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穷游论坛

新喀里多尼亚十日漫游

旅游攻略论坛: 太平洋海岛

新喀里多尼亚十日漫游

Ylshao01
Ylshao01 1袋长老
2017-08-12 1281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2 03:18来自穷游APP

1楼

在太平洋里屈指可数的法属岛屿中,新喀里多尼亚是矬子里的将军。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2 06:48来自穷游APP

2楼
新西兰航空六月份的一次半价促销,让我有机会临时起意定下了这次七月最后一天出发,八月十日返回的十日游。临出发前的两周,听住过的朋友推荐,在booking.com 定好在Hôtel Beaurivage的十晚住宿。哈哈,第一次住两星级的酒店,但是,看到评价在8.5和9之间,再加朋友推荐,心中也就没那么忐忑不安了。\n\n新喀第一大城努美亚和常居地奥克兰之间每天有一航班往返,单程飞行时间为2小时50分钟。新喀里多尼亚和新西兰还有一小时的时差,比奥克兰晚一小时,我们是出发前一天才发现,查看一下手机地图,确实,该岛在新西兰的西北角,澳洲的东北角上方,是澳新之间时差的一半也就不足为怪了。飞机上法国口音和澳新口音大约各占一半,哈哈,原来新喀里多尼亚是法航没有直飞航线的地方。因为没有托运行李,出发前夜已经在手机app上办好登机卡,抵达机场直接安检完去登机口。航程由波音737执飞,一路向北偏西而去,相当平稳。想起有的朋友的朋友近年6,7,8月份之间是坐游轮去岛国,一路颠簸的经历,不禁暗自庆幸。找到座位,打开座椅前的显示屏,是欢迎词加自己的名字。心里不禁为纽航点赞。旅行总是充满惊奇惊喜和意料之外的人生经历。大约一个小时以后,乘务长广播午餐服务即将开始,买了\\"seat only\\"的乘客可以付费点餐。纳尼?脑子里一万个问号闪过。7点半出门,八点二十到机场,喝了杯咖啡,吃了个muffin, 我可是留着肚子吃纽航不错的飞行餐的噢。稍安勿躁,等她开始发餐盘再看。看到乘务员推车上放着一份表格,心中大致有数,我的飞机餐是被\\"seat only\\"给排除了。原来,促销特价也是有暗门的。零点是算升级,40纽币一位。登时觉得那份鸡头色拉没那么诱人了。乘务员满怀同情地问,要不要来杯咖啡还是茶,要不要加糖,要不要加奶? 谢谢,生活在充满选择的地方真好。心里偷笑,原来这次机票也降了星级。同行伴侣用眼睛剐了我N多下,不行,得做点说服工作。于是,信心爆破棚地说,80纽币足够两人吃一顿正餐的。后来证明,在酒店旁边的La Barca(剌吧喀,不是巴萨), 两人吃到脑满肠肥,正好不到80纽币。\n\n入境卡是英法对照双语版,飞机上填好,过边检一句\\"笨猪\\"(你好)妥妥搞定,海关也是走过场的\\"笨猪\\"一下交表飘过,出口处找到\\"navette\\"(机场大巴)标志,脱掉冬装,出得自动门,蓝天,艳阳,浓浓暖意,却是令人惊奇的干爽。完全没有五月初在新加坡时出了机场后仿佛进了桑拿浴的感觉。嗯,是个好兆头(此处应有笑脸)。大巴车费是3000新喀法郎一位(100法郎约合6.6元人民币), 车程大约50分钟。排队等候时,一位着公司制服,光头面善,黝黑矮壮的岛民司机过来问过酒店名称,一把接过大背包和手提箱,装进大巴行李厢里。出得机场,走过一段等级不太高,但两侧却异常干净的公路,惊奇发现机场高速最高限速是110和90。大巴里照例是英语法语各半,估计这班\\"arc en ciel\\"(彩虹)大巴都是去 baie anse vata 和baie de citrons湾那一带的。24度气温,干爽宜人,司机开着车顶的天窗,没开空调,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一路顺畅抵达第一家酒店Le Méridien, 酒店临海而建,位置可能仅次于château royal beach resort and spa。第一批客人下车,司机准备关门上路,然而,车门却怎么都关不上了!彩虹大巴大概有过类似事件,应急机制启动,十分钟左右其他车辆分方向把乘客分别接走。我们和四个澳洲人上了一部类似依维科的面包车,和气利落的岛民女司机送完他们到Hilton 后就把我们拉动了Beaurivage(美岸)酒店。谢过司机,来到前台,叫Michel的先生接待我们。酒店显然做不少日本人的生意,大堂的另一边摆张桌子,坐着一位白净的日本女人,好像法语,英语说到都不错。下飞机前下的决心就是这十天不说英语。拿出护照,直接法语說明在blooking.com定过房,要带海景的两张床的房间。先被安排到了二层的一间,入得房间,一张两张小床拼成的大床映入眼帘,对面这是可以做床用的 canapé (沙发)。预先在网上说明的两单人床,和刚刚强调的deux lits(两张床),被想当然地安排成了三人间了。和气的伴侣建议把床分开,领命下楼继续操练法语,片刻功夫,来了一男一女,分别挪床和铺床。我们望着窗外的碧海蓝天,忽然发现,呃,怎么没有阳台啊!不行,问过铺床的女服务员,原来带balcon的房间在三楼(实际上是四层,底层算零,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嘛)。去到前台,问过原委,原来三楼的房间要小一些,提议让我们看过再决定是否愿意调换。房间是略小一点,但是阳台增加的户外空间补偿有余。安顿完毕,时间已下午2点了,想起饥肠辘辘,一路飞奔下楼,问过前台,直奔Aanse Vata方向而去。问过两家,均已过了正餐时间,只有La Barca还有热餐供应。啤酒要了一大杯爱呢根(Heineken 法国人独门读法)。第二天去超市发现,这杯啤酒把我们的游客身份暴露无遗。当地人引以骄傲的啤酒品牌是NUMBER ONE(没错,英语的第一,老大)。1972创立的当地啤酒厂。回到酒店休息一下,再次下楼,越过马路,柠檬湾的白沙滩踩在脚下,试过水温,一气游到百米外的ponton( 浮台)之上。被太阳晒热的木质平台,把身体里冬日奥克兰的寒气灸烤而散。这个周末身体经历过星期五皇后镇雪山的零下一度,周末奥克兰寒流末梢的湿冷的十度,今天下午的24度。我一周前的感冒已经好了,但是,同伴却有感冒初起的迹象。风平浪静,艳阳高照,祈福一切平安吧。\n\n第一天,努美亚,nous sommes ici(我们来了)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3 07:27来自穷游APP

3楼
第二天,日上三竿,约11点时,梳洗打扮停当之后,十天的漫游,其实是慢游“自由行”就正式开始啦。和前台咨询一番,得知坐公交车得付现金,换钱得到société générale (姑且叫它SG银行吧)去换。五分钟走到附近的port plaisance (名曰快活港,其实是个游艇俱乐部码头)的购物中心,进门左手第一家就是SG,好幸福的感觉。和柜台后的法裔美女“笨猪”后说明来意,然而,美女一声“désolée\\"(对不起),进门时的幸福感顿时失去了一大半。美女十分热情地告知,换钱还得到城里拉丁区胜利大道上的BCI去换。问她后得知,走到市中心只需十分钟。万幸,十分钟,这是伴侣可以且乐意步行的舒适距离。\n\n\n一路沿海滨蛇行而去,在有戴高乐铜像的小广场照过相之后,查看手机里的Maps.me离线地图,发现下一段路需要离开海滨,走城区的道路,过了个转盘和街心花园,BCI标牌赫然出现在正前方。柜台后的眼镜美女要过护照,告知只能换200纽币(约合人民币一千块)的法郎。(想问为什么有这个限制,可是,张口想问时,一下记不清limite到底是阴性还是阳性,生生卡壳了。莫里哀先祖,对不起咯)在打印的表格上签字后,将一万三千多法郎装入口袋,仿佛有种以前万元户的感觉。美女告知,往前再走几分钟就可到市中心的marché de Nouméa了。原来这家BCI不是拉丁区的那家。路过一家叫James Cook Ecole的小学,楼上围栏上的一句话特别引人注目,大意是“ 学校应是激发创造力和幸福感的场所”。心中暗想,当年的“中关村三小”是这样的吗。心中好奇,想问问学校有没有假期游学活动。楼下咖啡馆的客人告诉我,学校从旁边的铁栅门进出。去到楼上的办公室,一位岛民秘书说,负责人在休假,给了张名片,让发邮件联系。估计是快到午餐时间,她给人敷衍了事的感觉。\n\n走过这段上坡路,一片街心广场映入眼帘。果然,穿过草坪,努美亚市场的招牌就在对面。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热带水果和langouste(龙虾)的诱人画面。兜里揣着钱和卡,刷卡,付现,通通可以搞定。急匆匆穿过马路,却怎么也找不到市场正门呢。从旁边一个水果摊的侧门看进去,市场里面货架空空如野。原来集市只有半天。出发前在穷游网上读到一个攻略,作者只提到,在九点钟到市场后已经买不到新鲜海产了,却没有说明,市场只开半天。好在Baie de Moselle 就在边上,失望之余,决定沿轮船码头转转,在一排亭子间中,有一家提供出海观鲸服务,早出晚归,要在海上消磨一个白天。于是预定下隔天的船位。\n\n走过马路,路过公交车总站,穿过一个中式牌楼,就是市中心了,隔不多远,一个迷你版的“协和广场”就在眼前,中心步道的一端是喷泉,另一端则是开疆元勋的雕像。\n\n问街边一位岛民大妈,超市在哪里,她向前一指,说穿过两个路口就是了,“是去赌场吧?”她加了一句。难道我长得像赌徒吗?见我不解,她干脆领着我们往前走了。走过两个路口,看到“ Casino Johnson Supermarché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超市和赌场同名。刚才,心里错怪这位大妈了,对不起。\n\n物价感觉比常居地略贵一点,亮点是许多法国食品还是在奥克兰不多见的,像法国奶酪,火腿,葡萄酒,还有当地的海产,比如金枪鱼块,和煮熟的龙虾,看着都十分诱人。果断出手,一个推车的水果和食材,基本把余下9天的早餐和零食搞定了。当地超市不提供塑料袋,但有布袋出售。当地人要么自带购物袋,要么把推车里的东西直接装车后备箱。城里见不到任何废弃的塑料袋,这也是城市显得异常干净的原因之一吧。拿着那么多东西,不想再走回公车站,请超市的保安打电话叫了出租车,来了一个法国小伙子司机。聊天得知,他已经是第三代的法裔居民了,他也说集市早上四点来钟就开市的。好吧,明天我争取七点钟来看看。\n\n从“赌场超市”到酒店车费一千法郎;公交车是210法郎一趟,如果坐公交车两人也得420法郎。公交车不收五千和一万的纸币。出门前得准备些五百,一千的纸币和100法郎的硬币。所以,人多的话,坐出租车还是划算的。努美亚市的官网上有不错的交通枢纽图http://carto.noumea.nc/portail/?center=445938%2C215428&scale=100000&th_idea=transport&sth_idea=bus& 出门前查一下,方便快捷。\n\n穷游网上,关于新喀里多尼亚的攻略十分罕见。出发前,读过一个在日本的美女写的去潜水的经历,她显然去的是灯台岛(le phare Amédée)。对潜水感兴趣的读读她的帖子会获益不少。读另一位带着酱油,调料和方便面去那里的美女的帖子,让我们以为当地没有亚洲食品,结果去完“赌场超市”发现里面各国货品齐全,真是虚惊一场。我们带来的150毫升酱油到离开前都没用完。\n\n下午的海滩时光又到了。柠檬湾风平浪静,白沙细软,湾内禁止机动船靠近,游泳嬉水的不二选择。Number One啤酒已经在冰箱里冰上了,游完泳,Apero时光就开始了。\n\n第二天,购物,市中心漫步,和沙滩时光。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4 09:34来自穷游APP

4楼
收到催更的短信,也算是小小的鼓励吧,不然,懒癌发作,不知会不会虎头蛇尾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4 09:44来自穷游APP

5楼
临海而眠,好处就在听着涛声入梦,伴着涨潮醒来。六点不到,天已放亮。今天准备独自去集市买海鲜水果,坐上7点半的巴士,到集市还不到八点,集市里并没有人声鼎沸的场面。进门就被柜台里巨大的帝王蟹留住脚步。挑好一只,嘱咐岛民大妈给剁成两半,包好再放上冰块。转一圈,挑选一些热带水果,五六个摊位下来,背包已经装不下了。集市里有不少亚裔面孔,像是越南裔居民,摊主们不少英语讲得也不错,努美亚可能是法属殖民地里英语程度最高的地方吧。\n\n昨天向观鲸售票点的美女咨询过,去松树岛(l\\\'île des pins)的当日往返的渡轮在Nouville码头,售票点在la gare maritime des îles 楼里。看地图,离集市也就几百米的距离。走走看看,经过一个市府海滨广场,广告牌显示,努美亚和新西兰陶波市(Taupo)居然还是姐妹城市(法国人叫作双胞胎城市 ville jumelle)。陶波,一个火山湖环绕的内陆城市,凭什么和努美亚这个热带海滨城市搭上姐妹城市关系的呢?大概是美在互补吧。\n\n去松树岛的Betico 2号渡轮并不是每天都开。选择星期天往返的班次于行程安排有利,因为下一班往返的要等到周三,而我们周四早上就要离开了。买票居然还要身份证,好在手机里存有护照照片,出示以后,售票小姐也没有异议,顺利刷卡出票。\n\n匆匆回到酒店,用自备的烹饪神器把霸王蟹煮好晚餐备用。用过晚早餐,我们决定去参观圣约瑟夫大教堂(Cathédrale St Joseph)。过去学习英语的时候,读过一些圣经故事,大致知道,约瑟夫是圣母玛利亚的名义丈夫,他的神圣地位大概相当于尘世凡间的政治局老三吧。\n\n\n教堂坐落在市中心的一个高地上,在最初修建时一定是当时的地标建筑,让人有高山仰止,庄严肃穆的感觉。估计后来的城市规划又把教堂后更高的一块山坡开发了,矗立其上的是家青年旅馆,满墙的涂鸦艺术倒是和教堂的肃穆格调相映成趣,强烈的反差,让游客惊诧,而当地人对满城的涂鸦却泰然处之。这和巴黎是不是有几分相似。在常居地,清理涂鸦是市府的重要任务,商店对购买彩色喷罐像卖酒一样有年龄限制。\n\n因为是周三下午,教堂门可罗雀,倒是我们享受一下肃穆庄严气氛的好时机。\n\n生命归根结底是一段有始有终的旅程。超越我们血肉之躯流传后世的则是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文明规范。工业革命后西方文明,随着库克船长的水手和基督教会传教士,传播到世界各地,也让新喀里多尼亚原住民从七千年前的石器文明一越跨入现代社会。从1855年努美亚建立第一座教堂到现在不过区区162年之间,这里的人文地貌已经根本改变。\n\n教堂内饰并不奢华,五彩玻璃窗上的众神像下方都一一标明姓什名谁,极其方便我等凡夫俗子,不至于拜错码头。我还饶有兴致地一一拍照存档,被同伴讥笑为“标牌控”。呵呵,就算是吧。\n\n忽然想起马克列维小说《第一日,第一夜》里,退休教授伊沃里和考古学家凯拉的对答。他们一个在跑遍世界各地探索人类的物种起源,一个则穷期一生,在苦寻人类何时开始有了宗教信仰。他们的工作是在科学和学术的角度,尝试解答“我是谁”这样的根本问题。圣经说“上帝创造了人”,但是,我们对自身和对世界的好奇,使我们翻越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山,踏破了一道又一道的地平线,打破了各种禁锢我们思想的藩篱。对立统一,世界就是这么神奇。\n\n在教堂长椅上静坐冥想的片刻,思绪不禁信马由缰。美好的瞬间总是在喧嚣后的宁静。\n\n出了教堂门,碰到一位教父从外面回来,他的一句“扣尼吉娃”,感觉他把我们当日本人了。果断一句“bonjour”回敬过去。他的古铜色皮肤,健硕身材和爽朗笑容,本身就是海岛上文明交融的象征。曾几何时,métis 和hybride 一样在字典里还有贬义涵义。\n\n浸润过教堂的氛围之后,我们又一路信步来到海滨的超市,为明天的观鲸游准备点补给。\n\n黄昏时分,就着Number One,拿出吃大闸蟹的技巧,静静享用了早市买的帝王蟹,吮指回味,呵呵,米其林算什么。此处,应该感谢那位带酱油上岛的妹妹的帖子,让我们在误解中带来了烹饪神器。也要感谢那位住Casa del Sole 的帅哥贴的清蒸东星斑照片,看着实在是太可口了。不过,在尝试过帝王蟹后,我们的烹饪神器就基本退役了。\n\n住到第三天,努美亚已不再显得陌生,舌头说话也不再生硬了。说到语言,其实,我们的习惯用语有时也会给我们心理暗示。比如,说到“自由”,我们习惯地会联系到“散漫”。自由行的第三天真是可以用“自由散漫”作句号了。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4 15:46来自穷游APP

6楼
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后,文章就不分段落,成了一块大饼。有谁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啊?求秘笈噢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6 06:18来自穷游APP

7楼
观鲸船早上6点10分从Port Moselle的Ponton A码头出发,一直到下午五点再回到码头。在酒店预定的出租车5:50接到我们,不到六点就到了码头。已经有几组人等着了。石头(Pierre)船长到点准时开舱上人。他的助手协助大家脱鞋并用自来水冲洗双脚,20人把随身物品放到储物间后,集中在后甲板驾驶舱内坐好。石头船长开始讲话,介绍大致航程,甲板上的注意事项,厨房及卫生间的使用方法。\n\n记得前年元旦在夏威夷观鲸,坐的是游轮,可以数百人同时出海观赏。今天,石头船长驾驶的则是一条双体双帆单桅机动帆船,目测帆船的长度约十余米,宽约五米。除了厨房,卫生间,船上还有两个卧舱。船尾装有太阳能蓄电池和自备动力的救生艇。来自“千帆之都”的我还是第一次坐帆船出海。\n\n船上20人中,除了我们两个中国面孔,其他都是以家庭或情侣组合的法国人。船长很体贴地在法语介绍完后特地给我们又用英语讲解了一遍。借着这个机会,我也把刚才听他介绍卫生间马桶的手动水泵工作原理时没弄明白的部分,一一核实清楚。出门在外,最糟的就怕把人家的东西搞坏了。\n\n努美亚港口拥有天然开阔的深水峡湾。 二战期间,这里曾经是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中转和后勤基地,美军曾上百万人次出入该港。峡湾内风平浪静,帆船要靠自身动力驶向大海。一到出海口,石头和助手就娴熟地升起主帆,调节迎风角度,随后又升起了船头的三角辅帆。这时汽油发动机关机,帆船完全由风力驱动。没有了发动机的噪音,在晨曦中疾行的帆船显得格外安静。这时,需要补觉的人纷纷坐进了甲板下的内舱厨房沙发;喜欢摄影的则拿出长枪短炮,即兴创作。这时,石头掌舵,助手则手持望远镜瞭望海面,专注搜寻鲸鱼的踪影。\n\n今天是8月3号,时令上算是南太平洋的隆冬季节。每年的7,8,9这三个月,大约有500头蓝鲸和做头蓝鲸生活在努美亚的外海水域,敷衍下一代。随后,它们会迁移到南太平洋更南的水域度过春季和夏季,那里丰富的磷虾是它们重要的营养来源。相比而言,在其南方的斐济汤加生活有1500头鲸鱼,在更远新西兰南岛海域,鲸鱼的数量更多。所以,在努美亚观鲸是不保证一定能看到的,没有其他地方的“无鱼退款“一说。这种不确定性,也增添了在努美亚观鲸的刺激性,带点“拼人品”的成分。\n\n在进入另一片经常出现鲸鱼的海域之前,船长把大家召集到前甲板,让他的助手介绍这一带海域鲸鱼的特征。这里出现的坐头鲸成年的通常有12到16米长,新出生时长度约3到4米。寿命可以到50岁。“知道它们的天敌是谁吗?”他问。“Les japonais ”我玩笑地回答,满船哄笑。好在船上没有一个日本人。“当然,还有逆戟鲸(orque/orca)”他微笑着补充。日本政府以科研为幌子,在国际水域捕鲸一直被世人诟病。联想起在广西有人大张旗鼓地搞什么狗肉节,真是脑残得厉害。\n\n鲸鱼在出水前,会先吐气,这时,它呼气带出的水柱会有两三米高,所以在海面上看到这样的水柱时,鲸鱼马上就要出水了。\n\n又是几个小时的耐心搜寻,11点左右海风渐大时,我们躲进船舱,抽空把自备的午饭吃了。这期间,船长用船用电台和别的观鲸船交流情报。有几条船回报,在松树岛外海发现两三条鲸鱼。船长立即调整航向,终于在12点半左右赶到上述海域,前方已经有四五条船相隔数百米静候在那里。\n\n这时,船上有眼尖的人一声惊呼,“看左前方!” 只见前方500米开外,有一水柱,随后有黑乎乎的鲸鱼尾鳍露出水面。这时所有船都朝着鲸鱼前进的方向行驶。相隔不多久,鲸鱼却在一条船的另一侧出现了。这时,船队又一次调整航向,尾随而去。随后的半小时里,鲸鱼的尾鳍又出过一次水面,可惜离我们的船有些远,在拍下的照片上只能看到一个小黑点。\n\n午后一点半左右开始返航,鲸鱼像约好了似的,无影无踪;聊以抚慰的是,帆船两侧不时出现美丽小岛,仿佛世外仙境一般。回到码头时间已是5点差5分。在船上十余小时的相处,大家萌生了一种“同船之谊”。一船人上岸穿好鞋亲切道别时,天已擦黑了。\n\n观鲸本身有一点点反高潮的效果。期待的鲸鱼横空出水的场面没有出现,就用照片上的那个黑点当作纪念吧。海上十多个小时的航程,是对专注力的锻炼,当然,最值得骄傲的体验是坐帆船出海的体验。现在想起来,那风帆换角度时兜起的呼呼风鸣声犹在耳边。\n\n第四天关键词:帆船,观鲸。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6 18:29来自穷游APP

8楼
观鲸时的期待、专注和乘坐帆船的新鲜刺激也是对体力的考验。果不其然,到第二天收拾停当能出门时已快11点了。冬日的努美亚照例干爽舒适,阳光灿烂,但紫外线指数却很低,太阳照在身上没有任何烧灼感。沿着海滩散步,居然看到一条小花蛇(当地名叫tricot rayé) 在草坪上蠕动。这种扁尾海蛇(法语名laticauda)虽然有毒,却是怕人的,不会主动攻击人类。它们在海里以小鱼小虾为食,到岸上来,是要躲到草丛里消化休息。一向怕蛇的同伴和两个岛民少妇一起端详了好一阵子。\n\n接着往前走,在一个溪流入海口边上,看到三个岛民站在沙滩上用一个很小的尼龙网捕鱼,网张开抛下去,随即收回,网里竟都是一尺多长的小鱼。照这个捕鱼速度,难怪他们的生活节奏是那样不慌不忙。\n\n绕过水族馆(aquarium)的建筑,baie anse vata 海湾就到了。今天计划是去离岸边不远的鸭子岛 (l\\\'île aux canards)。渡船(water taxi)的售票亭就建在海滩上。票价每人一千二法郎往返,可以在岛上待到下午四点。不一会,一条配着一个200马力发动机的快艇就把我们接到对岸岛上。\n\n对这个岛预先没有做任何攻略,保留一份神秘感,好让自己多一些惊奇的发现。\n\n首先,让我们惊到的是,鸭子岛之小,环岛转一圈拍个照,居然十分钟都有富余。说是岛,其实更像一个沙洲,估计天文大潮有淹没它的危险,所以在朝向外海的一侧有人工沙袋加固的堤防。白沙滩集中在朝向主岛的一侧,众多的沙滩椅随便享用。\n\n其次,鸭子岛上真没看到鸭子。岛中心的灌木丛林被隔离开来,有牌子写着“鹱繁殖地,禁止入内”。法语这种鸟叫puffin, 中文名字“鹱”读“胡”音,还是我百度出来的。比较而言,还是它的英文名字shearwater(剪水)比较形象,所以中文名也有把它叫作“剪水鹱”。\n\n鸭子岛没有居民,上面建有一个餐厅兼酒吧,四周修了不少凉亭、凉篷供客人吃饭休息。我们上岛时,恰好有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看来鸭子岛是个不错的婚宴和户外婚礼场所。同船上岛的一对日本夫妇已经要好啤酒在一个凉亭里休息了,我们完成例行拍照之后也找到一个帐帏风格的凉篷坐下,听海潮拍岸,看海鸥盘旋,喝一大口啤酒,一副红尘往事皆在彼岸的感觉。休息过后,发现浅水之中色彩斑斓的珊瑚之间,居然有无数的小鱼在游弋觅食,此时不去浮潜更待何时。\n\n戴上眼罩下到水中,眼前的水底景象只能用震撼二字才能形容。在水深还未过大腿的地方就如此五彩斑斓,难怪前面有一批浮潜的人静静地在水面上来回穿梭。\n\n同伴还未曾尝试过浮潜,如果在这里见识一下这斑斓的海底世界,一定可以算作人生的“定格”瞬间吧。这样的体验应当分享。脑中这样的念头闪过,立即出水上岸,提早俩小时坐渡船上岸,直接杀奔城里的 Marine Corail 潜水渔具专卖店。装备购置齐全,准备明天花上半天去主人岛(l\\\'îlot de maître)好好浮潜一番。\n\n大半天的来回奔波,回到酒店快到下午五点了。想起Le miretti gascon 这家在餐饮业地位类似北京全聚德一样的老牌法餐厅,问前台的Michel,口碑自然是不错的。问能否帮助预定,他告知,餐厅要到6点半才开门,等到6点才有人接电话接受预定,他也提到,餐厅可以上门来接的。Super!\n\n梳洗打扮一番,6点回到前台,是日本妇人当班,让她帮着订个7点钟的位置,跟她说让餐厅来nous ramasser, 愣是没听懂,改说venir nous chercher, 懂了。七点钟,餐厅老板娘准时来接。餐厅就在baie anse vata 的一条后街上,其实离得不远。酒足饭饱之后,我们悠哉悠哉地走回酒店也不到半小时,期间,还在路边偶遇一位定居此地的武汉女子,相谈甚欢。\n\n老板娘开了个七座的SUV来接的,碰巧车里收音机在议论内马尔转会PSG巴黎圣日尔曼队的天价转会费,一番感慨之后,她口算出转会费合多少太平洋法郎,说话的功夫就到了餐厅。因为在Tripadvisor 网页上见过吐槽她餐厅装修陈旧的帖子,进门之后,感觉却比预期的要好。老板娘可能怕服务员把我们当日本人,特意嘱咐拿carte anglaise (英文菜单)。拿来的酒单,菜单都是法英对照的,倒是方便不少。要了一瓶Alsace的雷司令(酒单上价格最显公道的一款),一份八个的焗蜗牛,外加一公斤的langouste grillée (烘烤龙虾)两人分享,最后来一份特色巧克力慕斯冰激凌收官。吃龙虾腿,餐厅的专用餐具根本就是个摆设,还是拿出吃河蟹的看家本事,简单粗暴的十指并用,把一份烘烤入味的龙虾吃得干干净净,连壳子也摆放整齐。乐得老板娘特地上了一碗柠檬水给洗手用。\n\n餐厅里法人,亚洲人,澳新游客都有。老牌餐厅的好处在于菜品质量,口味稳定,是饕客体验的绝对保障。\n\n吃饭过程中,联想到粤菜的姜葱炒,清蒸煮,盐焗,椒盐,XO酱,咖喱(葡汁),刺身等种种做法,都没有一个有类似的风味。可能烘烤在广东菜里只限于烧腊的做法吧。\n\n出得餐厅门已经八点半了,周末的海滨各家餐厅门庭若市,热闹非凡。恰逢当地的音乐节,许多餐厅酒吧还有乐队歌手驻唱,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n\n走到一家餐厅外的长椅停下系鞋带的功夫,一位亚裔美女听我们说话主动搭讪,“你们是中国人吧?” “可不是吗,你也是中国来的”哈哈, 五天来第一次听到中国话。她来自武汉,在法国留学两年,在巴黎遇到她的法国丈夫,搬到岛上快十年了。他们两周前刚从新西兰的罗托鲁瓦泡温泉度假回来。世界真的很小,人们似乎习惯了他乡是故乡的生活方式了。\n\n岛民里音乐人才不少,许多餐厅的歌手中不乏岛民男女,歌喉或清新靓丽或浑厚有力,有些酒吧人多到把街边都占满。我们九点回到酒店,外面的夜生活好像刚刚开始。\n\n果然,凌晨四点来钟,我们还隐约听到街上开着低音喇叭的汽车急驶而过的声音。\n\n第五天,努美亚的第一个周末星期五。关键词: 鸭子岛,浮潜,le miretti gascon, 蜗牛,龙虾,巧克力慕斯。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6 18:36来自穷游APP

9楼
补几张鸭子岛的照片

babygenie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6 20:40来自穷游APP

10楼
新喀超美的地方,海水很漂亮,坐等更新。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8 11:28来自穷游APP

11楼
音乐节的尾声成了我们周六早晨的叫醒服务。既然醒了,就在房间里稍微锻炼一下。出门前给在当地的法国朋友发了一个电子邮件,看看他们从奥克兰回来没有,赶巧的话,想邀他们一起喝个咖啡。下午准备再去浮潜,上午计划去基巴乌文化中心(Centre Culturelle Tjibaou)。\n\n去到一个新的地方,除了风景名胜,我们的另一个关注点自然是其人文历史渊源。新喀里多尼亚作为法属海外领地,却有自己的货币发行权,而在法国流通的欧元,其央行却在德国法兰克福。在这里,原住民和殖民统治者逾百年的相互依存和抗争,无疑是值得关注的文化旅游侧影。\n\n从酒店坐十路公交车到市中心总站,再换40路坐到终点就是基巴乌文化中心。\n\n40路公交车所通往的努美亚东北地区不是传统的旅游游览区。公交车在驶过了有许多家庭在吃烧烤的Baie de Magenta 海滩后,车上就只剩下我们和司机三个人了。公交车终点站就在文化中心大门口,在售票亭买票进去,走过一段林荫道,就到了具有民族风格造型的中心主楼。接近中午,里面只有三四个法国游客,长长的走廊显得很空旷。\n\n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民族独立解放运动和去殖民化风潮也终于在八十年代吹到了这里。基巴乌,一个部落酋长的儿子,在1971年放弃传教士身份,成为当时的独立运动领袖。\n\n1988年4月22日四名法国警察被杀,二十七名被劫为人质的乌维亚(Ouvea)事件拉开了独立运动武装斗争的序幕。其后的人质解救行动中双方互有伤亡,直至1988年6月22日双方在法国总理府达成马迪侬协议(les accords de Matignon)。\n\n基巴乌曾说:“最难的可能不是死亡,最难的是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却觉得身在异处,逐渐消亡,感动无力承担恢复卡纳克主权的挑战。”他的语录让我们想到当年中国的“翻身农奴闹解放”运动。\n\n然而, 历史的转折点出人意料地到来了。1989年5月3日,在人质事件事发地举行的纪念仪式上,基巴乌和助手一起被本族反对马迪侬协议的激进分子枪杀。一个本来可以成为开国元勋的人物过早地结束了人生历程,某种意义上,历史的车轮也走上了另一条轨道,他的死亡也宣告了流血斗争的结束。\n\n法国政府终于在1998年4月21日与卡纳克族代表签订努美亚协议,并从2004年开始了新的和解进程。下一个重要里程碑是明年9月的新喀公投。\n\n下面说一点听来的野史。新喀里多尼亚的原住民统称卡纳克人。由于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部落能统一全岛(Grande Terre),所以大岛上至少有八种互不相同的部落语言,在法国殖民者到来以前,部落之间,只有女人可以嫁出部落,本部落男人是不能自由迁徙到别的部落去的。所以,当地部落之间的矛盾和冲突错综复杂,由来已久,在过去,殖民统治者借势“各个击破,分而治之”。\n\n新喀有天然良港,有大型镍矿,法国人在此经营近两百年,法国政府每年对新喀有大笔拨款。每年假期大批法国人来此休假。法国是把新喀当作后花园来经营的吧。\n\n基巴乌文化中心里主要展示的还是卡纳克族的风俗,语言,音乐,文化和社会生活方式,包括许多复原的卡纳克房屋建筑以及农作物园。卡纳克人发现的传统药用植物有些已成为世界大型制药企业的研究对象,促进了新药研发。作为独立运动领袖的基巴乌的介绍只有几本传记和一个手提公文箱等遗物。毕竟文化中心的主题还是侧重于和解和文化认同吧。\n\n有意思的是,当年中心的设计建设是通过国际招标进行的,现在的建筑是在三个首选方案里胜出的。其他两个方案也被做成模型在中心展览。不得不承认,在体现卡纳克民族特色方面,获胜方案是最突出的。\n\n出馆休息时发现中心有免费Wi-Fi,打开手机发现安迪(André )已经回复,说可以四点来酒店接我们。这也是向他们了解当地风土人情的一个机会。\n\n安迪和卡特丽娜(Catherine )在十多年前从法国本土移居到此,现在已经退休了。儿子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女儿女婿在奥克兰经营咖啡馆。在岛上,只有卡特丽娜的侄子与他们住得比较近。他们带着我们先去了炮台山,一处类似奥克兰维多利亚山的地方。登高远望,努美亚城尽收眼底,远处灯台岛的白色灯塔在蓝色海平面上格外醒目。\n\n山上也开辟了不少步道,是当地人徒步健走的好去处。下山进城,他们把我们带到Nouville,那里建有新喀里多尼亚大学,吸引许多临近岛国青年来此求学。车驶过一段两边有成片树林的山路,山坡上出现一些棚屋。询问得知,这些棚屋是北部及外地来努美亚打工的人员租不起城里住房而想出来的办法。政府管不过来,只能尽量把靠近公路的树林砍伐掉,减少搭建棚户的土地面积。当然,努美亚也建设有经济适用住房,年青人有稳定工作收入后还是负担得起的。\n\n转悠一圈,就到了晚餐时间。老两口把我们带到坐落在海滨山坡上的Le Rocher 餐厅。这是一家本地人常去而游客较少的餐厅。这也我们上岛后第一次品尝类似天津煎饼果子的法式可丽饼(crêpes)。餐桌摆在室外的凉篷里,可以看到远处柠檬湾车水马龙,华灯初上。席间,卡特琳娜和同伴用英语相谈甚欢。在奥克兰的几个月让她英文长进不少。安迪法语的浓重鼻音,让我不时要他Pardon一下。吃饭后甜点,同伴点了一个crêpe flambée(火焰可丽饼),火焰映红了一桌人的笑脸。美好的时光总是觉得过得很快。卡特琳娜问了我们的行程安排后,相约周二到她家作客。\n\n畅叙一番,尽兴而归。在酒店请前台预订好出租车,明天,松树岛等着我们呢。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18 18:58来自穷游APP

12楼
六点十分,出租车准时等在酒店门口。这几天遇到的出早班的司机都是大爷、大叔年龄段的。今天的司机人长得精瘦,车载收音机开在一个宗教福音台,提醒我们这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健谈的老爷子告诉我们,他的高祖是当年的法国囚犯,他倒是一点都不忌讳,说到明年的公投,他说大部分人都不想独立,是一些政客想remplir ses poches (中饱私囊)。得知我们从新西兰来,老爷子很机灵地说我们一点都不像日本人,还十分高兴地告诉我们,他儿子在惠灵顿读大学。呵呵,谢谢你,老爷子,我们最烦别人说我们是日本人了。\n\n六点二十分到达Betico渡轮码头,登船时,检票员要出示身份证,打开手机相册里的护照照片给他看,他眉头一皱,说要原件。原件锁在酒店房间保险箱里,心里不禁问候他奶奶,“没人说要原件,票就是用照片买的”脱口而出的是法语,把自己也惊呆了。他挥手放行,\\"bonne journée \\"。买的是前甲板的VIP舱,渡船解缆启航,有条不紊,出港时恰逢一条P&O邮轮进港,避让片刻。照例是个风平浪静的大晴天,十点钟,船顺利抵达松树岛码头栈桥。大副广播通知,回程开船时间是四点五十分,四点开始集合。算下来有六小时可以浏览一番。\n\n前天晚上在Le Miretti Gascon 吃烘烤龙虾时,服务员说龙虾是松树岛海域捕到的。在渡轮上的三个小时航程中,心中对松树岛的龙虾充满期待。\n\n走过栈桥,看不到出租车或是公交车,揽客的都是私家车,对松树岛的基础设施有点失望。查maps.me离线地图,标注的景点包括两个离码头不远的海滩,两个度假酒店,以及岛中间偏南的瓦噢(Vao)村。好吧,我们决定走过去。\n\n松树岛最初是个法国监狱。大概不愁犯人逃跑吧,监狱的围墙并不比人高太多。据说,当初连监狱都是靠人犯的双手建造的。靠近海滩入口的石头雉墙有些手写的标牌,讲述该岛的历史。往前走不多远,圣石(Le Rocher Sacré )就在眼前。酒店走廊里就有它的宣传照片。时间恰逢低潮,可以赤脚走到大石的底部。周围浅水区有成群的浮潜的游客。他们应该是住在岛上度假村酒店的客人。\n\n因为来前心里只惦记着龙虾,忘了带上浮潜装备,只能望海兴叹。走到度假村,发现有自行车出租,一千五百法郎可以租用四小时。太棒了!\n\n伙伴问了一位叫Sue的女士,骑车到瓦噢村要多久?她答,只要半小时,回来向另一方向骑五分钟,有一个不错的餐厅。她英语说得太好了,还有点Kiwi口音。同伴问她是哪里来的?“瓦纳卡(Wanaka )\\"她答。果然是个Kiwi,和成年的女儿来这里度假的。上周三、四,我们去南岛滑雪,还在瓦纳卡湖边住了两晚。看来纽航来努美亚的促销机票卖得不错。\n\n骑车进村本身就是一个最佳观景机会。柏油路一侧是山,一侧临海,梳子岛和其他无名小岛礁 在海平面上错落分布着,移步换景,简直一步一景。村公所(la mairie)传统而俭朴的建筑就在公路边上,再往前走进一条叉路,我们来到海边一座纪念早年牺牲的传教士的雕像前,这也算是岛上西方文明的起点吧。寻路返回,瓦噢村就到了。除了教堂里传出的颂歌声,村里一片寂静。这时,我们突然意识到,周日的瓦噢村是属于上帝的,今天没有集市,仅有的店铺也是fermé (歇业)。龙虾,水果,风味小吃自然与我们无缘了。\n\n据说,早年瓦噢村里有八个部落,所以,现在的瓦噢村也分八个街区。大概是法语和村中心的教堂才把人们团结起来的吧。\n\n失望的胃向我们发出了赶紧找餐厅的指令。赶到海滩边的度假村餐厅,自助午餐柜台前人山人海,餐厅里面坐满了做完礼拜的岛民。我们装满餐盘,在餐厅外面的凉亭坐下,围栏外的海滩上,一群小朋友在堆沙堡,欢声笑语不断。\n\n还了自行车,还有近一小时可以消遣,回到圣石海滩,脚下的白沙感觉是有生以来踩到的最细软的一种。我们不无遗憾地发觉,松树岛并不适合一日游,自然不是一个满足“到此一游”虚荣心的地方。它的天堂般的甜美是需要住下来慢慢体验的。\n\n果然,回程的VIP舱里只有几个人。船回到码头已快晚上七点了。走到汽车总站,我们痛苦地发现,周日的末班公交车已经开走了。走到附近的Cine City 电影院,售票的一位亚裔美女好心地帮我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酒店,一副筋疲力竭的样子。\n\n晚上,同伴显得有点忐忑不安。难道是我,还是松树岛,哪里做错了?\n\n关灯休息,第七天结束。是的,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22 16:59来自穷游APP

13楼
一眨眼,今天是上岛的第二星期一了。夜间,同伴咳嗽得很厉害,可能是昨天着凉了。喜欢早起的我决定进城找家药店买点止咳糖浆,顺道逛逛书店。买药很顺利,糖浆的名字就叫 “toux grasse” (痰咳),简单粗暴。书店就没那么简单了,转了几家,居然没有一个是周一开门营业的。陌生的地方自然会有莫名的惊奇。从公交总站坐71路去Anse Vata ,把周三去灯台岛的整天活动订好。这是一项由家族经营的旅游项目,在tripadvisor网站上已经连续四年荣获业界好评。\n\n今天计划去主人岛(l\\\'île de maître)浮潜。该岛和鸭子岛在一个方向,只是稍微远一点。接近中午,渡船(water taxi)把我们载到岛上。码头的一侧建有十余座水上茅屋,屋边都建有通到海里的台阶,真是亲近自然,享受清静的好去处。\n\n风和日丽,海滩上躺满了休假的男女老少,靠海滩的海里,五颜六色的浮潜呼吸管像小旗杆支在海面上。另一块区域有不少玩水上滑板的人,再远一点的海面上有几条船载人练习氧气瓶潜水。\n\n我们下到一片白沙浅滩,水底一丛丛的红珊瑚间,五彩热带鱼游来游去。戴上潜水镜后,从容不迫地观赏这绚丽的海底景象,浮在海面上,鱼群不时从身边游过去,游回来,好像是要看个究竟,我们是何方神仙。\n\n细软的白沙海底,不时出现一两米见方的凹坑,深度有时可以没过头顶。同伴一时没有防备,一脚蹬空,惊慌之间,把浮潜呼吸管丢了,马上游到浅水区域。我在凹坑里找到浮潜呼吸管,水底一个海龟正慢悠悠地游开去。原来,这些凹坑是海龟在海底潜伏时脚鳍挖出来的藏身之处。通常在相隔不远的地方还会有类似的凹坑,海龟在每次出水呼吸之间,从一个凹坑游到另一个凹坑。\n\n用水下相机记录下来这些海底景象,追着鱼群,在珊瑚之间游来游去,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末班渡船离岛的时间了。\n\n同伴的浮潜处女秀也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回到酒店,休息一下,打算晚餐去建在水上的Le Roof餐厅尝鲜。\n\nLe Roof餐厅就在 Baie Anse Vata海滩边,整体建在立在海底的支撑柱上,有栈桥长廊与岸边相连。傍晚时分,栈桥的灯光照在海面上,只见一群一群的鱼游弋在立柱之间。\n\n估计是为了迎合手机族国际游客的需求,这家餐厅提供免费Wi-Fi。在靠窗的座位坐好,远处海滨公路摇曳的椰子树间灯光阑珊。\n\n餐单上有“羊羔老虫”(souris d\\\'agneau),我怎么没看出来羊羔和小老鼠有什么关系呢。其实,这道主菜就是带骨羊小腿肉(lamb shank)法餐叫法。我忍住笑下了定菜单,“两只羊羔老虫!”女服务员重复一下菜单走开了。享受西餐慢食的好处在于点餐后有充裕的时间,聊天,刷微信,或发发呆,放空自己。\n\n吃完饭散步回到酒店,同伴手机的微信有消息传来:老妈住到表妹家去了。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同伴一向有很强的第六感。这几天的不快预感还真应验了。紧急联系,还好,不是健康问题,只是老人嫌寂寞,要人陪着才觉得心里踏实。本来出门前已托付邻居照看着点的。好了,现在人在路上,心已回家。\n\n不禁心生感慨:人生中,有伴侣,能沟通,互相包容,真是至关重要。环顾四周,多少人把伴侣时光过成了批斗会,让生命蹉跎在任性的寒风中。\n\n第八天,主人岛浮潜,海龟,Le Roof餐厅,第六感。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22 17:07来自穷游APP

14楼
补充几张第八天的照片

Ylshao01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8-22 17:16来自穷游APP

15楼
周二,第九天,卡特丽娜八点发来电子邮件,计划照旧,她11点来接我们。趁着早餐后空闲时间,去旁边的port plaisance 赌场超市对面的书报亭看看。\n\n除了报纸杂志,有一个书架陈列着排名前十的畅销小说,其中有两个名字是熟悉的。曾经和自己圈子里的法国朋友开玩笑,说我的法语老师是个法国名人,人家马上好奇地追问“是谁啊?“噢,他叫马克列维”。其实,我更喜欢纪尧姆·穆索。他的“五维空间”写作手法,纵横穿越的故事,悬念迭起的情节,让读者欲罢不能,手不释卷。因为喜欢读法国小说,把法语顺手捡起来,回头看这一年半的时间,生活过得波澜不惊,却充满情趣。和一群法语爱好者在奥克兰庆祝完第二个巴士底日(7月14号的法国国庆日),终于来到了这个法国属地做一回法粉。浏览一番,目光落在一本装帧精美的2017插图版小拉罗斯字典上。2040页,29.9欧元(4995新喀法郎),比一瓶红酒还便宜,价钱真不是问题,就是担心背包超重。不管,刷卡买下再说。\n\n卡特里娜11点不到就等在酒店大堂了,寒暄过后,坐进她的现代牌SUV。今天安迪等在家里,车里没有这位时刻不忘点评的副驾驶,她车开得反而信心满满,一路顺畅到达他们在敦贝亚(Dumbea)区,坐落在山坡上的二层别墅。\n\n敦贝亚离市中心不到20公里,是旁边通往国际机场的高速公路带动了这个地区的发展。现在,这里有全城最新最大的医院;周围的新居民区里配套的学校和商业网点规划齐全。我们仿佛感觉到了奥克兰北岸的阿尔巴尼。在工业化国家,城市规划都有相似之处。\n\n安迪和卡特丽娜的别墅是钢筋混凝土现浇结构的;大概是为了抗击夏天热带飓风袭击,这里的建筑普遍采用这种结构。 \n\n安迪带我们参观屋后的花园。花园约有一千平方米,后面就是通到大海的河口三角洲,是块受保护的湿地。在公共步道的尽头,有个可以划皮划艇出海的小码头。花园草坪打理得整整齐齐,树墙也修剪得井井有条。椰子树下还留有一个开篝火晚会的场所。菜园里种下才三周的西红柿苗已经长出大大的果实,成熟在望。紫色和绿色的生菜间隔而种,相应成趣,典型的法式Potager菜园种法。\n\n参观完花园回来,卡特丽娜已经准备好了午餐,生菜奶酪果仁色拉,砂锅土豆炖鸡肉,配的是法国香槟省邻省的气泡葡萄酒(即使是在法国,出了香槟省,气泡葡萄酒就不能用“香槟”的名字了。想想,西湖龙井被滥用的程度。还是有规则的社会让人感觉简单自在一些。)热情淳朴的主人特地买来和我们一起尝鲜的。\n\n餐桌摆在椰子树下的木制平台上,菜品用卡特丽娜自己烧制的手绘陶盘盛放摆好,家宴在碰杯的“santé \\"(祝你健康)声中开始了。生菜是自家菜园里的现摘的,沙拉自然鲜嫩爽口。冰镇的气泡酒激活了味蕾,让人胃口大开。\n\n聊天自然从桌上的菜肴开始。同伴惊异地发现主菜怎么那么像中餐的炖鸡煲。卡特丽娜介绍说,这其实是源自西班牙的一道菜,是她从小跟她妈学会的一道家常菜。话题引出了卡特丽娜的身世。她出生在北非摩洛哥的西班牙社区。祖上是被北非海盗抢掠过去的西班牙人。在摩洛哥成为法国殖民地之前,北非的摩洛哥等地就已经生活着愈百万的西班牙被掠人口,有专门的西班牙人社区。历史上,阿拉伯人也曾统治西班牙长达数百年。从卡特丽娜身世,我仿佛看到了西班牙小说家玛丽亚·杜埃尼亚斯在“时间的针脚”中描写的摩洛哥的西班牙保护区的真实场景。卡特丽娜在十来岁时和母亲去了法国,和她喜欢烹饪的妈妈一样,她也做得一手好菜。她不乏幽默地说,不会做饭的女儿最终还是嫁给了做厨师的菲利普,吃饭要紧啊。\n\n安迪也分享了他的人生经历。他曾是最早的一代电脑工程师,负责过第一代的IBM文字处理器培训工作,来新喀前还从事过多年的成人教育和职业培训。夫妻俩在女儿十来岁时为了给女儿一个安全宁静、远离毒品的环境,选择移居到新喀里多尼亚。期间,卡特丽娜的母亲和他们一起生活到两年前才回到法国本土,92岁的老人现在和她儿子,也就是卡特丽娜的弟弟,生活在一起。精神抖擞的老太太和儿子走在大街上还常被人错以为是一对情侣。热爱生活的老人,上帝也不舍得早点带他们离开。\n\n安迪的父亲二战期间曾被德军送到德国的农场做苦工,好在农场里相对丰富的食物使他免于饿死,得以幸存下来。德国人的刻板严谨也给安迪深刻印象。\n\n吃完饭在游泳池边的凉篷里喝完咖啡,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两点。两位决定开车带着我们去一个省级保护公园散步。公园名叫南方省公园,位于老机场路的岔道上。里面的敦贝亚山谷步道(le sentier de la vallée de Dumbéa)是当地家庭踏青野餐的好去处。我们的车走出柏油路面后走上一条两边长满热带松树,蜿蜒崎岖的石子路,在设有机动车路障边的停车场下车,敦贝亚山谷步道就开始了。大概不是周末的缘故,公园步道上人迹罕见,边上的溪流中得是有几个带着孩子的家长在嬉水玩耍。这里曾是努美亚的城市供水水源地,两年前的一场人为山火把溪流边的不少树木烧掉了。路障所设的位置也是为了把机动车与茂密的山林隔开。\n\n山谷里的气温明显低了好几度,四周幽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如果柳宗元到了这里,他还会发出“独钓寒江雪”的感慨吗?\n\n走进去两公里,聊当是体验一下“万径人踪灭”的意境。因为我们想起明后天都没有时间逛街采购了,卡特丽娜建议我们去城里著名的Morand手工巧克力店看看。\n\n真是不看不知道。这家前店后厂的作坊能做出那么多琳琅满目,花样繁多的巧克力和五彩斑斓的马卡龙。各式口味的巧克力整齐摆放在各种陈列柜里,除了自选组合,店里还有各种风味组合、各种尺寸盒子包装的巧克力供客人选择。收银员在刷卡收款时也特意问明客人国别,做消费统计分析。最让人惊叹还是我们买回来打开一盒欣赏时发现,这是我们见到的第一家附有专门的巧克力食用方法说明的作坊。“请在吃完一块后,喝水少许,这样能够更好地品味下一块的滋味。” 生意做得这样花心思,不火也难。\n\n卡特丽娜也特意选购了两盒让捎给她在奥克兰的外孙和外孙女。说到尊老爱幼,法国人该算是欧洲的中国人吧,和我们有许多相像之处。\n\n二人也有打算自助移民到奥克兰,好与女儿女婿一家近一点。这个计划需要在新西兰存上五十万的新元(约合250万人民币)的保证金。他们需要卖掉一套房子才能筹措到这样一笔现金。可惜,新喀在明年的公投结果出来之前,房地产市场需求一直低迷不振。\n\n为了学好英语口语,卡特丽娜主持一个英语角,平时固定周二下午在她家活动。在周六我们第一次碰头后,她就向朋友发了通知,可惜正值学校假期,许多朋友去海外旅行了,不曾有人响应。二人执意要我们回他们家吃晚饭的盛情被我们找个借口婉拒了。\n\n大家依依惜别,相约12月在奥克兰再见。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