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论坛

相逢之日 便是花开满时

旅游攻略论坛: 日本

相逢之日 便是花开满时

Champel
Champel 4袋长老 精华
2016-09-20 6718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9-20 22:41

1楼

*不知道在秋天到来时才开始写春天的樱花会不会晚,可是又很怕在未来的某一天忘记这一切,那就慢慢写好了,想起来就写一点。


三月|终于要去日本了

对于从亚欧大陆的这端跑到那端这件事,我向来是不情愿的,所以在欧洲生活的这些年,回国频率一直是两年一次。以至虽然明知日本的种种好处,惮于路程遥远和选择困难,总是放了又放,直到突然有空在春天回国。


一切都很顺利。我村有日本国领事馆,搭个电车,简单的材料加5个工作日,就拿下了那张向往已久的樱花签。取签出来走在街上,偶遇上个夏天一起学法语的日本女生,兴奋地展示热腾腾的护照,“你跟日本还真是有缘呢”。回家后给Miki写信,她说嗯,我在东京等你。


不过所有行程,都是H做的。惭愧地讲,那时对在日本要玩些什么根本一无所知,只是单纯地想去随便逛逛,见见朋友。而H深知我的秉性,很快就帮我决定了由名古屋进,北上北陆,转道金泽后再直抵东京的十日路线,一方面避开樱花季的汹涌人潮,同时又可以看山看古色,而且在东京满开的那个周末,我刚好在。


最后编辑于 2016-11-24 18:56

举报 回复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9-23 21:54

2楼

名古屋|原来这就是日本啊


“Landed.”


“Welcome to Japan.”


此刻的名古屋,天朗气清,中部空港的航站楼顶站着不少人,看来是个打机的好地方。连上WIFI,赶紧发了短信给H。


之前我在釜山度了一个周末,黄昏时站在海边,面对东方,想着海的那边就是日本了。期待了那么久,心里好高兴。



按照H的指示,把手机伸给售票员看,很快就买好了票,这里不是所有人都讲英文。进了闸门好奇地研究起饮料自动贩售机,瞎买了一瓶茶,居然是热的,欧洲怎么可能有这么贴心的服务,像个傻子一样感动了半天。可是光顾着新鲜了,等到了发车时间才发现找不到站台,错把车号当成站台号,看着车开走了。原来日本的站台是写在左边的……还好站内窗口免费帮我改到后一班车,坐上车,喝着热茶,看向窗外小巧的坡顶房舍和低低的云朵不觉出了神,仿佛突然掉进日剧里。


我的目的地是有松。


当初看到这家旅馆的样子和评分后,就毫不犹疑地下了订单,没想到离名古屋市区还有一段距离。Mado Guesthouse就坐落在距离名古屋约半小时电车车程的一处古建区,下了车后先要走一段天桥。这时太阳已经不那么晃眼了,它懒懒地挂在稀疏的电线上,把栏杆的影子拉得很长,街上也没什么人,偶有几辆小汽车经过,早春的十六点钟就应该是这种光景吧。



在穿过一整条街的老式木房子后,我拉开了Mado的门,很小巧的一家旅馆,门边就是榻榻米,老板听见声音从后面的门帘中探出头来。啊,好有型,就算戴着口罩,也可以被认定是个美大叔。就是那种棉布格子衬衫,玳瑁色眼镜框,干净的平头中夹杂些许白发,鼻子挺挺的文艺大叔范。


老板态度十分谦和,又带着丝清高,这间旅馆刚开张不久,不大能猜得出他以前是做什么的。跟着他,我掌握了这个不大的旅馆的大致布局。初春时节的榻榻米踩起来还是凉的,不过没关系,棉被看起来还挺厚。



时间尚早,我决定去市区吃个晚饭。回到有松站买了一张Manaca卡,一开始记不住,总说成马卡龙,H教我把Nagoya站念成“那狗吖 爱ki”。然后才一到金山站,我就彻底傻眼了。这也太,繁,华,了吧……就算是法兰克福也绝不可能及这十分之一,这么多霓虹灯这么多招贴画这么多的人,根本就看不过来。像乡下姑娘冷不丁进了大上海,突然就有那么点儿落寞。


虽说我原本也是上海长大的,可平心而论,在欧洲尤其是德国瑞士这种国家住久了,人际交往和生活需求会变得非常简单,再加上没什么可以选择的,经年累月,心也就比较静。日本初来乍到,着实是一种冲击。


从地铁口出来,因为不确定走的到底是不是对的出口,拿着手机找了半天方向。半路看见两个餐馆制服打扮的人,跟了上去,他们果然进了我要去的店。我打算去吃名古屋名物,世界の山ちゃん·幻の手羽先,一种炸鸡翅。进到店里,领位员熟练地将我带到吧台座,日本很体贴单人食客,这样一来我们不尴尬,他们也省地方。坐下后另外又叫了份软炸豆腐和一份鸡肉丸子汤,吃了个心满意足,一边舔手一边觉得欧洲真是太苦逼了,深深同情自己。


日本真好。


最后编辑于 2017-01-24 21:19

举报 回复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9-24 00:22

3楼

名城|樱花初绽放


没想到我的大城市焦虑症第二天就好了。


早春的清晨还有些凉,老式房舍中也没有供暖设备,不过裹在柔软厚实的棉被中却非常暖和。睁开眼睛,有一瞬间觉得好像睡在酒心巧克力里一样,舍不得起床,看着天花板,一种莫名的存在感让我踏实。收拾好了走到起居间的榻榻米上坐下吃早饭,是美食日剧中的样子,有好喝的南瓜浓汤和烤得恰到好处的面包,而且是老板亲自做的。洗了澡后喝了一杯热茶,如果不是已经定好今天要去高山,我会很愿意在这里多住一日的。



虽然并不赶着出门,可是也到了该走的时间了。老板看着我穿好鞋,话别,礼貌地送我出门。今天的天空依旧晴朗,走出大约二十来步后,不知为什么突然很想回头,于是回了头。居然看见他还站在原地,没回旅馆。见我回身,就赶紧高高地挥起左手来,他的右手正拿着手机拍下我背包离去的背影。顿觉心里暖暖又咸咸的,十分感激。这是我来日本住的第一家旅馆,真的受到了很好的关照,默默在心里面说了一句阿里嘎多。


轻车熟路走到电车站,转地铁,再转公车,而此时昨晚灯红酒绿下的不安已然消失,偌大的交通换乘系统只让人深觉便利,一觉睡醒我就完全适应了。后来在火车站找cbp白隔,因为缺货,药房小姐就踩着高跟鞋送我走出车站直到另一家门店,拜托给她的同事。只是一瓶霜,都能得到如此尽心尽力的服务,所以就算初始有些惊慌,觉得这里过于繁华和复杂,但日本始终是个能够安抚人心的地方。一切都渐入佳境。



初开时节的名古屋城并不像朋友圈里的京都那样挤满了人。游人寥寥,以至于出了地铁后要跟着手机地图才能找到入口大门,一路上只碰见了几个穿着短裙的女中学生和一位手端长焦的日本老爷爷。沿着护城河外围走,慢慢就有樱花树入眼了,嫩嫩的,还带着花苞,没有一丝脂粉气。这里真的静,清净得不像樱花季,暗暗欢喜。昨晚老板告诉我如果可以,再过一周应该去鹤舞公园赏花,那儿开的最好,晚上还有灯光秀。我记得了,以后还会再来的,这次就先背着包去火车站,买票北上高山。


最后编辑于 2017-01-24 21:15

举报 回复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09-28 00:19

4楼


高山|日本也有阿尔卑斯


我非常中意高山。


从不掩饰自己热爱高山大过海洋。虽然特别喜欢海鲜,但如果可以选,一定还是会隐居深山而不是住在热带的海边听潮声。我也不曾想到日本原来也有和阿尔卑斯相似的景色。


火车傍晚从名古屋站发出,直直北上山区,经过暮色中的歧阜,在天色完全黑透后终于停了下来。旅馆离车站不远,位于车站和中心区的中间位置。


这间旅馆气氛很好,前台是个气质清爽的小哥,英文比之前见到的人都溜,聊了几句便能判定他是背包客,就像我在路上曾遇到过的许多日本男生一样。跟Mado不同,这间旅馆是西式Hostel,全部是床位房,每个床位都十分宽大,就算是上铺也有床头柜和台灯,伴有厚厚的遮光布帘。这种格局以前只在科索沃见过一次。虽然私密性异常的好,不过私心还是喜欢敞亮的可以与人交流的房间,后来在金泽住的Hostel就更舒服一些。来到这家旅馆才意识到,在日本,应该是所有用于居住的室内都需要换拖鞋进入,且无论价格高低,都配有吹风机,人字拖和吹风机都白带了。我打算在这里住三晚,好好玩一下。


按照前台小哥的提点,转天早早起了床,去宫川早市吃早点。卖什么的都有,我买了个炸牛肉饼,咬开,居然是芥末馅儿的,可是一点也不冲,跟平日里吃的泰国产芥末花生不是一个意思,果然日本菜还是要在日本吃。



早市名称来源于其边上的小河,Miyagawa river译做“宫川”,水声很大,两岸是错落的低矮民居,看着十分和谐。“高山有流水”,仔细体会一下,这是世上最好的事之一了。



顺着地图一路找到樱山八幡宫,表参道两边满满的各式店铺,只是门庭冷落。也难怪,这个季节对于北陆山区来说并不是旺季,不过正好称了我的心,我就喜欢人少的地方。之前在名古屋来不及去热田神宫,就把这里慢慢看得仔细,又遇到了河边的那对情侣。


也不知道是我看起来比较安静还是怎样,挂着相机,一路还被当作日本人。在三町找日下部民艺馆正门的时候,一个阿姨过来问路,我大概能知道她的意思,就一起找了,进去后一道参观,她会对一些摆件发表评论,我就听着,猜意思。看到主人家收集的众多玩偶,也学着她的模样跪坐在那儿仔细欣赏。这栋大屋曾被洛克菲勒看上想要买下来,屋主觉得再缺钱也不能卖掉,对传统的珍视抵挡得过黄金万两。



最后编辑于 2017-01-24 21:28

举报 回复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4 21:18

5楼

飞驒 白川|花期未到只有牛肉


在老街路旁吃过一碗炖得烂烂的飞驒牛肉后,天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我回到旅馆拿了把伞,走到车站,试着在自动售票机上买了票。吃到好吃的牛肉就想去这牛肉的发源地瞧瞧。


飞驒号称“高山小京都”,因为至今仍保存着诸条老街,从每条街道顺着看过去,都可以看到远方的山峦,像是电影布景般的存在。这里和高山很像,却更清静,几乎没有游客,一些土产商店虽然开着门,但没人招呼,也没怎么见到牛肉。在这无人之境我到处散步,感觉自己像个幽灵。



城镇同样沿河而建,走上桥,可以看到两岸的樱树树枝伸向河床,背景是延绵的青山,不知道樱花盛开时候会是何等的美丽。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樱花。在高山和飞驒的主街上,发现路灯顶端插着塑料樱花花枝,相隔不远还有一个小音箱,于是柔柔的曲子就像花瓣一样轻声飘落,让早春还未花开的小镇也有了淡淡的香气。


距离回程车次还有大半钟头,天气实在冷,躲进车站附近一间咖啡馆取暖。推开门,店堂很小,一位老婆婆从柜台后面打量我。招呼,落座,拿到热毛巾,这才觉得有了些人气在。轻食菜单上全是假名,看不懂,要了杯柠檬红茶,取了店里的杂志坐下来磨时间。看到车站的天桥,让我想起天津北站,也是日本人修造的,宽阔而低矮的水泥台阶承载了太多南来北往的童年记忆。



真是冻了整整一天,回到高山后特意去大吃了一顿烤肉,按照旅馆小哥的指点,吃的本地特色——朴叶味噌烧。只见将几大片厚厚的雪花和牛肉铺在一张棕色朴叶上,一旁配有蘑菇、洋葱和魔芋丝,用一个小陶土炉子撑着,火热了以后,味噌在上面化开,等到滋滋作响,肉就烤熟了。口味有点重,衬着高山的气候很是下饭。准备开动时厨师出来跟我打招呼,借着屏风的柔光效果,帮忙拍了一张大啖和牛图。身上也彻底暖和过来了。


吃饱后赶紧坐上接驳巴士到附近山里的高级度假酒店,去好好泡了个汤。高山所在的岐阜县正是以风吕著称,许多酒店自己就有温泉池。在日本泡汤根据礼仪需要全裸入浴,这家风吕男女分层,什么也不用带,酒店提供一切用品,大到浴巾、吹风机,小至护手霜和棉签。更衣间后是洗澡间,要先洗干净再下池,结束后再冲洗一下就好。



我的天呐!泡过那么多温泉,理疗的、露天的、野外的、海拔4千米的,居然才见识到还有如此好水,就像化妆水一样滑腻腻的!太销魂了,把第一次裸泡献给高山,一点也不亏!


刚开始我还挺害羞放不开,后面就有点放的太开了,直接趴在露天热池边,下巴枕着手臂,脚打着水,一边眺望远处山下的点点灯火,一边balabala给旁边的美国阿姨科普如何区分中日韩三国的女孩子们。美国阿姨是第一次泡汤,一进来吓坏了,说,你知道你有多幸运吗,你看我这身材,这么小的毛巾,遮都遮不过来!哈哈大笑一阵,这一天才算舒坦了。


据说看一眼后背的皮肤,就知道是不是日本女人,日本女人每日泡汤,皮肤自是丝一般柔润。这次拿了马达加斯加买的依兰精油给Miki泡澡用,她应该会喜欢。


晚上回到旅馆,在厨房接热水的时候又被用日语问候,连里面的日本住客都以为我是日本人,我也习惯了。我的室友,一个法国大叔也在里面,大家一起热情研究了下为什么高山的街道上都没有垃圾桶这个问题,最后结论是“因为他们不需要”。问过H也是同样的答案,日本人不会边走路边吃东西,就算是路边摊也设有垃圾桶,家里也有垃圾桶,所以不需要。苦了我们这些不在乎形象的外国人。



一夜好眠。接下来是在山区的最后一天,半天白川乡,半天回高山吃吃喝喝。什么手握飞驒牛寿司、五平饼、和牛可乐饼、抹茶雪糕,牛肉大包、高山牛乳,一个都没有放过,还买了一个Inden钱包。印传是一种已拥有400年历史的日本传统工艺,由鹿皮和漆制成,是日本武士的最爱,鹿皮越用越柔软,而漆的部分将越见光泽。钱包的图案是种小花,代表幸福。


在高山的日子就这样结束了。坐汽车自高山到金泽时,沿途山景与南德相似,路边的房屋院落却是小说里的样子,许多事物风土都在一一映证,这个过程我很享受。虽然白川此时没花没雪也没稻谷,不过对我来说,这世外桃源一样的农村也是好看的,还有雪山。我在欧洲的窗外也有一座雪山。



这是我的雪山。



Alles Gute,H。生日快乐。

最后编辑于 2017-01-24 22:03

举报 回复

豪在日本 版主

发表于 2016-10-05 08:28

6楼

催工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6 19:31

7楼

金泽|海鲜和樱花一样美好


作为看攻略会头大星人,出门只订机票和第一晚住宿已经成了习惯,手上一本LP,现查就是,认定提前看游记等于剧透。就像在勃艮第没吃成芥末蜗牛可是偶遇了松露大餐,去看乌尤尼盐湖没赶上镜面却泡到高海拔星空下的无敌野温泉,我不在乎到底有没有把“应该”变成“必须拥有”,反而更喜欢突如其来的喜悦。何况我还有H,有什么理由不安安心心的呢。


“要买JR Pass吗?”(证明我也是试图了解过日本


“你这线路太奇葩,买什么Pass都不合适,单独买票就好。”


“要下个什么案内换乘app吗?”(虽然拼的不对但也证明我还是有点常识的


“反正你也不能输入日文,想去哪儿我查给你。”


就这样,好像头上长了根天线,接收器在H那儿。不过他忘了提醒先办好移动wifi,弄得我一路都在处心积虑到处蹭信号,找我的这个接收器。


“你觉得比起高山我会更喜欢金泽吗?”


“我觉得是。”


事实证明,我真的更喜欢金泽啊,非常非常的喜欢。



没错,看到这份菜单,我简直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大喊了一声:天!堂!!!!!!


可能只有海鲜能和我最爱的羊肉打个平手,所以在旅馆CI完毕后,立马跟着google map摸到近江町市场,来吃海鲜丼。之前还在其它摊儿上吃了个炸蟹肉饼。虽然菜单上所有东西都很诱人,无奈我只有一个胃,就决定吃个最大最全的,回头觉得哪个好晚上再单吃一份。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一刻。抱着大碗,先挑了一粒鱼籽,感觉咸咸的滋味在舌头上突然爆开的瞬间,我确定就算要赶再远的路来金泽,也是值得的。那些新鲜的虾、三文鱼和海胆们就更不用提了,我死在金泽的心都有。


恋恋不舍吃掉最后一粒米饭,我彻底满足了,才想起来得赶紧走路去金泽城公园,不然消化不掉晚上怎么再大吃一斤。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前方有多么动人炫目的一派樱花正在等着我。



为什么要去京都人挤人,金泽的樱花就足够好了啊。这里没什么游客,正逢周五下午,不少本地人出来赏花,我乐得混迹其中。有几对来拍婚照的夫妇,穿着鲜艳的和式礼服,路过行人即便素不相识,也会道去一声祝贺;也有姑娘相伴一起穿着和服游玩,她们不自拍,就只是低眉浅笑着从你身边飘然而过。好像这就是平常一个简单的春日下午,是属于我的生活。



金泽城公园到兼六园只隔一座桥,皇城和藩庭的理想距离。也是到了才知,兼六园是日本三名园之一,因兼得宏大、幽邃、人力、苍古、水泉、眺望这六项好园特质而得此名,怪不得连内中景致的名字都有十分的意趣:夕颜亭、亲不知、辰巳用水、根上松、翠泷、雁行桥……行至时雨亭时,我止住了,“丝丝梅子熟时雨”,好熟悉。时雨时晴各一天,亭内有间茶室,不如就留一会儿。



想想也是幸运,第一次感受茶道就在如此雅舍。亭内座敷上,客人一字排开安静跪坐,主客之间由互相尊敬开始,依照严谨的礼仪和步骤行事,奉上抹茶与生果子。粉腻的生果子上点缀有金箔,是金泽的特色。我吃的这个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岩清水”。



金泽太美,我心都醉了,拍花的时候H发来一条短信,问要不要他找个朋友晚上带我一起吃点什么。


那当然好了。

最后编辑于 2017-01-24 22:23

举报 回复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1-08 21:59

8楼

友人|春风沉醉的夜晚


晚上要见H的朋友,从兼六园出来后,我步行回到旅馆洗了个澡。在水池边吹头发时,忽然被一张熟悉的脸吸引住。啊,这不是我在高山的那个法国大叔室友吗!


高山到金泽路上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我时间短就直接奔过来的,他要在日本晃三个月呢都没去其他地方吗,而且金泽有那么多旅馆呢,这也太巧了吧!看到我惊讶得只瞪眼不说话,法国大叔先大笑了起来,“因为我在尾随你喔~”,哎呀讨厌啦哈哈哈。


我真喜欢这种重逢。就像那年在高加索,明明是格鲁吉亚一个小山村一起玩的人,在亚美尼亚首都的青年旅馆又再次见到,也是愣在那里,直到对方走过来踢了我一脚。



八点钟,H发来短信:“他们到了,你下来吧。”


当我的两个澳洲女室友听到有本地朋友过来接我吃晚饭时,都羡慕的不行。我也喜欢这种,所以H来问的时候,就马上答应下来。其实当时有点惊讶,感觉我人被他承包了......


旅馆门外,站着三个人。其中一男一女已经从照片上认了出来,正是H的朋友S桑和他的女友彩夏小姐,另一位是S带来一起玩的哥们儿。三个人都很是礼貌而客气,不过一会儿就完全放开了,他们决定带我去本地的时髦餐馆吃东西,不是游客会去的那种地方。金泽不大,我住的地段又不错,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到了地方。


这家餐馆门面很有设计感,灰白调子的现代日式风。落座后女侍应生先过来打招呼,他们自然而然地聊了起来,很快聊到了我,女侍应生就马上热情地锻炼起她不算熟练的英文来,大家有说有笑很是开心。彩夏负责点单,两个男生要了啤酒,我要了和她一样的冰果酒。


很快,菜七七八八都上来了。每上一道,女侍应生都尽力帮我解释这是什么,她人真的特别好。第一道是每人都有的开胃小菜魔芋片配鸡腿菇,之后是大盘的金枪鱼刺身配现磨山药泥和鱼籽沙拉,炸鸡皮,生牛内脏配cheese,牛肉饼,最后还有一锅菌菇饭。不得不说,这顿饭刷新了我对日餐的认识,各种材料组合起来无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是清爽而悠长。



后来等我回到瑞士,才从网上了解到原来S和彩夏都是美食摄影师,怪不得当时吃的每个菜都令人感动。我尤其喜欢S拍摄的日式西餐作品,他还是Kendama(剑玉,一种起源于法国的日本传统游戏运动)的全国冠军。S算是我认识的日本人里比较有特色的一位,五官清俊,架着一副黑色大框架,文艺气息十足。他在跟你说话之前,眼睛里已经泛着导演一部情节大戏的神采,而且说话总憋着笑,这是让我觉得最好玩的一点。并且和H一样,也是狂热的拉面爱好者。


吃好饭,又去了金泽酒吧一条街,他们熟门熟路地带我钻上一个二楼,很小的一间酒吧,只有一个酒保、一张吧台和三张桌子,酒保就是老板本人。


我们四个占满了吧台,老板给每个人倒酒,活脱脱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一样,眉眼之间带英气,既有洞知世事的气质又显得忧郁,也因此有了磁场。看到店里放着不少《地球步方》,了解到他曾经也是一个环游世界的旅人,走过70多个国家,结束长线旅行后回到金泽,开了这间小酒吧过日子。S的朋友是位五子棋国手,不久前代表日本参加过比赛,给我们俩看他相机里爱沙尼亚的照片。


我和S聊起H,他居然不知道H也去了50多个国家,便暗暗发愿一定要攒钱先来趟欧洲,我听在心里。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很快,就在我离开日本后的第三个月,他和另外三个男生一起去了法国,是H帮他们找的bug票。有时候我会想,认识的每个人其实都会在自己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有些在不知不觉中就发了芽,可能会是一个志向,可能是一次远行,也可能就是一场爱恋。


回到旅馆,H发来了我们四个在餐馆的合影。“不是用相机拍的吗,怎么这么快?”他笑我傻,说相机有wifi功能,拍完当场就传给他了。真囧。“人家把你一顿夸。”好吧,这个晚上没有丢脸,还算成功。


明天,明天就要去东京了。



最后编辑于 2017-01-24 22:39

举报 回复

豪在日本 版主

发表于 2016-11-17 08:38

9楼

哈哈!顶起!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1-22 00:35

10楼

東京|终于见到你


今天是4月2日,是离开我爱的金泽,去东京的日子。心里有忐忑,但更多的好像是开心。


早早起来,虽然说出来有点丢人,但我还是先跑步去近江町市场吃了一碗鱼籽海胆丼当早午饭。在找到海胆饭前,顺路又吃了个肥肥的大生蚝!那个心满意足,以至于后来在东京根本就没想起来要去筑地市场



吃好饭时间已经不多,又是一路小跑到车站,找到预订的那班新干线。坐上座,松了口气,拿出手机写下一条短信,“13:52,东京见”,发送。H说他会到东京站接我,应该能接到吧。


拥有交通工具条件反射性缺氧体质的我,特别爱在飞机汽车上睡觉,入座后一般5分钟就能昏过去。不过这次我没睡,快一年没坐过高速火车了,这可是超级贵新干线啊,我塞上耳机,睁着眼睛由北陆一直看到了东京都。


“你这样,到了东京站以后从八重洲中央口出来,你看着指示牌很容易找,我在站口检票口外面等你。”“新干线过来要出两次检票口,第一次新干线的检票口,第二次整个车站的检票口,你出了第一个就看指示牌。”“明早上车了告诉我。”


出发前H噼里啪啦嘱咐了一大堆,搞得我就跟第一次搭公交的小学生一样。不过事实证明了他的明智,东京站好大,我差点就晕菜了。顺着人流,一个接一个地找指示牌,出闸门,到了约定的地点。用手指按了按鼻尖冒出的油,深吸了一口气,放眼望去,专挑大高个儿看。不过,呃,怎么好像没人接我的样子。


这个人不会还要迟个到吧,怕他等,所以我出来的算急,早知道先去个洗手间了。放下包,选了个不碍事的地方站着,也不敢走远,就怕他找不到我。手机这时也很不争气地连不上公共wifi了,我只好一遍一遍地关了开开了关,一边胡思乱想着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一边想着要是有个万一,我还没下载东京地图呢,得去找info要个地图确定旅馆位置什么的。时间流走的速度,真是慢得可以。


忽然,迎面的光被挡住了。


我心里一紧,目光所及的正前方出现了一双白色球鞋,我愣了两秒钟,顺着两条颀长的腿向上望去,咫尺之间,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低着头,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终于见到你了。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00:41

举报 回复

豪在日本 版主

发表于 2016-11-22 15:55

11楼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1-24 01:16

12楼

六本木|瞬间即永恒


“明天东京要下雪,早睡期待一下醒来的时候。”


好快,从樱花季到初雪,一晃就过去大半年了。


那天傍晚的时候H带我去了六本木。如果现在打开地图要指出到底都去了哪里的话,我其实是无法做到的,按他的话讲,都是没什么人气氛又好的地方,所以只隐约记得到达当天我们去看了Midtown的夜樱。


那里距离朝日电视台不远,跟机器猫拍了几张合影后,H就被一群妈妈桑抓去帮她们拍照了,左一张右一张还有说有笑,果然是大妈杀手。出来后他指着旁边一栋高级公寓楼撇了撇嘴说,喏,你喜欢的那个人就住在里面。此人一直不理解我为什么会喜欢大泽隆夫,因为大泽隆夫年轻时拍了深夜特急呀,我只是迷恋他在炎炎印度穿着白色棉布上衣的样子罢了。总之只凭借这一个角色,大泽君就能坐稳我的日星top3,另外两个嘛当然是木村拓哉和小栗旬了。


然后,好像忽然就看到了满眼的淡粉色,毫无预兆地,在这钢筋水泥般的森林中。要记得,这个周末,东京是满开。延绵不绝的樱花散布在整片区域,本来以为要去到特定的公园才可以赏樱,谁知就样被击中了。穿过在草坪上休闲的人们,我们走到一个过街天桥上,下面是一条砖红色铺面的车道,偶有一两辆出租车驶过,两旁植满了樱花树。那些枝桠伸向道路上空,被灯光映照着散发出更加明媚的色彩,几乎就要合满。原来这就是满开,如此用力,一生仅有一次般地用力地绽放。我看得呆掉了,H默默等在身后。


夜风微凉,花影璀璨,万里迢迢在这一天来到东京,还有什么能比眼前的情境更醉心。这一刻,我想我看到了此生最美的樱花。美到,根本就不想用相机拍下来。


东京樱花的确有自己的气质,不似名古屋那般含苞羞涩,也没有金泽的摇曳随风,反而是能凌驾于喧嚣浮华之上的,就算跻身在高耸群楼之中,也毫无弱势。而来到东京后,我才明白,日本是日本,东京就是东京。东京和这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城市都不一样,它的无敌繁华不会使人抗拒,反而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吸引力。之前真的是多虑了。无论是城,还是人,都是要真实地慢慢相处下来才知其好处。


晚上给我接风,吃一家人气很旺的海鲜烧烤,也在六本木。我喜欢H的行事风格,不问你想去哪儿,而是直接说我带你去哪儿;不问想吃什么,只管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点下一大堆,然后让你等着吃。东西陆陆续续上来的时候,我真开心死了,大海螺,大扇贝,大蛤蜊,大蟹壳,大金枪鱼烤下巴……果然都是我爱吃的,只是除了那盘刺身、烤鱼和豆腐还有鱼苗沙拉,其余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下嘴……只见他啪地一下把手伸过来,“好好看看吧”,暴露了我是个手控的事实……等铁丝网上的东西都差不多熟了,就见他拿起剪刀娴熟地把吐着泡泡的贝肉都剪碎,然后一直伸过桌子往我碗里夹。我什么都不用做,埋头吃就好了。


没记错的话,这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说了好多好多的话。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00:53

举报 回复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2-09 00:47

13楼

涉谷|就让我在东京 醉生梦死吧


明治神宫前。


至今都能很清晰地记得这一站的日文发音,不知道为什么。


转天上午,H约我一起去了明治神宫。才一踏入鸟居,整个人就被周遭参天的墨绿色浸染了,摒除闹市的繁杂,这里有一种沁人的清幽。


我很喜欢日本的神社文化,像是一处庇护所,在心里不安的时候可以有个地方去。每当落寞的时候去完成一套参拜仪式,也能得到些慰藉吧。净手,走到正殿前,H递给我一枚五円硬币,他也投了一枚。摇铃,鞠躬,拍手,合十。默念,感谢神明让我来到日本,见到对我很重要的你们,希望这一年家人安康。


求了一个厄除御守,转身,遇到一场盛大的日式婚礼。



后来Miki说,如果有一天她结婚,也要举行这种传统仪式,一定请我来。好,我一定会来。



出了神宫,打算去附近的根津美术馆,H觉得我肯定喜欢,可惜赶上装修,所以干脆就去逛街了。一下午都泡在表参道和南青山,累了就去吃蛋糕喝东西,然后继续,很久没这么逛过了,不知不觉天色黑下来。我说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是游客,他说对,就是想带你体验一下东京的平常生活。


走着走着,他突然说,我们进去喝一杯,然后就拉着我进了一间明亮通透的玻璃房子。推开大门,震耳欲聋的音乐扑面而来,里面正放着节奏鼓点十足的西方流行乐。这也太棒了吧,在马路上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以为是咖啡店,走进去居然是间酒吧。算是又一次的惊喜,因为喝烈酒我会开心,很开心的那种。



从玻璃房子出来只走了几步远,没想到在看到六本木的樱花后,我再一次地沦陷了。酒吧旁的这个已经不能只用巨大来形容的十字路口,就是在电视上曾无数次看到的,那个路口吧!居然就这样duang地一下从天而降,摆在了面前……


高兴坏了,根本就没法抑制自己的玩儿心,我们在路口站着看了完整的一个灯,录了一会儿视频,又来来回回走了两个灯。我终于知道迷失东京的感觉了,时间在这巨大的路口被搅乱,翻滚着,裹挟着各种各样的情绪,从不同方向汇聚,又流逝得不着踪迹。声色光影下任由自己淹没在匆匆人海,有一瞬甚至觉得,就算再也回不去原来的生活,也没关系。


东京对我而言,就像是鸦片一样的存在。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01:03

举报 回复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2-16 00:07

14楼

下北泽|喝喝酒谈谈心


日内瓦东京,从夏天到春天,不变的是我仍然和Miki在一起喝酒。


“在哪儿呢,跟她碰上没?”


星期一了,H去上班,天线接收器模式再度开启。下雨天,我索性就泡在银座逛商场,而Miki也终于忙完,约好晚上一起吃饭。


Miki的职业是纪录片导演,她的名字和中岛美雪只差一个字。我们是饭友,因为虽然不同事,却常常凑在一起吃饭和扯淡。记得去年七月第二个满月,她挑了乳酪我选的酒,对坐窗前,暮色已尽,明月从山后升起,爬过矮云,周身笼着薄雾。我便写了一个词给她看,“胧月夜”。她点点头,不仅是月,日语里形容色的词也多,比方说,“长春”。和Miki在一起,我常常能感觉到舒心。


约在下北泽站的南出口见面,她过来之前和藤原纪香在一起,录制当时正在NHK连播的酵素纪录片。前几天才在电视上看到藤原再婚的新闻,没想到工作这么拼。下北泽是文艺界聚集之地,Miki自然如鱼得水带着我东游西逛,最后一头钻进路边一间居酒屋。为了纪念重逢,她要了欧式黑啤酒,我则要了杯加冰烧酒。




又是一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我憋了一肚子的事要告诉她,烧酒的劲道恰到好处,微醺不醉,话都说出来了,真就顺畅好多。她还给我解签。这张签是第一天见到H时在日本桥的神社求的,末吉,H说只要是吉就好,有时弱一点的好运反而比撞大运要来的真实可信。我也觉得是这样。



出来后我们在夜色中散步到她以前住过的两处房子下面,她指着窗户,现在那里面住了别的人。不知道他们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我和Miki说,不管距离多远,我们都要一辈子这样不断的见面,再见面。时光流转,那时分分合合犹如彩云流星,而今挥霍过后,能陪你走上一程的人,已然所剩不多。



人生太短暂。去见你想见的人吧,为自己,去见你想念的人吧,趁现在。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19:17

举报 回复

Champel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3 21:51

15楼

新宿|最后的晚上


明天就要离开东京了,H让我晚上等他下班,一起在新宿吃饭。


对于我把三晚时间都留给H这件事,Miki其实是很不满的,可正好赶上她赶片子没办法。“我知道你这次是来见他的,下次,下次等你再来东京的时候,一定要住够一周,那样我总能分到一半的时间来陪你吧。”我无言以对,只能用力点头。


早上睡醒后,照例一个饭团一瓶热茶,然后去了浅草、隅田公园和上野公园。在上野公园时恰好看到动物园,想起里面好像有熊猫呢,就买了张票跟在一队小朋友后面进去了。应该没什么人像我一样放着樱花不看看熊猫吧,哈哈。不过我看得好开心,真是好多年没见过了呢。蹭到信号,把熊猫发给H,他疯了。在纪念品商店里,我买到了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最乖萌的熊猫宝宝,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Meiji。



下午按Miki说的,在神保町的旧书店街晃悠,离开汹涌的赏花人潮来到这样平心静气的地方是很惬意的。这里大部分书店只售卖日本古籍和旧书,中文书也有,要仔细找。在靠近地铁口的山本书店我终于淘到一本难得的十六开本唐诗集句,价格不贵,关键在中国时从来没见过这种内容,留着书法写作品的时候用用很方便。柜台后面的店家老板正在整理书籍,大约六十多岁的样子,沉静儒雅,对待每一本书都非常认真。只见他用极慢的动作将书仔细用纸包了两遍,装好,才收下钱。看我提着个熊猫,又给了更大的袋子一起装进去。



步行经过千鸟渊的繁茂樱花一路走到靖国神社,里面在演能剧,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搭新宿线到新宿三丁目,H已经在地铁口等着了。远远看到他今天穿了西装,jacket pants style,很帅。吃饭时紧邻的隔壁桌坐了两个中国姑娘,一直埋头吃东西也不交谈,应该是想听我们在说什么。


喝过咖啡去了药妆店,H说你来了什么也没买,去逛逛吧,就去了。完全不知道该买什么,他往购物篮里装了点面膜、蒸汽眼罩、眼药水什么的,我们就结账走人了,连税也没退。新宿的神社里,很安静,不知道要说什么,也记不清说了什么。


终于到了该告别的时刻。



地铁站里,他看着我进闸门,回头,他看着我笑。走了几步回头,他还在,招了招手,再回头,还是能看见他眼睛里的笑容和深意。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场景。回去的路上,我把路过的每一个地标都拍了一张照片,想要用自己的眼睛记录倒计时一般的生活,好像这样就能令时光永存一样。深夜再次来到日本桥的神社,在神前静默了很久,我知道我已把最好的记忆埋在东京,所有期待都实现,所有愿望都归位。


记得2015年底飞塔那,屏幕上的gate突然变成去成田,觉得是某种暗示。不管旅途还是人生,就被这样那样的玄妙守护着。多少次的擦身而过,终于在这一天可以跨越整个亚欧大陆,整整八个有人在生活的时区,信守承诺。



The End.


最后编辑于 2017-02-09 04:20

举报 回复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