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论坛

与一个陌生女孩的梅加拉亚之旅

旅游攻略论坛: 印度/孟加拉 旅行摄影

与一个陌生女孩的梅加拉亚之旅

冯大伟Finn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2017-02-23 709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2-23 11:24

1楼

来不及解释,快上车

这是一个印度老司机和另一个印度老司机结伴旅行的故事。你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部分思想不纯的同学以为某位老司机马上开始发车了,然后大骂楼主是标题党。作为一个穷游的老用户,怎么忍心污染穷游这边属于旅行者的宁静港湾呢。其实,这是一个关于旅行,关于成长,关于思考,当然了,肯定少不了干货的帖子。有爱情,但肯定不色情。(可自行脑补)。


就像电影《begin again》里,丹对对格蕾塔说的"你必须经历过很多珍贵的东西,才能得到这些回忆,我们不得不说,随着我们变老,在这些回忆对我来说, 对我越来越珍贵,这个时刻就是一颗珍珠,所有这一切都将成为一颗珍珠"。


当我们谈论旅行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旅行的意义又是什么?不同的人生经历让每个人心中都有了自己的答案。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一次美次好的旅程就是我们回忆中的珍珠,当我们年华不再,步路蹒跚的时候,再次打开穷游网站orAPP(希望穷游能坚持到老),看着当年的逗比却又有趣的旅程,回忆起那些不知飘散在世界各地的朋友,也许你会会心一笑,也许会悲伤逆流成河。


其实那些真正让你感动的地方,往往不是人山人海,熙熙攘攘的风景名胜区,反而是那些美丽宁静的村庄和纯真朴实的人民,才足以让我们感受到:这个假的有些让人厌倦的世界里,还保留着一些最初的质朴,纯净和美好,就算身在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现代生活中,也可以在某个地方找回曾经的自己。


梅加拉亚的树根桥


乞拉朋齐草原上的卡西人



老司机何许人也?这里有直达电梯

带着Gopro的逗比 从拉萨到尼泊尔到印度104天菜鸟之旅

去拍照吧,东南亚我选择缅甸

图虫的一些照片

微博

微信:278836593


从最开始的热爱摄影,到兼职用摄影赚钱,到现在职业摄影,追忆似水年华,庆幸自己的选择,在梦想开始的地方,面对人生的未知和迷茫,也曾彷徨,当自己踏上第一次出国旅行的路途时,豪言要为自己谱写一曲最优美的青春插曲,于是有了104天的穷游旅程。没想到仅仅两年之后,又回到了这片让人又爱又恨的土地。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是的,当我再次回到印度的时候,好像什么都一样,但是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此时的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初出茅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穷游菜鸟,对于这个穷游的高级班心生畏惧。在经历各种脏乱差,腹泻,迷路,被坑,火车晚点等等经历后,我已经成了一个对印度的各种神奇见怪不怪的老司机。



最后编辑于 2017-02-25 11:15

举报 回复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2-23 15:31

2楼

缘起

结束四十天的印度行程,刚回到重庆的我,因为一碗放满辣椒油的小面,而拉了三天肚子,不禁让我感叹,原来我的肠胃已经适应了印度的环境,反倒是对于家乡的食物无所适从。好汉顶不住三泡稀,当我在拉肚子的第二天已经奄奄一息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多月不见的超哥,超哥是我们工作室的老板,也是好哥们:“你这次不是和一个女生一起去的吗,一定发生了什么。”然后配上一脸意味深长的淫笑。经过我五分钟的解释之后,超哥带着无比失望的表情悻悻而去,仿佛在说“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有个笑话:情侣外出旅行住了一个只有一张床的房间房间,女生在床上画了一条线说到“今天晚上你要是过了这条线,你就是禽兽”,一晚上相安无事,第二天醒来女生给了男生一个巴掌说到“你连禽兽都不如”。俨然,我就是那个连禽兽都不如的人。

两年前,我离开印度之前,在加尔各答做着义工等候着回国日期的到来,一个星期的时间平静而悠闲。也是在这里,我认识了环球旅行的台湾哥们陈冠廷,此后结伴而行,他的旅行书也即将在今年出版。当有一天和好友韦庆在hotel Maria闲聊的时候,走进来一位个子不高瘦瘦的女生,说着不是特别标准的普通话,打听之下是来寻找旅馆的,我这个已经在印度呆了两个多月的老司机,当仁不让带着她在hotel galaxy找到了住处,第二天又带着一起去老人之家做义工,下午一起去了唐人街,加了微信后我就回国了,此后她也展开了三个多月的印度之行。

有的人说,哎呀你这个老司机肯定是看妹子漂亮起了色心,其实真的很怀念第一次来印度时做义工的时光,让我觉得每个来到加尔各答做义工的人都是非常单纯很真诚的,我们互相帮助,在Maria天南海北的聊天,感觉你和世界融为了一体。当然,妹子确实漂亮。


回国之后并无联系。如果没有这次旅行,我和王同学的相遇也可能是我们彼此路上的千百次萍水相逢中的一次而已,匆匆而过,不留痕迹。

就像各位在旅行中也加了很多人,但是有人就像秋天的落叶,随流水而去,再无联系,有的人可能会朋友圈点个赞寒暄两句,极少有人能在旅行之后成为了你们真正的好友,而那些能和你们一起旅行过还能成为好友的人,一定要珍惜,这样的人,这样的机会真的很少。


缅甸回来之后,每年都会出去旅行一次的我也在思考下一次到底去哪里太过于大众的地方似乎已经对我失去了吸引力。直到我看了钟适芳导演的 《边界移动两百年》这部讲述印度华人的纪录片,才惊异于原来还有这样的一个鲜为人知的群体在印度生活着,就在我曾经呆过很久的加尔各答,曾经去过的唐人街。印度东北地区则一直少有中国游客问津,当我在百度上寻找梅加拉亚的讯息时,在为数不多新闻里看到了一位德国女摄影师拍摄梅加拉亚的卡西族的照片,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甚至还有想去那加兰的想法,但是后来了解到因为作为敏感地区,中国人没有许可证并不能去到这些地方,只有作罢。而在我所有的朋友圈中,只有她是去过印度东北地区,甚至还认识很多华人,本来只是想咨询些讯息,当她得知我的旅行计划后,说要不然就结个伴吧,但是你要教我摄影,于是我欣然同意,于是从2016八月流火的那个夏天开始,我就开始期待着这次旅程。

最后编辑于 2017-03-02 11:48

举报 回复

哼着我们爱调调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2-23 15:46

3楼

更新吗楼主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2-23 15:50

4楼

回复 3楼 @哼着我们爱调调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更新吗楼主

查看全部引用

慢慢更新中呢~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2-23 20:39

5楼

行程

重庆——昆明(转机)——加尔各答——古瓦哈提——西隆——乞拉朋齐——Nongriat村(双层树根桥)——乞拉朋齐——Mawlynnong(亚洲最干净的村庄)——Dawki(印度孟加拉边境)——西隆——古瓦哈提——加尔各答

喜马拉雅山脉的积雪融水沿着雅鲁藏布江奔流而下,流入印度境内便成了布拉马普特拉河,滋润着阿萨姆广阔的农田。在富饶的阿萨姆山谷以南,广袤的孟加拉平原以北,这片寒冷潮湿的高地被称为“云的居所”——梅加拉亚。


这片被称之为东方苏格兰的地方,有着和印度完全不一样的风情。清新的空气,明媚的阳光,干净整洁的房屋,淳朴羞涩的人民,颠覆着你对印度的印象。


梅加拉亚邦东西约三百公里,南北约一百公里,总面积22429平方公里,2011年人口约296万人,首府西隆2011年人口约14万人。主要民族为贾因提亚人(Jaintia)加罗人(Garo)以及卡西人(Khasi),分别居住在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主要语言分别使用加罗语(属于汉藏语系下藏缅语族的萨尔语群)和卡西语(属于南亚语系)这两种语言。主要宗教为基督教,少数人信仰印度教、原始宗教或伊斯兰教。梅加拉亚邦是印度三个以基督教为主的邦之一。


这里是喜马拉雅山脉南坡最后的延伸,在高原的边缘,地势陡然下降,东端与缅甸西部南北向的阿拉干山和那加山相接,形成了一个宽广的向南敞开的漏斗状谷地,来自印度洋的暖湿西南季风从恒河三角洲一路进入孟加拉国的低地平原,在向北前行300-400千米后,突然受到卡西山地的阻挡,在山地的迎风坡乞拉朋齐形成巨量的降雨,一年有300天都在下雨,降水期主要集中在6-9月份,因此,这里也被称之为世界的雨极。你可能听说过南极北极,第三极,其实在小学的课本里我们也成听说过这个雨极。

最后编辑于 2017-03-02 11:47

举报 回复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2-23 21:34

6楼

重逢

每天你都有机会和很多人擦身而过,而你或者对他们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是知己。

——《重庆森林》


现在是12月27日下午3点08分,

我还坐在长水机场的开封菜门口,

突然有种很紧张的感觉,

也许她即将从电梯里出现,

已经喝到了第二杯拿铁,

我猜她为什么还没出现,

你知不道天快要下雨,

也许再过五分之一秒,

我,就会看见你。


现在是2016年12月27日,下午3点30分,离飞往加尔各答的飞机起飞还有8个小时20分钟,在分别667天之后,她戴着一顶黑色的大帽子推着行李出现在了视线中,再次相见,感觉很陌生,但又熟悉,我不知所措,想帮她拿行李,但才发现有推车,无奈又把行李放下,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下面隆重介绍一下这次旅行的翻译,向导,导购,国际买手,化妆师,摄影助理,海南一枝花,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立志成为一名摄影师的王同学。


关于摄影:

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爱过的人。——Ansel Adams


当我们谈论摄影时,其实是在谈论你自己,这并不关乎于器材,配件,技巧,经验,而是在于你内心的想法。

有人肯定会说了:楼主你真不要脸,明明拿着一堆好器材,却说相机不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然后磨刀霍霍准备人肉楼主,准备打劫一番。

当然,器材不是好照片的充要条件,这里我还是要说一下我的器材和王同学的器材,给大家一些参考和建议。


我的相机和镜头:佳能5D3,16 35 F2.8超广角镜头,适马50 ART标准镜头,70 200F2.8 IS长焦镜头。外加夜景的三脚架和拍摄人物的闪光灯。

王同学的相机和镜头:索尼大法A7II,35 1.4和85 1.4。


如果你只是一个身娇体弱的小美眉,或者是一个身轻如燕的小受,我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不要选择我这套“户外旅行作死摄影套装”。作为一个已经在健身摸爬滚打一年的高级菜鸟,才能驾驭好这堆东西,不然你肯定有随时想把相机扔掉的冲动,特别是当你徒步爬上那2000多级台阶的时候。

如果你执意要携带这么的摄影器材,那恭喜你,你一定是有着崇高摄影梦想的人(我并没有说是我自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我想,不会过期的就是梦想吧。



而无反相机则兼顾了画质与重量,35MM镜头可以拍摄广泛的人文题材,85MM是非常经典的人像镜头,实在是居家旅行,泡妹装逼必备佳品。



最后编辑于 2017-02-24 12:06

举报 回复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2-24 11:12

7楼

启程

农业社会几百年才有的少许更迭,工业社会的进步却是突飞猛进,我得赶在都市的触须探达之前,探访有缘的乡亲们——《人与土地》阮义忠


昨天翻看朋友圈,不出意料的又看到了有哥们在吐槽加尔各答这个嘈杂而脏乱的城市,一如很多人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印度这个贫穷而落后的国家。但实际上是印度的并不是贫穷,而是贫富差距非常大,也不落后,如软件、制药、电影之类的技术已经是世界前列。

作为摄影师的我喜欢印度是因为,他完整的保留着属于他自己的传统文化,喜欢在这里自由自在的感觉。这些年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快,我们不再贫穷与保守,但是人们也变得非常浮躁,大家摒弃了传统的文化,觉得那是落后与愚昧的象征,当然其中也有我,但是我希望能在这飞快变化的社会大潮中,找到那一个小小的港湾。我的旅行可能也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逃避吧,在旅行中我会换掉原来的号码,不再与原来的朋友联系,没有网络的时候,不刷朋友圈的感觉也是挺好的,拿着一本kindle,坐在树荫下,恒河边,阳台上,餐馆里,享受难得的平静时光。


东方航空的空客A320经过两个小时20分钟的飞行,缓缓的落在了内塔吉·苏巴斯·钱德拉·鲍斯国际长。每次我都记不住这个机场的全名,实际上内塔吉·苏巴斯·钱德拉·鲍斯

是一位印度的革命领袖,在加尔各答的街头随处可见他的头像,一如古巴的切格瓦拉。飞机降落的一刹那,仿佛周遭的空气中已经弥漫着咖喱和香薰的味道,看着身旁徐徐走过的印度面孔,反而有了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航班到达已是凌晨12点,取完行李,办理入境手续颇费些时间,因为王同学办理的是一个月的印度电子签,只有一个窗口办理的情况下真实缓慢到了极点,这也提醒着你“你已经到了印度,这就是印度时间”。预付费TAXI依然是两年前的300卢比,王同学说之前来可是320,两年过去,居然便宜了,仿佛印度与中国是在不同的时空,而刚才的航班已然穿越了平行宇宙。


还是那古董一般的黄色出租车,司机还是那么年迈但矍铄,车标上的“HM”并不是指的那个瑞典服装品牌。深夜的加尔各答显得格外沉寂,高速路上偶有汽车擦肩而过,街边依然是堆放着各种垃圾,有的工人已经开始准备搬运明天的货物。半个多小时过后,出租车驶入窄小的萨德街,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承载了太多我关于印度的回忆。


因为已经提前预定了galaxy的房间,凌晨三点的时候,我扣响了旅馆的门铃,巷子没变,气味没变,大门没变,服务员没变,甚至连wifi密码也没变。(hotelgalaxy.kol@gmail.com是旅馆的邮箱,可以提前预定,不需要支付定金,旅馆是整个萨德街性价比最高的旅馆,干净,且不贵。)



最后编辑于 2017-02-24 21:19

举报 回复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2-24 13:58

8楼

加尔各答的昼与夜

拍照乃捕捉事物之影,事实乃本真之形,摄影和事实的关系正是“如影随形”,影是空,行是有,真空之中得秒有。 ——《人与土地》阮义忠


一月份的加尔各答清晨显得略有一些清冷,当太阳缓缓升起照耀在身上又却又不免燥热,一件T恤再披上王同学的黑色围巾,居然有了些混搭风。第二天一大早就轻车熟路的去到萨德街边上小巷里买早餐, 小孩依然那么用力的招呼着你,仿佛他整个一生都这么用力,让你觉得不论你买谁家的早晨对另一家都是一种亏欠。打包起吐司面包和原汁原味的印度奶茶回到旅馆,刚刚还在睡觉王同学已经被我的开门声所吵醒,喝下奶茶,开启旅程。


900卢比一晚的galaxy显然不是我们的穷游风格,第二天就换到了500卢比一晚的Maria。Maria是我的福地,老板见到分外的惊喜,他还记得我,当他思考了0.5秒之后崩出一句Korea的时候,我们都开心的笑了,然后我补上了一句Chinese,他才恍然大悟。

Maria的老板记得我,旅馆里的那只猫记得我,旅馆外面的炒面大叔记得我,街边卖sim卡的穆斯林老板记得我,每年都来做义工的韩国大叔记得我,让我觉得好像回到了故乡,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切都没有变化,我仿佛又来到了一切的起点。


在这里,我认识了韦庆,陈冠廷,冯晓槿,虎妞, 王佳佳,于凯,有的携手而行,有的各奔东西,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一段故事。


也是在这里,韦庆在街上看到了拉着个箱子还穿着高跟鞋的王同学,他都想笑。(这是他原话),讲道理,这完全不像来印度穷游的嘛。于是带着她找旅馆,去垂死之家,去唐人街


这次,我遇见了小雪,和她的男朋友金璨奎(韩国人)。

小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妞,谈吐之间透露的是豪爽大气,行动之间展现的是耿直仗义。32岁的她和欧巴相识相恋于义工生活,并共同在加尔各答生活。如今他们在motherhouse边上的小区里租了一个三室房子做旅馆,在印度的最后一段时间我也在那里住过几天,各位在加尔各答找地方住的话可以联系他们。


沈从文说;“我们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因为在motherhouse相识的情侣太多,甚至让我一度怀疑大家不是来做义工,而是来相亲的。

作为一名刚满27岁不久的天秤座大龄单身男青年,其实也想遇到自己的另一半。小雪是幸运的。像他明天就回来那样期待,像他永远也不会来那样生活,在32岁那年,从未谈过恋爱的她,终于遇到一个温柔体贴,厨艺了得,同甘共苦的韩国欧巴,虽然不是所有的翠翠都能等到她的傩送,但是只要你来做义工,就一定有机会!(这并不是在打广告)


说到与小雪的相识,不得不提到那位阿尔茨海默症早期患者的王同学。

如果你是一个直男,当你打开一个女生的旅行包一定会惊异于琳琅满目的化妆品,五颜六色的服装,品类丰富的零食,此外你还能在王同学的包里发现一个电煮锅,一罐头花生辣椒酱,两个旅行折叠碗,几包日本拉面,几袋浓缩味增汤和沙拉酱。而我也一反常态的带了两包哥们送的正宗哈尔滨红肠,两包正宗的重庆红油火锅底料,6包涪陵榨菜。当我们买了鸡蛋和蔬菜准备煮面的时候,电煮锅的底座居然遗忘在她家的灶台上,这感觉好比上厕所的时候发现没带纸,为时已晚,而没心没肺的我居然差点笑岔气。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同。我想说不幸总是相似的,因为当我们在Maria的大厅遇到小雪的时候,她们居然是因为带了锅的底座而没带锅,我想他们出门一定是带了假脑子,不过英雄惜英雄,就此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和Maria的老板

每年都会来做义工的韩国大叔,是一名有名的作家

萨德街的SIM卡小店老板,送他的中国结很是高兴


小雪和她的韩国欧巴



以上图片均为iPhone SE拍摄于加尔各答


最后编辑于 2017-02-25 11:16

举报 回复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2-25 10:32

9楼

回到加尔各答居然产生了多个第一次,第一次去做弥撒,第一次去垂死之家做义工,第一次去换旧卢比,第一次去去儿童之家的圣诞戏剧表演,第一次电影院看电影。


不是基督徒的我虽然去老人之家做过半个月的义工,但是从来没有参加过一次弥撒,弥撒总是在早上六点举行,这次我破天荒的和王同学早上去参加motherhouse弥撒,在弥撒结束的时候,天真的我居然跟着队伍去吃了圣饼,然后被西班牙哥们和sister教育了一番,难道我就那么不像基督徒么?赶紧祈祷:愿主原谅我年少的无知,不要降罪于我。王同学此后一直不忘拿这事揶揄我:你吃了圣饼,可是基督徒了呢!


因为这次只会做一天义工,所以和王同学去了垂死之家。如果说老人之家是百分之80都能走动的老人的话,那么垂死之家则是倒过来的。不建议泪点太低的同学来这里做义工,不然纸巾不够用。社工专业出生的龙颢同学说过,我们一直以为是他们需要帮助,但是真的需要帮助的是我们,我们通过给予别人爱心,来实现到对自己的救赎。去年10月因为打篮球让我脚踝剧烈扭伤,肿的像个猪蹄,只剩下一只脚能走路,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受伤如此严重,当了一个多月的残疾人,那种深深的无助感和剧烈的疼痛让人刻骨铭心。看着他们,不禁会想到有一天我们的父母也会老去,也会像他们一样躺在病床上呻吟。


虽然我们已经错过了最盛大的圣诞节活动,但是得知下午还有儿童之家的表演,但是不识路的我们居然走错了路,不过最后有惊无险,赶在表演开始之前找到了儿童之家。现场布置简单而精致,架子鼓,电子琴,音响,麦克风一应俱全。孩子们有如精灵一般在舞台上穿梭,虽然他们有的行动不便,但有轮椅相伴,虽然口齿不清,但不能阻止他们引吭高歌,舞台上的他们,是那么欢快,那么自信,在这一刻他们完美无瑕。但我久违的眼泪却如溃堤的洪水,早已止不住。感到忧伤,因为谁不渴望自己是一名健全的孩子呢,为他们感到开心,有儿童之家给予他们庇护,让他们可以在这里快乐的成长。舞台上推着轮椅的志愿者,眼睛里也闪着晶莹的泪花。


宇宙是一个大的生命,江流入海,落叶归根,我们是宇宙中的一息,我们是大生命中的一分子。不是每一道江流都能流入大海,不是每一粒种子都能成熟发芽,生命中不是永远快乐,也不是永远痛苦,快乐与痛苦总是相辅相成的,在快乐中,我们要感谢生命,在痛苦中,我们也要感谢生命,因为快乐、兴奋、痛苦又何尝不是美丽呢?


来到印度之前对废钞的事早有耳闻,出行之前多方打听,不过还对钱这事惴惴不安,到了之后基本已经恢复正常,但是2000卢比因为面额太大,常常付款的时候说没有零钱找很是尴尬。此时已经是换旧卢比的最后两天了,再12月30日之前,印度人每天每人只能换2000卢比,以后换卢比必须要支付一定手续费,我和王同学一共需要换6000旧卢比,还好外国游客每天可以每人换4000卢比,然后手指头上要用笔涂上蓝色的标记,标记第二天就会变成黑色,且洗不掉,我指头上的标记至今都还没掉,朋友看到我还以为手指受伤了,默默流泪。第一次去到BBD中央储备银行的时候,被告知这里只在10点到下午2点办公,当我咨询工作人员的时候,印度人居然用咖喱味的英语对我说:“Please speak English”,当时差点吐血,一旁的王同学笑开了花,此后又成了她吐槽我的梗。第二次按时来到中央储备银行还钱,领了表,排了很久的队,终于顺利换到,真是坎坷,印度人的办事效率可见一斑。


垂死之家


儿童之家的圣诞节表演


在中央储备银行换旧卢比



最后编辑于 2017-03-02 11:49

举报 回复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3-02 12:50

10楼

印度以东,西藏以南

印度仍坚持对阿克赛钦的要求,同样的,中国的地图也继续置麦克马洪线于不顾,而依然坚持把东段同印度的边界标成是沿着布拉马普特河谷的边沿。

——维尔·马克斯韦尔《印度对华战争》


整个麦克马洪线以南的东北七邦因为处于中印缅边境都是属于敏感地区,目前只对中国游客开放阿萨姆邦和梅加拉亚邦,其他各邦(包括锡金邦)则需要到新德里内政部申请许可证。1962年印度对华战争之前,中印关系非常友好,中印之间可以通过这里的口岸互通贸易,边民可相互往来,至今仍然有一些华人居住在这里。周恩来总理与尼赫鲁关系亲密,初次访印受到数十万人的夹道欢迎,但是在蜜月期之后,领土争端的升级加上印度的不愿调解的姿态,在藏南地区和阿克赛钦地区发生了战争,最后印度惨败。


早上四点半闹钟响起,起床,打包,出门,王同学今天终于没有来得及时间化妆,因为要乘坐早上7点35分的飞机飞往阿萨姆邦的古瓦哈提,这个印度东北邦的前哨站。印度捷特航空的ATR72是我第一次乘坐的螺旋桨飞机,ATR为被称为“事故多发”飞机,仅在台湾复兴航空公司,截止2014年7月就已经发生了8次程度不同的航空事故,这款1988首飞的法国双螺旋桨飞机让王同学十分不安,万一掉下来咋办,于是她换了一家航空公司,坐上了让她安心的空客A320。对我来说,200多机票价格我已经很满意了,所以我们乘坐了不同的航班飞向了古瓦哈提。


倒霉的王同学安检过程中背包被反复检查,所有东西都被倒出来看了一次,不过还好赶上了登机。只有72个座位的ATR72上有两个空姐,长像东南亚人,肤色偏黑一些,机餐是一个不大的鸡肉汉堡,而王同学因为在在飞机上睡着了,而没有吃到早饭。一个半小时的航程很快就过去了,当飞机缓缓从平流层下降的时候,视野里是大片的农田和农舍,高高的摈榔树和椰子树。布拉马普特拉河奔流的河水和印度洋的暖流带来的降雨,让阿萨姆成为了印度的粮仓。


古瓦哈提到西隆有班车,但是要等到11点才有,于是比我提前到达机场的王同学已经约好了一个也要去西隆的大姐,一起拼车去西隆,价格是每人500卢比


古瓦哈提到西隆的直线距离并不长,一百多公里的距离要开2个半小时。一路上有着无数弯道的公路,让人怀疑这一定是印度的秋名山,一定曾经有无数开着印度司机在这里漂移,铃木TAXI仿佛是AE86附体,道路上的无数小汽车让你觉得一定有像藤原拓海的一样人隐藏在其中。路旁的植被茂盛,独栋小楼,椰子树,摈榔树,让你恍然有种回到尼泊尔的错觉。在这剧烈的转弯刺激之下,没有吃早饭的王同学坐不住了。


晕车——是汽车、轮船或飞机运动时所产生的颠簸、摇摆或旋转等任何形式的加速运动,刺激人体的前庭神经而发生的疾病。患者初时感觉上腹不适,继有恶心、面色苍白、出冷汗,旋即有眩晕、精神抑郁、唾液分泌增多和呕吐。

友情提示,坐车一定要吃早饭。很惭愧的是本来在机场买王同学留的面包,因为没等到她于是自己吃掉了,所以我早饭吃了3个面包,捂脸,请原谅一个90KG重的大块头的食量。


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旅行,不管何时都是一件心潮澎湃的事。尽管晕了车,但是当发动机的轰鸣和和手机里的音乐,恰当比例的混合在一起,车窗外温煦的阳光也知趣的赶来点缀,望着车窗外湛蓝的天空,这一切好似一杯精心调制的鸡尾酒。此时想轻声哼唱起许巍的一首《蓝莲花》,驶向那未知的前方。听不懂中文歌的司机心里一定在想:这两个中国深井冰。


走下汽车,就感受到了西隆的清冷,但是温柔的阳光抚摸着你肌肤,清新的空气沁入你的每一个毛孔。初识西隆,这是一个坐落在山坡上的城市,你站在哪里,好像都看不清这个城市的全貌,仿佛都是无穷无尽的山坡和数不清的房子,置身其中,真是很难辨别方向,有点像大吉岭,但是比大吉岭更大。并不宽阔的坡路让车辆行驶非常缓慢,一言不合就是堵车。这里没有公交车,合乘的铃木TAXI是常规的交通工具,一个人20卢比价格公道,但是一个车常常要挤进来5-6个乘客。


住宿是很的旅客来到这里比较头疼的问题,高达27%的赋税让这里的旅馆价格普遍偏高,一般的旅馆的价格普遍在1000卢比以上,廉价旅馆并不接受外国人。已经是第二次来西隆的王同学轻松的找到了上次来的时候住的旅馆——bule pine,距离市中心的police bazaar很近,一晚1200卢比在这里算比较便宜的了。房间没有热水淋浴,需要热水会有人用桶提给你。前台小妹很可爱,自从我用印地语对她说了句:“sun da”(漂亮)之后,每次看到我们都特别开心。


在旅途中从一个从喀拉拉邦来旅行印度哥们那里得知了另外一个住宿的地方——sri

aurobindo institute of indian culture shillong。这家位于bivar road,靠近YWCA的旅馆实际上是一家文化交流中心,中国话就是搞培训的,多人间一晚上200卢比,男女分开,偌大的房间里,上下铺的多人间,感觉长期没有人住,反正我们在那里住了3天就我们两个人,热水器非常给力。


梅加拉亚的人不但长得跟中国人很像,连饮食也颇为相似。吃猪肉的卡西人,让你再也不用痛恨穆斯林和印度教的食物,在花样百出的鸡肉料理之外,终于找到了一些写着pork的菜品,而且这里的猪肉特别可口,连肥肉都有着浓郁的香味,可不是国内的猪肉可以比的。在police bazaar附近一个小巷里,有一间开了几十年Hongkong Restaurant,来到这里,一定要点上一份120卢比的Wonton(混沌),真是非常原汁原味,用山菇配合猪肉的炒饭,让你仿佛回到了中国。食色性也,大快朵颐之后,已经忘却旅途的疲惫,只想说一句“丢雷”。


超大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住,晚上真是有点怕怕

最后编辑于 2017-03-02 15:39

举报 回复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3-02 14:36

11楼

想象共同体

人类自从开始懂得语言之后,我们就开始虚构东西,我们虚构了部落,社会,国家,然后我们又为我们虚构东西去战争,去杀戮。

——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


其实印度这个国家是英国人发明的,的确,印度是个古老的文明,但是是不是个古国,就很难说,因为印度的文明区域范围,北边包括巴基斯坦,还包括孟加拉,这些地方都是印度文明圈的一部分,这个文明圈几千年来出现过无数的国家,这些国家有时大有时小,现在的印度印度也是大英帝国时期给他划分的一个疆域范围,才有了这么一个国土的疆界,那住在这片疆域上的有人为自己是什么人呢?



民族也是我们人类想象出来一种政治共同体,民族是我们想象力想象出来的东西,这个东西回过头来又限制住了我们的想象力,乃至今天我们无法想象民族国家出现之前那些忽然间统治了好几个不同民族的帝国,那些王朝怎么可能存在。


当我们问到卡西人“你们觉得你们是印度人吗”的时候,他们很坚决的说自己是卡西人,走访在西隆的华裔的时候,他们依然坚持说自己是华人。十个世纪之前,柬埔寨的高棉人来到这里定居,建立起自己的王国,十三世纪初,缅甸的傣族来到阿萨姆,建立阿洪王朝。在长达600多年的统治之后,最终被英国人打败。一直到1972年,西隆都是阿萨姆的首府,直到梅加拉亚从阿萨姆邦中分离出来。1962的印度对华战争也是发生在阿萨姆以北的阿鲁恰尔邦(中国藏南地区),很多西隆华人因间谍罪被秘密逮捕,关到拉贾斯坦的监狱。但是骄傲的梅加拉亚人拒绝印度将铁路修到西隆,选举自己的省长,在police bazaar策划恐怖袭击,时不时的大罢工,这一切都表达着对印度政府的不满。


自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民族主义席卷全球之后,每个民族都希望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印度东北也是如此,一直处于动荡不安中,印缅边境的那加族曾经多此发生过叛乱,阿萨姆也多次发生恐怖袭击。不禁让人联想到新疆,XI藏,当问到老外:“你们觉得“XI藏是中国的么”,很多人都人的回答是XI藏是独立的。他们都是有着不同的面孔,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字,不同历史,又如何让他们加入这个想象的共同体中呢?

最后编辑于 2017-03-02 15:30

举报 回复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3-02 18:02

12楼

西隆更适合作为一个中转站,从这里到乞拉朋齐坐sumo(合乘吉普)是最便宜的,不到一百卢比的价格,LP写着在MTC长途汽车站,但是现在已经改地方了,所以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应该是在西边的一个汽车站。在police bazaar有很多出租车可以包车去去,价格在1000到1200卢比。


从西隆出发,沿着公路一路驱车往南,窗外风景逐渐由山地变得平缓,一片开阔的草原映入眼帘,这时候你已经来到了卡西人聚集的乞拉朋齐。在海拔1300米的乞拉朋齐坐落在卡西山地之上,一望无际的是枯黄的野草和嶙峋的石头,难怪印度人将其称之为东方苏格兰。而当雨季来临之时,滂沱的大雨又会将这里变成绿色的海洋。

这里是喜马拉雅山脉南坡最后的延伸,在高原的边缘,地势陡然下降,东端与缅甸西部南北向的阿拉干山和那加山相接,形成了一个宽广的向南敞开的漏斗状谷地,来自印度洋的暖湿西南季风从恒河三角洲一路进入孟加拉国的低地平原,在向北前行300-400千米后,突然受到卡西山地的阻挡,在山地的迎风坡乞拉朋齐形成巨量的降雨,一年有300天都在下雨,因此,这里也被称之为世界的雨极。


租车司机把我带到了公路旁的一个旅馆——“by the way”,旅馆很小,老板很酷,黑黑的,梳着脏辫,弹着吉他,虽然只有5个房间,厕所在室外,双人间一晚上500卢比,却很温馨。


旅馆边上的茶店是吃早餐的好地方,一人份的本地早餐只要40-50卢比。seven step是我们最中意的餐厅,老板娘美丽热情,看到我们天天来还要跟美丽的王同学合影,猪肉momo每次必点,其他猪肉做的菜也基本被我点了一遍,每次都吃的精光。


一月夜晚还是让人感觉到不少凉意,旅馆的被子不够厚,建议带厚一点的睡袋,只带了薄睡袋了我和王同学,第一晚都被冷到了,王同学感动得鼻涕直流。


走到室外,明亮的月光洒满了整个枯黄的大地,天空零碎的点缀着几颗星星,当风停止了脚步,四周一片寂静,鼻翼中呼出的空气在夜色中变成白雾,马路上偶有披着披肩的卡西人缓缓而行,那一刻觉得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地方。


非常喜欢这样宁静的小镇,当白天初升的太阳点亮天空,穿过细腻的云层,轻轻的抚摸着你的肌肤,让你感到温柔而舒适,驱走夜晚的寒意,让你只想安静的躺着,接受自然洗礼。在城市里,似乎只有两件事情可做:维护次序和反抗秩序,很难衍生出什么别的层次的作为。当你逃离城市,来到这里,没有任何秩序,你感到了自由,平静和安宁。




乞拉朋齐的小镇上,干净而美丽


已经被剥皮晾晒的飞鼠

平原上突然出现的巨大十字架,宣告着上帝庇护着这片美丽的地方。而背后就是卡西人的墓地。卡西人用石头在草原上垒起来的墓碑,已有着数百年的历史。在这荒草与浓郁的基督教墓地之间,你仿佛已经不再置身印度,而是真的来到了苏格兰。


满月之夜,一个人穿着拖鞋去山坡上的墓地拍照,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平均的墓园突然燃起了熊熊烈火,火光照亮了整个夜空,吓的我背后冒起了丝丝凉气。

乞拉朋齐的教堂



最后编辑于 2017-03-02 19:33

举报 回复

冯大伟Fin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3-02 18:41

13楼

印度的大多数地区,都希望生男孩子,因为在当女儿出嫁时,要给男方许多彩礼作为嫁妆,女儿因此成了家里的负担,所以印度的女性普遍地位低下,初生的女婴甚至被溺死。但是卡西人的文化却正好相反,女儿们拥有着财产继承权,孩子都跟随母姓,分家后,最小的女儿会继承房子和最大份额的财产,而儿子离开后却不会带走一点财产,这是因为最小的女儿可以照顾父母的时间更长。这如此原始的地方,卡西人也没有印度普遍存在的包办婚姻,女孩子可以自由的恋爱或者离婚。


1000多年前,在柬埔寨居住的高棉人逐渐的迁徙到泰国北部和缅甸,最后定居在了印度东北部这片无主之地,在这里建立起属于卡西人的王国。卡西族本来是没有文字的,所有的历史都是口口相传,直到数百年前一位名叫托马斯.约翰的传教士来到这里,教会了他们罗马字母和阿拉伯数字,所以绝大部分卡西人都信奉基督教。


有幸参加了一次卡西人的婚礼,村民们都穿着正式的西装和礼服来到教堂,见证新人结为夫妻,还有本地的乐队为新人们演奏着欢快的音乐,晚上则是婚礼的party,大家吃完自助餐后,就是唱歌跳舞的时间。


这里的房屋被女人们漆成了小清新的粉红、紫色、白色或者蓝色,餐馆和小卖部的老板也都是女人,街道被打扫的非常干净,所有的垃圾都会被放进垃圾桶里,晚上会焚烧掉,王同学开玩笑说这里是印度垃圾桶最多的地方。


卡西语对照表


乞拉朋齐的地图,因为是旱季,并不是观看瀑布的最佳时间。


在教堂中举办的婚礼

婚礼上的乐队



最后编辑于 2017-03-02 19:35

举报 回复

volun涡轮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7-03-20 21:49

14楼

看的过瘾,,,,,楼主继续。。。


PS:卖sim卡的那位小哥,在加尔各答也遇到过了,办的airtel卡价格好像比同伴在varanasi办的贵一些;同伴最后在他的店里打印飞机行程单的时候花了30卢比,有点离谱了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