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2017年的叙利亚大马士革——黎凡特黑玫瑰

旅游攻略论坛: 西亚其他国家

2017年的叙利亚大马士革——黎凡特黑玫瑰

Housheng
Housheng 7袋长老 精华
2017-10-13 10784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Housheng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0-13 06:10

1楼

准备去往叙利亚

从2014年到2017年,我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三次黎巴嫩,每次来黎巴嫩都会去黎叙边境的贝卡山谷转转。贝卡山谷西侧的高山是黎巴嫩山,贝卡山谷中间沿线从南到北分布着无数潜逃至这里的叙利亚难民,还有著名的巴勒贝克。而贝卡山谷的东侧耸起的高山就是叙利亚。这么多年来我都试图进入过叙利亚,这个机会终于在今年夏末到来,也正是因为要前往叙利亚腹地,让我第三次前往黎巴嫩。


我和《三联生活周刊》的刘老师一同前往,他是国内出了名的国际新闻文字记者,去年就在伊拉克泡了一个月,今年我和他打算一同进入叙利亚。


第一次从黎巴嫩进入叙利亚的过程并没那么轻松,我们坐着出租车到达黎叙边境的口岸,并顺利出关,然而经过几公里的飞地之后,到达叙利亚的口岸处,被拦了下来。我们的签证材料还有点问题,于是回到黎巴嫩进行漫长、虐心且无期限的等待。


贝鲁特太熟悉了,以至于自己很慵懒,不过还是随手拍摄了几张贝鲁特的照片,正好可以与即将到来的大马士革做个对比。


这次所有的图我都加了水印,因为以前发过一篇阿富汗的帖子,为了不影响观感所有没有加水印,然而之后发现了盗图行为且未标明出处也没联系我,这次就加满了水印,望理解。

我们住的宾馆阳台对面的一家,有一晚我们在阳台抽烟时看到对面坐着一屋子女孩子,而且她们也有交谈欲,于是隔着5米的距离喊话,了解到他们是一家来自叙利亚南部城市德拉的一家,在2011年来到了黎巴嫩。

贝鲁特哈马区是非常热闹的一代,房间外是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壁画,说实话有点瘆得慌。不过这样熟悉的贝鲁特场景我真的已经看腻了,再加上对于叙利亚签证的等待显得遥遥无期,每天在贝鲁特真的是一种煎熬。

地中海边,一群当地人在钓着鱼。贝鲁特每天都是一副看上去很热闹的场景。

也能看到街头开着车的穆斯林女性,旁边坐着的朋友就是一个极世俗化的当地女性,甚至是一个基督徒,在贝鲁特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贝鲁特是阿拉伯人欢愉的场所之一。

市中心有露天的游泳池,有高档的酒店,也能看到楼群之间藏匿的巨大的战争遗迹,这就是贝鲁特,一场虚假的欢愉。

贝鲁特还拥有一个巨大的游艇停靠场,很多阿拉伯国家的人,或者在欧洲的黎巴嫩富豪侨民会开着自己的游艇回到贝鲁特。游艇场边,四个穆斯林女孩坐在这里欣赏晚霞。

人们在街边的咖啡馆内聊着天。

亮着暖色灯光的篷布与美丽的晚霞。


每次来贝鲁特都觉得这是一个奇怪的存在,所有人都像是处在一个欢愉的活动中,假惺惺的庆祝这一切虚幻的现实,而这一切我觉得很快就会消失。阿拉伯人张扬的一面在这里表现的玲离尽致。往南走3公里就是巨大的贫民区和巴勒斯坦难民营,那里和贝鲁特仿佛没有任何联系。在这里我没有规律可循,我甚至走在街上都是提心吊胆,但我害怕什么我并不知道,可我知道那绝不是恐怖袭击的恐惧感。我讨厌这种假的浮华,假的热情,和这里的地中海一样,腻到让人恶心。我即使来了三次,也和这里有莫名的距离感,甚至不如我在贝卡山谷与叙利亚难民共处几小时那般熟悉。


在不稳定的阿拉伯世界中,贝鲁特始终是一个我觉得很快要坍塌的孤立的半岛。


叙利亚🇸🇾,终于来了

在我们快要放弃叙利亚的时候,签证竟然下来了。叙利亚的签证其实就是一张带有签证号码的官方邀请函,即可在口岸获得签证。在口岸需要提交我记得好像是15美元的签证费,然后经过审核,便可进入叙利亚。


不要问我如何办理签证,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段时间有太多人问我如何办理签证,我真心奉劝如果没事儿请不要这段时间进入叙利亚,会给一堆相关人士带来麻烦。至于如何获得邀请函,那就是自己的事情了。鉴于叙利亚现在的局势,国内有较为严重的政治控制以及白色恐怖,邀请函非常难发出,这也是为什么几乎无法进入叙利亚腹地的原因所在。偷渡至叙利亚其他区域另说,但没有签证无法进入政府军所控制的叙利亚腹地,也就是叙利亚西部重点区域:大马士革、霍姆斯阿勒颇、拉塔基亚等地。


由于我进入叙利亚需要拍摄照片,但是并未取得记者签证,所以进入叙利亚用相机就成为了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相机被没收是件小事,然而人被抓了着实很麻烦。在政治恐怖和独裁国家有时无理可讲,他们会对一点小事上纲上线,你的命运往往会被掌握在个人手里,而且后果有可能不堪设想。所以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我打算只带一台相机进入,背一个小书包,放必要的行李即可,大部分行李留在了贝鲁特。这里先剧透一下,其实进入口岸的时候,没人来查我有几台相机,不过在叙利亚拍照的时候,相机确实给我惹了麻烦。


整理好行囊,又有了正规邀请函,我和刘老师便再次打车从贝鲁特前往边境,之后顺利入关,只不过时间稍长。在两边的口岸来来回回得耽误一个多小时,主要是叙利亚那面需要手动在电脑上输入很多信息,这个很耽误时间。他们工作效率越低,我们就越担心,我时不时抬头看看入境大厅墙上挂着的阿萨德头像,这个整个叙利亚最多的头像。什么时候在护照上敲了叙利亚入境章,什么时候才能踏实。好在只是效率低,我们都顺利入关了。


接下来车子飞驰在叙利亚的1号公路上了,那是一条宽阔的柏油路,从翻过山弯弯曲曲的前往大马士革。在过了几个小弯之后,终于在山坡上看到下面平原处的大马士革,这个我想忘了很久的城市,就这样如同海市蜃楼般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第一天到达大马士革是中午过后,大马士革的初印象是繁华,她的繁华真的让我有些震撼和颠覆想象,我不断和我脑中去过的中东城市做着对比。开罗安曼、贝鲁特、德黑兰等一系列中东城市,我找到他们相似的地方又找到很多与她们不同的地方,信息量太大我无法接受,但我主观认为大马士革是独一无二的,集合了这些城市所有的优点的一座城市。


一周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大马士革,外界认为它是邪恶轴心国的一个首都,认为这里的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认为这里是独裁者的集中营,这些都没错,也是大马士革的一面,而另一面的大马士革,是我所去过的最好的中东城市之一,我没去过耶路撒冷,但我凭直觉认为,只有耶路撒冷能与之媲美,开罗、安曼、德黑兰这些中东大城市见到大马士革都会显得羞愧。她是名副其实的一支黎凡特黑玫瑰。离开大马士革之后很久一段时间,我都沉浸在回忆她的过程中。很久了,没有一座城市如此吸引我,战乱是她的背景,而那里的人们烘托出一个鲜明、热火的城市,让我着实记忆深刻。


大马士革日常生活

由于我们的签证问题,还有叙利亚当局严密的控制,我们没有合法手续能够离开大马士革,去往更想去看看的霍姆斯和阿勒颇,所以,在叙利亚的日子都是在大马士革度过的,虽然遗憾,但也满足了一定的心愿。叙利亚这样的地方,总不能让你一次就得到满足的。不然我也不会去三次阿富汗,哈哈。


到达大马士革的第一天其实是中午,然而为了先熟悉环境,我没有拿起相机就开始拍摄,而是在街上走走,与当地人打打交道,并看看有多少警察和试探一下又有多少秘密警察。叙利亚的普通百姓非常好,是中东地区最好的一群阿拉伯人,这个是接触过叙利亚人的一种共识,温文尔雅,很有教养,不像其他中东国家的阿拉伯人那般肤浅。


我们的第一个困难就在于换钱,找了好几个钱庄,都没有现金。后来等了许久之后,看到分发下来的现金,就用塑料袋那样一捆一捆的拿进钱庄。我们作为外国人还好,可以用美元换钱,当地人只能在地下交易,并且之后100美元的限量。其所作为外国人能换多少也有限量,但我们一人只换了200美元的叙利亚镑,没受到限制。当时的汇率,1美元合514叙利亚镑。

住在大马士革的Cham Palace酒店,这里一晚上的住宿是130美元含早餐,可以用美元结账。大马士革有很多很好的酒店,除了我们所住的Cham Palace还有另一家当地五星酒店Dama Rose,甚至有国际连锁的四季、希尔顿和香格里拉,不过现在无法从官网上看到这些酒店,战乱后就自主经营了。由于叙利亚的外国人很少,而且大多集中在这些酒店里面,所以每天我们都能在酒店大堂看到一些俄罗斯人、伊朗人等,这里如同二战中的卡萨布兰卡饭店,各色人群在这里交易情报。当晚我在Cham Palace酒店楼顶的旋转餐厅内欣赏大马士革的夜景,拿着相机偷偷拍摄了几张,也算作一种使用相机拍摄照片的试探。

大马士革的夜晚能看到连成一片的星光向城市西面的山上蔓延,和喀布尔的山区贫民区一样,大马士革也有沿山而建的一片贫民区,这也让我看这里更多了几分亲切感。不同的是,喀布尔的贫民区可以随便去,只要你运气好,不会被抢,而大马士革的贫民区,压根就不让上去,每个路口都有警察守卫,我们外国人上不去。

第二天一大早,来旋转餐厅吃早餐,终于能看清我眼前的大马士革了,我能看到近处的倭玛亚清真寺,不远处的倭马亚广场。远处总能腾起黑烟,一开始我还不明白那是什么,以为在焚烧垃圾,之后在大马士革就习惯了那些黑烟,往往还会伴随一声沉闷的响声,那些黑烟都是炮弹爆炸之后腾起的,在大马士革一开始一天能听到二三十次,之后麻木了,不认真听反而一次都听不到。

大马士革西侧的样子,前面的楼房和沿山而建的贫民区。这些高楼一看就是很多年没有新建的了,战争和经济制裁让这里停滞了很久。

来了大马士革,我最想去的一个地方便是倭玛亚清真寺。在老城边儿下了车,穿过一个巨大的巴扎,便可以到达倭玛亚清真寺。巴扎内导出悬挂着阿萨德的头像。

这里的巴扎极具中东味道,我总结所有中东的大巴扎就是“色彩鲜艳惹人腻,全都卖着义务货”。巴扎内一个小孩子用中国产的泡泡枪吹出很多气泡,飘散在巴扎的人群中。

穿行于人群中的背着传统茶壶的人。由于大马士革没有游客,这些人在这里并不是表演,而是真正的贩卖煮好的茶叶。

气球永远是小孩子们的最爱,无论这些气球是做什么的,他们只要拿上就会很开心。

背着绿色围巾的穆斯林女性在大巴扎内,我看不懂阿拉伯语,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在为阿舒拉节做准备,阿舒拉节是什叶派穆斯林的重大节日,而对于逊尼派穆斯林只是稍稍带过的一个节日。叙利亚是世俗化穆斯林国家,在宗教方面很包容,能看到逊尼派穆斯林、什叶派穆斯林、基督徒在一起和谐相处。

一个叙利亚女孩子看到了我的相机,并没躲避,而是出现了奇怪的表情。

巴扎内的服装店里看上去很丑的模特们。

在巴扎内正在购买围巾的女性们。虽然叙利亚是世俗化穆斯林国家,不过做生意的基本上没有女性,无论是卖任何用品。、衣物、食物的商店,几乎都是男性在做生意。

穿过大巴扎,就到了倭玛亚清真寺了,一个女性正在清真寺内走过,背景露出的宣礼塔是倭玛亚清真寺最具标志性的宣礼塔,浓浓的中世纪味道,也标志着倭玛亚清真寺悠久的历史。

倭玛亚清真寺的主颠与它的庭院。

倭玛亚清真寺是逊尼派的清真寺,当天正好有一个逊尼派的女性团体来这里朝拜,她们都披着红色的斗篷,

在清真寺内认真听讲经的女性们,这个场景特别像在伊朗马氏哈德的伊玛目里扎清真寺内,只不过这里是逊尼派的清真寺,而且人要少得多。

倭玛亚清真寺内的一处陵墓,由于我现在没有资料在手边,我实在忘了这个是谁的陵墓了,但这不是萨拉丁的墓。萨拉丁的墓在清真寺外,这个墓在清真寺内。倭玛亚清真寺内有两处陵墓,外面有一处陵墓便是萨拉丁的墓。

倭玛亚清真寺的xua'lxua宣礼塔,现在的倭玛亚清真寺空空如也。

倭玛亚清真寺的水房。

进入倭玛亚清真寺内部,能够看到它建筑结构的特点,特别浓郁的中世纪味道。

在倭玛亚清真寺外,曾经是大马士革著名的旅游区域,而现在几乎没有开门的旅行用品店,更别说有课了。不过在老城内部,也就是倭玛亚清真寺后面,有一个叫做Al Nawfara的茶馆,是大马士革老城内最老的茶馆。每天很当地人在这里抽水烟,喝阿拉伯咖啡、柠檬茶,玩双陆棋。

水烟在大马士革不仅仅是男性享用,很多女性也在享用水烟。

这家茶馆内悬挂着很多照片。

走在大马士革老城的街道内,能看到不少打扮时尚的叙利亚女性。

大马士革全城的卷帘门都被刷上了叙利亚国旗,还有很多街巷的墙壁上也是叙利亚国旗。本以为是一种爱国方式,经打听,这是2014年,总统下令这样做的。

随处可见的阿萨德画像。

老城街巷内同样有很多商店,这是一家卖服装的商店,正好经过了身着传统Chador的两名穆斯林女性。

又绕回了倭玛亚清真寺后的庭院,保留了中世纪以来残留下来的石柱,这个庭院也是萨拉丁陵墓外的庭院。

一个用嘴叼着墨镜的世俗化女性走过树影斑驳的叙利亚老城街巷。

街上也有这样挂着大招牌的美容院。

到处是阿萨德的头像。这张照片中有出租车,顺便说一下,大马士革的出租车都很随意,要价完全看心情,不过通常在1000-3000(2-6美元)叙利亚镑之间,无论远近,即使去叙利亚西郊的另外一座城市,也有可能只要1500叙利亚镑,而即使只在市区走很短的路,也可能会被索要2000叙利亚镑。

我们在叙利亚的交通每天同样是乘坐出租车。每天早晨和晚上会出门,下午一般不出门。因为大马士革的下午在街上人很少,天气也热,两个外国人在街上随便溜达反而容易引起注意。每晚都会去大马士革的一些地方。大马士革的出租车到了夜晚会在车里点亮各种色彩的LED灯,显得很魔幻。

某一晚,我们去往了大马士革西郊的另一个名为Qudssaya的城市,这里从内战发生以来就没有经受过战争,于是在这座卫星城兴建了很多大马士革的职能项目,比如儿童的游乐园、儿童的学校、歌剧院、政府项目等很多东西,让这些远离战争。在这里的一处儿童乐园内,看到几个叙利亚人正在打乒乓球。

站在台球案边的一个叙利亚小男孩。这里的孩子都很有教养,知道什么是害羞,不像很多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小男孩,看见他们都头疼。

一个拿着足球的年轻人从我面前走过。

游乐园的角落,一个小女孩坐在足球上面,看着不远处的海盗船发呆。

碰碰车是传统的游乐项目,一个小姑娘正在看着镜头。

游乐园旁边是大型的露天饭店,成年人们就在这里抽水烟,其实就是我们的消夏活动。

一个小女孩准备坐旋转椅。这些孩子都会随家人在闲暇时来大马士革西边Qudssaya。这里其实有好几座儿童乐园,分别给有钱人家的孩子、中产家的孩子和穷人家的孩子来享用,在儿童的世界里这些其实都一样。

回到Cham Palace的房间里,这种90年代的装修风格持续至今,也成为我们每天在大马士革劳累一天后最舒心的地方。


大马士革的国家博物馆,室内现在已经关闭,只有室外陈列着一些石质物品以及从霍姆斯、阿勒颇等地抢救出来的文物,都堆在博物馆的院子里,十分落寞。

从树丛间能够看到后面提基亚清真寺的宣礼塔,这座清真寺是苏莱曼下令修建的,被誉为大马士革最好的奥斯曼建筑。

大马士革火车站内,一民老者站在挂有阿萨德头像的窗前。这里是汉志铁路(大马士革-麦加)的起点,我曾有幸在约旦参观过汉志铁路约旦的一小部分。虽然当年就没有修完汉志铁路,不过现在汉志铁路也几乎被拆除殆尽。我们在大马士革火车站听说,就在我们所在的那段日子,大马士革铁路要复行了,会有客车从大马士革市区去往郊区。

在大马士革新城区,也就是法国人规划的地区,以倭马亚广场为中心的地带,找到一家当地电台。叙利亚虽然处在严密的政治控制之下,不过民间还是有希望发声的组织和机构。这家电台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做的最好的一个,发出相对自由的声音。这是电台内的照片墙。

电台的混音。

电台的老总,采访时说了不少问题。其实我们的这种采访都需要秘密进行,政府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叙利亚内战刚开始时,阿萨德几乎要被西方媒体仗打死了,所以他也恨透了记者,对媒体严密控制。

在这里我可以说说正规的方式,那就是拿到记者签证,进入叙利亚之后要去新闻部报备,然后你的所有采访和拍摄都要进行报备,新闻部会派专人跟着你进行每一步的采访。拍摄照片也一样,同样是要进行报备,然后每一次拍摄,哪怕是扫街,也要有专人跟着。

电台外能找到一堵非常有特色墙壁,我一开始以为这堵墙是纯粹的装饰,然而这堵墙的材料全部取自于战争废墟,然后拼贴成这种彩色的马赛克壁画。

酒店对面的一栋楼,在下午强烈的光影下显得特别有年代感。

在房间俯视下面大马士革的街道。

透过窗帘能够看到远处飘扬的叙利亚国旗,在阳光下那道白色显得很明显。

街头

街头

街头

太阳偏斜了,也就是我们每天第二次出门的时候,打车出门。

路过倭马亚广场随手拍了一张大马士革的地标。这里每天重兵把守,周围有几个政府重要部门,所以用相机拍摄挺危险。

倭马亚广场另一侧有几个巨大的字母拼成了“I❤️Damascus”,从表面看大马士革其实特别有活力,虽然政治力量暗潮涌动。


接下来揭示一下大马士革的夜生活,超出我相信的夜生活。

首先我们去往了西郊的叙利亚歌剧院,那里竟然有一场很正规的音乐会,是一群来自伊朗的歌唱家,还演唱了Time to say goodbye,听着我内心甚是翻腾,总有落泪的冲动,不过在局场外,依然是熟悉的画像。

人们坐在剧场内听音乐会,谁能想到也就是撑死10公里外,还仍然是政府军与反政府军抗争的前线。

几个穆斯林女性在用手机录制音乐会。

离开歌剧院,去了大马士革一个很大的露天茶馆,这里是穷人聚集的地方。服务员的头儿是一个来自巴勒斯坦的难民,他在大马士革很多年了,两个孩子也被他送出了国,上大学。这家茶馆只有男人。在叙利亚,穷人的世界只有男人抛头露面,他们认为带女人出门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情,然而在富人的世界里,他们很乐于带女性出门。

茶馆内自然能看到熟悉的画像。

而后我们回到大马士革老城,一处镜子店,反射出各种各样的叙利亚元素。

一家空荡荡的土耳其烤肉店,当时正是晚饭店,并不是说出来吃饭的人少,而是这里最热闹的时候还没开始。大马士革老城东部的很多条街道里到处是酒吧、夜店,与人们传统印象中的穆斯林国家形成鲜明对比。

亮着奇异灯光的大马士革老城夜晚街巷。

开始出门觅食、溜达的叙利亚年轻女性。

可以看到大马士革老城到了夜晚亮起灯光的教堂,毫无违和感。

打扮更为奔放的女孩穿行在老城的街巷内。

进入一家夜店,这是正儿八经的夜店,在里面可以购买酒水,这一切都是被允许的。

一个披着头巾的穆斯林女孩在夜店内吸着烟。

在光怪陆离的也店内,人们在喝酒、交谈、跳舞,俨然所有大城市的夜生活。大马士革的年轻人有种强烈的及时行乐的感觉,处在这样战乱的环境下,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他们非常努力,不仅是学习努力,生活也很努力,玩的很努力,他们每个年轻人都在寻找离开大马士革的方式,离开叙利亚的方式。

夜店内的一个女孩子。

一个男孩愣着神,不能与他们说未来,不能与他们谈局势,每每说起这些,他们都是一脸茫然,他们最在意的就是活在当下。

在老城里一个无人的高级餐厅内,挂着充斥在全城的那熟悉的画像。


节日

在大马士革的期间,运气不错,赶上了穆斯林最大的节日——古尔邦节,还看了一场世界杯预选赛,这些都与肮脏的战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古尔邦节前夕,人们就开始准备节日的物品。在大马士革城南一处街道内,到处都是卖糖果的店,那天我们去到这里准备拍摄,在我拍完这个走出巷子的老人之后,被身后的警察发现,并扣留我们上来盘查,好在运气不错,我在书包里也偷偷的将SD卡进行了更换,警察发现什么都没有查出来,才把我们放走了。

街头的一个叙利亚女性在和朋友聊天。

到处挂着气球和新的国旗画像的街头。

街头驶过的汽车上有个小细节,车后顶棚是用UNHCR(联合国难民署)的帆布制作的。仅仅是小细节就能看出难民署拨款在叙利亚的落实情况。

街头

街头

一处菜市场

水果摊边的女人。这一天外面最热闹,等之后古尔邦节正式到来,就会出现万人空巷的场景了。

街头

人们走过画有国旗的卷帘门

我还是很喜欢叙利亚的街头,光影很强烈。

每天都有非常强烈的光影出现。

当天下午,我们去了新城区富人聚集的酒吧内观看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的比赛,叙利亚对卡塔尔,当天同时进行的还有中国队的比赛。在富人聚集的区域能看到女性经常的出没,她们在这里地位很高,抽着水烟看着比赛。

叙利亚队进了第二颗锁定胜局的关键进球后,酒吧沸腾了,人们拍手庆祝。

比赛最终获得胜利,一个女性拿出准备好的国旗围巾以庆祝胜利。

一个男人甚至开心的跳起了舞。

第二天起了一个大早,回到倭玛亚清真寺参加古尔邦节的晨礼。清晨的阳光射在倭玛亚清真寺对面的墙上,甚至有宣礼塔的影子。

进入倭玛亚清真寺后,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清真寺会有非常热闹的礼拜场面,然而来清真寺做礼拜的人寥寥无几。内战以来,叙利亚人已经不习惯聚集在一起了,害怕恐怖袭击,即使是古尔邦节的晨礼都是这般景象。

礼拜结束后散场的女性穆斯林们。

倭玛亚清真寺原本的售票厅,现在早已成为了摆设。

大巴扎链接倭玛亚清真寺的顶棚是一面巨大但有破损的叙利亚国旗。

古尔邦节的大巴扎没有人,空空如也,阳光从顶棚的间隙内射了下来。

偶尔会有几个行人走过,所有店铺都关着门。

礼拜完到一处宰牲的地方,一个宰牲人员正在帮顾客挑选羊。大马士革的宰牲是集中宰牲,在店铺内进行统一宰牲。

店铺门口进行购买羊的人们和记账的人们。

当然,依然到处都是阿萨德家族的画像,即使在宰牲的店铺内。在这里拍照也被捉了两次,运气不错,也都成功化解了。

宰牲结束后回到酒店,照例晚上出门活动。本想去山上的贫民区,结果在半山腰就被警察给拦了下来,那就站在半山腰看看夜景,结果随行翻译说旁边有秘密警察,匆匆离开了。

拜拉达河在流入大马士革前在城西的河边有一篇穷人的乐园,这里有儿童的游乐设施,还有成年人的水烟馆,生活气息特别浓。在海盗船下一个正在愣神的小男孩。

欢乐的女孩子们。

一个巨大的布熊躺在笼子里。


战争废墟

之前的大马士革都是躲避在战争之外的生活,叙利亚战争的一面自然是躲不开的。不过由于我们的签证问题,并不能轻松前往霍姆斯、阿勒颇这种全城都是战争废墟的城市,只能在大马士革寻找。


然而,大马士革的战争废墟首先在城郊处,有一定的危险,因为这些地方仍处在交火线之下,而且出也处在严密的军事监控之下,用相机进入拍摄又没有合法手续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来到叙利亚,这样的战争废墟不去见识一下,有多多少少有点遗憾,虽然大马士革没有大面积的战争废墟。


找了很多司机,最终找到一个相对熟悉线路的,以较慢的车速驶过战争废墟区域,并且不经过检查站,我隐藏在车内进行拍摄,不得下车,勉强拍摄了几张。

一处黄色的房子上被炮弹炸掉一个角。

被炮弹打击过的楼房。

战争区域萧条的街道。

废弃的酒店。

几乎像是烂尾楼一样的战争废墟。

在被炸毁的楼边更换广告牌的几个人。

我们乘坐的车驶过战争废墟区域,离着有点远,看不太清。

萧条的战争废墟。

在城东的战争废墟区域内的一片树林,这里面偶尔会有反政府军的狙击手藏在里面,击打政府军的人们。这条街也就几十米宽,而两边分别是政府军和反政府军,这一次也是最真切的听到迫击炮声音的一次,我形容那种声音就是再厉害的重低音也不如离你几十米的炮发射炮弹时的声音沉重和震撼。

破烂的屋顶帆布。

大马士革的最后一夜,看着一面巨大的国旗在大马士革上空孤单的飘着。


第一次的叙利亚之行实在是有太多遗憾,但无论怎么说,想去的叙利亚最终还是进去了,也为能够第二次去叙利亚埋下了伏笔。我实在是爱这朵黎凡特的黑玫瑰。


最后

叙利亚的区域:

目前的叙利亚截止2017年下半年,基本分为四大块,政府军控制区域、反政府军控制区域、IS控制区域、库尔德斯坦控制区域。如果正常办理签证,去到的是政府军控制区域,也就是众多大城市所在的区域,大马士革、霍姆斯、拉塔基亚、阿勒颇等。发政府军控制区域和IS控制区域更是难以进入,因为即使你拿到叙利亚签证,都几乎没有办法前往。还有库区,这里能从伊拉克进入,只不过你仅仅是在地理位置上进入了叙利亚,而法律层面属于偷渡,等于没有进入叙利亚,而且也不能前往叙利亚腹地。


叙利亚的消费:

叙利亚消费并不高,除了住宿。

2017年8月的汇率,1美元能换514叙利亚镑,一般吃个土耳其烤肉卷也就600叙利亚镑,而当地生产的可乐只要100叙利亚镑,在叙利亚几乎没有可口可乐,百事可乐200叙利亚镑一罐,红牛比较贵,要1000叙利亚镑,也很少。阿拉伯咖啡(当地人交土耳其咖啡)一般200叙利亚镑一杯。

打车的话看司机心情,市内一般1000-2000叙利亚镑,而去远一点的西郊有时候可以1500叙利亚镑搞定,有时候2500叙利亚镑,最贵的没超过3000叙利亚镑。

酒店一般就照着100美元往上走一个标准间算就好,外国人在叙利亚住宿没办法找到合适的便宜的酒店,因为不存在。


叙利亚的国际交通:

绝大多数进入叙利亚的方式都是从贝鲁特包车前往,包车公司一般服务都不错,而且帮着你走外国人通道,快速离境黎巴嫩和快速入境叙利亚,通常要花一小时在口岸,从贝鲁特到大马士革一共70多公里,一般若早晨9点从贝鲁特出发,那么到达大马士革也得中午12点了。车费通常100美元/车,没有公共交通。

大马士革机场其实是有航班的,但是一个是不定期,一个是不网上售票,所以从个大马士革离开的时候,是有可能可以乘坐飞机离开的,但是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城市,需要在大马士革市内的叙利亚航空(Syrian Air)售票处询问。


叙利亚的安全:

我只能对大马士革做出评判,大马士革市区内的安全非常有保障,比喀布尔好太多了,应该比开罗还好,和德黑兰并列吧。氛围就不一样,明显能感觉到一种安全感。而一离开非战区域,那就真的是很危险了,那是实打实的战地。


有关叙利亚大概就说这么多吧。这其实是个记录贴,照片也没有都放上来,挑了一部分进行分享。有关叙利亚的任何旅行信息,其实是没用的,一个是因为叙利亚真的非常不好进入,一般旅行者没法进入,而有任务进入叙利亚的,通常用不着履行信息;再一个是叙利亚时刻在变,也许这个月和下个月就有很大不同。


处在特殊时期的叙利亚确实有她的魅力,但不值得想尽一切办法进入,更不值得在那里丧命,如果仅仅是想冒险,或者为了一点点内心的虚荣,可以去旁边的伊拉克,好进入的多,也可以报旅行团去索马里的摩加迪沙,这些地方都比叙利亚“酷”。

最后编辑于 2017-10-13 20:51

举报 回复

iMingzhe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0-30 00:53

2楼

真心佩服楼主!

ElianaZhao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7-10-30 03:18

3楼
每次来贝鲁特都觉得这是一个奇怪的存在,所有人都像是处在一个欢愉的活动中,假惺惺的庆祝这一切虚幻的现实,而这一切我觉得很快就会消失。阿拉伯人张扬的一面在这里表现的玲离尽致。往南走3公里就是巨大的贫民区和巴勒斯坦难民营,那里和贝鲁特仿佛没有任何联系。在这里我没有规律可循,我甚至走在街上都是提心吊胆,但我害怕什么我并不知道,可我知道那绝不是恐怖袭击的恐惧感。我讨厌这种假的浮华,假的热情,和这里的地中海一样,腻到让人恶心。 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黎巴嫩人是真的乐天派,不是你所说的假惺惺。

行者无疆wp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7-10-31 11:21

4楼

你好,朋友。我看了你的帖子,游记很棒。我想请问,你还有叙利亚纸币吗?我是收藏钱币的爱好者,如果有的话可不可以送给我一点,我想收藏。一定一定感谢你


supertramp-wade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01 08:15

5楼

今年二月在黎巴嫩,也试图申请叙利亚签证结果还没见到签证官就被告知没戏。听说很多法国人有办法偷渡,我去了巴尔贝克,试图找当地司机、也尝试找了HOTEL Palmyra的经理帮忙偷渡去大马士革,结果都说只能出境黎巴嫩但不能过境叙利亚。7月我又去了土耳其,在安塔基亚,离开阿勒颇很近了,可是却一点战争的迹象都没有。我从安塔基亚去了CEVLIC,路上看到了一块交通指示牌,距离拉塔基亚**公里。

Lyrs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07 22:27来自穷游APP

6楼
在穷游以外关注过楼主 发在穷游实在有点浪费 期待正式发表的稿子。作为同行给楼主点个赞

中東小烏龜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2 23:11

7楼

回复 5楼 @supertramp-wade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今年二月在黎巴嫩,也试图申请叙利亚签证结果还没见到签证官就被告知没戏。听说很多法国人有办法偷渡,我去了巴尔贝克,试图找当地司机、也尝试找了HOTEL Palmyra的经理帮忙偷渡去大马士革,结果都说只能出境黎巴嫩但不能过境叙利亚。7月我又去了土耳其,在安塔基亚,离开阿勒颇很近了,可是却一点战争的迹象都没有。我从安塔基亚去了CEVLIC,路上看到了一块交通指示牌,距离拉塔基亚**公里。

查看全部引用

我可以帮你申请,但是目前对于穷游的来讲费用还不低,加上安全原因如果不是不计代价特别想去那种尽量还是不要去了;如果要去一定要通过正规渠道,千万不要听某些不靠谱的人瞎扯,这样搞到害人害己!此外现在的形势如果不计安全问题叙利亚全境大部分地方都可以合法到达的,就算是北部民主军控制区如果不怕费劲也是可以去的。但是我还是那句话,一切在合法的前提下进行,不要做非法的事情。

穷游管理员 管理员

发表于 2017-11-13 19:25

8楼

还记得上一篇阿富汗的帖子给大家带来很多深入当地才能看到的信息,今年又看到这篇,这些地方普通人都很难去到,真的很感谢楼主再次带我们领略不同的“旅行”。

Tino-Leung 12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00:15

9楼

跪着看完的帖子,2014年的时候我们曾想过硬着头皮从贝鲁特大马士革,然而当时也根本不知道签证的问题,几乎所有黎巴嫩人都告诉我们不需要签证就能去,结果到了边境还是要把我们赶回来,于是大马士革成了一个念想。常驻中东的记者朋友告诉我,中东只有两处是特别的,一个大马士革,一个萨那,然而这两处都是你懂的,但愿有生之年还能看一眼

穷游大秘书 管理员

发表于 2017-11-15 11:15

10楼

亲爱的Housheng,特别感谢你分享如此好的帖子给广大穷游er哦。2017年11月15日,帖子被推荐到了论坛首页哦,还不快去围观。让我们一起继续对世界上瘾吧~~~(✿◡‿◡)


我该得到的温柔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5 16:20

11楼

谢谢楼主的分享,好佩服楼主

q1n9m1n9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5 16:26

12楼

在楼主的分享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轻易爱上别人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5 17:10

13楼

认真的看了楼主的这篇分享,也阅读了楼主之前的关于阿富汗的帖子,谢谢楼主分享这么棒的内容

比那豹纹洋气 3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5 17:19

14楼

mark一下

AumMua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5 17:20

15楼

从楼主的照片里看到了孩子眼神里的单纯羞涩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