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雨季的安第斯山 —— 一个似曾相识的秘鲁

旅游攻略论坛: 南美/南极 轻年计划 美国

雨季的安第斯山 —— 一个似曾相识的秘鲁

zhya1101
zhya1101 6袋长老
2017-04-20 2028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zhya1101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4-20 13:47

1楼

前言:得益于秘鲁对美签免签,以及淡季相对便宜的机票,向往已久的南美行程终于可以轻松地迈出第一步了。在这片离家乡最远的大陆,人情、风土和景色似乎不是那么地陌生, 反而极其容易被秘鲁的那一份淳朴所感染, 很乐意融入这个地方。


学校的春假在三月底, 于是早在一月份就开始着手计划行程了。洛杉矶-利马往返机票450刀,Avianca航空在萨尔瓦多(San Salvador)转机。利马坐夜间巴士前往阿雷基帕(Arequipa),在阿雷基帕转巴士前往普诺(Puno),普诺到库斯科(Cusco)同样也是夜间巴士, 最后一段从库斯科返回利马选择了飞机,Peruvian航空,72刀。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秘鲁主要的航空公司对外国人的票价比本国人至少高出一倍,有点偏离穷游的宗旨。再者春假时间有限, 为了多玩几个地方,过夜巴士也是一个省时的选择。不过像Peruvian、Star Peru这类的小型航空公司不会向外国人收取额外的费用,如果票价合适也是不错的选择。



费用:

从离开家门开始算,个人衣食住行所有的花销换算成美元是1070刀。(汇率是1美元兑3.25秘鲁新索尔,1索尔约合人民币2.2元)



行程如下:

3月25日:圣迭戈——洛杉矶——利马

3月26日:利马

3月27日:利马,夜车前往阿雷基帕

3月28日:阿雷基帕——普诺

3月29日:的的喀喀湖一日游,夜车前往库斯科

3月30日:库斯科——Santa Maria——Santa Teresa——水电站,步行去热水镇

3月31日:徒步马丘比丘和华纳比丘山

4月1日: 热水镇——欧雁台——库斯科

4月2日: 库斯科,库斯科——利马

4月3日: 利马——圣萨尔瓦多——洛杉矶——圣地亚哥





2017年3月25日,4:30出门。


清晨6:15的灰狗巴士从圣迭戈(San Diego)前往长滩(Long Beach)。 顺便说一下,我发现从南加州地区前往LAX机场最方便的路径就是坐灰狗(Greyhound)前往长滩,附近就有蓝线轻轨。再转绿线,一个半小时就能到机场。就在灰狗车上, Avianca给我打了电话, 说今天这趟航班的人太多,问我是否愿意换Latam航空的票直飞利马。我们当然求之不得,果断答应。好的开端标志着一路上的好心情, 这样在半夜可以提前一小时到利马,也不用担心在圣萨尔瓦多转机时间不够的问题了。


Latam直飞利马的机型是767,下午2:00准点起飞,经过八个半小时的飞行,飞越赤道,在当地时间12:30降落利马。机餐有两顿,第二顿餐比较简单,主餐就是个三明治,不过也非常不错了,毕竟Latam的评价一直不低。

瓷质餐盘和金属餐具,并提供玻璃杯专门用来喝葡萄酒。尽管东西不多,却感觉很上档次。


刚从机场出来,连上机场的WiFi打优步去市中心的青旅,拼车价格32索尔。人很nice的大叔,开着长安SUV,顺带免费游览了利马午夜的贫民区。路上饶了很久,


带了一个拼车的小伙子,他途中还让司机在加油站的ATM停一下,取点现金,然后也是用现金付款……看来秘鲁优步还有隐藏功能。


一片漆黑中入住1900 Backpackers Hostel。订的是双床间,不带独立卫浴,32刀一晚。老房子层高大概有四米,木头门窗也格外高挑,即便没有电扇,但开窗通风还算凉快。公共浴室虽简陋,水压却很足,能很舒服地洗个热水澡。



3月26日,秘鲁的第一天。


青旅的早餐很简单,只有面包、咖啡和哈密瓜汁。住在centro的好处就在于武器广场(Plaza Mayor)周围的核心区步行就可到达。出门往唐人街的方向溜达,利马市中心的大部分区域依然保留了原先的殖民建筑,但除了中央的步行街,多半街区显得落寞,如同上海的部分老街区,从建筑的形制,可以想见曾经可能是银行、酒店,亦或是舞厅、俱乐部。今天利马的繁华而现代的商业街区位于南部离海边较近的Miraflores,但是只有在老城区里才能细细揣摩曾经的市井风情。


经过圣马丁广场(Plaza San Martin)的时候,广场上聚集着大量身着秘鲁民族服装的学生,不知是什么活动,从广场出发沿着大街向东行进,好不热闹,但也苦了本来就不太顺畅的交通。然而秘鲁人天生不是急性子,把周日的大街让给欢快的人群似乎更为合适。

唐人街周围的街区全部都是日用小商品市场,熙熙攘攘,和国内的菜场周边如出一辙。满眼的中国商品,各色印着中文的纸箱,尽管路上看不见一个华人面孔,却能深刻感受到中国在这里的存在感。


中餐馆在秘鲁叫做Chifa,不仅仅在唐人街,Chifa在秘鲁的大街小巷无处不在,已经融入秘鲁本土菜系,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随便走进唐人街的一家Chifa,点了炒饭和铁板(一共32索尔)。炒饭的口味非常中式,就如同在国内随便一家路边小店吃到的一样。铁板里牛肉不少,黄油的味道很明显。

(利马的唐人街同样也有一个“天下为公”的牌坊,步行街地面还镶嵌着十二生肖)


从唐人街逛到武器广场(Plaza Mayor),利马的市中心,其实秘鲁每个大城市的中心广场都叫武器广场。广场的一侧是秘鲁的总统府,被高高的铁栅栏围着,栅栏内的空地上支着许多帐篷,应该是有什么活动,一些当地人站在围栏外排队进入。军警、围栏和帐篷遮掩住了总统府的真面目,难以一睹华丽的真容。广场另一侧,复古马车载着游客驶过,建筑的静与马车的动,相映成趣,似乎能让脑海中想象的百年前的景象都活过来。



往回走的路上,在圣马可广场附近换了些索尔,美元汇率是3.24,其他城市的汇率也差不多(机场汇率是3.11,所以在机场只换了20刀)。路上尝试了秘鲁特色的紫玉米汁以及椰子味的冰棍,即便在首都的市中心,街头的小吃饮料也都很便宜,都只要一索尔。冰冰凉凉,甜度适中,在略显闷热的秋日再合适不过了。


在拉丁美洲的沿海地带,鱼类作为重要的食材演化出了用柠檬汁腌生鱼肉的料理方法,叫做“赛维切”(Ceviche)。利马作为拉美太平洋沿岸的第一大城市,利马风格的赛维切自然成为了代表。晚上去离住处不远的餐馆La Choza Nautica点了一份赛维切以及海鲜汤。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酸味,但是就如同配生鱼片的芥末,柠檬汁在赛维切里也是不可或缺的。柠檬汁的作用在于让蛋白质变性和杀菌,同时也保持生鱼肉的口感,配上洋葱的呛和红薯的甜,十分鲜甜爽口。海鲜汤也意外地好喝,海鲜料也很足量。赛维切一份29索尔,海鲜汤35索尔,比市场周边的小店要贵一些,但是只要能吃到好东西都是很值的。



3月27日,下午5:30的夜车,早晨打包行李退房,还有大半天时间可以逛逛利马。


打了一辆优步去Miraflores的海边,虽说圣迭戈同样也是面朝太平洋,但利马的海却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特意上网查了下,秘鲁的太平洋沿岸流经的洋流是来自南极的秘鲁寒流,海水温度要比同纬度的其他地区要低得多。然而利马位于热带,空气温度较高,海面上冷热交替极容易形成雾气,所以在利马很难出现纯净的蓝天。面对着浩瀚的南太平洋,海的颜色也是灰蒙蒙的。


沿着蜿蜒的小径,跨过天桥,从城市所在的崖壁上方下到海边。跟加州一样,浪涛中总有不少冲浪爱好者,风雨无阻的享受太平洋东岸的大浪。

(Miraflores灯塔,利马的海边慵懒且安静。)



离开海边,步行穿过Miraflores的核心商业区,明显感觉到比利马老城区更加时尚和现代,就像是国内的一个二线城市的市中心。不同的是,处于地震活跃带上的利马只有寥寥几栋高楼。


Miraflores旁边的高速路旁有一个传统市场叫做Mercado de Surquillo,外面看上去挺大,内部营业的摊位并不是很多,没有菜市场那种摩肩接踵的热闹气氛。不过,市场内有不少鲜榨果汁摊,找了一家坐下,喝了一小扎我最痴迷的仙人掌果(jugo de tunas,7索尔)。秘鲁的仙人掌果多为红色,加州的都是绿色的,但口感和味道都一模一样,口腔里充斥着水梨一般的清甜,所以英文叫cactus pear。这时来了两个瑞士的背包客点了橙汁,很好奇我喝的是什么,便向他们介绍什么是仙人掌果。


我用很有限的西语对老板娘说,在加州只有夏天和秋天能买到仙人掌果,现在是春天超市里买不到。老板娘告诉我在秘鲁可是一年四季都有,我听后有了些“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感触。


与冷清的市场里面相反,外面的巷弄里很是热闹,小饭馆一家挨着一家。就坐在路边点了碗秘鲁最常见的“面片汤”(3.5索尔),蔬菜鸡汤里加入了通心粉,咸淡适中,比较接近中式家常的味道,没想到这种路边小摊也同样好吃。

在市场附近的小餐馆再次尝试了一份赛维切(20索尔,便宜不少),这次是综合海鲜版,除了鱼肉外还有虾、章鱼和鲍鱼,个人还是更偏爱鱼肉。



住青旅有一个好处在于有公共浴室,虽然已经退了房,但在上车前还能冲个澡。这次从利马到阿雷基帕的巴士选的是Excluciva (上层,41刀 http://excluciva.com.pe/),在利马主要的汽车站旁有它自己专门的车站。候车室不大,需要先在柜台将车票订单换成车票,然后像机场一样托运行李,交给托运柜台就行。会给行李票(取行李的时候会核对),不需要自己把箱子带到上车,这一点确实蛮方便的。


网上可以选座,票买得早,就选了上层第一排视角最好的位置。缺点是并没有电源插座。


Excluciva宣称座椅可以放平到180°,亲测了一下,并不能完全放平,最多只能165°到170°,但也基本可以平躺睡觉。车上也像飞机上一样是含餐的,分量很少,口味却挺中式,这个糖醋里脊饭吃出了国内食堂里的味道。


秘鲁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比较落后,高速公路只有首都利马周边有一段,之后双层巴士在普通道路上行驶,稳定性远不如高速公路来得平稳。根据我自身对坐长途巴士的敏感体质,尽管有舒适的座椅,却也不能休息得很好。



3月28日,又是在路上的一天。


清晨醒来时,窗外的景色甚是壮阔,窗外净是沙漠戈壁,太平洋在右侧不远处,沙漠就这样一直延伸到海边。初出的朝阳还未越过群山,略带朦胧的大漠和大洋连成一片。手中的iPhone无法拍出这般景色,唯有用随车而动的一双眼睛来欣赏。


阿雷基帕位于山间的一块河谷地,海拔2300米。从海岸公路转向内陆,开始一路爬升,窗外的景色依然是漫山的荒漠,没有丝毫的生机。车上也提供了早餐,也就是三个小面包,也有提供红茶咖啡等热饮。计划到达阿雷基帕的时间是上午9:30,结果晚点到将近11点才到。


前往普诺的车是下午两点,本来还计划着能去阿雷基帕市中心转一圈,顺便吃个午饭,现在不得放弃了,毕竟车站离市中心较远,路况也难以保证。


步行到一个市场附近,同样在一个小摊上吃了顿午饭。和利马大同小异,风格相似的汤,只不过鸡肉换成了牛肉。我点了个烤鸡饭,秘鲁的鸡肉料理都做得特别好吃。饭+汤一共7索尔,看来也是全国统一价。


下午去普诺是Cruz del Sur的车,秘鲁最大的巴士公司(http://www.cruzdelsur.com.pe/)。进Cruz del Sur的候车室之前,要在一个专门的窗口买一张3索尔的“登车票”。之后几天在普诺和库斯科坐车也要买类似的票,就如同早些年国内坐飞机要在机场另外交一笔“机场建设费”。


仍然选了上层第一排,140°的普通座,票价也较便宜(19刀)。车上同样有提供热饮和三明治。由于上了高原,车上还有古柯茶(Coca)提供,作为安第斯山区的传统的饮料,古柯叶中含有微量的cocaine,泡水喝据说能够缓解疲劳和高原反应带来的头痛。驶出阿雷基帕后,海拔就一直在爬升,最高爬升到4500米。虽然已经是安第斯雨季的尾巴,但高处不胜寒,很多路段都被雨雾笼罩,能见度很低,车速也很慢,320公里的路程开了六个半小时,晚上却也准点到了普诺。


在普诺住的旅馆是hostel homecenter puno,标间一晚20刀。普诺的住宿普遍都很便宜,选择也多 。出发前向旅馆预约了免费接站,也跟旅馆预定了第二天的的旳喀喀湖一日游(60索尔一个人)。


说到高原反应,普诺的海拔是3800米,比拉萨海拔高200米。十年前去西藏丝毫没有出现高原反应,这次前夜缺乏休息,加之长时间坐车,到了旅馆住下后仍有些头痛。每层楼的走廊上都有茶杯、热水和古柯叶,泡了一杯古柯茶喝下,但并未觉得有什么奇效,也许我的头痛不是因为高原反应,只是在高原上难以从车上的不适里恢复过来。

古柯茶并不算好喝,就是树叶泡水的味道。



3月29日,起床还是有轻微的头痛。


一日游的出发时间是早晨7:10,不到六点就起床。旅馆虽廉价,但早餐还不错,厨房的小哥还会逐个询问要不要煎蛋。泡了古柯茶灌满水壶,便成了在安第斯高原上入乡随俗的标配,之后几天都是如此。7:10导游准时来了,一声“Vamos!Let's go!”就出发了。走到不远处的武器广场,大巴车来接,去到码头之前又陆续接了些人,总共十几个人,也算凑成了一个团,毕竟雨季里旅行社的生意也不好做。


码头很是热闹,游船一艘挨着一艘,尽管是淡季,各个团却也都需要赶着这个时间点出发。我们的一日游团包括了漂浮岛(Islas de Uros)和 塔奇丽岛(Isla de Taquile),行程参考下图,是我从旅馆的册子上拍下来的。


的的喀咯湖(Lago Titicaca)是南美洲最大的湖泊,位于秘鲁和玻利维亚的边界。长193km,宽80km,坐了几个小时的快速船也只能窥其一隅。从普诺的港口到漂浮岛一路都是在芦苇荡中穿行,除了透过船舱内的舷窗,也可以站在船顶一览四周的风景。


进入漂浮岛的水域之前,出现了一座迷你浮岛,是景区检票口。土著乌鲁人从导游手中清点了门票,船才得以放行。



说到我对秘鲁的最早的概念,并不是著名的马丘比丘,而是小时候看的一起央视的《正大综艺》,主持人正是来到了的的喀喀湖的漂浮岛。一直留在记忆中的晴空万里和金黄干爽的芦苇甸,在雨季甚是难寻。前一天刚下过雨,脚下的芦苇也是湿漉漉的。漂浮岛一共约70座,我们所访问的是西侧入口往南的第三座岛。


登岛后大家围坐一圈,这家的男主人用芦苇扎成的草块演示如何建造漂浮岛,导游则在一旁用西班牙语和英语双语讲解。今天的每个漂浮岛都有抛锚固定,在岛上如同在岸上,丝毫没有漂浮的感觉。芦苇杆铺在草扎的浮块上,厚厚一层,走在上面感觉也很结实。



这家的主人剥了一些新鲜芦苇的嫩芯,分给游客品尝。口感像放了很久的大葱的葱白,比较干瘪。味道只有淡淡的清香味,类似于把黄瓜的味道稀释了数倍。


芦苇船是自费项目,一个人10索尔,但是所有人都去坐了。导游并没有上船讲解,黝黑(高原上的土著都是黝黑的肤色……)壮实的船主大哥轻松自在地划着桨,巨大的芦苇船也就很听话地在浮岛之间的水域兜了一圈。没有引擎的噪音,坐在船顶静静地融入湖光山色,身心似乎离天空又近了一步。这里也有几分像是云南的洱海,湖水清澈,自然淳朴。


从漂浮岛到下一站塔奇丽岛,快船要一小时十五分,慢船要三个小时,地理位置关系可以参考下图。途中开始下雨,从舱内望出去,湖面一直都是雨雾杂糅,混沌一片。船停靠在了塔奇丽岛最北边的码头,下船后顺着平缓的山路前行,由于是高原,又下着小雨,大部分人都走得很慢。从北端的渡口走到东侧的码头,慢慢走的话,总共约一个半小时的徒步行程,中途造访一家农户,并吃午餐。


人终于三三两两地都到齐了。午饭提供有有蔬菜浓汤、面包、百里香茶,主菜是烤鳟鱼(trucha)或炒蛋二选一。我选了的的喀喀湖特产的烤鳟鱼,肉质鲜嫩,就是刺稍微多了些。配上高原特有的夹生米饭,这一餐算是相当得入乡随俗。


午饭后雨彻底停歇,还微微透出一些阳光,轻微的头痛也彻底消失。农家的后院里就有无限的湖光山色,天放晴后也变得清晰起来,远方玻利维亚的山脉也清楚可见。


村民的传统舞蹈表演和织物展示也随之进行,表演的是源自于于日常劳作的舞蹈,虽然粗陋,却也挺有意思。给游客传看手工织物的同时,还演示了羊驼毛的清洗:把当地的一种植物捣碎挤汁,瞬间起了很多“肥皂泡”。类似于皂荚,是天然的清洗剂。这让我这个生活在现代都市里的动物看得饶有趣味,导游还说这是天然香波,并抹了一把在自己头发上。


步行到塔奇丽岛最高点的中心小广场,广场边的指向标表明了这里在地球上算是一个遥远的地点。指向标上用拉萨作为中国城市的代表,想必安第斯高原的人们对地球另一端的青藏高原也有一些特别的情怀。

(17506km,拉萨是这些城市里距离最遥远的。)



我个人喜欢塔奇丽岛胜过漂浮岛,明明是一个游客络绎不绝的地方,却能依旧保持着质朴的风貌。田间的农舍和花海是高原上难得的温婉画面;面对大湖,走下绿意盎然的山坡,自觉地放慢脚步倾听风的声音。



一个半小时的船程回到普诺,时间尚早,市内随意闲逛。普诺城市虽小,却也有一条商业步行街集中了餐馆和纪念品商店,餐馆也都有英文菜单放在门外,作为游客能很方便了解。在其中一家吃了晚饭,点了秘鲁“国菜”炸天竺鼠(cuy,小伙伴说吃起来像烤乳猪)和烤羊驼肉(alpaca),均是秘鲁特色,别的地方很难见到,每道菜30索尔左右。羊驼排吃起来就像比较瘦的牛排,口感偏硬,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也许是被浓厚的酱汁盖住了。


回旅馆取行李,由于是十点的夜车去库斯科,开了旅馆也有钟点房洗澡,一个人10索尔。打车去车站(4索尔),仍然是Cruz del Sur的车,“登车票”是一个人1.5索尔。普诺到库斯科六个半小时,下层160°的座位(26刀),上车就开始睡。



3月30日,主题还是赶路。


不到五点,到了库斯科,这天的行程是从库斯科到Santa Maria,再转车去Santa Teresa的水电站,然后徒步到热水镇(Aguas Calientes)。


走出圣地亚哥车站(Terminal Cruz del Sur de Santiago),打车到市中心的Pariwana Hostel(5索尔),两天后从热水镇回来住的地方。只把必要的东西塞进书包,其余的存在青旅。青旅的前台告诉我说去Santa Maria方向要去Terminal A Quillabamba车站 坐车,并且车站附近治安不太好。青旅帮忙叫了车去了车站(10索尔,挺贵,不知道电话叫的车能不能还价……),刚一下车,车站门口就有“黑车”的人围上来问去不去Santa Maria。当时天还没亮,也听说附近治安不好,还是觉得去车站坐巴士比较稳妥。

(车站位置参考此图,两个车站已用五角星标出)


车站里有两家巴士公司,全天都有车去往Quillabamba,Santa Maria算是一个中途的小站。选了Ampay公司,时间表上最早的一班车写的是7:15(另外一家也差不多),于是就买了这班车的票,一人15索尔。在简陋的候车室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七点准时上车,但等到七点半车也丝毫未动,候车厅里“Quillabamba”的喊声此起彼伏,看来人不够多车是走不了了。等到8:15终于开动,有点后悔没有坐路边的拼车,不然可以省很多时间,毕竟这一天的行程还是比较紧凑的。




中途停了一个路边的休息点和若干路边小站,也有小贩中途上车兜售食物。花3索尔买了一份煮玉米配奶酪(choclo con queso),南美的巨大粒的玉米很有嚼劲,奶酪比美国吃的Mozzarella还要咸得多,在这里应该相当于中餐里配稀饭的腐乳。最有意思的是车上有一个秘鲁大叔在推销产品,就像在中国的火车硬座车厢里。他拿出了一袋中国的糖果,给乘客逐个发样品。我拿到一看,写着“人参糖”,产地广东汕头。他叽里呱啦说了一通,我也听不懂,想必是如何有益健康之类。我听说过国内正风靡秘鲁的玛卡(网上找了一下,其实也有“玛卡糖”这种东西……),没想到的是秘鲁人却在吹嘘中国的“人参”。在这小小的巴士上,我更加认识了这个遥远的国度,虽远在地球另一端,但又如此相似!


下午两点到了Santa Maria,大部分都是九曲十八弯的盘山路,不到200km的路竟走了5个小时。好不容易凑齐了愿意一同拼车去Santa Teresa的背包客,老司机开着一辆长安面包车熟练地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上。


Santa Maria往Santa Teresa方向没有柏油路,土石路的路况也不好,车上其他的背包客说这里的路就像是玻利维亚的“死亡公路”。经过一段滚石塌方区,司机在交通管理员的指挥下,并不断观察着山坡上的滚石,或急或徐地前行,总算有惊无险地通过危险路段。一路上遇见不少送完游客的中巴车往回走,路况如此之差,外国游客却络绎不绝,确实有一定的安全隐患。秘鲁政府的策略是坚持不把公路修到热水镇,外国游客只能坐昂贵的火车,当然秘鲁公民可以选择廉价的普通硬座车。像是经费有限的背包一族,只能选择辗转搭车到水电站,再徒步进热水镇。


到了Santa Teresa镇上,有几个同车的背包客晚上住这里,而我们和一个德国小伙子Marco要继续前往热水镇,换了一辆小车去水电站(Hidroelectrica)。进水电站区域之前需要登记护照,从Santa Maria到水电站车费一个人15索尔,直接交给第二辆车的司机就行。


从水电站到热水镇也有秘鲁铁路(Peru Rail)的客运服务,但是官网上查不到这条路线。发邮件问过Peru Rail,得到答复是单程票25刀,时间表如下 (仅供参考,亲自沿铁路走过,发现火车经过时刻并不吻合):


我和小伙伴还有Marco结伴沿着铁路徒步前行,很快铁路到了尽头,需要走上山坡上的小道,很快可以看到经过“之”字形爬升后的铁轨。走过一座铁路桥,铁路就一直在乌鲁班巴河(Río Urubamba)右岸穿行。


从水电站到热水镇的徒步距离是10km,出发后不就就开始下雨了,本以为雨下不大,为了抓紧时间赶路也顾不得打伞。铁路旁的小路有点泥泞,有些时候要走在铁路上,也很快习惯了硌脚的石子。Marco的步速很快,为的是保证天黑前能到热水镇。安第斯雨季的雨说来就来,很快全身湿透,把羽绒服罩在书包上,紧跟Marco的脚步,生怕怠慢下来容易感冒。一路上超越了无数雨中漫步的游客,当精疲力竭地到达热水镇的旅馆(Ecopacker's Hostel,标间一晚28刀),正好用了两个小时。谁能想到本应悠闲惬意的徒步却弄得如此狼狈。洗过热水澡把湿衣服拿去旅馆旁边的洗衣房洗,8索尔一公斤,衣服烘干后再称重计费。



想要走遍热水镇的每一条街,也用不到一个小时,作为一个专门服务游客的山间小镇,没有平地,物资供给完全依靠铁路,限制了镇子规模。入夜的热水镇很像台湾铁路“平溪线”上的某一个小镇,铁路就是镇上最重要的部分。不论是平溪线还是热水镇,我都会沉醉于铁路穿过闹市的感觉。



3月31日,前往马丘比丘(Machu Picchu)。


热水镇和马丘比丘之间有一条与外界隔绝的“之字形”公路,每分钟巴士穿梭不绝,单程需半个小时,现在单程票价已经涨到12刀了。如果有体力的话,徒步上山则是最好的选择。


前一日Marco告诉我,在雨季里,早晨不太可能下雨,徒步上山最好要早点出发。宜早不宜迟,毕竟要走一个半小时,吃过早餐6:15就出门了。乌鲁班巴河的桥头要检查门票和护照,方能进入前往马丘比丘的登山道。沿途的游客不多,也许别人早就上去了。沿途虽然没有三毛笔下的奇花异草,但是拾级而上的过程也是在见到这座“天空之城”之前积累一颗敬畏之心。因为连续几日的睡眠不足,从海拔2000米爬到海拔2430米,还不及南京的紫金山高,却没有往日一般轻松,不过时间也没有超过一个半小时。


(绿线是登山步道)

(在山顶能够眺望河谷里的热水镇,宛如仙境。)


马丘比丘里面有两个小景区,分别是马丘比丘山和华纳比丘山(Huaynapicchu)。马丘比丘的门票是一个多月前就在官网上买好的,由于是淡季,相对热门的华纳比丘门票也很充足,大门票+小门票一共63刀(http://www.machupicchu.gob.pe/),这票价在中国也算很贵的了。秘鲁、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厄瓜多尔这四国组了“安第斯共同体”,其公民可以享受四折优惠。景区门口有一个收费公厕,进了检票口就一个厕所都没有了。检票时会再次核实身份,并在打印的门票上盖章,一天之内最多可以进出三次。


八点进了大门,兴冲冲地登上高处的平台,这时的马丘比丘还完全在雾气的笼罩之下,依稀可以辨认建筑的轮廓。预约的华纳比丘是上午十点,时间尚早,先去最南边的“太阳之门”。回来时,雾已基本散去,四周的山峦仍然云雾缭绕,对“失落的印加古城(Lost City of the Incas)”算是一种极其准确的诠释。到这里来一睹马丘比丘的真容,本身就是一趟辛苦的跋山涉水,雨季丰富的水汽更加深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境。

(西伯利亚铁路T恤,能不能算是免费给穷游打广告?只是一路爬山上来早就湿透了……)


穿过遗址到最北端,有一个小门是华纳比丘的入口,已经有人在门口等待。休息一会儿,到了十点准时开门。除了要检查护照和门票,还要在册子上登记时间并签字,出来时也要签字。华纳比丘山不算高,某些路段比较陡峭,不过都有缆绳加持,并无危险。

(上山容易下山难。极其“反人类”的下山路,侧身并倾斜才能勉强挤过去。)


华纳比丘山上有几处神庙遗址,峭壁上的石屋也是由巨大的石块垒成,当我气喘吁吁地爬上来触摸石墙,不得不感慨古代印加人是如何才能把这些石头搬上来的。山顶有一块木牌,写着海拔2667米,最高处是一堆乱石,没有多少站立的空间。不过在下山的过程中有几处平台,能够将马丘比丘以及乌鲁班巴河谷统统尽收眼底,真的想在这里坐上一天。


下山回到马丘比丘遗址,游客明显比上午要多得多,大量的旅行团偶尔也会把狭窄的道路堵住,置身其中,反而无法静静品味这座城池,更像是一个众多人参与的迷宫游戏,从入口进去在绕回到出口也就完了。很多路径是单行线,往回走会被管理员制止。迫不得已出来后,再次从检票口进去,沿南侧的石阶一路爬到最高处的神庙,正是画册中马丘比丘的标准角度。下午一点,飘过几滴雨后,天空放晴,甚至蓝天也露出一角,没有虚名,亲眼所见的马丘比丘只会比画册上的更美。

(门洞里的山峰正是华纳比丘)


(放养在景区的羊驼是天然的割草机,更是吸睛神兽。)



离开马丘比丘尚余一些力气,坚持走回热水镇。前一天踩了不少石子,脚底板还在隐隐作痛,原本轻松地下台阶也成了一个挑战。快走到热水镇是,迎面遇到了Marco,他正在走回水电站,为了能晚上回库斯科,看来他今天要比我走更多的路。


一个小时多一点走回了旅馆,整个人也就彻底倒了。晚上还是坚持去书店寄了明信片,秘鲁的国际邮票定价8索尔一张,书店卖的每张再多收五毛,这是我见过的最贵的平邮,比美国还要贵一倍。明信片都是统一价一索尔一张,好看的明信片不多。

(雨季的乌鲁班巴河如咆哮的猛兽,让人敬畏)



4月1日,返回库斯科。


上午8:30的火车,需要提前去窗口换票。在规划行程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汽车+徒步的方式会很疲劳,所以返程选择火车。铁路公司有两家,Peru Rail (http://www.perurail.com)和Inca Railhttp://incarail.com),雨季的路线都是往返于热水镇和欧雁台(Ollantaytambo)。据我查到的票价,Inca Rail比较便宜。前往马丘比丘一日游行成潮汐客流,所以早晨往欧雁台 方向会便宜很多,即便如此,我买的上午最早的一班也得要54刀。


八点火车到站,欧美来的游客乌泱泱地下了车,既有学校组织的高中生,也有“夕阳红”旅行团。今天天气不错,想必大家都会留下一个马丘比丘的美好记忆。火车只有两节,因为空座很多,我上车后要求把作为换到右侧, 更方便欣赏乌鲁班巴河的风景。


从热水镇到欧雁台一共45km,需要一小时四十分钟才能走完。铁路也过于老旧,只能低速行驶,在很罗路段车厢会较大幅度地摇晃,这样的火车还是人生头一遭。因为时间有限,想多留一点时间给库斯科,在欧雁台下车后,不做停留,直接坐拼车去库斯科。欧雁台到库斯科是两个小时,一个人10索尔,都是固定价格。

( Inca Rail 915号机车,前南斯拉夫60年代生产的JZ Class 802型号,经过大幅度的翻修,也换上了新的沃尔沃引擎。)


(由于大气较为稀薄,高原的天空蓝得很纯净。)


库斯科市中心的圣弗朗西斯科广场(Plaza San Francisco)下车,Pariwana Hostel就在广场附近。去青旅提行李入住,这次只住一晚,所以就选择了最便宜的14人间,铺位一晚31索尔,在库斯科市中心算是最便宜的住宿了。


从圣弗朗西斯科广场向西走三分钟,就是圣佩德罗市场( Mercado de San Pedro),市场里面有很大一片区域是小吃摊,卖的多半是搭配主食的简餐,一餐饭10索尔之内就能搞定,当地秘鲁人和外国观光客都喜欢来这里吃。铺位一家挨着一家,桌子的空间有限,遇到生意好的只能坐在后排的长凳上端着碗吃。尝试了秘鲁的鸡汤(6索尔),搭配了马铃薯和通心粉,跟之前喝过的汤一样,咸淡适中,有一种在家里喝山药鸡汤的错觉。只不过这里用的是肉鸡,鸡胸肉也是鲜嫩多汁,丝毫不干柴。市场里除了食物,也集中了各式各样的纪念品摊位,从小挂件到印加草药一应俱全,是一个好吃好逛的地方。


库斯科是曾经的印加帝国首都,千百年来一直都是是一个繁忙喧闹的大城市。现在的库斯科依旧保持着古朴的一面,饱经风霜的大教堂和石板路与百年前无异,尽管大部分建筑都是西班牙人来了后建的,却也保留了不少印加时期的石墙,著名的“十二边石”就在其中。


下午沿着青旅地图上的推荐步行路线,在库斯科老城里走走看看。大体上库斯科古城是以圣弗朗西斯科广场-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圣布拉斯广场(Plaza San Blas)为中轴线,殖民建筑的精华都在这一线附近。武器广场往南走十分钟的Quri Kancha神庙遗址下方有大片的草坪,天气好的话,是个不错的放松休憩的地方。


(古城狭窄的街道)


(中间最大的那块就是著名的“十二边石(Piedra de los 12 ángulos)”,就位于武器广场和圣布拉斯广场中间的Hatunrumiyoc街上,也是热门的合影地点。)


城北的山上有一处Saqsaywaman遗址,是个俯视全城的好地方。因为时间有限,也无力爬台阶,便没有进景区,就坐在山脚的小店里,喝一瓶“印加可乐”,这儿也有不错的风景。遗址的门票挺贵,门口有当地司机说一人20索尔能带进去,不知是真是假,暂且留个遗憾。


同样在山脚下的不远处是圣克里斯托瓦尔教堂(San Cristobal),教堂的钟楼不要门票,只是楼梯狭窄黑暗,要用手机当手电筒。钟楼上可以看到整个武器广场,我去的时候没有其他游客,耳畔只有风声,一个人居高临下的感觉,倒也是十分轻松惬意。

(钟楼里远望武器广场)



库斯科作为一个热闹的大城市,在“高冷”的古城区外,也要体验当地人的生活状态。青旅正好位于游客区和商业区之间,和中国一样,商业区入夜后变得格外繁华热闹,夜市和小吃琳琅满目,不多吃几摊真是愧对自己。


遇到了久违的街边烤串,不过没有羊肉,只有鸡肉和羊驼肉。点了两串羊驼(pincho de alpaca,4索尔一串),口感和味道都很像牛肉,没有异味,就是咸了一点,可能是为了搭配清淡的马铃薯。烤串都得搭配主食,看来秘鲁人的胃很难被填饱。


转过一个街角,看见一家店的大锅里炖着像卤肉的东西,点了一份尝尝(8索尔)。肉其实是油炸的,可能经过短暂的炖煮,非常硬,也不太入味,和中式的卤肉相距甚远,并不好吃。曾在墨西哥吃到过很好吃的卤肉,看来以往的经验在秘鲁菜里并不适用。

(看颜色是不是很像红烧的?)



4月2日,在秘鲁的最后一天。


下午3:50的飞机飞回利马,抓紧上午半天的时间再好好看一看库斯科。在青旅吃完早饭就出门往武器广场走,远远地就听见大喇叭的声音,走近一看发现甚是热闹,原来是赶上了阅兵式。仪式还未开始,先在大教堂前的台阶上站定一个好位置。


台阶正中搭了一个临时的主席台,主持人用西、法、英三语做了一个简短的报幕,意思是说这是每周日上午例行的阅兵式。阅兵式能如此频繁地举办,着实让我惊讶,话说虽不能与中国的阅兵式严肃整齐相提并论,倒也是有模有样,有不少兵种方阵,其中还有一个军乐队方阵,主席台背后也立着两排身着制服的军官。四周的氛围极其轻松,几乎没有限制走动的区域,在正式开始前,只要不穿到方阵里面去,似乎都不会有人管。我就站在紧邻主席台的位置,视角极佳,反倒是比那些军官站得更靠前。


上午十点多才开始升旗仪式,先是库斯科市旗,然后是秘鲁国旗。升旗手由若干名各行各业的市民代表担任,每个人轮流拉一段绳子。现在算是明白了,库斯科的阅兵式相当于学校里每周一的升旗仪式,由推选的优秀学生当升旗手,只不过库斯科的更加隆重罢了,若能当一次升旗手,想必是很高的荣耀。



来不及把阅兵式全部看完,11点之前要赶回青旅收拾东西退房。在圣佩德罗市场挑了些纪念品,顺便解决午饭。下午打了一辆黑车去机场,只要6索尔,秘鲁人做生意都比较讲诚信,搭黑车也不需要有太多顾虑。和国内的套路一样,坐黑车要提前付钱给司机,怕被抓包。


库斯科到利马是Peruvian Airlines,一个人72刀,没有针对外国人的附加费。值机后,拿到的登机牌就是一张超市的收银小票一样的东西,可千万要收好了,别随手不小心扔了。库斯科机场的安检形同虚设,有人一直盯着安检仪的屏幕,然而小伙伴还是顺利地把打火机带进来了,带液体更是没有问题。在这样一个没有恐怖分子的遥远国度,人们也自然放松了警戒心。一个国家处在这样一种与世无争的环境里,可以说是一种幸福,但也同样是发展的障碍。


飞机晚点了一个多小时,反正到了利马也是在机场等待,倒也无所谓。库斯科机场没有免费WiFi,去咖啡馆点了一杯4索尔的红茶,让店员帮忙连上网。不过是有限时的,大概一个小时后就不能用了。


降落利马,步行十五分钟去了机场附近的一家肯德基(同样没有WiFi),点了一个大的全家桶(50索尔),足够两个人吃饱。飞机是凌晨3:40的,晚上也没有地方去,只能回机场待着。这次没有来时免费改签直飞的好运,去Avianca的柜台得知人工值机12点才开始。因为没有托运行李,就提前用自助值机打印了登机牌。利马机场的免费WiFi一天只有30分钟的限额,二楼过边检之前有一家星巴克,买东西可以得到密码,不限时使用。


国际候机区里的商品都以美元计价,一瓶外面卖2索尔的普通矿泉水,里面卖3刀,简直是在抢钱,重点是机场里没有一台饮水机。所以来机场前先买好水,安检应该不管的,就算不让带,也得据理力争。


两段航班都很准点,所以在圣萨尔瓦多的45分钟转机也能不慌不忙。Avianca的两段都是A320窄体机,不如Latam的767宽敞。每一段都含一顿餐,尽管一大清早就吃了两顿,但毕竟量少,并不会感觉很饱。

(方形的应该算是火腿千层派,卖相不好,味道还不错)


(圣萨尔瓦多机场)



后记:这次的秘鲁之行算是赶上了雨季的尾巴,避开了旺季的人潮,也很幸运地欣赏到了晴天的美景。出发的前一天有一场考试,回来后的第二天就要上课,利用春假进行这样一场长途旅行似乎是过于仓促,但在我看来,换一种风景,也换了一种心情,身体疲劳的同时,内心却能获得放松。很希望如果有机会能够清闲地在库斯科住一个月,那又会是另一种心情。也许下次造访更遥远的巴西智利阿根廷的时候,还会再次来到秘鲁。毕竟原本就已经似曾相识,现在看来更可以把秘鲁当做一位熟知的老朋友了。


最后编辑于 2017-04-20 14:40

举报 回复

阳光刺心的灼热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4-24 20:06

2楼

感谢楼主分享

q1n9m1n9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4-24 20:44

3楼

李博宁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7-04-24 21:15

4楼

我来给好朋友点个赞

miyuki_0 8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5-10 06:39

5楼

因为好奇进入热水镇的便宜的交通方式,仔细看了楼主在库斯科-马丘比丘的几天。。。年轻真好,有体力能折腾折腾不起的只能乖乖地买高价火车票巴士票。话说那个Marco, 还要原路折腾当晚回库斯科吗。。。时间上算算也来不及啊

最后编辑于 2017-05-10 06:43

举报 回复

zhya1101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5-10 11:35

6楼

回复 5楼 @miyuki_0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因为好奇进入热水镇的便宜的交通方式,仔细看了楼主在库斯科-马丘比丘的几天。。。年轻真好,有体力能折腾折腾不起的只能乖乖地买高价火车票巴士票。话说那个Marco, 还要原路折腾当晚回库斯科吗。。。时间上算算也来不及啊

查看全部引用

Marco是早晨爬完马丘比丘,下午从热水镇往回走。。应该来得及的,只不过回到库斯科应该很晚了。当然欧雁台也可以住宿。

傲雪凌霜1969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5-12 14:24来自穷游APP

7楼
楼主帖子很好,已收藏。\n能问一下楼主利马的大巴车站离机场远吗,机场到大巴车站只能打车吗,有公交或机场大巴吗。

zhya1101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5-13 05:19

8楼

回复 7楼 @傲雪凌霜1969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楼主帖子很好,已收藏。\n能问一下楼主利马的大巴车站离机场远吗,机场到大巴车站只能打车吗,有公交或机场大巴吗。

查看全部引用

机场就在市区边缘,到市内任何地方都不算远。没有公交和机场大巴,走出机场外面有当地人的公交,但我也不清楚怎么坐。我们是打优步,从机场到市内大概四十几索尔,不过如果手机有流量的话,走出机场到主干道的路边打优步,价格会便宜很多。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