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穷游论坛

为啥瑞士的教堂里辣么寒酸?

旅游攻略论坛: 瑞士/列支敦士登 自驾

为啥瑞士的教堂里辣么寒酸?

死在午后
死在午后 7袋长老
2017-03-08 1039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死在午后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3-08 10:18

1楼

在瑞士每座像样的大城市,除了老天偏心发给的湖光山色,和欧洲其它城市一样,也不能免俗地会有一座人工“镇城之宝”——大教堂。染鹅,瑞士的教堂大多属于“绣花枕头”类型,外表庄严震撼,走到里面却令人失望,说得好听一点叫做“装饰朴实无华”,说得直率一点就是“那叫一个寒酸”。

为啥如此表里不一?那还得从遥远的中世纪开始唠起——

基督教东西教会断然分手后的几百年时间里,天主教会在整个西欧地区独霸一方,说一不二。可随着一件接一件糟心事儿的出现(什么黑死病啦、教廷分裂啦、文艺复兴啦之类的),更由于教会本身太不检点,腐败严重、横征暴敛,终于在北边的德国和瑞士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不服罗马教廷领导的流派纷纷涌现,反对陈旧教条,力主推陈出新,这就是著名的宗教改革运动(Protestant Reformation)。

作为这场运动的先锋,改奉新教的瑞士各个联邦州在百余年的时间里盛行破除“愚昧迷信”象征、摧毁宗教肖像画、与腐败堕落的天主教会划清界限的观念,首当其冲遭殃的,当然是那些高大上的教堂们……

苏黎世大教堂 改革诞生

静立在利马特河畔的苏黎世大教堂(Grossmünster)头顶高高的双塔,不但是城市的千年地标,也是瑞士最大的罗曼式建筑,可走入其中,却是这么付灰不溜丢的干巴模样,惟一的亮点彩绘玻璃和管风琴还是20世纪才添加回来的。

可在宗教改革的历史上,简陋的苏黎世大教堂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1520年,瑞士宗教改革界头一位大咖茨温利(Zwingli)正是在这里开始了他的改革实验;三年后,苏黎世在他的影响下与罗马教廷断绝关系,教堂里的管风琴和雕像被纷纷请走或破坏,弥撒仪式也被改为新教版本,大教堂被公认为瑞士德语区宗教改革的诞生地,直到现在,苏黎世宗教改革博物馆和苏黎世大学神学院还设立在教堂内。

沿着利马特河岸走一走,会看到那尊距离大教堂不远的茨温利铜像正默默凝视着流淌的河水和这座他为之献出了生命的城市。岁月变迁,如今的苏黎世早已变身为一座昂贵的金融都市,教堂虽然依旧林立,可多数人的信仰已经从圣经教义变成了瑞士法朗,也不知茨大师九泉有知,是何感想?

日内瓦圣皮埃尔大教堂 冷酷圣地

茨温利在宗教战争中殉职后,瑞士的宗教改革中心也从德语区的苏黎世渐渐转移到法语区的名城日内瓦。在16世纪,日内瓦是整个基督新教的圣地,被称为“新教的罗马”,带给日内瓦这一切的就是另一位宗教改革界的超级巨星——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

1540年,二进宫的加尔文接管了整个日内瓦人民的心灵,从此,整座城市在加尔文教义的管束下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女人的首饰、长裙,男人的饮酒、娱乐,各种形式的舞蹈、戏剧、节日一律被禁止,所有人走出家门除了去教堂听大师的教诲,别无选择。在此流亡并最终将加尔文教义带到苏格兰的另一位大腕约翰•诺克斯(John Knox)如此形容这座城市:“自圣徒时代以来,这里是世界上曾有过的最好的基督教学校。”

而作为大师布道的基地,老城中心的圣皮埃尔大教堂(Cathédrale Saint-Pierre de Genève)更毫无意外地被改造成一付性冷淡造型:圣坛上的镀金神龛、五颜六色的肖像画一样不留,一切稍显华丽的装饰均被清除,甚至连教堂的钟声都不再响起——身为一名上帝的信徒,居然要被一块金属提醒着去忏悔,你不觉得应该忏悔么?

直到今天,走进日内瓦永远阴沉的大教堂,环顾四周青灰色的赤裸立柱、瞻仰加尔文亲自站过的布道台和坐过的布道椅,似乎仍能感觉到一丝压力,深为自己刚在教堂脚下热闹的市场街买了块手表或吃了顿奶酪火锅的罪过感到羞愧。

漫步日内瓦城,在与教堂咫尺之遥的宗教改革国际博物馆(Musée international de la réforme)和大学公园里的宗教改革纪念碑(Monument international de la Réformation,也就是著名的“宗教改革墙”)都能找到关于那段岁月的痕迹。事实上,追求“一切荣耀归于上帝”的加尔文大师倘若得知后世为他修建了如此惹眼的雕像,肯定会被气得活过来,向天再借五百年,重新教育教育这帮愚昧的俗人。

▲ 宗教改革国际博物馆

▲ 高10米宽100米的宗教改革墙,为纪念加尔文诞辰400周年建于1909-1917年。墙中间是四个高大雕像从左到右分别是法瑞尔(Farel)、加尔文(Calvin)、拜兹(Beza)和诺克斯(Knox)

巴塞尔大教堂 千年一叹

一反老城的紧凑格局,来到巴塞尔大教堂(Basler Münster)前的教堂广场(Münsterplatz)上,顿觉豁然开朗。这座外表很哥特的千年教堂经历了地震损害后,被修复成哥特罗曼式混搭风格,精致的雕塑和彩色瓦片屋顶赫然醒目,让人联想到维也纳著名的斯蒂芬大教堂。

然而,一切华丽在进入教堂后戛然而止,重新回归了瑞士Style的质朴。作为宗教改革运动的重镇之一,巴塞尔一度被称为“欧洲宗教改革中心”(加尔文就是在这里首次发表了巨著《基督教原理》),城市地标大教堂当然没有理由幸免,内部的繁复装饰被横扫一空,只留下可怜的几座古代雕塑和壁画,彩绘玻璃窗也是19世纪才安装的。

大教堂后面的Pfalz平台是个很受欢迎的观景点,既能观赏对岸小巴塞尔的市容,又能远眺到德国黑森林地带的群山及法国的风光,一眼望三国,壮阔迷人。伴着脚下湍急的莱茵河水,雍容大气的巴塞尔似乎千年来从来这么宁静从容,而过往岁月中那些为了宗教教义争得你死我活的人显得疯颠又无聊,和教堂回廊里埋葬着的大贤——“鹿特丹的伊拉斯谟”那部传世名著《愚人颂》中所嘲讽的没什么两样……

洛桑圣母大教堂 褪色痕迹

1536年,与苏黎世、巴塞尔形成新教同盟的伯尔尼人征服了讲法语的沃州,随后立刻强制推行宗教改革,洛桑于是和日内瓦一样成为了法语区的新教中心,大部分天主教堂都被毁坏,只有两座幸存了下来,其中就包括这座城市的标志——洛桑圣母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 Dame)。

雄伟的圣母大教堂直到今天仍然是瑞士规模最大的教堂,也被称为“瑞士最美的哥特式建筑”。教堂大门上刻画繁复的圣徒主题雕像密密麻麻,栩栩如生,据说在宗教改革之前,这些雕像都是彩色的。

相比前面几座大教堂,圣母大教堂的内部虽也简朴肃穆,但已经称得上华丽,不少立柱上还存留着中世纪的雕刻装饰,以不同季节月份所形成的宇宙意象为主题的彩绘玫瑰窗尤其出名。

耸立在老城制高点的大教堂还是全瑞士最后一座保留着守更人制度的教堂,每晚10点到凌晨2点,教堂钟楼上都会传来守更人声音响亮的报时声。也不知在几百年前的深夜,加尔文是否能在几十公里外的日内瓦听到这烦人的噪音,并以打搅上帝休息的罪名提出控诉?

伯尔尼大教堂 最后审判

即使在整个欧洲,伯尔尼也算得上是最低调的首都,低调到你甚至从来没想过瑞士的首都居然不是苏黎世或日内瓦。可这座城市的哥特式大教堂(Berner Münster)却一反常态地招摇,高达百米的钟楼让这座建筑成为全瑞士最高的教堂。

在瑞士的德语区内,伯尔尼与苏黎世、巴塞尔形成了“宗教改革铁三角”,早在1528年就与罗马天主教会分道扬镳,清除圣像、停止弥撒、改行新教礼拜。但不知是疏忽还是心存慈悲,教堂大门正上方描绘《最后的审判》场景的彩色雕塑成为唯一幸存下来的雕塑作品,也是现在这座教堂最大的看点。

登上多达344级的钟楼台阶俯瞰精致的伯尔尼古城,感觉相当梦幻,狭窄的街道、连绵的拱廊、姿态各异的喷泉,好像打中世纪以来从未改变过分毫,除了脚下的教堂本身,内部已经被改造得朴实平淡、看点寥寥。

反转~瑞士也有闷骚的教堂

其实,瑞士的大教堂们也并非全都像上面提到的那么可怜,还是有一票别具内涵的教堂值得入内观赏,比如卢塞恩的豪夫教堂(Hofkirche)、耶稣会教堂(Jesuitenkirche)和圣方济会教堂(Franziskanerkirche)。

即使在瑞士大多数联邦州皈依新教的时代,倔强的卢塞恩依然坚守着对天主教的信仰,甚至不惜与其它州为敌,修建起城墙抵御新教势力的进犯。为了嘉奖城市的忠诚,罗马教宗专门派遣使者驻扎这里,使用的主教座堂就是豪夫教堂的前身。

现在的豪夫教堂内部精美细腻,雕刻和圣坛都值得驻足细细欣赏;而罗伊斯河对岸的耶稣会教堂是瑞士第一座大型巴洛克式宗教建筑,内部风格华丽,白底红纹的大理石装饰别具一格;哥特式的圣方济会教堂则拥有着号称“瑞士最奢华”之一的布道坛,房顶的彩塑图案也令人眼花缭乱。

说到眼花缭乱,怎么能少得了瑞士最精美的圣加仑修道院大教堂(St Gallen Kathedrale)?这座早在1983年就被列为世界遗产的教堂是公认的巴洛克建筑杰作,粉、绿、白、金组成的色调把教堂内部衬托得富丽堂皇,雕刻异常精致的金色祭坛和护栏简直会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抓狂,你,真的不能错过。


coolp2 版主

发表于 2017-03-09 10:02

2楼

回复 1楼 @死在午后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在瑞士每座像样的大城市,除了老天偏心发给的湖光山色,和欧洲其它城市一样,也不能免俗地会有一座人工“镇城之宝”——大教堂。染鹅,瑞士的教堂大多属于“绣花枕头”类型,外表庄严震撼,走到里面却令人失望,说得好听一点叫做“装饰朴实无华”,说得直率一点就是“那叫一个寒酸”。为啥如此表里不一?那还得从遥远的中世纪开始唠起——基督教东西教会断然分手后的几百年时间里,天主教会在整个西欧地区独霸一方,说一不二。可随着一件接一件糟心事儿的出现(什么黑死病啦、教廷分裂啦、文艺复兴啦之类的),更由于教会本身太不检点,腐败严重、横征暴敛,终于在北边的德国和瑞士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不服罗马教廷领导的流派纷纷涌现,反对陈旧教条,力主推陈出新,这就是著名的宗教改革运动(Protestant Reformation)。[图片]作为这场运动的先锋,改奉新教的瑞士各个联邦州在百余年的时间里盛行破除“愚昧迷信”象征、摧毁宗教肖像画、与腐败堕落的天主教会划清界限的观念,首当其冲遭殃的,当然是那些高大上的教堂们……苏黎世大教堂 改革诞生静立在利马特河畔的苏黎世大教堂(Grossmünster)头顶高高的双塔,不但是城市的千年地标,也是瑞士最大的罗曼式建筑,可走入其中,却是这么付灰不溜丢的干巴模样,惟一的亮点彩绘玻璃和管风琴还是20世纪才添加回来的。[图片]可在宗教改革的历史上,简陋的苏黎世大教堂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1520年,瑞士宗教改革界头一位大咖茨温利(Zwingli)正是在这里开始了他的改革实验;三年后,苏黎世在他的影响下与罗马教廷断绝关系,教堂里的管风琴和雕像被纷纷请走或破坏,弥撒仪式也被改为新教版本,大教堂被公认为瑞士德语区宗教改革的诞生地,直到现在,苏黎世宗教改革博物馆和苏黎世大学神学院还设立在教堂内。[图片]沿着利马特河岸走一走,会看到那尊距离大教堂不远的茨温利铜像正默默凝视着流淌的河水和这座他为之献出了生命的城市。岁月变迁,如今的苏黎世早已变身为一座昂贵的金融都市,教堂虽然依旧林立,可多数人的信仰已经从圣经教义变成了瑞士法朗,也不知茨大师九泉有知,是何感想?[图片]日内瓦圣皮埃尔大教堂 冷酷圣地茨温利在宗教战争中殉职后,瑞士的宗教改革中心也从德语区的苏黎世渐渐转移到法语区的名城日内瓦。在16世纪,日内瓦是整个基督新教的圣地,被称为“新教的罗马”,带给日内瓦这一切的就是另一位宗教改革界的超级巨星——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图片]1540年,二进宫的加尔文接管了整个日内瓦人民的心灵,从此,整座城市在加尔文教义的管束下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女人的首饰、长裙,男人的饮酒、娱乐,各种形式的舞蹈、戏剧、节日一律被禁止,所有人走出家门除了去教堂听大师的教诲,别无选择。在此流亡并最终将加尔文教义带到苏格兰的另一位大腕约翰•诺克斯(John Knox)如此形容这座城市:“自圣徒时代以来,这里是世界上曾有过的最好的基督教学校。”而作为大师布道的基地,老城中心的圣皮埃尔大教堂(Cathédrale Saint-Pierre de Genève)更毫无意外地被改造成一付性冷淡造型:圣坛上的镀金神龛、五颜六色的肖像画一样不留,一切稍显华丽的装饰均被清除,甚至连教堂的钟声都不再响起——身为一名上帝的信徒,居然要被一块金属提醒着去忏悔,你不觉得应该忏悔么?直到今天,走进日内瓦永远阴沉的大教堂,环顾四周青灰色的赤裸立柱、瞻仰加尔文亲自站过的布道台和坐过的布道椅,似乎仍能感觉到一丝压力,深为自己刚在教堂脚下热闹的市场街买了块手表或吃了顿奶酪火锅的罪过感到羞愧。[图片]漫步日内瓦城,在与教堂咫尺之遥的宗教改革国际博物馆(Musée international de la réforme)和大学公园里的宗教改革纪念碑(Monument international de la Réformation,也就是著名的“宗教改革墙”)都能找到关于那段岁月的痕迹。事实上,追求“一切荣耀归于上帝”的加尔文大师倘若得知后世为他修建了如此惹眼的雕像,肯定会被气得活过来,向天再借五百年,重新教育教育这帮愚昧的俗人。[图片]▲ 宗教改革国际博物馆[图片]▲ 高10米宽100米的宗教改革墙,为纪念加尔文诞辰400周年建于1909-1917年。墙中间是四个高大雕像从左到右分别是法瑞尔(Farel)、加尔文(Calvin)、拜兹(Beza)和诺克斯(Knox)巴塞尔大教堂 千年一叹一反老城的紧凑格局,来到巴塞尔大教堂(Basler Münster)前的教堂广场(Münsterplatz)上,顿觉豁然开朗。这座外表很哥特的千年教堂经历了地震损害后,被修复成哥特罗曼式混搭风格,精致的雕塑和彩色瓦片屋顶赫然醒目,让人联想到维也纳著名的斯蒂芬大教堂。[图片]然而,一切华丽在进入教堂后戛然而止,重新回归了瑞士Style的质朴。作为宗教改革运动的重镇之一,巴塞尔一度被称为“欧洲宗教改革中心”(加尔文就是在这里首次发表了巨著《基督教原理》),城市地标大教堂当然没有理由幸免,内部的繁复装饰被横扫一空,只留下可怜的几座古代雕塑和壁画,彩绘玻璃窗也是19世纪才安装的。 [图片]大教堂后面的Pfalz平台是个很受欢迎的观景点,既能观赏对岸小巴塞尔的市容,又能远眺到德国黑森林地带的群山及法国的风光,一眼望三国,壮阔迷人。伴着脚下湍急的莱茵河水,雍容大气的巴塞尔似乎千年来从来这么宁静从容,而过往岁月中那些为了宗教教义争得你死我活的人显得疯颠又无聊,和教堂回廊里埋葬着的大贤——“鹿特丹的伊拉斯谟”那部传世名著《愚人颂》中所嘲讽的没什么两样……[图片]洛桑圣母大教堂 褪色痕迹1536年,与苏黎世、巴塞尔形成新教同盟的伯尔尼人征服了讲法语的沃州,随后立刻强制推行宗教改革,洛桑于是和日内瓦一样成为了法语区的新教中心,大部分天主教堂都被毁坏,只有两座幸存了下来,其中就包括这座城市的标志——洛桑圣母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 Dame)。雄伟的圣母大教堂直到今天仍然是瑞士规模最大的教堂,也被称为“瑞士最美的哥特式建筑”。教堂大门上刻画繁复的圣徒主题雕像密密麻麻,栩栩如生,据说在宗教改革之前,这些雕像都是彩色的。[图片][图片]相比前面几座大教堂,圣母大教堂的内部虽也简朴肃穆,但已经称得上华丽,不少立柱上还存留着中世纪的雕刻装饰,以不同季节月份所形成的宇宙意象为主题的彩绘玫瑰窗尤其出名。[图片]耸立在老城制高点的大教堂还是全瑞士最后一座保留着守更人制度的教堂,每晚10点到凌晨2点,教堂钟楼上都会传来守更人声音响亮的报时声。也不知在几百年前的深夜,加尔文是否能在几十公里外的日内瓦听到这烦人的噪音,并以打搅上帝休息的罪名提出控诉? 伯尔尼大教堂 最后审判即使在整个欧洲,伯尔尼也算得上是最低调的首都,低调到你甚至从来没想过瑞士的首都居然不是苏黎世或日内瓦。可这座城市的哥特式大教堂(Berner Münster)却一反常态地招摇,高达百米的钟楼让这座建筑成为全瑞士最高的教堂。[图片]在瑞士的德语区内,伯尔尼与苏黎世、巴塞尔形成了“宗教改革铁三角”,早在1528年就与罗马天主教会分道扬镳,清除圣像、停止弥撒、改行新教礼拜。但不知是疏忽还是心存慈悲,教堂大门正上方描绘《最后的审判》场景的彩色雕塑成为唯一幸存下来的雕塑作品,也是现在这座教堂最大的看点。[图片]登上多达344级的钟楼台阶俯瞰精致的伯尔尼古城,感觉相当梦幻,狭窄的街道、连绵的拱廊、姿态各异的喷泉,好像打中世纪以来从未改变过分毫,除了脚下的教堂本身,内部已经被改造得朴实平淡、看点寥寥。[图片] 反转~瑞士也有闷骚的教堂其实,瑞士的大教堂们也并非全都像上面提到的那么可怜,还是有一票别具内涵的教堂值得入内观赏,比如卢塞恩的豪夫教堂(Hofkirche)、耶稣会教堂(Jesuitenkirche)和圣方济会教堂(Franziskanerkirche)。即使在瑞士大多数联邦州皈依新教的时代,倔强的卢塞恩依然坚守着对天主教的信仰,甚至不惜与其它州为敌,修建起城墙抵御新教势力的进犯。为了嘉奖城市的忠诚,罗马教宗专门派遣使者驻扎这里,使用的主教座堂就是豪夫教堂的前身。现在的豪夫教堂内部精美细腻,雕刻和圣坛都值得驻足细细欣赏;而罗伊斯河对岸的耶稣会教堂是瑞士第一座大型巴洛克式宗教建筑,内部风格华丽,白底红纹的大理石装饰别具一格;哥特式的圣方济会教堂则拥有着号称“瑞士最奢华”之一的布道坛,房顶的彩塑图案也令人眼花缭乱。[图片][图片]说到眼花缭乱,怎么能少得了瑞士最精美的圣加仑修道院大教堂(St Gallen Kathedrale)?这座早在1983年就被列为世界遗产的教堂是公认的巴洛克建筑杰作,粉、绿、白、金组成的色调把教堂内部衬托得富丽堂皇,雕刻异常精致的金色祭坛和护栏简直会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抓狂,你,真的不能错过。[图片][图片][图片]

查看全部引用

新教教堂都很朴素,低调,废除了天主教的教阶制,认为教徒无需神职人员即可与神直接交通。

轻易爱上别人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3-09 11:24

3楼

我怎么觉得上面的教堂都挺漂亮的,哪里寒酸了

死在午后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3-09 16:42

4楼

回复 3楼 @轻易爱上别人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我怎么觉得上面的教堂都挺漂亮的,哪里寒酸了

查看全部引用

比起南欧的天主教堂,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啦。

死在午后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3-09 16:43

5楼

回复 2楼 @coolp2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新教教堂都很朴素,低调,废除了天主教的教阶制,认为教徒无需神职人员即可与神直接交通。

查看全部引用

没错

dididar 8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4-17 21:47

6楼

回复 1楼 @死在午后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在瑞士每座像样的大城市,除了老天偏心发给的湖光山色,和欧洲其它城市一样,也不能免俗地会有一座人工“镇城之宝”——大教堂。染鹅,瑞士的教堂大多属于“绣花枕头”类型,外表庄严震撼,走到里面却令人失望,说得好听一点叫做“装饰朴实无华”,说得直率一点就是“那叫一个寒酸”。为啥如此表里不一?那还得从遥远的中世纪开始唠起——基督教东西教会断然分手后的几百年时间里,天主教会在整个西欧地区独霸一方,说一不二。可随着一件接一件糟心事儿的出现(什么黑死病啦、教廷分裂啦、文艺复兴啦之类的),更由于教会本身太不检点,腐败严重、横征暴敛,终于在北边的德国和瑞士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不服罗马教廷领导的流派纷纷涌现,反对陈旧教条,力主推陈出新,这就是著名的宗教改革运动(Protestant Reformation)。[图片]作为这场运动的先锋,改奉新教的瑞士各个联邦州在百余年的时间里盛行破除“愚昧迷信”象征、摧毁宗教肖像画、与腐败堕落的天主教会划清界限的观念,首当其冲遭殃的,当然是那些高大上的教堂们……苏黎世大教堂 改革诞生静立在利马特河畔的苏黎世大教堂(Grossmünster)头顶高高的双塔,不但是城市的千年地标,也是瑞士最大的罗曼式建筑,可走入其中,却是这么付灰不溜丢的干巴模样,惟一的亮点彩绘玻璃和管风琴还是20世纪才添加回来的。[图片]可在宗教改革的历史上,简陋的苏黎世大教堂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1520年,瑞士宗教改革界头一位大咖茨温利(Zwingli)正是在这里开始了他的改革实验;三年后,苏黎世在他的影响下与罗马教廷断绝关系,教堂里的管风琴和雕像被纷纷请走或破坏,弥撒仪式也被改为新教版本,大教堂被公认为瑞士德语区宗教改革的诞生地,直到现在,苏黎世宗教改革博物馆和苏黎世大学神学院还设立在教堂内。[图片]沿着利马特河岸走一走,会看到那尊距离大教堂不远的茨温利铜像正默默凝视着流淌的河水和这座他为之献出了生命的城市。岁月变迁,如今的苏黎世早已变身为一座昂贵的金融都市,教堂虽然依旧林立,可多数人的信仰已经从圣经教义变成了瑞士法朗,也不知茨大师九泉有知,是何感想?[图片]日内瓦圣皮埃尔大教堂 冷酷圣地茨温利在宗教战争中殉职后,瑞士的宗教改革中心也从德语区的苏黎世渐渐转移到法语区的名城日内瓦。在16世纪,日内瓦是整个基督新教的圣地,被称为“新教的罗马”,带给日内瓦这一切的就是另一位宗教改革界的超级巨星——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图片]1540年,二进宫的加尔文接管了整个日内瓦人民的心灵,从此,整座城市在加尔文教义的管束下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女人的首饰、长裙,男人的饮酒、娱乐,各种形式的舞蹈、戏剧、节日一律被禁止,所有人走出家门除了去教堂听大师的教诲,别无选择。在此流亡并最终将加尔文教义带到苏格兰的另一位大腕约翰•诺克斯(John Knox)如此形容这座城市:“自圣徒时代以来,这里是世界上曾有过的最好的基督教学校。”而作为大师布道的基地,老城中心的圣皮埃尔大教堂(Cathédrale Saint-Pierre de Genève)更毫无意外地被改造成一付性冷淡造型:圣坛上的镀金神龛、五颜六色的肖像画一样不留,一切稍显华丽的装饰均被清除,甚至连教堂的钟声都不再响起——身为一名上帝的信徒,居然要被一块金属提醒着去忏悔,你不觉得应该忏悔么?直到今天,走进日内瓦永远阴沉的大教堂,环顾四周青灰色的赤裸立柱、瞻仰加尔文亲自站过的布道台和坐过的布道椅,似乎仍能感觉到一丝压力,深为自己刚在教堂脚下热闹的市场街买了块手表或吃了顿奶酪火锅的罪过感到羞愧。[图片]漫步日内瓦城,在与教堂咫尺之遥的宗教改革国际博物馆(Musée international de la réforme)和大学公园里的宗教改革纪念碑(Monument international de la Réformation,也就是著名的“宗教改革墙”)都能找到关于那段岁月的痕迹。事实上,追求“一切荣耀归于上帝”的加尔文大师倘若得知后世为他修建了如此惹眼的雕像,肯定会被气得活过来,向天再借五百年,重新教育教育这帮愚昧的俗人。[图片]▲ 宗教改革国际博物馆[图片]▲ 高10米宽100米的宗教改革墙,为纪念加尔文诞辰400周年建于1909-1917年。墙中间是四个高大雕像从左到右分别是法瑞尔(Farel)、加尔文(Calvin)、拜兹(Beza)和诺克斯(Knox)巴塞尔大教堂 千年一叹一反老城的紧凑格局,来到巴塞尔大教堂(Basler Münster)前的教堂广场(Münsterplatz)上,顿觉豁然开朗。这座外表很哥特的千年教堂经历了地震损害后,被修复成哥特罗曼式混搭风格,精致的雕塑和彩色瓦片屋顶赫然醒目,让人联想到维也纳著名的斯蒂芬大教堂。[图片]然而,一切华丽在进入教堂后戛然而止,重新回归了瑞士Style的质朴。作为宗教改革运动的重镇之一,巴塞尔一度被称为“欧洲宗教改革中心”(加尔文就是在这里首次发表了巨著《基督教原理》),城市地标大教堂当然没有理由幸免,内部的繁复装饰被横扫一空,只留下可怜的几座古代雕塑和壁画,彩绘玻璃窗也是19世纪才安装的。 [图片]大教堂后面的Pfalz平台是个很受欢迎的观景点,既能观赏对岸小巴塞尔的市容,又能远眺到德国黑森林地带的群山及法国的风光,一眼望三国,壮阔迷人。伴着脚下湍急的莱茵河水,雍容大气的巴塞尔似乎千年来从来这么宁静从容,而过往岁月中那些为了宗教教义争得你死我活的人显得疯颠又无聊,和教堂回廊里埋葬着的大贤——“鹿特丹的伊拉斯谟”那部传世名著《愚人颂》中所嘲讽的没什么两样……[图片]洛桑圣母大教堂 褪色痕迹1536年,与苏黎世、巴塞尔形成新教同盟的伯尔尼人征服了讲法语的沃州,随后立刻强制推行宗教改革,洛桑于是和日内瓦一样成为了法语区的新教中心,大部分天主教堂都被毁坏,只有两座幸存了下来,其中就包括这座城市的标志——洛桑圣母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 Dame)。雄伟的圣母大教堂直到今天仍然是瑞士规模最大的教堂,也被称为“瑞士最美的哥特式建筑”。教堂大门上刻画繁复的圣徒主题雕像密密麻麻,栩栩如生,据说在宗教改革之前,这些雕像都是彩色的。[图片][图片]相比前面几座大教堂,圣母大教堂的内部虽也简朴肃穆,但已经称得上华丽,不少立柱上还存留着中世纪的雕刻装饰,以不同季节月份所形成的宇宙意象为主题的彩绘玫瑰窗尤其出名。[图片]耸立在老城制高点的大教堂还是全瑞士最后一座保留着守更人制度的教堂,每晚10点到凌晨2点,教堂钟楼上都会传来守更人声音响亮的报时声。也不知在几百年前的深夜,加尔文是否能在几十公里外的日内瓦听到这烦人的噪音,并以打搅上帝休息的罪名提出控诉? 伯尔尼大教堂 最后审判即使在整个欧洲,伯尔尼也算得上是最低调的首都,低调到你甚至从来没想过瑞士的首都居然不是苏黎世或日内瓦。可这座城市的哥特式大教堂(Berner Münster)却一反常态地招摇,高达百米的钟楼让这座建筑成为全瑞士最高的教堂。[图片]在瑞士的德语区内,伯尔尼与苏黎世、巴塞尔形成了“宗教改革铁三角”,早在1528年就与罗马天主教会分道扬镳,清除圣像、停止弥撒、改行新教礼拜。但不知是疏忽还是心存慈悲,教堂大门正上方描绘《最后的审判》场景的彩色雕塑成为唯一幸存下来的雕塑作品,也是现在这座教堂最大的看点。[图片]登上多达344级的钟楼台阶俯瞰精致的伯尔尼古城,感觉相当梦幻,狭窄的街道、连绵的拱廊、姿态各异的喷泉,好像打中世纪以来从未改变过分毫,除了脚下的教堂本身,内部已经被改造得朴实平淡、看点寥寥。[图片] 反转~瑞士也有闷骚的教堂其实,瑞士的大教堂们也并非全都像上面提到的那么可怜,还是有一票别具内涵的教堂值得入内观赏,比如卢塞恩的豪夫教堂(Hofkirche)、耶稣会教堂(Jesuitenkirche)和圣方济会教堂(Franziskanerkirche)。即使在瑞士大多数联邦州皈依新教的时代,倔强的卢塞恩依然坚守着对天主教的信仰,甚至不惜与其它州为敌,修建起城墙抵御新教势力的进犯。为了嘉奖城市的忠诚,罗马教宗专门派遣使者驻扎这里,使用的主教座堂就是豪夫教堂的前身。现在的豪夫教堂内部精美细腻,雕刻和圣坛都值得驻足细细欣赏;而罗伊斯河对岸的耶稣会教堂是瑞士第一座大型巴洛克式宗教建筑,内部风格华丽,白底红纹的大理石装饰别具一格;哥特式的圣方济会教堂则拥有着号称“瑞士最奢华”之一的布道坛,房顶的彩塑图案也令人眼花缭乱。[图片][图片]说到眼花缭乱,怎么能少得了瑞士最精美的圣加仑修道院大教堂(St Gallen Kathedrale)?这座早在1983年就被列为世界遗产的教堂是公认的巴洛克建筑杰作,粉、绿、白、金组成的色调把教堂内部衬托得富丽堂皇,雕刻异常精致的金色祭坛和护栏简直会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抓狂,你,真的不能错过。[图片][图片][图片]

查看全部引用

其实瑞士一直到今天还是天主教信徒比新教徒多,之所以教堂大部分都很寒酸,最主要的原因是瑞士以前就是个穷光蛋国家呀!


瑞士真正富起来不过是最近一百年的事情,之前就是欧洲最贫穷的地方之一,都是靠卖命(当雇佣兵)来挣钱的,比我们的农民工还惨,怎么可能修得起意大利那些富裕城市里面金碧辉煌、而且动辄就让米开朗基罗来雕个人儿、达芬奇来画个画儿的教堂?就像意大利北部山区的很多教堂,虽然都是天主教,也是很简陋很简陋滴。

最后编辑于 2017-04-17 22:24

举报 回复

死在午后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4-18 07:44

7楼

回复 6楼 @dididar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其实瑞士一直到今天还是天主教信徒比新教徒多,之所以教堂大部分都很寒酸,最主要的原因是瑞士以前就是个穷光蛋国家呀!瑞士真正富起来不过是最近一百年的事情,之前就是欧洲最贫穷的地方之一,都是靠卖命(当雇佣兵)来挣钱的,比我们的农民工还惨,怎么可能修得起意大利那些富裕城市里面金碧辉煌、而且动辄就让米开朗基罗来雕个人儿、达芬奇来画个画儿的教堂?就像意大利北部山区的很多教堂,虽然都是天主教,也是很简陋很简陋滴。

查看全部引用

有理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