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到流着奶与蜜的土地去——2017以色列巴勒斯坦行(9)2月9-15日 耶路撒冷——犹太人的上帝应许之地

旅游攻略论坛: 以色列

到流着奶与蜜的土地去——2017以色列巴勒斯坦行(9)2月9-15日 耶路撒冷——犹太人的上帝应许之地

Loiskong
Loiskong 4袋长老
2017-04-11 978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Loiskong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4-11 15:43

1楼

为什么犹太人执着地认为耶路撒冷是他们的上帝给他们的应许之地?

这得从历史中去寻找答案。

相传公元前10世纪,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继位,在耶路撒冷城内的锡安山(就是现在的圣殿山)上修建了第一座犹太教圣殿,并把犹太十诫放在约柜中,存于圣殿的圣地中心。至此,犹太教就把耶路撒冷作为圣地。犹太人认为,耶路撒冷是上帝应许给他们的宝地,他们是最先“被选中”在此安家的。

那么,犹太人真如他们所说,自古以来,就是这片土地的原主吗?

为了看到古代犹太人在耶路撒冷的踪迹,我们前往位于耶路撒冷郊区的以色列博物馆。

刚走进入口就被镇住了。

这不是埃及的木乃伊吗??我怀疑我来了个假的以色列博物馆。

接二连三地,我又看到了更多的其他民族文物,有埃及人的棋子

亚述人的浮雕:

希腊人的神像:

以色列博物馆有超过7成的展品和文物来自除以色列犹太文化以外的文明。只要通读了以色列的历史,不难看出,在漫漫历史长河中,犹太人几乎一直在其它更强大的民族统治下。犹太人的国家有时以傀儡国的形式存在,有时又是有一定自治权的藩国,有时只是某帝国的行省,有时甚至国破家亡,犹太人沦为其他民族的奴隶。

在博物馆中寻找以色列国和犹太国存在的史料并不容易。

首先,大卫王的存在与否在历史学界一直存在争议。为此,犹太史学家们不遗余力地为这位定都耶路撒冷的犹太王的存在找史证。他们找到了一块纪念碑上的残骸。上面的文字据说是在犹太圣经之外的,对大卫王时代最早的记载。我看了半天,似乎这个推断逻辑是这样的:按犹太圣经所言,犹大国(Judah)的君主为Ahaziah亚哈谢。在纪念碑上所写的Ahaziah的统治国为“the House of David”大卫家族,这是大卫王朝的尊称,因此大卫王朝是存在的,由此可推大卫王是存在的。

另一个史迹是一封信。犹太圣经中所述的,供放約柜的所罗门第一圣殿的遗址,至今仍在挖掘寻找中。博物馆里展出了一封所罗门时期的石板信以证实第一圣殿的存在。这封信里所提到的“上帝之所”即是犹太史学家们认为的第一圣殿,这是目前看来唯一的证据。

我不知道大家对这些充满了智慧的推理有什么感想。

然而博物馆里的阿拉伯狮子似乎已明白了所有

犹太人实在太爱他们的圣殿了。在这个展示区,他们展出了某时期的伊斯兰教神坛,基督教祭坛和犹太教圣殿的复原模型。在犹太圣殿前,他们还特地摆放了巨型的马赛克地面贴花,并说明:“在圣殿尚存的年代,这样的马赛克地面是犹太会堂流行的装饰。可以想象,人们就是踏着这样的马赛克地板前往圣殿的......”

实在是太有智慧了。瞬间,到访者们如同见到了真正的犹太圣殿一般。

如今,要找到犹太人祖先们留下的大型史迹,只有到一个地方去,就是哭墙。

周五日落后,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开始守安息日。有的教徒在耶路撒冷老城墙脚默念、鞠躬、祈祷。更有成群结队,身穿黑色正规服装的犹太人,从雅法门鱼贯而入——这是在前往城内的犹太会堂做安息日宗教活动。

犹太教徒的清规戒律之盛,绝不亚于它的另外两个兄弟宗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在耶路撒冷,恪守教规的犹太正统教徒,自认为是“被选中”的一群。严守安息日,晚祷和晨祈,不劳作不生火不用电不用手机只是他们的基本教规;犹太正统男教徒不能剪去鬓角的长发,无论雨天晴天严寒酷暑都要戴帽;禁食猪肉、动物血、无鳞鱼和虾蟹贝类等带甲壳的动物也只是基本饮食禁忌,为了严守奶与肉不可同吃的戒律,正统犹太家庭还会配备两个厨房,一个用于处理肉食,一个用于处理蔬菜蛋奶。

清规戒律的产生是跟千年来逃亡命运密切有关的。罗马人在公元135年入侵耶路撒冷之后,被驱逐的犹太人开始了长期的飘零生活。寄住在其它民族土地上的他们没有自己的国家。为了保证自己的族群不被同化,他们订立了这些与其他民族差异甚大的宗教戒律,保证自身文化的纯正性。

安息日的夜晚,耶路撒冷的犹太区公交停运,私家车禁行,店铺关门,街上几乎空无一人。

“当一个人的母亲是犹太人时,他才被认为是犹太人。”这并不意味着犹太人奉行母系氏族传统,而是他们认为血统继承来自于母亲。

细思恐极,血缘由亲妈确定——连滴血认亲都免了犹太人竟用了如此极端的方式来确保自己血统的真实性。

周六,安息日的清晨,是犹太人前往哭墙礼拜的时刻。走出静幽幽犹太区街道,我们随着正统犹太教徒的步伐,前往哭墙看一看今天的朝圣日盛况。

这位正统教徒拿着他的皮毛帽子。偌大的帽子扣在头上,配上左右鬓角的小辫,仿佛灯罩一般:

除了全身黑色的正统教徒,也有披着白袍子的犹太教徒出现:

周六上午的哭墙广场可不是一般的热闹:

正统教徒更是以全身黑色的装束出现:

我们被允许进入哭墙的女士区。但祈祷仪式只在男士区举行。和许多好奇教徒和非教徒一样,我们向对面探出身子观看,好多人不由自主地举起了手中的拍摄设备。刚用手机拍下这张照片,我就被一个手持着一把树枝的犹太大妈呵止了。

“安息日不许拍照。”她说。

我道了歉,盖上镜头盖子,把手机放进衣兜里。

树枝大妈继续说:“把手机和相机放包里。”

我乖乖照办了。

我定定神,和伙伴们坐下来环顾四周,却发现围墙边的女人们继续拍起照来。她们中间既有欧美客,也有黄皮肤的亚洲面孔。

树枝大妈轻描淡写地对她们说了几句,径直走过来,嘱咐我的伙伴收好相机。

“安息日不许拍照。”她说。

哈,难道禁令不是一视同仁的??

离开了哭墙祈祷区,我刚掏出手机打开电子地图,手就被抓住了,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

“不许用手机。”树枝大妈很严肃地对我说。

“我只是想写些东西罢了,没有拍照!”我有点生气了。

“不行,你把手机收起来,今天安息日,不能用手机。”

她监督我收好手机,转身离开。就在她面前,一家大小背对着哭墙合影的有,看手机自拍打电话的有,大声说笑的有,抽烟的有......然而她都假装视而不见地绕开走了。

我承认违反拍照禁令在先,是我的不对。如果一条规定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作为违反者的我遭到阻挠,我心服口服。

真正让人心存芥蒂的,是规则有双重标准,而自己被区别对待了。

既然安息日禁止拍照,我必择日再临哭墙。只是别让我再看见树枝大妈就好。

果然,第二次再来哭墙。树枝大妈变成了青春可人的小妹。看到我们,她连忙招手让我过去。

“你是中国人吗?你可以帮我个忙吗?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原来小妹是要找一件印有她最爱的NBA球员编号的运动夹克。她说,她的一个朋友在中国买到了。

我向她介绍了某猫和某宝。

她感激不尽,给我们几张空白纸和一支笔,说:

“拿着吧,你可以把要跟祂说的话写在上面。”

这时天下起雨来。哭墙边挤满了祈祷的人。那些包着头巾的女人格外诚心——她们正是犹太人:

这个女孩一边往墙缝里塞纸卷,一边抽泣起来:

墙缝里塞满的都是人们殷切的愿望:

和许多祈愿的人们不同。对于犹太正统教徒而言,哭墙就是最大最重要的露天犹太会堂。雨势越来越大,人们纷纷撑起伞离开。这位正统教徒却恭敬地面对着哭墙一边鞠躬一边念经。

下一篇,我将带大家去看看耶路撒冷犹太人的真实生活。



记忆如印记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4-18 17:01

2楼

树枝大妈没有呵斥其他肤色的游客吗?这是啥玩意

Loiskong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4-19 07:51来自穷游APP

3楼

回复 2楼 @记忆如印记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树枝大妈没有呵斥其他肤色的游客吗?这是啥玩意

查看全部引用

跟肤色关系不大,可能是我们停留时间太长,也可能是我们太听话了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