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穷游论坛

玻璃瓶内外的日夜 - 今日北朝鲜(更新中)

旅游攻略论坛: 韩国/朝鲜 旅行摄影

玻璃瓶内外的日夜 - 今日北朝鲜(更新中)

BillTsheng
BillTsheng 7袋长老
2016-11-07 1882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BillTsheng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1-07 11:05

1楼

有人将前往北朝鲜的旅途称作“玻璃瓶内的旅程”,周遭的一切,看似触手可及,却又难以获得与之亲密接触的机会;与映入眼帘的“歌舞升平”相映衬的,是不断爆出的,一次次刷新外界想象力底线的“黑幕”。有机会来到这里的人们,沿着同样的路线,看着千篇一律的风景,听着或许已是在不同场合背诵过千万遍的台词和脱口而出的训诫,窥探着这片迷雾笼罩的土地中透出的一丝生活气息,努力的使用自己的想象力构造着这个社会的真实样貌。而不同时期来到这里,甚至分配到不同旅团的人们,将信将疑的带着网路上的各色忠告进入这里,或是暗自庆幸自己在较为宽松的环境下,得以闯入迷雾背后的那一片天地;或是郁郁寡欢于古板领队的重重限制,而只得用“体会最纯正朝鲜式生活”来自我安慰。


2016年8月,我有幸在中韩因防务问题交恶后,北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前,中朝关系罕有的平静月份内,在一种较为宽松的环境下进入了这个国家。雾里探花之余,印证了外界的一些猜测,也转变了一些以往的固有观念。在这个真正可以称得是“日新月异”的国度,消息的时效性往往尤为重要,我所经历的一切,如今可能都以成为镜花水月;而数十年来都没有些许调整的红色行程以及对于自由旅行不近人情的拒绝,也使得偏向景点介绍的传统旅行攻略失去用武之地。所以此篇,也就主要着笔于个人观感了。同时,文章内所有的技术性和攻略性文字,全部置于开篇,以方便各位参考。


*主体思想塔正面*


==攻略篇==


=前期和签证=

与北朝鲜现政权建立后的任何时候相同,进入这个国家,必须做到有组织,有计划,同时也就意味着任何形式的自由旅行不可望,更不可及。欲前往该国,作为普通旅者,通常的解决方法便是寻找一家丹东或是延边的旅行社,报名参加朝鲜相关旅行团;若是没有特殊原因,旅行社便会完成所有的前期工作,并将北朝鲜的签证在发团日送达手中。签证需要准备的材料通常为护照复印件、照片若干以及个人信息。签证的形式会因出发城市而有所不同,现今除去罗先市为免签,沿边境各地为持通行证出入境,沈阳市出发为单独另纸签证外,在其他地点出发和入境都将会签发团体另纸签证,贴纸签证除去个人要求外已不会自动办理。若是个人要求办理贴纸签证,出发地位于沈阳以外都需要另外加钱。


*本人的北朝鲜签证*


=出入境和交通=

参加夜宿平壤的朝鲜多日游时,通常经由丹东的中朝友谊桥铁路入境,或是平壤顺安国际机场航空入境。本人此次选择空入陆出,体验了最为常见的两种入境方式,下面将两种入境方式优劣比较逐条列出:

-航空入境-

优点:

1. 入境检查较为宽松。由于平壤顺安机场的新航站楼投入使用时间较短,楼内设施较为先进,因此多数检查使用高科技设备完成,故传统上旅者较为担忧的“文化领域检查”(例如翻查手机、相机)过程将会被极大简化,乃至取消;

2. 时间较为快捷;

3. 出发地选择较多,并且国内交通较为方便。航空入境的国内出发地通常为北京、上海和沈阳,均为交通便捷的大城市;

4. 对于航空迷而言,这是一次独一无二的稀有俄系机型体验机会。

缺点:

1. 票价较铁路入境贵;

2. 飞机均为俄系安东诺夫148型以及图波列夫204型,间或历史更为久远的图154等机型,飞行舒适度较主流科技而言为低,并且安全性能较差;

3. 无法欣赏平安北道铁路沿线风景,一定程度上丧失旅行乐趣。

(非中国大陆和港澳地区旅者,通常不能选择航空出入)


*沈阳机场的高丽航空安东诺夫148飞机*


-铁路入境-

优点:

1. 最为普遍,成团率高;

2. 可以顺便游览东北地区以外居民少有机会专程踏足的丹东市;

3. 价格较为便宜;

4. 可以沿途欣赏朝鲜农村景色,若是运气较好,遇上中国铁路提供的车皮(如本人),车内无朝鲜方面的协管员,路途中可以随意拍照而不受任何限制。

缺点:

1. 出入境检查十分严格。由于缺乏高科技设备,北朝鲜边境服务人员会要求检查所有人所有箱包内的任何物件,以及翻看相机;

2. 由于以上原因,通关速度极慢,耗费大量无谓时间于新义州/丹东火车站。本人火车出境时,下午2时左右抵达新义州火车站,6时才完成双方所有检查离开丹东火车站,检查时长近乎等于列车从平壤到新义州的运行时长;

3. 即便平义线为北朝鲜境内条件最好的铁路,但由于年代久远(日治时期修建),路况较中国铁路而言十分不好,列车行驶速度缓慢;并且由于为单线铁路,中途可能遇到让车,耗费大量时间;

4. 对于东北地区以外的居民,前往丹东的交通较为不便。


*平壤火车站*


-有关出入境检查-

航空出入境检查与一般国家无异,程序为通过检疫 - 边检盖章 - 领取托运行李 - 海关检查。唯一的区别是海关检查处需要上交所有相机和手机予以检查,但检查速度很快,通常在2分钟以内即可发还。

铁路出入境检查较为复杂,耗时也较长,程序为边检收走护照和签证 - 海关上车依次检查所有人的所有行李,包括所有电子设备 - 边检再次上车发还护照(另纸签证出境会收回,贴纸签证一个团体只会有一本护照盖上出境章(即本人))。检查较航空出入境而言严格得多。

但经本人观察,电子产品中,被检查频率最高的为相机,通常翻查20张左右照片。手机一概不会被检,以至于本人专程下载的照片隐藏软体没能起到任何作用。故建议各位携带具有wifi传送功能的相机,将可能引起误会或是偷拍的照片备份在手机中。


-有关签证互斥问题-

北朝鲜与世界其他国家不存在任何签证互斥问题。持含北朝鲜贴纸签证的护照,入境美国和南韩没有任何障碍,甚至在入境问询中不会提到任何有关过往入境朝鲜的经历。而根据美国最新EVUS登记系统,北朝鲜也并未被列为敏感国家之一。若是持有美韩签证或是有过相关旅行经历,入境北朝鲜也不会遇到任何障碍,或是在入境后受到任何特殊关切。


*开城市街景*


=朝鲜境内注意事项(可能具有时效性限制)=

北朝鲜国内的状况被盛传得黑暗不堪,经过些许改革和进步,现实情况虽然并非如外界描述或猜测般骇人,但独特的限制和禁令仍旧汗牛充栋。常见的禁令各位或许从各种媒体的报道中也能够略识一二,但由于该国走向的极度不确定性,以及法治的极度不完善性,境内的“生存守则”每日甚至都会发生变化,因此最好的方式还是首先以北朝鲜的导游和国内送团时中方领队的要求为准。

同时,北朝鲜的导游为管理的方便性,因特殊国情而对部分方面所产生的敏感心理以及个人政治信仰等,可能影响其所提出的禁令宽泛程度;而中方送团领队(中方领队只送团至边境,不进入朝鲜)在国内出发时提出的忠告,通常也会经过旅行社与北朝鲜方面的确认,但相比北朝鲜导游而言会更为客观和精准。

本人抵达北朝鲜时,正值中韩交恶和北朝鲜核试验之间,处于较为平和的时期,故获得的限制和体验可能较大部分时候入境的旅团要更为宽松及丰富,因此此部分可以作为平和时期入境的注意事项参考。在特殊时期入境,则建议严格听从相关安排,避免将下半生贡献给北朝鲜特色社会主义建设。


*平壤少年宫表演*


1. 拍照问题:依据本人被翻查相机内所有照片的经历,现今北朝鲜官方对绝大部分事物的拍摄都已解禁。部分导游可能会告诫景区外不允许拍照,也只限于口头,或是为了导游本身的工作方便,而并非国家禁令。本人的少数照片中曾经出现人民军工程队,导游在翻查的过程中也在该照片上停留,但并未将其删除,即说明有限度的人民军影像也在允许的范围内。但为安全考虑,拍摄人民军士兵是不被推荐的,望各位三思而后行;而穿着全套军装、或持有武器的人民军士兵,以及军事设施是被严格禁止的,并且得到严格执行。


*涉事照片之一-开城市中心,翻新道路中的人民军工程兵*


2. 南韩资料问题:据送团中方导游,所有韩文资料都不允许带入朝鲜,包括书籍、歌曲等。就本人经验,书籍不允许带入,歌曲则通行无阻,但不允许公开播放。

3. 脱团问题:

- 白日参观景点时没有任何脱团可能,团内的两位导游会在团体一前一后步行,保证所有团员位于导游的视线范围内,景区的工作人员也会协助导游进行管理。

- 在开城或是妙香山餐馆用过午餐后,可以走出餐馆,在附近散步,但会有一名导游在后方跟随。无论何时做出任何敏感举措,导游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眼前,本人照片被翻查便是发生在妙香山午餐后。晚餐则一律在平壤市内用餐,通常天色已暗,故餐后没有走出餐厅的可能。

- 夜探平壤:若是居住在羊角岛酒店,如今夜晚离开酒店外出散步已非技术难题,具体操作详见后文。


*大同江啤酒节上的平壤儿童*


4. 与本地居民打交道:在白日跟团参观时,与网路上所传类似,若是在参观景点,用韩语(即朝鲜语)和景区讲解员、工作人员、少年宫教师或是人民大学习堂的民众打招呼、做简要交谈,通常对方会相当高兴,并且愿意配合。而若尝试与道路上的一般民众交流,则对方会尽力避开。夜探平壤时,情况则会不同。

5. 与导游交流政治问题:允许交流,部分导游(尤其是英文导游)对外界世界兴趣较为浓厚,会主动问及一些政治话题,坦率交流即可。本人未敢尝试和普通民众谈论政治话题。


最后编辑于 2018-01-08 01:22

举报 回复

BillTsheng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6-11-20 13:36

2楼

==游记篇==


*平壤仓田街*


=拨开迷雾=

从阳光明媚的沈阳抵达愁云惨雾弥漫下黯淡无光的平壤,还未从安东诺夫燥热的机舱中缓过神来,便只得开始大批量的隐藏手机上刚获得的朝鲜空拍图,担忧在踏入这个国家的领土之前,就已然将自己的下半生永远的奉献给了社会主义建设。


2015年新建立的航站楼,除去较小的体量,设施齐全,宽敞明亮,除去电视里传出的革命乐曲外,感受不到丝毫异状。移民局只字未问,接踵而至的海关没有询问密码便索去了手机和单反,未几便发还。百无聊赖的瘫在机场到达厅内的躺椅上,未曾相信进入这个可谓是最难跨越的国境线,竟是如此的索然无味。


前来接应的导游在近一小时后才姗姗来迟,与传言无异,至少两名随团导游全程陪伴。而或是减少来者的疑虑,金正日时代以外文导游为名义的随车“特务”已经转正,和另一名导游交替讲解。女导游小李外貌端庄,而男导游老朴则更添一分饱经风霜的沧桑感,正如北朝鲜宣称的“南男北女”般。团内另有一名为欧洲游客服务的英文导游,文中代称小池,英文十分流利,颜值属于万人迷般的等级。或许因为英语专业的缘故,我和她之间的价值观差异远不至想象中的天壤之别,她对外界的好奇也远大于主题阳光沐浴下的其他北朝鲜民众,自然也成为我之后数日了解北朝鲜最直观的渠道以及我在这个国家的第一个朋友。


*千里马铜像*


不过也或许是因为那名欧洲朋友以及小池的存在,我并未因现居西方的缘故得到高度关注。但加拿大的种种,成为之后数日除却北朝鲜本身外的第二大谈资。


大巴离开机场后,道路便坑洼了起来,两旁的建筑谈不上年久失修,但也着实饱经风霜。这条道路的另一端通往北朝鲜的重要旅游景区和“洗脑圣地”妙香山,因而也可称是北朝鲜国内的交通要道和最高等级的公路之一。只是在车辆的上下颠簸中,我甚至连一张清晰的照片都未能获得,至此,不由得从内心暗暗佩服北朝鲜人的智慧,为了防止有损国家形象的照片流出,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此时,距离朝鲜劳动党七大闭幕已然三个月,路边的红色标语已经不再鲜艳夺目,“一百天大奋战”却仍旧如火如荼。大巴驶入平壤市区,迎面而来的便是次年四月在举国瞩目中剪彩的黎明大街。为迎合略显仓促的竣工期,大楼外侧并未加装任何防护措施或是幕布,钢筋水泥毫无遮挡的裸露在城市的空中,和路口灰白的永生塔遥相呼应。坐在前排的小李一言不发,后排的老朴略显疲惫的半瘫在座椅上,侧头望向窗外,注视着这些或许已经看到厌烦的风景。


*平壤火车站前*


火车站前广场上,人流攒动。站厅对街的楼房,刷上了五彩的油漆,房顶则是“平壤的心脏”五个大字。看惯了火车站旁各式创意百出的广告牌,这样的站前宣传,让人感到有些简朴幼稚到可笑。而转念一想,或许对于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们而言,一生中能够拥有哪怕一次踏足这片站前广场的机会,或许都可称是三生有幸了。军人成群列队进站,塞满了整座大厅。站台前的人们拖家带口,面露倦容,带着大包小包席地而睡,时而浅谈数句,转身便沉默,散落一地瓜子壳,看似已经在这里等待了许久。


最后编辑于 2018-01-08 01:05

举报 回复

BillTsheng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07 11:33

3楼

傍晚时分,大巴在第一个真正的旅游点,万寿台纪念碑,停下了。那座烂尾30多年的平壤最高楼突兀地立在地平线上。之前曾多次听说过这座20世纪北朝鲜富足时代的墓碑,是平壤人最不愿提及的往事。试探性的向小李询问了一下工程进度,得到的答案却坦率得出乎我的意料。


“下一次来朝鲜,你就有机会住在这里了。”


一个看起来有些乐观过头,又有些北朝鲜样板式的回答。但北朝鲜的经济正在从90年代深不见底的深渊中艰难爬升,也的确是不争的事实。毕竟即便是数年前,在这个国家,对于这座竣工日期遥遥无期的建筑,还是无人敢提。


*万寿台入口处的柳京大厦*


北朝鲜的红色景区建设和一般的国家已经相差无几。即便在全平壤的道路都还由水泥铺就的时候,万寿台内的小路就已全部覆盖上了沥青。前往广场的路上,我第一次见到了之后同住一室数晚的室友Agusti, 本团唯一的西方人。小聊几句得知,他在西班牙某大学的政治系任教,独身一人前来中国旅游数周,刚好得知中朝关系缓和,便跃跃欲试,耗费许多精力终获得在朝鲜停留三天的机会。相比想象中那些游走世界边缘的西方探险家或是那些喜爱冒险的年轻人,Agusti更像一个全身心投入的生活体验者——献花鞠躬样样不少,言谈举止十分瞻前顾后,和同团的中国猎奇者以及怀旧的老年游客相比虔诚不已。不知他是为了尝试贴近这个在当今的我们看来都足够独特的国度里的生活状况,还是真正地畏惧这个陌生的制度,毕竟相比亲身经历过类似年代的我们,历经多年的冷战隔阂和铁幕下的潜移默化,西方人对于共产社会的恐惧,深深烙在了他们的基因深处。


*万寿台广场*


广场前的巨像在“21世纪的太阳”陨落之后增加到了两座,这座浩大的工程,在短短一年之内,便在全国各地相继完成。隔河正对的方向,则是“刺杀金正恩”片头小女孩唱歌时所处的建党纪念塔。濛濛阴云中,只看得一片灰色的轮廓,嵌在远处天际线的中央。


令朝鲜劳动党员骄傲的是,劳动党徽的正中央,拥有全世界共产主义政党所缺乏的,象征知识分子的笔杆子。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待遇究竟如何,外界也只能雾里看花,但这个先辈们留下的“财富”,契合如今北朝鲜在核武等方面的成就,也就水到渠成地成为这个国家的又一个政治宣传品了。


*建党纪念塔*


日落时分,天空中飘起了细雨,广场上的人群反而渐渐增加。行色匆匆的路人,步履齐整的军人,成群结队攀上数百级台阶,依次虔诚而又例行公事般地列队站在两座巨像下,深深鞠上一躬,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晚餐比想象中要丰盛很多,烤肉拌饭应有尽有,各式饮料摆满了餐桌中央。餐馆外侧便是传说中满布领袖文集的书店,领袖名言和政治宣传小册言简意赅,价格亦不菲。随手翻看了几本普及主题思想和先军政治的小册子,熟悉的复古宣传风格铺面而来。思忖许久,感觉性价比着实不高,便最终放弃,入手一份第七次党代会纪念版《劳动新闻》。不苟言笑的售货员将封面印有金正恩大头照的报纸小心翼翼的卷起,轻轻抹去灰尘,用包书纸一点点将报纸封上,如同节礼般郑重的递给我。我起初受宠若惊,而后立即在顿悟中小心托起报纸,在房间的茶几上放好,不敢有任何差错,之后几天内都未曾碰过一次。买一份纪念报纸,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担惊受怕。


*餐桌*


在书店随意地翻看着这些活化石般的宣传书籍,老朴送来了房间的钥匙。我精力过于集中,头也未抬地脱口而出“감사합니다”(谢谢),两人同时惊愕了起来。我早就听说若是被朝鲜导游得知具有一定韩语水平,可能会在旅途中得到额外关照,而导游可能也未曾意料到,居然能从这个长居西方,团内年龄最小,和朝鲜半岛没有任何关联的团员嘴里听到他们熟悉的语言。之后不出所料,三个导游都不知从何处集中过来,从头到脚把我打量一番,详细询问了一系列有关韩语的问题,我只得不置可否,装作无法理解。所幸,接下来的几日,我并未因此获得特殊的关照。


*从羊角岛上看平壤夜景*


华灯初上的平壤,雾气在城市的上空聚集,点点星火散布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看起来越发的迷离。平壤的一切至此仍是陌生至极。仅仅一片窗户玻璃的相隔,里面回荡着凤凰卫视略显软糯的港台腔播音,外面隐隐约约的传来慷慨激昂的革命乐曲,恍若隔世。


最后编辑于 2018-01-10 12:17

举报 回复

BillTsheng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11 08:33

4楼

=对峙前线=


平壤地理位置,相比南方的首都首尔而言好上了不少。朝鲜半岛上极其稀缺的平原和耕地在这里成片延伸,而这座城市也因此而得名。另一点便是,当年在两大集团的胁迫下划下的那条分界线,与这座城市之间可谓山重水复。相比南韩政府的辗转反侧,在是否迁都的议题上争议多年,北方的统治者则高枕无忧得多。从平壤出发,即便是走上北朝鲜条件最好的平壤-开城高速公路,也需要颠簸三个多小时才能抵达非军事区的北端。外加崇山峻岭,河流蜿蜒,即便国力差异悬殊,盟军想要推进至此,也并非易如反掌。


离开平壤城的“大门”——统一纪念碑后,道路质量就迅速下降。道路中央五米一缝十米一坑,车上的一切与颠簸于北朝鲜“高速公路”的大巴共舞,时而腾空时而超重,小食和垃圾碎屑在空中飞舞。手机计步器则开启了暴走状态,一天颠出数万步,横扫朋友圈里的一切竞争对手。


*沿途山景*


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大巴正停在一个“服务区”,称作服务区,实则只是一个离开后又拐入高速公路的岔路口。岔路口侧的树丛则是北朝鲜最为常见的“天然厕所”。我带着相机准备下车拍几张附近的风景,不出所料被立即拦下。而后我隔窗拍下了上面这张照片,此时老朴正在前方看着我,而并没有任何口头或是行动上的阻止——其实所谓的执行禁令,也只是表面工程。


*摄于前往妙香山高速上的服务区*


前往开城的道路上,小李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南北朝鲜的分裂史,从朝鲜战争,一直到控诉李明博-朴槿惠集团的“反朝阴谋”。演讲的台词,和之前诸游记里提到的内容大同小异,而能将一篇十多年未曾更改的讲稿演绎得如此慷慨激昂、酣畅淋漓,也着实令人五体投地。讲到北朝鲜民众积极备战保卫祖国,而韩国同龄年轻人花天酒地、为“美国傀儡”卖命时,“我都为他们感到丢人!”而讲到李明博的“无核、开放、3000”构想时,“南朝鲜傀儡即便丢失了国家主权,也时刻不忘颠覆我们自主自立的主体朝鲜!”小李愤慨到背错了稿,而后座上正在为西班牙团员翻译的小池立刻大惊失色,在大巴的颠簸中飞奔到前排纠正小李的表述,反复确认了数次。而谈到统一的愿景时,“等到朝鲜统一的那天,希望你们还有机会来到统一的朝鲜,让我带你游遍三千里锦绣江山,沿着这条公路,从平壤到首尔,从白头山到汉拿山!你们支不支持我们朝鲜民族的统一啊?”


在座的团员全部举起了手,高悬空中数秒之久,小李面露喜色。


“谢谢,谢谢大家对我们祖国统一的支持!”


而此时,其实没有人真的在意这个半岛上最终会存在几个国家,团员们只会在意能否在数天之后顺利的离开这个半岛。


最后,话题终于落到了重点——朝核问题上,车窗外,竖立在道路两侧的战备路障上,“和平自主统一”的宣传语赫然在目,世界上最危险的对峙线,朝韩非军事区,已然近在咫尺。


*朝韩停战纪念馆外*


“我们朝鲜发展了核武器,那么美国就不会敢于随意侵略我们,朝鲜半岛的和平就会有保障,对世界的和平也作出了贡献,所以希望你们都能够支持我们朝鲜发展核武器,好不好啊?”


全车又一次爆发出了掌声。这一次,小李却一眼期待地凝望着老朴,仿佛小学生刚刚向家长背诵完了课文,等待着家长签完字后好去嬉戏玩闹。而车厢的最后一排,老朴表情木然,呆呆点了点头,转头又望向了车窗外漫无边际的荒山野岭——这些距离边境线近在咫尺的山峦,很可能已经全部被掏空,山上的树木植被,也就没有了生根的可能。


越靠近边境线,车内的气氛也就越发的紧张起来。窗外闪过带刺的混凝土墙,和靠在路边斜坡上方的混凝土柱。道路上方的门牌上,“自主统一”四个大字赫然在目。两侧的宣传画则已然是众所周知——一侧是半岛两侧的兄弟姐妹相拥在一起,而另一侧,则是“只有一个朝鲜”,和那巧夺天工的手势,不只是在坚定决心,亦或是向自己的宿敌示威。


*板门店宣传画*


1953年签订停战协议的小会议厅就在非军事区入口不远处,沿途,道路越发坎坷,路旁的一切几乎都是为了战备而存在。即便数年前,北朝鲜已经执意将此保证其存续至今的条约视作一纸空文,但所幸,路旁的滚石路障至今仍然高悬在吊塔之上。附近便是北朝鲜为向南方宣传而建的巨型国旗杆和空无一人的宣传村,而和那座村庄类似,曾经的对峙前线如今已然数十年没有人烟,因而道路的更远处,便是目前东亚最为原始的生态圈。这个半岛上的弱肉强食,除却生灵涂炭,骨肉分离,数十年来都未能造就任何有意义的结果,但却在不经意间,将这片高压之中的宁静,还给了人类来临之前,弱肉强食的最初形态。


*停战协议签订场内*


停战协议签字厅内空荡昏暗,大厅的正中央按当年的原样放置了停战协议文本,文具和双方国旗。联合国旗似乎为保留至今的原件,灰头土脸,残破褪色到已经很难看出旗面上的图案,而签字桌另一侧的北朝鲜国旗则鲜艳亮丽,北朝鲜似乎在用这样一种方式隐约的炫耀自己当年如同国旗旗面般光鲜的胜利。大厅四周的展板则都由朝鲜文写就,上面的措辞强烈激昂,愤恨地控诉敌人“顽劣的侵略”,也用一种近乎令人肉麻的方式讴歌“劳动党的伟大领导”。或许是预料到来到此地的外国游客可能的反映,展板上没有任何翻译,只留得满墙共产风浓厚的书法字体和复古的宣传图画,昭示着北朝鲜人强硬而高傲的态度。

最后编辑于 2018-01-24 11:56

举报 回复

BillTsheng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2-01 10:03

5楼

停战协议签字场距离真正的边境还有数分钟车程。最后的这段道路,反而十分平坦顺畅,道路的后方,通向如今空无一人的开城工业园区,而那座半岛晴雨表,清晰的将如今半岛两侧的紧张局面铺陈在眼前。边境线上,跨越南北两侧的蓝色会谈室如今已经彻底封闭,只剩下板门阁大楼上熙熙攘攘的游客,居高临下望着边境线两侧杳无人烟的郁郁葱葱,尽力的用手机争抢着对面渗入的点点信号,争先恐后将这几天的一切奇遇散布出去。


*板门店边境*


团里的人们开始谈起不远处的南韩首都首尔。Agusti和小池站在露台的拐角处,聊着他当年在对面的和平之家,望向这一侧的往事。此时的我并不像大部分团员,之前从未踏足南韩,也就只得站在一旁静静点头。但或许是我的护照相比团内的许多大学生或是老年人而言比较丰富,小池突然转头看着我,毫不迟疑的问道,“你去过南朝鲜的哪些地方?”


我淡淡摇了摇头。


“Really? You have never been to South Korea?”


其实若是真的到访过南韩,此时我可能也会否认。小池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些许不满表露在脸上。我顺手指向我外婆的方向,“they have been there.”而后,预想中最怕遇到的场景终于出现了:


“你外婆觉得北朝鲜和南朝鲜哪边好啊?”


*边境线上的森林*


我望向板门阁侧边的原始森林,思索了许久,“我外婆觉得北朝鲜的自然风光非常棒,比她去过的所有国家都好!”


小池的脸色却因我的回答而突然大变,


“难道只是自然风光好吗?”


几天以来,她从未如此明显的表露出自己的情绪,也从未如此的失望过。我只得立即纠正,“其他方面也都很棒,北朝鲜的建设、环境等等都很好,自然风光尤其的好。”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说出了什么,便又傻傻地站在那里。但至此之后,我便明白了这个在全世界的敌意下依旧竭尽全力维持着自豪和强硬的国度,内心深处是如何的渴望外界的认同。

最后编辑于 2018-02-01 12:13

举报 回复

BillTsheng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2-14 18:30

6楼

开城高丽博物馆,即是高丽时期的成均馆,则是北朝鲜官方用于宣传其对传统文化保护和捍卫的标志性场所。作为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后,停火线以北所剩无几的古迹,这里早在十数年前便被列为了北朝鲜的第一处世界文化遗产。成均馆的建筑与其他的古朝鲜式建筑类似,沙地为主的宫殿前广场,加上与汉地雌雄难辨的建筑形态,以及间或其间的参天古木,构成了宫殿的主要基调。只身居于其间,仿佛和周遭极度政治化的封闭国度和戒备森严的战地前线彻底隔绝。


*成均馆主殿*


而殿内则是另一番洞天。展品并非古高丽的文物历史,而是历史上各朝代,从成均馆走出的两班贵族对于朝鲜贫民的压榨奴役。历经风霜的斑驳木窗上,悬挂着对这段历史的最辛辣抨击和讽刺。


午餐则又是前往北朝鲜必经的例行公事,开城的铜碗套餐,也是几天以来唯一菜品与其他餐馆不同的正餐。

最后编辑于 2018-02-14 21:03

举报 回复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