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论坛

解锁不丹——风月里的欢颜(三万字已完结)

旅游攻略论坛: 不丹

解锁不丹——风月里的欢颜(三万字已完结)

dongniyalove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精华
2016-10-16 9473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19:04

1楼

说句私心话,写不丹其实还是有些顾虑的,今年上半年一篇揭露不丹旅游黑幕的帖子阅者无数,而我正是在该贴发表后不就便开始了自己的不丹之旅,一是因为早就想尝试下这个特别的国度,二是因为年少时父母管教严格,越不让我去网吧,我偏去的最勤。


本人在穷游的其他帖子:


穿越战火来爱你——索科特拉岛十六日天堂地狱

http://bbs.qyer.com/thread-1093941-1.html


这个开斋节,我在马斯喀特等你——吃货深入阿曼的碎碎念

http://bbs.qyer.com/thread-985664-1.html


波斯之夏——愿以毕生所有旅行交换的一个故事

http://bbs.qyer.com/thread-982428-1.html


带着尼罗河女儿去埃及

http://bbs.qyer.com/thread-1011806-1.html


熟悉的小伙伴都了解,我的“攻略”基本以民俗风情和八卦为主,所以旅行见闻方面,我发表的文字仅为一家之言,感兴趣的朋友亦可通过我的视角来了解不同的故事,如有疏漏,纯属楼主才疏学浅,兼之若展开太深,智力精力的短缺都无法达到让大家满意的程度,希望大家能带着轻松愉悦的心情看帖——毕竟每个人来不丹都只是短期旅游,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呀。


不丹是一个普通游客无法自由行的国家,不管来几个人,都会安排专门的导游司机陪同,这也就意味着即使只来一位客人,也会有至少两个人跑前跑后跟班伺候。虽然刚开篇就提钱显得有些粗鲁,不过亲兄弟明算账,有些事还是说说的好。价格大约为淡季每人每天230美金,旺季则需要250美金,这些钱包括了三星酒店住宿、一日三餐、进出各景点,不同的旅行社可能会多多少少给出一些折扣,由于钱款部分需要上缴国家,所以折扣力度并不很大。


聘请中文导游要额外付钱,不丹现在有很多中文导游,其中只有几位年长的由于曾经长期生活海外所以口语非常过硬,另外的一些中文导游大多在尼泊尔印度学习几个月就回来工作,中文程度可想而知,所以如非必要,还是强烈推荐英文导游。当然,不管是中文导游还是英文导游,旅行结束后,都要礼节性地给予不低于30美金的小费,虽然他们并不会主动索要,但导游收入微薄,小费也算是生活来源之一。不丹的物价对于在当地生活的普通人来说也算是非常高的,大家互相体谅。司机每日工作到下午五点,五点以后的时间如果客人需要用车,算额外的工作,所以司机也需要一些小费。


不丹的手工织物非常有名,导游一般不会专门带领客人去店里购买,除非你提出要求,不丹商贩不喜欢被砍价,他们觉得自己并没有在价格上对游客进行欺骗,若砍价太多,有些店主真的会面色一沉恕不留客。


目前国内还没有直飞不丹的航班,能直接飞去不丹的国家有四个:新加坡泰国、尼泊尔、印度。其中尼泊尔和印度的飞行途中可以看到珠峰,而尼泊尔的飞行时间最短,只有一小时十分钟,就性价比来说,尼泊尔飞过去最合适,去程时坐左侧,回程时坐右侧,只要没有云,都可以很容易见到珠峰及附近几座世界高峰。


虽然离得很近,但不丹是一个完全迥异于周围印度、尼泊尔的国家,它干净又安静,路上人很少,这里的人表面上羞于表达自己,骨子里却奔放得像匹野马,精分,又十分可爱。


这次选的旅行社是bhutansupertours,联系方式如下:

website: www.bhutansupertours.com

email: infobhutanstours@gmail.com

bstt2017@gmail.com

wechat: bsttours

contactno: 0097502341274

mobile no: 0097577808080 / 0097577492847


不丹总理Tshering Tobgay先生关于本国碳排放及环保方面的演讲,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这个演讲并非让人看了打瞌睡的学术报告,总理幽默又风度翩翩,看完不仅心情好,还会忍不住会心一笑。

https://youtu.be/7Lc_dlVrg5M

最后编辑于 2016-12-24 21:31

举报 回复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19:59

2楼

多吉捧着一张写有“神秘汉字”的白纸,心情忐忑地等在帕罗机场外面,陪同他一起等待的是公司新来的年轻司机提雷,由于他们刚刚认识,所以没有人帮助多吉缓解心头的焦虑——即将到来的客人,据说很挑剔。


公司的客服经理名叫Tshring,Ts一起发音,以致整个名字读起来像扯铃,由于客人来得急,纵是淡定的扯铃也只能提前一天通知多吉:明天洗干净接客,客人要长相英俊的导游。


多吉出行前慌慌张张地照了照镜子,谦卑如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把自己的长相与英俊划等号的,他涂了一些发蜡令头发显得精神点,踱着碎步走进公司——只差一句话,他就要跟扯铃请辞,找别的导游来接待新客人了。


扯铃一边应对自如地敲着键盘,一边絮絮地对多吉嘱咐着:带两套旗拉以便客人随时换上拍照,各处酒店都按客人的要求留了山景房与河景房,要时不时聊聊天以免客人觉得无趣。


扯铃准备的两套旗拉中,一套为日常穿着,另一套则是纯手工绣制,有些年头且价格不菲。这项服务是她主动添上的,客人曾问过关于传统服装的购买问题,她决定借出两套,让客人全程试穿,如果觉得好再花钱购买。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02

3楼

我坐在舷窗边,试图掩饰刚才差点一脚踏上印度古瓦哈蒂的尴尬——从曼谷一路飞来的我又怎么知道飞机竟然要在印度停留四十多分钟,所以飞机甫一降落,我便背上包飞一样地冲向地面,在最后一级舷梯前堪堪被印度地勤拦住,他指了指并无“古瓦哈蒂”大名的候机楼说,小姐,这里是印度呀,你要去的是不丹

我讪讪地回到飞机上,穿着红色旗拉的空姐说,刚才跑得太快,没来得及叫住你。


索岛归来,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旅行过,于我来说是个奇迹,朋友们都认为我三不五时就理所应当出去一次,可我确实哪儿都没去,就那么耗在原地,等着索岛重新开放。


但一年以来,琐事缠身,心力交瘁,无论以何种方式让自己开心,终究比不得背上行李出门,尤其自索岛一役,我喜欢上了一车一导游的旅行方式,所以两小时内我便决定来这个必须由当地人陪同才可游玩的国度,听说服务很用心,这一点对我来说相当有吸引力。


说白了,就是想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里晃悠,还不想带着脑子,我对不丹是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根本不感兴趣。大约是压抑了太久,不管飞机落地哪里,只要不是北京便好。



最后编辑于 2016-12-12 13:39

举报 回复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06

4楼

在等候起飞去不丹的四十分钟里,陆陆续续地上来很多印度游客,身边坐了两位微胖的中年男子,口音风骚,竟也算相谈甚欢。印度人去不丹,简单得就像北京人去天津一样,不需要签证,也没有每日强制消费。我们这些旅途中的匆匆过客,也都止步于“相谈甚欢”,每个人心中都期待着快些降落,临别时一声“再见”好似对新目的地说“hello”,充满了仪式感。


掠过印度阳光下五颜六色的水稻田,刚过国境线,对面便涌来大片大片的乌云,将不丹的景色遮了个严实,不愧是雷龙之国,二十分钟后突然豁然开朗,一座座碧绿的山峦盖着雨云温柔地卧在片片梯田上,飞机很有技巧地在群山中左冲右突,并精准地在帕罗唯一的跑道(亦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跑道之一)上稳稳着陆,令出发前买过旅行保险的我长出了一口气。


乘客们陆续走下飞机,没有人急着去候机楼,大家纷纷站在带有雷龙标志的drukair飞机前或自拍或互拍,我匆匆跑向那装饰精美又显得有些冷清的候机楼,毕竟刚刚解锁了新地图,容我多跑两步。


最后编辑于 2016-10-16 20:11

举报 回复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07

5楼

过海关拿行李一路顺畅地下来,便有人无声地示意我可以出去了,Excuse me? 没人检查我的行李箱和背包了吗?万一我身上带了烟,你们还有200%的税可以收啊!


不丹境内能买到的唯一一种烟,印度进口,小卖铺的店主绝对不会卖给陌生人。

然而确实没人查,我小心翼翼地拖着行李走出了机场大门,门外三三两两地站着一些身着传统服装的男性,原本是呈冻结姿态站立的他们,见到第一位客人走出来,立刻化冻般有了些许期待。


不丹男装看起来很清爽,及膝的裙长下是一双修长的、穿着黑袜子的小腿,而领口一定要像古代人那样整齐交叠,一段接近30厘米长的白色袖子永远都浆洗得干干净净。我挂上友善的笑脸,边走边找写着自己名字的纸牌,而多吉已经认出了我,同样挂上笑脸快步走了过来。


多吉将我引到擦拭得干干净净的车前,司机提雷双手交握鞠躬,腼腆地边笑边打招呼,他迅速地判断着我打算从哪边上车,身子灵活地先于我闪到车前,打开车门,轻轻地道一声请。


最后编辑于 2016-10-21 21:25

举报 回复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09

6楼

我掏出手机,问多吉可否先去办个手机卡。多吉闻言,从副驾驶整个身子转过来郑重地说,我们去吃午饭途中会经过营业厅,我带你去办。


我笑了笑表示OK,他转回身去,仿佛忍了很久地又转回来问,我是不是没有你想得那么英俊?


我一脸黑人问号,直到他提起扯铃告诉他的注意事项才恍然大悟,天呐,我惊叹道,那不过是我故做聪明跟扯铃开的一个小玩笑!


多吉抚着胸口如蒙大赦,正在开车的提雷的侧脸上露出一道弯,显然他正在悄悄地笑。我觉得又好笑又抱歉,便不住口地夸多吉人帅口音正,他摇头说,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平整的道路两侧是无尽的碧树梯田,远山皆披着春末织就的绿色外衣,层层卷云或高或低地缠绵于山头,投下片片影子,一些方方正正的小房子伴着五色经幡藏在影子中,风透过车窗吹进一阵阵野草的气息,让人深深沉醉在这简单又清新的味道中。

路况非常好,很快便抵达了办理手机卡的地方,趁多吉忙活的时候,我在门口探头探脑,只见厅前不大的草坪上躺着五六只懒散的野狗,它们身材瘦削耳朵尖尖,跟尼泊尔常见的野狗外形很相近,多吉回头见我看狗看得专注,想起扯铃的委托,便没话找话地补上一句:你喜欢狗?我们这里狗非常多。

我扯了个笑容,眼睛虽然落在野狗身上,心思却飞回了那年尼泊尔徒步山中,一只虎里虎气的小黑狗从Ghandruk一直跟到Deurali,随便喂它点什么,它便跟着一路走下来,每晚睡在投宿的旅馆房门外,清晨不等招呼就摇头晃脑地走在队伍前面,后来快要上升到5000米海拔时,它才因为道路太难走而留在了一处小旅馆附近。


那炼狱般的光景里,正是因为有它的相伴才显得没有那么无可救药,那时我是无知无畏的,以为只要有计划,万事都有美好的结局。若人幸福得深深沉醉家长里短,又有谁愿意将一切故事付诸旅途。


最后编辑于 2016-10-27 13:45

举报 回复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10

7楼

多吉捧着办好的卡片双手递给我,车子又开了十五分钟,终于抵达他早已订好的餐厅。


服务员拿走桌上摆的“reserved”牌子,轻声询问:女士,喝茶还是咖啡?


多吉坐在我对面,看我把玩着端上来的茶杯,说这还不算是正宗的不丹红茶,回头咱们去喝“苏贾”,红茶中配了牛奶黄油,并用盐调味。


我打算去办公室看看扯铃,多吉露出很惊讶的表情,从来没有游客提出过这样的要求,原本时间就不多,景点怕是看不过来。我摆摆手,景点什么的随意就好,我只想当面感谢她的细心照顾。


饭菜一道道被摆上来,有乳酪土豆片、腌茄子、炒青菜,以及做得很像糖醋里脊的糖醋鸡块,米饭颗粒很圆,短短小小,口感偏干。多吉舀了一大勺乳酪炒青辣椒拌在饭里,我想试试这传说中的“国菜”,于是学着他的样子舀了一点在盘子里,小心地尝了一口,没提防地辣得眼圈泛泪,多吉见我狼狈,忙叫服务员送水来。


由于在飞机上吃得很饱,我只吃了一点就停下了,多吉再三确认过我是否吃饱,才起身带我离开。若不是扯铃叫他多陪陪这个“一人旅”的客人,导游一般不与客人同吃,他会跟司机在其他地方吃更辣更咸的东西,餐厅里为了迎合外国人改良过的饭菜他们吃着没味。


我们在廷布市区的街道上左拐右拐前往扯铃所在的办公室,路过全国唯一的交通灯,多吉伸手去指,我却看到一名身材婀娜的女交警,穿着紧身的警服,郑重其事地指挥交通,这让人想到了朝鲜的美女交警,不同的是朝鲜交警看起来很正统,不丹交警则显得十分性感。真辣,我喃喃地感叹一句,多吉以为自己听错了便追问我说了什么,我抬起头说,你们是不是对交警抱有很多不可描述的幻想?


提雷忍不住又笑了,他虽然几乎不说话,可他耳朵尖得很,车内一切状况他都随时掌握。


多吉转过身去沉思许久,又转回来说,你这人真是太frank了。我说对啊,我英文名就叫Frank。


最后编辑于 2016-10-27 13:46

举报 回复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19

8楼

旅行社藏身一幢传统建筑的二楼,扯铃拥有一间七八平米的单独办公室,我进去的时候她正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打字,似乎在跟哪位即将到来的游客科普注意事项。


她发现了不速之客的我,张开嘴缓缓站起来,紫色烫金旗拉规整地套在瘦削的身上,面部有很明显的藏式骨骼走向,我向前一步笑着说,我就是那个让你费心的客人,这次能够顺利来到不丹,多亏你帮忙了。


即便我来得如此突然,她依然保持了良好的涵养与礼貌,只是满脸的笑意很难掩饰,我掏出泰国转机时匆忙购得的小礼物,不等她拆,自己先哗啦哗啦打开递给她,殷切地盼望她喜欢。


扯铃一边小心地抚摸那略显夸张艳丽的礼物一边说,我会把它挂在屏幕边上,每次看到它就可以想起你了。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22

9楼

从办公室出来,多吉带我去打印邮票,邮局不大,就在国家银行旁边的半地下一层,柜台里坐着一位画着秀气妆容的伶俐女子,手脚飞快地替人排版打印,屋里聚集着很多祖国来的大爷大妈,正兴致勃勃地临时拍照准备传进电脑。


打一版不丹特色的邮票只需人民币约20块钱,门口现拍或自带P好的照片皆可,注意最好是正方形的,不然很有可能被裁掉一部分。如今已经涨价了,原来每张邮票面值只有20努特或者10努特,一个导游发现,这么小的面值游客每次发明信片回去要贴很多张邮票,于是建议政府把邮票改为30努特面值。


五月的邮票面值(图为楼主朋友大葱夫妇)

八月再去不丹后,邮票面值有了变化(图为伊朗日志里的好友小婧)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24

10楼

下午去廷布市区的大白塔(不丹国家纪念碑)参观,彼时阳光透过乌云描绘出金边,半阴半晴的高空感衬得大白塔越发自带圣光,很多人一圈圈地绕着塔转悠,多吉建议我也跟着转一圈,去去身上的“霉气”。


塔下正在办活动,为被杀的动物募款做法事,不丹全国禁止杀生,如果想吃肉,要等牲畜自然死亡,由专业人士判定死去的动物没有生病方可庖解,有趣的是在伊斯兰教里,自死物是绝对禁止食用的。现在为了游客吃得安心,不丹基本靠从印度进口各类冷冻肉来做菜,然而也有民间人士反对这种做法,因为一旦不丹这边有了供应需求,就意味着印度那边有更多杀戮,违背了禁止杀生的原则。


多吉陪着我在人群中慢慢边走边说,在我提问的时候弓着身子侧耳倾听,然后诚恳地把他所知道的一切娓娓道来,他的口语清晰易懂,非要挑点毛病的话,那就是传统英式口音混了点无法避免的当地音调,大体上依旧是彬彬有礼。


每个不丹人都至少会三种语言,他们可以在英语和印度话间无缝切换,加上当地语以及南部的尼泊尔语,“这样不乱才怪!”我粗鲁地打断了试图卖弄的多吉,他见我不信,便斩钉截铁地承诺在印度人出现的时候好好展示一下。 


但多吉曾在印度呆了很久,用印度话来考验他未免有点太简单,我一边琢磨着一边朝大门外走去。多吉赶上来问,这样就行了?我回头诧异地说,怎么,还要我在这里转一下午吗?


他摇摇头,哪有游客刚来就走的。他提示我还没有拍照,其他游客可都是“看够了本”才走的,这样不亏吗?


我叹口气郑重地说,我来这儿是为了醉生梦死,你别把我当做一个典型的游客。

 

后来我有些后悔说了“醉生梦死”这句话。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26

11楼

多吉虽然表示有些替我可惜,但在不丹,客人就是神,客人一切合理不合理的要求他们都会尽力满足,于是他并不多劝,带着我朝不丹的“中南海“——扎西却宗走去。


在这个政教合一的国度,扎西却宗在同一空间不同时间完美融合了政治家与僧侣的共同“办公”,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还有半小时政府官员就要下班,意味着游客可以自由进入参观了。多吉从后备箱掏出一块巨大的白布斜披在身上,准备带我进去。


门口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印度人,我见人多,打算回车里等一等,多吉却不合时宜地开始讲解,想到刚刚在大白塔下抢白了他,便耐着性子老老实实地听,没有导游的印度人听闻多吉在说扎西却宗的前世今生,都感兴趣地围了过来,被挤在人群中的我感到自己的耐心正一点点消退,幸而这时下起了小雨,我忙拉着多吉朝车子跑去,边跑边说,咱们到车子里去讲吧! 


雨势越发大了起来,我长舒一口气瘫坐在车里,任多吉继续他的工作,车窗外,被雨淋得落汤鸡一样的印度人不慌不忙地走到周边的房檐下躲雨,趁多吉停顿我插话道,你们这儿印度人太多了。


多吉摊了摊手,你也知道我们国家跟印度的关系,作为本国人我们并不打算迎接这么多印度游客,但没办法呀,这段掐了别播。


他忍不住又说起上个月有位不丹姑娘遭三名印度男子轮奸致死,我吃惊地抬起头,隐隐感到了不丹人内心对印度的真实想法。


提雷小声地对多吉说,还是别说不愉快的事了,客人今天刚到。


我表示无须见外。


提雷转过身,用手半掩着嘴,依旧小声地笑着说,好的。


雨住了,恰好到了进门时间,多吉和我混在浩浩汤汤的印度大军中朝扎西却宗主建筑走去,我好奇地问,提雷干嘛捂着嘴说话,是怕自己口气不清新熏着我吗?


多吉笑了笑回答,这属于一种礼节,表示对客人的十二分尊敬。 


雨过天晴,宗堡内盛开的各色月季越发香艳非凡,衬得白色的主楼敦厚庄重,瞧这不丹的宗教建筑,大面积的留白,只在梁前栋下门楣窗栏上刻着极尽繁复精美的装饰,非是依靠懂得见好就收、张弛有度之士方能建成。

我并不打算走进庙宇内参观,在外面匆匆溜达一圈,怕多吉再次替我可惜,草草拍了“到此一游”照,便又拉着多吉往大门外走,不用回头也可以知道,多吉一定在苦笑。


最后编辑于 2016-10-27 13:47

举报 回复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30

12楼

提雷正打算端出水桶抹布擦车,被匆忙回来的我们打断,只好继续开车,把我送到山上那座号称亚洲第一大的佛像脚下,不仅可以俯瞰山谷中廷布全景,还能冻得哆哆嗦嗦地抬头欣赏我国工人迅猛打造出来的金身释迦牟尼像。


说起“第一大“,又不由得闪回了某年的加德满都,那是一个阴晴不定的日子,短暂小雨过后,“世界第一大圆佛塔”博德纳像海市蜃楼一样出现在眼前,白色的衬衫下摆被鸽子屎和雨水搞得狼狈不堪,目睹了一位喇嘛替刚刚死去的鸽子超度,其他鸽子围在旁边不声不响地观看,整个场景似是简短的一场轮回,有人在塔下五体投地、泪流满面。


那天我诚恳地绕着博德纳的巨型圆周走了一圈,大概因为阴雨,霉气自始至终都未曾散去,而我脚下丈量的,皆是再也无法回头的路。


秋风起时

白羊辜负了荒草

燕子去时

少年辜负了苍老

我想寻你时

几世  几世

寻你不到


天色将晚,金身佛像的脸色渐渐暗了下去,夕阳有气无力地打过最后一束光,光芒在佛像打磨得极其光滑的面颊上迅速变换着色彩,一时间竟像是活人一般,山风凛冽,如同千百个喇嘛吹着筒钦,我被吹得筛起糠来,多吉见我一言不发立在那里发抖,忙走到我面前挡住风势。

你冷了,我们走吧。声音极轻的一句话,“唤醒”了神不守舍的我,多吉依旧挡在风来的方向,刚才的混沌仿佛被一朵莲花斩破,周遭一切又清晰起来,提雷正笑盈盈地打开车门。


Welcome to Bhutan——俯瞰廷布山谷。


最后编辑于 2016-10-31 12:19

举报 回复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34

13楼

不丹的旅馆房间很大,即便对外号称三星水准,依旧会让每个打开房门的人惊叹:好漂亮的屋子!这次廷布的旅馆名叫peaceful resort,需要开车上山七拐八拐才能到,相对的环境也非常安静。

我忍不住在屋里耽误了一会才下楼,多吉早已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等候,他拿着屏幕碎成花的手机努力地蹭WIFI,见我出现,立刻揣好手机走在前面带路去餐厅。


吃在不丹是一个很难形容的东西,他们可能太过在乎外国游客的感受而对所有的传统菜式都做了改良,又因为没有人真的了解外国人的口味所以改良过的饭菜味道都非常寡淡,多吉说也许本地菜的辣与咸会让游客不舒服,辣其实还好,咸度不够真是令人头疼,所以吃货来不丹会过得非常难受,好在我出门都抱着认命的心态,给什么吃什么,纵使如此,每天的食物摄入量也远远低于我在国内的平均水准。不过没关系,回程还要在泰国呆几天,泰国,一个吃不好不让人走的国度,所以就算不丹再难吃(咦)我也毫不担心。


一边吃,多吉一边预告明日行程,我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直到多吉把今天随口一说的“醉生梦死”提上议事日程才眼前一黑地抬起头。你怎么了,廷布有小酒吧,不过看起来肯定没有餐厅干净,要不要去喝一杯啤酒?他放下饭勺关切地看过来,仿佛我们讨论的不是不丹的夜生活,而是政委关心队伍中迷茫的小同志。


好啊,闲着也是闲着,我喝了一大口茶起身回房准备,多吉追上来又问,对了,明天要不要去参观射箭比赛啊?


不丹人善射,对于最好的弓箭手来说,百步穿杨早如家常便饭,我不敢在呼啸而过的羽箭中揣摩那被绷紧又松开的弦子,怕心细如弓弦,总有一天崩断,狠狠伤到自己。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39

14楼

我想我脑中的“酒吧”肯定跟多吉的不同,至少现在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特别正经的、略带乡土气息的、使用白色日光灯照明的带隔间小饭馆,旁边还有一间桌球室,屋里弥漫着厨房的烟火气,别说声色犬马,就连老板都不修边幅,一副老婆孩子热炕头磨没了煞气的样子。


老板显然是多吉的朋友,趿拉着人字拖把我们领到一个相对干净的小隔间,隔间里一张茶几那么高的方桌,两边分别是罩着印花布料的宽板凳,掀开门帘又钻进来三个拘谨的男人坐在对面,除了多吉跟我坐在同一侧,他们宁可挤成一团也断然不肯分一个人坐到这边来,每个人含羞带笑地默然不语,多吉介绍说这些都是他的朋友,听说有游客要来这里醉生梦死,过来打个招呼。


我挨个跟他们握手并简单介绍了自己,他们也用超低分贝的声音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一个也没听清,然后大家陷入了沉默,我偷眼去看,他们中一个人在搔头,一个人目视前方露出迷之笑容,还有一个完全不敢把视线落在对面。


提雷停好车走了进来,但气氛并未因此而活跃多少,我旁边空着足够坐俩摔跤手的位置,他却努努力挤到另一边,用半个屁股保持了良好的坐姿。


提雷跟屋里所有人都不熟,他讪笑了一下便陷入了更深层次的沉默。刚才那个搔头的男人突然意识到这样简直太尴尬了,于是高声叫老板拿酒来,多吉也连忙问我是喝啤的还是白的。


老板拎来几瓶当地啤酒放在桌上,搔头的男人手脚麻利地一一打开并恭恭敬敬地摆了一瓶在我面前,多吉又叫了些油炸牛肉血肠,我们举起瓶子咣咣碰了一下,各自仰头咕咚咕咚猛喝了一阵——因为放下瓶子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提雷要了一听果汁,默默地坐在角落捧着冷场。

这一口喝得有点多,而且不丹啤酒也没有当地民歌那么柔和,它迅速上头,尴尬的感觉瞬间清空,我开始挨个问他们出生年月,哪儿毕业的,找对象了没,他们则松口气般打开了话匣子,就像多吉说的,不丹人表面看去是一块冰,其实里面藏着一团火,敲开这层冰的工具就是桌上摆的啤酒吧?我侧头看向多吉,他在喝了两瓶后声称自己高了,此时搔头大哥已经开始有些脸红地向我展示他胳膊上一团糊了的纹身,据说是为了追姑娘,把人家名字纹在了手臂上,结果没追成功,只好自己想办法搞糊了。


哈哈哈哈,还真有这种事啊?我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否则我还会假模假样地来一句真可惜啊什么的。


多吉可能怕我觉得“酒吧”里不热闹,所以临时拉了几个朋友过来凑数,结果朋友们的表现就像幼儿园大班排队去打针,所以他假称自己喝高来掩饰内心的不安。


实在是不能再喝了,我悄声对多吉说,咱们找个地方放水吧!


作别那几位刚刚喝出感情的朋友,我们在回酒店的路上停了数次,原因就是啤酒走肾。在不丹,只要你属于任何一个旅行团(无关几人),你都可以在向导带领下去任意饭馆、商店尽情上厕所,没有人会因此而摆脸色或收钱,厕所的标配是一个干净的坐便,一卷纸,一面镜子和洗手池。当然,在切米拉康的厕所,你可能还会在角落里发现一个巨大的男性阳具雕塑,或者门栓就是一个阳具。


最后编辑于 2016-10-16 21:06

举报 回复

dongniyalove 10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16 20:40

15楼

本以为酒精作用下也许会睡过头,可我忘记了两小时时差带来的影响,早晨7点就醒了,摸着略为发胀的太阳穴,找出一瓶十滴水,兑了半缸热水,只喝了一口便把脸皱成一只丑柑——好苦,我把两条眉毛紧紧拧在一起,脑海中浮现了甄嬛喂皇上喝药的场景。


这时多吉发来信息问我是否可以下来吃早饭,我强忍着十滴水钻天的苦味喝掉半缸水,发了条语音问:你喝了那么多酒,头疼吗?


等待多吉回复的两分钟里,我的内心是煎熬的,我曾逼着好多路上遇到的外国人喝藿香正气水,现在又有一个人要跌入无边黑暗了,快快答复我说你头疼吧!


看到“真的有点头疼”几个字后我长出了一口气,捏着十滴水匆匆跑下大堂,拉起多吉直奔餐厅,快言快语地告诉服务员端来一杯热水,然后郑重将十滴水递给多吉。 


多吉被告知这是来自古老中国的秘药,可以迅速让人从不适状态恢复到满血,我天花乱坠地吹嘘一番,就差把十滴水说成死藤水了,可能我的神情太迫切,多吉反而有些怀疑,但客人就是上帝,他缓缓拧开盖子,将十滴水尽数挤进杯中。

特殊的味道迅速占据了整个餐厅,多吉深吸一口气,表示很欣赏这股子药香,然后他喝了一口,时间似乎停滞在了他的脸上,三十秒后,他的五官迅速挤成一团,然而接下来他并未停顿,而是一鼓作气将整杯喝光,我赞了一句爷们,又从兜里掏出一瓶新的,冲他挤挤眼睛:这次要不要试试不兑水的?


多吉终于败下阵来,以手扶额沉默不语了半晌,再抬起头竟是满脸惊讶,头疼真的没了!果然是神药!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