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穷游论坛

【琪琪小南】出摩及记 (10+天自驾环游摩洛哥。马拉菲斯本哈杜撒哈拉舍夫沙万阿西拉卡萨布兰卡。海量超美照片攻略建设中!)

旅游攻略论坛: 北非地区 旅行摄影

【琪琪小南】出摩及记 (10+天自驾环游摩洛哥。马拉菲斯本哈杜撒哈拉舍夫沙万阿西拉卡萨布兰卡。海量超美照片攻略建设中!)

琪琪小南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2017-09-19 1315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19 07:00

1楼


10多天环游摩洛哥游记加攻略!去过44个国家的我对摩洛哥有话说。

大家不好意思。。。。我写的会有一点慢。。。再有。。。照片超多,先磨洋工的贴几张,因为 我。。很。。。慢! 但是写的东西 很。。有。。用!!:-)

然后我先把感情抒发一下。。。之后写完了就开始正式的攻略啦。9/19号开贴,目前还在抒发真实感情中):-)


放几个照片预览。。。




[沙漠 - 光落在沙上,我们落在光里]

撒哈拉


[在山上,以为在水中]

舍夫沙万



[大王叫我来巡山]

本哈杜



[夏天已经过去了]

舍夫沙万



[我没看过的黄昏]

阿西拉



[众神万好]

马拉喀什



[颜色]

菲斯



[爱情]

YSL花园



[我来招财]

阿西拉



[它有着金黄的皮肤]

撒哈拉



[生活安安静静]

舍夫沙万




[它没有变,我们却已经过了几生几世,渡过了万千大洋]

本哈杜




[风光]

梅克内斯郊外






地球上有一些地方,和其他地方长的都不大一样。

这或者是好,或者是坏。

如果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要防备的看着你,那我宁愿选择转身而去。



番外到EIGHT都是本姑娘的抒发感情篇。。。然后还没写到NINE.....

[番外] 神奇的纸老虎

- 平均分六点五

[ONE】滚蛋马拉喀什

- 东西再好吃,也不及心累

[TWO] 菲斯的秘密

- 鱼眼皮革作坊,以色列大叔拧了我的镜头

[THREE] 本*哈杜

- 如果我是你的高处

[FOUR] 就是那个沙漠

- 打起手鼓,喝起泡面汤,唱起歌。骆驼,撒哈拉,以及阿拉穆德小逗逼

[FIVE] 舍夫沙万的一个午后

- 飞鸟会停的地方

[SIX] 墙壁上的阿西拉

- 没有我看人家照片里的好看但也不赖

[SEVEN] 匆匆忙忙的拉巴特

- 那边是葡萄牙,那边是西班牙

更加匆匆忙忙的梅克内斯

- 皇城under construction

[EIGHT] 看不见北非谍影的卡萨布兰卡

- 好死不死遇上大清真寺关门的宰牲节

[番外] 摩洛哥的CHRIS WU

- 看到帅哥我买

[番外] 关于宰羊节

- 这件事我必须要好好说说。。。



[NINE] 最后,我要写写攻略!!!!什么关于拍照拉,穿衣服啦,吃东西啦,玩啦,买啦,不被骗啦。。。等等等等etcetcetc



【番外】 神奇的纸老虎


- 平均分六点五

- 毛主席说,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毛主席又说,办法是有的,不过还没被人发现。



摩洛哥这个地方实在太神奇。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它。

知道它不再要签证之后,我便约了朋友,提了背包,从芝加哥出发,头也不回的去了。好像奔着一片汪洋大陆,那里纹饰雕琢,层楼繁复,市集热闹非凡。

然后。

然后每一次每一个人问我摩洛哥怎么样,我总是顿一顿,想一想,努力在肚子里找那个可以说清它的词语。我的文字不大好,在经过了和它极智攻心颈项缠绵的十天,我仍旧不知道对它是什么样的感情。



我爱了它这么多年,隔着千万里听它的消息,想象它破破烂烂却精致长衍的文明。

这十天,摧毁了一些想念,捣烂了一些感情,也让我看到了一些些非靠近不能剥离的心。

这个脆弱的国度,建在大陆边际,大海中央。

人民在塔吉锅和烤肉串迷惑的香气里,恨不得把你压榨得一丝不挂。

我想起了埃及。那里我曾写过类似的子民。一个个阴谋阳谋,老奸巨猾。
我们泡着北非四十度的天气,在有人舞蛇有人卖柑橘汁的巴扎上,明显感觉智商不够用。

能被骗的,一早就被骗了。

连警察叔叔,都丝毫不要脸的躲在鸟不生蛋的荒野公路转弯处,神情严肃的指指怎么都难看见的60KM限速牌。向我们一脸正气的伸出手来。

好吧。

能怎么办呢。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不能超速,不能放肆,一个个裹得密不透风,慢慢的我门只觉得不但脑子不够用,身体也不够用。

毛主席说,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毛主席又说,办法是有的,不过还没被人发现。

伟大勤劳的中国人民,是万万不能被摩洛哥的纸老虎给打趴下的。景色那么美,不斗智斗勇力争上游就实在太可惜了。



最后一天,在卡萨布兰卡,我们四个坐在Pizza Hut的冷气房里,开始战后总结这国家的推荐指数。

五六七七。十分制里平均分儿六点二五。

我说,四舍五入,六点五吧。

被磨折的千疮百孔的我们,在宰牲节间饿了大半天肚子的我们,在美帝工业化千篇一律的Pizza Hut, 给无与伦比超凡绝伦的摩洛哥定了个平均分。



我微微的微微的有些心痛。

这儿的文明太美但太干燥。像失了水的干草,在光明里历经劫难。

如果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要防备的看着你,那我宁愿选择转身而去。






最后编辑于 2017-10-05 09:24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19 07:14

2楼

【ONE】 滚蛋马拉喀什



- 东西再好吃,也不及心累

- 毛主席说,不打无准备之战。毛主席又说,谅解,支援,和友谊,比什么都重要。


【冒充当地银民】


【街头红尘黄土】




【人来人往】





【也有美式咖啡小店】




【也有隧道的光】




【锅碗瓢碰】




【放马路上】




【街市未央】




【杰马夫纳入夜排挡】




【灼烧】




【烟晕】



【吃什么是个难题】




摩洛哥大妈】





【被 M PATTERN 洗脑】

- 这个花纹,好像有魔咒一样



【淡泊高远】





【YSL爱情花园】



【街市熙攘】




【马约夫's 念念不忘】




【颜色门楣】





【毒】




马拉喀什老城有各种宫殿,各种庙, 各种人。

土城的街道溢着尘土,阿拉伯式的房子歪歪倒到,许许多多的铺子,许许多多的游人。许许多多的好天气。

我喜欢赤红色房子,弯曲密集,谁和谁都离得很靠近。

各个花园里风格不同又同一。

典型的花纹瓷砖一层叠一层的铺上,有种奇特的味道,在其他的国度看不见。

那种Pattern很难形容,但后来回美国买手机壳,人家说一种花纹叫摩洛哥,我忽然get到那个点,醍醐灌顶般秒懂。

中国80年代的乡下也有这样重复往复的图案。简单的不得了,颜色也普通,但就是排列的特别好看。

我从第一个景点王陵就开始陷入到这种pattern里。趴在墙上窝在地上拍了几千张照片。累得跟狗一样。回放起来突然发现横七竖八每张都差不多。



那时我们刚到这个王国,还挺天真,觉得非洲人民应该热情又好客。

我吃过埃及经典套路的亏,但过了好多年,不知不觉好了伤疤忘了痛。

他们长的无害安全,一个个笑的十分欢快。

路边的塔吉锅冒着热气,鸡肉土豆番茄酱汁,烤串一大把一大把卖出。卖的编织地毯颜色鲜艳,毫不逊于土耳其

阳光炙烤。游人多的能挤出汁来。



杰马夫纳广场大的不像话。中央的铺子果摊泛滥,在将暗不暗的时候,气势恢宏的排档大军亦开始大肆席卷。绵延不绝的摊档,连着桌子椅子摊子凳子,征服了整个广场。

在高处看,此起彼伏,壮观的可以。

我们买了鲜榨橘子汁,喝喝逛逛,觉得这地方安逸单纯,天热也不紧要。

一直到。。。。拍档摊外拉客的小哥花言巧语,叫叫嚷嚷还上来动手拉客。我们一路躲躲闪闪,搞到后头连菜都不敢看。

我没忍住多看了某摊的小菜一眼,就被小哥团团围住。

“来吃来吃。”小哥笑得妩媚。

“不用不用。”我推脱得礼貌。

“看看不吃怎么行呢。”小哥仍旧一脸妩媚。

“看看看看就看看呗。”我见空挡就突围。

小哥伸手来拉我,我扭一扭忙摆脱。小哥大大的不爽,大声叫唤“go to hell”

非洲人民您英文不大好,知不知道Go to hell不能乱说。

可是这只是开始,小哥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No money don’t look…go to hell, go away…”

我能忍不想忍,转身欲与他理论,摆事实讲道理,好好把情况拆分详细解说清楚。可是周围一大群帮凶小哥涌来,颇有围攻群殴得意思,看得我心惊胆颤。

毛主席说,不打无准备之战。毛主席又说,谅解,支援,和友谊,比什么都重要。

我身边的哥们也刚分辨了一句,就被周围人民“打到列强滚出我们地盘”的浩大声势压了回去。

我们几个叹口气,本着谅解支援和友谊的精神,提着包一路小跑,远离是非之地。



人们笑的有多开心,有时就溃烂的有多彻底。



杰马夫纳的广场漂亮的和电影一样,也叫人分裂的和电影一样。


当我们终于被赠送免费饮料骗到了另一个摊档的时候,天已经暗了。整个广场炊烟袅袅渺渺。

大家都点起了灯。游客们不明所以的围聚,喝酒和吃牛头。
我们的摊档老板在拉琴,小伙计在唱歌,老伙计在拉客。

我们等了半个钟头等不到一个菜。当才上来两秒钟就秒完。

炸鱼和肉类塔吉真的美味好吃。

广场悠远,烤串咖喱,被烟雾浸染的夜色和灯泡后面红彤彤的光明。我是真的在一个异国他乡。

我看着一条条摊铺间的羊肠小道,看着一个个跑来跑去的游客,听着伙计只为下一个客户唱的欢乐歌曲,忽然觉得也没有那么的伤心。


这儿的人们,不是在被骗的路上,就是在去骗的路上。

马拉喀什就算有一万个差评,叫它滚蛋,也还是有人屁颠屁颠的去。

总是还差一点,总是还到不了。

最后编辑于 2017-09-22 23:16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19 07:20

3楼

TWO】 菲斯的秘密



- 四海八荒,或者不过菲斯这么大。

- 鱼眼皮革作坊,以色列大叔拧了我的镜头

- 毛主席说,人不能没有批评和自我批评,那样一个人就不能进步。



【人生没事,就是吃吃喝喝逛逛】




【找啊找啊找染坊】



【偶尔不飞驰的时候】





【撒泼 -- 各种颜色炸开花】




【角楼上的红】






【寻找】




【窄巷的不擦身而过】




【也是红旗招展】




【包治百病】





【闲逛】





【人头攒动】





【母鸡公鸡】





【鱼档】





【匠师】




【某一条巷子】





【彩色】





【岁月静好】



【琐事】





【玻璃光】





【走过光阴繁复】



【穿越午后毒辣的日光】




【每一处都精美的想哭】



【我旅店的天井一直看到天上】




【我们在锦缎簇拥间喝薄荷茶】





刚到菲斯,我们就差点儿找不到路。

车子在城外绕了半天,终于发现一条小路可以杀去麦地那的酒店,但开了半天后,妥妥的发现是条死路。

路人指手画脚解释了半天怎么出去,我们也妥妥的听不懂。

这个迷途之城,不动声色的一下子就来个下马威。

声名太大,城镇太绕。在旧城的阳台上看,钟声暮鼓,老鸦飞处,窄巷,房屋,窄巷,弯成一阕迷途。

我的伙伴们都对它没有太多好感,但我对它的曲折迷离却总有些念念不忘。

我喜欢它的隐藏不露。也喜欢它不好客不欢迎的拒绝的本能。

在被马拉喀什纠缠搭讪了几十个小时之后,菲斯的冷淡简直像一个男神,叫我犯花痴,趋之若鹜。



巷子狭隘,城墙高筑,有时连光都见不到。没有向导的人们带着盲目的热情,凭着超过GPS的直觉,自以为能够杀出一条血路。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不吸取别人失败的教训,只能注定你也走上失败的道路。

所以我们连想也没想,就找了个当地向导,带我们到处溜达。



四海八荒,或者不过菲斯这么大。

从四海到八荒,好像不过穿过了几条巷子,走过了几个街市,尝过了几个洋果子,从光里穿过了隧道,再回到了光里。

这个脏乱但奇特的老城,挂满了光怪陆离的小货品,在曲折的街道之中,一生一世。



我执拗的寻找着照片里某一个皮革作坊。

看过了无数个,终于在某个胡同里探得它的来去。巨大的染缸排开,蓝绿黄红。衣料刷刷的往里放。工人赤着脚弯腰劳作。

上到染坊角楼,我用薄荷叶堵着鼻子,使劲的找角度拍照片。却冷不防被旁边伸过一只手来,递过镜头一只。

那老外大叔一边挂个1D 70-200 2.8, 一边挂个D800 14-24。感情是看不上我的35 1.4觉得拍不出那染坊从古至今的恢弘气势,好心用个超广角鱼眼接济我来了。

个人有个人爱好。本姑娘吧偏偏就不喜欢鱼眼。当下笑嘻嘻婉言谢绝。

大叔挺懂礼貌,也不勉强,继续他个人作品去。

殊不知。小伙伴找人给我们合照,跳来跳去,挑了大叔来。

我小心翼翼的把我5d3交到大叔手里。觉得手还没放稳,就看到下一秒,大叔三两下拧开了我的35, 赤裸着镜头,扔到了一边,又把刚刚我拒之门外的那只鱼眼给套上了。

大叔风云雷电。迅雷不及掩耳。我连反应都不过来。

我宝贝的35在一边的小几上滚了三滚,眨巴眨巴的瞧着我。这一生,它何曾遇过这般待遇。估计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心中吐了口血,表面装着笑,完成鱼眼境中一角。

早听老人说过,最不爱惜的镜头的都是记者,因为公家买单,再好的镜头也是用之如敝,扔扔碰碰。

可不是,事后聊个天,那大叔果然是来自以色列的游猎记者。



千里来相会,有缘一线牵。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的那些个设备,在大叔眼中估计就是个屁。

用就用了,何必可惜,何必爱护,何必当真。

用心即好,何必太用情。



执着的守着几个镜头,却不如来好好看看这一座城。

毛主席说,人不能没有批评和自我批评,那样一个人就不能进步。

我狠狠的自我批评了一番,觉得人生境界又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我们小旅馆的老板和街角茶店的老板互说坏话。

我们小旅馆的老板为让我在booking上留好评使尽了招数。

我们小旅馆的老板说话不知道真真假假。



可是我仍旧沉迷于他家的摩洛哥式传统晚餐。

那些个油绿的辣子,墨红的茄酱。旧时摩洛哥的锦缎沙发和躺椅。繁复雕花的大门和怪异的铜镜。

我仍会在日出日落之时,从我角楼上的房间走出,看向远处蔓延的轻雾。



从大门口走出,过几个弯,便马上可以失落在了这世间里,找不回来。


菲斯过了很久。

而我们才刚刚找来。


最后编辑于 2017-10-11 08:44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19 07:26

4楼

【THREE】 阿依特*本*哈杜


- 如果我是你的高处


其他很多照片在建设中

占坑




【山肚子里活捉两只小妖】




【在街边摊弹弹大肚子皮琴】



【慢慢朝山上走】




【遇到万千人海】





其他很多照片在建设中

占坑





在本*哈杜,我什么事都没有做。



我只是在混着混着,在日头里,慢慢朝山上爬,在山肚子里活捉两只小妖,在路边摊子边弹弹大肚子皮琴。

逗逗猫。装装逼,拍拍照。戴戴羊皮帽。



在山的那边,古城和宽叶绿树,估摸着还是千百年前的样子。它没有变,我们却已经过了几生几世,渡过了万千大洋。



我站在石墙边边,脚下红尘黄土。


最后编辑于 2017-09-23 04:50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19 07:48

5楼

【FOUR】就是那个沙漠



- 打起手鼓,喝起泡面汤,唱起歌。骆驼,撒哈拉,以及穆罕穆德小逗逼

-毛主席说,这是一锅夹生饭,夹生就夹生,也要把它吃下去



【骑着骆驼唱着歌】其他很多照片在建设中



【土城】




【飘来个当地美人】




【参加二日游旅社】




【大漠】




【驼队】






【爱的奉养】






【我们】




其他很多照片在建设中

占坑




像我这个年纪的人,一般是看过三毛的。看过三毛的人,不见得一定喜欢她,但一般都会知道撒哈拉。

撒哈拉这地方听上去就遥远又神秘。我小的时候 –-- 那是很多很多很多年前 –-- 总觉得去非洲得要磨掉几层皮。

现在很多很多很多年后,我没觉得非洲多么远多么惨,但去撒哈拉确实有点儿热的不容易。




哥们在网上订得撒哈拉两日游。当我们在一个近五十度得中午开到了那个中转站,被告知哥们定错了时间。

日期是对的,可年份订成了二零一八年。

哥们的眼神实在太毒了。

我们在我们类似飞行器布满按钮的车厢内互相看了一眼,淡定的说,那就在这儿等一年吧。

远远的靠近的,除了沙漠,就是土房。

仿佛仙人掌的植物顽强生长。柏柏尔人穿着长袍,裹着超长超长的墨兰围巾。

人们在土房里乘凉,吃饭,睡午觉。

我们看着没有空调的不通风房间,感到赤道蒸腾,大脑缺氧,眼冒金星。撒哈拉就这样温情脉脉的迎接了我们。



中转站的小老板还算好人,把我们提前一整年,弄上了当天的骆驼。

我的骆驼白白的,眼睛明亮迷人,身材优秀。

一摞的骆驼,行路高高低低,深深浅浅。

沙漠有着金黄的皮肤,从斑驳开始,愈走逾澄静光洁。落阳之下,闪闪金光。

我在埃及见过沙漠骑过骆驼。感觉撒哈拉似乎也没啥太特别。到了营地滑滑沙,玩玩日落,眺望远方,也觉得“THE 沙漠”不过尔尔。

直到。

直到在晚上,我们睡在了沙漠上。

我们觉得帐篷太闷热,一致投票在百米开外的沙子上铺了一层厚毛毯,躺平看着天空,用手机放流行歌曲。

四维安宁静谧,夜深浓密。

天上有一整条银河。一整片光芒。小小的有一点点的微风。

上一次我见到这样的光芒,是在马来小岛Layanglayang凌晨三四点钟旋寂的海里。又有点好似在高原藏地,天空离得那般靠近,好像下一秒就要跌落到脖颈之间。

倏然间,流星乍现。

我傻了眼。在浩瀚星辰之中,慢慢的数了七八九颗流星。

我连话也忘了说。

上一次我见到这样的流星,估计是上一辈子,上上一辈子。

如果那一天宇宙没有了,撒哈拉的每一粒沙,会流浪到了哪里去。


我们本着对沙漠艰苦朴素生活的敬畏,从遥远的美国,坐飞机,汽车,和骆驼,带了方便面进沙漠,支援肚子饿的自己,和贫困的非洲人民。

穆罕穆德没有见过方便面。更别提中国杠杠的康师傅。

撒哈拉当地土菜的晚饭之后,我们围在厨房功能的帐篷昏黄的灯光下,蹲着等火堆上的炉子烧开水。

穆罕穆德急得不得了,还没等水泡开就把调料汤给喝光了。

这个东西,好像也不怎么样。小逗逼评论说。

我们叹口气 –--- 你不按照方法吃,这个怎么对呢。我们中国人民上下五千年的智慧,难道连个基本款红烧方便面都做不好?

毛主席说,这是一锅夹生饭,夹生就夹生,也要把它吃下去!



精华在面里,在面里,不在汤头里!



吃完宵夜,大伙开始打鼓唱歌。

打好鼓,大火开始唱歌跳舞。

撒哈拉里黄沙满地。

但我在他们身上,微笑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丁点的苦逼。



天很热,但我们的地陪柏柏尔人穆罕穆德小逗逼说,他们的夏天已经过去了。





最后编辑于 2017-10-05 08:36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19 08:01

6楼

【FIVE】舍夫沙万的一个午后



- 飞鸟会停的地方

- 毛主席说,对立统一规律是宇宙的根本规律。



【生活安安静静】



【想在椅子上睡着】




【刚被烘干的阳光】




【广场】





【风声】




【就要到了】




【手信】




【蓝色】




【街上编织帽】





【偶尔有只猫猫,没有狗】




【困了抽个小烟,打个小盹】





【寻个没人的地儿】


【就这样山高水长】




【白袍飘飘】



【那天你经过我】






我第一次在别人的游记里看到舍夫沙万,以为翻错了篇,翻到希腊去了。

建造舍夫沙万的人,估摸着到过圣托里尼

要么就是建造圣托里尼的人,估摸着到过舍夫沙万。

这两个地方,一样建在山巅上,一样蓝白相对,一样的漂亮的有点儿过分。

互相copy也没什不好。

毛主席说,对立统一规律是宇宙的根本规律。

世界那么大,省得伤脑筋,到处都要看。


我记忆里的那天,我们坐在那个小小的中心广场上,我显摆的带着在菲斯买的贝壳毛毡帽子,欢乐的吃午饭。

桌子下面猫星人泛滥。摆着无辜的表情讨吃的。

小朋友在远处蹦蹦跳跳。

喷水池边上坐满了人。

隔壁桌上的空可乐瓶迟迟没有人收拾。

当地人的白色巫袍宽大的能装下一个地中海。


我和佩晃荡来晃荡去,拍照拍的都有点不耐烦。


地方太好看,走两步就要拍五十张,累的有点够呛。我还呆头呆脑把70-200给摔了。碎了我的zeta保护屏。心疼一千万秒。

可是即便如此,我想起那个镇子,好像还是会先记得它的好。


卖我冰箱贴的摊主小哥帅得一塌糊涂不像话。十分好象摩洛哥版吴亦凡。我口水流一地。

卖我手工包的摊主,藏在一个黑乎乎的屋子里,用订皮机给皮子上线。


在这儿,没那么多骗子,生活安安静静。


我心满意足的坐在人家浅蓝色的门楣上,吃着当地的冰棒儿。70-200从怀中直线滑落。

冰棍小摊十几岁的小主跟我学打中文招呼。

天气晴好。阳光明媚。鲜花盛开。




最后编辑于 2017-09-22 07:21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19 10:28

7楼

【SIX】墙壁上的阿西拉


- 没有我看人家照片里的好看但也不赖



【墙上的ASHILAH】


【路边有鸟儿飞翔】





【这边是壁画,那边是海洋】




【蜜汁POWER】




【我是招财猫】





【劳动人民千秋万岁】





【直到今天我都觉得那天的夕阳漂亮的不像真的】

一丝一丝,一卷一卷


后来再看到这样绮丽的夕阳是在美国黄石湖






【渺渺】

笑卧水云间




【也有一点像希腊的MIKONOS风车脚下】





占坑


最后编辑于 2017-09-23 06:26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19 10:28

8楼

【SEVEN】匆匆忙忙的拉巴特

- 那边是葡萄牙,那边是西班牙


-- 更加匆匆忙忙的梅克内斯

- 皇城under construction



其他很多照片在建设中

占坑




【满城尽是拉羊的,磨刀霍霍向羊羊】



【城外乡间】




【路过】



【野蛮生长】



【笑谈风云】



其他很多照片在建设中

占坑


最后编辑于 2017-10-11 09:11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19 10:29

9楼

【EIGHT】看不见北非谍影的卡萨布兰卡



- 好死不死遇上大清真寺关门的宰牲节

- 毛主席说,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谁比她更甜美】




【仰望】




【她如烟花矗立】




【谁的海边游乐场】




【前夜】




攻略做了千遍万遍,没算到到卡萨布兰卡那天居然是宰牲节。

摩洛哥人民开开心心过宰牲节,宰羊烧羊头,大街小巷弄的一片过节气氛。每一天都完美盛开的海边大清真寺,在这一天默默关了门。

我们饥渴的在它艳冠天下的外围转了好几圈,终于低头认清了这个现实。无论如何,是没机会看它的内在美了。

内在美看不见,肚子有点饿。

想上北非谍影原型复刻的Rio Café。也傲娇的关了门。

找个中餐馆吧,也绝情的关了门。

连海边的高级大排档,都居然在这天只卖酒水!



一条大道通到西,可惜不卖好吃滴。

饿了一整天,只能悻悻的投入回美帝的怀抱。

唯一开门营业的麦当劳和Pizza Hut, 嘲笑的对我们张开了热情的双臂。



最后一天。好像人们都会说,留一点遗憾,下次可以再来。



我饥肠辘辘感谢天主的吃完我的pasta。不知道心里有没有留恋。

六点五分吧。


我们被自己几乎一致的残忍的推荐分数吓到了。

哥们看看我说,我以为在我们几个里,你还挺喜欢摩洛哥。。



是的,我从来从来未曾怀疑过,直到这一天。



我们看见的,没看见的,经过的,没经过的。在这个倾国倾城,历史弥久,色艺俱佳的国度,被细细蔓蔓的磨折和倾轧。

我对它,想念了那么长,那么久。

我对它,描摹过一千次,一万次。

毛主席说,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可是面对这般貌美如花的你,为何我没有勇气,只愿意保持这样的距离。隔着一个大洋,远远的回忆你就好。



远远的看着。尽量的,不要再走近了。

最后编辑于 2017-09-22 07:16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20 05:24

10楼

【番外】摩洛哥的CHRIS WU


舍夫集市上的东西大都不抵买。

贵,质量也普通。

转来转去看到个摩洛哥小帅哥。觉得他长的实在有点像吴亦凡。

好色之心人皆有之。。。姑娘我为了多看他几眼,在那小店里转来转去磨磨蹭蹭买了几个长的不怎么样的冰箱贴。


算了。

人长的美就行。卖的啥不重要。



【拍下来貌似没亲眼看到像。。但还是挺CHRIS WU】


看到店里挂的那些类似义乌货不。。。就这样我还在店里东张西望硬撑了快二十分



【为了撩帅哥也是挺不容易的】


最后姑娘我实在撑不下去了,直接说,看你长的帅,给我拍两张照可行。

小朋友腼腆的答应了。

应该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姐姐。


唉,这地方就是还太保守了。。。

在我们天朝,那还有比看帅哥更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竖的也来一张】当时怎么忘了合照了


他真的特别特别腼腆啊,

而且乖的任我摆布,

我都不好意思叫他多摆几个pose~~~~


姐们在店外等着,心里想就一‘义乌小店’,你怎么进去半个钟头了还没出来。。。。



你们觉得他像不~~~~~~~~·


最后编辑于 2017-09-22 09:52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21 07:00

11楼

【番外】关于宰羊节


宰羊节这件事情我有必要好好的好好的跟大家说一下。


因为就是因为这个节日,姑娘我连史上绝无仅有的海边大清真寺都被拒之门外。那个清真寺天天开,爷居然。。


好吧。


故事是这样的


【摆事实,讲道理。。。先放几张照片】


这个在菲斯





这个在梅克内斯




这个在舍夫沙万




【这个在哪里也不记得了】




马拉喀什开始,就瞧见很多人拉着羊。

我当时还以为摩洛哥人爱羊,和我们爱车一个道理。

但后来就慢慢觉得不太对劲。因为每个城,每个镇,不论男人女人,大人小孩,都欢天喜地的在街上拉着羊招摇过市。

白天有人拉,晚上有人拉。

拉的动的拉,拉不动的找车找人帮忙拉。

在马拉还是哪里看到一只羊拼劲吃奶的力气要寻找自由,被两位大叔大爷狠狠的鞭笞了一顿。


然后我问当地银民。我问你们这是在干嘛?

他们说,干嘛?过节呀。

过节?

什么节?

他们说了一串词语。本姑娘听不懂。

但本姑娘冰雪聪明,顿时领悟到莫不是宰牲节一样的什么节?

老娘在尼泊尔亲历过宰牲节。那个红旗飘飘,血流成河。人民欢天喜地,牛羊垂头丧气。感觉很是这个道理。

当地银民肯定了我的智商,说,对。那一天,家家户户都必须要杀一头羊。


那一天,家家户户都必须要杀一头羊。

每家每户。。。

摩洛哥有多少人?多少户?

那一天全国要献祭多少羊?


我想想也有些心疼。。。


到了拉巴特边上的小镇,镇子里浓烟滚滚,地上生生的摆出一个个刚切下的羊头。看的大伙心惊胆战。

估计才五六岁的小朋友拿着利刃,对着鲜血淋漓的羊身,施二重伤害。大人在一边笑的欢心,满镇甜蜜浓腻的节日气氛。


我没有这般的信仰,故而看不懂,也不评论。

而那绛红的血液,灼烧的火焰,分离的尸首,总叫人觉得头晕眼花,心情郁郁。


一路开车到卡萨布兰卡,本是冲着大清真寺而来,却在路上被人告知,今天过节,清真寺休息不开。

我们还以为又遇到骗子。仍旧往清真寺去。

但果然,和我们一票的游客还不少,都被悻悻的关在门外。

清真寺美的不可方物。

就在广场前的街上,看着几个当地人在路上支起想烧烤架一样的铁栏,在焚烧两个面目已全非的羊头。


我当真有些些难过。


我记起在尼泊尔barbdour的那晚宰牲过后的欢唱,在暗夜中,人们赤着脚,举着铃铛,点着手灯,敲着鼓,在旧日广场上成队的簇拥而过。

我看不见牛羊的眼睛。

他们反正也不懂得,正如我不懂得。


当地人告诉我,信奉,便是要将家中最重要得东西献祭真主。

从前过去,在那里,羊是家里最值钱的东西。献祭代表着牺牲,代表着用最真心,最宝贵去侍奉主。

时光变迁,那样的风俗,还是留了下来。

虽然羊已经不是家里最宝贵的东西,但是每到这一天,大家还是循例旧俗,献上羔羊。


这一天,是摩洛哥全国羊儿的受难日。

人们很高兴,justify着自己的行为。永远有理由,永远有借口。


我伤心着看不到清真寺的里面。


但我们看到人心的里面。


最后编辑于 2017-09-23 05:35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22 09:29

12楼

【番外】我旅馆小老板的故事 (上)


遇到旅馆小老板的那天,我们刚刚到菲斯



GPS神经下降,车子找不到路,歪歪扭扭折腾了半天,在一个类似入麦地那的偏门口停了下来。

我们在车子里手机地图齐上,展开找路项目,忽而听到有人啪啪啪敲我们车窗。

哥们驾驶位,摇下车窗,见一当地年轻男子,全身打量瞧着我们。

当地小哥问我们来干嘛的,我们不想搭理他。当地小哥又问我们订了酒店没,我们说订了订了,正准备去。

马拉喀什大亏小亏吃了一通之后,我们对当地搭讪之男子已经避之不及,只盼望这位小哥能快点自觉自愿的离开。

可是 --- 摩洛哥部分人民有一种我是你的小苹果,你不理我,你就惹着了我的逻辑。搭讪不成功,莫名其妙的,小哥就忽然不开心了。

他说我们不能把车停在那儿,那整一个堵塞了菲斯进出麦地那的交通要道。

我们说我们在找路,找到了就会撤的。

小哥虎着脸,说,不行,你们不能停在这儿。


行,你说不停就不停吧。菲斯那么大,难不成连个停车的地儿都没有?

我生来最恨看人脸色,何况小哥你长的也不惊天地泣鬼神,我的容忍程度就更低了。

行了,我和哥们说,别和他废话,咋们走还不成么。

没想到,小哥看我不爽,他就更不开心了。他问我哥们,你那朋友为什么不让你理我?


苍天啊。大地啊。

作为一个有教养有原则有颜值有思想的上海姑娘,我还非要搭理你了??


我们摇上四面车窗,再也不高兴同他说半句,摊开地图,满腹心思扑到如何成功进城上面。

小哥骂了两句,悻悻然走了。



待小哥走远,我们一致决定下车问路。问路这招好使,哥们有了方向,便一个人开去停车,让我们在路边的一个小茶馆边喝茶边等。

小茶馆的老板看看我们,问说酒店定了没有。

我说订了,叫PALAIS WALID。老板你可知道咋个走法?

PALAIS WALID? 哎呀,老板叹了口气。你们怎么定在那个地方?


我和姐们面面相觑。好吧,这个是怎么了?这家酒店在booking上评分很高的呢。现在是什么问题?


小茶馆的老板开始说故事。他说那家酒店吧,在booking上本来分数差的要死,那个旅馆的老板就把他的酒店改了个全然不同的新名字,改成PALAIS WALID,又请了一堆水军给加好评,使了一大堆的手段,把本来一个快烂了的招牌,搞成了评分大众最爱。

但其实呢,烂旅馆还是那个烂旅馆。本质没有变呀。套了个马甲就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了么?

哎呀。

你们上当啦。小茶馆老板感叹说。

算了算了,上当的人家也不是你们一个两个了,不要难过。小茶馆老板又说。我这儿有几家其他的旅馆不错,要不要退了那房,上我们这儿来住?


哦。。。。。哦。。。。


我原本听小老板说的头头是道,晶晶有味,听到此处,方觉的这个是套路呀!!

我看着他那张真诚的脸,觉得一颦一笑,套路庭院深深。

不得了。我用中文跟姐们说,摩洛哥人民真的不得了。套个路都搞得这么不着痕迹,实在是有点儿欺负我中国人民的经验教训了。


我笑嘻嘻说不要了。我们订的是那种网上prepaid的,早就交了钱啦,退不了。

小老板叹口气,哎呀,你们这就不聪明了,这房子都没看,怎么就交钱了?

是呀,我们笨的很,笨的很。我点点头,显的有点儿痛心疾首。我们要是早遇上你这样的好人就好了。


小老板表示跟我们一见如故,叫我们在菲斯这几天一定多来他这儿喝喝茶。如果在旅馆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就有理由搬出来,到他推荐的地方去住了。


记得呦。茶馆老板说,一定记得呦。







最后编辑于 2017-10-05 08:28

举报 回复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22 23:04

13楼

【番外】我旅馆小老板的故事(下)

占坑

最后编辑于 2017-10-11 08:41

举报 回复

chan_hsu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7-09-28 21:35来自穷游APP

14楼
美美的,等更。

琪琪小南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0-03 06:31

15楼

回复 14楼 @chan_hsu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美美的,等更。

查看全部引用

谢谢亲~~~这两天有点忙,会有点慢。。。给你搬个大沙发!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