔的车费,即使是从南部至北部的火车。


3. 关于撒哈拉:

    - 建议拼团,之前在LP上见到诸多旅行社,但回复最快并且提供咨询最多的是LIBRE ESPACE VOYAGES,我们4人,从托泽尔到杜兹,从杜兹骑骆驼进入撒哈拉一晚,每人费用在140第纳尔内。

    - 在杜兹很多旅店都能提提供沙漠团,在Residence Tozeur Elmadina就可以。


4. 关于经典:

    - 蓝白小镇真的很舒服,值得去。

    - 真的要推荐的话,还有El Jem,Dougga。

 

5. 安全相关:

    - 本人觉得很安全,但也确实有听到财物被抢的事,尤其在麦地那。

    - 如果有陌生人搭讪要打醒十二分精神,虽然他们只是求财,也不多,但经常的话会很讨厌。

    - 本人觉得南部的人们更加朴实,也更加安全。


6. 关于购物:

    - 只要是景点的地方都有卖纪念品,但个人感觉南部的更加靠谱。


7. 关于签证:

    - 在突尼斯驻华大使馆有资料清单,按要求准备好,递交,基本上没问题。

    - 签证费用300元。

    - 但必须要面交资料,如果本人不在北京需要找人代交,需要写委托书,但这不难。


如果有问题可以跟帖问,或者联系本人:

QQ / Wechat: 876445848

Email: gomes_fc@hotmail.com

最后编辑于 2016-02-20 00:21

举报 回复

卡西莫多68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1 00:01

3楼

哈哈,祝贺祝贺,出来了。必须狠狠踩(来自佩特拉的祝福~~)

卡西莫多68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1 00:10

4楼

哈哈,祝贺祝贺,出来了。必须狠狠踩(来自佩特拉的祝福~~)

gomesfc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1 01:20

5楼

回复 0楼 @卡西莫多68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哈哈,祝贺祝贺,出来了。必须狠狠踩(来自佩特拉的祝福~~) [图片]

查看全部引用

谢啦兄弟!此文总算生出来了。哈哈

shaohuotoufa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6-02-13 03:12来自穷游APP

6楼
楼主的摄影技术好棒

gomesfc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3 12:41

7楼

回复 0楼 @shaohuotoufa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楼主的摄影技术好棒

查看全部引用

多谢啦,你几号去??

shaohuotoufa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6-02-13 12:50来自穷游APP

8楼

回复 0楼 @gomesfc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多谢啦,你几号去??

查看全部引用

还没有定,计划也是9月底,十月份,看看能不能找上同伴,如果找不到就打算跟旅行团了,还在犹豫是突尼斯一地游,还是突尼斯摩洛哥连线游

gomesfc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3 13:57

9楼

回复 0楼 @shaohuotoufa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还没有定,计划也是9月底,十月份,看看能不能找上同伴,如果找不到就打算跟旅行团了,还在犹豫是突尼斯一地游,还是突尼斯摩洛哥连线游

查看全部引用

我觉得,你在国外的话,可以考虑阿尔及利亚,北非那几国其实阿尔及利亚最值得去。

Kirsch小硕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3 15:45来自穷游APP

10楼
每一趟旅途每一篇记录都给我深深的种草啊

gomesfc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3 23:26

11楼

回复 0楼 @Kirsch小硕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每一趟旅途每一篇记录都给我深深的种草啊

查看全部引用

种草是啥!??

刘Shane森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5 02:06

12楼

之前看完LZ黎巴嫩的帖子就去了黎巴嫩,现在又看到LZ突尼斯的帖子了,mark一下慢慢看,说不定一下站就是突尼斯了。

gomesfc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5 09:14

13楼

回复 0楼 @刘Shane森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之前看完LZ黎巴嫩的帖子就去了黎巴嫩,现在又看到LZ突尼斯的帖子了,mark一下慢慢看,说不定一下站就是突尼斯了。[表情]

查看全部引用

两个地方还是有点像的哈

心舞 版主

发表于 2016-02-15 14:29

14楼

回复 0楼 @卡西莫多68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哈哈,祝贺祝贺,出来了。必须狠狠踩(来自佩特拉的祝福~~) [图片]

查看全部引用

哈哈猛然看到这张图真亲切。

卡西莫多68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2-15 22:30来自穷游APP

15楼

回复 0楼 @心舞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哈哈猛然看到这张图真亲切。

查看全部引用

哈哈,你去卡兹尼对面的山崖俯瞰卡兹尼神殿了没?很棒的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