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论坛

一路向西!喀喇昆仑奇遇记(巴基斯坦穿越记,含白沙瓦、SWAT山谷)多图,龟速更新中

旅游攻略论坛: 巴基斯坦/阿富汗

一路向西!喀喇昆仑奇遇记(巴基斯坦穿越记,含白沙瓦、SWAT山谷)多图,龟速更新中

不存在的老张
不存在的老张 3袋长老
2016-08-15 7244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不存在的老张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15 23:47

1楼

写在最前面:

本次旅程横穿喀喇昆仑山脉。从塔克拉玛干旁边的喀什葛尔出发,经过葱岭边陲的塔什库尔干,群山环绕的Hunza valley(洪扎山谷),印度河干热河谷的giligt(吉尔吉特)、chilas(吉拉斯),旁遮普平原的首都islamabad(伊斯兰堡),阿富汗边境城市peshawar(白沙瓦)已经巴基斯坦塔利班过去的重镇SWAT(斯瓦特)山谷。耗时22天,穿越5673KM。

本次旅行的最终目的地——阿富汗斯坦由于喀布尔发生的恐怖袭击已经时间问题只能宣告终止。安全、宗教等等话题却成为我与挚友Z君、L君反复探讨的问题。巴基斯坦所带来的震撼与冲击是无比剧烈的,她不但冲击着我们对于“穆斯林”这一世界上第二大宗教的认识。也从生命、战争与和平的视角给了我们一些感官、心理上的刺激。

非常感谢本次旅行中给予我们帮助的巴基斯坦朋友,Martin、Ahmed、Usam、Ehsan等等。以及因安全问题日夜操心的父母与亲友。



“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大航海的时代了,如果生在大航海时代,相信我一定会选择去出海”记得4年前在西藏,Z君在吉普车上对我这么说。到现在之所以我还记得,是因为确实对这个深有感触。我们确实享受着日益丰富的快乐生活,但是刺激肾上腺素分泌的东西往往只能禁锢于钢筋水泥的狭小空间当中。尽管身处信息时代,我们依然对于大千世界所知甚少。在旅途中,从Chilas去islamabad的路上,热心的巴基斯坦大兄弟Martin不断重复的一句话便是:小L,来了看一看,巴基斯坦的xxx。小L经常疲于奔命地回答“看到了,看到了。”我们真的看到了吗?当我开始着手写这次旅途回顾之时,我总是问自己,真的看到了吗?

399年东晋高僧法显,627年唐朝高僧玄奘和747年唐朝将军高仙芝。前两个人都是去西边求佛的,分别写了《佛国记》和《大唐西域记》。当时,国家概念并不是清楚明白的。当时唐僧护照没带,甚至没带钱,只有一句话“我来自东土大唐,去西方取经”,所到之处都是“落地签证”最关键高昌什么的还有VIP待遇!我真的不服!1000多年后,我去从东土到西方旅行,所经过的每一个国家都需要提前办理签证,还需要提前换好钱,兑好美元。心塞~


更多精彩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一) 喀什葛尔,未竟的往昔。

7.9日清晨,刚看完欧洲杯决赛,我与Z君在成都双流机场坐上了前往喀什的飞机。杯赛决赛总是给我一种奇特的回忆,2014在尼泊尔,看完决赛,体验者阿根廷失利的苦楚,失魂落魄的开始了印度之行;2016年法国惨遭绝杀,感觉我有毒是解释了比较强的理由了。新疆,称得上的帝国最偏远的疆界了。不论是地理位置亦或是历史文化,宗教信仰,都不愧一个“新”字,尤其是神秘,众人口中不够安全的南疆。感觉非常惊异,川航开通了成都到喀什的班机,不得不吐槽,2200块的票价比很多东南亚出国机票都昂贵。

出发前我曾与Z君打赌,在乌鲁木齐绝对遇不到留大胡子的男士。果然,乌鲁木齐的气氛和想象中一样,随时随地透露出一种“安全”的气息。这种安全的气息究竟是来源于对于新疆政治空气的一知半解还是本身就有一种肃杀之意呢?我不知道。

经过6h的飞行,穿过天山,塔克拉玛干沙漠,我们到达了喀什葛尔。


喀什葛尔:可失合儿(Kachgar)昔是一国,今日隶属大汗。居民信奉摩诃末,境内有环以墙之城不少,然而最大最丽者,即是可失合儿本城

——《马可波罗》之五十《可失合儿国》


万米高空下的天山如此壮美


南疆的独特风情会让你马上爱上她。出发之前很多人都告诫我要注意安全。在大家都因为政治问题,安全问题不愿意涉足南疆的时候,我和Z君、L君也正式开启了喀什胡吃海喝的旅程。Z君说,喀什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吃着羊肚子,眼里望着大盘鸡,看着漂亮的维族妹妹,不用高声喊“欧朗尼塔特,瓯子阿达姆!”(维吾尔语:住手自己人)而这样的幸福随着深入巴基斯坦越来越难,至少是看漂亮妹子越来越难。不是漂亮妹子变少了,而是胆子愈来愈小,沙里亚法的约束越来越强,尤其是与阿富汗边境接壤的地方。

喀什并没有传言中紧张的气氛,L君说前一天他去新城区起码安检了6次,我们一直待在维族聚居区。就迅速融入了异域风情的街道被建筑、美食、人所吸引。由于用北京时间来度量,一天变得特别的长,尤其是从内地飞过去,大有一种上帝白送了2H的感觉。在喀什打车去清真寺、香妃墓半天即可逛完。维族出租大叔汉语不是很好,只能靠表情、手语和地名儿等简单汉语来交流。不过路上好心的出租司机师傅说:“如果你们遇到需要汉语帮助的时候,可以找年轻一点的孩子,他们汉语都很好。”PS:打车起步价5块,没有滴滴。

L君提前一天到达喀什,已经在老城区恭候我们多时了。:)下飞机之后,简陋的喀什机场,10块钱的机场中巴将我们拉到老城区青旅的巷子口。在喀什存在两种时间,北京时间和喀什时间。用北京时间东八区去时异常的不科学,北半球夏季中高纬度地区日照时间本来就长。喀什时间所用的时间是东六区区时。虽说这时间还是喀什方便,然而用什么时间却暗含了一个政治立场问题在其中。在我看来就如同罗马帝国、亚历山大大帝、蒙古人等等征服者所用的方法一样。不过新疆的意味更加悠长,因为这是一个从过去横贯到未来的“死局”。罗马人在征服近东诸邦时,只是推行希腊语,派兵驻守,仍然是上帝的归上帝,该撒的归该撒。时代的异变,征服者不再满足仅仅在事实上获得承认,更要获取意识形态的领导权。阿訇应该学习讲话精神,少年儿童广泛学习普通话。新疆的困局也是古老的习惯与崭新帝国推广意识形态的矛盾的产物。

喀什老城区能感受到浓郁的异域风情,如果没有汉字的牌子,就仿佛置身中亚某城。高台民居毁坏日益严重,大清真寺的信众却还是能诚切祷告。

清真寺正门口

喀什葛尔大清真寺祷告


清真寺内部陈设,风格非常异域风情,比起南京净觉寺等等,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伊斯兰艺术本身也和本土艺术有强烈的融合与冲撞。

香妃墓


花了半天时间游览了喀什老城区的高台民居、清真寺和香妃墓。在高台民居附近吃了一顿烤包子。味道很好,关键是量太大……我们三个人勉强吃完了5个……本次旅行深深感到食量的弱势,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城区,一部追风筝的人的电影,让喀什高台民居、塔什库尔干石头城声名鹊起。成为了众多驴友的追梦之地。本人对中亚、中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原因之一也是因为胡塞尼,另一个原因是宗教。然而喀什高台民居日以损毁严重。新旧交织的维护,不成熟不用心的现代化改造都破坏了它本来的美感。不过高台民居之中劳作的人们,那些历史尘封的陶器、艺术品依然在诉说这未竟的往昔。

喀什高台民居瞎拍合集

看似宁静,新疆却是安全的漩涡,而喀什,就是漩涡的核心,是风暴之眼。

午饭之后,我们非常丢脸的在高台民居迷路了。当年在瓦拉纳西的迷巷都没有迷路的我,功力已经大为衰退。当我们像维族大叔问路时发现,老城区汉语普及率实际上非常的低。在这个全是维族,维语作为主要语言的地方,似乎汉语无足轻重,并不会影响大家的生活。在喀什,只有维语标牌旁边醒目的汉语翻译提醒着你我,This is China.不知道该如何言说这种感觉,总之就是奇怪吧。

吾斯塘博依路,有一家无名的冷饮店,聚集了为数众多的男女老幼来吃冷饮。冷饮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一个流动冷饮站。一个巨大的冰块,四周杂乱无章地放着深棕色的蜂蜜。干燥炎热的喀什,除了需要AC,更需要来自雪山、冰川的冰凉。当我们要冷饮的时候,维族大叔变会拿出一个瓷碗,飞速冲洗干净。接上半碗凉水,捣鼓上半碗碎冰,酸奶,蜂蜜。我跟Z君嬉笑到:“知道这是什么味道吗?这是帕米尔高原的味道,在喀什,用舌头就能舔到喀喇昆仑雪峰。”

喀什葛尔,不论你是否知晓她的往昔,你都能在这个城市的居民的眼神中看到传统与飞快跃进的世界的冲撞与矛盾。仔细回味维族出租司机的口吻“小孩子汉语好很多。”真的感觉有一种失落之感。恐怕这才是穆斯林世界与整个“先进文明体系”的世界之间最巨大的鸿沟。过去建立起来的一切,那么辉煌,这条丝绸之路的荣光,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信仰与生活习惯遭受到了外部世界政治、经济的多重洗刷与压力。尤其是在这个帝国之内。

我们生长的环境中,拥有诸多常识。这些常识被奉为“文明世界”的圭臬。然而在遥远的中亚,对于他们而言,常识来源于沙里亚法,来源于穆斯林世界。现代化大都市人有都市人的迷茫,古老的宗教城市人有古老宗教城市的困顿。这恐怕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化解这种困顿。我们不能理解的很多行为。同样,在一个不一致的社会氛围,文化传承中,他者同样不能理解我们。问题就在于,大家都想说服对方,将自己放于“真理”的位置上。这个难题不光出现在这个现代的东方帝国,它从历史中一直走来,并浮现它的容貌,从波斯帝国到奥斯曼,从神圣罗马到俄罗斯。帝国不分新旧,都在背负起一种由统治而生发的“命运”。而这种命运常常成为压垮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晚饭,L君吵着要吃大盘鸡,我们就在老城区找了一家非常出名的大盘鸡店。一个小份大盘鸡、一个羊肚子、一个玉米烙饼,撑得仨人生活不能自理。喀什老城区的维族真心知书达理,还想给突兀地出现在老城区的三个汉族年轻人让座,搞得我们很不好意思。物价也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80几块钱吃了那么丰盛的一顿饭,真心值了。

喀什的夜晚降临地格外晚,北京时间23:30,喀什开始笼罩在夜幕之中。北温带的夏天,夜晚总是那么朦胧,黑夜不能完全侵蚀白昼,便留下了一丝接近于黎明的光亮。与Z君、L君在青旅吃水果喝啤酒,殊不知,进了巴基斯坦,酒精就成为一种奢侈了。

南疆的水果在进入巴基斯坦之前给我们仨人上了最生动的地理课。依稀记得地理书上说,南疆昼夜温差大,日照充足,有机质积累丰富,非常多汁、可口。南疆的蟠桃、老汉瓜、西瓜、哈密瓜、桑葚,简直可以让疲惫中的个体满血复活。

老城青旅有非常多的外国游客,这让我们感觉很惊奇。记得2014在印度阿姆利则,与一位韩国大叔同住金庙,他告诉我说外国人去西藏非常困难。同是政治敏感、复杂、动荡的地方,新疆竟然如此容易?不由得让我吃惊了。

来到南疆的维族中心区域,我有点开始理解这个神奇的地方了。往昔,历史,传承对于维族来说恐怕自己都说不清楚。对于现实呢?对于帝国政治核心与本土生活息息相关的那些矛盾,恐怕谁也说不清楚的。因为历史编纂者不对读历史的人负责,他们只对信奉的意识形态负责,所以不同意识形态下历史会截然不同的书写;现实的东西也是如此,版本太多。有太多不能写在纸上的故事,那些真真假假的故事。

一切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的旅程——正在前往塔什库尔干loading……



喀什消费水平一览:

老城青旅:三人间一晚120RMB

午餐烤包子+酸奶:20RMB

晚餐:80RMB

门票(均为学生票):清真寺20RMB、香妃墓20RMB,高台民居不需要门票。

物价真心低,但是高的是来的机票啊,喂!



关于喀什的安全问题,需要再次强调一下。老城区属于维族聚居区,如果有心理阴影的朋友慎重考虑,可到汉人区住宾馆。如家、汉庭都有的,还有重庆火锅吃。但是如果想体验维族生活的风情和当地文化,一定要选择老城区。老城区安全无虞,安检比新城区(汉人区)少太多了,完全可以放心。维族热情好客,真正的穆斯林心肠都非常好,这一点从巴勒斯坦到巴基斯坦都完全感觉到了。老城区,住了你不会后悔,后悔了也别来找我。



最后编辑于 2016-08-23 09:36

举报 回复

阿benn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16 18:18

2楼

感谢楼主的分享!开头不错呀,求更新

记忆如印记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16 18:19

3楼

觉得安全还是很重要的,佩服楼主

不存在的老张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16 20:23

4楼

回复 2楼 @阿benn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感谢楼主的分享!开头不错呀,求更新

查看全部引用

手机摔坏了,上面好多图,所以修好了就开更塔什库尔

不存在的老张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16 20:24

5楼

回复 3楼 @记忆如印记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觉得安全还是很重要的,佩服楼主

查看全部引用

这条线因为07年开始的闹得巴基斯坦塔利班而变得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好在现在安全局势稳定很多了已经。

user_DZ7ZnsXmEv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6-08-18 18:58

6楼
求更新

不存在的老张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19 00:10

7楼

(二)塔什库尔干,帝国西边的尽头

刚到老城青旅的时候,就问过热心的老板。老板当时告诉我去塔县,就去喀什的塔县办事处坐皮卡,拼车皮卡价格大概是120块一个人,车程5h;或者说做班车大巴去车程6-7H。我们当时决定的是第二天去拼皮卡车。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在喀什老城区闲逛之季,正和Z君商量去塔什库尔干(以下简称塔县)的事情。这时候有一位长相酷炫的年轻男子迎面走来,说:“小伙,四川人?要去塔县明天?”当时我一听就惊了,说:“你怎么知道?”他说:“刚路过你们身边听你们说到了塔县呀。”说这老哥的女朋友也过来了,叫我们明天一起走,他们自己有车也正好去塔县。这简直是上天掉下来的大礼包呵。火速留下微信和电话,就这么经历了旅途中第一次被捡走。Ps:没想到的是,本次旅途仨大男人竟然经历了很多次被捡走。是因为帅呢还是帅呢还是帅呢!

 

喀什出门前Z君强烈要求下尝试的瓒瓒可乐,新疆风味确实不太一样,至于味道嘛……我选百事

7.10日,9:00am。对于北京时间,这真是一个不算早的时间了。可是对于晚上23点天黑的喀什葛尔,我表示呵呵了。真是大清早呀,夜里三点半才睡。和R哥约好的时间是11点,收拾好行装就相约见面咯。吃早餐的时候得知R哥的女友D姐竟然是在读女博士,我们仨投来了无比的钦佩与羡慕。不得不说喀什真是美食之城,鸽子汤吃了一碗还想一碗。此时耳边倒是萦绕起了L君的台词:“吃完这一碗还有一碗,吃完这一碗还有三碗……”

 

出发前往塔什库尔干,中国最西边的地方。如果没有巴基斯坦签证,前往塔县需要办理边防证。(边防证可以在喀什噶尔办理)。从市区出发去喀什的路上,尽是绿油油的农田、果树。果然应了维吾尔族的民谣“大水灌满田野,塔克拉玛干沙漠就是永不干涸的绿洲”。出发之前跟大学穆斯林哥们儿学的唯一一句阿拉伯语倒是在此行中派上了用场。“asalam allahykum”(读作“阿色楞牧,阿拉一库姆”。意思是愿真主保佑你,是全世界穆斯林通用的问候语。在交谈中如果有人用这句话问候你,你应该回复“窝阿拉一库姆,阿色楞姆”。回家之后,每次与Z君见面都要非常逗比的用这个打一下招呼……)旅途中,一句阿拉伯语的问候无疑会加深热情好客的维吾尔族、塔吉克族对你的好感度。不得不啰嗦几句,在穆斯林世界,实际上阿拉伯语理论上人人都能看懂,至少是能看懂古兰经,可以不会读但可以看懂。

 

大约开了1个半小时,就进入了帕米尔高原之上了。帕米尔高原,古称“不周之山”汉代之后称“葱岭”,唐代之后,西域突厥化之后成为“帕米尔”。塔吉克族有一句源远流长的谚语“人的肚脐在肚皮上,世界的肚皮在帕米尔上。”车过疏附,进山之后,路况变得奇差无比。到处尽是那些“修了一辈子的路”(真心感觉从来没修好过)。记得6、7年前常走川藏线,雅江、通麦都是如此。路旁尽是“救灾”帐篷和“前方泥石流路段,请观察通行”的字样。在越野车“骑着喀喇昆仑公路”上帕米尔的时候,漫天的云气遮挡了一切可视的景物,由于植被稀少,路上砂石横行。漫天的扬尘更加剧了目光中的“黄色烟雾”。当时我们一行就在车上讨论,这尼玛,公格尔九别峰肯定是无缘得见咯……

公路沿途景色

云中偶见的雪峰,应该是公格尔九别峰的一部分

果不其然,嘴巴乌鸦起来能超过贝利老爷子……气温随着海拔上升骤然下降,身着的衣物也从短袖变成了冲锋衣。杜姐与饶哥敢穿短袖走一遭塔什库尔干,却也是可歌可泣的勇士。运气终于在卡拉库里湖得到了缓解。湖在克孜勒苏柯尔克孜族自治州阿克陶县境内。说个题外话,新疆的少数民族多有境外的祖国,柯尔克孜族有翻译成吉尔吉斯族,当然唯一没有祖国的民族正是新疆人口最多的民族——维吾尔族,这茬儿我就不接着往下说了。沿途不断打听卡拉库里湖有多远,听到的6个版本中有人说35KM,有人说100多KM,这个误差我也是服了!

从通路开始就一直在修的路呀,修一辈子的路……途中还遇到了一个写有“严禁烟火”的闷罐车屁股微微冒出火星。塔吉克大叔们还在争论有没有着火……此时Z君一声大喊“着火了”,饶哥一脚油门,拉着我们飞走了。但愿他们平安

 


湖边沙山,湖滩草地散落了很多的牛羊

 

终于在3600米的高山上,卡拉库里湖静静地躺在7649m的公格尔峰和7509m的慕士塔格山中间。我们未曾得见卡湖雪山倒映、日光喷薄的场景,见到卡拉库里湖的一瞬间却也是惊鸿一瞥了。远古冰川运动留下的痕迹。一行五人丝毫不顾高原反应冲出车门奔向湖边。寒风中瑟瑟发抖……(不做死就不会死)上车之后第一件事记得是分感冒药吃。作死地将手伸入湖中,却感觉冷的发烫,烧灼感让人迅速收回。

卡拉库里湖

 

过了卡拉库里湖就到了塔县境内

随后翻越4100米的慕士塔格达坂之后一路下坡便到达了塔什库尔干县城。在旷阔的苏巴什草原上,散落着众多的蒙古包和简易的泥房子。远处的的慕士塔格却掀开了笼罩已久的云盖头,曝露了真容。这当真是这一天中难得的好天气,可真容没一会就隐没在白云之中了。一片片草原,遍地野花盛开,我们从多个角度仰望“冰川之父”——慕士塔格。

冰川之父慕士塔格

 

当我们到达塔县县城时,已经是从喀什出发八个小时之后了,平心而论,饶哥开车真的挺快的,或许是路况差,亦或许是当地司机开车过于狂野。与他人口中的“6H”相去甚远。塔县县城外加油,足足等了快30MIN。塔吉克族警察小哥用带儿化音,发音标准,字正腔圆的汉语告诉我们“耐心等待,安全第一”,整个加油站都是一辆车一辆车进的。不过一路上的4-5次安全、边防检查已经让我们麻木了,那就等呗。加油的等待中被塔吉克美女搭讪,我有一个小发现——不论是苏联统治了80年之久的塔吉克斯坦,还是中国的塔吉克族,都非常不“清真”。他们向往现代城市文明,更亲近汉族、汉文化。塔吉克小妹告诉我,塔县是整个新疆治安最好的地方,之一观点在之后的人口中均得到了验证。

 

到达塔什库尔干县城已经是北京时间21点,喀什时间19点。白昼未尽,饥肠辘辘的五个人匆匆扎进最热闹的一家牦牛肉火锅店。殊不知,这是我们旅途中最后一顿“火锅儿”。塔吉克族人倒是不太在意穆斯林不许饮酒的诫命,或许是因为本身他们就是突厥人与蒙古人的后裔,蒙古人好酒人尽皆知;也有可能是宗教生活不太严格。塔吉克族人男女个个标致,据说是中国唯一一群“欧罗巴”面孔的民族。阔别了湖北省十佳青年“杜姐”、英语专业12级的“饶哥”,我们投奔了北纬三十七度青年旅社……ps:饶哥、杜姐真真都是好人,风趣幽默、乐于助人,我们进入巴基斯坦之后依然时刻关心着我们。

 

本人不善于餐前相机开光……业务技巧不熟练

海拔4100米的塔县只有两条道,一条主街,一条新建的“旅游风情街”。县中心广场就是闻名遐迩、展翅高翔的“雄鹰”雕塑。只是天色已晚,只能在黑夜中略窥端倪。然而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按照定位找不到旅店!找不到!迷路啦!背着15KG的行囊,走了N久都没找到。在这里不得不再夸一下塔县的女孩子了!在迷茫中,耳边传来清澈而温暖的普通话!“你们是迷路了吗?”女孩子有些害羞,我说明了情况,她便欣然带我们找到了青旅。找到之后,我等只能感叹,一群睁眼瞎!

 

北纬三十七度青旅,老板喝多了,接到我们的时候就开始称兄道弟,我们仨也迅速被阿拉入伙喝酒。于是乎在塔县喝了旅途中倒数第二次酒,本以为是倒数第一次……认识了一群可爱的“塔漂”,管事的成都汉子告诉我,这旅社10年没赚过钱……他们当中有独步江湖纵横川滇藏疆、中亚南亚的战空空同学(真的没有在说我自己:))也有朝阳区群众,自身塔漂,摄影宗师老于。可惜为了赶着开关时间出境,不能多呆一天。也正因为赶着出关,错过了塔县的“石头城”。

 

塔县消费一览:

车费:240RMB(实在不好意思白坐人家车,给饶哥加满了油)

晚饭:牦牛肉火锅,略贵,三个人吃了快300RMB,中午饭并没有吃,我经常问L君:“只要能忍,什么苦吃不了?”L君一般会说:“什么苦都吃不了。”

北纬三十七度青年旅社:三人间100RMB一晚。如果大家只去塔县可以在青旅常住,只要做义工,就不收住宿费(怪不得赚不到钱……)

 

说来惭愧,诺大的新疆仅仅呆了4天。北疆伊犁喀纳斯、吐鲁番、塔克拉玛干就不说了,过于遥远。就南疆最具特色的莎车,于阗等等县都未曾到访,更无法管中略窥南疆乡村传闻中的那些风土人情,那些真真假假的故事。甚至连塔什库尔干的石头城都没去成……最为遗憾的莫过于没有和塔吉克妹子来一张合影或者留一张照片,一是因为天色已晚,二是因为我是如此的害羞……不过凡事皆有遗憾,遗憾无非是等待日后弥补或者永远成为遗憾,谁又能把握住一切呢?

再次感谢一下饶哥和杜姐!饶哥作为摄影师牺牲了出镜的机会,真是武汉白求恩。


最后编辑于 2016-08-19 00:22

举报 回复

不存在的老张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3 00:22

8楼

(三)攻克天堑红其拉甫,正在前往喀喇昆仑公路

北京时间上午9:00,在清晨的醉意中骤然惊醒。突然想到要早起去看看今天是否能出关。拉上睡眼惺忪的Z君。洗漱罢了,冲向红旗拉普海关关口……塔县的气温非常低,防寒睡袋完全派上用场。昨夜的温度约莫有0度左右。在塔什库尔干,冲锋衣,防寒睡袋或许是一年四季的必需品。炎炎夏日,丝毫感觉不到阳光的炽热,只有紫外线让皮肤不断地积累黑色素。(这也是进入巴国之后不止一个人问我是不是来自东南亚的原因)。

两张塔吉克族的照片,图一是古老的突厥礼仪,同辈女性见面,亲吻嘴角(感谢战空空同学提供照片,摄影:战空空)

清晨的塔县空无一人,跑步到海关门口,早已累的气喘吁吁(真的不是我虚,肾绝对没问题,海拔3900M,谁跑谁知道)。关口有个站岗的武警小哥,搭讪之后得知,他已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带了快两年。按他所说,塔县的日子真是煎熬。塔县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能够完全放松,欣赏美景的地方,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难熬地出奇的高寒地区,活动范围仅仅限于营房……插个题外话,战空空同学告诉我,塔县想要买个淘宝运费都巨贵,一般2周才能到达。毕竟只有一种方式进来——就是通过8H的公路运输从喀什过来。

到达了海关国际大巴车票售卖处。买票的老哥昨晚喝酒过多,一脸红晕还未消散,意识模糊。排了40MIN队才到我们。票价226RMB,就一张纸……讲道理好贵,才坐3h。

买票的人巴基斯坦人居多,有少量维族、塔吉克族商人,有一个中国内地商人告诉我们:“你们跑到这里来旅游,有什么好玩的!”一时间无言以对……

买了票之后返回青旅收拾好行装与朋友们作别,踏上了前往巴国的旅程。这个高原城市短暂的一晚的经历却值得我们在巴国一路回味,有酒,有美女的日子就这样一去不复返。

 

海关过关很容易,只是要查一切液体,因为巴基斯坦是伊斯兰教国家,法律明令禁止饮酒、贩酒。(巴国法律很多都是照搬伊斯兰教教法沙里亚法,沙里亚法认为酒是恶之媒,禁止饮酒)因为巴基斯坦和中国关系非常好,所以只是严查带酒。之前看攻略说过关需要“健康证”。资深驴友推荐关口装傻,就说不知道健康证是啥,是在海关办吗?完全可以搪塞过去。关口有一位肤白貌美的短发塔族女武警,军阶中尉。基本上在巴基斯坦认识的所有从红旗拉普口岸过关的老巴都说这个妹子长得好看。臣附议,不过人家是边防武警,根本不敢动相机……有机会大家实地调研吧。边防站政委严查了我们的身份证之后得知我们是去巴基斯坦玩的事情之后表示,年轻人就是作,说一年从红旗拉普去巴基斯坦旅游的不超过40个。我们已经占将近四分之一了。

海关上车,国际大巴约莫需要1H才会开到真正的口岸去。上车排队中国人收到了无比的有待,中国人先上车。大巴有床,但是挺脏的,基本没有清理过。司机大叔是塔吉克族,精通中、维、塔吉克、乌尔都语。这里要说一下巴基斯坦官方语言——乌尔都语,其实整个南亚次大陆(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都说同一种语言。只是在印度、尼泊尔用天成文字拼写,称印地语;在巴基斯坦用波斯-阿拉伯字幕拼写,称乌尔都语。实际上宝莱坞电影、印度歌曲整个南亚次大陆都能听能看,只是看不懂文字而已。事实上印巴两国在1947年印巴分治之前的蛮长时间属于同一个国度。历史较早的孔雀王朝不说了,因为当时南亚次大陆宗教较为统一。从突厥化蒙古人帖木儿后人巴布尔建立莫卧儿帝国开始,到后来的英属印度,均一起被统治。由于印度教、穆斯林长达600年的剧烈纷争,最终分为两个独立国家(实际上是三个)。1947年根据蒙巴顿方案,英属印度主体分为印度巴基斯坦两个国家,印度教国家是印度,穆斯林国家是巴基斯坦。巴基斯坦1947又分为东西巴基斯坦,由于东西巴基斯坦地理上的完全隔绝,不接壤,语言、民族、文化的巨大鸿沟,加之印度的挑拨,距离2000KM东西巴基斯坦脆弱的国家关系在1947-1971年之间一直风雨飘摇。终于东巴基斯坦1971年第三次印巴战争之后独立成为孟加拉国

不过这片大陆上的宗教、民族纷争远远没有结束。即便是1947年大量印度穆斯林举家迁往巴基斯坦,尤其是第一大城市卡拉奇。然而印度至今仍然有1亿穆斯林,约占印度人口10%,作为少数派,在印度国内他们受到印度教徒的抵制与压力;巴基斯坦人因为不可调和的国家矛盾亦对他们没有好感。在俾路支斯坦省,常常有印度武装分子,极端宗教人士对巴基斯坦发动恐怖袭击。南亚大陆的恩怨说不清道不明。我知识有限,也只能略谈一二。

巴国有信德、俾路支斯坦、旁遮普、开伯尔普什图(KPK西北边境省)4省;加上巴控克什米尔(巴控克什米尔分为吉尔吉特省——巴尔蒂斯坦和阿扎德克什米尔,在乌尔都语中,阿扎德的意思是“自由”。)外加三不管地区FATA,即部落地区,部落地区地处阿富汗边境,主要民族是普什图古老部族,民风彪悍,教法纯正,是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利班的有力支持者。巴基斯坦600多条基本法律只有44条在该地区适用,由于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美国一直出互相暧昧不清的状况,直到2004年,政府军才进入该地区清缴塔利班……此地是所有外国人的禁区。2014年曾去过印控克什米尔——查默克什米尔邦,感觉以穆斯林为主的印控克什米尔还是更喜欢独立或者巴基斯坦一点。之所以说印巴纷争在独立之后远未结束,真是因为两国对克什米尔地区曾经3次大打出手,至今武装冲突、摩擦不断。1947年蒙巴顿法案没有规定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当地人民倾向于加入巴基斯坦或者独立,而上层王公已经决定加入印度,至今依然纷争不断。依照一颗印巴停火线,分成了两部分。有意思的是印控的拉达克地区居民大部分印象藏传佛教,14世达赖喇嘛还经常去那里弘法。有一部分克什米尔被巴基斯坦转交给了中国控制——就是新疆鸟不拉屎的阿赛克钦地区,用于威慑印度,印方称之为“中控克什米尔”……

 

一路上风景非常好,帕米尔高原中国部分的精华就在塔县——红旗拉普口岸的路上了。(无奈隔着窗户拍,质量不太好)

(摄影战空空)

上车时间是北京时间12:00,然而并没有时间吃早餐,干粮也只是三瓶可乐。车上,老巴看出了我们的窘境,主动发大饼(乌尔都语:恰巴提,维吾尔语手枪读音是恰巴特,我不由得一惊,妈呀还没到巴基斯坦感情就让我吃枪子儿?)这算是一口救命的干粮,因为当大巴到达sost时已经是2个半小时以后了。这块饼也开启了我们巴国认表哥旅程的第一段。发饼的大叔主动和我们搭讪,他叫Mushtaq Ahmed(竟然有人用慕士塔格当做名字)英语超级棒,而且所用词汇相当高级,说的我们一愣一愣的。大叔说他经常往返巴国和中国经商,一年有半年呆在浙江绍兴。我们在车上从工作、学习聊到家庭状况,从解释独生子女政策聊到教派。当我问Ahmed你是什叶还是逊尼的时候,大叔眼睛放光,估计之前从未有中国人能问这个问题。确实伊斯兰教忍受21世纪以来最大限度的非议,但是在讨论这种宗教的同时,我们对它的历史、信仰却所知甚少。在一种互相不了解的情形下,如何能够沟通呢?扯远了,关于教派知识、伊斯兰教简单知识下期详述。

到了红旗拉普边防站,又被武警叔叔叫下车检查护照。此时海拔应该有4500M左右。

(还有总书记重要讲话!)

检查完护照之后,上车径直往口岸开去。口岸不知道为什么,当天不可以停车拍照,过了界碑5MIN之后才放我们下车。在界碑的巴基斯坦一侧,数以百计的巴国人民热情地朝国际大巴喊叫“China,China”洋溢着笑容。下车时经历了巴国第一次“被看猴”,到处有人拉着你合照,L君说,是时候请一个经纪人了。此后在巴国,看猴变成了家常便饭,到最后,真的是想躲的心都有了,巴基斯坦人对于唯一的“盟国”的热情真的不是盖的。

中国一侧的界碑

其实至今我的心情真的非常复杂。对于我们而言巴基斯坦仅仅是口中“巴铁”,得见真人我们可能也不会免费拉着他们到处玩耍,旅游,吃饭,当向导。但是巴国人民会,铺天盖地的“包养”让我们无数次反思是不是遇到了骗子……事实证明,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巴基斯坦人的笑容是真实的,他们的忧虑,所面临的宗教与世俗化的困境,现代化与古老伊斯兰文明的困境与忧虑不比我们少。但是清澈的笑容确实不那么充满忧虑。突然觉得自己面目可憎,真诚对于我们来说永远是嘴边的真诚?

跨越了天堑红旗拉普,三个中国猴来到了巴基斯坦。希望讲那么多历史,大家不要觉得无趣,后面还会有更无趣的历史讲给大家听。旅行并不能远离政治、历史、宗教。阁下或许会问,就没有纯粹的旅行分享吗?或许没有……你头脑中所想恰恰决定了你看到的东西,这种异乎寻常的旅行体验背后,就是去发现世界,用你善于发现世界的眼睛去看那些你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物。去捕捉、触摸固有的观念无法触及的那些东西。如果做到这些,那么你就不是游客恶,而是新时代的冒险者。


最后编辑于 2016-08-23 00:44

举报 回复

不存在的老张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5 22:39

9楼

(四),罕萨山谷(hunza),为你千千万万遍。

跨越国境线之后,国际大巴依然要行驶接近2H方能到达苏斯特(sost)。汽车飞速开下帕米米尔高原,开始在sost河谷当中穿行。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由于巴国过去是英属印度的一部分,所以公路按照英联邦制度采用右舵左行,而国际大巴是中国车辆,是左舵右行。于是塔族老司机开了两个小时的左舵左行……虽说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80年代走私车盛行的时候,满大街都是呀,不过作为成长21世纪的年轻人,这种少见多怪也是可以理解的。

Sost河谷景致

对了出关时遇到两个来自澳门的妹子,要去斯卡度,徒步乔戈里峰(K2)不过她们在进入sost的海关时遇到了一些麻烦,因为适用港澳通行证出关没有海关出关章,导致护照上没有出中国大陆的记录,使用港澳通行证进入大陆的朋友应该留意一下这个问题。而这次旅途不能去造访被称为死亡之山的世界第二高峰,14座8000M以上中攀登难度最大、死亡率最高的山峰(那么长的头衔,就像丹妮尼丝灵魂附体)也真是莫大的遗憾。造访SOST之前会通过巴基斯坦的关口,在关口,所有外国人要填一张入境卡,与其他国家不一样,这张入境卡会成为入境之后仅次于护照重要的“通关”文件。因为上面会写有你将要去的地方,巴基斯坦很多检查站都登记这张入境卡。

小TIPS:只写一个地名,敏感地名自己买支圆珠笔添加。毕竟白沙瓦、奎达、斯瓦特山谷等地安全局势的缘故,你要是在入境卡上写这些地名,SOST前面的关口警察肯定会请你小黑屋喝茶的。老司机行走江湖,满满都是套路啊。

行车2H中大半时间都在和Ahmed大叔聊天。我们回到上次设下的伏笔,关于逊尼派和什叶派的问题。Ahmed告诉我他是什叶派,精神领袖是哈梅内伊。当我问到他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分歧是否是关于四大哈里发只有阿里一个还是四个;是否承认伊玛目的时候。他表达了对来自中国小兄弟的赞叹。哈哈哈哈哈哈哈,讲道理,作为一个本科哲学的学生要是这些都不懂,也就算把知识都还给老师了吧,好在我学习虽然不用功,但是还是囫囵吞枣地听过一些。

关于什叶派和逊尼派,在这里给大家简短地做一个区分。伊斯兰教派有很多,最大的分类方法是区分成什叶派和逊尼派。世界约16亿穆斯林中,90%属于逊尼派,10%属于什叶派。什叶派与逊尼派分歧主要在两点上(或许不够齐全):1.逊尼派承认穆罕穆德去世之后的四大哈里发(类似于宗教领袖)而什叶派只承认阿里及其12代后裔为哈里发血统,称为“伊玛目”,所以什叶派大体上被称作“十二伊玛目”派。而伊玛目实际上与哈里发所指是一样的,不过什叶派认为哈里发是一个错误的称呼而已啦。2.什叶派主张古兰经除了字面意思以外,还有隐义,隐义一般人读不出来,只能靠伊玛目领悟。然而伊玛目只传12代,绝大部分什叶派认为第十二代伊玛目不会去世,而是会隐遁起来,等待末日审判之时以“马赫迪——蒙受真主引导的人”(救世主,犹太希伯来传统叫“弥赛亚”)的身份重新出现。此外还有诸多祷告、礼拜礼仪的不同。在历史上,什叶派一直以少数派的方式出现对抗哈里发或者逊尼派帝国,其伊玛目多是遭到逊尼派暗杀,或者死于战争,所以什叶派一直相信伊玛目的殉道传统。而苏菲主义、理性主义等等伊斯兰内部宗教改革运动留到下次BB。

和老哥聊高兴了,老哥抓着我们手说到了SOST一起吃午饭,我们说我们要去罕萨山谷hunza valley的kalimabad的时候,老哥说他家离那边很近,朋友开车在SOST等他,邀请我们一起坐车去。

进入巴基斯坦手机自动切换到和北京时间3H的时差,大有一种平白无故赚了3H的感觉,感谢上帝。到达sost’之后老哥带我们去换了钱,而手机卡没有办到……关于货币也有一点TIPS:巴国城市的大多数ATM机都可以使用银联,我用的是华夏银行的卡,每天2笔不收手续费。然而我依然建议如果要去携带一些美元现金。第一,美元汇率很好,换巴基斯坦卢比汇率很好,能到1:104,人民币是1:15;第二只有城镇有ATM机,如果长期不在城市,还是找黑市换汇划算,方便啦。

巴国的第一顿饭,真是把我们吓尿了。老哥说几个朋友一起吃,结果一去,发现总共有10个人。都是在中国经商的生意伙伴们。早就听闻巴国人民有一种老巴时间,百闻不如一见。当我们点好菜之后,老板说要等40min煮饭,然而40min之后,开始一人发一个盘子,之后每隔5min上一个盘子、刀叉、纸巾。最终等待1h之后,午饭终于上来了。巴国人民的吃饭习惯也是比较有意思:第一,一般9点吃早餐,14——16点之间用午餐,20——23点之间用晚餐,按照中国习惯12点,下午6点去餐馆找吃的是绝对没戏的……第二,老巴一般用手吃饭,越深入巴基斯坦,没有刀叉越是正常现象。第三,吃肉一般羊肉、鸡肉居多,因为英属印度的过去的历史,牛肉在巴基斯坦也不是很流行。主要是因为英属印度主体是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处于相互尊重不吃猪肉、牛肉(穆斯林不食猪肉,认为不洁净;印度教徒不吃牛肉,牛是三大主神之一毁灭神——湿婆神的坐骑),不过想吃牛肉也能吃到。

这顿饭又认识了我们的大表哥——martin,他也在中国经商,说得一口流利的(bie jiao)的中文,英语几乎不会,但是人非常热情,第一顿饭Ahmed,Z君和Martin抢单,都败在了Martin大表哥之下。饭后留下了与大兄弟们第一张合照:


Sost城镇景致

 

Martin是一个什么风格呢?衣着巴基斯坦穆斯林传统服饰,如上图,开一个丰田巡洋舰,车上放凤凰传奇的歌曲,热情地出乎你的意料,简直可以说吓死个人。就这样,我们五个一起出发去kalimabad。正逢巴国 、杏子成熟的时节,路上各种大樱桃,黄杏子,馋得人流口水。口感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好吃来形容的了。一路上经过了帕苏(pasu)我们在PASU赢下来坐着喝茶。巴国的茶与奶茶差不多,喜欢甜奶茶的朋友不要错过。

一条冰川融水,河边非常寒冷,需要穿冲锋衣,茶馆就河边,在PASU

 

没多久就到达了十分出名的堰塞湖,现在红旗拉普到Hunza的路况非常之好,中国政府这条路修了六次。喀喇昆仑公路的道路质量,比喀什到塔什库尔干好十倍,果然还是对外要面子一点,真是国际共产主义精神!从不利己专门利人呢,嘻嘻。话说几年前,由于大地震,喀喇昆仑公路全面毁坏堰塞湖行成,从pasu到kalimabad只能靠摆渡船来运送车辆,非常之慢,随后中国政府帮助巴基斯坦打通了堰塞湖旁边山体隧道。堰塞湖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出名的景点,景色及其惊艳!

 

堰塞湖隧道旁的标语。在这里由于老巴不停找我们拍照,耽误了20多分钟。

一个非常惊艳的角度

 

傍晚时分,终于到达了Hunza valley,这是宫崎骏创作风之谷的地方,希尔顿写作消失的地平线的地方。有Aliababd、kalimabad等好几个Valley,都是四面环山的山谷,其中Kalimabad是最为著名的,有8座7000m以上的雪山环绕,以Lady finger,golden peak,拉卡波西最为著名。

黄昏的kalimabad

 

由于正值穆斯林开斋节,相当于巴基斯坦黄金周,大量的本国游客蜂拥而至,酒店爆满、价格高得离谱,我们住在HILL TOP HOTEL 每晚还价之后高达3700RB一晚,约和230RMB,也不得不住.条件倒是还凑合,不过价格在巴国的话稍显昂贵。

Hunza山谷在03年阿富汗战争爆发之前是大批欧美日韩驴友的“麦加”,可是随着局势的动荡,到09年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壮大,对外国人的袭击频发,这里就真正像香巴拉(希尔顿笔下的香格里拉)一样遁入了克什米尔大山的深处。如今局势逐步稳定,在HUNZA已经可以见到零零散散的外国背包客了。呆在HUNZA3天,见到了2个韩国游客,2个瑞典人,从伊斯兰堡自驾来,还有就是我们。

说实在的,Hunza山谷我等了两年,终于还是跨越了喀喇昆仑山,飞跃中巴公路到达了等待了两年的目的地—巴控克什米尔地区hunza山谷。在sost被老巴兄弟捡走,热情款待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想象。正在前往风之谷。karimabad,宫崎骏创作风之谷的地方。已经没有语言来形容这个地方了。可以大声说“正在前往hunza山谷”。即使在计划与梦境中幻想1000遍,也不及真正触摸到hunza山谷的一瞬间。言不尽意。两年前在印度,阿姆利则,和韩国老哥同住金庙,他告诉我Hunza的美丽,我便心向往之了。终于,2016年我来了巴基斯坦。各类烧烤在Hunza山谷极为常见,饱餐一顿之后,疲惫不堪的我们回到了酒店,晚饭之后早已当地时间11点,在Hunza令人称道的美丽与淳朴的民风陪伴下,伴随着夜晚热闹的开斋节活动的音乐,一行人沉沉睡去。

Hunza不仅仅只有景色的美丽值得称道,要知道,号称“香格里拉”,对号入座希尔顿消失的地平线的地方多了去了。云南迪庆的香格里拉县、四川稻城等等。然而作为希尔顿笔下真正的香格里拉——克什米尔,除了美丽、与世无争之外,最大的魅力在于神秘。在这里你会理解“化外之地”的真谛。被雪山拥抱,被漫山的林荫拥抱,被热情而纯粹的老巴热情拥抱。战争的疑云就像温带海洋气候的乌云和雨一样在这片土地绵延不绝,塔利班、印巴克什米尔争端,部族冲突等等都没有抹杀Hunza人民的热情与希望。This is Pakistan.

 


最后编辑于 2016-08-28 20:42

举报 回复

林里人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6-08-27 13:07

10楼
当然唯一没有祖国的民族正是新疆人口最多的民族——维吾尔族,这茬儿我就不接着往下说了。 游记勿涉政治!

不存在的老张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7 17:23来自穷游APP

11楼

回复 10楼 @林里人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当然唯一没有祖国的民族正是新疆人口最多的民族——维吾尔族,这茬儿我就不接着往下说了。 游记勿涉政治!

查看全部引用

我都不往下说了,还要干嘛

junolavender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29 14:40来自穷游APP

12楼
好棒!期待后续!这是今年刚去的吗?

穷游大秘书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08-31 11:23

13楼

期待楼主后续呀

不存在的老张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31 19:55

14楼

回复 13楼 @穷游大秘书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期待楼主后续呀

查看全部引用

在写呢,嘿嘿嘿

不存在的老张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8-31 19:55

15楼

回复 12楼 @junolavender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好棒!期待后续!这是今年刚去的吗?

查看全部引用

当然啦,新鲜的,写得慢,见谅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