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穷游论坛

有佛了,有福了。不丹九日朝圣之行

旅游攻略论坛: 不丹 旅行摄影

有佛了,有福了。不丹九日朝圣之行

飞鸟与鱼2009
飞鸟与鱼2009 3袋长老 精华
2016-08-15 12120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飞鸟与鱼2009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15 11:29

1楼

提起不丹,也许你会想到那是一个佛教国家,也许你还会想到,那是一个“幸福指数”很高的国家。

佛,对于不丹人,似乎并非高高在上,而是与其息息相伴,日夜相伴,始终相伴。于是,有福了。

——题记

与不丹的缘分,起于一次去泰国,在机场候机时偶尔翻到《lonlyplanet孤独星球》(后面简称《LP》)系列关于不丹的书籍,封面是热烈的红,一个小沙弥背对着读者,仿佛要打开一个隐秘世界的门。突然就对这个国家起了兴趣,将书捧回了家。

细细读过之后,也给自己订了计划,一定要去那边走一遭。因为不丹是个不能自由行的国家,所以根据书里提供的不丹当地和国内的旅行社的联系方式,大致问了几家,对比报价之后,选定了WelcomeBhutan公司,这家旅游公司老板是不丹人,在台湾留过学,中文说的不错,他们公司还有中文局域网和中国接待点(就在上海和北京),沟通什么都很方便,价格比中国旅行社也有优势。

根据我的要求制定好行程,其他不用操心,准备出发啦!下面是不丹签证

2016年1月19日


曼谷—帕罗—普纳卡。多云,曼谷约30度,普纳卡午间约15度,夜间约0度,晚上下雨。


一早5:00起床,6:30出门,7:00就到曼谷的机场了(BKK)。10:00起飞,不丹时间13:10到帕罗(paro)。

中间出了点哭笑不得的情况,飞机在约12:15降落了,我们以为总是到paro了,等着下飞机,但是觉得周围的乘客怎么都不动,正想动身,问了身边一当地女孩,说并未到paro,这里是印度某处,一个叫Bagdogra的地方,飞机舷梯是用拖拉机拉过来的。幸好没有下机,否则不堪设想。

约12:45飞机再次起飞,很快降落帕罗机场,一降落就能看到不丹国王和王后的合照。得到的经验就是一定要看到国王照片再下飞机。签证过关很简单,约13:30出机场,顺利与welcomebhutan旅行社的向导和司机接上头,两个小伙子,向导叫吉米,英俊少年,中文还行,勉强可交流;司机比较老成,姓名难记,不会中文。

导游吉米

司机江北

车从帕罗(海拔2280米)向普纳卡(punakha)而去,车程约4小时。全程不断弯转,转得头晕反胃,除了出机场到廷布为柏油路,其他路况大多是泥路,异常颠簸,还不时有修路工地。在路上远观50多米高的释迦牟尼像。到了多楚拉山口(dochu la,海拔3140米),有108佛塔,纪念2003年不丹与印度武装冲突阵亡将士,建于2005年。白色方柱建筑上盖覆斗尖顶,均为一人多高,四面有佛像浮雕,依山坡排列,在最高处是一大方塔。据说108在不丹是吉祥数字。看来8在哪里都是吉祥数字。这个山口在天气晴朗时能看见喜马拉雅山全貌(据说这样的天气极少,要碰运气),今天有雾,未能看到奇景。在对面的茶室里喝了红茶,吃了饼干,室内有炉火可暖身,炉子上放着鹅卵石,可移动,以散开热气。

行车约50公里,约5:45到了普纳卡(海拔1250米)hotel vara。宾馆造在山坡,前有大片农田,远处有一条大河,在远处是建在山顶的宗堡。房间不错,设施很新,比想象的好。房内有电热器,洗澡有电热水器,吃饭也尚可,西式,蘑菇汤、鸡、烤土豆等。大堂有wifi,房间没有,手机信号时有时无。


房间(206)里有大床,是两个小床拼起来的,被子有点乱,用上了带来的被单。

2016年1月20日


普纳卡—通萨。雨转多云,约10度。


昨夜下了一夜的雨,淅淅沥沥、点点滴滴敲打着阳台的顶棚。心里有点担心今天的行程。早起,走上阳台,雨势已小,空气清新,远山云雾缭绕。到7:30,已成牛毛细雨。据说现在应该是旱季,雨季时,不丹夜间下雨,白天雨停。


早上8:00出发,根本不会想到要19:00才到目的地,从普纳卡到通萨大约140多公里,要越过佩勒拉山口(Pele La),海拔3420米。原计划行车约7小时,昨夜山下下雨,山上就下了大雪,给行车造成极大麻烦。仅仅翻过帕勒拉山口,就用了6个多小时(多花了大约3个多小时),到15:00左右才到山脚下吃上午饭。


这11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一个景点都没去,但看到了许多风景。


先说天气。下雨、阴天、迷雾、多云、晴朗,都看到了,从细雨扑面到月上天心。


再说山景。青山翠谷、重岚叠嶂、细花小鸟、磐石巨松,尽入眼帘。远处,苍山负雪,茂密的植被染雪堆白,仿佛大山长出白绒。更远处,更高山,如金字塔般的雪峰在云间偶尔露峥嵘。此景无法形容,说她洁白似雪,她原本就似雪洁白;说她凛然如圣,她原本就如圣凛然。


再说路景。泥路、石路、坑路、雪路、乱路、坏路,所谓“三无道路”:无大路、无直路、无平路,都经过了。

重点说说人景。一路上都能看到深深的山谷中孤单的人家,一幢房、数面经幡、几层梯田。想想他们要走到山路上都要很长的时间,更不要说走到其他的世界去。他们的人生是怎样的,值得吗?

一路上不时可以看见修路者,面目黎黑、服装散乱,边上就是窝棚,是他们的栖身之所。他们或劳作,或烤火,或一动不动蹲坐于路边。据说他们大多是印度人(不丹干建筑、修道路的工人大多是印度人),一天的工钱是约30元人民币(约不丹币300努)。我们看到他们在黑暗里用凉水冲脚,看到他们围在一起烤火,当我们的车路过,他们往往微笑招手,甚至跳起了舞。他们的人生是怎样的,值得吗?

我们的车是两驱的,在佩勒拉(pele la)山路上坡时,厚厚的冰雪(雪厚得没掉脚踝,海拔3000多米,佩勒拉山口海拔3420米),使车轮不时打滑。整条路上都是被困雪路、行驶缓慢的车子,有大铲车来撒盐(车的抓斗里装满了盐,有两人坐于其中,边行边撒盐)但效果一般。


于是,最美的景致就出现了。不管哪一辆车打滑,必有众人出力推行,不用号召,全凭自觉。有找绳子来拉的,有出谋划策的,更多的是二话不说的。被推的车走了就走了,不用专门致谢。也许会有人觉得前面的车走不了后面也不行,所以大家出力,但仍有许多车走得了(比如四驱的)专门停下帮忙。我们的车在有些路段几乎就是靠人力推上去的,先是一人两人,然后五人六人,最多时是十一二人。车不动时,他们在雪地里打雪仗,谈笑,穿着单衣,甚至短衫短裤凉鞋;车动了,就推车,推完了就笑笑,好像很平常似的。他们的人生是怎样的,值得吗?

当一个人只需要对自己说话,就不会对外在的世界抱有多大的好奇心,活着便劳作,死了便入土。人生最不应该与之倔强的就是命运,人生没有绝对意义上的所谓的好与坏,值得不值得,一切值得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顺天委命了,接受了、顺随了,就笑了,开心地笑了。

幸福指数最高的地方,并非生活条件最好的地方,而是生活愿望与生活实在最接近最适应的地方,不论这种接近与适应是因为何种原因达成的,也许是宗教、是体制、是地域、是时代。


这大概就是不丹的幸福,不丹最美的风景。


当然,并非不应该看世界,而是应该明白,看世界,不是为了让别人看见你,而是通过看世界看到人的内在本质,看到生活的本质,真正值得的美。

路上,收音机里播放了一些不丹歌曲,节奏纾缓,浅吟低唱,含而不露,哀而不伤,让人想起坡翁的洞箫,饱含一种温婉的力量。有一首歌,吉米说唱的是:在我的梦里,梦到了你,你却不愿走近我,我的心冰凉冰凉的……


后来,音乐播放齐秦演唱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2016年1月21日


通萨—贾卡尔。星期四,晴,约10度。

昨晚住的宾馆叫yangkhil resort,在山谷里。


一早看见山头渐渐亮起,对面山坡上有一个较大规模的寺庙,不知是否就是通萨宗。


因为通萨宗要9:00才开门,我们今天准备9:00出门。


到通萨宗,果然就是今早远望的。此寺(不丹对寺庙有多种说法,宗,即宗堡,是最高等级的寺庙,政府建造,可作为城堡,亦是政府机构所在地,从某种意义说,寺院部分是政府机构附设的)规模颇大,据说是最长的,建于1644年(这一年,明朝亡了)。阳光下,白色的巨大墙体耀人眼目,越向上越向内收,仰观之,更显高大雄伟。墙上嵌着不多的小窗,颇有城堡的味道。窗子均有图案装饰,有些还突出于墙体。寺院内部均是高墙大院,只见红袍僧人走动,未见其他游客。有一副生命之轮壁画印象深刻,是在大殿门侧,上部是张开大嘴的雷龙,其下是两个圆圈,大圈里描绘的是天堂和地域,小圈里是一棵树,根部是一只黑猪,中部是一条花蛇,顶部是一只头向下张望的鸟。据吉米说:猪象征着愚蠢(痴),蛇象征着罪恶(嗔),鸟象征着贪欲(贪,因为鸟总在张望远处),存在这样问题的人是无法信仰佛教,得到拯救,进入天堂的。

车向本塘(《LP》上称为布姆唐,Bumthang)而去,车程也有3个多小时,约40公里。车一样行于山道,从第一天进山就没出过山,上了山就没下过山(昨天住宿的宾馆海拔也有1800多米,不丹植被丰富,含氧量高,故高原反应不是很厉害)。路边尚有积雪,好在道路上都雪化了,没有出现昨日的情况。

车过永同拉山口(yotong la),海拔3425米,有一白塔当路,侧有牌子,说欢迎到布姆唐。道路山体积雪皑皑,苍松枝叶亦盈雪成堆,有许多经幡在阳光下、寒风里舞动。


午后,翻过山梁,到了卓霍山谷谷底的贾卡尔,一个市镇,海拔2580米。车路过贾卡尔市镇区,先去住宿处,在镇郊,据说是镇的新址,叫Kuenzang Norling International Hotel,吃午饭。今天的午饭似乎对胃口,炒面、肉末汤、炒卷心菜、炸茄子、还有酸辣鸡块。

又去了库杰寺(Kurjey Lhakhang),规模较大,更高大,据说建于8世纪,供奉莲花生大师。印象深刻的是在一个供奉过去佛和释迦牟尼佛的小殿,看得出是依山而建,山体就是后墙,墙边一排6个小佛像,据说是8世纪的原物。有木雕,有鎏金,均生动细腻,栩栩如生,且静静立于阴影中,无声却有穿越历史的魅力。


在寺中,有僧人将一点水倒于我们手中,喝一口,将剩余的水抹于头上,水有一种像薄荷或者像风油精的味道。据说是圣水。


今天有点冷,风较大。在风里向寺外而行,忽闻轻柔乐音,恍如梵乐,空鸣悦耳。抬头,原来是高高寺庙窗前的风铃,在浅吟轻语。

这是有生以来印象最深的风铃声了,侧耳静听,仿若智者慧语涓然灌顶。


从寺里出来,去了贾卡尔市镇中心。路过机场,叫巴斯帕拉唐机场,吉米在介绍时说:这里是飞机的场(哈哈,中文讲“飞机场”时中间是不加“的”的)。


市镇中心三岔路口有国王的画像(在不丹随处可见国王王后、历代国王的画像、照片),以此为中心,向三个方向延伸出三条道路,很宽,路边商铺延展,多为一层(很少两层)平房,木架构,有Shop、Hotel、Bar,主要买日用品、工艺品、旅游纪念品、儿童玩具等。主街是一条向东的街,尽头是一条清澈的河流,叫昌卡曲河(Chamkhar Chhu),宽而浅,河上有一座铁桥,高高的桥栏如上海外白渡桥,就是没有顶,铁锈般的红色,在夕阳里颇为明丽。


在中心路口的西面,有一座建于山坡上的寺庙,就是贾卡尔宗堡,沐浴在夕阳里,高高凌于街市之上。


吉米应该是很虔诚的佛教徒,每进一殿,都要认真膜拜。想起那两位老妇,说不定连字都不识,倒是有虔诚的信仰。人生也就有了方向。


在寺中,还看到了依靠热气转经的装置,下面是一盏长明酥油灯,热气冒上来推动上面的尖盖子转动,盖子边上的经文也转动起来。


今天在到布姆唐的路上,吉米和司机(这两天熟了,知道他的名字发音是“江北”,而且还较幽默)在一泉水处洗车。在泉水上建了一个四方柱体的小佛塔,前有刻在石片上的佛像,里面是一个经筒,在水的推动下转动,是为水转经。


就在洗车的地方,看到一头黑牦牛,单独一头,不知它是走失了,还是逃跑了。若是走失落单,那么它是不幸的;若是逃跑自由,那么它是有幸的。


今天似乎比前两天冷,而且风大。住的地方像国内的“农家乐”,不过房间(201)很大,被褥干净,饭菜不错(凉拌黄瓜,黄瓜比上海的粗得多,酥炸牛肉,有香菜,烤土豆等)。就是房间冷了点。

2016年1月22日


贾卡尔。星期五,晴,约10度


今天早餐也不错,牛奶很香,就像牛奶,蜂蜜很稠,像皇浆,小圆烤饼也很好吃,边是脆的。

9:00出门,路况较好,虽是山路,行车还是较快的。一路上,苍松翠柏,漫山遍野,向阳则明,背光则暗,被阳光照亮的尖尖的树梢,在深暗的背景下,历历如箭簇。


太阳真是伟大,不知道造物主是怎么会创造出这么伟大的东西,来照亮宇宙的一隅,即使一隅,足够伟大,因为只要有一线光,宇宙就是美丽的,何况有无数光。太阳是慈悲的,没有一物不能投入其怀抱,太阳也是全能的,没有一物可以逃出其掌握。虽然,我等还是无神论者,但还是相信这一定是造物主所为,否则,设计不会如此完美,考虑不会如此周到。


也许,宗教就是人类的一种光明,至少人类应该具有宗教精神,信仰、奉献、牺牲,以消弭狂妄、自私、罪恶。

我喜欢这样的旅行,没有密集的景点,却有长长的旅程,让人有时间悠然思索。

路过一座绿色的大铁桥(不记得是在齐齐拉山口前,还是过了山口。不丹有不少这样的铁桥,颜色有绿、红、铁灰等,样式与外白渡桥相仿,当然,肯定不是模仿外白渡桥的),横跨两山之间,下面深深的山谷里,是蜿蜒的碧波。很美!

路过齐齐拉山口(Kiki La),海拔2860米,一座佛塔,许多经幡(应该昨日到贾卡尔时也路过的,当时可能睡着了)。过了山口就是下坡路了,约11:30,到乌拉村(Ura,海拔3100米)。车停在高处,可俯瞰全村。远远的乌拉拉康居于高处,周边散落着民居,民居之下是广阔的田地,庄稼尽收的田野,在阳光下泛着我喜欢的熏黄,透出成熟之美。

我们步行入村,在阳光下很舒服地慢行。路过乌拉拉康,走过高耸的经幡,踏入鹅卵石小路,看看民居、木材、妇女孩子,听听鸟鸣、风声、经幡猎猎,民居的屋檐角上挂着吉祥的阳具,窗棂上绘制着繁复的花卉。


壁画,均无比精美。人物生动、刻画细腻、线条流转、色彩丰富,明处暗处,熠熠车又上了山路,路过乌拉拉山口(Ura La),海拔3590米。约13:00到了火湖(Membaitsho,蒙巴措),从停车场走入小山道,几分钟,下到一处峡谷,周围有经幡,下面是深深的绿渊。


湖,实际上是唐曲河(Tang Chhu)的河道,一边还是湍急的水波,到一巨岩下,忽而变成平静如湖的深渊,过此,又成湍流。水流至此似乎一下子失去了脾性,绿波素湍化而为止水凝碧。

据传,白玛林巴在这里有过两次重要伏藏发现,其中一次,其点燃酥油灯,跃入深潭,在酥油灯未熄之时跃出水面,带回宝藏,故此处称为火湖。在河上,高高地离开水面有一座小木桥,对面就是巨岩,十分高险,曾有西方游客和向导(据说为了救游客,一起落下巨岩,没入深潭)在此丧生。桥边有一小佛龛,岩壁上浮雕着三幅鎏金的佛像,莲花生大师居中,释迦牟尼和白玛林巴居于两侧。佛龛边上的岩龛里放满了名为tsha-tsha的小粘土贡品,多为白色,也有黄色、绿色。


回住宿处吃午饭,约14:00了,午饭的红烧牛肉、烤土豆、卷心菜色拉都不错。


约14:30再出发,去贾卡尔宗(Jakar Dzong)。据说,1549年当喇嘛们正在商量建寺之址时,有一只大白鸟落于山脊,被认为吉兆,寺庙选址于此。贾卡尔宗的名称意思就是“白鸟宗堡”。目前的建筑建于1667年。仰视山脊的建筑,白墙在阳光下分外耀眼。宗内大多场所是办公之处。乌策(Utse,中央高塔)内供奉莲花生大师,从佛殿的窗户(楼下的大平台亦可),可俯瞰卓霍山谷美丽的风景。

再去塔姆辛寺(Tamshing Goemba),是一座藏传佛教宁玛派佛寺,由白玛林巴建于1501年。寺内异常宁静,中心殿堂分为两层,有天井和殿堂。一层殿堂内供奉莲花生大师,两侧是未来佛和释迦牟尼佛,据说此尊莲花生大师佛像非常重要,出自空行母(Khandroma)之手。从一架光滑陡立的木梯走上去,是围绕天井的木质回廊(转经道,但未见转经筒),下方是天井和一层佛殿,回廊很暗,很矮,有些地方一不小心就要碰头。据说白玛林巴个子不高,回廊是按照他自己的身高而建的。回廊中心是一座诵经堂,供奉无量寿佛。塑像精美,壁画细腻,店内悬挂着许多木质面具,想来是佛节时舞蹈用的。

这里一定要说说室内美丽精致的壁画。无论是一层佛殿周围的墙上,还是莲花生大师佛殿墙上的莲师八变;无论是二层佛殿壁上留有金箔的十尊佛像,还是昏暗的回廊里斑驳的生辉,使整个佛殿安详而灵动,灵动而安详。据说,这里的壁画,600年了(待考),在幽暗处静静地辉煌,不说规模,不讲年代,要说艺术,丝毫不逊于敦煌。想见当年,在昏黄的油灯下,画师面色黎黑,双目闪亮,屏气凝神,稳臂定腕,一笔而去,婉转、悠长、准确、飘逸,然后,稍仰头,眯眼,忍不住高看自己几分。那是何等的心满意足!

不丹寺庙中的壁画,大多是先在布上画好,然后粘上墙壁,有点像唐卡的画法。这样的画法,应该比直接在墙上画更细腻、精准。


在回廊的昏暗转角处,有一副链甲置于桌上,闪着寒光,抚之寒凉,据说是白玛林巴自制的,有25公斤,据说穿在身上,绕转经道三圈,非常吉祥。


在刚才所去的二楼诵经堂里,有一位年轻僧人在叩长头(五体投地),口中念念有词,叩两次将右边一堆石子中的一颗移到左边,以计数。他已是气喘吁吁了,但仍坚持不辍,大约是发了愿的。


在楼下就听见他轻轻的诵经声,这样的呢喃轻语弥漫在幽暗寂静的佛殿寺庙里,平添一分神秘宁和。


在一楼佛堂,吉米拿了一朵小白花给我们,说是花,更像一片白色的叶子,半透明,中心有一个“眼睛”,是从一种剑形的硬质植物的内芯里取下的。


喝了圣水,橘色的,如风油精的味道。


回来的路上,在昌卡曲河边铁桥处停了一下,看了河边的佛塔,据说埋葬着一位17世纪入侵不丹的败军将领的头颅。


回宾馆约17:00,19:00吃晚饭,牛肉粉丝汤、凉拌萝卜都很好吃。

2016年1月23日

贾卡尔—富吉卡,星期六,晴,约10度

告别店家,8:00出发,去富吉卡山谷(Phobjikha Valley,《LP》上译为富毕卡,海拔2900米),行程共8个多小时,越过了齐齐拉山口、永同拉山口、帕勒拉山口,然后从去普纳卡的路上向左转入一个岔道,上坡,不久就能俯瞰富吉卡山谷了。夕阳下,田地规整,农舍错落,寺庙高居,群鸟翱翔,一派乐陶陶的景象。

先去了岗提寺(Gangte Goemba),寺庙居于黄金位置,高高凌于山谷。我们到时,已经快要关门了,在门口遇到几位寺中出来的当地人,其中有一位女僧人,很健康、很腼腆,抓拍了几张照片,很满意。据说,此寺由白玛林巴的二世转世活佛修建,距今450余年。目前正在翻修,内外壁画、装饰画都色彩新鲜,夺人眼目。法堂为藏式,中有八大支柱,据说是不丹最大的佛殿之一。因为关门了,只能登上二楼回廊往下看。

出寺庙时,正是夕阳西下,山谷景象极美,拍了几张很满意的照片。

然后,去酒店,在路上看见了几只黑颈鹤,毛羽洁白,围巾墨黑,真正的黑白分明。时而低头啄食,时而昂首信步,真是优雅的尤物。据说,秋冬季它们从西藏飞来,春季里它们飞回北方。如果这样,它们将飞越喜马拉雅山脉,那是怎样艰难而壮美的旅程啊!

酒店叫Dewachen,位置极佳,位于山坡最高处,可俯瞰山谷,对面的青山正沐浴晚霞,山头彩云停驻,恋恋有情。

房间较小,没有wifi(其他酒店都有)。晚饭一般,但居然有饺子,很中国(不丹人也吃饺子),都吃完。

整个酒店似乎只有我们两个人,十分寂静。

今天上午,出贾卡尔不久,到一处旅游纪念品商店,东西还不错,挑了围巾(据说是牦牛绒的,烟灰色,50美元,开价60美元)、桌布(很雅致,本白的底色,浅绿的小花,编织精致,150美元)、还有两块羊毛地垫(30和40美元),所有一共约合当地钱币18000努,后以欧元付款,换算下来是248欧元多一点,付了250欧元,店家(一老汉)很认真地换算找零,找了约100多努,且当留作纪念。

在店中,遇到一位女士和一个少年,以中文购物讲价,以为是国人同胞,交谈之下,原来是台湾同胞,且在不丹准备旅行20天。他们也买了不少东西,说比印度便宜。

到14:30吃午饭时(就是上次从普纳卡到通萨时,翻过帕勒拉山口后吃午饭的那家),又遇到他们俩,听到女士在对少年传授佛教知识,大概是学佛之旅吧。交谈几句,知道他们今天要到帕罗。路程够长的。

女士在谈论中提到了“空”,倒也引吾深思。空不是对外在事物的描绘,而是对内在态度的觉醒。空是一种态度,一种超然于物质之上的规律性的抽象的态度。以这样的态度观照世界,一切都会呈现非同一般的景象,见者自见,不见者自然不见。

今天要早睡,明天6:00出发。

2016年1月24日

富吉卡—帕罗,星期天,晴,约12度

今天一早6:00出发,天尚黑沉,远方山头仅有一线微明。

要走时,一条小黑狗扑在腿上,东嗅西嗅,也许它已经认识我了,下次我再来,它一定会老远地就来欢迎我。然而,待到重来,不知何时。

天色渐明,山谷里浓雾弥漫,远山被分割成山峰、山腰几段,恍若海中小岛。岩石积聚的大山,在水汽凝聚的水雾中也显得轻灵起来。

所以,什么都要对照、搭配才能更显其美,山要配水、蓝要配白、男要配女、物质要配精神、人类要配信仰、菩萨要配信徒。

雾者,水汽凝聚也,此时充满山谷,然而,可以想见,当日上山头,光凌山谷,雾气将悄然散尽。世间万物生命,亦不过是微粒之凝聚,一时成形,未久散尽。这雾气大概就是佛家皆空的昭示吧。一切有形,皆一时也,未可执着,转瞬而逝,才是本来。空不是没有,是存有,不过很快没有了;空不是虚无,是实在,然而转瞬虚无矣。空是一种见识,是因为修炼深思而来的省察、判断、了悟、超脱。这种见识足以烛照沉沉暗夜,起于如豆微明,终至天光大开。这个过程,就是信、修、悟的过程,是明白人生的过程,这才是应该过的人生。

这里还真让人不得不深思“生”与“死”的重大命题(也许是最大命题,可能是唯一命题)。子曰:“未知生,焉知死!”,以其智慧,不会不知道,反之亦然,只是夫子更重此生、现世,他要导引走朝廷。生是存有、实在,但很快无有、虚空,而死却是永恒,唯死可永恒。故而,欲永恒,则要放下存有、实在;去物像,存精神。

所谓成佛者,就是得道者、悟道者,就是领悟真理、具有精神的人。这种真理、精神具有超越时空的价值,具有人类本质的价值,将会在人类延续的过程中不断被领受,不断被印证,不断被实行。那么,所谓佛、神、圣的永生,就不是肉身的永生,而是精神的永生。得道、悟道,确有层次之别,越是精深者,越是具有精神的力量。有阅历者、喜深思者、论哲学者、懂宗教者,都是悟道者,虽有层次差别,有的在路上,有的到山顶,然都是弥足珍贵。

实在,并非毫无疑义,因为,了悟、觉醒需要途径,实在,就是了悟的途径,不经过此,无法到达彼。即使是佛祖、耶稣也是通过此、明白了彼、到达了彼。

所以,一切实在、现实的行为,若不能有所精神的醒觉,皆是无意义的。人类的所为,对于宇宙世界真的是伟大成就吗?还是微不足道的小打小闹?罗素说:“说不定宇宙中其他地方还有一些生物,他们优越于我们的程度不亚于我们优越于水母的程度。”庄子说:“尽此矣。”所以,人类的折腾,也许只是毫无意识的扭动,可笑的扭动。不过,当宇宙飞船飞出太阳系时,毕竟将人类的精神带向了更远方。

又问起吉米和江北的年龄,一个22,一个28。听到这样的年龄,原本隔雾看山而迷濛,一下子几乎隔窗看雾也迷濛起来。

生命的意义不在空间的无限里,而在时间的永恒里。

不知苦修者悉达多当年是否看到了浓雾,不过,以其绝世的智慧,没看见也无妨,他只要看到一朵花就可以了。

人类的一切(包括精神)都是对自然的模仿,没见过大海,不明白宽容,没见过高山,不明白伟岸,没见过星空,不明白灿烂。然而,最终人们发现,看遍万事万物,走遍万水万山,阅遍万人万语,其实,人生真正要紧的,只是几个地方、几个饭菜、几个亲人。当然,那是源于心灵的丰富才明白的要紧。

人经历于自然,最终回到心灵。

旅行(人生旅途)就是通过对象,如镜像般发现自我、探索自我、了悟自我、解脱自我。旅行(生命)的最终就是从自我里解脱,而不是什么外在的事物。

一切学问的终极是哲学,因为哲学是人类生命的意义所在。宗教也是哲学,不能哲学化的宗教是不够完善的(这就是为何道教式微、被边缘化的原因之一)。哲学(宗教)都是对自我的探索,并寻求对自我的解脱。莲花生大师毫无疑问是伟大的宗教家,他的伟大在于,告诫人们,宇宙的奥秘,不会被穷尽(哪怕是一位智慧超群、接近于神的伟人),宇宙的奥秘被秘密深藏于宇宙的某处,需要人类去发掘,需要个人去探索,发掘了、探索了,才能寻到属于自己的宝藏、方向。

一切对自然的探寻都是对人性的探索,或者说,一切对自然的探寻都是为了对人性的探索。人性的奥秘深藏在自然的奥秘之中,自然的奥秘终归于人性的奥秘之中。所谓佛者、圣者、智者,都是对人性的奥秘有所了悟的人。最高的了悟者,就是对人性的奥秘探寻得最遥远最幽深的人(也许是无限遥远,无限幽深)。

可以说,所有的传说、英雄、圣者,其超越时代的意义都是闪现在人性上的。只有寻求、苦悟人性者,才能渐渐接近佛性(神性)。

我喜欢茨威格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几句话:“他没有见证人,也没有别的见证,只有艺术家在肉体上和精神上神秘的三一律:他的面孔,他的命运和他的作品。”又有谁是神、佛、圣的见证者?每一个寻道者、悟道者、了道者,都是感受他的面孔(肉体),彻悟他的命运(精神),结晶他的作品(传世)。只是,最高的彻悟者,连作品也觉得无须传世。

约9:15到普纳卡的Sopsokha,吃早饭,这家店叫Chimi Lhakhang Cafeteria,在《LP》上有介绍,一排落地窗面对田野、村庄和远处山坡上的切米拉康,风景极佳。

饭后去卡姆沙耶里纳耶佛塔(Khamsum Yuelley Nambgyal Chorten),路过一条开满红花的道路,红花高过车顶,行于其中,如过花之隧道。

到山脚下,过一钢索桥,爬山约45分钟,到山顶佛塔。卡姆沙耶里纳耶佛塔高30米,用6年建成,1999年开光。其中镇着所有不丹传说轶闻中的恶魔神鬼,以祈福保护不丹。可登塔,四层,到塔顶可俯瞰山谷美景。

然后去野餐,在普纳河边,风景优美。

再远观普纳卡宗,这座建于1637年的庙宇颇为壮观,居于父曲河与母曲河两河交汇处(据说,父曲河中岩石较多,水声更响,故称父曲河)。宗堡居于河口,远观十分壮丽。

再回到Sopsokha,走下稻田,到达Yoaka,再从小道走过小村Lobesa(《LP》上说叫Pana,但村里商店招牌上写着Lobesa,吉米也是这么说。也许这个地区叫Lobesa,小村叫Pana),这里的小村里到处是飞天阳具的图腾(纪念竹巴衮列喇嘛,被称为“癫圣”,有点像中国的“济公”,放浪形骸以化解成见,据说有超凡的性能力)。穿过小村去切米拉康(Chimi Lhakhang ),为了纪念竹巴衮列喇嘛用“大神通霹雳”降伏魔女,其堂兄于1499年修建了切米拉康。庙宇不大,有一颗足有千年的大菩提树,枝叶繁茂。看到树上的菩提子,很小,比黄豆略大,包裹青皮,捏之有弹性,可能还青涩。此寺是保佑生殖的,供奉释迦牟尼佛、观音菩萨、竹巴衮列以及其堂兄等。竹巴衮列位于释迦牟尼佛的右边,下体显露,阳具夸张。如有人求子成功,往往会回来还愿,将照片放在寺中(有一本照相簿),这样的孩子的名字必须是切米(Chimi或Chimmi)。在照相簿中看到还有人求将女胎化为男胎的,不知她成功与否。有一小僧人拿一个铁制弓箭和一个木质阳具轻敲我们头顶,以祝福,还喝了圣水。

人类实际上会将一切都神圣化,喝酒的叫酒仙、写诗的叫诗仙、有思想的叫圣人、有权力的叫英雄、女人多的叫情圣、狂放的叫癜圣(还如米芾),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借助即可。有时是文化,譬如传说;有时是组织,譬如社团、宗教、政党;有时是机构,譬如政府;有时是武力,譬如军队;有时是一种能力,譬如宣传、财力;等等。人类被神圣化的人事物吸引,加以膜拜、信仰,这是人类大脑的本质之一,也是人类的弱点之一。也许应该叫特点,因为人类还不能自拔于这个弱点(至少目前不能)。

不过,人类最崇拜的还是权力,因为权力掌握资源,生存的资源,生活的资源,即使是金钱,也是为了买来权力。也许,崇拜鬼神比崇拜权力金钱好多了,崇拜鬼神可以少做点坏事,而崇拜权力金钱,做的几乎全是坏事。

约16:00,向帕罗而去。路过廷布。廷布与帕罗之间的道路是高等级沥青公路,对开各一车道,很平整,但依山而建,还是弯弯曲曲,在普纳卡周边道路亦尚可,但也是弯弯曲曲。在不丹,几乎没有可以直行30秒以上的直路(廷布和帕罗市内也很少)。约18:30到了乌玛(Uma)大酒店(据说是不丹最好的酒店了),从很小的山路上去,饭店建于山顶。4人吃晚饭,约398美元(每人96美元,还点了茶和啤酒,不丹龙牌啤酒),有西餐、不丹餐、印度餐,似乎味道一般,环境较好,可俯视帕罗。夜晚的帕罗灯光并不通明,上山时看到高高的帕罗宗在照明中透亮着(在乌玛的餐厅里看不见帕罗宗)。

到宾馆(Janka Resort)已经约20:00了,房间尚未整理好,因为我们临时换了行程,本来今天住廷布的,明天住帕罗,后天(星期二)去虎穴寺,但虎穴寺星期二关门,故换成明天去虎穴寺。

2016年1月25日

帕罗—廷布,星期一,晴,约10度

真是艰难的一天。

一早原定7:30出发,但到了8:00,吉米和江北都未见。一直到8:10他们才来。说是昨晚没房间了,将车开进一韩国宾馆(因为他们的车是现代的),在车里睡了一夜,时间错过了,也蛮辛苦的。

约8:30车到虎穴寺山脚下,开始登山。从山脚到虎穴寺垂直落差是900米,在山下就可以远眺雾气迷茫中的虎穴寺(海拔约3200米),高高立于悬崖之上,恍若仙境。

我们步行上山,整个过程历时三小时,11:30左右到了虎穴寺。

一路上都是泥石路,上坡、上坡、再上坡。路上,约在行程一半时有一个茶室(我们没骑马,骑马也只能到茶室这里,马道都是在步道靠悬崖的一侧,比较危险,但因为植被丰富,故而看不见悬崖,感觉不那么恐惧),坐下,喝茶,看小鸟来啄食饼干,远眺虎穴寺,倒是非常惬意的。

虎穴寺是不丹最有名的寺庙,被称为世界十大超级寺庙之一,排名第一。据说,莲花生大师骑着飞虎(益西措嘉的化身)到此降伏恶魔,在山洞中禅修3个月。

我们寄掉了相机、手机、背包,经过安保人员搜身才能进入寺庙。登上台阶,右转,有一块巨石,上面有一个小眼儿,如果闭着眼能将拇指放入小眼儿,就有好运。我们试了,还都一下子就准确地放进去了。我们上上下下参拜了6个殿堂,莲花生大师禅修的山洞被一扇金碧辉煌的石门封住了,据说每年只开一次,但可在楼上的殿堂内通过一个开口,向下看到狭窄的山洞,被岩石聚拢成一个三角。我们还在一个绘满莲花生大师学生壁画的殿堂内静坐冥思片刻。当时,静想的是生死、得失的问题。

菩萨也有涅槃,从某种意义说,菩萨与凡人生死是一样的,当然,生死观是有云泥之别的。信徒需要菩萨,这样精神有处安放;菩萨需要信徒,由此,菩萨可以永生,精神的永生。

人啊!随着时光的流逝,空间越来越小,欲望越来越少,做不动,想不动,于是,无欲无求,虽然被动,也许也是一种得道成佛吧。

吾以为,冥思挺好,或者说,打坐挺好,不必将打坐夸张成包治百病的神秘兮兮的东西。打坐是一种仪式,人们之所以需要仪式,是需要一种适当的强制,让自己去做一些事,比如冥思。在冥思中,人们可以发现心灵,找到自己,这就是冥思的价值。还有什么比找到自己更要紧的。

据说莲花生大师有1000名学生,25位大弟子,其中17位结婚,也许应该称为俗家弟子。

约12:30下山,14:30到山下,也要两个小时。我们今天在山上不停攀登将近6小时,极度考验人的体力、毅力、信心、诚心。

登虎穴寺,先要登上一个山头,再下台阶(150米),到一桥,桥边有一细长的瀑布,溅在积着雪的岩石上,再飞落到深深的山谷下。过桥,再到另一山头,登台阶,才到虎穴寺山门,仅这一段下来上去台阶据说就有700级。虎穴寺攀登是极为艰苦之事,在这样的高海拔,又是泥石路,实在是考验体力、心力之举。上山可谓气喘如牛,下山可谓腿软如绵。不过有许多当地人上山参佛,往往一家人,提着东西,背着孩子,携着老人,皆攀登而上。他们必须穿着传统服装——男人的叫“帼”,女人的叫“琪拉”才能进寺院,到山门下,他们脱去外面的羽绒服,露出传统服装才进殿。他们似乎不以为苦,只是平静地缓行着。据说有当地人每天上山拜佛。

是的,佛教讲究修行,也许,这样的攀登正是修行,至少能领会到敬仰和纯粹。

在徒步登山中,我想到,为什么人要直立行走?因为,我带了一支登山拐杖,行走比较省力,如果是两支,感觉一定更加具有助力效果。一路上都有小狗伴行,它们似乎毫不费力。所以,如果四足行走,会省力很多。

那么,人类为何要直立行走?也许,只是一次巧合,偶然会直立了,于是人人模仿,最后成为特质。当然,我相信造物者自有美意。那就是让人类的头颅高于一切,处于最高的位置(没有一种四足动物的大脑始终高于身体的其他部分的),比腿脚高,比档部高,比肚子高,甚至比心脏高。

头脑代表者人类的智慧良知。那么,头脑最高,人类的智慧良知就是最高的了。这就是造物主的美意,让人类的智慧良知主宰人类。所以,不运用智慧、不具有良知的人不能算真正的人,只是外形像人而已。即使是所谓的“心思”,本质也是智慧良知。如果有人让他的狭窄的心胸、贪求的肚子、底下的档部高于大脑,那么,他离开成为真正富有智慧良知的人就很远了。

虎穴寺有名,又在帕罗,飞机下来就可去,最短的不丹行程都会去的(有些不丹行程是作为其他国家旅行的附属,比如尼泊尔),故这里游览拜佛的人特别多(我们在其他地区的景点,几乎未遇到过其他游客),不过这里也就大概二、三百人吧(我们到半山茶室时,只有我们与吉米三人,人多了,虎穴寺也容不下)。还遇到一个7人中国团队。其向导中文不错,询问之下,知其曾在深圳大学学习中文一年。在茶室以及下山时还遇到前两天碰到的台湾女士与少年,也算有缘吧。那位女士问我是否佛教徒,我回答,不是,但喜欢佛学。也许,我们不能称为拜佛者,但可以说是拜学者。

午饭后,去了国家博物馆,门票1250努一个人。造了新馆,馆中有四个展室,面具馆、唐卡馆、两个自然馆(动、植物馆)。印象深刻的是唐卡馆,展示从16世纪到20世纪唐卡约20多幅。博物馆老馆是帕罗宗的瞭望塔,据说墙壁厚达2.5米,建于1656年,2009、2011年地震毁坏,正在修复。

向下就是帕罗宗,我们未进入内部,沿墙向下绕行。帕罗宗外形非常壮观,雄踞山坡之上,有一种超然凌下之感。日已西斜,光线正佳,摄影若干,还拍了几张当地年轻母亲的照片。

然后,向廷布而去,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约17:30到首都廷布,海拔2320米。穿过一个写着欢迎词的牌坊,路过很大的白色佛塔和一个大象雕像就进入市区了。有一些“大城市”的样子,双向对开四车道,有路灯,有横道线(突起,使车不得不减速),有公交,有收费车位,有广场,有商业街,路边建筑多为五六层楼,方形,有出租房屋的广告。但没有红绿灯,据说,廷布是世界上唯一没有红绿灯的首都。

约17:45到宾馆,叫Gakyil,地处市中心,在钟楼广场(Clocktower Square,也叫首都广场)旁边。今天整个宾馆住客只有我们。晚饭不错,炒面、牛肉炒青椒丝,还有一种很像油墩子的食物。饭后到外面走走,市面很小,电器也比较落后。有超市,24小时7天开门,有中国物品,如福建茶、减肥茶、洗碗布等。

2016年1月26日

廷布,星期二,晴转多云,约15度

早晨9:00出发,先去了佛祖望(Buddha View),在高高的山顶,释迦牟尼佛高高地坐在金刚座上。这里是2003年开始修建的,到2007年大佛完工,但周边设施直至今日尚未完成。下面基座有大小两层高台,加上佛祖像共有51.5米高。一层高台四周有许多手捧吉祥物的圣女像。佛祖与圣女像都是通体金色,在阳光蓝天白云下熠熠生辉。佛祖像由中国制造(据说香港、新加坡等华人均奉献力量),据说佛祖像内供奉了125000个小佛像。佛祖像安详宁和,不乏严厉。据说在廷布几乎都能望见佛祖。这让人想起里约热内卢山顶的耶稣像。

从一层平台可进入一个宽大的佛殿,可谓金碧辉煌,内有22根方柱分立周围,中心位置还有8根方柱围成圆形,方柱内侧各立一位与柱齐高的女神像,在圆形中心,是释迦牟尼佛坐像,头分四面。殿堂内有一宝座,座背上雕刻7条雷龙,前面的座台上雕刻9条雷龙。不丹雷龙的形象与中国龙十分相似,龙的形象源自于不丹竹巴噶举派佛教,也是不丹的国教,此派源自西藏。

再去了国家纪念塔(碑),建于1974年,是为了纪念第三任国王。巨大的白色佛塔在阳光里分外耀眼,周围有许多老人(也有年轻人,较少)围着佛塔转塔,手里还转着小经筒。

去了邮政总局,买了一些邮票,有一张做成CD样子的邮票。还做了几张我们合影的邮票。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邮票,自己的照片,制作成有价格、可以通用的邮票。每版12张,约3美元。

午饭前去马路上的岗亭观看著名的真人警察指挥交通,绝对是一场机器人舞表演,警察街舞表演。警察穿着黑色制服,带着白手套和白色腿套,黑白分明,当指挥汽车通过时,用一只手舞蹈,当双手绕过头顶转向另一边时,就是要让另一方向通行了,再加上腿部动作,确实是岗亭舞蹈秀。如果你向他跷大拇指,他还要抽空谢谢你。

午饭在一幢楼的三楼(其实是四楼,不丹的一楼是0楼,英式的),有电梯,但不开,要打电话上去,才有人开行,如果电话不通,就只能步行登梯。据说,有些大楼装了电梯,就有人来乘着好玩。我们住的宾馆也是如此,有电梯不开。饭后下来时是坐电梯的,奥蒂斯电梯。

在楼下,是一个公交车站,有像中国公交车,据说是中国的,只是司机方向在左边。中国与不丹并未建交,不知如何出口到这里。

先去了西姆托卡(Simtokha),建于1629年,据说是不丹第一座宗堡(又有说法,早在1153年不但已经有不少宗堡,只是,这是夏宗•阿旺朗杰法王修建的)乌策高大宽敞,有十几根柱子,撑起三层建筑,二层有回廊。中央大殿供奉释迦牟尼佛,佛像巨大,八尊菩萨分列两侧。西侧佛殿供奉观音菩萨。此寺壁画极其精美,释迦牟尼殿中壁画已然发黑,观音殿中壁画较为鲜艳,壁画皆绘制精美,笔触流畅,刻画细致,衣褶线条有质感,毫不逊色于顾恺之、吴道子等巨匠。

又去动物园,主要是看羚牛,这是不丹的国兽。羚牛头部像羊,身体像牛。据说是“癜圣”喝醉了以后的恶作剧。这种兽确实奇特,而且生猛,看见有人拿着草,会冲过来,撞上护网。动物园基本是保持野外状态,在一个山坡上,只是加装了护网。还有一些鹿类野兽。

因为廷布宗要16:00才开放(要等政府人员下班,此宗,也叫扎西曲宗,Trashi Chhoe Dzong),就去了一个不丹传统手工纺织品作坊,有一些女子在用传统方法编织,方法与中国的相似,花纹图案相当复杂精美。

又去了钟楼广场周围的几家工艺品店,就在我们所住的宾馆附近。买了一张不丹音乐CD(10美元),在另一家店买了一只不丹传统小鞋子(750努)。

然后,就去廷布宗(与国家机关在一起)。到的时候是16:20左右,还没开门。进去的道路左侧是国旗杆,右侧是国王宫殿,不能多看。再远一点,是国会。先到一个大门,不能进,是行政大门,再往前,从另一个大门进入,要安检。进入庭院,感觉气势恢宏,这里是一年一度的戒楚节举办地,到时有巨大的佛像唐卡从高大的建筑上挂下晒佛,达到节日高潮。佛殿有30根巨柱,供奉释迦牟尼佛,并有国王和活佛的宝座。

赶出来去看降旗仪式(17:00),一对士兵正步行走,几人扛着卷拢的大旗,前面是穿着礼服的僧人吹号引路。

回宾馆的路上还去了超市,大多为进口商品,买了不丹出的干松茸,四盒,共2800努,刷卡。

回宾馆,吃了晚饭,炒面、炒肉都还不错,就是慢了点,原定18:30吃饭,19:00去看廷布宗夜景的,结果到19:30才出发。江北带我们去到山上,俯观廷布宗堡的夜景。被红白两色灯光照亮的巨大宗堡在黑夜里通体透亮。

今天还是住在昨晚的宾馆。

廷布是具有大城市样子的,车子也明显高档。大多是韩国品牌,现代最多,新胜达很多。丰田也很多,有普拉多、帕杰罗、蓝德酷路泽等,还有福特、雪弗莱,看到过一辆奔驰SUV,一辆雷诺。这里三厢轿车很少,多是SUV,还有两厢的小型车。

向导和司机都不错,很敬业,也周到。司机很专业,据说开了八年车,开过不丹的山路才算会开车。向导语言表达还可提高,不过他只学了半年中文,已经不易了,而且很好学,听到我们说的,会记下来(英语读音)。我们教了他两个成语:狐假虎威、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还教了他“先生”、“小姐”等称谓,不至于总是“阿姨阿姨”的。

明天就去帕罗机场了。


2016年1月27日

帕罗-曼谷,星期三,帕罗阴,约10度;曼谷晴,约30度

8:00吃了早饭,应该说,廷布酒店的饭菜还是好一点。

步行去邮局(两天来,车子开来开去,附近也比较熟悉了),又做了11张邮票,包括父亲的、我们两兄弟与母亲的、四姐妹的、还有三个小孩的。

又走到昨天看警察人工指挥交通的岗亭,警察的指挥真的是舞蹈化的,是特意的,每个动作都具有表演的色彩,可谓警察街舞。在附近一家小旅游品店中买了一个玻璃镇纸,里面是虎穴寺的图案,300努。又走到我们宾馆附近,钟表广场对面,在一家超市里买了一个铜质小油灯,2美元(店家坚持要100努,美元不识,我们算给他听,1美元换66努,他才接受。1元人民币是10元努)。超市里有很多中国商品,有厨具、锅具、小家电,有些标着“中国驰名商标”,只是我们从未听说过。

10:30出发去帕罗机场,沿着依山傍水的平坦公路(公路建在廷布-帕罗山谷,沿着廷布-帕罗河)行驶一个多小时,在路上,看到帕罗河谷里有两座优美的铁锁吊桥,对岸山坡上是一个美丽的拉康,问吉米,说名为达楚卡。待查。

约11:45到机场。与吉米、江北合影,告别。

要与不丹道别了,是否有什么遗憾呢?一次旅行所见所闻总是有限,遗憾是肯定的。不过,也并非遗憾。医生说,食不可吃饱;长辈说,话不可说满;菩萨说,福不可享尽。那么,景也不可看全。

有些美好,留作念想,更美。

不丹人确实常常微笑,只要与之对眼,就会对你微笑。不丹人给你一种舒坦自在的感觉,连他们的狗也自在,大街上、乡村里,随处可见,甚至廷布的十字路口,它们悠然趴在行车道之间的斑马线上,与警察同在。不丹人的理念是,人要舒服,狗也要舒服。

幸福指数是不丹闻名世界的社会理念,确实是对经济指数唯上的社会理念的极大补充。这样的理念发展好了,是伟大的变革。然而,要是出于愚民的阴谋,也不过是统治的一种卑劣手段而已。希望这样的饱含对于人的关怀的温暖的理念真的成为人类普世的社会智慧(而不是一个佛教国家的自娱自乐),推进人类社会的发展,让人们关心幸福,关心他人的幸福。

在这个幸福的国度,有没有恶的问题呢?我想,人性总是如此,不免其恶。人类的发展阶段还很低级,即使是全民信教,入寺便拜,佛祖高居山巅严厉注视,也难免人性还是在阴暗里滋生恶之花(因为我们有时候认为恶也是必要的生存手段,至少可以谋取利益,有一种恶之花般阴毒的美)。当然,伟大的先师、导师(我以为,伟大的宗教家其实是伟大的老师,有人称佛陀是教学50年的教育家。所谓传教,就是教学)知道人们不能理解领会他们的超凡、超世的思想,还不会听从他们的教诲,就运用了传说、传统、文化、仪式、甚至惩戒的手段来让人服从、顺随,以期慢慢让人们明白。可惜,人们到今日尚不醒觉,虽然已经走过了漫漫历程。

也许人类必须经过这样的暗中摸索才能到达天光洞开的天地。因为善正是从恶中而来,善,是恶的土壤上开出的善之花。

约14:10登机,起飞约半小时就降落在一个叫古瓦哈提(Guwalhati)的地方,应该也是印度某处。有人下机,这次我们有经验了,坐着不动。一会儿有不少印度旅客上机,但都坐在18排以后,很挤,而我们前面很空,也许,印度这边只能买后面的座位,前面的是属于不丹的。

飞机再起飞,曼谷时间18:30左右到曼谷。

晚上,宾馆电视里,澳门莲花台播放王家卫的《蓝莓之夜》,其中有一句台词,大意是:在旅途中遇到不同的人,都像是镜子,可以照见自己的一部分,每一次都更喜欢自己一点。

是啊!不单是遇到的人,旅途中的每一景、每一人、每一事,都是自己的镜子,旅行、走人生的路,都是为了照见自己,让自己喜欢自己多一点。这也许就是旅行的目的,也是人生的目的。

如果,去有佛(有神圣)的地方旅行,思考人生,映照人生,那么,就有福了。

简单图文分享给大家,第一次发文,说的也不是很全面,欢迎大家留言提问。


最后编辑于 2016-09-23 11:16

举报 回复

孤独的树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6-08-15 16:38

2楼

文章写的很好,机票是自己订的吗?这个行程大概花费是多少呢?我打算这两个月带家人一起去。

飞鸟与鱼2009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16 10:31

3楼

回复 2楼 @孤独的树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文章写的很好,机票是自己订的吗?这个行程大概花费是多少呢?我打算这两个月带家人一起去。

查看全部引用

机票是自己定的。不丹内陆的机票是由不丹旅行社预订。 我们住的都是基本是A级酒店还有一晚豪华,花费是15300/人。这个价格经过我对比算很划算了。有些社会安排住B级酒店,是当地人住的,不适合接待外国人,价格也便宜不了多少。

增加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2 14:46来自穷游APP

4楼
学习了楼主的好文。\n我们准备今年10月去不丹,现在正在办理“手续”,有个问题想请教楼主,关于经过泰国签证的事情,国内只能拿到单次出入境签证,可是由于航班的选择需要在曼谷停留(两次出/入境)两次,如何办理签证。感谢楼主。

增加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3 07:26来自穷游APP

5楼
你好楼主!你两次过曼谷机场时,是不是两次都出关拿行李了?

飞鸟与鱼2009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4 12:00

6楼

回复 4楼 @增加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学习了楼主的好文。我们准备今年10月去不丹,现在正在办理“手续”,有个问题想请教楼主,关于经过泰国签证的事情,国内只能拿到单次出入境签证,可是由于航班的选择需要在曼谷停留(两次出/入境)两次,如何办理签证。感谢楼主。

查看全部引用

需办理两次泰国签证

飞鸟与鱼2009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4 12:00

7楼

回复 5楼 @增加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你好楼主!你两次过曼谷机场时,是不是两次都出关拿行李了?

查看全部引用

是的 两次都要出关拿行李

增加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4 15:57来自穷游APP

8楼
感谢楼主的帮助!第二次签证是如何办理的?是在再次进入曼谷时办理的落地签证吗?落地签证好办理吗?都需要那些“材料”?非常感谢!

飞鸟与鱼2009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4 17:02

9楼

回复 8楼 @增加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感谢楼主的帮助!第二次签证是如何办理的?是在再次进入曼谷时办理的落地签证吗?落地签证好办理吗?都需要那些“材料”?非常感谢!

查看全部引用

你可以提前办理好落地签。 经停泰国的飞机行程单和酒店地址是一定要准备好的,订好了之后打印出来带在身上。

增加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6 18:49来自穷游APP

10楼
楼主你好,您说的提前办理落地签证是如何办理?在国内能办理吗?再次感谢!

飞鸟与鱼2009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9 16:59

11楼

回复 10楼 @增加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楼主你好,您说的提前办理落地签证是如何办理?在国内能办理吗?再次感谢!

查看全部引用

可以的  其实在泰国办理落地签也是很方便的。下飞机跑快点还不用排队。 我是事先在国内办好的泰国签证,找的代办,提供资料给他们,7天出签。

穷游大秘书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08-30 14:55

12楼

感谢楼主分享!

飞鸟与鱼2009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31 10:26

13楼

回复 12楼 @穷游大秘书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感谢楼主分享!

查看全部引用

感谢加精。我会陆续更新其他游记的

增加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9-02 21:57来自穷游APP

14楼
感谢楼主!多谢多谢!

dreamcomestrue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4 17:35来自穷游APP

15楼
看lz的行文有种莫名的感动,已收藏,想问问lz,这些照片,光影非常美,还有很赞的人像照,lz用的是单反还是iPhone?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