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论坛

欧亚大陆东极楚科奇:穿越白令海峡,一场从太平洋到北冰洋的奇幻漂流

旅游攻略论坛: 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 环游亚洲 户外运动

欧亚大陆东极楚科奇:穿越白令海峡,一场从太平洋到北冰洋的奇幻漂流

shiningshell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精华
2017-01-25 20428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17:25

1楼


写在前面的话


首先要感谢穷游大秘书亲自热情邀请楼主分享楚科奇的奇妙旅行经历,感谢dora_junjun童鞋的鼎力推荐;感谢版主大大微沫加三星精华;感谢穷游论坛结伴帖召集来的小伙伴ariel_ll童鞋!


除了楼主自己用相机、手机以及摄像机拍摄的图片之外,正文中还有大量精彩图片来自同行团友ariel_ll、Stephen & Diana Woo、Carsten Spratte、Francoise Caillet、Lucienne Gayoux等以及自然遗产公司各位探险领队,在此向他们表示感谢!


【重磅消(guang)息(gao)插播】

昨天(20170408)下午受穷游之邀在穷游网北京东直门总部举办的穷游沙龙中分享了此次楚科奇之行的难忘经历,活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此特别感谢Joy, TT悟空以及其他几位穷游的工作人员(特别是帮忙播放PPT的那位...)。新西兰的自然遗产探险公司得知此事之后也非常高兴,表示楼主介绍过去参团的中国朋友可以有折扣的机会!所以想去楚科奇旅行的朋友千万别忘了告诉楼主!也许可以组织几个朋友一起去呢!


【光荣榜】

穷游首页纪念(20170227):↓


穷游首页纪念(20170301):↓


感谢论坛小秘书把本篇游记在穷游论坛首页置顶:↓


感谢穷游大秘书把本篇游记在俄罗斯版置顶:↓


感谢穷游锦囊君特别特别有(dou)趣(bi)地在微信公众号上转发本篇游记:↓



【游记目录】


游记篇幅较长,先将目录整理如下,只对特定区域感兴趣的朋友可点击下面的传送带或右侧的电梯:

前言:关于楚科奇

前言:关于行程

1、从东8区到东3区、再到东12区的航班

2、阿纳德尔:楚科奇初印像

3、埃格韦基诺特:通向北极圈的大门

4、科涅尔吉诺:探秘楚科奇村落

5、梅埃切肯沙洲:偶遇鲸群的盛筵

6、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极地海鸟天堂

7、从嫩利格兰到普罗维杰尼亚

8、依特格兰岛:神秘的鲸骨之径

9、吉尔米梅尔苔原温泉之旅

10、白令运动会:全楚科奇最盛大的节日

11、拉夫连季亚:圣劳伦斯湾的黎明

12、杰日尼奥夫角:欧亚大陆的最东端

13、北冰洋浮冰区:极昼的午夜阳光

14、弗兰格尔岛:人类的禁区

15、180度经线:东半球的尽头,西半球的尽头

16、科柳钦岛:北冰洋上遗落的时光

17、科柳钦湾:海中巨舌贝里亚卡沙咀

18、代奥米德岛:美、亚洲界上的国际日期变更线

19、回到梦想开始的地方


最后编辑于 2017-04-09 09:27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04

2楼

预告片


不定期随机抽取游记里15-20张图片作为预告片,也欢迎朋友们建议!文中图片均有数量不等、深浅不一的水印,再加上网站本身对图片压缩很多,需要欣赏或收藏高清无码原图的朋友可私信楼主。

















最后编辑于 2017-02-03 11:52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09

3楼

关于楚科奇


很小的时候,家住在大河边的村庄。大河自南向北从村庄东沿流过,而河的东侧则是耸峙的山崖,那里是视野所及的最远处;大人们告诉我们,那里便是世界的尽头,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我们渐渐长大,终于有一天,好奇的我们背着大人们独自踏上了东去的路:我们要去探寻世界的尽头。我们一路艰辛跋涉来到宽广的大河边,坐上破旧颠簸的渡船,在荒废已久的山路上劈荆斩棘,登上山崖的最高处,终于发现,原来山的那一边还有山,绵延不绝的群山峰峦起伏,如大海的波涛般一直延伸到东方的天际,无边无尽。


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生活了一辈子的人们,可曾知道她东方的尽头是哪里?


迎接欧亚大陆上每天第一缕阳光的地方,却不是唱着“东方红、太阳升”的中国,也不是“朝日鲜明”的朝鲜,更不是自诩为“日出之国”的日本,而是位于白令海峡以西、三面环海的楚科奇(RU:Чуко́тка;EN:Chukotka)半岛;可这一地理事实,一直到近代航海家杰日尼奥夫、白令的极地探险航行后才被探明。下面是一张欧美版本的世界地图,与国内版本不同的是西方在左、东方在右;而楚科奇半岛,正位于地图的最右端、国际日期变更线的西侧,是180度经线穿过的唯一一片大陆。


下图中红框标示区域即为楚科奇半岛:↓


楚科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几分钟简单的互联网搜索便可得知,楚科奇自治区(RU: Чуко́тский автоно́мный о́круг ; EN: Chukotka Autonomous Okrug)是位于俄罗斯远东联邦管区的一个联邦主体,首府为阿纳德尔。其北部边缘是北冰洋的楚科奇海和东西伯利亚海;东部边缘是太平洋的白令海峡和白令海,与美国阿拉斯加相望;南部与堪察加边疆区和马加丹州接壤;西部边界为萨哈共和国;辖区总面积约74万平方公里。楚科奇的人口为5万,除了外来移民,原住民主要由楚科奇人、尤皮克人(西伯利亚爱斯基摩人)组成,大多散居于沿海村落,以放养驯鹿、捕猎海兽为生。


下图是楚科奇全图: ↓


这是一片荒芜而辽阔的苔原、冻土,没有铁路,没有长途公路,也没有水路航运。冷战时代开始,楚科奇地区就作为美苏对抗的前沿而被严格管控,基本不对外界开放;时至今日依旧如此,连区外的俄罗斯本国人也同样需要申请特殊的许可方能入境。您也许会问,既然这么困难,为什么我还要去楚科奇?转了一圈,还是要回到文章开始的地方:去追寻生养我们的这片大地的东方尽头,是自孩提时代起便萦绕于心的梦想啊;而那个神秘的所在,就是欧亚大陆的最东端,那座以杰日尼奥夫为名的海岬。


谷歌地图上标示的杰日尼奥夫角:↓


维基百科记述道:“杰日尼奥夫角(RU: мыс Дежнёва; EN: Cape Dezhenev)又称迭日涅夫角,是楚科奇半岛上的海岬,是整个欧亚大陆的最东端。杰日尼奥夫角北面是楚克奇海,南面是白令海,与阿拉斯加的威尔士王子角隔白令海峡相望”。那么,欧亚大陆最东端的杰日尼奥夫角,其东极点究竟在哪里呢?准确地说,杰日尼奥夫角的东极点位于北纬66° 4' 45",西经169° 39' 7"。下图是从南往北拍摄到的欧亚大陆东极点的“侧颜照”(卖个关子,自东向西拍摄的“正面照”将在游记正文里展现)。这里,就是这片古老的大地的东方的尽头:↓


我们此行不仅得以船游杰日尼奥夫角,更能乘坐冲锋舟巡游其附近海岸并成功登陆杰日尼奥夫角半岛。我想我们是第一批脚踏实地登陆这里的中国旅行者,而我自己也应该是有据可查的第一个亲眼见到并且准确辨识出欧亚大陆东极点的中国人,以及第一个亲手拍摄到欧亚大陆东极点影像的中国人!


而这份游记,是第一篇(目前是唯一一篇)关于楚科奇以及欧亚大陆最东端的完整中文游记,是第一篇(目前是唯一一篇)关于真正的整个世界的东方尽头(180度经线、国际日期变更线)的实拍中文游记,也是第一篇(目前是唯一一篇)关于白令海峡、关于北冰洋上的世界自然遗产弗兰格尔岛的实拍中文游记!


最后编辑于 2017-02-08 21:24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15

4楼

关于行程


从一月份便着手开始研究前往楚科奇旅行的各种方案:如前文所述,前往楚科奇地区需要申请特殊的许可,再加上公共交通等基础设施基本为零,这就彻底否决了自由前往的可能性。在联系了各国多家旅行服务机构之后最终发现,目前运营楚科奇海上航线的只有唯一一家,即总部位于新西兰的自然遗产探险公司。在查询了各种资料以及来来回回无数咨询邮件之后,我和网上召集来的小伙伴Ariel两人便在3月底最终决定了参加其名为“楚科奇:俄罗斯新的一天开始的地方”的探险航游,并随即开始了换汇付款、预定机票、购买保险、置办器材及衣物等等各种准备工作。


行程开始的时间是7月下旬,但由于办理楚科奇入境许可需要一至两个月之久,我们便早早开始打算申请签证。可是由于自然遗产探险公司的俄国远东航线从未接待过中国旅客,他们完全没有协助中国大陆旅客申请俄罗斯签证的经验,前两次寄来的邀请函都不符合俄罗斯驻华使馆的要求,这就导致了我们头两回在使馆递交材料均未被受理。旅行社工作人员于是直接致电使馆,详细询问、确认了为中国护照持有者开具邀请函所需要满足的每一条要求,才终于使得我们在5月底拿到了俄罗斯签证,并最终及时地完成了楚科奇入境许可的办理。


言归正传。那么,这条几乎不为人所知的航线,其行程究竟是怎样的呢?从阿纳德尔河出海口启航,沿楚科奇半岛漫长而曲折的海岸线东行,通过白令海峡后更一路向北,深入遥远的北冰洋浮冰区,最后从弗兰格尔岛折返南归,整个航程长达3900多公里,从2016年7月18日到8月1日,历时整整十五天。下图是在谷歌地球上显示的、我用GPS记录下的全部航迹:↓


总航迹图


也许会有人说,这条航线经过的地方都是荒无人烟的冻原和冰海,除了前文中提到的、地图控和地理爱好者们所向往的欧亚大陆的最东端,其他还能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呢?我想说,在这场从太平洋到北冰洋的奇幻漂流的每一天,我们都会遇到从未遇到过的事物、经历从未经历过的事情、看到从未看见过的风景,在游记的正文里我会将它们一一为您展现。但在此之前,我想先问您八个关于时间、空间、天文、地理、海洋、动物、植物、人文方面有趣的小问题:


第一个问题:您能不能同时在一张照片中拍摄到今天和昨天?


其实,这个问题也可以换成“能不能同时在一张照片中拍摄到亚洲和美洲”。上图左侧的岛屿是全亚洲最东端的陆地,俄属拉特曼诺夫岛,又称大代奥米德岛(RU:о́стров Ратма́нова;EN:Big Diomede Island),拍摄时已是7月30日;右侧的岛屿是北美洲的美属小代奥米德岛,拍摄时仍处在7月29日;而国际日期变更线正是从两岛之间狭窄的水道穿过。关于这两座神秘小岛的近景照片以及它们的故事,还请继续阅读游记正文。


第二个问题:您相不相信任何人都有从东半球瞬间移动到西半球*的能力?



要想拥有这项能力,您只需要站在本初子午线或者180度经线旁边,抬脚跨步即可;这个时候甚至可以一只脚踩在东半球,一只脚踩在西半球!180度经线经过的地方基本上都是海洋,而上面两幅图却是拍摄于180度经线在北半球所经过的纬度最高的那片陆地。至于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个地方有着什么样的风景,在游记正文中我将会为您娓娓道来。

*注:此处东、西半球的定义采用维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Eastern_Hemisphere)的标准。


第三个问题:您有没有同时见到过日落与日出?


北极地区极昼的午夜24时,是日落的最后时刻,也是次日日出的最初时刻。其实,上面这张照片还并不是在24点整拍摄的,其拍摄时间大约是7月25日23点左右,位置约为北纬70°、西经180°附近。当时北冰洋海面上空乌云密布,天地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但子夜的太阳却在这片黑暗中渲染出眩目的金色,奇妙得如同外星景色,于是拍下了这张照片。那么,真正在24时整的时候太阳究竟是什么样子?在后面的游记正文中,您将找到这一神奇景象的实拍照片。


第四个问题:亲自登上北冰洋上漂浮着的冰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楚科奇人有这样的传说:海捕的猎手如果不幸被浮冰带走,最终会变成食人的妖怪;当冬天浮冰与大陆重新相连的时候,它们会回到陆地上,带走村庄里所有的生灵。登上浮冰的我们,有没有遇到非比寻常的事件、还能否安全地返回到船上?欲知后事如何,敬请继续阅读游记正文。


第五个问题:您能否猜到这些镰刀形的背鳍属于哪一种凶猛的海上霸王?


如果正在海上游泳或者浮潜,看到上图这个捕猎的阵形会是什么感受?它们会是大白鲨吗?其实,它们并不是凶恶的鲨鱼 – 凶恶的鲨鱼只是它们的食物!在后面游记的正文中,我会用这些庞然大物跃出水面的实拍照片为您揭开谜底:实际上,您将会看到整整五种与我们不期而遇的、生活在遥远的北方大海中的神秘巨兽……


第六个问题:在北极地区能不能看到北极熊和企鹅?


前往北极地区旅行,如果没有见到北极熊将会是非常遗憾的;不过,能否真的寻找到北极熊还是需要一些运气的,毕竟,并不是每一块北冰洋上的浮冰都有资格成为北极之王的栖息地。我们是幸运的,不仅多次遭遇北极熊,并且甚至在不到五十米的地方见到两只北极熊互相亲吻、大秀恩爱,后面的游记正文中将有近拍的照片。


有一位幽默的朋友曾问过我,去北极地区能见到企鹅吗?当然不能,企鹅是南极地区特有的鸟类。但是北极地区也有自己独有的鸟类,比如雪鸮。在后面的游记正文中将用一系列的照片详述我们与这些稀有物种相遇的经历,以及它们赖以生存的、壮美的北极苔原,敬请继续观赏。


第七个问题:北极地区的荒漠上是否真的寸草不生,只有苔藓和地衣?


北极地区不仅不是寸草不生,反而有着极其丰富的、与温带和热带截然不同的植被;例如上图中的植株,虽然是木本植物,但与其他垂直向上生长的树木不同,它的枝干几乎完全匍匐着,似龙爪一般牢牢抓住地面,彻底适应了这里狂风暴雪的自然环境。在后面的游记中会展示极地生长的其他各种各样美丽而奇特的植物,敬请关注。


第八个问题:生活在欧亚大陆最东端的楚科奇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民族?


楚科奇人已经在欧亚大陆的东北角生活了数千年,一直以饲养驯鹿、捕猎海兽为生,直到近代欧洲探险家的到来才与世界其他文明有了接触。他们和我们一样黑头发、黄皮肤,现在却基本以俄文为主要使用的语言;他们能歌善舞、热情好客,却骁勇善战、不畏强敌,历史上从未被异族武力征服;他们生活在遥远封闭的村落中,连生活必需品都需要直升机空运,却已经和我们一样拥有各种各样的现代电子设备,手机、相机、摄像机、电脑… 敬请继续阅读游记正文,跟我们一起去了解他们的历史、体验他们的文化、走进他们的生活、感受他们真实的喜怒哀乐。


接下来,就请您跟随作者的脚步,开始这一场从太平洋到北冰洋的奇幻之旅吧!


最后编辑于 2017-02-08 13:17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0

5楼

1、从东8区到东3区、再到东12区的航班


2016年7月17日


一大早就来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2号航站楼与小伙伴Ariel会合,这时候俄航的值机柜台前已经排起了长龙:↓


东8区的早上6点,飞机从北京首都机场准时出发,经过约8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在东3区的早上9时许抵达莫斯科谢列梅捷沃(RU:Шереметьево;EN:Sheremetyevo)机场:↓


拿好行李,我们便在机场快轨购票柜台购买了从谢列梅捷沃机场前去伏努科沃机场的快轨-地铁-快轨套票。下图即是很多莫斯科游记中都出现过的机场快轨购票柜台:↓


大概15分钟之后,我们便坐上了从谢列梅捷沃机场前往市区的机场快轨:↓


到达市区后,在白俄罗斯站转乘地铁前往基辅站:↓


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的莫斯科地铁站内部:↓


坐上地铁列车,让人感觉仿佛坐上了北京地铁一号线:↓


莫斯科地铁内部并无英文标识和站名。仅仅靠着作者行前两周突击学习的西里尔字母表辨识站名,我们发现只需乘坐一站地铁便到了基辅站:↓


在基辅站再换乘另一趟机场快轨前往伏努科沃机场,只是这回等待了两三个小时:↓


与谢列梅捷沃不同,伏努科沃(RU:Внуково;EN:Vnukovo)机场运营的基本是俄罗斯国内航线,机场的规模较谢列梅捷沃小很多,外国旅客也并不多见。我们乘坐的优梯航空在这座机场有非常多的值机柜台:↓


从登机口乘坐摆渡车之后,我们终于登上了从东3区的莫斯科飞往6400公里外东12区的楚科奇首府阿纳德尔的航班:↓


东3区的7月17日晚19点左右,飞机准时起飞了。

楚科奇,我终于来了。



最后编辑于 2017-01-28 08:58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1

6楼

2、阿纳德尔:楚科奇初印像


2016年7月18日


经受住了俄航从北京到莫斯科8个小时航班的考验,又开始了优梯航空从东3区的莫斯科飞往东12区的楚科奇自治区首府阿纳德尔(RU: Ана́дырь;EN:Anadyr;参见后文7月18日航迹图【1】号标记)、共计9个小时的航班,终于在东12区的7月18日中午12时许抵达了乌戈尔尼机场(RU: Угольный;EN:Ugolny;参见后文7月18日航迹图【2】号标记),透过机窗,阿纳德尔河对岸的阿纳德尔市区已依稀可辨:↓


飞机停好后,空港的工人就开始卸载行李。机场大楼的外墙上一幅楚科奇孩童拥抱太阳的壁画格外引人注目,可惜实际上向室外望去天空中阴云密布,丝毫不见阳光,亦看不清远处的景色:↓


大概世界上也不会有其他机场会像乌戈尔尼机场一样摆放一个如此巨大的棕熊标本作为装饰物:↓


不论本国人还是外国人,每个人都须通过边境卫兵的仔细核验之后方才得以通过机场大楼的出口,也即只有在特殊许可名单上的人才可以进入楚科奇自治区境内。取回行李,一行众人与自然遗产探险公司前来接机的工作人员碰上头,便冒着细雨来到侯机楼外的空地上等候接机的车辆。与其他机场明显不同的是,在乌戈尔尼机场门口完全没有任何公交车、计程车。


乌戈尔尼机场是一座军民合用机场,由于地处俄美边境,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在上世纪50年代即成为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轰炸机战略机场;候机楼另一侧就可以看到用栅栏围起来的军事管制区,还有数个身着军装的人来回走动:↓


机场外,居民点和厂房零零星星地散布在开满了野花的旷野上,少数看起来像是新修葺过的,而更多的似乎是废弃已久了;这些孤独地矗立着的建筑看起来与周围广阔而空旷的荒原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大小不一的几辆小车分两次将我们这批从莫斯科飞来的一行众人从机场送往渡口,而另外一批从阿拉斯加诺姆乘坐白令航空小型包机前来参团的旅客已经先于我们登船了:↓


来到阿纳德尔河口(RU:Анадырский Лиман;EN:Anadyr Estuary;参见后文7月18日航迹图【3】号标记)东侧的岸边,已经可以看到我们此次乘坐的探险船恩德比精神号停泊在远处的江心。好奇地蘸了一点河水尝尝,发现盐度已经很高了,我们确实已经处在了河海交界地带:↓


港口的另一边,用于输送矿物、煤炭等物资的传送装置从岸边一直延伸至深水区:↓


不久之后,一艘名为“涅瓦”的渡船来到了渡口。这艘在阿纳德尔河上行驶的渡船却以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涅瓦河为名,不得不让我想起之前阅读过的、记述前苏联解体后支援远东的大批俄罗斯人纷纷返回欧洲的故事。也许这些不得不留下来的人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记念故土吧。↓


登上渡船后,许多团友都站上了渡船船舱的高处向远处眺望:↓


涅瓦号渡船逐渐驶离港口。身后港口堆积如山的煤炭似乎无人问津,默默地诉说着后苏联时代北极地区凋敝的经济:↓


沿着上游的方向望去,阿纳德尔城与对岸的奥布色尔维奇岬角(RU:Мыс Обсерваций;EN:Cape Observatsiy;参见后文7月18日航迹图【4】号标记)形成掎角之势,牢牢地扼守住阿纳德尔河口的西北侧:↓


【楚科奇的历史】


说起阿纳德尔城,就不得不说起整个楚科奇地区的历史。楚科奇最早的居民是来自中亚及东亚的古西伯利亚猎人,他们中的一部分甚至从楚科奇穿越白令陆桥迁徙到美洲大陆。楚科奇人、尤皮克人等原住民在楚科奇地区生活了数千年,却并未与世界主流文明有任何交集。


俄罗斯于16世纪征服了喀山汗国与阿斯特拉汗国之后,通往乌拉尔、西伯利亚之路就打开了,于是哥萨克人向东进发,他们在战略要地修建据点并征服原住民以让其向沙皇臣服。17世纪上半叶,沙俄的势力已渗入欧亚大陆东北部。1641年,哥萨克人的报告中首次提及了楚科奇人。1649年,俄国探险家、哥萨克人谢苗·杰日尼奥夫(RU: СемёнДежнёв; EN: Semyon Dezhnev)在探索欧亚大陆最东端的海岸线后,于阿纳德尔河上游建立了后来成为阿纳德尔斯克要塞的冬季驻地。杰日尼奥夫试图让楚科奇人称臣纳贡,然而历经10年的努力并不成功,最终因巨大的成本这一要塞被废弃。17世纪末,由于勘察加丰富的资源被探明、阿纳德尔斯基至勘察加的水路被确立,沙俄重新重视起这一区域。自1725年起,彼得一世先后令阿法纳西·舍斯塔科夫少校(RU: Афанасий Шестаков; EN: Afanasy Shestakov)以及德米特里·帕夫卢茨基少校(RU: Дмитрий Павлуцкий; EN: Dmitry Pavlutsky)领军征服楚科奇,但两者皆兵败被杀。1778年,意识到楚科奇人难以征服的沙俄统治者遂放弃原有策略,并与楚科奇人正式媾和。尽管18世纪末期俄帝国宣称整个西伯利亚均归其所有,但楚科奇人并不承认其统治,这一状态一直持续到1917年帝国覆灭。现代的阿纳德尔城建于1889年,原称新马林斯克,1923年正式更名为阿纳德尔以纪念当年杰日尼奥夫开创的城镇阿纳德尔斯基。


言归正传。渡船前行的途中,有团友发现了白鲸(SC: Delphinapterus leucas; EN: Beluga whale或White whale;JP:シロイルカ)!↓


白鲸是一种仅分布在北极及亚北极地区的鲸类,而阿纳德尔河口即是白鲸经常出没的水域之一。年轻的白鲸浑身呈灰色,随着年龄增长而逐渐转淡,最终全身皆呈白色;其不同寻常的颜色使之成为最容易辨别的鲸类。但白鲸几乎从不跃身击浪,其充满雾气的喷气也较为低矮不明显,因此发现并抓拍到白鲸的难度极大;团友留下的这张珍贵的照片让我们分享到发现白鲸那一刻的喜悦,实属不易!在航行结束回到阿纳德尔河岸的渡船上,我们更是有幸在晴好的天气下亲眼看到游弋的白鲸群,这却是后话。


渡船缓缓地向我们乘坐的探险船靠近。自然遗产探险公司旗下的这艘探险船名为“恩德比精神”(EN: Spirit of Enderby)号,俄文名又为“科洛莫夫教授” (RU: Профессор Хромов)号,原为前苏联时期的一艘极地科考船:↓


涅瓦号渡船终于轻轻地停靠在恩德比精神号探险船的船尾部:↓


这时自然遗产探险公司的创始人兼老板Rodney、船长Alexander以及船上的其他工作人员都纷纷来到船尾迎接我们:↓


签到之后,我们便从主甲板进入了船舱内部。船舱中的客房主要分布于300层、400层以及500层;300层是没有独立卫生间的普通房间,400层是带独立卫生间的高级房、高级加房,500层则是高级加房以及豪华套间;另外船内还设有600层的舰桥以及100-200层的小教室、储物间。位于主甲板的即是400层,下图是从船尾方向朝船头方向拍摄的400层通道,十字路口向前即是我的415号房间以及对门的418号房间,左、右两边的路分别通往左、右船舷:↓


来一张我的房门特写:↓


415号房间是400层船头左侧第一间房间,房型是高级房。进门后右手边即是卫生间兼浴室:↓


415号房有一个正对前甲板的窗户以及一个面对左舷的窗户。带蓝色被单的上下铺、蓝色的小沙发以及蓝色的椅子……都是大海的颜色!拥有这样一个船舱大概是每一个男孩子少年时代都会有的梦想吧!真是幸福感满满啊。↓


行李物品摆放好后就接好转换插头和插线板,打开电脑、把GPS接上电源,然后走出房门继续探索船体。从400层十字路口的左门出船舱即是船体左舷,左舷前方的尽头是船头的露天甲板。事实证明,选择靠左舷的房间实为明智之举,因为自西向东以及自南向北的航行途中,陆地的一侧始终在船体左侧,这就为我的拍摄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回到船舱内,可见400层十字路口向后通往船尾的小图书馆及小酒吧:↓


从十字路口左舷一侧的楼梯向下即来到了300层,向船尾方向可通往该层的各个普通房间以及200层的小教室:↓


而在300层船头方向则是两个餐厅。其中的左舷餐厅是每天早晨自助餐的取餐处:↓


右舷餐厅船头处的狭窄长桌则是员工们就餐的区域,而最尽头处“坐北朝南”的位置则是创始人兼老板Rodney的专座:↓


约下午16时许,恩德比精神号探险船正式启航了。虽然阿纳德尔河口仍阴云密布,但往下游(东南)方向望去仍可清晰看到扎塞勒尼亚岬角(RU: Мыс Заселения; EN: Cape Zaseleniya;参见后文7月18日航迹图【5】号标记)及其附近的阿留姆卡岛(RU: Остров Алюмка; EN: Alyumka Island;参见后文7月18日航迹图【6】号标记): ↓


阿留姆卡岛,阿纳德尔河口标志性的小岛,只可惜恶劣的天气下摄像机图像质量较低:↓


我们的船从阿留姆卡岛南侧绕过,之后便沿着阿纳德尔河口北岸一路向东行驶,其间依次经过了三个沙咀(一端连陆地、一端突出水中的带状沙滩),都被我安放在左舷上的摄像机一一记录下来。第一个是为萨洛玛托娃沙咀(RU: Коса Саломатова; EN: Salomatova Spit;参见后文7月18日航迹图【7】号标记),在傍晚浓浓的迷雾中只能勉强观察到其最南端:↓


第二个沙咀名为尼古拉亚沙咀(RU: Коса Николая; EN: Nikolaya Spit;参见后文7月18日航迹图【8】号标记),狭长的沙咀上储藏化工品的罐子竟依稀可辨。此时天空渐渐由浑黄转为靛青,而阿纳德尔河口的水也越来越接近海水的蓝色。↓


第三个沙咀名为罗斯卡亚古什卡沙咀(RU: Коса Русская Кошка; EN: Russkaya Koshka Spit;参见后文7月18日航迹图【9】号标记),这也是阿纳德尔河口最外层的沙咀,将阿纳德尔河口与白令海的阿纳德尔海湾分隔开来。其俄语名称字面意义为“俄罗斯猫”,但实际上依据维基百科的解释“古什卡”在当地语言中就是沙咀的意思。罗斯卡亚古什卡沙咀有16公里长、最宽处达2公里,平均海拔在3-4米之间,在沙咀的尽头处有一个低矮的灯塔:↓


驶出阿纳德尔河口,我们的船来到了阿纳德尔海湾(RU: Анадырский залив; EN: Gulf of Anadyr;参见后文7月18日航迹图【10】号标记),而行船的方向则逐渐由东南转为东北。阿纳德尔湾是白令海位于远东西伯利亚的一个大致呈长方形、朝向东南开口的巨大海湾,长度约为400公里,一年中约有10个月处于封冻状态。长方形的四个角从西南角按顺时针方向列举分别为纳瓦林角(RU: Мыс Нава́рин; EN: Cape Navarin)、阿纳德尔河口、克列斯特湾(RU: Залив Креста; EN: Kresta Bay)以及楚科奇海岬(RU: Мыс Чукотский ; EN: Cape Chukotsky)。


晚餐过后,我和Ariel来到甲板上拍照。向阿纳德尔湾西岸望去,天空渐渐晴朗起来,竟然已经可以看到蓝天、白云、落霞与远山:↓


天色渐暗,云层又开始增多了,而夕阳透过云层留下了绚烂光影:↓


晚上22时许,我们竟迎来了白令海上令人眩目的金色落日:↓


日落后,亚北极地带3个小时左右的短暂夜晚便到来了。团友们各自睡下,而我们的恩德比精神号探险船则继续前行,前方的目的地将是通向北极圈的大门:埃格韦基诺特。



最后编辑于 2017-02-11 09:38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1

7楼

7月18日航迹图


7月18日航迹图数字标记释义:

1、阿纳德尔主城区(RU: Ана́дырь;EN:Anadyr)

2、乌戈尔尼机场(RU: Угольный;EN:Ugolny)

3、阿纳德尔河口(RU:Анадырский Лиман;EN:Anadyr Estuary)

4、奥布色尔维奇岬角(RU:Мыс Обсерваций;EN:Cape Observatsiy)

5、扎塞勒尼亚岬角(RU: Мыс Заселения; EN: Cape Zaseleniya)

6、阿留姆卡岛(RU: Остров Алюмка; EN: Alyumka Island)

7、萨洛玛托娃沙咀(RU: Коса Саломатова; EN: Salomatova Spit)

8、尼古拉亚沙咀(RU: Коса Николая; EN: Nikolaya Spit)

9、罗斯卡亚古什卡沙咀(RU: Коса Русская Кошка; EN: Russkaya Koshka Spit)

10、阿纳德尔湾(RU: Анадырский залив; EN: Gulf of Anadyr)


最后编辑于 2017-01-26 21:10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2

8楼

3、埃格韦基诺特:通向北极圈的大门


2016年7月19日


清晨醒来,拉开窗帘一看,窗外早已天明,于是急忙把八爪鱼三角架架设在我的房间左窗外的左舷栏杆上,并且装上摄像机开始拍摄沿途风光。GPS显示我们的探险船恩德比精神号经过一夜的航行已经穿过了180度经线来到了克列斯特海湾(RU: Залив Креста; EN: Kresta Bay;参见后文7月19日航迹图【1】号标记)的北部,并且仍在持续向北行驶。向西南方向望去,遥远的克列斯特湾西岸山峦起伏,一览无余:↓


克列斯特湾为阿纳德尔海湾的一部分,位于阿纳德尔湾的最北部,也是开口向南;其长度几乎达到100公里,而平均宽度则有43公里。克列斯特湾北部则分别被卡缅内岬角(RU: Мыс Каменный; EN: Cape Kamennyy;参见后文7月19日航迹图【2】号标记)和拉兹德尔内岬角(RU: Мыс Раздельный; EN: Cape Razdel’nyy;参见后文7月19日航迹图【3】号标记)所在的两条北-南走向的舌状半岛分隔成三个稍小的海湾,从西至东分别为:恩加乌根湾(RU: Бухта Энгаугын,又名Бухта Эчкачек ; EN: Engaugyn Bay;参见后文7月19日航迹图【4】号标记)、埃特尔库育姆湾(RU: Бухта Этелькуюм; EN: Etel’kuyum Bay;参见后文7月19日航迹图【5】号标记)以及肯格宁湾(RU: Бухта Кенгынин; EN: Kengynin Bay;参见后文7月19日航迹图【6】号标记)。


摄像机记录下了我们的探险船驶过卡缅内岬角东侧的时刻。下图中右侧(北)凸起的山丘向左侧(南)延伸出的低矮陆地即是卡缅内角的东南端,而更远处(西)的克列斯特湾西岸则只在蓝色的薄霭中依稀可见:↓


驶过卡缅内角即是进入了埃特尔库育姆湾狭长的水道,水道两侧多为陡直的石灰质悬崖:↓


埃特尔库育姆海湾两侧的山峦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为冰雪覆盖,因此可以理解为何它们大都植被稀少,显得荒芜而贫瘠:↓


回到船舱内,顺便看看贴在我对门418号房间外墙上的公告板上的今日活动安排表:↓


西式的早餐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兴致。匆匆用完之后,我和Ariel便来到船舱外拍照,这时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奥帕斯内岬角(RU: Мыс Опасный; EN: Cape Opasnyy;参见后文7月19日航迹图【7】号标记):↓


奥帕斯内岬角是位于埃特尔库育姆湾中段东侧的一个岬角,它将埃特尔库育姆湾的主体与其支线埃格韦基诺特湾(RU: Губа Эгвекинот; EN: Egvekinot Bay;参见后文7月19日航迹图【8】号标记)分隔开来。下图是从南向北拍摄到的奥帕斯内角,图左可见埃特尔库育姆湾的主体,图右可见埃格韦基诺特湾尽头的远山:↓


在奥帕斯内角处向左前方(西北方向)望去,隐约也可以看到埃特尔库育姆湾的尽头:↓


向右前方(东北方向)望去则可以观赏到埃格韦基诺特湾的全景:↓


恩德比精神号逐渐驶过奥帕斯内角,向着埃格韦基诺特湾深处前进:↓


埃格韦基诺特湾东岸,7月下旬的浅滩上已是一片盛夏的新绿,但高处山谷中的积雪竟仍未完全融化,洁白的雪舌与黝黑的山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早上8点半,老板Rodney在200层的小教室里开始为我们讲解起了冲锋舟的使用。他说道,若以船头方向为前方,船的左舷被称为Port Side,而右舷则被称为Starboard Side。每次乘坐冲锋舟进行登陆活动之前会有具体通知,告诉大家从左舷还是右舷下船坐冲锋舟。如果是使用右舷,则需要从400层左舷一侧的门出船舱,先去往船尾处刷鞋的地方清洗鞋子(为了保护极地生态),然后再绕到右舷下船登上冲锋舟;而左舷则相反。↓


另外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细节便是我对门418号房间外墙上的数字牌。每一张数字牌代表船上的一个人,在每次乘坐冲锋舟进行登陆活动之前,应当把代表自己的那一块数字牌翻过来露出红色的一面,而在登陆活动结束回到船舱之后把自己的数字牌翻回黑色的一面。这样就能很明显地知道有谁还没有回到船上。↓


不到早上9点一刻,恩德比精神号便已经停泊在了埃格韦基诺特(RU: Эгвекинот; EN: Egvekinot;参见后文7月19日航迹图【9】号标记)附近的海面:↓


【易裕尔清矿区的历史】


埃格韦基诺特,楚科奇语原意为“艰难之地”,是白令海最北的港口,港域冰期长达8个月,并且不对外国船只开放;前文中提到过楚科奇地区不通铁路,自然埃格韦基诺特港也与俄铁路网并不相连。这座港口城镇并非楚科奇原住民的聚居地,那么为何还要在如此偏远的地区建设这样一座港口市镇呢?故事还不得不从易裕尔清(RU: Иультин; EN: Iul'tin)矿区说起。


1937年,在现在的埃格韦基诺特以北约200公里的易裕尔清(楚科奇语原意为“狭长的冰柱”)山区勘探到了大量的锡矿和钨矿。正如楚科奇的大部分地区一样,易裕尔清山区与世隔绝,开采出来的矿产无法输送到外界,因此前苏联政府决定在其以南不远处的白令海沿岸建立一座港口来转运这些矿产。1946年开始,成百上千的古拉格囚犯被强制秘送到这里,在异常严酷的环境中从无到有地开始所有基础设施的建设,其中就包括易裕尔清矿区、埃格韦基诺特港口以及一条长达270公里的公路,这条公路连接了矿区、港口、电站、厂房以及沿线的居民点。


易裕尔清矿区曾在前苏联时代的楚科奇地区经济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此埃格韦基诺特也逐渐繁华起来,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这两个地方的人口都达到过5千人之多。然而前苏联解体后,在这样一个极端偏远的地区和极端寒冷的气候条件下开采矿产的真正成本渐为人知,从经济上来说易裕尔清矿区的生产和运输不再具有任何意义。20世纪90年代,矿区逐渐凋敝,俄国政府遂决定不再维持其存在:时任总理切尔诺梅尔金(RU: Ви́ктор Степа́нович Черномы́рдин; EN: Viktor Stepanovich Chernomyrdin)于1995年冬正式下令关闭矿区并疏散其居民,而实际上包括供暖系统在内的各项基础设施早在许多居民能够撤离之前就已经仓促停运了。今日的易裕尔清矿区早已无人居住,偌大的矿区及附属居民区成为了东西伯利亚地区为数众多的鬼城之一;而埃格韦基诺特港也经历了人口锐减,至今还有2千多居民。


言归正传。话说9点多来到埃格韦基诺特港口附近的海域后,自然遗产探险公司的俄国领队Katya就早早地出发前去城区办理我们登陆前的各项手续。毕竟这样的一个严格管控、不对外界开放的地区并不是随时可以说来就来、想走就走 - 虽然至少一年之前自然遗产探险公司就已经向俄国中央及地方各级相关部门报备过今天的活动。↓


我们站在舰桥上方、探险船最顶层的甲板上向南回望,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埃格韦基诺特湾南部入口处东侧(下图左)的沙咀以及西侧(下图右)的奥帕斯内岬角,甚至可以看见更外层(更南边)的埃特尔库育姆湾入口处的卡缅内岬角:↓


早上10点多,我们在小教室听完一场关于安全方面的讲座之后,逃生演习开始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听到广播里传来警报声,于是穿好救生衣,分别来到船尾的两条黄豆荚似的救生艇:↓


救生艇内狭小的空间内连站立都不可能:↓


不过这完全是一场欢乐的演习,整个过程似乎看不到一丝紧张的气氛。演习结束后,大家还纷纷拍照留念:↓


回到小教室,老板兼总领队Rodney开始为我们详细地讲解今天在埃格韦基诺特的登陆活动。下船的时间为12点半,全体团员分成两队,第一队由Rodney本人以及美国领队Meghan、加拿大领队Sarah带队,乘坐一辆乌拉尔越野卡车沿着埃格韦基诺特 – 易裕尔清公路前往北极圈;另一队则由俄国领队Katya、法国领队Samuel、德国领队Michael带领,步行前往埃格韦基诺特博物馆参观。下午3点两队互换,5点半活动结束回船。↓


中饭时,老板Rodney特意请我和Ariel坐到员工桌和他们一起用餐、闲聊。Rodney对于自然遗产探险公司第一次接待的我们这两位中国大陆游客充满了好奇,当听说北京有3千万人口、人均单程通勤时间1个半小时的时候惊讶地下巴都快掉了,不停地强调“我们新西兰是个小国家,全国才4百万人”……


欢乐的午饭之后稍事准备,便到了乘坐冲锋舟登陆的时间。下图这座踩上去咯吱作响的铁梯便是我们上下探险船、登上冲锋舟的必经之路。风浪大的时候,从铁梯跳上剧烈颠簸的冲锋舟或者从冲锋舟跳回陡直湿滑的铁梯对于广大团友们都是极大的考验:↓


在乘坐冲锋舟前往岸边的时候,发现埃格韦基诺特的南山上竟然刻(涂?)有巨大的白色或灰色文字,并且署有日期,不禁让人好奇究竟是谁在山体上留下了这些文字:↓


冲锋舟陆续抵达岸边:↓


登陆的地点(参见后文7月19日徒步路线图【1】号标记)是位于埃格韦基诺特港北侧的大片砾石滩,离埃格韦基诺特湾北部的尽头已经很近了。砾石滩上一大群北极鸥正在觅食,不远处还有一片东正教墓园:↓


向东望去,埃格韦基诺特湾好似一条平静的河流。这时正巧有一架直升飞机从东方的天空飞过:在楚科奇自治区,由于水陆交通的基础设施基本为零,直升机就成了各个村落与主要城镇之间人员往来、物品运输的最重要途径之一。↓


跨过砾石滩上的一条条小溪,好不容易才来到乌拉尔卡车旁:↓


坐上卡车,我们向北极圈进发了!↓


蜿蜒而孤独的埃格韦基诺特 – 易裕尔清公路:↓


驶出埃格韦基诺特城区不久,乌拉尔卡车便停在一了块巨石旁,并让我们下车参观。这块巨石其实是一座纪念碑,原有碑文写着“向1946年至1950年间埃格韦基诺特 – 易裕尔清公路的建设者们致敬”,不过现在碑文已经不见了:↓


远山、旷野、溪流,如雨后般清丽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老板Rodney不禁跟我打趣道“你看,这儿跟你们北京很不一样吧,连人都没有……”连人都没有……人都没有……都没有……没有…….↓


河滩的另一侧却有一片巨大的厂区,蒸汽朋克的风格似乎与周围远山、旷野有些方枘圆凿。这里就是上世纪50年代为了支援埃格韦基诺特而修建的奥兹尔内(RU: Озёрный; EN: Ozyorny, Ozerny;参见后文7月19日航迹图【10】号标记)火电厂:↓


发电厂旁边的居住区就像是在旷野和远山相接处凭空出现的海市蜃楼一般,若不是看见电厂的烟囱还在向外冒着蒸汽,很可能会认为这又是一座鬼城:↓


低矮的灌木在小溪流边丛生,其高度尚不及温带或热带的野草:↓


不过离开奥兹尔内后再次在路边停车的理由却是远处山坡上的黑点 – 一只棕熊!这是本次旅行第一回与野生棕熊相遇,团友们都非常激动;同行的英国鸟类学家Barrie在下车时甚至摔了一跤,差点把贵重的超长相机镜头摔坏了:↓


拍过棕熊后,乌拉尔卡车继续沿路北行,穿过这片旷野并且逐渐进入了一个山谷。左侧(西)的山体好似一堵巨大的墙壁,而山体上的赭红色就像是火山喷发后燃烧着的岩浆:↓


极地肆虐而凌厉的寒风将右侧(东)山顶切割出了锯齿状的突起,这些锯齿状的突起漆黑得如同焦炭一般,好似西游记里火焰山上三味真火焚烧过后留下的残迹:↓


来一张锯齿状山顶的特写:↓


离山谷的尽头不远处就是北极圈的标志,也是我们的今天的目的地:↓


跨过这道门,便是正式进入了北极圈:↓


攀登上山谷东侧的山丘,回望远山与旷野: ↓


山谷尽头处是一座更加巍峨的高山,威严得仿佛希腊神话中奥林匹斯众神的居所,而两侧的群山都在他的脚下匍匐:↓


公路一侧灌木丛中掩映着的两座石砌小屋,或许就是当年负责看管修路囚犯的监工们的住所:↓


右侧(东)山脚下开满野花的草地旁,小溪汇聚成的潭水透着宝石般晶莹的蓝色:↓


自然遗产探险公司的厨师小伙Conner竟然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溪水流出清潭,继续沿着我们来时的公路向南流去。小溪旁的浅滩上,蓝色和红色的美丽野花在温柔的微风和细雨中轻轻地摇曳:↓


返回埃格韦基诺特城区的路途中,又经过了城区以北5公里的埃格韦基诺特机场:↓


雨渐渐大了起来。卡车回到埃格韦基诺特城区的时候,透过车窗看到另一队团友们正纷纷从博物馆(参见后文7月19日徒步路线图【2】号标记)里走出来:↓


下车之后重新再拍摄了一张博物馆西侧道路向南的照片。这条道路也算是干净整洁,不过行人则是稀稀廖廖:↓


埃格韦基诺特博物馆内自然少不了陈列各种楚科奇族人的生活用品、手工艺品,还有一些出土的文物为我们展示了自新石器时代起就在这片地域出现的人类文明:↓


但更多的却是用各种实物为我们揭示了这座城镇最初的建设者们,即那些古拉格囚犯们,所经历和承受的种种难以想像的苦难:↓


我们结束博物馆的参观之后为时尚早,另一队前往北极圈标志的团友们也还没有回来,所以我们决定去埃格韦基诺特城区逛逛。因为下雨,小伙伴Ariel不愿前往,我就和香港来的团友Stephen大哥和他的夫人Diana姐结伴同行。下图是博物馆西侧的一个由众多楼房组成的大型社区:↓


博物馆北侧粉刷一新的楼房,南墙上还挂着一张巨幅照片:照片上正是我们先前到访过的北极圈标志:↓


楚科奇自治区境内很多城市及村镇的房屋都被粉刷成各式鲜亮明快的颜色,这都得归功于楚科奇自治区的前任行政长官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U: Рома́н Арка́дьевич Абрамо́вич; EN: Roman Arkadyevich Abramovich)。这位俄罗斯寡头、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老板、亿万富豪,却担任了楚科奇自治区的关键职务将近13年时间,最开始是行政长官(2001-2008),后又成为自治区杜马主席(2008-2013),支出了上亿美金改善当地的经济和居民生活,就连上图里这些明亮的窗户大都是其自掏腰包出资安装的。


与Stephen大哥和Diana姐一路闲聊,并向南朝着一座金顶大教堂走去。我们聊了各种各样的话题,从楚科奇文化到人类基因再到旅行的种种感受;后来才知道原来Stephen前来楚科奇旅行的原因和我一样,也是为了亲眼看到欧亚大陆的最东端 – 杰日尼奥夫角!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城南的一个十字路口(参见后文7月19日徒步路线图【3】号标记),十字路口东北角的埃格韦基诺特电话局大楼正好能为我们遮风挡雨,于是拍下了这条十字路口向西的道路:↓


十字路口略往东走便到了教堂边上一个空荡荡的广场,从广场往西南方向看去是埃格韦基诺特城区最南缘的一片民居,而其中一座北墙上画着巨幅鲜花图的四层居民楼窗户已空空如也,并且连楼顶都残破得只剩下木制骨架:↓


从海面上就能远远望见的金顶教堂(参见后文7月19日徒步路线图【4】号标记):↓


广场东边是埃格韦基诺特最长的街道滨海大街,再往东的海面上正停泊着我们的探险船恩德比精神号:↓


下午5点半是回博物馆集合的时间。我们3人一行匆匆沿原路返回,与大部队在博物馆门口集合之后,Rodney便带领我们向海岸边前行。向东通往滨海大街的道路两侧也是一片楼房,破碎的窗户和斑驳的墙体说明左侧(北)最近的这一幢楼房已经无人居住了:↓


最东边的五层居民楼似乎是周边最大的一幢楼房,颜色阴郁的外墙和幽深的楼道口内昏暗的灯光似乎让人觉得这不是一座民居而是一座囚牢。楼西的空地上,一个没有同伴的孤单的孩童躲在红色的滑梯上望着我们,眼神迷茫而无助:↓


来到滨海大道向南望,可以看见埃格韦基诺特城南沙咀上的贫民区:↓


到达离岸点(参见后文7月19日徒步路线图【5】号标记)之前,又见到一座古拉格劳工纪念雕塑:↓


雕塑下方的碑文上刻有铁丝网的图案:↓


这是一座外面的人进不来的城市。这是一座里面的人想逃离的城市。

我们看得见它血与泪的过去,却看不到它的未来。


登上冲锋舟之前,再回望一眼暮色中的埃格韦基诺特湾:↓


夏日微凉的风吹过。

野草在一季又一季地生长。

而城市在白令海的岸边自生自灭。


最后编辑于 2017-02-08 13:18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2

9楼

7月19日航迹图


7月19日航迹图数字标记释义:

1、克列斯特湾(RU: Залив Креста; EN: Kresta Bay)

2、卡缅内岬角(RU: Мыс Каменный; EN: Cape Kamennyy)

3、拉兹德尔内岬角(RU: Мыс Раздельный; EN: Cape Razdel’nyy)

4、恩加乌根湾(RU: Бухта Энгаугын,又名Бухта Эчкачек ; EN: Engaugyn Bay)

5、埃特尔库育姆湾(RU: Бухта Этелькуюм; EN: Etel’kuyum Bay)

6、肯格宁湾(RU: Бухта Кенгынин; EN: Kengynin Bay)

7、奥帕斯内岬角(RU: Мыс Опасный; EN: Cape Opasnyy)

8、埃格韦基诺特湾(RU: Губа Эгвекинот; EN: Egvekinot Bay)

9、埃格韦基诺特(RU: Эгвекинот; EN: Egvekinot)

10、奥兹尔内(RU: Озёрный; EN: Ozyorny, Ozerny)火电厂


7月19日徒步路线图如下:↓


7月19日徒步路线图数字标记释义:

1、登陆点

2、博物馆

3、城南十字路口

4、金顶教堂

5、离岸点

最后编辑于 2017-02-27 20:16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3

10楼

4、科涅尔吉诺:探秘楚科奇村落


2016年7月20日清晨


我们的探险船恩德比精神号在平静的埃格韦基诺特海湾停泊了一夜,清晨时分方才启航南下,今晨的目的地是克列斯特湾东海岸的小村庄科涅尔吉诺(RU: Конергино;EN:Konergino;参见后文7月20日航迹图【1】号标记)。大家都很好奇真正的楚科奇族人聚居的村落会是怎样的情形。


早餐之后,总领队Rodney在小教室为我们简介了今日在科涅尔吉诺的登陆计划以及这座村庄的大致情况。Rodney介绍道他也是第一次带团队来科涅尔吉诺村访问,实际上也将是他第二次到访这座村庄。第一次到访是之前与Katya以及另外一名探险家乘坐摩托雪橇在楚科奇内陆进行冬季探险,遭遇暴风雪之后横跨了冰封的克列斯特湾找到了科涅尔吉诺。在科涅尔吉诺,一行三人受到村民们的热情款待和帮助,感动之余许下了承诺会再次来到这里。↓


科涅尔吉诺源自楚科奇语Kei'i'yergyn,意为弯曲的山谷,坐落在克列斯特湾东海岸一条狭长的沙咀北部。Rodney继续介绍道,与上一日到访的、以欧洲裔俄罗斯族移民为主的埃格韦基诺特不同,这里的居民都是楚科奇族人,大多以传统的放养驯鹿为生。听到这里,我脑海中已然浮现出一幅仍处于石器时代的、搭满帐蓬的原始村落图,正如18世纪探险家、素描家Louis Choris关于楚科奇人的这幅画作:↓


船快到的时候,从海面上远远地看到了沙咀上的一片低矮的房屋,但似乎并不是想象中的原始村落;我甚至看到了小楼房:↓


这座小小的村庄与世隔绝,没有任何道路与外界相通,与区内其他城镇、村庄的交通往来只能依靠直升机。我架设在探险船左舷上的摄像机刚好抓拍到了直升机前往村庄运送物资的情形:↓


搭乘冲锋舟登陆的时候,岸边已经站了不少前来迎接的村民:↓


上岸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按楚科奇人的传统跨过一个小小的火堆:↓


两位身着盛装的楚科奇少女端着当地的特产驯鹿肉供我们品尝:↓


前来迎接我们的楚科奇小姐妹:↓


从村口的海滩上往西望去,是村庄所在沙咀向西北海面延伸出的岬角:↓


在村民们的带领和陪伴下,我们沿着东向的泥泞道路前行。道路北侧是宁静的海湾,而南侧则是一排破旧的木屋以及平行的电线杆:↓


到达村庄的东北角后,道路开始折转向南:↓


主路旁一条东向的岔道,岔道旁还是一片破旧的木屋,不过似乎家家户户都有电线接入。村庄的外缘便是一望无际的旷野:↓


实际上整个村子就是围绕一块长方形的空地而建。向右前方(西南)望去,正是刚才在海面上就能依稀看到的楼房,而烟囱附近的高大房屋就是村里的礼堂:↓


继续南行,已经能看见前方的拐角了:↓


一路上看到的一些交通工具,比如四轮越野摩托车:↓


改装后的旧装甲车更是苔原牧鹿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除了代步、运输之外还能充当临时住所防风御寒:↓


拐过村庄的东南角,主路开始转而向西;这条村庄最南边的大路明显比刚才走过的村北、村东的泥泞道路修建得更好,两侧的房屋也坚固许多:↓


下图中这座楼房应该是村子里最好的建筑了。与其他地区的楼房相比,这里的楼房不同之处在于楼底完全是镂空的,让人忍不住担心底层下纤细的支架能否真的可以稳稳托住上面看起来如此厚重的三层楼体:↓


走到礼堂门口的时候,村里的很多孩子们都站得整整齐齐地列队欢迎我们,让人怪不好意思的;不过当我们拿出长枪短炮对准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拿出了各种各样的摄影设备来拍摄我们,似乎存在着一种“他们在我们眼里就是珍稀的大熊猫,而我们在他们眼里就是奇特的外星人”的微妙感觉:↓


礼堂内迎宾的司仪:↓


礼堂入口处周围的墙上都是与楚科奇人生产生活有关的壁画,最典型的一幅描述了一位楚科奇男子乘坐传统的木制雪橇在冰天雪地里放牧驯鹿的场景:↓


团友们都在礼堂内就坐后,司仪先是简略的介绍了科涅尔吉诺村庄的历史,然后就开始热情洋溢地报幕进入文艺表演环节。表演者们集体亮相:↓


表演的内容既有唱歌、小品,也有独舞、群舞:↓


五彩缤纷的灯光下,小小的礼堂充满了熟悉的感觉,好似当年小学时代的那座礼堂。团友们看得是津津有味、啧啧称奇,闪光灯此起彼伏,大概来自欧美的他们从来没有见过 “庆六一汇报演出”吧:↓


一旁等待上场的小演员们:↓


右边这位扮演小鹿的小朋友表演得好卖力:↓


不过我很明显不是那种安安静静看完整场演出的角色。我注意到除了礼堂中间凳子上坐着的团友们,两旁和后方都站着很多一起观看演出的当地人。我指了指旁边的一位楚科奇少年,又指了指我的相机,少年害羞地微笑着点了点头,于是我打开闪光灯咔嚓按下快门;没想到他旁边的另一位少年同时也拿着手机打开了闪光灯对着我拍照,中间的少年被一前一后两个闪光灯闪得头晕目眩:↓


拍完照之后我还不满足。我想,检验行前两周突击自学俄语成果的时刻到了!我鼓起勇气对着刚才被我拉着拍照的少年说出了我所学会的为数不多的俄语句子之一:“Как тебя зовут(你叫什么名字)?” 没想到第一次对俄国人说俄语就被听懂了,而且对方还是楚科奇人。少年开心地告诉我说他叫小T(其实是记不住了,所以用“小T”来指代他),然后又拉着刚才对我拍照的少年介绍道这是他的Брат(兄弟)小K:↓


我也乐坏了,趁势连忙说出了第二句俄语:“Меня зовут Ху Янь(我的名字叫Ху Янь)”,然后指着自己说“Китай (中国)”,并且还指着Ariel说“друг(朋友)”。机智的小T又听懂了,一边点着头一边嘴里还不停地重复着Ху Янь,反复确认自己已经牢牢地记住了我的名字。过了一会儿他居然兴奋地跑到礼堂后面去告诉每一个人他刚交了一个名叫Ху Янь来自Китай的朋友!


这时候演出已接近尾声。舞者们都走到了台下,热情地邀请大家一起跟着跳舞,顿时礼堂里出现了楚科奇风格、欧美风格混搭的“群魔乱舞”的景象:↓


演出结束之后,我正准备跟随人群走出礼堂,一个十七、八岁的灰衣少年(暂称为小P)逆着人流挤到了我的面前,示意让我跟着他走;更让人意外的是走出礼堂之后,一群楚科奇少年一窝蜂地扑了过来,把我团团围住:他们都听说了我是来自Китай的Ху Янь。不过少年们决定径直过来找我而不是其他团友,可能还是因为观察到了我是这个以欧美白人为主的旅行团里唯一一个长相和他们相仿的年轻男性,所以自然而然有一种亲近感吧!


抢先给小P(图右)和他的腼腆朋友拍了一张照片:↓


小P耐心地逐一向我介绍了这群少年中每一个人的名字,不过都是诸如安德烈、伊凡、亚历山大之类区分度极低的常见俄语名,以至于到后来我连一个名字都没能记住,就连刚才小T的名字也忘记了。小P安排我站在男孩们中间,然后拿着每一个人的手机、相机甚至摄像机轮流给我们大家拍摄集体照,一个也没有落下;下图是我正在教小P使用我自己的相机时随手所拍:↓


拍完跟我一起的合影,我赶忙跑到他们前面给他们拍个集体照:↓


定格在那一瞬间的笑靥如花的少年们:↓


快乐的少年们还摆起了各种pose,下图左边搞怪男孩自鸣得意的表情和右边棒棒糖男孩嫌弃的眼神让人忍俊不禁;如果楚科奇也有相声的话,我想他们两人一定星途无限:↓


刚在舞台上表演完毕走出礼堂来的女孩子们也加入了进来,在镜头前摆出了楚科奇传(huang)统(fei)舞(hong)的造型:↓


旁边两个已经迅速地换掉了表演服装的少女:↓


礼堂外另一侧的长桌旁,团友们早已开吃了:↓


村民们在长桌上摆放了各种当地特色食品供我们品尝,主菜是驯鹿排骨,另外还有炸鱼、鱼籽、香肠、海菜拌土豆等等:↓


长桌旁边的这座帐蓬即是楚科奇人的传统居所鹿皮圆庐(RU:Яранга;EN:Yaranga):↓


鹿皮圆庐整体呈圆锥形,是由驯鹿皮和帆布覆盖在木制骨架上搭建而成,内生火灶以取暖、做饭。由于圆庐本身体积较大,其后部还有一个较小的笼状内室,内室底部铺以兽皮、干草等以作卧室之用,正如下面这张PPT截图所示:↓


鹿皮圆庐内烧水、做饭用的火灶:↓


圆庐的内室,据说在最寒冷的时节内室里也非常暖和:↓


圆庐内铺设的兽皮:↓


探访完鹿皮圆庐,Stephen大哥和Diana姐在村落里四下参观时还发现了一座小小的超市,超市里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难以相信科涅尔吉诺是一座与世隔绝的村落:↓


在这座村民们都拥有手机在内的各种现代化电子设备的楚科奇村落里,超市的店员计价的工具竟然是算盘:↓


看到算盘一度让我们非常疑惑。正如前文所述,楚科奇人在欧亚大陆的东北角生活了数千年,但直到近代欧洲探险家的到来才与世界其他主流文明有了往来,并没有史实证明他们和中华文明在历史上有过任何形式的接触,那他们为什么会使用算盘呢?


实际上,希腊人、罗马人甚至古巴比伦人、美索不达米亚人、埃及人等等都有使用算盘的历史,而在科涅尔吉诺这里看到的算盘并不是中式算盘,而正是俄式算盘。俄式算盘采用十进制,与中国算盘相比没有中间的横梁,每档有十颗算珠,每颗算珠代表一个单位;中间的一个单独档位只有四个珠,用来标记小数点。前苏联成立后,珠算一度成为俄罗斯人生活中最主要的算术工具,彼时任何商场、副食店甚至自由市场卖菜的小贩都配备有巨大的十珠算盘。上世纪70年代起,前苏联开始大规模生产电子计算器,俄式算盘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在落后封闭的楚科奇地区却保留了下来。这却是闲话了。


临近中午,已经到了离开的时间。Rodney和自然遗产探险公司的一行众人与开始与村长话别:↓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这一生恐怕都将不会再有机会回到这座孤独的村庄。↓


也将不会再有机会看到这里的少年们那些纯真的笑颜。↓


孩子们跟了过来,挥着手一路送别:↓


一路上,村里的人们不断地和我们握手、拥抱。↓


人们渐渐汇聚到海滩上,而最后分别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再见。↓


几天之后,我们将会去往遥远的冰封的北国。

再之后,我们将会结束这一段一生一次的旅行。

我们会回到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雾霾,拼命地挣扎着继续生存下去。



而这座小小的村庄,终会成为封存于记忆中的桃源之乡吧。


最后编辑于 2017-01-29 09:55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3

11楼

5、梅埃切肯沙洲:偶遇鲸群的盛筵


2016年7月20日午后


中午时分,我们的探险船恩德比精神号渐渐驶离科涅尔吉诺继续南下,海面阴云密布,克列斯特湾东西岸都深藏于云雾之中,而我架设于左舷的摄像机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失焦状态。当我的摄像机再次拍摄到陆地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梅埃切肯沙洲(RU: Остров Коса Мээчкын; EN: Meechkyn Spit Island或Kosa Meechkyn Island;参见后文7月20日航迹图【2】号标记)西北部的海域。下图为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拍摄到的梅埃切肯沙洲最西端的梅埃切肯岬角(RU: Мыс Мээчкын; EN: Cape Meechkyn;参见后文7月20日航迹图【3】号标记):↓


梅埃切肯沙洲是位于白令海阿纳德尔湾东北部、克列斯特湾东南入口处的一座长达75公里左右(东西向)的条状砾石沙洲,宽度(南北向)一般仅为100米左右,与大陆仅由狭窄的卡玛纳维特海峡(RU: Пролив Каманавыт; EN: Kamanavyt Strait;参见后文7月20日航迹图【4】号标记)相隔,是海象群的聚居之处,也是北极鸥在内的众多海鸟栖息、觅食之所。下图是恩德比精神号向南驶过沙洲西端之后,从南向北拍摄到的梅埃切肯岬角及其灯塔,海水拍打海岸形成的巨大白色浪花清晰可见:↓


梅埃切肯沙洲以南海域拍摄到的三趾鸥:↓


我们渐渐发现飞鸟都朝着同一个方向飞行。在船头前方的广阔海面上,远远看去无数白点聚集形成带状,颇似土星之环:↓


海鸟群之下,四处都有明显的水柱喷起,此起彼伏如同间歇喷泉般壮观(发现鲸群处参见后文7月20日航迹图【5】号标记):↓


随船的生物学家们判断我们遇到了座头鲸(SC: Megaptera novaeangliae; EN: Humpback whale; JP: 座頭鯨)群集体捕食的罕见场面,船长当即决定直接将船驶近鲸群以便更好地观察。座头鲸又名大翅鲸、驼背鲸、巨臂鲸,属于须鲸亚目的海洋哺乳动物,其名“座头”之名源于日文“座頭”(ザトウ),意为“琵琶”,是指鲸背的形状。其为大型鲸类,成年鲸身长可达约11.5至16米之间,体重25至30吨,最重可达40吨;然而根据捕鲸者描述,座头鲸最大的纪录全长近27米,体重接近90吨。座头鲸以其跃出水面姿势、超长的前翅与复杂的叫声而闻名。由于数量极为稀少,已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①。


座头鲸一般都是单独生活,或者很少几只短暂地待在一起(数小时后即分散)。为了方便互相合作觅食,群体生活在夏季得以持续较久②,而我们则是万分有幸目击到了大型的座头鲸群体:↓


不仅是团友们拿出了长枪短炮,连老板Rodney和一众探险领队们都趴在船头的露天甲板的围挡前一动不动、聚精会神地抓拍鲸群:↓


鲸群离我们是如此之近,然而乐享盛筵的座头鲸们似乎根本没有工夫理会身旁的铁甲怪物:↓


座头鲸可由他们带有明显驼峰的厚实身躯,以及黝黑的上半部而轻易辨认③:↓


另外,座头鲸尾鳍具有波浪状耸起边缘,于潜水过程中常会往上举离水面。尾鳍和胸鳍皆具有白色斑,但不同个体身上的白色斑范围都不同,因此此特征可用来进行个别辨识④。下图是旅伴Ariel抓拍到的座头鲸尾鳍正面:↓


以及座头鲸尾鳍背面:↓


座头鲸头顶有两个明显的喷气孔,喷出的水汽一般高度2.5至3米,最高可达约6米⑤。下图中座头鲸喷出水柱时连头顶的飞鸟也惊得四散飞开:↓


下图是一张放大之后的照片,从身体比例上来推断应是一只幼鲸。虽然照片放大后整体略模糊,但明显可以看到这只幼鲸的喷气孔:↓


座头鲸只在夏天捕食,在冬天它们就会依靠体内储存的脂肪过活。它们是一种非常积极的捕猎者,捕食对象包括磷虾或群游性小型鱼类。捕食的方法包括直接攻击或者用鳍拍打海水将猎物击晕,但其中最独特的猎食技巧称为水泡网捕猎法。一群座头鲸在鱼群下方围成一个大圈迅速地游动,再利用它们的喷水孔向上喷气形成水泡网从而使群鱼逼得更为密集。这时它们突然会张大口向上窜,一口吞下数以千计的群鱼。利用这种捕猎法的鲸鱼可达十数条,而水泡网的直径可长达30米,这可说是海洋哺乳动物中最奇特的捕猎方式⑥。


抓拍下面这张的珍贵图片时,正好可以看到座头鲸群在实施水泡网捕猎法时形成的大圈,以及其中一头张口上窜的座头鲸:↓


将镜头拉近,这只张口上窜的座头鲸的喉腹折都清晰可见:↓


暮色中,似乎有更加可怕的捕猎者也悄然加入了这场盛筵:↓


不远处的海面上,更多的尖牙状黑色物体若隐若现:↓


尖牙状黑色物体渐渐浮出水面,是一排令人不安的镰刀状背鳍。整齐的队型恐怕正预示着一场血腥的杀戮即将到来:↓


这些捕猎者们将身体抬出水面时,露出了黑色的身体和白色的斑块:杀人鲸!(SC: Orcinus orca; EN: Orca或Killer whale; JP: 鯱)↓


杀人鲸又名虎鲸、逆戟鲸,为海洋中食物链顶层的掠食者,其捕食的动物包括鱼类、海洋哺乳类、海洋无脊椎动物、海鸟和海龟等。虎鲸会采团体的方式打猎,这种打猎方式常用在猎食大型鲸鱼,如灰鲸、露脊鲸、弓头鲸、座头鲸、甚至体型更大的长须鲸和蓝鲸;攻击鲸鲨和姥鲨等体型庞大的巨型滤食性鲨鱼时,虎鲸也会采用类似攻击须鲸的猎食手段。值得一提的是,就连凶狠的海中霸王大白鲨亦在虎鲸的食谱之中。不过,一般认为野生的虎鲸不会威胁人类的安全,反而是对人类非常友好的一种动物;事实上上世纪60年代以前,虎鲸仍受人们恐惧与迫害,直到少数野生个体被捕捉与驯养后,社会大众对它们的观念才开始有所改变⑦。


我们的探险船离团体捕猎的虎鲸群更近了:↓


团友们抓拍到了一只虎鲸跃身击水的画面:↓


离虎鲸群最近的时候,站在船头露天甲板右侧的我甚至看到了三只虎鲸几乎紧贴船体游过,虽然我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按下快门,但团友们已经成功抓拍;憨态可掬的它如同海中的大熊猫,完全让人联想不到其凶猛彪悍的个性:↓


夕阳西下,而船身四周的海面上仍能目击到座头鲸游过:↓


座头鲸与虎鲸一同出现却并非巧合。通常虎鲸会视幼年座头鲸为猎食对象,虽然这种威胁对于成年的座头鲸来说是相当轻微的;相反,鲸类专家却发现体型巨大的座头鲸会拯救“任何”遭到杀人鲸攻击的动物。根据维基百科相关词条记述,从 1951年到 2012年的纪录中发现到 115次类似行为事件,发生地点从南极到北太平洋都有,被座头鲸拯救过的海洋生物包括海狮、海豹、翻车鱼以及灰鲸等等⑧。究竟座头鲸只是出于保护自身幼崽而推已及彼,还是纯粹以干预虎鲸捕食为乐,还有待于科学家们的进一步研究。


鲸群渐渐离去:↓


恩德比精神号也逐渐停止了对鲸群的追逐,继续回到原本的航道,向阿纳德尔海湾的东南侧驶去。傍晚的阳光奋力穿透云层,在白令海的海面上留下一处耀眼的光斑:↓


注释:游记中①-⑧处均引用了维基百科“座头鲸”、“虎鲸”词条相关内容。

最后编辑于 2017-01-29 10:01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4

12楼

7月20日航迹图


7月20日航迹图数字标记释义:

1、科涅尔吉诺(RU: Конергино;EN:Konergino)

2、梅埃切肯沙洲(RU: Остров Коса Мээчкын; EN: Meechkyn Spit Island或Kosa Meechkyn Island)

3、梅埃切肯岬角(RU: Мыс Мээчкын; EN: Cape Meechkyn)

4、卡玛纳维特海峡(RU: Пролив Каманавыт; EN: Kamanavyt Strait)

5、遭遇鲸群处

最后编辑于 2017-01-29 10:01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6

13楼

6、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极地海鸟天堂


2016年7月21日清晨


凌晨时分,醒过来一次,于是顺便把八爪鱼三角架架设在左舷上,开始用摄像机拍摄,彼时仍看不见任何陆地。再次入睡后重新醒来,发现我们的探险船恩德比精神号已经停泊在了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海湾(RU: Бухта Преображения; EN: Preobrazheniya Bay;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1】号标记)的入口处,而船工们为了在左舷架设悬梯已经把我的摄像机移到了船头露天甲板的栏杆上。↓


用完早餐,总领队Rodney在200层的小教室为我们讲述今日的计划:先乘坐冲锋舟巡游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西北侧的海鸟悬崖,之后再前往其东北侧的浅滩登陆并徒步探索附近的苔原(白板上的示意图略倾斜):↓


早上8点半左右,随团友们一起从左舷悬梯而下,众人分批登上冲锋舟:↓


冲锋舟朝着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西北岸驶去:↓


看上去波澜不惊的海湾实则浪涛滚滚,让手握相机的我们心惊不已,但又舍不得将相机藏回防水包中:↓


一只簇绒海鹦(SC: Fratercula cirrhata; EN: Tufted puffin或crested puffin; JP: 花魁鳥)从冲锋舟旁仓皇逃窜:↓


向外海的方向(西侧,图左)望去,可以看到我们将要探访的一带悬崖,而空中则传来无数海鸟的鸣叫声,竟与波涛声不分伯仲。我们的冲锋舟将会沿崖壁底部一直向西,直至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入口处:↓


先放上GPS记录的此次冲锋舟巡游路线图。从图上即可以看到,这片悬崖是由若干突出的山体组成,于是将这些突出的山体分别标记以数字,以便后文描述:↓


到达巡游起始点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冲锋舟巡游路线图中标示的【1】号山体。【1】号山体看起来颜色明显比周围更浅,山体上的植被亦较少:↓


【1】号山体顶部的平台上隐约可见突起的石柱群,仿佛迷雾之中的佛寺塔林:↓


从侧面看【1】号山体西侧顶部支离破碎的岩石,有着玻璃般的裂纹和难以名状的几何美感:↓


从【1】号山体前方向西(左)可见【2】号山体的东侧:↓


【2】号山体东侧崖壁上凡是有突起的山石处,密密麻麻的全站着黑白相间的海鸟,从栖息地、体色等等来初步判断应该都是隶属于海雀科的鸟类:↓


海雀科是鸟纲鸻形目中的一个科,它们的外表类似企鹅,但实则更接近于鸥类。其实,企鹅的名称“penguin”在16世纪时本是指北半球的大海雀(SC: Pinguinus impennis; EN: Great auk),欧洲人在南半球发现和大海雀长相相似的企鹅后便以“penguin”名之;大海雀灭绝后,南极企鹅独占了“penguin”之名,“北极企鹅”渐被遗忘。和企鹅一样,海雀科的鸟类会游泳并潜水,但除大海雀外所有的海雀都会飞。那么崖壁上的海雀都有哪些种类呢,海鹦、海鸠亦或海鸦?恐怕只有镜头拉近之后才能得以分辨。


海鹦(SC: Fratercula; EN: Puffins)的鸟喙像鹦鹉一样巨大、五彩缤纷,非常容易辨别;而海鸠与海鸦的区别在于海鸠(SC: Cepphus; EN: Guillemots; JP: 海鳩)拥有黑色的身体、白色的翼斑,而海鸦(SC: Uria; EN: Guillemots; US: Murres; JP: 海烏)则只是头、背为黑色,双翅并无白斑,但腹部和翅尖为白色,长相与企鹅最为相似。仔细观察其中一处群鸟聚集的山石,发现除了少量嘴部有白色条纹的厚嘴海鸦(SC: Uria lomvia; EN: Brünnich's guillemot; US: Thick-billed murre; JP: 嘴太海烏)外,大部分均为普通海鸦(SC: Uria aalge; EN: Common guillemot; US: Common murre; JP: 海烏):↓


我忍不住想像着这座巨大的山体其实就是北京、上海或者是香港的某一幢摩天大楼,每一片岩石都是大楼里的一间房屋,而这些海鸟们就是楼里的住户;邻里邻外,楼上楼下,和谐而忙碌地唱响着一首生活协奏曲。


我甚至觉得我们是误入了某一个并没有人类存在的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这些鸟类才是世界真正的主人。


【2】号山体东侧崖壁的顶部:↓


【2】号山体东侧崖壁顶部最外端的一角上,海鸦、海鹦以及背后飞过的鸟群:↓


冲锋舟继续向西行驶,来到【2】号山体正面(南侧):↓


【3】号山体东侧(右)的绿色植被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汉字“長”字,让人不禁感叹自然之造化。此亦或上苍赐予的吉兆 ?↓


【4】号山体左侧(西)上方有一块寸草不生的岩壁,像是剃了光头的头皮。下方则是一座礁岩:↓


从西向东回望,可以发现这座礁岩完全是孤悬水中:↓


鸟群不时地从【4】号山体与【5】号山体之间的山谷中向外飞出:↓


时而又出现万鸟归巢的壮观景象:↓


我们所乘坐冲锋舟的驾驶员、细心的法国领队Samuel在这处山谷中发现了一大两小三只棕熊,大概是刚偷吃完鸟蛋准备回家:↓


【5】号山体(下图右)与【6】号山体(下图左)更加雄奇壮美。两座山体间有一道巨大的沟壑:↓


冲锋舟向西转过【5】号山体,正面拍摄【5】号、【6】号山体之间巨大的沟壑:↓


【6】号山体(下图右)西侧紧挨着【7】号山体(下图左),而两者亦是由一道沟壑隔开:↓


从正面向北拍摄到的【7】号山体。巨大的岩石屹立于山顶,迷雾之中仿佛童话中的城堡;而两面都是悬崖的【7】号山体,其山脊就像是通向城堡的秘径:↓


冲锋舟继续向西转过【7】号山体后,自西向东望去【7】号山体似是从山顶自上而下吐出的一条巨舌,一直伸入海中:↓


到达【8】号山体的右侧(下图左),可见【7】号山体与【8】号山体之间大片怪石嶙峋的悬崖,以及山顶坠石下落形成的海滩。另外三艘冲锋舟在【8】号山体右侧的峭壁下显得如此之渺小:↓


小伙伴Ariel在剧烈颠簸的冲锋舟上艰难地为我拍摄的照片:↓


鸟群从背后山顶上的驼峰状岩石上飞过:↓


向正西方看去,其他四只冲锋舟已行进到我们的前面,已经快到达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海湾入口处的岬角了:↓


从正面向北拍摄到的【8】号山体,看上去像是一块方方正正的印玺:↓


来到【8】号山体(下图右)与【9】号山体(下图左)之间的海面,向东回看【8】号山体西侧的一道巨型的裂缝:↓


近观【8】号山体西侧的巨型裂缝,其内侧极为平整,如同巨人刀斧劈开一般,不得不惊叹自然的鬼斧神工:↓


裂缝右侧的峭壁上,凸起的岩石高低错落,层次感极其分明,好像是合唱团的阶梯站架;而这些海鸟们就像是身着黑色燕尾服和白色衬衫、正在引吭高歌的歌唱家们:↓


一对恩爱的厚嘴海鸦:↓


【9】号山体东侧的崖壁一隅,居住在豪华套间里的三趾鸥(SC: Rissa tridactyla; EN: Black-legged kittiwake; JP: 三趾鷗)和家徒四壁的海鸦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们都在看谁呢?↓


一只嘴里叼着肥鱼的大型北极鸥(SC: Larus hyperboreus; EN: Glaucous gull; JP: 白鷗)迎面飞来:↓


【9】号山体(下图左)正面看去似是海上凸起的一座石柱,仅背部与身后悬崖相连:↓


【9】号山体顶部的晒台上也挤满了“人”:↓


我们最后来到的是【10】号山体(下图左)东南侧的海面,此时另一只冲锋舟正好位于【10】山体右下方,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小小的红点(我们所穿的救生衣为红色):↓


开始返程:↓


回到【1】号山体:↓


【1】号山体西侧崖壁底部与乱石相接处,一些角海鹦(SC: Fratercula corniculata; EN: Horned puffin; JP: 角目鳥)站在乱石上;海鸦们还是比较偏好崖壁:↓


另一处簇绒海鹦聚集的乱石:↓


一只角海鹦自鸣得意地藏在岩石的缝隙里,白花花的屁股坐在一块小碎石上,斜着一只眼睛看着我们,样子好不惬意:↓


回到冲锋舟巡游的起始点后,我们继续向东,朝着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东北岸的浅滩进发:↓


北岸已渐渐不再是高耸入云的悬崖,而是一些平缓的山坡:↓


亦或是低矮的礁石及砾石海滩:↓


一只成年海鸬鹚(SC: Phalacrocorax pelagicus; EN: Pelagic cormorant; JP: 姫鵜)在长方形的岩穴内机警地守护着它的幼鸟们:↓


野花烂漫的山石上,一只比野花还艳丽的角海鹦站在石洞旁观望:↓


更往东的一处礁石。在草缸造景爱好者眼里,这里简直就是一处精致的龟纹石景范例;充满了灵动感的两只白色海鸥堪称点睛之笔:↓


振翅飞翔:↓


八只丑鸭(SC: Histrionicus histrionicus; EN: Harlequin duck; JP: 晨鴨)整整齐齐地排着队在海岸边凫水。丑鸭为雁形目鸭科的一种体型小巧的结实型深色海鸭,眼前有一块大型新月形白斑,眼后亦有小块圆形白斑。因繁殖期雄性丰富多彩的羽毛酷似意大利哑剧中多姿多彩的角色丑角(Harlequin),故得名丑鸭。↓


我们在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东北岸的砾石海滩上登陆:↓


众人沿着一片河滩北行:↓


向小河的上游望去是茫茫的苔原:↓


河滩上盛开的花朵:↓


这里是苔藓、地衣、真菌的王国:↓


而这里的被子植物都长得十分矮小。下图里的紫色花朵似乎是直接从泥土中长出:↓


跟随领队们折转,沿着河谷一侧的山脉朝着东南方向前进:↓


渐渐地又走入了生长着大片北极棉的湿地之中。湿地里四处点缀着明镜般的水泊:↓


走到后来只剩下我和一位来自瑞士的大哥还在坚持。我们一脚深一脚浅地在湿地里艰难前行;我甚至曾一度陷入沼泽之中,一条腿膝盖以下全没入了淤泥,幸好大哥及时相助,可惜包中进水废掉了一只相机电池:↓


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下图右)的东部是一处巨大的泻湖(下图左),两者仅由一处狭窄的沙咀相隔:↓


我们这最后两名团员终于回到海滩上。砾石滩背后大片大片的北极棉,微风拂过之处,白色的花朵随风轻轻摇曳,好似瑞雪纷飞:↓


俄国领队Katya早已等候多时。回到我们的探险船上,今日的探险便告一段落,下午恩德比精神号将继续沿海岸线向东南方向行驶,最终驶出阿纳德尔湾并驶向白令海峡。


GPS记录的7月21日上午在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冲锋舟巡游+徒步的全部路线图,浅蓝色箭头表示行进方向:↓


最后编辑于 2017-01-30 16:45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6

14楼

7、从嫩利格兰到普罗维杰尼亚


2016年7月21日午后


午后,我们的探险船恩德比精神号开始驶出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沿阿纳德尔海湾东侧南行,预计傍晚时分能抵达楚科奇军事重镇普罗维杰尼亚附近的海面。这段航程原本风景如画,有着雄壮的山峦、耸峙的海岬、明镜般的泻湖和低矮而平坦的沙咀,可惜海上一如既往地阴云密布,只能勉强拍摄到一些低画质的图像;尽管如此,作为一名地图控,还是必须在关键的地理位置留下纪念。下图为自北向南拍摄的、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入口的南侧:↓


船头调转向南,我架设于左舷的摄像机自西向东拍摄到了阿琴角(RU:Мыс Аччен;EN:Cape Achchen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2】号标记)(下图右侧):↓


来到阿琴角南部海域,自南向北拍摄到的阿琴角:↓


阿琴角东侧的浅滩上坐落着名为嫩利格兰(RU:Нунлигран;EN:Nunligran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3】号标记)的村落:↓


嫩利格兰东南侧的数座岬角,仅能查到俄文名称,但相应的英文译名无人提及,故亦不在航迹图中标注:↓


继续南行。下图左侧是斯卡利斯基岬角(RU:Мыс Скалистый;EN:Cape Skalistyy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4】号标记)以及葛尔干岬角(RU:Мыс Гальган;EN:Cape Gal’gan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5】号标记),右侧如孤岛般突起的山丘为奥特德尔内岬角(RU:Мыс Отдельный;EN:Cape Otdel’nyy;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6】号标记),两者间有一片狭长的沙咀。沙咀外侧是贝泽弥彦那亚海湾(RU:Бухта Безымянная;EN:Bezymyannaya Bay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7】号标记),而内侧即是广阔而美丽的阿琴湖(RU:Озеро Аччен;EN:Achchen Lake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8】号标记):↓


驶过阿琴湖,我们的探险船离海岸线越来越远,视线中唯有茫茫海雾。等再次见到陆地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斯伦里奇村庄西侧的海域。村庄西侧的岬角如同匍匐于海中的犀牛,而岬角最西端突起于海面的尖利巨石则是犀牛之角:↓


上图中除了最西端的海蚀柱之外,山顶的两个明显的耳状突起亦引人注目。关于它们是自然形成的山石还是人类建筑,我与团友们一直争论不已:如果说是山石,形状又过于规则;如果说是人类建筑,谁会在楚科奇这荒无人烟的、高达数百米的临海山崖上修建如此两座奇形怪状的建筑呢?直到行程结束回到家中之后,一次偶然的互联网搜索才揭开了谜底,原来这是一座名为“Eagle”的无线电站。


近看斯伦里奇村庄(RU:Сиреники;EN:Sireniki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9】号标记):↓


斯伦里奇村是一座尤皮克人(西伯利亚爱斯基摩人)聚居的村庄,迄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楚科奇地区唯一一座自史前至今一直存续的村落,周边留存有不少历史遗迹。村庄名称的由来仍在争议之中,其中一种说法是斯伦里奇意为“号角之山”。村落附近的海域是鲸群迁徙的必经之路,因此自古以来捕鲸便是这座村庄里尤皮克人最重要的经济来源之一。自上世纪60年代起,因前苏联当局试图让游牧的楚科奇人定居下来,亦有不少楚科奇人从附近的河谷迁居于此。


远观山谷之中的斯伦里奇村:↓


从更南处的海面远观斯伦里奇村及其附近的山峦,似乎是大海中的孤岛,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斯伦里奇村东侧其实是伊姆图克泻湖,泻湖与海只由一条低矮的沙咀相隔,故而看起来斯伦里奇村附近的山峦像是岛屿一般:↓


下图中部的沙咀背后即是伊姆图克泻湖(RU:Лагуна Имтук;EN:Imtuk Lagoon;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10】号标记),泻湖西侧(下图左)是乌利亚克朋岬角(RU:Мыс Уляхпен;EN:Cape Ulyakhpen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11】号标记),东侧(下图右)则是伊姆图克岬角(RU:Мыс Имтук;EN:Cape Imtuk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12】号标记):↓


伊姆图克泻湖附近,无数海鸟排成人字形的队伍紧帖海面飞过,场面蔚为壮观:↓


伊姆图克岬角:↓


最近的这一队飞鸟通体黑色,双翅上的白斑暴露了它们的身份 - 海鸠:↓


一只落单的鸽海鸠(SC: Cepphus columba; EN: Pigeon guillemot; JP: 海鳩),双翅的白斑上有标志性的黑色条纹:↓


远山、薄雾、岸冰、群鸟:↓


继续向东南方向行进,自西向东看去,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斯托勒提亚岬角(RU:Мыс Столетия;EN:Cape Stoletiya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13】号标记)以及更远处的别克列米谢娃山脉(RU:Гора Беклемишева;EN:Mt Beklemisheva ;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14】号标记),山脉最南端的岬角名为雷萨亚古洛娃岬角(RU:Мыс Лысая Голова;EN:Cape Lysaya Golova;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15】号标记)。两座岬角之间的广阔海域即是普罗维杰尼亚湾(RU:Бухта Провидения;EN:Provideniya Bay;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16】号标记)的入口,而普罗维杰尼亚(RU:Провидения;EN:Provideniya;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17】号标记)即在海湾的深处:↓


来到雷萨亚古洛娃岬角(下图正中)正南方的海域。向西北方向可以看到的斯托勒提亚岬角(图左)以及普罗维杰尼亚湾入口;而雷萨亚古洛娃岬角右侧的低矮处即伊斯提格特湖(RU:Озеро Ыстигэт;EN:Lake Ystiget或Lake Istikhed;参见后文7月21日航迹图【18】号标记),与海水亦仅以沙咀相隔:↓


云雾中的雷萨亚古洛娃岬角:↓


下图最西端(左)即雷萨亚古洛娃岬角,而最东端(右)的楚科奇岬角被浓浓的海雾所遮掩:↓


驶过楚科奇岬角,我们便告别了阿纳德尔海湾,进入白令海峡以南的区域。不知道前方等待着我们的,又将是怎样的风景?


最后编辑于 2017-02-01 10:55

举报 回复

shiningshell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1-25 20:27

15楼

7月21日航迹图


7月21日航迹图数字标记释义:

1、普列奥布拉杰尼亚湾(RU:Бухта Преображения;EN:Preobrazheniya Bay)

2、阿琴角(RU:Мыс Аччен;EN:Cape Achchen)

3、嫩利格兰(RU:Нунлигран;EN:Nunligran )

4、斯卡利斯基岬角(RU:Мыс Скалистый;EN:Cape Skalistyy )

5、葛尔干岬角(RU:Мыс Гальган;EN:Cape Gal’gan )

6、奥特德尔内岬角(RU:Мыс Отдельный;EN:Cape Otdel’nyy)

7、贝泽弥彦那亚湾(RU:Бухта Безымянная;EN:Bezymyannaya Bay)

8、阿琴湖(RU:Озеро Аччен;EN:Achchen Lake )

9、斯伦里奇村庄(RU:Сиреники;EN:Sireniki)

10、伊姆图克泻湖(RU:Лагуна Имтук;EN:Imtuk Lagoon)

11、乌利亚克朋岬角(RU:Мыс Уляхпен;EN:Cape Ulyakhpen)

12、伊姆图克岬角(RU:Мыс Имтук;EN:Cape Imtuk)

13、斯托勒提亚岬角(RU:Мыс Столетия;EN:Cape Stoletiya)

14、别克列米谢娃山脉(RU:Гора Беклемишева;EN:Mt Beklemisheva)

15、雷萨亚古洛娃岬角(RU:Мыс Лысая Голова;EN:Cape Lysaya Golova)

16、普罗维杰尼亚湾(RU:Бухта Провидения;EN:Provideniya Bay)

17、普罗维杰尼亚(RU:Провидения;EN:Provideniya)

18、伊斯提格特湖(RU:Озеро Ыстигэт;EN:Lake Ystiget或Lake Istikhed)

最后编辑于 2017-01-30 16:40

举报 回复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