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水下失联!】【斯米兰船宿惊魂记】

旅游攻略论坛: 潜水俱乐部 户外运动 泰国

【水下失联!】【斯米兰船宿惊魂记】

方方小挂件
方方小挂件 8袋长老
2017-11-11 593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方方小挂件 8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1 18:33

1楼

前言

斯米兰群岛是九个泰国岛屿组成的海域,每年的十一月至次年四月定时开放。因为保护得力,斯米兰群岛的海洋生物非常多,因此是潜水爱好者的胜地。

船宿是多种潜水方式中的一种,由英语LIVEABOARD直接翻译过来。简单地说就是吃住睡都在船上,坐船在海上住一段时间,同时潜水。因为斯米兰群岛的面积广大,且由于泰国政策原因不能抛锚停船,所以船宿成了潜水员游览斯米兰岛的首选。

MANTA QUEEN系列船宿是隶属于Khao Lak Scuba Adventures的旅游产品。MANTA QUEEN是船名,从MANTA QUEEN 1到MANTA QUEEN 8一共有八艘船。MANTA QUEEN系列船宿是斯米兰最大的系列船宿,每年都会由很多国人前往参加。我也在今年参加了这个船宿,结果直到现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在曼谷吃药和休息。感谢这个船宿,让我第一次去了泰国的康民国际医院,体验了一把泰国最贵医院的消费水平,也就是比UCLA校医院再贵个两倍而已。

下面进入正文吧。


第一章.不买高氧就变脸的KATE


2017年11月3日是旅程开始的日子。按照帮我预定MANTA QUEEN 船宿的SUPER DIVE CENTER的说法,来接我的车应该是在下午两点到我所在的宾馆接我,然而在十二点多的时候就有一个长得颇似弯刀马杀爹的司机开着丰田面包车来到宾馆。他这位老兄只会泰语和最简单的英语单词。幸亏宾馆前台机智,拿着他手上的名单问我是不是我定的车,我扫了一下上面的确是我的名字,于是就点点头,跟着马杀爹司机上了车。车里面已经有了一个美国人,他叫BLAKE,一个觉得OW可以参加船宿的纯洁夏威夷少年。我的英语日常交流没问题,于是就和他聊了一会儿。越聊越觉得不对劲,他也是被提前一个小时接上了车。

我拨通了SUPER DIVE CENTER的前台,那是个会说英语的泰国妹子。她听说我这么早就上了车,也是吓了一跳,让我把手机给司机。马杀爹司机和前台妹子一顿萨瓦迪卡之后又把手机还给了我。手机里,前台妹子说因为有几个客人坐飞机前来,因此需要提早来接,接着对我道歉,不拉不拉。妹子声音甜美,长相可人。想象着那张俏脸说对不起的情形,我也就没有再多计较为什么接车时间有那么多误差。

路上我和BLAKE相谈甚欢。他跟我说他失业了,所以跑到泰国来散心。我不由得感叹老美果然奔放,失业了都可以来异国度假。BLAKE告诉我,他猜是船宿公司的问题,肯定是临时接了两个客人。我不由得想起了曾经朋友圈里的“七天五晚豪华曼谷芭提亚团,全程无购物,余3位,急出。”大概事实真的是这样,我不由得苦笑。

小巴在卡伦海滩附近的宾馆接了一对瑞士情侣。男的英语比我差,女的英语比我好。接着朝着普吉机场走走停停。在普吉机场接到了其他两对客人,一对不知国籍的欧洲白人情侣,一对香港刚毕业的男性A仔。这两个香港仔一肥一瘦,人均9瓶气,英语糟糕普通话稀烂,性格极为怪异,在后来的潜水行程将和我一队,给我本来就混杂着晕船和种族歧视的糟糕旅程平添很多麻烦。总算他们在跟大家介绍自己的时候说自己是CHINESE,看在同胞情面上我也是忍了。

普吉岛的交通比曼谷还糟糕,一路跌跌撞撞,走走停停,我们一行人花了五个小时终于到了KOH LAK攀牙湾。我当时十分怀念在日本坐的丰田阿尔法,尽管是简配版,也没有改装,却着实比这不知几年车龄的丰田面包车好多了。

下了车,Khao Lak Scuba Adventures的员工们帮着卸行李,一个长得很像快船队那个格里芬的美国人尼克教练让我们去接待室等,顺便取钱。所谓的接待室,也不过就是露天大棚,漏风漏雨,WIFI不通。我刚坐下,就被BLAKE拉着去买东西。纯洁的BLAKE死活不肯多买几条内裤,就这么一条内裤一条沙滩裤在船上过了三天三夜。不过我猜他应该和我一样,直接挡下生风,毕竟几个小时一潜的频率让换内裤这件事变得没那么有必要。

取了钱又在大棚子里呆了一会儿,认识了此行的几个中国伙伴。来自云南的老刘和菠萝包,来自广州的苏GOOD和TOMY(就是这个名字,不是TOMMY),以及深圳的阿达。阿达这家伙,典型闷骚男,一开始比谁都矜持,后来玩开了,比谁都放得开,简直了。

老刘菠萝包和苏GOOD都是来这里考OW的新鲜人,TOMY和阿达是四十瓶以上的老鸟,我是20瓶气加前游泳二级运动员。就在我们例行建微信群拉人进群的时候,KATE来了。

KATE是我们这次船宿的主导。每次潜水前的情况介绍会都是她主持。她带的一组也是水平最高的,当然我是不服气的,论潜水,我和TOMY都绝对不输那组里的任何一个人。

KATE问我们会讲英语不?我心想出门在外就还是谦虚点。于是说,A LITTLE。于是这KATE就不理我们了。后来来了ERIC,一个从越南芽庄刚考出教练资格,还没拿证来这里实习的台湾地区新鲜人教练。他帮着YAN——一个南非裔白人教练——来训练三个OW新鲜人,最主要是当翻译。

后来KATE又来了,ERIC就先帮苏GOOD和TOMY还有阿达当翻译。TOMY是老鸟,苏GOOD是新手,都用不到KATE卖的东西,就阿达个闷骚男骚骚地买了。于是ERIC就帮着这三个人去登记了。

向阿达推销成功之后KATE就又来找我了。虽然是A LITTLE但是毕竟还是懂点英语吧,她大约是这么想的。于是就用CET4听力的语速跟我们确认,抄潜水证,确认气瓶数,确认水下停留时间。我想起菲特希耶的时候和胆子大得无法无天的土耳其潜导潜了一个小时十五分钟的往事,不禁微笑。顺便插一句,土耳其人真的是无法无天,那个潜导还附带教了我剪刀脚,顶尖中性浮力,简直坏了PDAI不付钱就不给货的规矩以至于我现在还很想念那个叫凯末尔的土耳其鹰钩鼻潜导。KATE问我笑啥子,我满脸春风地说:“你真高洁丝,让我想起了约翰斯嘉丽。”这话是我的WHOS YOUR DADDY,百试百灵,比“你真奈斯”啥的李雷韩梅梅式英语好用的多,果然KATE的笑容变得比阳光下的烂狗屎还要灿烂。接着她就开始卖高氧了。

“我们的时间很长,次数很多,高氧会帮助你恢复得更快。”也是为难这个俄罗斯大妞了,居然学会了中文的高氧,不过她说出来颇似羔羊,大约在她心里,我们这些潜水客都是待宰的羔羊亦未可知。

当年我在涛岛考证的时候教练就说起过高氧的事,说虽然可以减缓疲劳,舒展身心,但是在太深的水域用高氧会麻痹中枢神经,无痛安乐死,于是从此对高氧心存畏惧。想到反正自己也年轻,就决定不考高氧了。于是我决定赞美KATE几句,就此结束谈话。

于是我夸KATE年轻,说她不像教练,像刚毕业的DM,水晶晶(泰国话,漂亮),逗得她脸上的狗屎笑容更加稀烂,一再推荐我买高氧。好像用了高氧就能吃嘛嘛香,腰不酸腿不疼一口气上六楼。

我摇摇头,“高氧很好,但是这次我不想用。”KATE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翻脸速度比当初她祖宗撤走原子弹专家还要快。给人感觉瞬间就是温暖的莫斯科郊外变成严酷的西伯利亚寒冬。她又向云南哥们儿推荐高氧,我实在是想不通为啥子OW的学生就让用高氧,所幸老刘和菠萝包都拒绝了高氧,于是我们就被KATE扔在了一边,晾起来了。

ERIC看我们都这么无聊,就过来活跃气氛,聊聊天气,谈谈人生。一来二去,我才知道眼前的云南哥们儿和苏GOOD都只做过泳池训练,就要上船船宿。我当时暗道这也可以?又不能明说,只好王顾左右而言他。

这时YAN来找我们了。他是三个OW学员的教练,顺带来照顾我。他给我看了账单,和还没有付清的尾款,我看了下,比在SUPER DIVE CENTER的那个前台妹妹给我的须付尾款多了1200多泰铢。我心生疑惑,于是跟YAN说了。YAN让我去潜店的OFFICE去和收银的说。我点点头。毕竟钱在自己手里,而且我还有SUPER的前台妹妹给我的收据。

OFFICE里的泰国工作人员按了半天计算器,又核对了我的收据,总算是算出了正确的金额,然而他们又忘了我想买潜水保险,我只好提醒他们我还要买750泰铢的保险。就这么跌跌撞撞我们付钱花了半个小时。

随着我们的行李都被搬上双条车,我们参加船宿的二十余号人就都登上了行程。借用大力哥的一句话,万万没想到啊,这只是惊魂历程的开始。


最后编辑于 2017-11-11 21:50

举报 回复

方方小挂件 8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1 18:42

2楼



第二章.水下35米的死珊瑚

我前面忘了说,落地普吉岛的时候我遇见过一队北京来的潜水客。他们是自己包船出海的,六天五晚16潜,但是据他们说,水下并没有什么好玩的。“珊瑚都死光了。海龟也没见着,巨无聊。”其中一个大哥这么跟我说,然后满怀同情地看着我,说:“哥们儿你要三天的船宿足够了,鲸鲨还没到季节,现在是刷瓶子去的。”当时我还不相信,结果后来我自己体验的证明了这位大哥所言非虚。

我在海上的第一个夜晚混杂着柴油味和呕吐。

船上夜景

在双条车上颠簸了四五十分钟之后我们到了码头,脱鞋(船上不穿鞋),上船,开会,分房间,睡觉。我们这船一共五个教练,女教练两人,俄罗斯人KATE和瑞典纹身女(我忘了她的名字,只记得她刺得一身好绣花,人送外号九纹龙,啊不,纹身女),男教练三人,美国人NICK(BLAKE个小样儿看NICK那个亲切啊,大美利坚兄弟遍天下?)南非白人YAN以及台湾地区见习教练ERIC。因为外国人多,我又被迫被人叫成了“SAM”。这个SAM是我小学英语老师取得,不用很久。毕竟长久以来我的朋友们不论他们的国籍,都会叫我“YU”或者“RUOHAI”,而这船上的教练们,当然懒得学习这古怪的中国发音。

除了教练,还有六个泰国船工。包括一对双胞胎兄弟,船长,两个厨娘,以及另外一个大叔。KATE显然没用心去记这些人的名字,她把张三当成了李四,乱介绍一气,也是泰国人脾气好,没多计较。

乘客们来自四海八荒,然而没有迪丽热巴那么漂亮的妹子,悲哀一秒钟,时间到。中国人是大头,包括我在内一共7人,都是雄性。其他都是白人,男女都有,没有单身妹子,分布从南非到美国还有欧洲几个国家。

分房的时候我和闷骚男阿达分在了一起。晚上吃的东西还不错,冬阴功米饭什么的。只是我现在想起来还是想吐,尽管当晚吃的我都已经吐在海里喂鱼了。

我们的船是MANTA QUEEN 5号,有三层,最顶层是晒太阳的甲板,其余两层都是住人的,其中第二层是餐船,吃饭开会的地方,第三层是跳水台所在的位置,也就是我们下海的地方。咦?干嘛?是真的下海啊,安达曼海好吧?我和阿达住在第二层。云南兄弟和广东土豪都在第三层闻柴油味。

由于船要先开一晚上才会到斯米兰群岛海域,所以当晚的船颠簸得仿佛是日本动作电影里男优的腰部。我在船舱里睡了半宿,凌晨两点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跑到三层的船尾呕吐。这里有个插曲。一开始我拿了个马克杯想装水吃晕船药,结果还没来得及吃药就吐了,把个马克杯装的满满当当。我在洗干净杯子以后总觉得心有愧疚,于是拿马克笔在杯子上写了自己的名字,防止别人拿错,结果后来又被KATE误会,也是命途多舛。

吐完之后我呆立在船里,鼻子里都是柴油味。马达的轰鸣以及海浪还有头晕目眩的感觉让我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我挣扎着拿着马克杯爬到二层回客舱睡觉,于是马达的轰鸣以及海浪还有头晕目眩的感觉和阿达的呼噜声陪我度过了余下的三个小时。

五点半我就醒了,阿达个闷骚男还在打呼噜。于是我跑到餐船去喝咖啡。YAN和纹身女已经醒了,于是我们说句早上好,不再多说什么,静等早上第一潜。

结果就是这第一潜让我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我、阿达、TOMY、两个香港仔以及实习教练ERIC是一组,我的潜伴是教练ERIC。这位老兄让我切实体验了一把什么叫深海恐惧症。

photo by Eric


开始的一切都很正常,装配重,穿湿衣,穿BCD,BUDDY CHECK,下水。在所有人都准备下潜的时候我也按了放气按钮,做耳压平衡。

所有人都开始下潜,一开始大家都在下潜,结果香港二人组里的胖子耳压出了问题,下不去了。ERIC就游了上去帮他,我没在意,继续下潜。下潜,下潜,目之所及,唯有深蓝海水以及白色的沙子。白色的沙子?我到底了?我连忙看潜水电脑,35.6米,我呆住了。耳膜完全没感觉,怎么就35.6米了?其他人呢?我在原地呆了五分钟,没人来找我。看着脚下白得如同骸骨的荒芜沙石,我想起了学OW时候教练的一句话,潜导不是你爹妈,自己照顾自己最重要。看着只剩100的气表,我决定慢慢上潜,做五米五分钟停留,然后凭运气了。结果上升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我听到了叮叮棒的声音,那声音简直比佛经里说的迦陵频伽更加美妙,我简直要和阿难一样重复悲泪了。我回头看见了ERIC和其他人,我一看潜水电脑,24.5米。ERIC 带着我们游了一段,做出上升的手势,五米停留,上船。

我一肚子的火,ERIC你是潜导,又是我的潜伴,怎么就能让我到水下35.6米。当然我只是在心里骂娘,喊靠背,我估计ERIC肚子里也在淦里娘,但是他还问我,你没有听到叮叮棒?我X,我在35.6米,你在24.5米,差了11.1米,快三层楼了,我还听得到你的叮叮棒?你真当我是海王?难道我是正义联盟成员,亚特兰大之王,闲着无聊可以和龙虾聊天?我要做也做钢铁侠或者神奇博士啊,才不要入DC这种阴暗风。扯远了,我当时就知道这个实习教练不靠谱,不是喝了酒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技术靠谱的土耳其潜导也不是喜欢碎碎念但现在已经是课程总监的阿飞,更不是六块腹肌的偷米,总之,连那个对技术动作近乎苛刻的英国潜导也比眼前这个年轻的ERIC靠谱。“潜导不是你爹妈,到哪里都要靠自己。”启蒙教练的话此刻又清晰地在耳边想起。靠自己,我暗自想。于是我脸上笑嘻嘻,心里MMB。大家准备第二潜了。

这艘船上初始气压是190到210,第一次我上来只剩下40,第二次正常上来我和TOMY哥一样还剩下100,而香港二人组以及阿达都只剩下40,ERIC剩120。有趣的是,40的这三个人都是用的高氧。

二潜和三潜一无可看,只有小鱼数条。我一度怀疑自己回到了乌龟岛,不,就是乌龟岛海下的东西也比这个多。更别说菲特希耶、诗巴丹什么的了。ERIC一再说,他是新人,不知道那里有好看的。我无语凝噎。

photo by Eric


到了第一天的夜潜,ERIC又出了岔子,这个岔子也为后面的更大矛盾埋下了伏笔。当那个矛盾爆发的时候我几乎就MOTHERFXXXXX A-HOLE之类的词喷出来了,差点就来个素质三连让KATE知道什么叫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photo by 老刘

三天船宿,就那么一次夜潜,云南兄弟和苏GOOD交了钱不能下水,OW不能夜潜嘛。钱也没退,KATE也是一问三不知,满脸狗屎般稀烂的虚伪笑容。其实他们也没损失什么。夜潜什么也没有看见。ERIC老兄犯了大岔子,他导航错误,让我们在海面上飘了半个钟。不过那半个钟里看见的海与月亮是整个船宿里我见过最美的景色。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船三周,何处可攀?瓶不厌多,气不嫌少,此非曹孟德之诗,却实在是我心中所想。就在我们漂流的时候终于看见了远处开来的汽船。我们坐着小船回到了MANTA QUEEN 5的怀抱里。这是船宿那么多天里我们唯一一次比KATE组晚上船。

晚上精疲力竭的我们躺到了最高的甲板层晒月亮,那里没有柴油味。明天又是6:00开始潜水。我真的醉了。我和阿达还有广东土豪二人组吹了会牛,加起来快两百岁的四个老男人聊了那些曾经拥有过的美丽的名字。谈笑间我又想起了维拉,那个把自己整得和迪丽热巴差不多的小网红,以及她的男朋友,于是我就很难受,睡着了。

耳边的风呼啸而过,一如我的青春,野马尘埃,终不可辨。

最后编辑于 2017-11-11 21:51

举报 回复

方方小挂件 8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1 18:46

3楼

第三章.别人潜水要钱,你们潜水要命啊

第二天的行程一如既往的繁忙。一天四潜。苏GOOD的情况更加糟糕了,他在做呼吸嘴寻回的时候吐了,因为不熟水性,不敢松口,他把吐的东西都吸了回去。我现在想起都觉得糟糕。然而训练还是继续。YAN倒是一直在鼓励OW的学生们。只是苏GOOD背地里跟我们说,他看见YAN就像见到了魔鬼。当然YAN是一个优秀的教练,只是船宿的课程安排,着实要命。

在那天刚起来之后ERIC单独跟我说,马克杯上不要写自己的名字,那个公用的。我本来想告诉ERIC原因,可是他很快就转身离开了。我也没再多说什么。毕竟我用我自己呕吐过的杯子完全没有心理阴影。

然而开早会的时候KATE还把这个事情当众说了出来,不点名地说马克杯是公用的,大家不要在上面写自己的名字。所有外国人都笑得很暧昧。毕竟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写在了杯子上。我也是心里不爽,肚子里一套素质三连,脸上继续笑嘻嘻,反正你们公用的,你们喜欢用我吐过的杯子我也没办法不是?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奇怪的要求就是了。

第二天的行程很艰苦,第一潜流很大,气耗得很快,香港仔们一如既往地最早不行了。割喉动作都做出来了,我还有七十多气。TOMY大叔则跟KATE组的南非老外斗上了气。个老外骚气蓬勃,用个姨妈红色的脚蹼,游到我们面前伸出食指朝我们向上勾,可惜水下不能配音,否则加上《羞羞的铁拳》里沈腾那句:“你过来啊”一定更加有味道。TOMY哥是个暴脾气,一言不合就顶着流向老外冲了过去。而这时香港仔居然就做出割喉手势来了,是不是还要来个西萨啊?大佬?ERIC见状连忙让我们上浮,TOMY哥表示出来混要讲信用,说要过去就一定要过去,也不管ERIC的叮叮棒,一个劲朝老外冲,很有扳机鱼的感觉。ERIC一个劲的敲叮叮棒,TOMY哥一个劲地冲,终于冲到了老外跟前。老外就游走了,TOMY哥也上浮了。

上岸之后ERIC怪TOMY不听他的叮叮棒,TOMY说老外挑衅在先,自己忍不了。ERIC就去关心两个做了割喉手势的香港仔去了。后来TOMY哥私下跟我们说,老外游的方向流正好被珊瑚礁挡住了。我只能当没听到。

上午第二潜稍微好点,但是流依然不小,我上来的时候气只有70了。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天我们看见了海龟和鲨鱼,不过呢,都是在潜水休息的间隙,在船上看见的。

上午两潜之后,我们就离开了斯米兰群岛,除了在船上看见了海龟和鲨鱼,水下还有小小狮子鱼之类的小确幸哟。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的第二潜是YAN带我们的,因为ERIC的实习教练课程里有辅导OW学员做平静水域练习的训练内容,所以YAN把这个机会给了ERIC。YAN很快就发现了我和TOMY的水平比同组的其他人要高,他想让我们换到KATE的组去,结果KATE不愿意,因为她那组都是高氧……这他妈什么逻辑?我们这组还不是高氧普通瓶子混着来的?反正女人拒绝男人有100000个合理的理由。反正我也晕船晕得难受,也就不跟KATE多计较,老话怎讲?好男不跟女斗。毕竟匆匆完成两潜后,我们就赶赴磅岛(音译,具体怎么拼我忘了)我也是真的颠簸得话都难说出口。

离开斯米兰的时机不是太好,风大浪大,本来该1:30到达的船2:40才到目的地。大约是为了赶进度,KATE在还有二十来分钟到达的时候就开会让我们准备下水。而当船刚稳定下来的时候,KATE又赶鸭子下水式地让前一分钟还在忍受拍片男优腰部式颠簸的我们下水。这让TOMY哥非常不爽,操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的大舌头官话大声吐槽,而ERIC也一脸无辜,只能说:“我也没有立场啊,我只是新鲜人在这里就是这样子。”听了这么可怜的话,我不禁心中暗骂:“淦,搞三小啊,看你这样林北是真的有够不爽啊,这样子。”

跌跌撞撞,我们又都下了水。依然是什么大东西都没看见,依然是看看小确幸,依然是香港仔最早没气,依然是我和TOMY都还有100多气。我都已经麻木了。浪费浪费吧,九瓶气该去诗巴丹啊,大哥,那边适合你们,真的,从平台往下跳,被大海蛇来一口,然后就再也不用潜水了,多好。我暗自想。上船以后我腿都发软,幸亏泰国船工拉我起身。那时我想起了本山大叔的经典台词,别人潜水要钱,你们潜水要命啊!

晚上的时候苏GOOD和云南兄弟考O证,阿达考高氧,我和TOMY在甲板上晒月亮吹牛。我学会了一句广东话,丢雷老母嗨。我真想对KATE说这句,要钱不要命的典型。颠了两三个小时直接让我们下水,欺负新人ERIC,丢雷老母嗨。可惜她听不懂这什么意思。


最后编辑于 2017-11-11 21:51

举报 回复

方方小挂件 8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1 19:03

4楼


第四章.丢东西就是中国人丢的,小费还要中国人给?

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这天让本来就紧张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以至于我最后都没有理KATE,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这天的第一潜就问题很多。KATE极力描绘潜点的刺激,说流有多大,石头有多险峻,鱼种类有多少,听得我热血澎湃,心向往之。然后她说,这次的下海顺序有点变化,KATE组和NICK组先下,ERIC组YAN组和纹身女组第二个下。我也没在意。毕竟谁先下无所谓,反正我们肯定最先上来。结果,在第一梯队下完水后,船居然又开动了。三转两转转到了一个平静水域,背靠礁石,风平浪静,小鱼小虾,清晰可见。我问ERIC这几个意思?ERIC说是因为KATE要考虑到香港仔们的实力,要照顾他们,所以让我们和OW学员一起潜水。我脑子里忽然想起了英国教练开玩笑的话:“I DON’T GIVE A BLOODY FXXK ABOUT THAT CXXXXT.”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句:“OH MATE!I JUST WANNA KATE’S BLOODY LIP RIGHT AROUND MY BELXXXD.”幸好在美音当道的今天没人听明白我讲了虾米。真的是受够了。不让我们去高水平组,又让我们和OW一起复习水下动作,我泳池复习来这里一天前刚做,谢谢你啊。

于是我们就和苏GOOD云南兄弟们畅游了10米多深的水域,看周围的小鱼小虾小确幸。这次居然进进出出弄了三十五分钟,是船宿以来最长的一次。然而我平时都是四十分钟起步呢。

上来之后BLAKE跟我说他们跟着KATE组看见了鲨鱼。我忽然想起来,“喂,BLAKE,你升A了吗?”我问他。“还有一次就可以了。”老美就是实诚,一点都没看出我的小九九。我脑子当时炸了,什么鬼啊?还没升A的OW去得,香港仔好歹也是9瓶这几天下来也十多瓶气了的AOW反而去不得?不过香港仔还是离我们远远的,和群老外坐在一起傻笑,反正老子也懒得说什么了。KATE摆明了搞我们,不让我们去,人在你船上,你牛。我气鼓鼓得默念刚学会的粤语,丢雷老母嗨。

稀里糊涂弄完了第二潜之后我头疼得要死,而船又开始跌跌撞撞地冲向码头,我于是跑到甲板上睡觉修养。结果睡到一半,KATE硬是把我从睡梦中搞醒,让我去开会。本来就有点缺氧的我感觉头更痛了,然而KATE才不管我的死活,让我到餐厅集中开会。在餐厅呆了一会儿之后我看见菠萝包苏GOOD分别被不同的教练赶上了餐厅。我以为是有啥子大事,结果KATE说是船宿要结束啦,大家可以给小费啦,小费分两种,一种是给泰国船工的,这种小费由那个姨妈红脚蹼的南非人收。还有一种是给潜导的,你自己私下给。金额建议1000铢起步。我当时打定了主意,这一千铢我就是去做马杀鸡也不给你们这群搞了我们一路的家伙。

在说完小费的事情之后KATE又卖起了Khao Lak Scuba Adventures的T恤。岸上300船上250啊,优惠大甩卖啊,要的赶紧啊。一瞬间我以为我在坐春秋航空。没人买那个T恤,KATE又改口说200也卖。结果还没人买。KATE又说,那我们上面去拍照吧。那个时候我的脑袋感觉被人用锯子锯成了两半,一边麻木,一边巨疼,完全不想动。于是我就安静地坐在凳子上不想动弹。结果这时候KATE又来了。“SAM你快走啊,大家都等你哦。”我连头都不想抬起来,却还是挥挥手说行行行,你们先去。于是KATE就带着大家都走了。我刚想趁没人在桌子上趴会儿睡个觉,结果NICK又来了。“SAM你还不走啊?我们都等你哦。”我不叫SAM啊,我叫余若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结果我还是硬撑着快变成两半的头颅来到了甲板上拍合照。

那天船还在颠簸中,浪很大,风很猛,我头很痛。KATE跟个驯兽员一样指导我们拍了几张强颜欢笑的照片,估计是放到了网上去给他们的坑钱巡游计划做宣传。拍完照众人顿作鸟兽散。留下我一个人躺在甲板上半死不活。船终于到了。我们终于要下水了。

最后一潜我都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上来的时候依然还有90多气,两条腿软的跟鼻涕一样。当时我十分想把自己的脑袋砍了。痛,剧痛,又麻木不仁,感觉十分诡异。水下看那些鱼感觉是在看古怪的未知生物。这种感觉很让人无语。

在快到岸的时候南非红脚蹼又来问我要小费。我摇摇头。他吹了个口哨走了。后来红脚蹼代表着乘客向泰国船工致谢,给小费。他用英语讲的,也不知道船工们听不听得懂。但是泰铢是认识的啦。我头痛欲裂,趴在桌子上半死不活。

本来就这样完事儿也就算了。我也绝对不会闲得无聊来写这么多东西。只是最后发生的这件事情让我感到了深深的恶意。我真的生气了。

就在我趴在桌子上的时候ERIC又可怜巴巴地过来了。“你们上船的时候有人丢了配重带吗?”他问。他讲的中文,我不觉得其他老外听得懂这些中文的意思。我摇摇头,云南兄弟和广东土豪以及阿达都摇摇头。ERIC又跑去问香港二人组。我懒得管,就抬头看四周。老外们都在各顾各的,其他教练也都在各自交谈,只有ERIC跑来跑去,不知所措。“他还要来的。”我猜。果然他又来了。“你们真的确定没有丢吗?”他又问。我点点头。“我每次上来你都看着的,我有没有丢你当然知道。”我这么说。其他人也都确信没有丢。TOMY叔和菠萝包也都表示自己的配重带被老外拿错过,但是没有丢过。ERIC又跑来跑去。第三次他又来了。“我们都没丢过配重带。”我直接说了。“为什么不去问问老外呢?我们可能丢,他们也可能啊。”我说。ERIC又是无奈地说:“因为我们有一次夜潜的时候是船来接的,所以KATE他们认为就是那次丢了配重带。而且我是新人啊,所以可能要赔偿……”

我本来就痛的头更痛了。“我们那晚上,都是全副装备上来的。船工一个个接的。丢了那个时候就该知道。而且,就问我们这么多次是几个意思嘛……”我真的很不开心,于是就发作了。“这算是歧视吗?丢了东西就是中国人的锅?老外都是天然纯真?东西丢了就丢了,赔钱咯。谁丢谁赔钱。说是我们那晚上丢的,有证据?推测可以当真的?反正下海的地方有摄像头,不行大家一起看录像咯。”ERIC欲言又止,我当然知道他还没拿证,还有顾忌。我可没有。我钱也两清了,人也被搞垮了,还被冤枉丢配重带,中国人就这么被人看不起咯?我起身要去找KATE理论。

ERIC连忙安慰我。又跑来跑去,搞来搞去,不知所措。看着眼前的台湾仔手足无措的样子我忽然想起了罗大佑的一首歌。时至今日,还是没有人愿意和你玩平等的游戏。YAN来找ERIC。我跟菠萝包他们使了个眼色,跟着ERIC到三层去看什么情况,结果发现只是搬东西而已。

上岸了,装箱,走人。KATE来和我们握手。我坐在副驾驶扭过头不理,顾自玩手机,气氛尴尬到了极点。三天三夜的船宿就此结束了。


方方小挂件 8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1 19:05

5楼

第五章.不是尾声

在我们坐丰田面包车回去的路上,香港仔最后一次给我们惹了麻烦。大约是英语真的不行,他们把自己的宾馆地址填成了一个不知哪里的地方。结果司机绕了一大圈把我们送到了那里,让他们下车,他们才害怕起来,慌得跟狗一样,唯恐我们把他们扔在路上。司机继续开车上路。我后面的白人小哥连忙安慰他们,结果他们还是不太听得懂,于是司机又让他们把宾馆预订单递过来。我坐在副驾驶,就顺手接过了。当时我们在路上,车速80码左右,路上除了汽车还有双条摩托各种农用车,司机不敢扭头看单子,我就把单子上的宾馆名称念给司机听。可是这个司机的英语也不是很好,听了表示不知道。于是我准备再念一遍。结果在后面的香港肥仔字正腔圆地用白话训斥我:“你干什么?你把预订单给司机啊。”我擦,相识许久,以这句话最为标准。我也炸毛了。一路上这两条肠粉不知惹了我们多少次。水下气最早没有,钻洞紧急气管被珊瑚挂住,我好心帮忙塞回去上岸之后对我来句,管好你自己。苏GOOD和他们打招呼也不回,总之要不是一开始他们说自己是CHINESE,我才懒得理这两条肠粉。

我用手机当手电筒,让司机按照预定单上的电话打了过去,终于找到了两条香港肠粉的宾馆。司机先把他们送到。下车后他们对白人小哥又是握手又是THANK YOU,然后扭头拉着行李就走了,我也懒得和他们说再见了。

到了预定的宾馆,我越想越气,越气越睡不着。于是写了投诉信给PADI的质量管理部门,投诉这次船宿所遭遇的一切不公对待。PADI的回复很快,但是这回复却吓得我在普吉岛的烈日下冷汗连连。PADI说根据他们的记录,Khao Lak Scuba Adventures根本不是PADI会员,并让我提供相关细节过去。于是我真的害怕极了。一家门口就贴着5星PADI潜店的船宿公司,根本不是PADI会员,这实在是太过可怕了。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不得而知。我把我掌握的证据递交给了PADI,PADI也确认收到了我的证据,然而就此没有跟新消息。   

我想,要知道其中的秘密,光靠我一个人已经无能为力了,因此我写了这些文字,希望看见文字的你,能把这件事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件事,才会让PADI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才会让KATE这样的种族歧视者知道,中国人不再是背黑


chenzhe1982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3 17:12

6楼

楼主的文笔还真不一般,不过事情的遭遇也是真够曲折的。

一苇一航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22:17

7楼

国家强大了就好了

风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5 12:40

8楼

Khaolak Scuba Adventure可以确定是5星潜店,很多年了,有可能你名字没给对或者padi搞错了?我有朋友从他们那里拿过证。投诉padi从来不会鸟你的,他们只负责收钱,还不如磨坊发一帖,警示其他潜水员。


楼主不要生气,我说几句你不喜欢听的,看完全文依我理解,你也是新手,不然不会无控制下降(很危险)更不会下到35米竟然自己都不察觉(就算耳朵没感觉难道下降不看电脑表?不中途减速充气?),在35米待上5分钟之久等人就更错的离谱了,能否问下aow在哪里学的?


你的台湾人潜导这里完全没错,他是潜导,需要负责照顾全队,你的正确做法是停止下降原地停留,在目视距离下等待,而不是自顾自下潜,他不可能再找得到你,阻止你下降啥的怎么可能,潜水大家自己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潜导只负责带路的,不用对你安全负责,你潜伴也不用。


还有你的头痛,目测是二氧化碳中毒,你水底呼吸的时候,可能吸气过短,这个我刚开始潜水的时候也会,需要多练习均匀呼吸。斯米兰水不深,外加船宿,很适合高氧的,不是你说的骗钱,水底免减压时间都会大幅提升,一天三潜会舒服轻松很多。


我不解的是,你既然英文这么好,为何这么多摩擦,却从不跟kate沟通?换组只要你水平允许,肯定没问题,你第一潜就得跟他们说。如果你aow超过50瓶,船宿公司把你跟几瓶ow放一组,是绝对不妥的。但如果你不满50,然后人家老外水平明显较高,那就没问题,至于那个美国人,跟的教练不同,不来你们组很正常。


他们图方便把你放到中国人团里(开始问你英文好不好),不代表你就要服从他们的安排。头痛的话也得立即说,船上有纯氧的,可以有效缓解。投诉,应该直接跟那公司前台投诉潜导,而不是写信给padi浪费生命。


斯米兰群岛本身都是死珊瑚,实在没啥好看的,过得去的都在北边几个潜店richilieu和koh bon,你3天三夜是不是就在斯米兰群岛转一圈?


最后编辑于 2017-11-15 12:46

举报 回复

user_UFkLes7MA1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7-11-15 16:30

9楼

我也坐过KSA的船宿,MQ几忘了。


KSA是PADI五星无疑,他的船宿斯米兰里算是比较低价的船宿,不同船遇到不同的潜导这个比较正常。通篇看下来,除了分组不适当外,别的大多都是沟通问题。。


当然不在季节的斯米兰,没太多看的也是真的。。


楼主第一潜明显自己的问题,不跟潜导。


马克杯那个,船上就是那样,说明一下就好。


身体不适,不要勉强下水。。。


后面高氧和空气、以及根据不同水平,应该是分开的。。

最后编辑于 2017-11-15 16:32

举报 回复

方方小挂件 8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6 23:22

10楼

首先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回复。但是有些朋友的观点不敢苟同。我们去潜水,当然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当然需要潜导的指导与保护。否则为何PADI规定需要潜导陪同?这就好比旅行团出了事故,导游会被吊销证件,有连带关系。我们花了钱,为什么不能要求潜导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死了自己活该?这么冷血的结论恕我不能赞同。

其次,我深刻知道自己只有约34瓶气是个新手,但是我依然有要求保障自己人身安全和不受歧视的权利。有些朋友当然是身经百战的老鸟,或许自身就是从业人员要维护自身利益亦未可知,然而我还是再说一遍,如果和你们同船,遭遇如此情况,我依然会为你们说话。因为我知道,不管自己技术再好,如果遇见意外,还是需要同伴照顾。中国人,被欺负太久,忘了直起腰杆,但是我们要学会直起腰杆,面对洋大人的歧视,发出自己的回击。

第三,我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船宿公司的种族歧视。我在帖子里已经讲过,我和YAN反应过分组问题,但是YAN给我的答复是KATE组都是高氧,而我和TOMY不是,因此不同意改变分组。同样在帖子里我也已经说过,BLAKE是OW,在船上升的AOW。我们和OW一起潜水的那次,升AOW的学员们和KATE组在一起看见了鲨鱼和海龟。所谓种族歧视是中国人很回避的问题。但是如果人人都回避,那么这个问题永远存在。在和外国人潜水时,我们永远是二等公民。我交了同样的钱,为何还是要遭受不同的待遇。最后的丢了配重带就怀疑中国人,更加是典型的种族歧视。为什么有些朋友会视而不见?试问你无端被人怀疑偷了东西,是何感想?

最后发一张苏GOOD上船前后的对比图。大家可以参考。

风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7 05:06

11楼

回复 10楼 @方方小挂件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首先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回复。但是有些朋友的观点不敢苟同。我们去潜水,当然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当然需要潜导的指导与保护。否则为何PADI规定需要潜导陪同?这就好比旅行团出了事故,导游会被吊销证件,有连带关系。我们花了钱,为什么不能要求潜导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死了自己活该?这么冷血的结论恕我不能赞同。其次,我深刻知道自己只有约34瓶气是个新手,但是我依然有要求保障自己人身安全和不受歧视的权利。有些朋友当然是身经百战的老鸟,或许自身就是从业人员要维护自身利益亦未可知,然而我还是再说一遍,如果和你们同船,遭遇如此情况,我依然会为你们说话。因为我知道,不管自己技术再好,如果遇见意外,还是需要同伴照顾。中国人,被欺负太久,忘了直起腰杆,但是我们要学会直起腰杆,面对洋大人的歧视,发出自己的回击。第三,我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船宿公司的种族歧视。我在帖子里已经讲过,我和YAN反应过分组问题,但是YAN给我的答复是KATE组都是高氧,而我和TOMY不是,因此不同意改变分组。同样在帖子里我也已经说过,BLAKE是OW,在船上升的AOW。我们和OW一起潜水的那次,升AOW的学员们和KATE组在一起看见了鲨鱼和海龟。所谓种族歧视是中国人很回避的问题。但是如果人人都回避,那么这个问题永远存在。在和外国人潜水时,我们永远是二等公民。我交了同样的钱,为何还是要遭受不同的待遇。最后的丢了配重带就怀疑中国人,更加是典型的种族歧视。为什么有些朋友会视而不见?试问你无端被人怀疑偷了东西,是何感想?最后发一张苏GOOD上船前后的对比图。大家可以参考。[图片]

查看全部引用

如果你在原地不动,等待潜导,潜导把你弄丢了,那是潜导的责任,但是你自己自顾自继续下降到35米,潜导回来找不到你,你还在35待了5分钟,这能是潜导的责任吗?AOW根本不应该潜到30米以下,更何况脱队一个人待上5分钟,我想你应该学过这种情况怎么处理。导游当然有责任负责你的人身安全,但是必须在你遵守纪律的前提下,如果你自己离开导游的视线去做违规危险的行为导致你出事故,我不认为导游应该负责,更不会被吊销执照。就事论事,不用扯到冷血的高度。


如果真有歧视,我第一个支持你维权,但是请问哪里有歧视了?你用了很多次歧视字眼,你自己说英文很好,却不沟通,杯子的事你直说就是了,大家会觉得你很nice,你不说大家反而会觉得你是不是有洁癖觉得别人脏,对你有意见。就一个小误会,你写成人家故意针对你一样。


高氧我说了,船宿绝对有用的,而且安全很多防止减压病,你说的人家kate忽悠你一样,事实不是这样。分组分高氧和普通氧气是很普遍的做法,因为免减压时间和潜水间隔时间不一样。Blake我不知道有没有同时考高氧,但他肯定不会跟台湾人教练吧,跟kate的话肯定跟她的组一起啊。kate作为船宿的领头,肯定技术过硬,照顾一个ow去冒险点的潜点并没有问题,看你第一潜的水平(多练中性),云南老哥和苏good又都是纯菜鸟,外加那对活宝香港人,任何教练负责人都不会让你们去有一点点危险的潜点的,跟歧视完全无关。


至于配重带,不排除有种族歧视成分,但我更觉得是台湾人的问题,台湾人很多这样的,对白人摇尾乞怜不敢吭声,对大陆人居高临下充满优越感,Kate说一句可能是你们这组丢的,他肯定吓得屁滚尿流不敢吭声,转头找你们,可能怕自己赔偿,又可能怕得罪白人,不信你们所以问三次,这算是侮辱了,我在场的话直接找kate,她是负责人,当场怼,这事肯定要有个说法,但是你又没吭声。。。


直起腰杆发出回击真不是回来写文章出气,当场得怼,我对这公司印象不好,我有朋友确实有碰过真正的种族歧视,MQ1,当场回击,投诉,回来诉讼,最后拿到理赔和道歉。


潜水首先自己对自己负责,遇上危险,没人会照顾你,他们照顾自己都来不及。



最后编辑于 2017-11-17 09:53

举报 回复

野猫君09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7-11-18 15:05来自穷游APP

12楼
请问下LZ二层和三层的客舱差别大吗?在二层柴油味和发动机声音是会小一些吗?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