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莽莽高加索(纳卡、阿布哈兹(包含人兽杂交研究所攻略)更新完毕,正在更新阿塞拜疆)

旅游攻略论坛: 外高加索三国

莽莽高加索(纳卡、阿布哈兹(包含人兽杂交研究所攻略)更新完毕,正在更新阿塞拜疆)

老猫-秒行天下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2016-10-08 4908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3:41

1楼

正在执行计划数年的环球旅行,与未婚妻一道用五到十年的时间走遍这个世界。

我们希望自己能走出一条辩证的宏观的,同时又倾听当地人声音的环球之旅。

在分享高加索的故事之前,想跟大家推荐一些我在穷游上面的其他帖子:

全程签证办理详情:

《亚欧非20+国家与地区签证详细攻略(2016亲测)》

朝鲜:《朝鲜就是这样生猛》(三级精华,8万+阅读量):

http://bbs.qyer.com/thread-948661-1.html

蒙古:《于蒙古高原撕扯那份荒凉》(轻年计划支持作品,二级精华)

http://bbs.qyer.com/thread-976440-1.html

俄罗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俄国的行与思》(更新至圣彼得堡)

http://bbs.qyer.com/thread-2614372-1.html


高加索的写作顺序为:纳卡—阿布哈兹—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


头图:《人生如梦》

摄于格鲁吉亚老城


第一节.纳卡地区

1背景

这一篇,about一场国内鲜为人知的战争和一个地区。

开篇先说一下故事的发生地,高加索两国——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

两国历史上都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而由于苏联一贯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导致了该地区的一个奇怪现象——人口以亚美尼亚人为主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后简称纳卡地区)被划归阿塞拜疆主权范围内,成为其一个自治州。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并不是两个地区的合成,纳戈尔诺的意思是山地上的,所以纳卡又被成为山地卡拉巴赫。阿塞拜疆纳卡自治州原面积4400平方公里,至苏联解体时人口18万,80%为亚美尼亚族,其余为阿塞拜疆族与少量库尔德族和俄罗斯族。

纳卡形势图


然而苏联在80年代末中央政府日渐式微而地方独立意愿和民族情绪高涨,纳卡地区遂联名致信苏联中央要求和亚美尼亚合并。结果由于苏共高层并不支持,这一和平请愿活动变成了暴力冲突,继而1988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正规军介入,随后由小规模武装冲突演化成了1992-1994年的残酷战争。战争的结果是纳卡地区脱离阿塞拜疆主权控制,宣布独立并占据了原本不属于纳卡自治州的一倍的土地,而其宣称的领土面积达到11400平方公里之多。战争导致大量的居民逃亡别处,原本4400平方公里18万的人口变成了8223平方公里13万人口。

9月3号以来我走访了冲突相关方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和表面独立实际并入亚美尼亚的纳卡地区,以下是一些真实的故事。


最后编辑于 2017-03-02 14:37

举报 回复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4:01

2楼

2.亚美尼亚退役士兵

在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时候,沙发主弗拉德就是一个从纳卡前线回来的士兵,他在2012年-2014年在纳卡服役,现在是一名银行的信用卡审核专员。在亚美尼亚,每名18岁成年男子都必须服役2年,由于亚美尼亚于另一敌国土耳其的边境由俄罗斯军队驻防,大部分亚美尼亚士兵是派往纳卡前线的。当然政府高官的子弟们自然是免除了义务兵役的。

弗拉德


他所在的连队在他服役期间死亡了一名士兵,而他所在的阵地则死伤者无数,每天双方都会互射子弹。

弗拉德告诉我每天晚上当他端着枪躲在战壕里的时候他唯一想的是他的母亲和家人。有一天当他发现跟他曾经一起守夜的一名战友被对面射来的子弹打中了颈部而倒在血泊中的时候,他失眠了数夜。

弗拉德还给我看了很多在军队服役时候的照片,还讲了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这个故事经我查实,确实是发生过的。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19:43

举报 回复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4:04

3楼

回复 2楼 @老猫-秒行天下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2.亚美尼亚退役士兵在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时候,沙发主弗拉德就是一个从纳卡前线回来的士兵,他在2012年-2014年在纳卡服役,现在是一名银行的信用卡审核专员。在亚美尼亚,每名18岁成年男子都必须服役2年,由于亚美尼亚于另一敌国土耳其的边境由俄罗斯军队驻防,大部分亚美尼亚士兵是派往纳卡前线的。当然政府高官的子弟们自然是免除了义务兵役的。弗拉德[图片]他所在的连队在他服役期间死亡了一名士兵,而他所在的阵地则死伤者无数,每天双方都会互射子弹。弗拉德告诉我每天晚上当他端着枪躲在战壕里的时候他唯一想的是他的母亲和家人。有一天当他发现跟他曾经一起守夜的一名战友被对面射来的子弹打中了颈部而倒在血泊中的时候,他失眠了数夜。弗拉德还给我看了很多在军队服役时候的照片,还讲了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这个故事经我查实,确实是发生过的。

查看全部引用

3.斧子砍人事件

2004年匈牙利的北约英语培训期间,阿塞拜疆军官萨法罗夫用营地的斧子砍死了熟睡中的一名亚美尼亚军官,随后被匈牙利法院判处终身监禁且30年不得假释。2012年,匈牙利当局听信阿塞拜疆一定让萨法罗夫一定继续服法的承诺,将萨法罗夫引渡回阿塞拜疆。然而戏剧性的是,此人一落地机场便立即被赦免并晋升少校,授予国家英雄勋章,获赠首都豪华住宅。此事件引起了亚美尼亚政府的强烈反弹,亚方随即断绝了和匈牙利的一切外交关系。

据亚美尼亚流传的说法是,阿塞拜疆的独裁总统阿里耶夫使劲招数贿赂匈牙利政府与法院高层,使得匈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他交回了阿塞拜疆。此话出自弗拉德之口,但是联系阿里耶夫一贯的作风以及一则新闻点滴——释放萨法罗夫前匈牙利总理访问阿塞拜疆,阿放表示要购买20-30亿的匈牙利国债,如此一来事件发生的深层次原因我想也就变得很清晰了。

从这一小事便可看出阿亚矛盾之深。

那么处于矛盾最前沿的纳卡地区究竟如何呢?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19:43

举报 回复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4:14

4楼

4.纳卡面面观

9月30日,我们从埃里温坐了8个小时的中巴车来到了纳卡首都:斯捷潘纳克特。

在去纳卡的路上,山路十八弯不说路上的天气变化之快让我们猝不及防。万里晴空在转瞬之间变成了阴雨绵绵继而是一片浓浓的雾气。阴郁而颓废,透过浓浓的雾气我们隐约看到山间的不知是否是毁于战火的废弃农庄。还没进入纳卡,一种怪异的氛围便已笼罩在我们的心头。

在纳卡,人们使用的是亚美尼亚德拉姆(亚美尼亚官方货币),讲着亚美尼亚语,城市也和亚美尼亚的小城市没有任何区别,居民有着和亚美尼亚一样的将衣服晾在十几米高空的超凡本领。

最耐人寻味的是纳卡的国旗,几乎和亚美尼亚一模一样,一般悬挂纳卡国旗的地方也会悬挂亚美尼亚国旗,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上图亚美尼亚国旗 下图纳卡国旗)


其实本身,亚美尼亚建立这个影子共和国而不直接与其合并(虽然在亚美尼亚自己印刷的地图上,纳卡是领土的一部分)只是不想过于激怒阿塞拜疆。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19:44

举报 回复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4:18

5楼

楼主喜交驴友,欢迎添加楼主微信公众号:秒行天下,新浪微博:老猫的世界

楼主个人微信:miaoguopei

最后编辑于 2017-02-22 10:38

举报 回复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4:36

6楼

回复 5楼 @老猫-秒行天下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楼主喜交驴友,欢迎添加楼主微信公众号《秒行天下》:[图片]楼主微信《miaoguopei》:[图片]

查看全部引用

5.鬼城

1日,国庆这天,我们包了一辆车前往了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阿格达姆(Agdam)。这座城市又被称为世界十大鬼城。

纳卡地区有很多被战争摧毁的村子小镇,然而没有一处会像阿格达姆这样带给人们如此的视觉震撼。因为这在1993年的战前是一座拥有16万人口的城市,如今被炮火夷为平地。在城市的废墟上便是阿亚两军的前线阵地,双方在此挖掘战壕,埋设了上万枚地雷,每天都有断断续续的枪声响起。城市废墟的77.4%被亚美尼亚控制,另外的部分被阿塞拜疆控制,原来的城市中心现在是亚美尼亚军队的前线指挥部。此地可谓是不折不扣的死亡之地!

下午出发前往汽车站打算雇车前往,然而所有的司机都谈虎色变,听到我们的目的地以后纷纷摆手不愿意前往,甚至还有双手拆胸前做出死亡警告的。就当我们觉得没有希望的时候,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人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以6000德拉姆(约人民币84元)的价格前往这个据首都26公里的前线。

他既是司机也是我们的向导。因为目的地遍布地雷,田野和道路两旁还散落着没有爆炸的炸弹,他说他对该地十分熟悉,便兼负责我们的安全。

从首都前往阿格达姆的道路质量很一般,在路过了一个小型机场后映入眼帘的便是数不清的被战火摧毁的农舍和楼宇,但哪里都不如30分钟后我们进入到的阿格达姆来的震撼。

90年代便有16万人口的这座城市如今完全没有了人烟,目光所到之处除了废墟便是炸翻天的汽车、炸剩了半截的卡车和分不清是房顶残片还是炸弹弹片的满地的生锈的金属片(当地人习惯用铁皮或者铝皮制作房顶)。有数座战前想必是办公楼或工厂的大楼只剩下一面墙,如同澳门的三八大牌坊一样矗立在那里。

阳光之下依旧令人感慨万分,眼角忍不住开始酸了起来。



几乎所有的路边都是一道道人工拉起的铁丝网。很多简易的铁丝网是用废弃的钢管或者车门、床架搭起来的。看着像是战后人为搭建的。向导告诉我们,那是警戒线,铁丝网后面便是没有清理完的未爆炸弹和地雷!

纵然周围植物颇多,但是仔细观察,依然可以看到无数的巨大弹坑和零星的散落周围的生锈的弹片!

我们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在向导的带领下在废墟中穿行——生于和平年代的我们哪见过如此阵式,方圆十公里除了废墟还是废墟!毫无生气。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19:44

举报 回复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4:42

7楼

这两张为来源于google的照片,非本人拍摄。他们的照片拍摄于市中心的清真寺,位于我拍摄相片位置之前约500米。由于今年4月爆发新的冲突,亚军战线后撤如今已经是亚美尼亚前线指挥部了。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7:29

8楼

回复 7楼 @老猫-秒行天下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图片][图片]这两张为来源于google的照片,非本人拍摄。他们的照片拍摄于市中心的清真寺,位于我拍摄相片位置之前约500米。由于今年4月爆发新的冲突,亚军战线后撤如今已经是亚美尼亚前线指挥部了。

查看全部引用

6.希望之家

直到步行穿越到原来市中心的另一条主干道时,我们发现了一位衣衫褴褛的妇人和她的一条胆小如鼠的狗。如同沙漠中遇到一眼甘泉般兴奋的我们随着她进入了她的“家”。

这也是唯一的在此无人区生存的人家。缘于今年4月阿亚在此爆发的新冲突,亚军防线后撤,她的家离军事对峙的战壕也不过就是500米而已。双方随时可能发生的擦枪走火而引起的对方的炮火覆盖可以轻易的将这里的一切生命重新清零。

然而这家人,依然坚强的在这里安营扎寨,用捡来的铁皮搭起简易的居所,用废旧汽车上拆下来的座椅当做床铺,一家四口人挤在不足五平方米的窝棚之中。家里的院子种着一些蔬菜,地上堆满了周遭常见的石榴树上摘下的石榴。没错他们平常就吃一些烂菜叶和石榴!满地的石榴居然是他们的主食,又酸又涩的小石榴!

女主人告诉我们,这里没有水也没有电,生活用的水要从数公里外的小湖泊中打来,饮用水则全靠在废墟里面捡废品然后徒步十公里去镇上卖了换钱买回来。

然而虽然生活如此艰难,但仍然还是不忘应有的礼仪。女主人邀请我们坐下,拿出珍藏已久的满是灰尘的糖果和一瓶早就走了气的苹果味芬达汽水招待我们。然后她便忙活着煮咖啡去了。

除了那条胆小的“亚美尼亚田园犬”之外,他们还养着几只流浪猫和一只兔子……想必这些无家可归的动物也在枯燥而无比危险的环境中带给着他们欢乐与希望吧。所以我把这个家庭称为希望之家。

向导和希望之家的人们坐下来谈了很久,期间女主人和向导都不住的泪流满面,想来是回忆起战争的创伤了。

希望之家的长者和希望之家


走的时候,希望之家的女主人送了我们三颗石榴,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往前走了。

是的,往前500米便是一个下坡,任何露出的脑袋都会被对面一枪击中。在这里发出的任何异常的响动和很容易招致灭顶之灾。

回去的路上,向导老人说他家便在阿格达姆附近,所以他时常回来这里。

渐渐的他的眼角又泛起了泪水。当我告诉他,我是一名记者时,他竖起了大拇指,希望我把看到的一切好好记录下来。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19:45

举报 回复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8:29

9楼

回复 8楼 @老猫-秒行天下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6.希望之家直到步行穿越到原来市中心的另一条主干道时,我们发现了一位衣衫褴褛的妇人和她的一条胆小如鼠的狗。如同沙漠中遇到一眼甘泉般兴奋的我们随着她进入了她的“家”。[图片]这也是唯一的在此无人区生存的人家。缘于今年4月阿亚在此爆发的新冲突,亚军防线后撤,她的家离军事对峙的战壕也不过就是500米而已。双方随时可能发生的擦枪走火而引起的对方的炮火覆盖可以轻易的将这里的一切生命重新清零。然而这家人,依然坚强的在这里安营扎寨,用捡来的铁皮搭起简易的居所,用废旧汽车上拆下来的座椅当做床铺,一家四口人挤在不足五平方米的窝棚之中。家里的院子种着一些蔬菜,地上堆满了周遭常见的石榴树上摘下的石榴。没错他们平常就吃一些烂菜叶和石榴!满地的石榴居然是他们的主食,又酸又涩的小石榴![图片]女主人告诉我们,这里没有水也没有电,生活用的水要从数公里外的小湖泊中打来,饮用水则全靠在废墟里面捡废品然后徒步十公里去镇上卖了换钱买回来。然而虽然生活如此艰难,但仍然还是不忘应有的礼仪。女主人邀请我们坐下,拿出珍藏已久的满是灰尘的糖果和一瓶早就走了气的苹果味芬达汽水招待我们。然后她便忙活着煮咖啡去了。除了那条胆小的“亚美尼亚田园犬”之外,他们还养着几只流浪猫和一只兔子……想必这些无家可归的动物也在枯燥而无比危险的环境中带给着他们欢乐与希望吧。所以我把这个家庭称为希望之家。向导和希望之家的人们坐下来谈了很久,期间女主人和向导都不住的泪流满面,想来是回忆起战争的创伤了。[图片][图片]希望之家的长者和希望之家走的时候,希望之家的女主人送了我们三颗石榴,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往前走了。是的,往前500米便是一个下坡,任何露出的脑袋都会被对面一枪击中。在这里发出的任何异常的响动和很容易招致灭顶之灾。回去的路上,向导老人说他家便在阿格达姆附近,所以他时常回来这里。渐渐的他的眼角又泛起了泪水。当我告诉他,我是一名记者时,他竖起了大拇指,希望我把看到的一切好好记录下来。

查看全部引用

7.直面战争

战争便是这样的残酷,想来在阿塞拜疆的舍基,政府会给所有纳卡战争的阵亡将士的家门口修一座很大的墓碑来象征荣誉。晚上走在舍基的街头甚是恐怖,夜光照在墓碑上反射出阵阵亮光……这种现象在亚美尼亚也市场能见到。

虽然两国曾经大打出手,然而接触到的两国的朋友都期盼和平。

阿塞拜疆巴库和亚美尼亚埃里温的沙发主都谈及过这个话题,巴库的沙发主认为战争是政府的游戏,前线回来的埃里温的沙发主想拍摄一部纪录片,将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人的心声都记录进去。

于我,在走访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和十四个国家后,我的感悟是所有战争的发动和国家政策的制定的出发点都是国家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考量。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太多的所谓国家,因为所有国家的上层或者说是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某种意义上是相同的。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19:45

举报 回复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8:34

10楼

8.纳卡问题根源

具体到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以往我喜欢搬出历史恩怨来说道,如今我认为那些都还只是表象。真正的实质是阿塞拜疆的独裁统治者阿里耶夫家族要通过不断放大和亚美尼亚的仇恨(甚至不惜在停战22年之后的今年4月1号主动挑起军事冲突)来转移国内因油价下跌而沸腾的民众的视线,以及不断巩固自己所掌握的军队的权利和地位。相反在亚美尼亚也是如此。

正如《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老师在《鸿观》中说到的朝鲜最大的朋友是美国一样,亚美尼亚实际最好的朋友可能就是阿塞拜疆。

两国都要通过维持现状或者偶尔升级冲突来转移国内人民对施政疏漏的民怨,并且以此不断扩大本国上层精英在国内的经济份额和权利。而这一切是通过他们操控的国家军队的巩固与扩张而实现的。

事实就是如此,本期且不论国际形势,单从此角度得出一个极简人生指南:

1.所有的战争都没有绝对的争议,都只是一种不同利益集团的价值交换的过程!

2.战争中受伤的永远是远离中心的普通百姓们!

3.远离一切战争!!!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21:58

举报 回复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08 18:36

11楼

回复 10楼 @老猫-秒行天下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8.纳卡问题根源具体到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以往我喜欢搬出历史恩怨来说道,如今我认为那些都还只是表象。真正的实质是阿塞拜疆的独裁统治者阿里耶夫家族要通过不断放大和亚美尼亚的仇恨(甚至不惜在停战22年之后的今年4月1号主动挑起军事冲突)来转移国内因油价下跌而沸腾的民众的视线,以及不断巩固自己所掌握的军队的权利和地位。相反在亚美尼亚也是如此。正如《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老师在《鸿观》中说到的朝鲜最大的朋友是美国一样,亚美尼亚实际最好的朋友可能就是阿塞拜疆。两国都要通过维持现状或者偶尔升级冲突来转移国内人民对施政疏漏的民怨,并且以此不断扩大本国上层精英在国内的经济份额和权利。而这一切是通过他们操控的国家军队的巩固与扩张而实现的。事实就是如此,本期且不论国际形势,单从此角度得出一个极简人生指南:1.所有的战争都没有绝对的争议,都只是一种不同利益集团的价值交换的过程!2.战争中受伤的永远是远离中心的普通百姓们!3.远离一切战争!!!

查看全部引用

###2016.6.8楼主开启环游世界模式,和未婚妻携手计划在5-10年内环游世界。

秉持着新闻写作的风格,与当地人一起旅行的宗旨,我们与大家一同见证这个世界的奇妙。欢迎关注楼主的穷游账号。楼主的微信公众号为:秒行天下,新浪微博:老猫的世界,个人微信号为:miaoguopei

欢迎交流

###


最后编辑于 2017-02-22 10:40

举报 回复

路暮东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4 00:41来自穷游APP

12楼
受教了,赞!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19:48

13楼

第二节.阿布哈兹地区

1.阿布哈兹在哪儿?

阿布哈兹——几乎很少有国人知道的所谓国家,它们有自己的国旗,军队,政府和法律,只是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承认它。这里面包括阿布哈兹的大哥俄罗斯,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几个太平洋岛国和欧亚其他三个没有加入联合国的地区——南奥赛梯,纳卡地区和德涅斯特河沿岸(在阿布哈兹的标志性建筑——国会大厦的门口矗立着这些国家的国旗)。

阿布哈兹和南奥赛梯在格鲁吉亚的位置


关于这一地区的简明历史是这样的:这一地区在前苏联时期原是格鲁吉亚主权下的一个自治共和国,在苏联解体时通过和格鲁吉亚的血腥战争而独立。而后由于格鲁吉亚日益倾向西方,阿布哈兹便被俄罗斯收入帐下。这里的人们几乎都持有俄罗斯护照,连边防与边检居然都是俄罗斯军队。

要进入这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我们是从敌对的格鲁吉亚一侧进入的。

阿布哈兹入境攻略为:

###

1.进入阿布哈兹外交部网站找到工作邮箱,下载入境申请表填好附加护照首页照片一并邮件过去。

2.5个工作日内(原则上,实际要看工作人员心情,如果收不到就使劲催,一顿邮件电话狂轰滥炸就有了),工作人员会回复一份PDF的边防许可证扫描件,将其打印出来即可从格鲁吉亚祖格迪迪的INGURI过境点进入阿布哈兹。格鲁吉亚视阿布哈兹为自己的一部分,不会在护照上盖离境章而只是登记一下。阿布哈兹一侧的俄罗斯边防军士兵会致电阿布哈兹外交部核实,所以别想着作假哦。

3.入境阿布哈兹后三个工作日内到首都苏呼米的外交部办理签证。费用可以刷卡,350卢布(RMB35)一张。注意此签证是夹在护照里的并不贴上去,一定要拍照留念,在边检口返回格鲁吉亚的时候会被收走。

4.也可以从俄罗斯索契一侧入境阿布哈兹,但是一定是哪边进哪边出。绝不可以从俄罗斯进从格鲁吉亚出,否则算作非法入境格鲁吉亚,有期徒刑3年起。

###

最后编辑于 2017-01-25 21:58

举报 回复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1:56

14楼

回复 13楼 @老猫-秒行天下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第二部分——阿布哈兹地区1.阿布哈兹在哪儿?阿布哈兹——几乎很少有国人知道的所谓国家,它们有自己的国旗,军队,政府和法律,只是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承认它。这里面包括阿布哈兹的大哥俄罗斯,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几个太平洋岛国和欧亚其他三个没有加入联合国的地区——南奥赛梯,纳卡地区和德涅斯特河沿岸(在阿布哈兹的标志性建筑——国会大厦的门口矗立着这些国家的国旗)。[图片]阿布哈兹和南奥赛梯在格鲁吉亚的位置关于这一地区的简明历史是这样的:这一地区在前苏联时期原是格鲁吉亚主权下的一个自治共和国,在苏联解体时通过和格鲁吉亚的血腥战争而独立。而后由于格鲁吉亚日益倾向西方,阿布哈兹便被俄罗斯收入帐下。这里的人们几乎都持有俄罗斯护照,连边防与边检居然都是俄罗斯军队。要进入这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我们是从敌对的格鲁吉亚一侧进入的。阿布哈兹入境攻略为:###1.进入阿布哈兹外交部网站找到工作邮箱,下载入境申请表填好附加护照首页照片一并邮件过去。2.5个工作日内(原则上,实际要看工作人员心情,如果收不到就使劲催,一顿邮件电话狂轰滥炸就有了),工作人员会回复一份PDF的边防许可证扫描件,将其打印出来即可从格鲁吉亚祖格迪迪的INGURI过境点进入阿布哈兹。格鲁吉亚视阿布哈兹为自己的一部分,不会在护照上盖离境章而只是登记一下。阿布哈兹一侧的俄罗斯边防军士兵会致电阿布哈兹外交部核实,所以别想着作假哦。3.入境阿布哈兹后三个工作日内到首都苏呼米的外交部办理签证。费用可以刷卡,350卢布(RMB35)一张。注意此签证是夹在护照里的并不贴上去,一定要拍照留念,在边检口返回格鲁吉亚的时候会被收走。4.也可以从俄罗斯索契一侧入境阿布哈兹,但是一定是哪边进哪边出。绝不可以从俄罗斯进从格鲁吉亚出,否则算作非法入境格鲁吉亚,有期徒刑3年起。###

查看全部引用

2.入境

10月4日,离开randi家之后,我们乘坐国际列车从亚美尼亚第二次入境格鲁吉亚。这趟列车的列车员大妈暴躁极了,几乎和车厢里面的每个人都吵了一架。加之疑心过重的我们怀疑临铺的四男有盗窃犯的嫌疑,还有过边境的时候两边的边检,海关的搜查,导致我们在列车上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5日抵达第比利斯,折回旅社寻找遗失的充电器和充电宝未果,遂马不停蹄地赶往祖格迪迪。傍晚到达祖格迪迪不加停顿又与一个阿布哈兹当地人打了10拉里的出租车前往边境。

边境离祖格迪迪市区约是10公里的样子,有一个小的警察亭子和数辆出租车在等候客人。格鲁吉亚这边的警察查看了一下我们的护照然后就放行了。这里离阿布哈兹的边检口还有2公里,走路的话也需要10分钟,其中包括跨越一座架在一条清澈河流之上伤痕累累的建于1948年的一公里大桥。

奇怪的是,在关口之间摆渡的交通工具竟然是马车!100卢布(RMB10)一个人,坐满即走。由于众马车的功劳,两个关口之间的道路一股浓浓的马粪味道,在烈日的照射下气味更加浓烈。

在边界桥的格鲁吉亚一侧是一个寓意着停止战斗的雕塑,然后便是一个木制的由全副武装的军人把守的检查站。桥的阿布哈兹一侧则是不满铁丝网,铁皮小碉堡的俄军防线。想家的俄罗斯边防军士兵松松垮垮的一边嗑瓜子一边瞎转悠。

边境

《止战之殇》

马车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


待我们步行到阿布哈兹一边,先前一同前来的老人一溜烟就跑了,而我们在等待了半小时后终因手上的边防通行证过期而不得不打道回府(这份通行证是9.19-9.23有效,在这也提醒各位###提交阿布哈兹入境申请时尽量将逗留时间写长一些,因为填写的入离时间即是最后出来的边防通行证的有效时间###)。

回到边境小城祖格迪迪,6号的上午撞进了一个当地市场,感受到了似乎成为永恒现象的远离首都的人民的热情。太阳接近下山之时又走马观花的逛了一下城市东郊。一座正在修缮的大教堂和它对面的一个联合国难民署的办公楼成为了这里最醒目的建筑。

市场里卖的调料

热情的商贩在表演“中国功夫”


傍晚时分,收到了阿布哈兹发过来的新的边防许可证,于是7号这天我们再次重复相同的过程到达了阿布哈兹的俄罗斯边防军检查站。这一次,没有那么简单,和无聊的大兵聊天大约3小时后方才准许通过。以往,俄罗斯或者说前苏联的军人留给人们的印象总是呆板而腐败,然而眼前的某位中士却颠覆了我对于他们热认识。他非常认真的向我们学习中文,讨教一些关于中国的日常生活的问题。他还告诉我们他的收入只有可怜的10000卢布(RMB1000)一个月,并惊讶于我脚上200元的打折名品运动鞋(这在俄罗斯可能要700-800元人民币)。临走的时候我打算送他和另外一个士兵两个中国结,这个微胖的士兵急忙摇头,让我千万不要这么做,看来这里军人的军纪还是得到严格执行的,与外国游客的大敌——莫斯科与圣彼得堡的警察要强得多。

老猫-秒行天下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2:35

15楼

回复 14楼 @老猫-秒行天下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2.入境10月4日,离开randi家之后,我们乘坐国际列车从亚美尼亚第二次入境格鲁吉亚。这趟列车的列车员大妈暴躁极了,几乎和车厢里面的每个人都吵了一架。加之疑心过重的我们怀疑临铺的四男有盗窃犯的嫌疑,还有过边境的时候两边的边检,海关的搜查,导致我们在列车上一整晚都没有睡好。5日抵达第比利斯,折回旅社寻找遗失的充电器和充电宝未果,遂马不停蹄地赶往祖格迪迪。傍晚到达祖格迪迪不加停顿又与一个阿布哈兹当地人打了10拉里的出租车前往边境。边境离祖格迪迪市区约是10公里的样子,有一个小的警察亭子和数辆出租车在等候客人。格鲁吉亚这边的警察查看了一下我们的护照然后就放行了。这里离阿布哈兹的边检口还有2公里,走路的话也需要10分钟,其中包括跨越一座架在一条清澈河流之上伤痕累累的建于1948年的一公里大桥。奇怪的是,在关口之间摆渡的交通工具竟然是马车!100卢布(RMB10)一个人,坐满即走。由于众马车的功劳,两个关口之间的道路一股浓浓的马粪味道,在烈日的照射下气味更加浓烈。在边界桥的格鲁吉亚一侧是一个寓意着停止战斗的雕塑,然后便是一个木制的由全副武装的军人把守的检查站。桥的阿布哈兹一侧则是不满铁丝网,铁皮小碉堡的俄军防线。想家的俄罗斯边防军士兵松松垮垮的一边嗑瓜子一边瞎转悠。[图片]边境[图片]《止战之殇》[图片]马车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待我们步行到阿布哈兹一边,先前一同前来的老人一溜烟就跑了,而我们在等待了半小时后终因手上的边防通行证过期而不得不打道回府(这份通行证是9.19-9.23有效,在这也提醒各位###提交阿布哈兹入境申请时尽量将逗留时间写长一些,因为填写的入离时间即是最后出来的边防通行证的有效时间###)。回到边境小城祖格迪迪,6号的上午撞进了一个当地市场,感受到了似乎成为永恒现象的远离首都的人民的热情。太阳接近下山之时又走马观花的逛了一下城市东郊。一座正在修缮的大教堂和它对面的一个联合国难民署的办公楼成为了这里最醒目的建筑。[图片]市场里卖的调料[图片]热情的商贩在表演“中国功夫”傍晚时分,收到了阿布哈兹发过来的新的边防许可证,于是7号这天我们再次重复相同的过程到达了阿布哈兹的俄罗斯边防军检查站。这一次,没有那么简单,和无聊的大兵聊天大约3小时后方才准许通过。以往,俄罗斯或者说前苏联的军人留给人们的印象总是呆板而腐败,然而眼前的某位中士却颠覆了我对于他们热认识。他非常认真的向我们学习中文,讨教一些关于中国的日常生活的问题。他还告诉我们他的收入只有可怜的10000卢布(RMB1000)一个月,并惊讶于我脚上200元的打折名品运动鞋(这在俄罗斯可能要700-800元人民币)。临走的时候我打算送他和另外一个士兵两个中国结,这个微胖的士兵急忙摇头,让我千万不要这么做,看来这里军人的军纪还是得到严格执行的,与外国游客的大敌——莫斯科与圣彼得堡的警察要强得多。

查看全部引用

3.止战之殇

记得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当红歌星周杰伦的《七里香》专辑中的一首歌叫做《止战之殇》。而当我从阿布哈兹边境一路挺进首都苏呼米时耳边却总是环绕起这首音乐。一路上到处都是战争留下的残垣断壁,一排排长满青苔、爬满爬山虎的屋子早已人去楼空。

我们在边境花300卢布(RMB30)乘坐了一辆出租车前往gali再换乘小巴前往苏呼米。到达苏呼米时已然是傍晚,这座城市与路上的场景无异,一半以上的建筑已经在二十多年前的战争中废弃,在夕阳的映衬下满满的一种废墟美。

苏呼米街景(过半建筑在战争中被毁)

阿布哈兹汽车车牌,国家三字代码“ABH”


1993年当阿布哈兹人的独立风波遭到格鲁吉亚军队的强硬镇压时,格鲁吉亚军队甚至攻入了苏呼米,在城市中爆发了长时间的巷战,把苏呼米从苏联时代的著名疗养胜地打成了一片瓦砾废墟。其中最著名的也是最为震撼的就是14层楼高的前议会大厦。这栋建筑现在矗立在广场中央,墙面上满是弹孔。它就像一个垂死的巨人屹立在苍穹之下。站在它的面前,一种强烈的悲怆之情油然而生。多么壮烈的废墟美啊!不远处的阿布哈兹教育部也是遍体鳞伤,一般的房间至今都是一副大战之后的场景,让人为之感伤。

被打成了筛子的国会大厦(上两张)和阿布哈兹教育部大楼上的弹孔(下两张)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