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两年五次东京|致敬新海诚,也敬我的东京爱情往事(已完结)

旅游攻略论坛: 日本 旅行摄影

两年五次东京|致敬新海诚,也敬我的东京爱情往事(已完结)

掰二雷
掰二雷 7袋长老 精华
2017-11-08 9680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08 15:22

1楼

诚哥的经典,我的泪点


“无论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什么地方,我一定会再去见你。” ——《你的名字》

一年前,你是否也曾跟我一样,独自坐在电影院的黑暗中,无声落泪。


新海诚的电影有太多经典,而我的东京记忆也有太多泪点。

我在这座城市经历过两段感情,其中一段更是刻骨铭心如刺青。

故事很长,要慢慢讲。


“听说,樱花掉落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那么怎样的速度 才能走完我与你之间的距离? ”

“我们仰望同一星空,却看着不同的地方。”


十年前,新海诚的《秒速5厘米》上映。

结局中十几年后的擦肩而过,最终男主角贵树的转身,两辆电车驶过后对面的女主角明里的悄然离开,让多少人扼腕叹息。


第一次看这部片,在两年半以前,2015年4月,结束了樱花季的第一次日本行回国后半个月,我的23岁生日第二天下午。

那时,我还在跟一个比我大9年生活在东京的日本男人谈着一段跨国苦恋,泰国一别后时隔8个月第二次离别,那时,我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他。

他叫祐介,我叫他叔叔。


曾经牵着祐介的手漫步于皇居樱田门护城河边,抬头便是漫天的粉色风暴。

那时他说:在东京生活了31年来第一次真真正正特意赏樱。

那时我说:以后也不准跟其他女的赏樱。

那次,是我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最后一次,一起赏樱。


《秒5》东京的每个场景都如此熟悉,配上一首首让人心痛的背景音乐,让我几乎窒息。

在那以后的两年多,我再也没翻看过这部电影,因为不敢。

片中樱花飘在东京的画面之于我便像是伤口上撒盐。

直到,最近,我要写下这一篇文。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但盼风雨来 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即使天无雨 我亦留此地”


2013年5月末,诚哥又一经典《言叶之庭》上映。

2015年5月末,从日本回国后的第二个月,马上大学毕业已经在上班的我某天出差时下载好了这部电影到手机,路上看。

那时,我的城市也一样进入了雨季。


片中,东京入梅后,15岁的男主角孝雄每当下雨天便翘课到新宿御苑,由此认识并暗恋上了同样翘班来的比自己大很多年的女主角雪野老师。

结局情感爆发,男女主痛哭相拥,最后,雪野老师离开了东京,后来跟孝雄书信联系。

算是开放式结局,并没交待后来是否在一起,但也是让人百感交集。


新宿御苑,第一次去,是属于恋爱的季节,樱花漫天,那时,是祐介牵着我的手带我去的。

后来,每次东京行,我都会独自回去御苑。


2015年岁末,时隔8个月,我二赴东京,在2016新年第一天,我和祐介在中央特急线上以一个吻分手。


去年,2016年8月末,诚哥的巅峰之作《你的名字》在日本上映。


10月,我三赴东京,远在名古屋参加朋友婚礼的祐介在得知后当晚夜车赶回来东京。

在我离开东京前一晚,我们在新宿重逢,再一次时隔9个月。

那晚,祐介送我到楼下失控地抱着我,我痛哭看着他的身影在慢慢合上的大门后消失。

第二天,在成田机场,我误机滞留没法回国了,那一刻,我却如释重负,脑海里只有他,只想见到他。

“来我家吧。”

3个小时后,我回到东京,出现在他家门前,他带我去超市,买菜做饭给我吃。

因为有他,东京永远是我第二个家,总有一个人,无论风雨,无论时隔多久,依然是我的臂弯,疼我如初。

4天后,我坐上回国的飞机,却始终未能在东京把《你的名字》看了。


12月,《你的名字》在国内上映了。

我独自在电影院,全程落泪。

熟悉的东京,甚至一个快闪过的场景,我就能说出地名和位置。

平行时空,好比我和祐介,从来都在不同国度,没有任何交集。


结局再一次擦肩而过,差点以为就要重现当年《秒速5厘米》的遗憾。

还好,这次,泷和三叶都转身了。

片尾曲响起,擦干眼泪,在黑暗中带着通红的双眼提前离场。



今年,2017年2月,我去北海道雪祭,同时四赴东京,并未多作停留,也未曾与祐介见面。

我和他私下从不联系,只有每到一个国家会默默给他寄一张明信片,他屋子里放了十几张。

彼时,我已经跟一个在东京上智大学交换的德国留学生威廉一起几个月了,就在第三次东京行之后,也是我和祐介分手十个月后。


往后的日子,同样还是异国恋,仿佛只是换了个人。

我和威廉也经历了不少,我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日本以外,还有菲律宾香港澳门,他还办了中国签证来我的城市。

我早已自己工作赚钱去了十几个国家,而他一个月奖学金也快两万,见面对我们来说太容易。

正因如此,我更忆起以前跟祐介一起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学生妹,到后来也不过是个刚毕业还没有能力的女孩,那个时候,异国恋对我来说太过苦涩。

忘不了终是忘不了,无论时间如何冲刷,无论后来谁人出现。

威廉偶尔会在我面前说话带刺中伤祐介,我会呛回去。

为了维护前任而跟现任互呛,我大概是少数人。

到底是祐介太好,或是后来的人都没他好。

正如威廉跟我提起过他在德国的前女友,“Yes there're so many girls, but I don't think they're better than her.(没错是有很多女孩,但我觉得她们都没她好。)”


6月末,我离职了,在梅雨季的尾声,仲夏的序幕,再一次回到东京度过半月,跟快要回德国的威廉分了手,时隔9个月重逢祐介。

以前跟威廉去哪旅行了,偶尔在LINE上面发张合照定个位,分手后我全删了。

祐介有一次当着我面翻回我的动态,跟我说:“你删掉了。我都记得的。我一直有在看你的近况。”


仲夏半月,在あじさい盛开的季节,我似乎曾经看见爱情回来过。

也总算是和祐介在同一片天空下,经历过春夏秋冬,朝朝暮暮。

心愿了结,7月中,我坐上东京飞往莫斯科的航班,独自踏上穿越亚欧之旅。


从22到25岁,在我最疯狂最感情用事的年龄,把最真挚的爱情都给了那个早已过了冲动年纪理智得可怕的成熟男人。

年年岁岁,轮轮回回,一期一会。


欢迎微博交流 @掰二雷

https://weibo.com/graceqw

最后编辑于 2017-12-06 00:32

举报 回复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08 16:05

2楼

圣地巡礼“买家秀”|当电影照进现实


我在东京的足迹并不仅限于本文提到的地方。

两年多,我去了5次日本,几乎每次都呆满半个月,光是在东京的时间就占了5次总和的70%,已经不能用单纯的旅行来定义,我更愿意说是“旅居”。

说实话,我还坐过警车去过东京警视厅。 (笑cry)

要真写起这座城,从都内23区到西边多摩地方甚至去到最西最偏山梨交界的奥多摩,我都简直可以信手拈来写几个月都写不完。

但既然是新海诚的主题,那就来谈谈他电影中的圣地。

我写的并非肤浅的打卡拍照对比图而已,这种圣地巡礼的文章太多了已经成为网络爆款,也并不见得对东京有多熟悉。

当然,我很庆幸诚哥的主要取景地跟我最常混迹的区域惊人一致,他三部电影中出镜率最高的两个地方分别是祐介曾经住了很多年的新宿以及威廉的大学所在的四谷。

若换成东京其他地方如上野池袋我还真不敢说闭上眼都知道方向。

新海诚的电影还有很多没什么人care的细节和不知名的地方。

先来一波原作“卖家秀”和我的实拍“买家秀”。

攻略

【签证】

近年来日本签证已经慢慢有所放松了,越来越多人签到个人旅游签了,至少是单次。

这方面我是一路走过来的,15年第一次办的时候还得交流水甚至冻结担保金,后来简单得只交表格照片护照就好了。

日本是没有“自由行”一说的,所谓的自由行,只是指“个人旅游”。

签证只能通过旅行社代办,大使馆领事馆不接受个人办理。

【机票】

日本最知名的航空公司是全日空和日本航空,其中全日空更是五星级航空。

廉航香草、乐桃、日本捷星等。

国内也有多个航空公司的航班去往东京。

东京有三个机场。

最好当然飞羽田Haneda,就在东京湾大田区,很近市区。

成田Narita是最大的机场,离市区远,有多种交通方式选择,最多人坐的大概是京成Skyliner,到达上野,价格较贵,最便宜的是千円巴士,到达东京站八重洲北口,需时约60分钟

还有一个叫茨城机场Ibaraki,超级远,廉航专属,不推荐。

以上所有,丰俭由人。

【住宿】

由于在东京我几乎都是住在祐介家,所以没太大参考意义。

地区上可以给一些个人建议。

推荐住在新宿附近,但东京是个多核大城,而且公共交通高度发达,所以其实在市中心其实都挺方便的。

【交通】

日本的生活成本高出天际,尤其交通。

因此,公共交通必然是首选。

至于出租车,You can you up, 实力作死的可以试试。

铁路是日本最普及最发达的公交系统。

东京的铁路分属很多不同机构,有国铁JR (Japan Rail),有东京地下铁、都营地下铁,还有京王(Keio)、小田急(Odakyu)、西武(Sebu)、东急(Tokyu)等大大小小私铁。

其实这些概念一时半刻真的很难说清楚,要亲身去过才会有头绪。

可以到售票机买小票,但一次次买很麻烦,遇上排队还浪费时间。

如果呆得久就买一张SUICA卡吧,俗称“西瓜卡”,一卡通,不仅在东京,其他城市也通用。

500押金,然后随意充值。

可以下载Yahoo乗换案内app,比Google地图还好用,毕竟是专门的,很多日本人都用,只要你能看懂日语,但日语里面很多就是汉字啊。

这个App会根据输入的出发地目的地还有时间为你组合路线,精确到分秒,还有价格和地图甚至乘车口番号。

要知道日本人是很守时的,说几分就几分,一分不会差。

不懂日语也没关系,输入地名的罗马音或英文也可以搜。

【通讯】

可以买上网卡。

但我每次去都是租移动随身Wifi,巴掌大小,很便宜,按天算,可以机场自取。

【消费】

可以在国内提前换汇,也可以到达当地去银联ATM取款,很多地方可以刷卡,很方便。

日本的银联普及度非常高,很多商家为了吸引中国人甚至推出很多针对银联的优惠政策。

重申一次关于退税(tax free)和免税(duty free)的冷知识吧。

退税的tax指的是日本8%的消费税,在日本只要消费(商品、服务、饮食等)了,就会加收8%,所以在商场经常会看到本体価格(商品原价)和税入価格(税后价格) 。很多商家都有针对外国人(仅限短期停留,长期居留身份不享受)的退税政策,一般消耗品(护肤品,食物之类)买满5000~5400円就能退消费税,耐久品(电器之类)的话一般一万円退。

而免税的duty指的是口岸的关税,一般只有在机场等出入境口岸过了所有关卡进入最后禁区时才有免税店,多是大品牌专柜等,比如我在机场免税店买的某S开头很火的隔离霜就比市内专柜便宜了几乎一千円。

无论是退税或是免税都需要提供护照。

【语言】

若要去日本玩的话,建议学点日语,最基本的交流,日语不难入门,大家都知道,更何况我们懂汉字更是占尽优势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 —— すみません (sumimasen)

谢谢 —— ありがとう (arigatou),还有比较口语化随便的どうも(doumo)

你好 —— こんにちは (konnichiwa)

晚上好 —— こんばんは (konbanwa)

结账 —— お会计(おかいけい o kai kei)

这个多少钱 —— これはいくらですか。 (ko re wa i ku ra de su ka)

XXX在哪里? —— XXXはどこですか。(XXX wa do ko de su ka)

左 —— ひだり (hi da ri) 右 —— みぎ (mi gi)

电车 —— でんしゃ (den sha)

饭 —— ご饭(はん) (gohan) 刺身 —— さしみ (Sashimi)

金枪鱼,吞拿鱼 —— マグロ (Maguro) 鲔

拉面 —— ラーメン (raa men) 荞麦面 —— そば (soba)

天妇罗 —— てんぷら (Tenpura)

地名

东京 Tokyo

新宿 Shinjuku 四谷 Yotsuya 渋谷 Shibuya 原宿 Harajuku

池袋 Ikebukuro 浅草 Asakusa 上野 Ueno 御茶ノ水 Ochanomizu

秋葉原 Akihabara 神田 Kanda 羽田 Haneda 成田 Narita

滨松町 Hamamatsucho 六本木 Roppongi 赤坂 Akasaka

品川 Shinagawa 芝公园 Shiba-koen 新宿御苑 Shinjuku-gyoen

歌舞伎町 Kabukicho


拍摄心得


在真正圣地巡礼前,我也看过不少某站某站的专题文章以及视频。

要尽可能还原原画,天时地利真的很重要,设备也是。

比如冬天太阳角度低,有些建筑的反光没办法拍出来。

比如很多街景其实用的是中长焦甚至长焦才能拍出同样效果,否则哪怕你地点找对了,也拍不出原作画面。

圣地巡礼说到底是一种情怀,不必过于强求,走心便好,正如我去了那么多次御苑自始至终都没特意去过那个亭子。

有一点,不要闯入私有地!诚哥电影的圣地有一些地方便是私有地,普通人未经许可不能进入。


最后编辑于 2017-11-10 14:20

举报 回复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09 14:03

3楼

1. 新宿区域


即便是剧情以外,新海诚的电影也总能让我产生很多共鸣,只因那一幕幕场景实在太熟悉了。

东京之于我便是第二个家一般的存在,我对这座城熟悉得连我自己都怕。

而其中,有两个地方,我几乎是了如指掌:

一个是国分寺,祐介现在住的地方,也是我曾经每天回的“家”。

另一个便是东京最繁华的新宿,祐介以前住了很多年的地方,也是我们经常去的地方。

而新海诚跟我有一个共同点,我们都很爱新宿。

诚哥在每一部作品中,新宿的镜头几乎都占了绝大部分篇幅。

这种偏爱,让我一度怀疑诚哥是否也住在新宿。

甚至,当《深夜食堂》片头曲响起时,那霓虹闪烁灯红酒绿的画面,也是新宿。



新宿(しんじゅく, Shinjuku)区位于东京市区内中央偏西的地带。

说来神奇,这个区域在东京行政区划严格意义上并不是中心,真正的“都心”是千代田区、中央区、港区三区,而新宿只是“副都心”,地位却举足轻重,说它是东京乃至整个日本最著名的繁华商业区也不为过,就连东京都政府总部也坐落于此。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09 14:15

4楼

圣地|新宿


“Shinjuku~ Shinjuku~”

这是我在东京每天坐车听得最多的报站。

JR中央线是我最常坐的一条线,因为这条线横贯东京的路线沟通着国分寺和东京市中心,和环状山手线一样是市中心最主要的两条JR线。

而中央线经过的新宿站,便是我另一个经常混迹的地方,一个要靠风骚走位才能不迷路的车站。


我对新宿站最深刻的记忆:

一是 这里我和祐介经常来,以前有他牵着我,我基本没认过路,连怎么买票都没留意。

二是 有一晚我在新宿跟朋友喝完酒差点赶不上最后一趟回国分寺的中央总武线,不是我找不到路,而是新宿站太太太大了,即便知道方向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赶在最后时刻跑到站台。那感觉就跟之前去旧金山一样,在首都机场转机过了最后关卡还跑了10分钟才跑到远机位。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新宿站跟首都机场一样,玩的是心跳,硬是把我这个心肌炎病人逼出了奥运水平。

三是 这里西口我经常光顾的GODIVA,巧克力品牌中的战斗机,饮品特别好喝,而且比国内便宜多了,冬日喝一杯热饮,仲夏来一杯冰咖,是我每次经过都会做的事,而两年过去了,它的价格依然如初。

说到新宿站,几乎是无人不晓,这个车站在日本排第二,根本没有另一个站敢排第一。

新宿站每日使用人次高达将近400万人次,是世界上最高使用人次的铁路车站。

同时新宿站也是世界上出口数量最多,换乘最复杂的车站,截止2015年12月,一共有178个出口。

JR、东京地铁、都营地铁、京王、小田急等20几条不同机构的线经过这里,让这里成为日本乃至世界上最大的交通枢纽。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句,来到东京,你可以没去过涩谷站、池袋站什么的甚至东京站你也不一定会去,但新宿站肯定会经过,而且会不止一次听到它的报站听到烦。

我去了东京这么多次也是最近一次才真正80%摸清楚新宿站,但还不敢说完全。

港真,如果能搞定新宿站,以后无论去到哪,迷路这种事情都可以拍胸口说句:“不存在的。”


新海诚对新宿站也是执着到了一种境界。

比如,《秒速5厘米》第一话中十几岁小小年纪的男主角贵树独自一人去新宿站坐车到枥木找女主角,他说了句:“我还是第一次独自来新宿站。”

我真替他捏一把汗。

无论是《秒5》还是《君名》,都有主角去到另一个很远的地方找对方的戏码。

只能说异地恋真的很苦。

这种事情我做得还少吗,这几年来,我对东京的执念,难道还不都是为了一个人。


又比如,整部电影几乎95%篇幅都发生在新宿的《言叶之庭》一开场便出现的新宿站繁忙的画面。


又比如,《你的名字》中,女主角三叶第一次交换身体成男主角后,从新宿站南口走出来看见东京出现在眼前时那种激动的心情。

相信很多人都曾跟三叶一样,对东京无比神往,包括我,无论第几次去,都依旧悸动。


其实这里我已经去过很多次,但还是第一次拿起相机拍下来,而且还是偶然一个无意的想法,当时并没把《你的名字》和这里联想起来,最近翻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才记起有这么一个画面。


2017年7月1日那天,记得是周六吧,那天下午跟祐介一起去的新宿站然后分开,他周末去西伊豆钓鱼,我去市区散心。

也不知道是太闲还是体力太好,那晚我又从南青山一路走回新宿,打算去思い出横丁喝酒,走着走着,就走到南口了。

那晚南口外有街头艺人在打架子鼓表演,聚了很多围观路人。

人来人往,音乐声配着新宿妖娆的夜色,我也有几分动容,欣赏完之后上前投了个硬币。

思绪把我拉回以前跟祐介一起的时候。

他很喜欢摇滚,高中的时候跟朋友组过乐队,他是吉他手。

和他在泰国的时候,每次有街头艺人弹吉他或者表演音乐,他都会驻足听很久,然后拿钱给我让我去给那些表演者,有时还会上前跟他们聊几句。

后来,我每旅行一个国家,都会去有人弹唱的酒吧独酌,在街上听到音乐表演脚步也会慢下来。

以前看过一句话:太爱一个人,会渐渐变成他的影子。

因为太爱祐介,很多他的喜好习惯后来也都变成我发自内心而又不自觉的爱好。

我听他爱听的音乐,看他喜欢的纪录片,去他去过的和想去的国家。


新宿人流量巨大,是个拍夜景的好地方,出于好奇和为了寻找机位,我走上了旁边的人行天桥,却没想竟拍下了和《君名》相似的画面。

下来之后,当时忘了思い出横丁方向,便找了个路人问路。

这一问,问了个正在路边抽烟,跟我年纪相仿有点风尘的女子。

以为她会不耐烦,她却把烟拿开,耐心地听我说,而她也不知道在哪,还拿出手机认真地帮我查地图。

新宿就是这么个神奇的地方,这里人口特别复杂,也总不缺善良的人。

不能以貌取人,真的不能凭一个人打扮风尘,抽烟喝酒,就判断她并非善类。

哪怕抽烟,哪怕喝酒,她背后肯定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年和祐介分手后,我又何尝没有自甘堕落抽过烟,靠酒精安眠。

向东是繁华的东口商业区。


向西是西新宿高层建筑群,最远处的三栋高楼便是新宿的Park Tower公园大厦,东京最top的柏悦酒店就在上面。


平面地图不够直观,那就来个卫星地图,天桥位置很清晰。


再来一个Google地图街景功能,更加直观。

注意,《你的名字》中的画面肯定不是在这个天桥上拍的,原作拍摄角度更高,估计诚哥是用无人机或者在远处某栋大楼里用长焦拍摄的。

所以,要拍到“同款”很难。

根据我判断,从远处依然巨大清晰可见的OIOI来看,镜头要用中长焦段才拍得出这效果。

不信,你用广角试试。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0 18:37

5楼

圣地|新宿東口



新宿站周边区域很大,而一条JR山手线中央线铁轨桥把它划分成了东西新宿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的区域。

西侧是典型的现代风格,坐拥西新宿高层建筑群,许多政府办公大楼和企业总部都在西新宿。

而东侧则是最热闹繁华也最混乱的传统商业区,更有闻名海外堪称亚洲最大红灯区的不夜城——歌舞伎町(かぶきちょう, kabukichoo)。

很多似曾相识的霓虹灯招牌画面都出自新宿东口。



《你的名字》开场播放片头曲《夢灯籠》的时候,就有一个画面是男主角泷站在新宿站东侧看向西新宿高层建筑群。

男主角面前不远处那座便是JR铁轨桥,那个存在感极高的桥洞把主干道大马路分成了向西一直延伸至多摩地方的青梅街头以及向东贯穿市中心的靖国通り,而男主角所站位置便是靖国通り歌舞伎町面前的位置。



2015年12月19日早上,我巧合地拍下了这个画面,而对面便是西新宿高层建筑群。




Google街景验证角度。


而片中还有一幕是在同样位置拍摄的,那就是一段YUNIKA VISION从白天到黑夜的延时。

有时我在想,诚哥片中很多取景地都大片集中在一个区域,基本上走几步路甚至都不用多走就取完景了,真省事啊。


下图是我在7月1日那晚在西口的思い出横丁喝完酒之后穿过桥洞走过来歌舞伎町时拍下的,用的是广角但没扭到最广。

之前有看过B站大神426解密,其实真正的拍摄位置应该是在后方一栋楼上面拍的,因为很明显原作画面中的角度是平视广告大屏幕的,而不是在地面上仰视,但拍摄位置并不对外开放所以没办法上去拍。


Google街景验证角度。


再来两张实拍看看新宿东侧不分日夜的繁华盛况,分别摄于2015年12月19日早上及2016年1月1日夜。

婚婚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2 23:29

6楼

楼主加油,日本男友好帅啊,新海诚的片子我也看过,但是楼主是真的爱到极致了,才能写出这样的帖子,可能我是快四十的男性,我个人很喜欢是枝裕和的片子,很多人去镰仓是为了灌篮高手,我却是为了是枝裕和。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3 16:09

7楼

圣地|西新宿及高层建筑群


聊完新宿东侧,那就来聊聊诚哥电影中出镜率相当高的西新宿区域吧。

《君名》片头曲就有一幕是男主角泷站在高处眺望远处的西新宿摩天建筑群天际线。

他站的位置我推断就在四谷,这个推断是合理的,因为威廉曾经给我看过他在上智大顶楼天台拍的西新宿照片,一样视野,而上智大就在圣地之一的四谷站旁边,后面会说。

诚哥对四谷也是迷之喜爱,几乎每一部主角家都在四谷附近位置,都有一幕从高空向西眺望新宿,参照《言叶》最后男女主角在女主家楼层拥抱时。


前面已经或多或少提到过,从气质上看西新宿的人设就是高富帅。

这一侧的新宿新都心是日本少数的摩天大楼林立的代表,大量企业总部甚至东京政府的都厅都选址于此。

都知道日本处于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这是造成世界四大超级城市之一的东京摩天楼规模连中国一个二线城市都比不上的原因。

在高处看东京几乎是一马平川,超过200米的建筑已经堪称摩天楼。

还有另外一点,作为超级城市,且不说广义的东京圈(辐射到神奈川、千叶、埼玉等地区)范围,光是狭义上的东京都规模就大得可怕,因此东京是一个分散的多核城市,高楼并不往一处堆。

西新宿的建筑群天际线相当经典和震撼。

本来这里跟丸之内、汐留、六本木那些区域比无论是规模还是密集度都还是有差距的。

若拿实际数据说话,根据截止2016年的网络数据,东京都心三大区的100+米高楼数量为千代田103座、中央区61座、港区150座,合计314座,相比之下新宿只有57座。

但西新宿这群摩天楼附近并没有其他高楼在张牙舞爪,对其造成不了景观上的影响,这群“高富帅”就顺理成章鹤立鸡群实力怒刷存在感了。

还有一点很多人没想到,新宿在市区地理位置偏西,作为西边郊区大门户,却占据了极大优势,在大晴天之下富士山雄踞于西方,所以新宿副都心的高楼群相当震撼。

目前已建成的200m+高楼(很多都是电影圣地)有:

1. 东京都厅 高度243.4米,1991年3月竣工;

2. 新宿公园塔 高度235米,1994年4月竣工;

3. 新宿歌剧城大厦 高度234.37米,1996年8月竣工;

4. 新宿三井大厦 高度223.6米,1974年10月竣工;

5. 新宿中心大厦 高度223米,1979年10月31日竣工;

6. 新宿住友大厦 高度210.3米,1974年3月竣工;

7. 新宿野村大厦 高度210米,1978年6月竣工;

8. 新宿MODE学园蚕茧大厦 高度204米,2008年10月竣工;

9. 新宿损保日本总部大厦 高度200米,1976年4月竣工。


下面来看看我的部分实拍。


先是设计相当有个性的新宿MODE学园蚕茧大厦,也是我很喜欢的一栋建筑之一,摄于2015年12月19日早上,在东京都厅展望台。



下图是新宿Park Tower(公园塔),在张牙舞爪的安缦东京出现前,这里高层上的Park Hyatt东京柏悦曾经是东京最top的酒店,而《迷失东京》中Bill Murray在这泡水的场景更让这个酒店声名大噪。

摄于2017年7月5日中午,在东京都厅展望台。



眼尖的观众便会发现《你的名字》中从信浓町向西看的代代木塔远景在更远处便是Park Tower。


下面详细说说《你的名字》中很经典的两个西新宿镜头,看下面两个截图。

电影前半部分响起经典的插曲《前前前世》,开始快速播放男女主角多次交换身体的日常,其中一段经典的白天黑夜延时便是在西新宿的新宿警察署裏十字路口的环状红绿灯,后面详解。


然后是结局时,陨石掉落8年后也就是男主那个次元的5年后,雪中无比催泪的第一次擦肩而过,在新宿西口出来后不远处的新都心步道桥,还有后方相当经典的损保总部大厦(日本财产保险公司)。


在下图卫星地图上宏观一下方位,图中左下方那个大圆圈便是新宿警察署裏,右上方便是新都心步道桥,红色定位标识处便是损保大厦。

所以说诚哥很会省事,都集中在一片区域取景。

先说结局镜头的新都心步道桥。


如果平面地图不够直观,那来看看下面的卫星地图。

步道桥横跨三个路口,我在上面标了红点的地方便是主角走的那一端。



下面是我在15年12月19日早上的实拍,跟原画对不太准。

这栋很显眼的高楼就是日本财产保险公司的总部大楼。

我跟它也是有点渊源。

去年第三次东京行某个下午我独自在荒木町一个cafe下午茶,认识了邻桌两位热心女士,开车载我去了原本来不及去的新宿御苑

后来看到她们给我的名片,才发现她们是日本财产保险公司的员工,其中一位还是高层。


Google街景上找到我当时拍的上桥口。


然后我又根据电影截图在街景上调整角度还原出来了,看下面两图。


然后就是新宿警察署裏这个环状红绿灯,现在都变爆款网红了。

其实我没去这里拍,但既然就在步道桥附近,我就写写,其实它就在损保大厦后面。


虽然是个十字路口,但眼尖的人会发现红绿灯旁边有方向指示牌。

向左是青梅街道,向右甲州街道,往前新宿站。

于是,我又在卫星地图上找到位置了,看下面。

然后在google上验证一下实景,可惜google街景有局限,不是每个位置都能站,只能选在了正确拍摄机位的马路另一侧取景,嗯,没错的。


下面放3张以前在西新宿的随拍,2015年12月19日早上,随意感受一下初冬的美,街上随处可见的金黄银杏树让我有种还在深秋的错觉。



下面这张就是在新都心步道桥上拍的,最远处便是新海诚电影中戏份最多的NTT DOCOMO代代木大厦,后面详细说它。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5 20:23

8楼

圣地|東京都


好了,终于说到东京都厅(日语读音Tokyo Tocho)了。

东京有几个地方是我每次都会去的,一个是筑地市场,一个是新宿御苑,一个是大国魂神社,还有一个便是东京都厅。

这个也是诚哥电影中的圣地。

比如《言叶之庭》一开场就特写了都厅的顶部,南北两个展望台就分别在双塔的45层。

还有《你的名字》片头曲《夢灯籠》的时候,男主在高处眺望西新宿建筑群,中间最高那栋酷似巴黎圣母院的便是都厅。


东京都厅是东京市政府办公大楼,高243.4米,地上48层,地下3层,是目前除了虎ン門ヒルズ(虎之门之丘)和Tokyo Midtown(东京中城大厦)外的东京第三高楼,当然天空树和东京铁塔不算在内啦。

这座双塔被认为是以哥特式教堂巴黎圣母院的设计作为蓝本。

而45层的南北展望台则吸引了很多观光客,因为这是东京市内难得的免费观景台

开放时间详情看下图。


从新宿站西口出来往西走约10分钟750米就到了。


下面是我的4次实拍以及与祐介在这发生过的一段感情回忆。

2015年3月28日,我第一次踏上日本这片国土,我永远忘不了那个下午我在东京成田机场走出到达大厅那一刻的复杂心情,也忘不了泰国一别后时隔八个月祐介穿着黑色大衣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笑着对我说:“Welcome to my country.(欢迎来到我的国家。)” 那一刻,注定了我今后对东京一生的执念。


第一夜,我说要去都厅看夜景,于是,祐介便带我来了。

走到都厅楼下,两栋高耸的塔楼,上方是月光,皎洁明亮。

我跟他说,突然想起在泰国,我跟他分开的那一晚,我在边境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抬头看天,那晚的月亮特别圆。

月圆本该是团圆的象征,那晚我和他却分开了。

即便这时他已经再次在我身旁,但回想那个日子,依然酸涩难受。


祐介在新宿混了那么多年也是第一次来都厅,我们在都厅下面却连展望台入口都找不到。

晚上7点多,没几个人,想找个人问路都找不到。

我正入神地寻思着如何找路,祐介却突然把我扯到一个黑暗角落,压到墙上亲了下来。

无力挣扎,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种失去控制的深吻似乎要把他八个月以来的隐忍克制全都发泄出来,倾巢而出。

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直到快要窒息了产生幻觉以为有人走近,才把他推开。

一看,四周根本没人。

脑子不好使了,脑缺氧了。


后来,每次回到东京经过这里,我都会久久回不过神来。

那年圆月下的都厅,曾有个男人把我按在墙上深吻了很久。


直到分手后,我的第三次东京行跟他再见,那晚他送我到楼下时我在他怀里痛哭,他抱着我失控地吻了下来,我才再一次感受到那种复杂感情。

一直以来他都属于冰山面瘫那一类人,从来理智克制得让人害怕,对很多人事甚至疏离到冷漠。

而我,正是那个不理智的存在,也只有我,才看见他不曾对别人展示过的那团火。

飞蛾扑火那一刻,虽是奋不顾身,但大概也是极痛快无憾的。


摄于2015年3月28日 夜,北展望台。


2016年12月19日,我再一次回到这里。

晴空万里,富士雄踞于西方,身边却已经没了他分享。


下图摄于第三次东京行,2016年10月4日傍晚。

从这里下来后,那晚我就和祐介在新宿再见面了。


最后是2017年7月5日,梅雨季反常地提前结束了,迎来结束后的第一个初晴,仲夏的气息终于悄然而至。

那天,我端着一杯从西口GODIVA买的雪顶巧克力冷饮一个人走回这里,还没到楼下,杯中雪便全化掉了。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这里看出去的代代木塔,我不知道已经拍过多少次了。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9 17:07

9楼

延伸|【食】新宿西口 思い出横丁


回忆新宿站一带的圣地说完了,那就再私家推荐几个去处吧。


说来说去在新宿站绕了那么多次怎么可以不去西口的思い出横丁 (Omoide Yokocho)呢,好歹也是《深夜食堂》的原型。

““思い出”,日语里回忆的意思。

那的确是条让人怀念的小街,有过我太多,关于祐介。


位置很好找,就在JR铁轨桥洞穿出来的西口。

哪怕找不到,认准边上那栋招摇的UNIQLO便没错。


很久以前还没去过日本的时候,祐介就跟我提起过这个地方,是一个很小的街区,居酒屋一条街,多是烤肉店。

说是居酒屋,倒不如说每家小店都只是个很小很小的小隔间,小得每当有客人进出其他食客都得挪位置。

但这样一条小街却成为了不仅本地人光顾就连世界各地游客都慕名而来的胜地。

每到晚上,烟雾迷漫,香气四溢。


第一次来是那年初到东京的夜晚,在东侧的歌舞伎町吃完烧鸟,祐介带我去都厅的路上穿过那个JR铁轨桥洞,便经过思い出横丁,那时因为吃饱了所以只是路过。

因为是樱花季,横丁上方挂满了樱花的装饰。


再来已经是8个月后,2015年的初冬,分手后我一个人回到这里。

樱花装饰早已换成枫叶。

而后来到夏天,又换成了绿色的叶子。

四季交替,沧海桑田,年年岁岁,物是人却非。


那年误打误撞进了一家中国人开的烧鸟店,年轻的老板眼尖看出我的身份,直接用中文跟我沟通。

他乡遇故知,免不了聊上几句。

她管旁边一直在烤着串烧的日本男人叫“大哥”。

我猜,他们是一对。

一百円一串肉,自己随便挑好了给“大哥”就好。


后来,我成为这条横丁的常客,有时烧鸟店,有时烧猪肉店,都好吃,都不贵,都是一喝就几杯,梅酒,生啤,威士忌。

身边常是化着浓妆的熟女,风情万种地抽着烟,跟身旁西装革履的男人又笑又闹。

偶尔也会有几个喝大了的,结账后在街上混成一团。

这条街上总是看尽东京夜里的百态。

那个时候,我还很反感烟味,却很爱喝酒。

我爱喝酒,也是因为祐介,都说太爱一个人会慢慢染上他的习性,变成他的影子。

祐介比我夸张,无酒不欢,他的冰箱里永远放满了啤酒,他可以一整天不吃,但绝对不能不喝啤酒。

那时他去成田机场接我一整天没吃东西,还跟我说吃了早餐,我问他吃了什么,他跟我说:“Beer.(啤酒。)”


2016年10月我第三次到东京,祐介知道后从名古屋赶回东京。

下了两天的雨停了,天空透彻起来。

晴朗的夜,接到他电话说已经到了约定的思い出横丁入口等我。

我赶紧检视一下自己的样子,穿着裙子蹬着高跟鞋跑过去。

见面的机会从来就不多,我总想把最漂亮的一面展示给他。

跑到思い出横丁旁边的UNIQLO外,人流量很大,我却还是从人群中一眼把倚在栏上穿黑色North Face外套气质清冷的他认出了,碰撞上他久违的锐利眼神。


2017年7月份的第五次东京行,我又回来这里。

所谓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走了一圈我还是回到了最初那家中国人开的烧鸟店。

一开始我不确定,直到老板娘又对着正在忙前忙后烤串的男人喊了句:“大哥”。

“大哥”转过头叫我自己挑,都是一百円一串,我才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周遭一切。

两年过去,西口的GODIVA没有涨过价,这里的串烧也依旧便宜,变的,只有汇率。

即便是生活中无足轻重的过客,却又再见。

而他们并非我二度再见的第一个过客。


三年前,2014年的7月末,我和祐介相识于柬埔寨开往曼谷的车上。

那时,考山路边上的酒吧街有个叫Fu Bar的酒吧,每晚都有不同的歌手驻唱,时而爵士,时而摇滚。

某个晚上,是一个嗓音浑厚声线非常好听的女歌手,从Bruno Mars的<Treasure>到Bon Jovi的<Always>都难不倒她。

我和祐介都很喜欢她,祐介甚至几次拿钱出来让我去给她小费。

她很会搞气氛,经常带动全场舞动起来,而我是全场唯一一个在最边上只想静坐喝酒听歌的人。

她唱着歌走过来跟祐介一起把我拉起来,之后祐介便从背后抓起我的双手一起跳起来。

那晚凌晨回到旅馆,他在顶楼抱着我告白,象征性问了一句:“Can I kiss you?(我能吻你吗?)” 还没等我回答便强势地亲了下来。

那一刻,是我今后所有快乐和痛苦的开端。

相隔一年半以后,2016年2月,我重回曼谷。

某天晚上在经过Fu Bar时,我又听到了熟悉的女歌声。

近视的我特意上前给她小费,然后直直盯着她那张熟悉的脸。

她早已忘了我,笑着道谢:“Thank you~”

为了听她唱歌,我坐到曾经坐过的边上位置,点了一杯烈性龙舌兰。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21 20:55

10楼

延伸|【食】新宿三丁目 四文屋


我一直钟情于日本的居酒屋文化。

居酒屋起源于江户时期,最初是传统的小酒馆,提供简单的菜肴。

随着时代推移,居酒屋逐渐成为日本夜生活不可或缺的文化符号。

日本的生活压力很大,上班族下班后都爱到居酒屋小聚,吹牛,吐槽,甚至喝得烂醉,但无论怎样,居酒屋都成为了宣泄情感的好去处。


在新宿站东口的伊势丹后面有一家很不起眼却很火爆的居酒屋,叫“四文屋”,里面的服务生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兼职。

这家居酒屋,是祐介带我去的,后来,我成为常客,在这里有过很多故事。


地址:东京都 新宿区 新宿3丁-17-21  

           Tōkyō-to, Shinjuku-ku, Shinjuku, 3 Chome−17−21

最后点单时间为晚上11点半。


Google街景截图如下。

第一次来这里,是2016年的10月4日晚上和祐介再一次见面,距离分手后已经9个月。

他把我带到新宿东口的夜宵店,有说有笑,没有一丝尴尬。

晚上9点多的四文屋座无虚席,甚至可以用人声鼎沸来形容,熟悉的“そうそうそう~(soo soo soo~ 对对对~)”此起彼伏。

每次跟他一起,我都会让他来点菜,因为他更懂,而且他点的我总是特别爱吃。

无论过了多久,他还是很爱逗我,在我说话张开嘴的时候把沾满芥辣的筷子伸到我嘴里,等我反应过来痛苦尖叫,他大笑起来,眼角的皱纹也会现出来。

我愣了一下,刚刚吮的是他的筷子,而他显然不觉得有何不妥,就像我们从前还在一起时那般自然。

甚至,他还端起他那杯日本烧酒灌我,我最怕喝这个了。

都三十几岁人了,还是玩心不改,或者说,其实只有在我面前他才会展露冷酷以外少有的另一面。

我们总是太久不见,久到彼此之间哪怕一点变化都太过明显。

他的肤色比以前深了很多,他说,他常做运动,踢球,游泳,还有钓鱼。

我告诉他,我前两天还去了趟伊豆半岛的下田和伊东,他说他半个月前也去了下田钓鱼。

在那时的两年前,2014年,他也曾在相同时间去过下田,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太平洋边,在他发来的照片中,那里的海蓝得不可思议。

后来,他在那买了个音乐盒送我,是我跟他刚在一起时常听的Beatles的<Yesterday>。

聊聊我的旅行,聊聊这大半年的生活,此去经年,我们总在错过彼此的太多。

他把额前的碎发捋到后面,我看见他的额角多了道细长的疤。

“几个月前踢球伤了,没什么大不了。” 风轻云淡,波澜不惊,从来是他的性格。   

记得很久以前有一回晚上跟他散步,我突然感性起来,跟他说:“如果你哪天出事了怎么办,我找谁啊,谁来告诉我啊,我连联系的人都找不到。我好怕。” 说着说着,我就哭了,那时到底是我太过幼稚,还是我太爱他。

他说:“如果我真的出事,哪怕死了,那也是命,没什么好难过的。”

我常常在想,这30年来,他到底经历过多少事,才会做到如今把一切都看得这么淡。

在他面前,我一直以来的洒脱,我所有的骄傲,总是瞬间分崩离析。

与其说我是他的女朋友,不如说我更像他的小女儿,他总是又当叔又当爹又当男朋友的照顾我。

他常摸摸我的头怜爱地说:“Stupid child~ You're still young.(傻孩子~你还年轻。)”

他读大学时主修哲学,家里放满了几个架子的哲学书,都说学哲学的人其实内心特别孤独。

曾有一次我们skype视频时,他突然表情很难过,一句话都不说。

过了很久他才告诉我他想起一位自杀了的朋友,原来那天他跟朋友的遗孀以及孩子见完面,他朋友在27岁便自杀了,祐介有时会照顾一下她们。

那个时候,祐介沉思的眼神和表情让我颤抖。

他心里藏着太多细密心思,又或者说他根本没对我隐藏过,只是我从来没办法读懂。

我们的背景,圈子,经历有难以逾越的鸿沟,哪怕我再爱他,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的事实这辈子也不会改变,是我一直要强行扭转这个平行时空,作徒劳挣扎。

2017年7月4日傍晚,隐约雷鸣,阴霾天空,而后,便是大雨滂沱,我回到了四文屋。

即便大雨,四文屋也依旧座无虚席。

我做到了里头吧台高脚椅位置,其实平时一个人去酒吧或者居酒屋的话我都特别喜欢坐在吧台处,跟服务员离得近,看他们忙里忙外的,还可以跟他们聊天。

这里的服务员都是由留学生轮班兼职。

见我一个人,他们几个都来搭讪我跟我开玩笑。

其中那位黑人小哥我对他印象特别深,因为9个月前祐介第一次带我来,便是他给我们点单结账,那时我和祐介问他哪里人,他还不告诉我们,这次也还是不告诉我。

红色头巾的小哥跟我说他是尼泊尔的,尼泊尔我去过,是一个很穷但幸福感却很高的浮世天堂,能供他来东京读书家庭应该算是可以了。


我最喜欢的便是这个越南的小妹,忘了她名字,越南人名字实在太难记。

一开始以为我俩年纪相仿,但想想,不对啊,既然还是学生兼职,21左右吧,结果她说她才18岁,还在上语言学校,想考好一点的大学。

她说在东京生活实在太贵了,而且她的日语不好,所以来这里打工。

我跟她特别投缘,后来我还带不同的朋友来过几次,每次她见到我都很激动,我的朋友问我跟店里的人到底有多熟。

这家店算是新宿东口难得的清流,串烧依然保持在110円一串,梅酒也比别的地方便宜,350円一杯,很多地方都500円。

坐我旁边的是一位西装革履却特别亲切的大叔,也是独自一人。

一开始我不敢跟他搭话,觉得他应该是个不苟言笑的人。

后来看他吃那串肉有滋有味,我好奇招来小妹问那是什么,小妹在菜单上怎么都找不到,原来英文版的菜单上面没有写,然后在手机上输了两个字“子袋”,我查了一下翻译,我去,子宫。

小妹跟我说很好吃的,隔壁大叔也来劲了,把盘子推过来给我让我试试,竖起拇指跟我说好吃。

我去,爽脆香口,原来鸡的子宫那么好吃,赶紧叫一串,小妹说我幸运了,刚好是今天最后一串。

我转过身端起酒杯跟大叔干一杯,没想到他那么亲切。

大叔告诉我他在附近的中野坂上上班,给了我一张名片,是个厉害的人物啊,野村不动产的一个部长。

好可惜他后来离开的时候喝醉了把桌上的名片又拿走了(笑cry)(笑cry) 本来我手机备忘录有记下他的名字,但是后来手机坏掉换了,所以我彻底忘了他的名字了。

大叔特别健谈,我们用日语和英语聊了一个多小时,实在说不通便Google翻译。

他对我的两台相机和镜头很感兴趣,尤其我那个Konica的古董镜头让他爱不释手。

原来他玩徕卡的,厉害了。

我给大叔看了很多我拍的照片,他很喜欢,一直竖拇指。

大叔跟我一样很喜欢旅行,也跟太太去了很多国家,他们的女儿才比我小一岁,难怪跟我这么聊得来,总觉得他对我有种对女儿般的慈爱。

难得这么高兴,那晚我喝了两大杯之后又直接叫了一大瓶惠比寿黑啤跟大叔互怼。


7月中,离开日本前最后一晚,我和东京的一个朋友约见,又来了四文屋。

不知不觉,原来这两年我在东京已经有了这么多朋友了。

这次邻桌是一对情侣,跟我们聊了起来,猜我的国籍。

那个女生很玩得开,那晚我也是喝得尽兴,跟她闹起了百合。

此时,门口处一男一女结账后起来离席,女的喝醉了,拽着男的衣袖又笑又闹搂到了一团。

朋友跟我说,他们搞不好是今晚坐下来才认识的,等下还会有后续故事。

四文屋的气氛总能感染我,坐在这里,叫上一杯酒,看人来人往,看东京百态。

所以,我这样自黑真的好么,看照片都知道我那晚喝得有点大。

conti1982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7-11-21 23:17

11楼

牛,写那么多

Jazzage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22 08:56来自穷游APP

12楼
走心了

大球子Cris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23 11:13

13楼

走心的回忆,看了帖子也不禁想起自己和家人在东京一起走过的种种,幸福和苦涩,都是宝贵的.

同时也学习了很多地道的玩法和地点,大赞,楼主一定会幸福的.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24 23:04

14楼

延伸|【食、色】歌舞伎町


说到新宿的圣地真的不得不提亚洲闻名的声色场所歌舞伎町(Kabukicho)了,此处省略几万字.avi。

这个圣地简直带动了新宿一大波人流量,而这里的霓虹夜色更是新宿的证件照了。

满大街的烧鸟店居酒屋、牛郎店、无料案内所……(笑cry) 吐槽一句,这里的牛郎真的很杀马特... (笑cry)

往深处走,更有一列日本特色的Love Hotel(情趣酒店)。

第一次来歌舞伎町是祐介带我的,那时我还很纯,特别害羞。

后来我简直面不改色了,经常一个人深夜十二点一两点过来喝酒。

所在位置就不多说了,就是《你的名字》片头男主角站的地方,也是YUNIKA VISION的马路对面。


都知道涉谷的大交叉口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十字路口,过马路场景相当震撼,但其实新宿歌舞伎町面前的靖国通り这里过马路也是相当壮观的。

歌舞伎町不只是个让男人兴奋的地方,女人同样,这里的退税商场、大超市、药妆店简直让人应接不暇。


这里科普个冷知识,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退税(tax free)和免税(duty free)有很大区别。

退税的tax指的是日本8%的消费税,在日本只要消费(商品、服务、饮食等)了,就会加收8%,所以在商场经常会看到本体価格(商品原价)和税入価格(税后价格) 。很多商家都有针对外国人(仅限短期停留,长期居留身份不享受)的退税政策,一般消耗品(护肤品,食物之类)买满5000~5400円就能退消费税,耐久品(电器之类)的话一般一万円退。

而免税的duty指的是口岸的关税,一般只有在机场等出入境口岸过了所有关卡进入最后禁区时才有免税店,多是大品牌专柜等,比如我在机场免税店买的某S开头很火的隔离霜就比市内专柜便宜了几乎一千円。

无论是退税或是免税都需要提供护照。

在歌舞伎町有一家烧鸟居酒屋也是我经常光顾的,去过五六次,但我还是没记住它的名字,只记得它在“天下一品”对面。

这家居酒屋是我在日本的第一顿,那年初到东京祐介带我来的,所以后来我常来,甚至跟店里几个小哥混熟了。

其实凡是祐介带我去过的居酒屋,我都会感情特别深,歌舞伎町的、三丁目的、国分寺的、中野的,还有京都的、大阪的、冲绳的…… 原来我们曾经一起去过这么多地方。


那晚他把我带到这里,他说日本人经常吃烧鸟(yaki tori),这家店他常来。

很久以后我翻看以前他给我分享在东京的日常生活照片时,才发现其中就有这家店,仅仅吧台一角我便认出来。

烧鸟店不大,但气氛很好,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日本地小人多,但他们简直把空间利用到极致了。

墙上还有供客人挂衣服的衣架子,无微不至。

每当有人进门,店里所有员工都会笑脸迎人热情打招呼。

我总感觉他们永远都不会累,但其实有次跟其中一位小哥聊天他告诉我这里每天营业至凌晨4点,有点心疼他们。

这家店跟三丁目的四文屋比起来价格小资很多,记得菜单上有个叫sabi yaki (さびやき,谐音“傻逼”)的串烧让我笑了很久,后来才知道是鸡胸肉。

樱花半开的那一夜,我和祐介曾在这里轻声交谈,那时他还用微信发了条语音给我爸爸,说了句:“こんにちは Daddy~(爸爸您好~)” 暖黄色的灯光,店里放着滨崎步少有的抒情慢歌,曾经一切都那么幸福过。

以后的每一次东京行,我都会来一两次,有时自己来,这里的小哥们经常跟我聊天。

也带过后来的新男朋友威廉来,那时他刚到东京交换,日语还不好,有一晚凌晨一两点在这吃夜宵还带上他的作业,然后店里所有的人都在帮我们想答案。

还有再后来机缘巧合认识了两位来到东京圣地巡礼而且跟我同一所大学的师弟,我也带过他们来。

朋友们总说我对东京太熟悉,就像自家地盘一样,但其实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是祐介带我去的,他是我挥不去的影子,又或者说,我才是他的影子。

很自私的是,后来我和威廉一起,我带他去过的很多居酒屋和餐厅他都很喜欢,其实都是以前我和祐介去过的。

我不是圣人,我特别自私,若说几年来我的心里从来只有祐介一人的话我做不到,只有一点无疑,后来无论我心里另外还有过谁,却都没有放下过祐介,并且,依然没人比得上他的位置。


最后编辑于 2017-11-24 23:04

举报 回复

掰二雷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24 23:06

15楼

延伸|【色】新宿二丁目,异装癖你行你上


比歌舞伎町更让人肾上腺素激增的是大名鼎鼎的新宿二丁目(しんじゅくにちょうめ, Shinjuku Ni Chome) 日本乃至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同性恋街区之一。

这个街区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色彩,NHK纪实72小时曾经拍过这里的专题。

入夜后的二丁目是异装癖爱好者解放天性的天堂,平日戴了很久的压抑面具终于可以摘下,忠实自由地做自己了#%#!~$$=-+¥*@#(*#¥一番不可描述。

这里也是东京的犯罪高发地,夜游此地有相当的危险性。

两位师弟就曾经来过这里,据他们说看到了很多“女装大佬”,吓到他们一张照片都不敢拍。

后来有一晚跟他们夜宵完,我突发奇想让他们陪我去二丁目看看,都走到边缘了结果发现时间太晚了,还没看到“女装大佬”便急匆匆跑回新宿站赶最后末班车回家,太遗憾。

所以,只有地图。

没有照片,一张都没有,你行你上,我不行我不逼逼。(微笑)

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

最后还是说句,每个人都有性取向的自由选择追求权利,希望他们能得到更多的尊重。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