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论坛

艳南非(全文完)

旅游攻略论坛: 非洲其他国家 旅行摄影 带孩子旅行

艳南非(全文完)

木弦
木弦 9袋长老 精华
2016-10-22 27948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2 17:51

1楼

临近出发之前,阿朵有一次认真地对我说:

你知道吗,生命只有一次。

生命只有一次?我重复着她的话。

对,生命只有一次,没有生命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们不能用生命去买任何东西,生命是最最最宝贵的。

即将6岁的孩子,逐渐明白了生命是什么,对她来说,心中的惊讶溢于言表。



待从南非回国,我的感慨是:快门只有一次。

我的老佳能无敌兔,按佳能的官方说法起码还能提供10万次以上的快门寿命,然而在旅行中,有些完美无瑕的瞬间仅在我眼前一闪而过。除非我的眼睛是照相机,在眨眼之间,我才能留下以下这样的几个镜头:

一只正值壮年、身形矫健的大型捻角羚羊滞空约有2米高,肌肉绷紧的身体宛如弯弓,悬空在一部白色福特SUV轿车近前。

南露脊鲸巨大的尾翼从海面高高举起,从尾翼上落下的晶莹海水玲珑剔透,在艳阳下闪闪发光。

在湛蓝色的月牙形海湾对面,陡立着由三四组通天通地的巨岩组成的山峰,其中左侧的山峰异样地向左倾斜,云霞聚在峰顶,血红的夕阳正从那座山的左边坠入海中。

黄昏的阳光勾勒出远山和广阔原野的层层轮廓,眼前数以千计的天线根根竖立,在逆光中如同人造的丛林,丛林下无数小小的屋顶反射出刺眼的金属光芒。

没有拍下的画面,在我心目中反而愈加真切和美妙,它们理应与以上这些照片一起放在正文开始之前,也帮助我回味这一次精彩绝伦的南非自驾之旅。


最后编辑于 2016-10-31 20:12

举报 回复

穷小帅 记者

发表于 2016-10-24 16:59

2楼

阿朵真厉害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4 17:40

3楼

回复 2楼 @穷小帅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阿朵真厉害

查看全部引用

都认识阿朵啦?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4 19:54

4楼

回复 1楼 @木弦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临近出发之前,阿朵有一次认真地对我说: 你知道吗,生命只有一次。 生命只有一次?我重复着她的话。 对,生命只有一次,没有生命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们不能用生命去买任何东西,生命是最最最宝贵的。 即将6岁的孩子,逐渐明白了生命是什么,对她来说,心中的惊讶溢于言表。 待从南非回国,我的感慨是:快门只有一次。 我的老佳能无敌兔,按佳能的官方说法起码还能提供10万次以上的快门寿命,然而在旅行中,有些完美无瑕的瞬间仅在我眼前一闪而过。除非我的眼睛是照相机,在眨眼之间,我才能留下以下这样的几个镜头: 一只正值壮年、身形矫健的大型捻角羚羊滞空约有2米高,肌肉绷紧的身体宛如弯弓,悬空在一部白色福特SUV轿车近前。 南露脊鲸巨大的尾翼从海面高高举起,从尾翼上落下的晶莹海水玲珑剔透,在艳阳下闪闪发光。 在湛蓝色的月牙形海湾对面,陡立着由三四组通天通地的巨岩组成的山峰,其中左侧的山峰异样地向左倾斜,云霞聚在峰顶,血红的夕阳正从那座山的左边坠入海中。 黄昏的阳光勾勒出远山和广阔原野的层层轮廓,眼前数以千计的天线根根竖立,在逆光中如同人造的丛林,丛林下无数小小的屋顶反射出刺眼的金属光芒。 没有拍下的画面,在我心目中反而愈加真切和美妙,它们理应与以上这些照片一起放在正文开始之前,也帮助我回味这一次精彩绝伦的南非自驾之旅。

查看全部引用

走进非洲

 

    南非,是我们涉足非洲的第一个国家。

    在经历了疲劳的18小时飞行与转机之后,我们站在一位黑人公务员面前,他手上拿着我们的三份护照翻来覆去地查看,在他的身后,是法律意义上的非洲,在等待我去踏上我个人的一小步,然而却是代表我们家庭的一大步。

    等了很久,他却对我说:“我看不到你的回程机票证明,所以很遗憾我要送你回到你的国家了”。

    W!

    H!

    A!

    T!?

    我必须承认,我们出门确实有些匆忙,并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来应对“入境”这件在我看来不值一提的小事,我们没有打印机票的行程单,但机票的电子行程单就存在手机里,这总可以吧?

    入境官义正词严地说:“对不起,我不看你们的手机,我需要的是一份可以存档的Hard Copy,你如果能够打印出一份倒是没问题,但是,在你的身后是机场,你肯定是找不出一台打印机的。”

    但是,但是我们一定要入关啊,Big Five还在他身后等着我们呢,这才假期的第一天……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我可以帮助你,但是你打算怎么办?说出来,说出来……”入境官小声嘟哝呢,头也不抬地只盯着我们的护照看。

    索贿。这些年来我在那些腐败透顶的东南亚国家都没有遇到过的事情,居然在号称非洲的发达国家的南非遇到了。

    也难怪,这里是约翰内斯堡,是由对黄金的贪欲召唤来各国商人,再由他们雇佣的数以万计黑人矿工们的帐篷营地发展而来的大城市、绝对的黑人的地盘。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命运,如南非这般受到黄金与钻石这两样稀世珍宝如此深刻的影响,约翰内斯堡附近的兰德大金矿,自发现至今已被连续开采了150年,剩余黄金储量依旧占全世界可开采黄金的一半,以至于南非的货币都以该金矿的名称命名(Rand)。如果南非没有发现世界最优质的金矿与钻石矿,那么今天南非的领土上应该存在三个或更多的国家,其中被称作“南非”的那个国家,将是个领土面积不超过东西开普省之和的弹丸小国。可以说,南非的整个近代史,就是被黄金与钻石驱动而彻底改写了。

    下一程航班出发在即,时间不等人。于是我做了一件相当丢脸的事,当入境官躲开柜面上的摄像头,把我带到办公室,从我的护照中暗自抽走了夹带的三张绿色钞票的时候,我竟然大大松了一口气。

    “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呦”回到柜面,入境官说:“欢迎来到南非”。


最后编辑于 2016-10-25 07:53

举报 回复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4 19:59

5楼

    约翰内斯堡(Johannesgurg)与克鲁格国家公园临近的城市内尔斯普雷特(Nelsprit)之间有方便的民航航线,每排仅有三个座位的小飞机仅用了50分钟便带我们飞越了南非北部大面积贫瘠的原野,来到了名为Kruger Mpumalanga的机场。

    我们在租车公司预定的车是尼桑奇骏,门店给了我们一台白色的福特Kuga,也是SUV,看上去比奇骏的空间还大些。从机场出发,至我们在国家公园内预订的营地大约需要行车4个小时。

    我是第一次驾驶右舵车,熟悉交规方面没有多大障碍,只在驾驶的第一个小时,在每个转弯处需要多加留心,不停提醒自己左转是小转,右转才是大转;但左右颠倒的方向灯和雨刮器倒是让我适应了两三天才得以操作顺畅。在9月底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附近的公路上,如果你不幸迎面遇到一部白色福特SUV,司机在灿烂阳光下开雨刮器干刮着车窗,那么你一定要小心,那是我要转弯了。刮一下是左转,刮个没完是右转。

    从机场一路向北,接近克鲁格国家公园后,我心目中的非洲扑面而来,我们行驶在干旱的黄土地上,本地黑人居民在尘土飞扬中步行,妇女头上顶着包裹和坛坛罐罐,公路一侧是简陋的村庄,另一侧是国家公园的边界——一道通电的铁丝网。

 

    克鲁格国家公园(Kruger National Park),是我们在南非的第一个目的地,也是最能满足我们关于狂野非洲的想象的目的地。在这座总面积有20000平方公里,相当于3.5个上海市那么大的保护区内,自由生活着最丰富和最“非洲”的野生动物。从80年代开始风靡全国的央视金牌栏目《动物世界》,其有关非洲野生动物的很多纪录片都是在这片保护区内拍摄的。国家公园于1898年由当时布尔人建立的德兰士瓦共和国总统克鲁格宣布成立,因而也以克鲁格的名字命名,设立目的在于防止盗猎,保护生态环境。

    这位国家公园的奠基人保尔.克鲁格(Paul Kruger)总统,在南非历史上占据了浓墨重彩的一页,在17世纪早期从荷兰迁居来南非的、被称作“布尔人(Boer,荷兰语中意为“农民”)的移民后裔心目中,他是在英布战争中抗击大英帝国入侵者的民族英雄。虽然布尔人最终在战争中失败,英国人统一了南非全境,德兰士瓦共和国解散,但旷日持久的战争让英国了解到允许布尔人拥有一定程度政治自治的必要性,同时也为二战后南非脱离英联邦埋下了伏笔。至今南非的布尔人后裔自称“非洲人(African)”,以区别于后来的英国殖民者,其中的少数人仍不屑使用英语。

 

    我们在克鲁格的3个营地共预订了4夜住宿,我希望停留在这座国家公园的时间能够多些、再多些,因为与肯尼亚、坦桑尼亚的Safari之旅相比,南非政府对游客真算是心慈手软的,不仅管理与住宿费用并不昂贵,还允许游客从日出到日落驾车在广阔的国家公园内驰骋,自由自在地寻找非洲五霸与珍禽异兽的踪迹,这简直就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Safari模式。

    克鲁格的西部边界,偶有羚羊、疣猪的身影在铁丝网内游荡,而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一座座高耸的、黄土筑成的白蚁“城堡”,那些巢穴有的高达2米,貌似人类建筑残留的遗迹,在错综复杂的巢穴内部,永远无人得见的蚁后在长达数十年间掌握着庞大家族的最高决策权,也一刻不停地生育着后代。蚁和蜂,是动物界除人类以外保持着最为复杂严密的社会运作规则的典范,这每一座“城堡”内发生的故事都耐人寻味,然而阿朵的兴趣不在这些微小的蚂蚁,她急着进入国家公园,去看非洲特有的巨大动物。

    汽车掠过一座座蚁穴,我们来到了克鲁格国家公园的Phalaborwa大门。

    我在办理入园手续时购买了克鲁格国家公园的精装地图册,这份地图册不仅内容详实准确,便于在失去手机信号时继续作为在园内驾车的指引,而且在地图册的后半部分印有动物和鸟类的图鉴,也有助于我们识别克鲁格的动物,尤其是那些品类达数十种之多,让人傻傻分不清的羚羊们。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4 20:22

6楼

    进入克鲁格,我把车速降低到限速50公里之内,我们的眼睛不停搜寻着四周的灌木从,希望在到达营地的一路上也能有所收获。意外地,我们首先看到的动物并不是我预期中的黑斑羚,而是两只弯下脖子吃树叶的高大的长颈鹿(Giraffe),让我们,尤其是阿朵乐坏了。我们都把在黄昏时分一入大门便邂逅这优雅的动物当做是好运的预兆,却不知克鲁格拥有近万只长颈鹿,在路边见到长颈鹿只是家常便饭。

    此后我们又在路边见到一群非洲野牛(Buffalo),这是位列在Big Five的著名猛兽。

    按传统说法,非洲动物中被称为Big Five或非洲五霸的分别为大象,犀牛,非洲野牛,狮子与豹,这并非说这五种动物有多么稀少,例如其中非洲野牛在国家公园就遍地都有,而是在非洲原野还是白人的天然狩猎场的时代,这五种动物或因体型威猛,或因行踪难觅,被认为是最难猎获的。

(非洲野牛,Buffalo)

(这只野牛的姿态,特别让我想起了华尔街铜牛)

(非洲野牛的骸骨)


    非洲野牛,也称非洲水牛,是非常亲水的群居动物,群体由领头公牛统帅。非洲野牛体格强健,性情暴躁,在非洲与大象、鳄鱼、河马一样是伤人记录最多的动物之一,尤为危险的是落单的公牛与带着幼崽的母牛。野牛身长有3米,体重900公斤,与雄狮单挑未必会输,一群发怒的野牛更可将狮群打得望风而逃。

    克鲁格的地貌以灌木丛林与稀树草原混搭构成,在旱季的尾声,树木草丛枯黄,各条较小的溪流均已干涸断绝,只有几条大河还维持着水流。通常来讲在这个季节如能沿着水流搜寻,找到动物的机会会大一些。从Phalaborwa大门到第一天落脚的Letaba营地之间途径全是无比干旱的土地,一路上在见到长颈鹿和野牛之后,便只有不时出现的黑斑羚,再没见过其他有趣的动物。

(黑斑羚,Impala)


    黑斑羚(Impala),是国家公园内分布最广泛、数量最多的羚羊种类,常常几十上百只成群行动,由于臀尾部有三条黑色竖条纹,状如字母M而被戏称为“草原麦当劳”,意思是这东西数量太多,只能沦为食肉动物的快餐,这是很多前往克鲁格的游客都知道的戏谈。阿朵听我讲这笑话觉得特别贴切,笑得前仰后合,后来还讲给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听。虽然游客最不屑于黑斑羚,其实这小东西体态匀称纤细,模样还是俊俏的,成年羚羊肩高约有80公分,雄性有向身后再向上弯曲的角。黑斑羚由于体型小,除了奔跑与跳跃,确实没什么更好的自卫能力,于是只能是以生育更多的幼崽来对抗掠食者的侵袭。各种羚羊族群在养育后代方面往往都有一个共通的奇妙特征:雌羚羊的发情期出奇地一致,于是一个群体中的幼羚出生时间也整齐划一,即使有些会在成长中被掠食者捕获,一整批幼羚总还是不至于全军覆没。

    进入Letaba营地的大门,阿朵发现营地里竟然有羚羊与猴子,兴奋地叫着“原来我们小区里也有动物啊”,跑去和小动物们玩耍了。而我办好了入住,却只想尽快用餐、休息,因为从国内家里出发起算,我们已经超过30小时奔波在路上,乘了三趟飞机,又开车4小时。疲劳战术倒也有利于我们充分利用两地的时差早睡早起。在克鲁格,这是能够看到更多动物的不二法门。

(在营地中生活的薮羚,Bushbuck)


最后编辑于 2016-10-24 20:23

举报 回复

穷小帅 记者

发表于 2016-10-25 13:55

7楼

回复 3楼 @木弦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都认识阿朵啦?

查看全部引用

看你说的啦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5 21:47

8楼

食草动物的凝视

 

    Letaba营地的餐厅伴着一个大大的露台,朝向Letaba河道纵横的河床,早上6点整。一轮红日从丘陵后升上了天空,有成群的羚羊和狒狒在遥远的河边饮水,在露台上看着眼前的一切吃自备的简单早餐,也是至高的享受。

    Letaba河是克鲁格中部的一条大河,横穿过整个国家公园,这是一条繁荣的河流,旱季中食草动物的天堂,而食肉动物区的密集程度则远不如克鲁格南部。我们在营地的动物看板前查看过,狮、豹、鬣狗这些食肉动物的标志在之前的一天竟然根本没在看板上出现过,这表示最起码在看板上标识动物的游客中是没人见到食肉动物的。

    我们决定早早动身先沿河流向西转转,再折返一路向东,去看看位于克鲁格最东部的另一个营地。出Letaba营地不久,我们在公路边再次见到了一家三口长颈鹿,它们迈着慢镜头般的脚步横穿公路,排队走向一棵高大而枝叶茂密的树,在长颈鹿周围,簇拥着一群黑斑羚,据说食草动物都喜欢在长颈鹿身边活动,这些身高轻易达到5米的巨人就是移动的瞭望塔,它们将先于其他食草动物发现天敌,因此能够起到警卫作用。

(长颈鹿,Giraffe)


    再向前一两公里,我们见路边有两辆车停下来向左观望,知道又有动物出没了,于是我们看到了异常精彩的一幕:两只捻角羚的决斗。

    捻角羚的英文名非常好记,叫做Kudu,这是一种壮硕高大的羚羊,雄性羚羊的两只螺旋形大角异常吸引人,当前正被两只牛羚用作决斗的工具,而它们决斗的原因——一只雌性羚羊只在一旁静静地吃着树叶,仿佛并不关心男人之间的胡闹。

(捻角羚,Kudu)


    两只Kudu的角撞在一起乒乓山响,蹄下尘土飞扬,正斗到激烈处又旋即分开,相互对视一阵,再不约而同地低下头继续战斗。我知道食草动物之间的这种战斗一定都是君子斗——点到为止,看上去仿佛怒发冲冠视死如归,实际上绝少有因此受伤甚至死亡者,因分不出胜负而双双累死的几率反而更高些,但眼前的打斗场面却真真是无比热闹。在斗了十几个个回合之后,其中一只Kudu稍有力怯,瞬间被对方猛烈的进攻摁倒在地,对方也不再追击,反而向后退了两步,倒地的Kudu迅速站了起来,我们正等待看它的下一波反击,没想到站起来的Kudu拍拍身上的灰尘,振作疲惫的精神,与胜利者肩并肩慢悠悠走开了,看起来仍是好兄弟的样子。原来如此,在羚羊的世界里,比武不仅仅是君子斗,还有着严格的胜负准则,倒地即算告负,这和人类的拳击摔跤之类运动何其相似,这一发现真的让我们吃惊不小。


最后编辑于 2016-10-26 21:39

举报 回复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5 21:59

9楼

    阿朵宣称已经多次看到的长颈鹿是她第二喜欢的动物,现在我们要去寻找阿朵第一喜欢的动物——大象了。

    就在阿朵念起大象之后大约10分钟,大象就出现了。

    一只象躲在丛林中吃着树叶,距离我们约有70米左右,被树丛遮着总是看不全。我们难掩兴奋,三个人交替着用望远镜观看了总有20分钟时间,盼着它吃饱了向我们的方向转来,可大象总也不肯露出全貌。

    在去往Letaba河下游的Olifants营地的途中,我们再次于公路边邂逅大象,这一次,大象距离我们仅有7米距离。一只成年公象,独自停留在路边一棵小树旁吃着树叶,我们的车停在它的身边,对它来说视若无睹。

(象,Elephant)


    非洲象(African Elephant)是地球上最大以及第二高的陆地动物,成年象身高超过3米,最高可达4米,体重4-5吨,通常来讲是非常温顺的动物,唯带着1岁以下幼象的成年大象却非常警醒与暴躁,而当大象发起飙来,在非洲原野上绝无敌手。    与多数食草动物一样,大象是群体生活的动物。大象的群体是典型的母系社会,由年长的雌象带领。据说大象最为人称道的是其出类拔萃的记忆力,母象甚至能够带领象群长途跋涉找到十年前曾经到过的水源地,所以美国有句谚语说“大象不会忘记”。还记得《疯狂动物城》里那只宣称自己记忆力衰退,然而连琐碎的小事都记得一清二楚的大象吗?这个细节是绝对有着动物行为学依据的。

    大象在野生动物中非常长寿,可以生存至60岁,由于象的臼齿一生中最多更替3次,在最后的臼齿被磨损之后,大象如果没有病死也会被饿死。我们在Letaba营地的大象博物馆见到一些曾经在国家公园生活的老象头骨,象牙最长超过3米,完全可以想见年老力衰的大象临终前拖着沉重的象牙蹒跚踱步的情景。


    眼前与我们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用灵巧的象鼻一次次卷起树枝树叶送到嘴里贪婪咀嚼,视觉冲击力极强,阿朵看着大象高兴得合不拢嘴。不久,树叶吃得差不多了,只见大象用两只长牙与脑门部位顶住了小树,身体前倾,毫不费力地将小树连根推倒,再踏上一只脚彻底放平,然后开始用象鼻卷起富含水分的树根送入口中。大象喜欢推倒树木的行为,近年来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克鲁格国家公园内的生态失衡,克鲁格的大象出了名的多,总数已经超过13000头,也就成了森林退化的罪魁祸首。我们在国家公园驾车常常见到莫名其妙倒在地上的小树,那绝对都是遭了大象的毒手。

    大象在饱餐树根后,心情愉悦地挨着我们的车前横穿公路,回到了灌木丛中。

    我们与大象的另一次相遇则不是这么轻松愉快了。那是后来的一天,在前往Skukuza营地途中,我们进入一条小路后发现这条路已经被一个由二十余头大象、小象组成的家族占领,在我们的前进方向右侧近邻公路处,有一只大公象正带着一只幼象用餐,我们知道这种情况下成年大象的行为会很难预测,也不想打扰它们,于是停车在路上,等待它们吃完离去。然而它们吃了许久,丝毫不见结束的迹象,而我们又需要借路而过,于是我尝试驾车尽量靠左,试图在不惊扰小象的情况下通过。就在我们经过时,大象还是勃然而怒,它高抬起头,张开双耳,让自己的身形更显魁伟,口中重重地喷出一口气,一只脚向前踏步欲追,我连忙一脚油踩到底,加速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向前行驶了不到200米,公路边另有一只母象带着四五只年龄不一的幼象,其中最小的幼象显然对汽车的出现非常担心,立即表现出畏缩的样子,心有余悸的我们只好再次停车,这下被堵在了中间进退不得了。

    这么长久对峙总不是办法,我还是极为缓慢地靠边行车,希望能小心翼翼地蹭过去,结果汽车轮胎不慎碾到了路边倒下的枯枝,噼啪作响的声音吓得小象魂不附体,立即奔到了妈妈背后,好在这只母象性情比较温和,对小象的撒娇丝毫不理,只不停地从树上卷食树叶,仿佛在无声地责怪小象的大惊小怪。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6 21:35

10楼

    看到了大象,阿朵提出还没看到她第三喜欢的动物——斑马(Zebra),于是便有了斑马。

    一小群身披迷幻的黑白条纹的斑马看到我们后,面向我们凝视了一会,便扭动着性感的屁股走向远方了。

    各种食草动物在我们汽车经过时,通常都会先抬起头凝视着我们,大约观察个三五秒钟,评估我们对它的威胁程度,如果看上去无害,则低头继续吃草,如果认为存在危险,则向较远的地方转移,尤其体型中等的各类羚羊、斑马最为典型,而大象则往往藐视我们的存在。食草动物的凝视,是为它们拍摄肖像的好时机,看上去仿佛专为我们的拍摄在摆Pose。

(斑马,Zebra)

 (角马,Wildbeest。也叫做牛羚,属于狷羚的一种。因为比较挑食,所以非洲大地上会有几十万只角马聚集的大迁徙行为。)

(水羚,Waterbuck。水羚有两个亚种,通常尾部有白色椭圆圈,另有一种尾部整体为白色的叫迪氏水羚。水羚亲水,适合在沼泽地带生活,且水性还很好,真急了可以泅水逃生。)

(雌性水羚,它看到我们时正在反刍,一看到马上不嚼了,谨慎地盯着我们。)

(小岩羚,Steenbok,我们管它叫小可爱。肩高大约只有30-40公分,两只纤细又耿直的小角,清秀的五官惹人怜爱。)

(雌性犬羚,Dik-Dik,肩高30-40公分,另一种小可爱。这只犬羚混在一堆Impala中间喝水,乍看误以为是黑斑羚幼崽,但是它头顶上那撮毛出卖了它。)

(林羚,Nyala。中型羚羊,也是游泳好手,食用水生植物,甚至可潜水避敌。)


    Letaba河的下游是河马(Hippo)的天堂,我们不仅频繁看到活生生的河马,还两次看到河马的尸体,其中一次是死去河马的骨骼依然撑着一张已经空荡荡的河马皮,尸体依然抬着头,看上去有些狰狞,另一次是一只刚刚倒毙在河边的河马,吸引了鳄鱼和众多食腐鸟类参与这场难得的盛宴。河马大概要算是食草动物中脾气最臭的了,我们对肯尼亚一只护仔心切的河马咬死中国游客的新闻还记忆犹新。Letaba河流域生活着数量众多的河马,等我们来到地势比Letaba更高的Olifants营地,从营地的餐厅露台上再次俯瞰Letaba河时,只见河边星星点点分布着数十头河马,它们与羚羊共同分享着水草丰美的河流旁新鲜的绿草。

(河马,Hippopotamus或简称Hippo)

 (与鳄鱼分食河马的大鸟是非洲秃鹳,Marabou Stork,以颈下喉囊为最显著的标志;小点的是冠鹫,Hooded Vulture,两者都是典型的食腐鸟类。巨大的河马尸体为食腐动物提供了一次狂欢的机会。)

(Olifants营地俯瞰Letaba河。)



    我们在风景如画的Olifants营地稍作停留,再出发向今天住宿的营地Satara进发。鉴于阿朵的心愿是如此灵验,我们便请阿朵来祷告犀牛的出现,这一次的愿望并没有很快实现,而是在快要接近今天的目的地、位于克鲁格中南部的Satara营地时,我们才第一次看到一只白犀牛在远方奔跑。

(白犀牛,White Rhinoceros或简称 White Rhino。)

    白犀牛(White Rhino)与黑犀牛(Black Rhino)之间的差异并非从字面上理解的肤色不同,白犀牛体型大,嘴部阔而扁,犀角较长,奔跑时低头看地,主要吃草,性情温顺;黑犀牛体型略小,嘴部略尖,可卷绕和掇取树叶,犀角较白犀短,形态以抬头为主,性情暴躁容易激动。我们在克鲁格共四次看到犀牛,所见者皆为白犀牛,白犀牛也是世界上5种犀牛当中唯一未被列入濒危野生动物者。

    Satara周围地形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各类食草动物在此成群结队地混杂出现,密集程度远超过中部的Letaba河流域。尤其在营地周围,有数十只大象组成的象群带着很多象宝宝出没,我们隔着营地的铁丝网便可观赏大象的幼儿园。

    Letaba营地中生活着一些体型较小的疣猪,一个年轻人无事生非地去逗引它们,被生气的疣猪追得满院乱跑。疣猪(Warthog)在克鲁格是常见动物,雌疣猪脸部长有一对疣突,还比较近似于《狮子王》中的彭彭,而雄疣猪脸上长有两对疣突,显得五官乱七八糟,三分像猪七分像鬼,与可爱的彭彭相去甚远。疣猪是穴居动物,脸上的疣可以帮助它们在挖土时保护眼睛,它们天性极度谨慎,有点风吹草动就先逃跑再说,每次进入洞穴时采用倒退的姿势,保持对环境的观察,而出洞穴时,会高速地冲出来,以免被潜伏在洞口的掠食者伏击。我们经常看到疣猪笔直地翘起旗杆一般的细长尾巴得意地跑来跑去,不知在忙碌什么,倒确实如《狮子王》中的草原小丑彭彭一般搞笑。

 (一只年轻的雌性疣猪,算漂亮的,獠牙还很精神。)

(大概快老死了的一只雄性疣猪,两只獠牙均有不同程度的缺损,五官惨不忍睹,实在是丑陋至极。)


    经过这一天的早起晚归,我们已经看到了Big Five中的前三种,应该说收获颇丰,但严格说来还没能见到一只食肉动物。接下来,追踪食肉动物自然成了我们的首要任务。Satara的公告板上已经可以看到狮子的行踪,我们在游客中心预定了次日一早由国家公园官方组织的Sunrise Drive,希望专业的向导能帮助我们找到那些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大猫。


最后编辑于 2016-10-26 21:36

举报 回复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7 20:43

11楼

追踪大猫

 

    Sunrise Drive于凌晨5点准时出发,向导兼司机是位黑人胖姑娘。

    从需要掌灯才能看到动物,一直到天光大亮,我们一路上除了长颈鹿就没见到任何值得注意的动物,车上的十几位游客也因此兴致不高,向导开的玩笑、问的问题基本都没得到什么回应。

    车子停在一棵树下,向导让我们注意树上的两只红脸地犀鸟(Southern Ground Hombill),她还没开始介绍鸟的特点,这两只鸟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表演——它们开始唱歌了。


(红脸地犀鸟,Southern Ground Hombill)


    唱歌并不仅是一种形容,它们的叫声类似于:

    “因——因——因——姑姑

    “因——因——因——姑姑”

    两只犀鸟各自的前三个音节,竟然不偏不倚正好构成精确的小三度音程,每一句唱、句与句之间间歇的节奏也是完全准确。我很想听到它们同时歌唱,那便会构成优美的和声,可它们只是你一句我一句地“姑姑,姑姑”唱个不停,仿佛一问一答。

    这两只杨过,算是这次Sunrise Drive为数不多的亮点了,向导带领我们去往昨日游客发现狮子的路线兜圈子,却一无所获。中途实在看不到任何动物,有一次,无计可施的向导停下车后竟然让我们这些茫然四顾的游客注意车下的地面,并指着一群蚂蚁说:“这就是著名的行军蚁,咬一口可疼了”。

    说真的,我们不是来看蚂蚁的。

    快回到营地时,一位眼尖的游客大叫“花豹!倒车倒车!”

    那并不是大家期待的花豹,不过也还不错,在数百米外的草地上,一只不起眼的斑鬣狗(Spotted Hyaena)经过一夜的狩猎后趴在与其肤色无比接近的枯黄草丛中睡觉,我真佩服那位游客的眼力。这是我们在克鲁格见到的第一只肉食性哺乳动物。

(斑鬣狗,Spotted Hyaena)


    这一次相遇距离太过遥远,我们无法看清斑鬣狗的全貌,后来有一次在清晨的公路上偶遇,才近距离接触到这种满脸猥琐的凶相,头小肚子大前腿长后腿短的动物。虽然其貌不扬,但斑鬣狗的确是草原上的顶级掠食者,狠毒无情不择手段,有时独自在夜间狩猎小型动物,有时数十只群起围猎大型动物,堪与群狮对抗,它们抢夺狮子的战利品,甚至偷猎狮子幼崽,没有新鲜猎物时也会食腐,在非洲的广大土地上,算得上是狮子的世代仇敌。斑鬣狗的强大武器是顶尖的咬合力,从数字上看达到580公斤,而体型大得多的狮子的咬合力则仅有450公斤(当然这二位的咬合力比起堪称咬合力之王者的鳄鱼来说都是小巫见大巫了),因此斑鬣狗可以将动物的骨头吃得一干二净,我们在草原上见过一些奇怪的雪白圆球,那是斑鬣狗食骨之后排出的粪便。

    除了本次Sunrise Drive,我们在这一天的夜晚又报名了Skukuza营地的Night Drive。汽车在晚上9点摸黑出发,阿朵兴高采烈地手持车上配备的大灯向黑夜里扫射,专门追寻夜行动物的一双双在黑暗中闪亮的眼睛,可这次Night Drive的收获还不如Sunrise Drive大,除了了解到夜间克鲁格的薮兔(Scrub Hare)比白天的黑斑羚还要多,就没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阿朵在车上把玩那盏大灯不到10分钟就把灯交给妈妈负责,再过半个小时竟熟睡了。

    这两次参加官方Safari的失望经历,让我们铁了心依靠自己早出晚归寻找动物,除了诱人的Morning Walk外,不再报名任何活动了。

(薮兔,Scrub Hare)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7 20:50

12楼

    Sunrise Drive之后,我们回到出发地点取了自己的福特SUV,又冲出了营地,我们将从Satara继续向南游走,前往国家公园的大本营、最热闹最大的营地Skukuza,并在那里住宿两夜。

 

    我们一心想要搜寻的是Big Five中的最后两位,大型猫科动物狮与豹。截止目前我们在克鲁格的行程已经过半,我们都有些担心会看不到大猫了。

    在临近某个野餐点的一条人迹罕至的未铺装土路上,我们看到有三部车停在路边,一定有事发生。把车开近一看,就在路边十米处,有三只母狮正趴在树下打盹——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狮子,Lion)


   三只母狮貌似懒洋洋有气无力,我们的近距离围观对它们没有产生丝毫影响。其中一只母狮不知在哪次捕猎行动中瞎了一只眼,翻着白花花的眼球,显得穷凶极恶,另一只距离我们最近的,倒是长得慈眉善目,除了张口打哈欠时露出尖利的獠牙,看不出草原王者的风范。

    狮子(Lion)在克鲁格是当之无愧的明星,不仅因为克鲁格是全世界野生狮子最为密集的保护区之一,并且这里生活的狮子亚种也是体型最大、最具典型性的狮子亚种,名字就叫做克鲁格狮。在国家公园共生活着超过2000只克鲁格狮,家族众多,其中很多传奇狮王的名字在野生动物爱好者中耳熟能详,它们的家族故事流传甚广,甚至还有人为它们编制了家谱。

    狮子是群体生活的动物,狮群的成员数量平均为17只,内部分工明确。狮王,最高地位的雄狮享有最为优先的猎物分配权与交配权,他的主要工作是巡视领地和保护狮群,直到被另一只年轻力壮的雄狮打败而取代。其他雄狮,在狮群内不会太多,都是狮王的拥趸者,当狮群之间为争夺领地爆发战争时是狮王的马前卒,当然也不排除存在如《狮子王》中的“刀疤”那样心里暗暗打算篡位的佞臣,但对狮群最大的威胁还是来自群体之外。一些被狮王踢出去独自闯荡的雄狮(哪怕是狮王的亲生儿子),最大的抱负便是纠结一些同样落单的雄狮结成同盟,有朝一日组建自己的狮群,占有领地,或打败某个狮王取而代之。在激烈的竞争下,通常狮王的地位最长也仅能维持3-4年,一旦狮王被击败或杀死,那么新狮王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血洗原狮群中的幼狮,即便母狮拼命维护孩子,多半也无法奏效。所以雄狮虽较少参与捕猎,也不负责抚养后代,貌似每天无所事事,但其中真正的有为青年必定会度过跌宕起伏的、战斗的一生。

    母狮与幼狮在狮群中数量最多,母狮是狮群中勤奋的劳动者,一部分母狮会为狮群养育幼狮,另一部分则主要负责狩猎,如今天所见三只母狮形成的狩猎小组很是常见,而真正捕猎大型猎物时,狮群中的多数母狮甚至倾巢而出,雄狮也会帮忙。由于狮子捕获的猎物是供整个狮群享用的,所以狮子基本不屑去捕猎小型动物,而总是把目标对准野牛、斑马、角马、长颈鹿这些大家伙。

    狮子出猎极讲究团队协作与应需而变的战术布置,例如猎大家伙时往往先由若干母狮对猎物形成包围,仅留下一面出口,在悄悄逼近猎物缩小包围圈后,骤然发动攻击,情急之下猎物必然向着仅有的缺口奔逃,而那里正有一只身强力壮的母狮守株待兔,它会追击并试图跃到猎物身上,先用爪与牙死死锁住猎物,降低猎物的逃跑速度,待其他母狮来援后群起攻之。由于狮子的咬合力一般,并不能一招毙敌,它们常用的手段是由一只母狮同时咬住和封闭猎物的口鼻,最终导致猎物窒息而死。在合理的战术布置之下,通常狮群两次围猎就有一次得手,这在掠食者中是很好的成绩了。

    在公路的另外一侧,灌木丛中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一群羚羊正向着狮群的方向移动,领头的羚羊首先看到了公路对面的母狮,它高叫了一声向同伴示警,这也是我们在克鲁格唯一一次听到羚羊的叫声,于是整群羚羊调转方向迅速逃离了危险的地点。与此同时,看到羚羊的母狮们无动于衷,任其逃命,通常狮子吃饱后5、6天可不再进食,它们并不是草原上嗜血滥杀的恶魔。

    在阿朵喜爱的动物名单中是没有狮子的,因为狮子会吃人,是危险可怕的动物,不过这几只趴在汽车外面的大猫看起来毫无威胁,阿朵也不再害怕。我一心想等待某只雄狮来与母狮会和,却等了约半个小时也不见。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7 21:03

13楼

    有幸与狮子短兵相接后,我们在Big Five中尚未得见者只剩下豹。

    非洲豹分为两种,花豹(Leopard)和猎豹(Cheetah),克鲁格拥有超过1000只花豹和约100只猎豹,因此我们根本没留着侥幸遇见猎豹的打算,只一心要追踪花豹。

    来到Skukuza营地的第一天晚上,我们在的邻居是一家四口美国人,他们来克鲁格国家公园度过整整的60天时间。美国家庭中的父亲告诉我说,早晨他在距离营地不远处、由Skukuza向南延伸的公路边见到了花豹,并且当天很多人都在同一地点目击花豹,还热心地为我们在地图上标出了花豹出现的地点,这是我们进入克鲁格以来第一次听到关于花豹的线索。

    与狮子不同,豹是独行侠,从来都是独自生活、独自狩猎。猎豹依靠惊人的速度、花豹依靠强壮的四肢与尖牙利齿捕食,并且豹是典型的猫科动物习性,昼伏夜出,白天通常找个清静的树杈或石头睡觉。这种隐匿的生活习性,加上相对较少的数量,使豹成为Big Five中最难发现的目标。

    根据美国人提供的信息,我们次日早早起床,在营地大门刚刚打开时便开车前往前一日的花豹目击地点,有几部车也和我们一样在那附近的大路、小路上慢速行驶东张西望,想来也是在寻找花豹的影踪。

    途径一座公路桥,我们看到一大早便有七八部车辆聚集的盛况,我以为是花豹出现,却原来是这座桥附近的饮水点被三只母狮霸占了,我们前一日见过距离近得多的母狮,对狮子兴趣不高,看了一会便驾车离去。

    不久,我们又遇到二十多部汽车久久停留在公路边,几乎使交通断绝的情况,所有人的眼睛看着公路一侧的灌木丛,有人告诉我花豹刚刚在灌木丛中现身过。我们端着望远镜久久寻找,根本不见花豹的影子,到最后灌木中出现了黑斑羚,按我看法这代表花豹早已远离。

    这是我们在克鲁格的最后一个完整的白天,虽然我们看到了不少的食草动物,收藏了Big Five中的四种,却也只能不无遗憾地放弃对这只花豹线索的追踪,转而驾车前往Lower Sabie营地。

    一路上,我们沿着宽阔的Sabie河前进,这条河流的沿岸风光较Letaba河更美,中途有一个设在河边的舒适的野餐点。看着滚滚流淌、清澈的Sabie河吃早餐本是件开心的事,可树上的一群青腹绿猴(Vervet Monkey)却时时盯着我们的食物和背包,游人之间纷纷在相互提醒要小心猴子偷东西,邻桌一群东欧游客便被猴子在转瞬间翻包偷走一只苹果,所以我们的早餐吃得颇不平凡,阿朵和妈妈坐在长椅上边用餐边提心吊胆地环顾四周,我则手持一根长长的木棍站在一旁与跃跃欲试的猴子们互相恐吓。

(青腹绿猴,Vervet Monkey。中文名字中的“腹”暗指公猴胯下颜色艳丽分外惹眼的生殖器。)


    我们驾车接近了Lower Sabie营地,又是一座公路桥附近聚集了数十辆汽车,乱糟糟的交通拥堵盛况空前,离近了询问他人有什么热闹可看——却正是花豹!

    花豹啊!我忍不住叫出了声。从昨晚到今天,我们不停听到关于花豹的传说,追踪良久却未曾得见,不想却在此不期而遇。

    一位黑人向导已经带客人看过了花豹准备离开,他见我们刚到,打手势把他的黄金位置让给了我们。我停好了车,在其他人的指引下,才看清与公路一沟之隔,在一块巨大岩石的阴影里有一只睡得正酣的花豹,距我们直线距离大约200米。

(花豹,Leopard)

(这动作,这贱贱的表情,与喵星人无异)


    花豹身材匀称矫健,背部为金黄色皮毛,越到腹部越是雪白,全身覆满典雅整洁的黑斑,真是漂亮的生物。它躲在阴凉中自顾自打盹,这边无数的镜头和望远镜齐刷刷对准了这位难得一见的隐士,它的每一次抬头睁眼,都会换来一片浪潮般的快门声。

    我们横竖没有其他更重要的动物要看,便只是定下心来在此长驻,要等待向西运行的太阳逐渐将岩石的影子缩小,想来当暴露在炎热的阳光下时,花豹总要站起身换个地方了吧?我们便有机会看到花豹的更多行动。桥头上一只狒狒(Baboon)大约意在示警的持续的叫声让这一愿望提前实现了,花豹烦躁地抬头看看,便站起身来,从岩石上走下沟底,一直走到被树丛遮蔽,再也看不到的地方了。

    至此,我们在克鲁格已经遍赏Big Five,基本上,这趟行程算是圆满了。

 

    Lower Sabie营地位于克鲁格东南大门附近,比邻Sabie河最宽阔的一段河道,附近湖泊池塘众多,是克鲁格内不多见的水源丰富的地点。在营地的当日动物看板上,我赫然看到有人贴上了猎豹的黑色标签,标示位置就在营地不远处,不过我相信这多半是贴错了,常有游人将猎豹与花豹搞混,在克鲁格内极度罕见的猎豹,我们只能当它是个传奇了。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8 08:28

14楼

主宰

 

    Skukuza是我们在克鲁格居住的最后一个营地,这是国家公园最早设立的营地,设施很完备,只是显得有些陈旧。与其他各营地一样,这里也有三种住宿类型可以选择:营位(房车或帐篷)、固定帐篷和小木屋。

    在这里的第一夜,我们住宿在营地提供的固定帐篷中。克鲁格的固定帐篷是比较宽敞的,并且都是搭在与地面隔绝的木质地板上,帐篷门口设有休闲区和烧烤架,内部有冰箱和基本餐具。

    就在入住Skukuza固定帐篷的那一夜,我们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麻烦:蚊子。从晚间将要入睡时,我们就开始搜捕蚊子,直到阿朵睡熟,仍有蚊子的声音在我们耳边滋扰,在反复多次的开灯关灯之后,我们才真正将帐篷中的蚊子一网打尽,这也使我们的那一夜疲惫不堪。事后盘点,我们打死和捉住的蚊子共有11只,其中六只被我分别倒扣在六只杯子里。清晨离开帐篷前,我特意给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留了一张写着“蚊子”字样的纸条,希望他们来处置那些杯子里的蚊子,总不能让它们再祸害别的住客。下一夜,我们从帐篷转移到了预订好的舒适的小木屋,这也是我们告别克鲁格前的最后一夜了。

 

    在克鲁格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有些故事是注定不会被我们遗忘的。

    动物最活跃的时间多在一早一晚,在中午到下午较热的时间,多数动物只会在树荫下休息。我们正在这样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驾车穿越尘土飞扬的小路,一只长着螺旋状长角的捻角羚既打算要横穿小路与它的同伴会和,又忌惮我们这辆驶来的汽车,在电光火石之间,我看到那只正值壮年、身形矫健的大型羚羊腾空而起,滞空约有2米高,肌肉绷紧的身体宛如弯弓,就在我面前从左向右划出一道彩虹般完美的弧线,从我们的福特SUV的车头上方跳过。这一幕表演让坐在车里的我们不由自主地鼓掌喝彩起来。

 

    我们路过一只长颈鹿,它踱着步走到了小水洼近前准备喝水。长颈鹿喝水有一套非常复杂的准备动作,由于前腿较长,脖子更是长得过分,它喝水的姿态是大大地岔开两条前腿,附身下去,慢慢垂下高贵的头才能将将够到水面,从这个姿态回复到站立和奔跑的状态需要起码5秒钟的时间,在此期间如遇到掠食者袭击则足以毙命,所以长颈鹿每一次喝水都极端地警惕。我很想要拍摄长颈鹿喝水的画面,便手持相机一动不动地瞄着。长颈鹿对我们端详一番,看上去并无威胁,于是迟疑地低下了头。

    它的嘴还没接触到水面,快门的“咔嚓”声响起,长颈鹿又慢慢抬起了头,继续对我们端详研究。

    “我是喝呢?”

    咔嚓。

    “……还是不喝呢?

    “……好像没事嘛,那么我还是喝……”

    咔嚓。

    “……还是不喝呢?”

    ……

    长颈鹿在循环往复的慢动作中痛苦纠结了好久,终于适应了我的快门声,这才放心痛饮起来。

 

    克鲁格国家公园在很多靠近公路的地方设置了动物的饮水点,这是为了方便游人观察前来喝水的动物。夕阳下,白犀牛一家与其他食草动物共同在饮水点喝水,在空旷的草场与远方树林的映衬中,这幅画面是那么的协调与动人。公犀牛喝饱了水,穿过公路往山坡的另一面走去,我认定了母犀牛和小犀牛会随后跟上,便提前到达公犀牛穿越公路的地点等待与犀牛母子的近距离接触,等了很久未能如愿,后来却见公犀牛原路折返回去找那母子俩了,于是我始终没能拍摄到犀牛母子的近照。我们与犀牛最近距离的接触发生在某个清晨,我们远远见到有辆轿车在路边缓缓移动,会车时,轿车司机告诉我说有犀牛要出现了。果然,不久便有一群大大小小的白犀牛从树林中走到了公路上。我打算驾车顺着犀牛前进的方向超过它们,从正面拍摄,谁知白犀牛这种块头巨大动物的内心远不如外表那么强硬,它们实际非常胆怯,不被逼急了绝不会与任何动物对抗,我略微接近犀牛们便放开步子猛跑,好吧,还是不要打扰它们,就让他们消失在丛林里吧。

 

    我们在克鲁格的最后一个下午,数日来从未出现过这么炎热的天气,炽烈的阳光下几乎所有动物一概消失不见,只有一只大象躲在可怜的一点点树荫下,不停扇动着耳朵。我们已经看过了非洲五霸,却仍有很多小小的遗憾并未达成:我们没有看到剑羚,没有看到雄狮,没有猎豹,没有黑犀牛,没有豺与狐,没有穿山甲,没有陆龟……可我们看到捻角羚规则分明的“君子斗”;我们看到羚羊在面临威胁时向同伴示警;我们看到食肉动物之间严格的势力范围划分;我们看到雀鸟与食草动物相依为命,啄食它们身上的虫,也借自己灵敏的感官向它们通报天敌的逼近。

    我们看到了这个世界运转之完美、和谐与精确。在克鲁格广袤的土地上,动物的行为并不是充满了随机性,而是始终遵循着这个世界内在的运转方式恪尽职守地付出义务,也享受着权利,享受着食物和雨水,享受着交配的欢愉与抚养后代的欣然,享受着大自然恩赐的一切,以及尤为重要的——自由。

    那一刻,我意识到即便看不到动物,我仍是那么喜爱在这无边无际的旷野中驾车驰骋。同时,还有一种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的疏离感油然而生:这不是我的世界,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所有的汽车、公路、营地也不属于这个世界。自由的它们,毫无疑问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而我们,所谓从动物世界脱颖而出的智慧生物——人,我们的在此出现,其实连做客都算不上。

 

    汽车向营地行驶途中,我们发现了一片可以驾车登顶的高地,一个View Point。在高地的岩石上,我们终于可以离开用于阻隔我们与它们、移动堡垒一般的汽车,走到岩石的边缘,眼望着在生机勃勃的旷野中缓缓落下的红色夕阳,呼吸清澈的空气,享受这个美好的傍晚。这一定是我们能够为克鲁格之行划上的最贴切的句点。


最后编辑于 2016-10-29 19:47

举报 回复

木弦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0-28 20:31

15楼

    离开克鲁格国家公园的那天早晨,我本应参与国家公园组织的Moning Walk,随手持猎枪的向导徒步走进荒野去追寻野生动物的足迹,期待与大型野兽狭路相逢,可惜当昨晚我兴冲冲跑到营地的接待处报名时,工作人员告诉我次日的Moning Walk早就报满了,在Skukuza营地,徒步活动的每日名额仅有8个,是一定要提前预订才能成行的。

    我们沿途行驶在Sabie河边,在最容易发现野生动物的清晨,克鲁格的公路上却静悄悄的。

(离开克鲁格国家公园那天早晨唯一收获的一只猛禽,南非兀鹫,Cape Vulture。)

(既然提到了鸟类,也归纳一下在克鲁格被哺乳动物掩盖了光芒的鸟儿们吧。左边这只是苍鹭,Grey Heron,右边是黄嘴鹮鹳,Yellow-Billed Stork)

(黄嘴犀鸟,Southern Yellow-Billed Hombill。主要生活于南部非洲的特有犀鸟种类,也是克鲁格的招牌鸟类之一。)

(珍珠鸡,Helmeted Guineafowl)

(紫胸佛法僧,Lilac-breasted Roller。克鲁格鸟类中的又一明星,是博兹瓦纳的国鸟。)


    汽车一路驶出了国家公园的西南大门,逐渐驶入山地,海拔在不知不觉间升高,车窗外开始呈现出一派高原景象,碧绿的草甸铺展在浑圆无垠的山坡,笔直耸向蓝天的高大树木构成了幽深的森林。这条自驾路线叫做Panorama Route(全景路线),大约是指自驾线路上风景多变。

    这条公路的周边景点众多、分布分散,各自售票,票价差距还很大,所以买票进入每一个景点有点撞大运的感觉。我们停车进入的第一个景点“Pinnacle Rock(塔岩)”就有滥竽充数的嫌疑;第二个——“God’s Window(上帝之窗)”有个气势磅礴的名字,实际是在悬崖的顶端俯视森林覆盖的平原,视野大得很,风景却也平平;而第三个景点“Berlin Fall(柏林瀑布)”却物美价廉,让我们立即感觉赚到了。

(塔岩)


(柏林瀑布)


    继续向北行驶在高原上,接下来的两个目的地才是真正分布于布莱德河流域,属于布莱德河大峡谷的一部分。

    Bourke’s Luck Potholes(伯克的幸运壶),这个怪异的景点名称,取材于淘金时代此地的拥有者,金矿商人Tom Bourke,他预言此地可以产出黄金,从以上这个名称看,他果然是如愿以偿了。这是另一条支线河流Treur river层层下降汇入布莱德河的交汇口,被两条河流冲刷和深切的岩石不仅形成了垂直耸立的光滑岩壁,而且在这一带的岩石上留下了很多圆形的壶穴,景区范围不大但地貌足够怪异,且Treur River的上游地带有平缓的岩石供阿朵爬上爬下,有清澈的水流可以玩水,虽然门票价格较贵也算物有所值。

    接下来的景点Three Rondawels(三茅屋岩),与其北边2公里左右的连续两个布莱德河峡谷的View Point,共同构成了峡谷的核心景区,尤其精彩的是三茅屋岩,峡谷场面之大超出了我事先的预计,以及我镜头的广角端极限。虽然南非人不知从何角度考虑称这条峡谷为世界第三大峡谷,不免有自吹自擂之嫌,但此地的确是整条全景自驾路线上的精髓所在。我在他人的照片上看好这里有一片岩石伸向峡谷中,形成了悬空的小平台,便一早打算在此拍摄一张姿势类似于八一制片厂片头Logo一般大义凛然、极险要的留念照片,这一天空气中有浓重的雾气,所以峡谷的景象并不通透,倒并不妨碍照片呈现出我预想中的效果。


    驾车游览布莱德河大峡谷的几个重点观景台,其实并不是领略这条峡谷的最好方式,我听说峡谷沿线另有一条名为Blyde River Sport Hiking Trail的徒步线路,从上帝之窗开始绵延56公里,可穿越整条布莱德河大峡谷,这条路线时时游走在峡谷的峭壁边缘,我相信一定能带领徒步者认识与我们的印象完全不同的大峡谷。

    我们从三茅屋岩处原路折返,来到最接近机场的小镇White River(白河)。我预想出了克鲁格国家公园,在一大早乘航班前往伊丽莎白港之前应当好好休息,所以在白河市预定了全程中最贵的一次住宿。我们在黑夜中凭Google Map的引导穿过了白河市区,导航告诉我们客栈就在路边,我们反复确认了多次,才敢相信导航的意思是让我们驶向一条漆黑一团的未铺装小路。小路在密林中缓缓上坡,行驶200余米后,我们停在一扇大门近前,门内依然看不到客栈的房屋。在我们通过大门前的对讲装置和女主人通话、确认身份后,大门徐徐而开,再向前经过一个转弯,眼前豁然开朗,一座隐藏在半山的、庄园级别的豪宅出现在我们面前。豪宅的围墙范围囊括了半山坡上的一大片原始森林,主建筑门前的花园与泳池面向着白河市景观,在主建筑之外,还有三四栋独立别墅作为客房,我们的家庭房则位于主建筑内部。女主人笑容可掬地指引我们停车,向我们交待豪宅内的种种设施,还为我们次日一早备好了三份打包早餐。

    主卧室中舒适温暖的大床,是克鲁格国家公园与我们行程的第二个目标“花园大道”之间的分界线。


最后编辑于 2016-10-29 19:48

举报 回复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