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Q-Story | 吕一凡:美食,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可以任性的事情

旅游攻略论坛: 路刻社

Q-Story | 吕一凡:美食,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可以任性的事情

路刻社
路刻社 记者
2016-11-21 1980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路刻社 记者

发表于 2016-11-21 16:26

1楼

策划:穷游网

采访/撰文:李鷐 图:吕一凡


还记得你出国旅行的第一站吗?


可能有人会说:记得啊,泰国。因为来这方便,旅游业成熟,风景文化也挺有意思的。


和很多人一样,吕一凡出国的第一站,也是泰国。


2011年,吕一凡来到泰国清迈。但和很多游客不同的是,在接下来的四年里,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到清迈,总共去了四次,累计时间超过一年。2015年,吕一凡加入穷游,同年,穷游的第一家海外办事处——清迈 Q-Home 成立;8月,他第五次来到清迈,并且做好了永久驻扎的准备,因为他在 Q-Home 里一手筹建的、东南亚第一家专门针对华人游客的泰餐厨艺学校——清迈 Q-School,成立了。

清迈 Q-Home 和 Q-School 外景


我问他,为什么会去那么多次清迈,他的回答出乎意料的简单,却又有情理之中的感性:


“其实这就像谈恋爱,谁让我最先遇见的是她,然后又第一眼喜欢上了她呢,随着后来的相处,我把这种简单的恋爱关系发展成了婚姻关系。我就像嫁给了清迈一样。”


“我不认为边做菜边拍照是件浅薄的事


我们爱叫他“吕叔”,不光是因为他年纪略长,还因为他跟你聊天时热情、熟络的样子,像极了小时候和你住楼上楼下的那个老街坊,那个每次研究出了什么新菜都要兴冲冲地喊你上楼去吃几口的老街坊。


“以前特别喜欢川菜,辣、刺激,每年都专门去四川好几次,就为了吃川菜、打麻将。”


“后来逐渐开始喜欢粤菜和淮扬菜,当然最喜欢的是自己下厨做的了。最拿手的是蟹类水产和青菜。比如每年蟹季要做的螃蟹焗饭,足三两的女蟹,蟹黄蒸到糖心蛋状态,然后利用米饭的热度,让蟹油充分渗透进饭里.....蟹黄和米粒缠绵到不分彼此。”

吕一凡做的螃蟹焗饭


虽然采访时我们坐在一间简单的咖啡馆里,面前的桌上摆着两杯清茶,但听着听着,我却感觉自己正慢慢被全世界的美食包围。一凡一边眯着眼睛回忆这些菜,一边认真而满足地细细描述着这些菜的做法,语气抑扬顿挫,就像在饱含深情地朗读一本脑中的私家菜谱。这时候我突然想,如果再问他“为什么去清迈开Q-School”是不是显得特别愚蠢,因为这太显而易见了,他爱清迈,他爱做饭,他有什么理由不去呢?


在开始着手筹建 Q-School 之前,一凡一共考察了25所清迈的厨艺学校,“那段时间我做泰菜做得都快吐了”!这些厨艺学校,主要面向的是欧美游客,他们用英文教学,用教西餐的方式传授厨艺,所以中国游客参加这种学校,首先就面临着两个障碍:一是语言不通,二是语言好也没用,“因为中餐和西餐,是两种绝对的文化差异。吃汉堡的老外,泰餐对他们来讲已经很精彩了,而食不厌精的国人参加这种厨艺体验,经常会觉得不过如此。”

就算这两重障碍你都克服了,还有第三点尴尬会随之而来:“他们特别不理解,中国人为什么要一边做饭一边拍照。他们甚至觉得这件事情很可笑。” 他们不会阻止你拍照,但等你急急忙忙拍完,人家下一个菜都炒完了。最后,你虽然菜也炒了,照片也拍了,但以后回想起来,难免觉得那天的体验有种走马观花之感。


针对做饭拍照这一点,有的人可能会上升到各种中西差异,但一凡认为,这里的道理其实特别简单,就是一句话:“他们不懂你。”


“我不认为这件事很浅薄,我认为这恰恰说明了他们很热爱生活。他们是在旅行啊,你真的以为,他们中有多少人会回了家以后还想继续做泰菜?他们来这,是为了圆他们的旅行梦。让没经验的普通游客也享受到真正的自由行,这同时也是穷游最世界团队一直在做的事。”


现在,所有预订 Q-School 的客人,会在开头的介绍里看到这样一句话:“烹饪和美食,我们更懂你。” 泰国主厨负责传授厨艺,一凡负责讲解和翻译,当你想给自己和菜来张合影时,别犹豫,因为一凡会贴心地宣布:“大家别着急,都拍好了我们再做下一步”。

一凡对待生活和工作,最鲜明的原则之一,就是“拒绝走马观花”。去旅行,他不急着走多远、打卡多少国家,而是“一个地方我要是喜欢,就会待到签证到期,并且会常去”;做 Q-School,他不求人气涨得多快,只想让大家在活动的每一步都能获得最充实的旅行体验:“不管是现在的精品小班,还是以后的大讲堂,Q-School 永远不做走马观花的事情。”


这样看来,一凡和清迈,还真像一对命中注定的恋人。“我偏爱自然风光,我喜欢坐在一片山林里,守着一片水,一动不动。十几年前刚毕业时我就喜欢这样,清迈在这一点上很能征服我。” 喜欢不紧不慢的一凡,刚好遇上了同样恬静舒缓的清迈,接下来的一切,仿佛都是顺理成章了。

吕一凡在内蒙古

吕一凡在吴哥窟

吕一凡在德黑兰,参加一场大学的毕业典礼


“美食,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可以任性的事情


如果研究美食的人可以被分为“严谨派”和“随心派”的话,一凡一定属于后者。很多人吃菜,最爱问一句话:“这个味儿正宗吗?” 在 Q-School 里,一凡可以教给你最正宗的泰菜做法,让你尝到清迈人家里的味道,但他最关心的,是这道菜到底合不合你的口味,你吃着开不开心。


“我对美食有个理解,我不认为只有当地的口味才是最正宗的,我认为美食是一个不断变化的、会自我融合的东西,具有很大的主观性。”


在传授厨艺的时候,一凡和泰国主厨会先演示每道菜最本地的做法,按照这样的标准组合食材和调料,就是正宗的清迈味道。但同时,他还会给泰菜里最核心的三个口味——酸、甜、辣以及香料的使用加上调节“开关”,客人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任意调节。

“美食就像旅行一样,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可以任性的事情。你喜欢的,就是最正宗的。” 即使如今,当爱好变成了职业,一凡依然没忘了他最初爱上美食的源动力——享受美食,享受它带给你的味蕾上的刺激,和心情上的愉悦,而不是他人眼中条条框框下的所谓“对与错”。


为了让客人的体验更圆满,一凡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机。“我个人很喜欢贴近大自然的、乡土气息比较浓的体验,所以我会想办法让客人吃到直接从农户家采来的蔬菜。”


有时候,一凡会提前一天跑到混熟了的农户家里,逗逗人家的小孩,看看人家的菜园子,第二天跟着他们一起摘菜,送到集市售卖。每天早上6点,当整个清迈小城还处于朦朦熟睡中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卖椰浆的冰柜前,从阿婆手里买走一袋预订好的鲜榨椰浆。下午,当这袋椰浆出现在客人的料理台上时,他会神秘地告诉大家,这袋椰浆是从一个两代人祖传卖椰浆的老店里买来的。

“除了给客人讲一些博物的知识,比如椰子是怎么种植的,里面是什么构造,椰子浑身都是宝有好多种吃法等等,我还愿意跟他们讲讲,这个获得过程中的一些花絮。” 比如有一天,一凡赶到卖椰浆的摊子前已经10点了,看到冰柜里孤零零地躺着自己的那一袋椰浆。旁边卖糖水的华裔摊主跟他解释说:“要不是为了等你,阿婆早就走了!”


“在这个阿婆身上,我感觉到了一种信任,她信任我一定会去,就像古老的契约精神一样。而对于客人而言,我希望他们不仅是掌握了一种烹饪技巧,而是发现这里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事。或许没有几个游客能在短时间内和清迈本地人产生联系,但通过这个环节,我希望他们能间接地拥有这种旅行体验。”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背靠榴莲山吃榴莲


一凡曾做过一项统计,刨去我们常见的蔬菜,如油菜、空心菜这些,光清迈本地产的,一般人没听说过的绿叶蔬菜,就有30多种。讲到这点的时候,一凡特别兴奋,就像挖到了一件被别人遗漏的宝。在清迈待的日子越长,他就能发现越多这样的宝,他给这一类发现起了个统一的名字,叫“地图以外的风景”。同时他也在这里面精选了一部分食材,作为课前的“泰奇异环节”示范用。


“很多游客看到的东西是被装饰过的,但我以一个买菜人的身份,就能看到一些旅行之外的事。”


比如水果。很多来到泰国的游客,心里都有个“水果梦”:量大、质优、便宜。但到了清迈发现,好像不是这么回事,水果质量一般,价格也有点贵。其实,这很可能是你去的地方不对。


“像瓦洛洛市场、松撇市场、街边小摊,这些都是已经被游客占领的、攻略和地图以内的地方。这些地方肯定价格没什么优势,质量也不能保证。”


于是,一凡此时就要祭出他最近几年的私人淘货圣地——清迈孟买市场。这个位于古城外的果蔬批发市场24小时营业,是餐厅大厨们买食材的首选,也是勤俭主妇的美味秘密。榴莲、小菠萝、龙宫果、山竹、红毛丹在这堆成小山,来了这你才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背靠着一座榴莲山吃榴莲的感受”!

孟买市场上化缘的僧人和卖菜的小贩


这的水果,是真正的量大、便宜,仅凭这一点就足够吸引很多游客了,但一凡私心则更希望游客能夜访一次孟买市场。当夜幕降临,“你会在这看到本地人的柴米油盐,它和你在周日夜市街上看到的镜像区别很大。旁边就是美萍河,走在其中,会有很不一样的感受。”


不得不承认,一凡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随着他描述菜市场的语气渐渐变柔变弱,我也被他带入了一个华灯初上的夜间市场里,夜里的水果会不会看起来更诱人?夜里的摊主会不会也带着故事?夜里的孟买市场,也许真的藏着一个地图以外的地方吧......


“负责任的旅行不是一句空话


每个曾在异国他乡独自生活过的人,大概都曾面对过某个这样的时刻,从这一刻开始,你感觉,自己好像可以算是个当地人了。对一凡来说,这一刻不是他晒得和当地人一边黑的时候,也不是能熟练地和菜市场小摊贩讨价还价的时候,而是当他恍然发现,清迈的很多东西,竟然多年来从没变过。


“我经常能看到一个本地人,在固定的位置,摆一个小餐车,固定就做炒饭、炒面,价格这些年以来都是30铢、40铢,不会变。我是游客的时候,看到的是变化,甚至会感慨人心不古;可当我成了当地人,就会感受到不变。这也是清迈吸引我的另一个原因。”


不变的除了街边奶茶和炒饭的价格,还有清迈的微笑。“有一次经历我印象很深,因为我在里面的角色并不光彩。” 开始讲述这段回忆之前,一凡先是正色又略带歉意地说了这样一句。


那年一凡正处于车技二把刀但热情高涨的状态,驾着摩托一路向北,就在从拜县到夜丰颂的路上,驶过一道U型坡时,突然瞥见路旁兵营里有个水塘,里面开满了红莲花,更难得的是,“红莲花中央停了只白鹭,特好看”!一凡大脑一热,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坡上,就想过去拍照。结果紧接着听见后面一声急刹车,还没等一凡反应过来,第三辆车紧跟着也撞上了。


“我当时第一反应,真想骑上摩托就跑。但我还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认宰认罚。我还偷偷翻了翻包里的钱,看够不够赔人家的。” 直到今天提起这事,一凡还是有点脸红。


第三辆车的司机首先下来,看了看情况,拍了照片,把车挪到了路边,然后才招呼一凡过去。“他也没有发怒,就是问了问我从哪来的,来这都做些什么。” 聊完几句,两位司机又用泰语说了些什么,互相看了证件,留了电话,就各自上车准备离开了。


这时候一凡反而心里发毛了:“那我是能走还是不能走啊?” 他赶紧跑过去,用不太熟练的英语指指自己,又指指对方,问:“It's ok?” 对方也用不太熟练的英语微笑着回答他:“It's ok. You are tourist, you are a stranger here.”


一场惊魂未定的事故就这么过去了。一凡说,这两位司机,从他们的衣着和车来判断,或许正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阶级,但他们却不约而同采取了同一种处理事故的方式。这一点,直到今天,都让他非常尊敬。


“清迈最吸引我的就是它的宽容和自由,这是一个微笑的国度。” 他们对你微笑,不是因为你是外来游客,不是因为你多付了小费或是做了什么会令他们感激的事,甚至是当你做错了一件事,准备好接受劈头盖脸一顿骂的时候,他们仍然会回你一个微笑。这样的微笑,在感动之余,甚至会让你觉得有点愧疚。

“清迈这几年的变化,可以说不是一点点。从它每年都会涨的房价,到街道上越来越多的华人招牌,到越来越多会说中文的人,就连店员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模式化。” 一凡认为,这些,可以算是旅行从业者对泰国的亏欠。


“负责任的旅行不是一句空话。所以在我的 Q-School 里,我会有意植入一些文化差异的东西,弥补游客在资讯上的不足。” 仔细翻阅下泰国对于华人游客的不满,里面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因为文化差异:“比如泰国人在指佛像的时候,应该是五指并拢平伸指过去的,但中国游客不了解,可能会用手去指佛像。如果华人游客因为这样的事而被泰国指责,那么我认为,其中也是有误解成分的。”

清迈柴迪隆寺


“虽然我现在是旅行从业者,但我也把经营 Q-School 看成是我在用另一种方式旅行,所以会情不自禁融入自己这些年积累的旅行理念。” 在投入了如此多心血之后,一凡希望 Q-School 对旅行者来说可以不止是一家厨艺学校,更是一个旅行充电站。它不仅教会你做美味泰菜,也想把“负责任旅行”无缝而有趣的融入到产品里面。

清迈 Q-School 内


“角马肉什么味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我在和狮子抢食


像一凡这么会吃的人,吃得最爽的一次是吃的啥呢?本以为这是个很难抉择的问题,没想到一凡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我吃得最爽的一次,是在坦桑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上。”


吕一凡报的 Safari 团安排他们晚上住在帐篷里,并且可以合法食用角马肉。“我们在帐篷里烤角马肉吃,外面围着一层保护安全的铁丝网。” 吃着吃着,突然听见黑人导游挥手示意:“Silent!” 营地里一片安静,在领队的指导下,大家又手忙脚乱地关了一切光源,盖住篝火。等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朝保护网外望去,大家发现,有三三两两的动物,在黑暗里走动,似乎在盯着我们看。


“那天的角马肉什么味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只记得,原来我当时真的可能是在跟狮子抢食啊。我们在里面吃角马肉,外面的狮子在隔着栅栏看我们。”


在一凡的回忆里,很多有关美食的经历,其实都像这次一样,是“美味在食物之外”。就像他自己说的,“美食是一件很主观的事”,吃的人如此,做的人也如此,你那天的心情,那一刻的想法,甚至那段时间你常听的一首歌,最后可能都会变成你食物里的一味调料。


打开一凡的微博,每刷几条就能看见他晒出一杯自己新调的酒,在我这个外行人看来,做法和卖相大多都很新奇:


“打扫冰箱,不知哪天放进去的草莓都酿出酒味来了,过滤出来倒进杯里,再勾兑点白兰地,就有了‘爱要死’前夜的这杯‘青春骚年对对红’。”

“每年12月份,大海螺到时令了,会经常买来吃。有一天是搭配马天尼(干)一起吃的,喝到后来,突然想起冰箱里还有一颗无花果,于是拿来,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个组合。感谢旅行、美食和读书,陪伴我渡过了很多时光。”

聊起这些酒,一凡很骄傲地说:“我自己调的最满意的一款鸡尾酒,是‘海上花’。我相信它是绝无仅有的,调过那一次之后,我都很难复制。”


2013年到2014年,每周,一凡都会根据自己心情的变化来调一款鸡尾酒,“海上花”就是在那时诞生的:“那段时间我常听小娟的歌,她翻唱了《海上花》这首歌,而调酒的那天,我家里就正放着这首歌。”


这杯酒的雏形很简单,就是蓝橙加雪碧。“开始调的时候,是在听升哥的‘五十米深蓝’,每次听它的时候,眼前还晃动着‘黄色潜水艇’。我希望营造一种,我从水下仰望海面上浮花泡沫的角度。我想象天空中要有白云,于是又加入了一点点椰奶。喝的时候,杯子下面配上了鲜艳的烛光,营造出光影变化。烛台底座正好还有自然干燥的玫瑰花瓣,随手洒在酒里,产生一定的颤动感,带动起雪碧里的泡沫。那一刻,你能想象出我心里的高潮感。然后它的名字也自然地产生了——海上花。” 如果你听过《海上花》,此时你的耳边应该已经响起了那句应景的歌词:“是这般奇情的你 / 粉碎我的梦想 / 仿佛像水面泡沫的短暂光亮 / 是我的一生...... ”

“海上花”:上面是第一调的,下面是数月后调的


一凡久久陶醉在他对这款酒的回忆中,我仿佛第一次看到了一个真正为美食和美酒而疯狂的人。即使他告诉我他会边品尝这杯酒,边伴着歌声跳舞,我也丝毫不会觉得惊奇。一杯酒之于他,不是消愁的工具,更像是他手里的一件艺术品,而他就像一位随性而为的艺术家,在调用全身的感官去肆意创作。但正因为其中的偶然性,这样的艺术品一旦出生,就注定会是绝版。


“我不会特意去记每一杯的配方,后来我又调过一次‘海上花’,但颜色和色泽都变了很多,更像是一杯破碎的世界地图。” 不过一凡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因为“你可能调不出来当时的‘海上花’,但还会有下一个时刻的、变化后的‘海上花’。”


未来,一凡打算号召 Q-School 的客人也喝起来。先从最普通的 Mojito 开始,但要调出最“平衡”的口味:“里面放的各种原材料:柠檬叶、果汁糖浆、薄荷汁、朗姆酒、苏打水,这些比例怎么平衡,才能有一定的呛口感,但又不至于让人感觉一口喝进去全是二氧化碳,这种平衡感要慢慢来试。”


在喝法上,Q-School 的 Mojito 也和酒吧里的会有不同:“清迈地处热带,适合 mojito。我会以派对的形式来推出这款酒,这款酒本身很热烈,大家烹饪 high 了的时候,满杯的 mojito,一口干掉,才爽!” 既然是“一口干”,那按杯收费肯定就不科学了。一凡的设想是,买一个能装10升酒的玻璃缸,外壁画、喷上泰式风情的涂鸦,装上几个龙头,“我计划按位收费,让大家像喝自来水一样去畅饮!”


看着一凡满面红光地宣布着他的设想,我脑中闪过一句话:“旅行就像一场派对,让我们尽情享受吧!”

吕一凡冬季在灵山露营时调的龙舌兰日落



【 对 话 吕 一 凡 】


Q:怎么参加清迈Q-School?活动都有哪些环节?

A:首先需要在网上提前半个月左右预订,因为我们是精品小班,如果想到现场报名就只能看还有没有剩余的名额。


活动分为室内环节和室外环节,室内主要讲泰国菜的前世今生,任何一个国家的美食都有酸、甜、苦、辣、咸五种味道组成,但具体到某一个国家,要用什么样的食材、什么样的组合来支撑这五种味道,是不一样的,而这种组合和承载方式就决定了某个国家的饮食特点和习惯。之后会有“泰奇异”环节,讲讲中国没有或是在中国少见的食材。


室外环节是参观菜园,见到的食材都是会在当天烹饪中用到的。然后就开始烹饪、实战。我希望参加之后,大家不仅仅是学会了做一道代表性的泰菜,更重要的是获得了一种旅行体验,甚至我会在活动最后设计一场派对,比如大家互相PK,带着自己的菜品走秀等,为不同旅行者提供一个社交场所。


Q:客人能参与到买菜或摘菜的环节吗?

A:我们综合考虑了安全、交通工具等等原因,没有设计去农户采摘的环节。另一方面,我们做一道菜,往往就要用到几十种食材,很分散,而一个农户也就能提供一至两种,如果都带着大家去摘菜,这就索性变成清迈乡村一日游了。我们的 Q-School 里有菜园,会提供这样的感官平台,让大家体验到“左手田园,右手都市”。

Q-School 里的菜园


Q:开业一年多以来,有没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客人故事?

A:我印象最深刻的故事,其实跟做菜关系不大。今年10月4日,两家人一共8位,从深圳来到清迈,结果一下飞机孩子就发高烧。他们去7-11买了止热贴也不退烧,给大使馆打电话也打不通,特别着急,其中一个人带着他们就坐双条车到了Q-Home。他们到的时候我正在上课,我暂停了一下,花了几分钟,协调当地的泰国同事帮他们把孩子送到医院了。我记得女主人抱着孩子上车前跟我说,小吕,你放心吧,我们这次所有产品都从你们穷游上买。在我暂停的那几分钟里,课上的客人都很支持我,都在耐心等着我,等我回去的时候,他们还一起给我们鼓了掌。后来大家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候,也都异口同声地对这件事表示了认同。


我们做 Q-Home 和 Q-School,不光是为了赚钱,除了产品上达到足够的满意度,我还希望这里能承担起“旅行者在海外的家”这个角色。


Q:对于清迈Q-Home和Q-School,未来有什么设想和计划?

A:除了 Q-Home 和 Q-School,我还在清迈建了一间超级民宿 Q-House,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这个速度在“慢者为王”的清迈,算上一个记录了。我有一个小梦想,让普通国人旅客在清迈也能享受到自助旅行的乐趣。具体来讲就是吃在Q-School,住在Q-House,玩在Q-Home,我管它们叫我的“3Q梦想”。

清迈的超级民宿——Q-House


Q:你说自己发现了很多“地图以外的风景”,除了孟买市场还会给客人推荐哪些地方?

A:除了孟买市场,我还会推荐几家清迈酒吧、小众寺庙、咖啡馆以及一些地图意外的地方,不至于让你的旅行成为别人攻略的练习场。在这里我就卖个关子,不说名字啦,欢迎大家登门问我。因为很多人说到了清迈找不到夜生活,晚上也就是看看塔佩门夜景,在街上转转,或者做个按摩,就回酒店了。中国游客和欧美游客喜欢的酒吧不同,欧美游客到了酒吧,只要一瓶啤酒,就能呆好几个小时,但中国游客还是希望酒吧里能有些娱乐项目。这时我就会针对中国游客,私人推荐两到三家酒吧,有吵闹的,有安静的,总之这些地方都不至于让你觉得无事可做。


一般在给客人推荐一些地方之前,我都会先了解客人的需求和喜好,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你是偏动偏静,偏雅偏俗,只有了解了这些,我才会做一些针对性的推荐。


常有人问我,怎么才能深入当地的风土人情,其实并不是非像我这样深入农户家,深入僧人的住处。除了这些,如果留心一点会发现很多细节。比如泰国的冰,之前总有人好奇,问我泰国这么多冰都是哪儿来的,有人还说好奢侈,是不是每家都有制冰机。其实并不是。清迈的冰柜和国内的冰柜不是一个含义,清迈的冰柜,大概有一半真的都是“装冰的保温柜子”。泰国的冰块使用量超级大,每天早上10点和下午3点半左右,你会看到街上有一辆辆皮卡车,斗上铺着一个塑料布,在不断往下滴水。卡车不时停下,有人扛着一个个大袋子进入街边的一家一户,那里面装的都是冰。


Q:在你眼中,清迈是一个怎样的城市?

A:清迈是一座信仰之城,你能看到大小寺庙里不间断的香火,街角和当地人家门口随处可见的佛龛,清晨遍布古城四处的布施,杏黄的袈裟下面跪拜着虔诚的脸,黄昏佛殿里传来的经书吟唱…...


清迈也是一座生活之城,瓦洛洛市场里卖杂货的妇人,出摊前会化好正妆;叮当车走街串巷卖冰激凌的,也会折一张心型垫纸给你;突突车司机会把自己的车擦得闪亮,把手上挂一束鲜花;美萍河畔放完河灯的本地情侣,坐在水泥椅上,一边吃着塑料袋装的简餐,一边卿卿我我…... 清迈,也许不富足,却从不失热爱和尊严。


清迈还是一座田园之城,你只需要离开古城10余里,就能看到天际线和远山合二为一,云彩飘在绿油油的稻田之上,大象和白鹭一起嬉闹——它们终于不再害怕被骑了,而是生平第一次等待着你和它平等交流,更有两三座可住宿木屋在山林中若隐若现,内部设施丰俭由人。

清迈大学毕业的学生们


Q:除了在清迈,去别的地方旅行是不是也很乐于尝试当地美食?

A:我不仅会吃,还会学做法,还会利用当地餐馆的设备下下手,改善下伙食。


有一次在老挝的万荣,我当时在东南亚已经呆了三个月了,很想念中餐。于是,我就想借我每天都去吃河粉的那家店的灶用用。他们不会英语,我比划半天,他们才明白我是想自己下厨,欣然同意了。我想做西红柿炒鸡蛋,但一打开冰箱,发现有西红柿,没鸡蛋,怎么办呢。我画鸡蛋,他们一会拿出来土豆,一会拿出来葱头,我实在没辙了,就在那模仿母鸡下蛋的动作和声音,老板和老板娘终于恍然大悟,给我端出来一大盆柴鸡蛋。后来我做出来的都不叫西红柿炒鸡蛋,叫鸡蛋炒西红柿,8个鸡蛋炒了一个西红柿。后来我还在这家店拍了照片,回国洗出来之后,等有朋友再去万荣的时候,我让他帮我带给餐厅老板了。

8个鸡蛋炒一个西红柿的“蛋炒西红柿”


还有一次吃得很爽的,是在缅甸的维桑海岸。在那我把老虎斑(石斑鱼的一种)和龙虾吃了个够。吃完之后感觉,很多地方说自己龙虾便宜,那真有点扯,维桑海滩上500克的老虎斑,折合成人民币算上加工费都不到8块钱。龙虾也是,我点了一个将近700克的龙虾,算上加工费95块钱左右。我当时包了一艘船出海,船上有一个船长,一个16、7岁的小孩,还有一个管船的,这个船全坐满能坐20人,但那天只有我一个人。我们早上9点离开海岸线,晚上7点才回来,一路上他们会给我准备午餐,我们会钓一些鱼,也会从一些渔夫那买鱼回来加工。往返一共才20美金。那天真是太过瘾了。道别时甚至觉得过意不去,又给了5美金的小费。

维桑海滩上的龙虾


Q:除了螃蟹焗饭,还有什么拿手菜?

A:另一个拿手菜是土鸡类的烹饪。除了常见的煲汤、清蒸、盐焗、红烧外,这两年还会进行一些深加工。比如鸡胗和鸡肝,把它们先炖好,用鸡汤泡着备用。之后我会熬一种西式酱汁,加入水果,调成浓汁,浇在切成爆片的鸡胗和鸡肝上,然后再把山核桃切碎、炒熟,撒上去,下面呢,垫着煎到金黄脆爽状态的鸡皮,吃的时候,丰富的味道和触感会把整个舌尖挑逗得花枝乱颤。


-版权信息-

本文为穷游网原创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wds110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7-02-10 00:31

2楼

我认为,大家做同样的菜,你方便了,我少了选择的喜悦感,还有两个人去,做和吃一样的东西,挺无趣。为什么没有带学员逛菜市?别家厨艺学校的标配:1、接送。2、逛菜市,3、5-6道菜,4、更低廉的陪同价。你们都没有,你们怎么看都是最省事,费用差不多是最高,请问,这叫用心吗?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