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去撒哈拉寻找三毛

旅游攻略论坛: 北非地区 旅行摄影

去撒哈拉寻找三毛

信叉
信叉 3袋长老
2017-06-22 502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信叉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6-22 01:15

1楼

抵达阿庸城——联合国维和部队长期驻扎之地


“Excuse moi.”

”Oh sorry.”

大巴下午五点从马拉喀什开出,到达Agadir已经天黑了。Mohamud Amine中途在Agadir上了车,车票上的座位号刚好是我正在坐的座位。我不情愿的把旁边属于我的,堆了杂物的座位收拾好,坐了过去。


“你也去阿雍城吗?”他先主动示好。“是的。”一心想睡觉的我并没有想打开话匣子。可潜在的不安,还是让我开了口。“听说进阿雍城,要接受检查。查护照,还要被盘问。”“是的。每隔几百米就有一道检查站。”他很是轻松的回我。我心中OS,查的都是外国人,你当然轻松。“我一会儿可能会睡着,到检查站前,可不可以先叫醒我。”


之所以如此紧张,在于摩洛哥当局对进入阿雍城的记者极度敏感,因为在城郊散布着很多撒哈拉威人难民营,他们不允许记者去拍。所以对进入阿雍的外国人,会重点查职业,死也不要说是记者就对了。我之所以让Mohamud提前叫醒我,是想把相机先藏起来,以免警察怀疑,也是有点做贼心虚。


大巴停了,Mohamud问我要不要下去吃点东西,毕竟还有十多个小时的大巴要坐。我随他一起下去了,点了杯牛油果汁。记不清话题怎么就从去阿雍出差,变成了阿拉伯地区局势。“伊朗的穆斯林和我们不同”,“你知道美国为什么发动伊拉克战争吗?”,他说起国际局势开始变得涛涛不绝,并且critical。我装作无知,饶有兴趣地听着。“北非被法国殖民,所以我们说法语,可是学法语有什么用,全世界都在说英语”。最后这个话题以批判摩洛哥现有教育体系为终。


大巴重新出发后,他问我“为什么去阿雍?”这一路我即将和N个人重复这段话。“40年前,有个非常有名的中国作家曾经生活在那个城市,和她的西班牙老公。她还把他们在当地的生活,与当地人的交流写进了一本叫《撒哈拉的故事》的书。所以这次,我要去她的故居看看。”


那年冬天的一个清晨,荷西和三毛坐在马德里的一个公园,荷西问三毛,“三毛,你明年有什么大计划?”

“没什么特别的,过完复活节以后想去非洲。”

“摩洛哥吗?你不是去过了?”

“去过的是阿尔及利亚,明年想去的是撒哈拉沙漠。”

“你去撒哈拉预备住多久?做什么?”

“总得住个半年一年吧。我要认识沙漠”


荷西为了这句话,放弃了航海的计划,在当时还是西班牙殖民地西属撒哈拉地区的重镇——阿雍城,找到了一份磷矿公司的工作,给了三毛一个惊喜。撒哈拉沙漠很大,光是北面就横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和埃及。甚至有旅游骨灰级达人说,最漂亮的撒哈拉在阿尔及利亚。但是对于荷西来说,如果要在当地生活,还要打份工赚点钱养三毛,就要去西班牙殖民区。这就是三毛去阿雍的背景。


经过了15个小时的夜吧,车子终于开进了阿雍城。街上随处可见联合国维和部队。没错,70年代西班牙被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从西撒赶走后,这里的局势一直不稳定,联合国维和部队长期驻扎。由于当地武装部队始终干不过摩洛哥当局,所以西撒目前处于摩洛哥控制。

最后编辑于 2017-06-23 22:23

举报 回复

人力乌冬面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6-22 20:27

2楼

楼主来点美图呀,呵呵

信叉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6-23 22:22

3楼

寻访三毛故居:门锁了,铁门上还落了好多灰


和Mohamud出了车站,“You see? ”Mohamud指着远处的沙漠对我说“The desert.”


三毛的撒哈拉就在我的眼前。沙漠看上去很近,可从车站过去,走,显然不现实,特别是我还背着50升的大包。


Mohamud当地的朋友开车来接他,顺便带上我。我问“你是撒哈拉威人?”

“没错。”

“现在还有人生活在沙漠里吗?(摩洛哥的游牧民族很多,撒哈拉威人算其中之一。)”

他开玩笑说,“当然啦,还要骑骆驼呢。可是如果我骑骆驼来接你,咱们10点也吃不上早饭啊,所以我只好开车来了。”


比起Mohamud的文艺,他的朋友倒是个逗逼。那天晚上我们在酒店吧台喝东西,聊起中国人什么都吃,连蟑螂都吃。刚说到这,他看到地上刚好有个虫子在爬,对我大喊,“快!把它抓起来做给我吃。”我接下去“快!给我点火,我要把它炸了。”你看,撒哈拉威人也不全都是整天骂政府,搞革命。也有很多像这样,生活在现代文明里的。

吃过早饭,他们问我你要去哪儿,我说我要去Echo的故居看看,顺便向他们问路。Ave. Nakib 44号,这是现在新改的路名,可当地人知道的并不多。我接着说也叫卡泰罗尼亚地区。他们开着车带我去找。

这张照片已经看过了无数次,像是在唱Dou Re Mi的牌楼已经深深印在了脑子里。以至于我们的车子开过时,我对他朋友说,我想我们刚刚经过了那个公寓,就是后面那栋。车子又绕回去,我下了车,寄希望于这里还有人住,以我脸皮的厚度,一定会去敲门,千方百计进屋看看的。这个房子是三毛和荷西从无到有装饰出来的,地板也重新换过。经过他们的装饰,镇里不断有大户人家来参观,甚至房东一度要涨租金,把三毛气哭了。

可门锁了,铁门上还落了好多灰。一个大爷走过来,和Mohamud了解情况,大爷不会说英语,Mohamud他们给我当翻译。原来这个租户五个月前搬走了,现在没有人有钥匙能进去。但是工作挖掘了我无孔不入的本能。我看到隔壁的门是开的,就问那个住在里面的小孩,我能不能上去看看。他说可以。我爬上狭长的楼梯,看到了天井。或许40年前,撒哈拉威人的羊,也从这里掉下去过。他们都从隔壁三毛的天井掉下去了,这么近,怎么可能这里没有羊毛和羊腿。嗯,三毛的天井一定也像这个。

“你接下来什么打算?”Mohamud朋友问,我知道他们等会儿还要开会,知道已经打扰他们太久了。“如果方便的话,把我放在一个靠谱的酒店吧。我还没找住处。然后剩下的一天我自己到处溜达溜达。”没成想,他介绍我去的酒店居然和联合国维和部队下榻一家,还看到了中国军人,当然要住了。



最后编辑于 2017-07-05 22:02

举报 回复

信叉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6-23 22:47

4楼

回复 2楼 @人力乌冬面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楼主来点美图呀,呵呵

查看全部引用

一大波照片正在路上

信叉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7-05 22:00

5楼

认识三毛的当地人:她每天都要走我们眼前这条路,去邮局寄信


告别他们,我决定先去三毛和荷西结婚的教堂。因为邮局和法院已经易址,当地人不一定知道,况且在阿庸找个会说英语的人并不容易。可教堂却是镇上唯一的一个,应该好找。

 

给我带路的人,看英语表达不清楚,干脆直接开车带我去教堂,把我放在教堂后门。后来才知道,教堂大门如无活动,平时是不开的,到了后门按门铃,就会有人应。教堂工作人员知道我为Echo而来,让我先自行进教堂参观,参观多久都没事。参观完按门铃,他有些东西给我看。教堂很朴素,放在欧洲,不会有游客会把它作为目的地。可作为镇上唯一的一个天主教堂,他承载了所有天主教徒的婚礼。但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翻阅了1970年代,所有在教堂登记结婚的人的名单,没有找到三毛和荷西的名字,他们猜测,是因为三毛不是天主教徒,因此他们不能在这里举行仪式。至于为什么书中提到这里,他又猜测,可能是二人公证之后,请了些朋友在教堂办了个小party。那么公证的话,就是法院了。我询问了法院旧址,便出了教堂。在这里,还是要给教堂对于三毛资料的核实和收集点赞。

 

教堂正门方向再走几百米的样子,就是三毛和荷西登记的法院,看见银行的大牌子就看到法院了。现在已经废弃,连窗户也没有,但里面却有人在晒衣服,看样子不是给homeless,就是低价放租的。三毛每天寄信的信箱也在这里。由于她租的房子没有信箱,40年前,在荷西没买车时,她每天要走将近一个小时去镇上寄信。还都是上山路,如今路况已经改善很多,目测20分钟走过去妥妥的。

 

此次三毛故居踩点,还差最后一站就将结束。我以为就要这样平淡的结束。可就是顺着法院和邮局这条路往前走,在街角的咖啡馆,两个60多岁的大爷把我叫住。“You here for Sanmao?”老天,他们说的是三毛,不是Echo,他们有可能不是从游客那里听到的,他们可能真的认识三毛。因为游客大部分和我一样,和老外讲起三毛时,为方便他们发音,会说Echo Chen。他们接着说“你长得像三毛。”老天,“你们认识三毛吗?”“我见过她,但从没和她说过话。你知道,她是个中国女人。我最后一次见她是1973年。她每天都要走我们眼前这条路,去邮局寄信。”

我已经激动的语无伦次,捂着脑门不停地说“天啊……天啊……”

缓过神来后,我说“我去买杯喝的,可以和你们一起坐吗?告诉我一些三毛的故事。”

“她在这里住过三个房子,坟场那个家,就是你去的那个是最后一个,前两个我不知道在哪儿。”

“她在书中说,那个时候她给很多撒哈拉威人看病,她当起了医生,给他们用红药水擦伤口,发烧了给他们退烧药,这是真的吗?”

“是的,因为那个时候镇上医疗并不好,药物又少。”

“有姑卡这个人吗?”

“有啊,她就住这里,那上面”大爷不屑地说,“姑卡现在是个又老又胖的女人”

“她后来有孩子了吗?”

“儿子女儿全有了。我看过《撒哈拉的故事》的西班牙版本,里面的故事是真事。”

大爷你知道吗?和你们喝茶的这个下午何止是made my day. 临走我找大爷合影,大爷说我们不是明星,不要合影。我便也没有继续问姑卡的地址,更何况,姑卡不会说英语,去了也只是看到一个早已不是三毛笔下那个少女,而是又老又胖的女人。



信叉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7-05 22:07

6楼

国家旅馆:40年前这里觥筹交错,如今却无人问津


此行最后一站是国家旅馆,下午问过国家旅馆晚餐时间,7点半。我看还有时间就去沙漠看看。阿雍城一侧沿大西洋,一侧被沙漠包围。所以三毛的撒哈拉虽然本身称不上壮观,但有大西洋作伴,也算不输Erg Chigaga(但是Chigaga仍是我的最爱,之后在撒哈拉的文章里放图)。沙漠和村子之间有一些水源,当地人用来养羊,据说时不时还能看到大批火烈鸟。

三毛在《素人渔夫》中写,她和荷西入不敷出,于是他们周末一大早开车去大西洋边抓鱼,回来在镇上卖。那天,他们刚卖给镇上最高档的酒店——国家旅馆。谁知,荷西的上司来了,说要请荷西和三毛在这里吃饭,他们点的鱼,正是荷西早上辛苦抓的,到了餐桌上价格翻了12倍。到了结账时,荷西和老板抢着买单,最后荷西赢了。相当于他们一天白干。三毛这时才知道,他们就算再怎么提价都不过分,因为这是在沙漠。

 

在阿雍的第一顿正餐,当然要去国家旅馆,点上一份鱼,还点了瓶卡萨布兰卡啤酒。整个餐厅就只有我一个人。40年前,这里可是西班牙的有钱人,才来消费的。他们在这里办酒会,觥筹交错,如今却无人问津。

 

我想无人问津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厨子实在不咋地,这鱼做的跟后来在任何一个大西洋海边城市吃的,都差远了。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把它们全部吃掉时,接到了Mohamud电话,说在我的酒店吧台和朋友喝东西,问我要不要来,我把剩下的卡萨布兰卡喝光,就赶去和他们碰头了。

 

后来,在M’hamid和捷克姑娘Monica还有她的两个沙发主一起做晚饭,弹琴唱歌的那个晚上,又聊起三毛。我说你知道Echo的生活方式如果放在现在,不算什么。可在那个年代她却像一个portrait standing there,是因为那个年代的中国,大部分人还在顾及温饱,小部分富人在享受西式生活。她本可以高枕无忧地过西式生活,她却跳出舒适区,做了40年后一部分人才会做的事。“是的。”Monica回我“还有一个原因是,在那个年代她作为一个女性敢这么做。”


像老驴友三毛致敬。


全文完。

sam91623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16 13:19

7楼

今晚出发阿雍城,你的攻略非常有帮助

信叉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0-14 23:05来自穷游APP

8楼

回复 7楼 @sam91623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今晚出发阿雍城,你的攻略非常有帮助

查看全部引用

玩的愉快啦😘

LeFilsDuVent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5 14:35

9楼

这周去摩洛哥,本来也想着去一下阿庸,可实在是太远了……时间上不合适。可能就不去了-。-遗憾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