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JOLINA & JOVI : [大不列颠鉴筑录] —— 伦敦、巴斯、湖区、爱丁堡 (持续更新)

旅游攻略论坛: 英国/爱尔兰

JOLINA & JOVI : [大不列颠鉴筑录] —— 伦敦、巴斯、湖区、爱丁堡 (持续更新)

quelle_fille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精华
2017-11-14 1329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5:32

1楼

序言:日出远航,日落听海

2015年的9月9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这一天超过了她的高祖母维多利亚一世保持的63年统治记录,成为英国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到今年,他已经整整在位65年。英国长期以来可能是世界上最传统守旧的国家之一: 英国人崇尚历史,对世袭的君主制感到自豪,他们也喜爱追溯过往的辉煌,甚至不惜为了维护国家的独立权益全体公投脱欧。但与此同时,它也正在以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融入现代化的进程中。并非是工业与科技的现代化,而是观念与意识上的改变。比如议会中越来越多地削减世袭贵族组成的上议院的实权,而把权力转移到下议院和内阁就是一个典型的证明。


如果飞速纵览英国史,英国从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国家王权开始,总共经历了长短不一的八个王朝:从1066年由诺曼人开创的诺曼底王朝,到法国安茹1154年确立金雀花王朝。随后打响了著名的玫瑰战争和英法百年战争,由红玫瑰和白玫瑰家族分别短暂统治了兰卡斯特王朝和约克王朝,最终在红玫瑰家族的奠基下1485年诞生了辉煌的都铎王朝。100多年后,由于无嗣,王朝被迫转交到苏格兰后裔之手,斯图亚特王朝的统治又延续了大约100年,同样由于子嗣问题,王朝再一次易主,由德国后裔在1714年开创了汉诺威王朝。其后由于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来自德国的萨克森·科堡·哥达公国,实际英国从1901年开始进入了萨克森·科堡·哥达王朝,后来改名为温莎王朝延续至今。另外加上最初的凯尔特人、罗马人、安格鲁撒克逊人统治,英国的历史上总共有11个重要的阶段。


或许是由于与欧洲大陆相隔一道凶险的英吉列海峡,英国在历史上较为独立和完整,它除了最初被古罗马人统治一段时间,以及与法国有两次长达百年的拉锯战之外,主要的战乱来自于若干次内战,虽然同样产生耗损,但是比起它的欧洲邻居们那样一次又一次地被外族外邦占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地无法独立而言,英国无疑非常幸运,它的强大并非只是历史中的偶发事件。相反,英国凭借强大的航海能力和精明的对外贸易政策,狂热地进行对外的殖民扩张,成为日不落帝国。


对东方人而言,特别是曾经同样尊重历史传统的中国人来说,去了解这个远在欧洲最西面帝国的文明是一件有趣的事。这两个国家有着诸多的不一样,一个幅员辽阔内陆众多,一个却自居狭长四面环海;一个崇尚孔孟儒术敦厚包容,一个偏好远行探险四海为家。但是或多或少这两个国家曾经深深地互相迷恋过,也彼此为敌过,远隔着九千公里,从格林尼治到北京,整整八个时区,一边正值旭日初升,另一边却是星斗昏暗。一个曾经在另一个的土地上插上殖民的标签,而东方国度好高骛远的精神世界和艺术品位却悄无声息地征服了无数殖民者贵族们的心灵深处。


借着这篇鉴筑小录,我们不谈漫漫洒洒的英国通史,也无关深层的社会演变意义,只是依然再一次纯粹地从建筑与文化入手,去一览这些砖石沟壑处掩埋起的历史长河中若干精彩片段。或有意或无心地,会在谈及英国时不时加入与中国的对比,和一些思考,算是作为一种观察心得,仅代表个人意见。英国与中国,在不同的时代都曾经屹立世界的巅峰,而时过境迁,却不可思议地多了几分默契。我想世间无非都是如此吧,日出时不应辜负扬帆远航的大好时光,日落时却也懂得听海的寂寞与惬意。世事纷杂,谁又能永远追逐不落之日呢?



最后编辑于 2017-11-14 15:38

举报 回复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5:33

2楼

先预告一下这篇游记的内容,缓慢更新中


[伦敦尊仪London Manner]

第一篇:西敏寺的钟声

第二篇:国会大厦

第三篇:大英博物馆

第四篇:伦敦眼泰晤士河

第五篇:伦敦塔桥

......

[巴斯静溺Bathing in Serene]

第一篇:巴斯修道院

第二篇:罗马浴场

第三篇:圆形广场皇家新月广场、普尔尼特桥

......

[湖区寄忆The Memory of Lakes]

单独篇:湖区

......

[爱丁堡寻秘Myth of Edinburgh]

第一篇:爱丁堡城堡卡尔顿山

第二篇:荷里路德宫

第三篇:皇家英里大街、圣贾尔斯教堂

......

[高地表现主义Highlands Expressionism]

单独篇:苏格兰高地

......


此外,我在其他版权的加精游记也欢迎大家回顾:

[布拉格二重奏] —— 不可不知的建筑人文大补课  

[黄金三角游吟诗] —— 捷奥匈人文“慢”游记

[巴塞罗那,高迪之城] – 巴塞及加泰罗尼亚地区圆梦建筑之旅

[史上最难签证] —— 捷克短期旅游申根四进攻归来

最后编辑于 2017-11-14 21:00

举报 回复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5:37

3楼

[伦敦尊仪] —— 西敏寺的钟声

在改变英国命运的重大历史事件之中,宗教改革必定名列前茅。16世纪在欧洲大陆爆发的宗教改革运动并没有遭到英吉列海峡和语言的阻断,而是不可抵挡地到达不列颠岛,彻底改变了英国与罗马天主教的关系,与整个欧洲大陆的关系,继而改写了整个国家命运的进程。英国新教,也就是圣公会的建立,敲响了英国进入政教合一时代的钟声。


而在此之前的500多年前,伦敦就诞生了一座教堂,它的名字,与每一次英国命运的变数相连,与每一位国王女王的名字相系。它辉煌荣耀的历史似乎在数百年之前就预示了英国的宗教将与皇权政治不可分割,也预示了它注定将成为英国最重要的一座教堂,记录这个国家一切的过往、现今与未来。然而也是因为宗教改革,使得这座教堂的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它成为皇宫和国会之外第三个镌刻英国历史的场所。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也称为西敏寺,是一座诞生于公元10世纪的教堂。与欧洲其他建于中世纪的大教堂截然不同,它是一间完全受英国皇室支配的教堂,并且到今天,它依然活跃地举行着众多宗教活动及皇室典礼。


它命运的转折点在1540年英王创建圣公会时期。在此之前,它一直是天主教本笃教会教堂。1540年宗教改革之后,他成为圣公会最重要的教堂。如果不是因为宗教改革,西敏寺今天在英国的地位就会截然不同。很多人或许难以想象,这样一场意义深远的宗教改革居然是因为国王的一次婚变而引发的。

离婚引发的宗教巨变

经受了14到15世纪英法百年战争和两次玫瑰战争之后而建立起来的都铎王朝,致力于国家内部的修整和制度的完善。亨利八世作为都铎王朝的第二位君主,历来留给后世的是他肥胖的个性形象和关于一生娶过六任妻子的故事。不过,君王的私人生活向来与国家联系密切。他的一桩离婚案恰恰促成了英国的宗教改革。


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是西班牙公主凯瑟琳,她为亨利生过6个孩子,但却没有一个儿子。以此为由,亨利向罗马教皇提出与离婚。教皇迫于凯瑟琳家族的压力,拒绝了亨利八世的离婚请求。结果亨利八世反而借此机会开始了对抗教廷的运动。他废除了罗马教皇对英国教会的统治权,取而代之的是英国皇室,成了英国教会的最高权威。表面上看,亨利八世推动宗教改革似乎有出于愤懑而反击的冲动嫌疑,但实质上,他的目的是摆脱天主教会对英国在各个方面的束缚,从而争取国家和民族独立和自主权。加上16世纪欧洲各国兴起的新教运动,对天主教和教皇的抵触情绪已经不是新鲜事,亨利八世正好顺水推舟,宗教改革的序幕被轻易拉开。


亨利八世的女儿,也就是都铎王朝的第五位,即最后一位君主:伊丽莎白一世,是另一位宗教改革的有力推动者。亨利八世的宗教改革并非一蹴而就,他死后,继位者爱德华和著名的“血腥玛丽”又恢复了天主教的地位,并且大肆残忍迫害新教徒。英国在伊丽莎白一世继位时不仅陷入了宗教的混乱,也同时面对国库空虚、货币贬值、社会不稳等诸多问题。而这些问题中的相当一部分都是由于宗教信仰的不安定因素而引起的。伊丽莎白一世以先宽后紧的宗教政策,逐步调和和解决国内的问题,进一步确立了圣公会作为英国国教的地位。而这些举措,也为英国打开了新局面,建立了繁荣祥和的盛世。正是从亨利八世和伊丽莎白一世的改革开始,西敏寺确立了其作为圣公会皇家教堂的地位并从此不可撼动。


最后编辑于 2017-11-14 21:00

举报 回复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5:39

4楼

一座教堂的“高度”

抛开它作为英国国教大教堂的至高宗教地位,西敏寺在其他领域所能达到的高度同样独一无二。他所记载的英国历史比任何一座博物馆都丰富,这里藏着忏悔者爱德华国王的神龛、各朝国王王后的陵墓,和无数的伟人纪念碑。它也是从1066起皇室加冕典礼和其他许多王室场合的不二场地,光是举行皇室婚礼就有十六次之多。它既非大教区的主教堂,也不是教区里的教堂,西敏寺是一座“皇家特权”管辖下的教堂,受教长管理,他们只服从英国君主,而不是任何大主教或主教。

 

他对皇室贵族举足轻重,却也未将平民拒之门外。今天它仍然是一座从事定期崇拜和庆祝重大事件的教堂。就像几个世纪前的修道院一样,教堂里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做礼拜,这里每天都进行礼拜,任何人都可以进来参加。每隔一小时会停一分钟,通过广播在整个大教堂做一次祈祷。教堂设有固定的唱诗班,还有一个唱诗班学校,聚集了一批顶级水准的音乐家和学生。因为这些频繁的礼拜活动,让大教堂始终保持生机勃勃的状态,无时无刻不履行着宗教功能服务大众。

 

西敏寺更是一座建筑杰作,是世界上最巍峨壮丽的教堂之一,它的外观恢弘凝重,装潢优美精致,整座建筑金碧辉煌而又静谧肃穆,被认为是英国哥特式建筑中的杰作。从13世纪到16世纪,英格兰的国王们个个为其设计献力,使得它糅合了各种风格和各个时代的特征,这一点似乎与英国王室的血统很相似。

 

“忏悔者”、“征服者”、“护国公”

我们不妨追溯西敏寺的历史。1040年,国王忏悔者爱德华将他的寝宫建在泰晤士河边的托尼岛(Thorney Island)上,怀着对基督教无比虔诚的信仰,他希望前往罗马朝圣。但是他又担心离开英格兰之后国局动荡,于是根据就近原则,选择了附近建于960年的一所本笃会教堂进行重建。这座教堂命名为"west minster"是为了与附近的圣保罗大教堂区分。"west minster"威斯敏斯特的本义是西部大教堂的意思。由于这座教堂在伦敦城的西部,便得此名。不幸的是,教堂在1065年12月28日建成后,爱德华已经身染重病,无法参加落成典礼,而且几天后就过世了。

 

忏悔者爱德华死后没有王位继承人,王后之兄哈罗德二世即位,但未能服众。正当皇亲国戚为此争吵不休之际,诺曼人威廉从法国而来,并一举压制、征服了英格兰。今天英国人把这位国王称作“征服者威廉”。为了向公众展示自己是爱德华王的正当继承者,他决定在爱德华建造的这座教堂内举行盛大的登基仪式。于是1066年,威廉在此登上了英国王位。他不仅开创了诺曼底王朝,也开创了英格兰国王在西敏寺登基的传统,从那以后,共有40位皇帝在此举行加冕仪式。包括伊丽莎白女王在内的英国历朝历代君王,除了爱德华五世和爱德华八世两位一生没有举行加冕仪式的君王之外,无一不是在这里加冕后坐上王位。

 

忏悔者爱德华时期的修道院在今天唯一留下的遗迹是位于修道院回廊处圣器室地下室的圆形拱门和巨大的支撑柱。这个地下室原本是僧人们住所的一部分。忏悔者爱德华所建造的教堂当时保存了两个世纪,直到1245年,亨利三世国王希望以新哥特式建筑风格重建教堂,并决定日后安葬在教堂内。当时正处于伟大的中世纪大教堂时代:在法国有诸如亚眠沙特尔这样的杰作诞生,而在英国有坎特伯雷、温切斯特和萨利斯博雷这样的典范问世。在这次彻底的重建中,为了表示对先祖的尊敬,亨利三世将忏悔者爱德华的墓穴转移到祭坛后面更宏伟的陵墓主体。

 

亨利三世的重建计划断断续续持续了200多年,从1376年开始由院长尼古拉·李特林顿(Abbot Nicholas Litlyngton)负责建造,后由主教西蒙·朗汉(Cardinal Simon Langham)继续建造。

理查二世统治时期的建筑师亨利·耶维尔(Henry Yevele)完成了今天看到的许多哥特式风格的结构和装饰,这一轮重建工作一直到到1517年才竣工。这200多年内教堂添加了两大亮点,首先是亨利三世为主祭坛前加上的考斯马蒂地砖(Cosmati Pavement);其次是亨利七世时期建造的圣母堂(Lady Chapel),后来也叫做亨利七世礼拜堂(Henry VII Chapel)。

 

16到17世纪期间,宗教改革的大潮将西敏寺推向风口浪尖:亨利八世于1540授予大教堂至高地位,颁发专利证书,设立威斯敏斯特教区;而玛丽一世即位后又复兴天主教,并将大教堂重新归回本笃会修道院;最后又在伊丽莎白一世手中于1560年正式确立“皇家特权”地位。17世纪时,西敏寺同样见证了时代的动荡,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领袖奥利弗·克伦威尔因为推翻君主制,自认“护国公”,处决查理一世而一时间获得至高荣誉,1658年在西敏寺进行了风光大葬。没想到二年后查理二世借机复辟成功,克伦威尔的尸体又被从大教堂挖出来,鞭尸斩首,悬头示众。据说,他的头颅挂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尖顶上长达61年。

 

1722到1745之间,英国建筑家尼古拉斯·霍克斯穆尔(Nicholas Hawksmoor)建造了教堂西端双塔。这两座塔楼是波特兰石建造的哥特复兴式样的早期案例。珀贝克大理石(Purbeck marble)被用于墙壁和地板。各种墓碑也是由不同类型的大理石构成的。1875 年起,教堂在英国建筑师、哥特复兴式建筑风格运动的领袖人物乔治·吉尔伯特·斯科特(George Gilbert Scott)爵士的领导下整修。这位沉湎于哥特式建筑风格的建筑师在承担修复工作时,常因傲慢地毁掉许多精美的非哥特式作品而引起时人的争议。不过,这种作风对西敏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幸事。这才让我们今天看到的西敏寺基本保持了英式哥特建筑的风貌。

 

20世纪的大教堂在二战中受到了轻微的损伤,不过这些战争的痕迹今天都得到了修复或者作为战争记忆被保留了下来供后人追思。大教堂最近举行的一场皇家婚礼和一场皇家葬礼各是2011年威廉王子与凯特王妃的大婚,和在2002年伊丽莎白皇太后的葬礼。

 

西敏寺的历史是英国历史的缩写,但它也代表着作为一个宗教场所或是皇家特权的仪式场所,对于时代和改革带来的冲击所能展现出的应变性。今天在西敏寺所留下的建筑、文物、宗教传统、文化传承是英国人对自己命运的选择。从中我们看到他们所珍视保留的、也看到他们曾经徘徊矛盾的。这座大教堂,伴随着安息在此的国王王后、政治家、诗人、科学家、军人和音乐家们,跨越数个世纪,光芒依旧璀璨如昨。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5:41

5楼

石头中的追思

作为英国中世纪建筑的主要代表,西敏寺的建筑风格和特点,虽然在马拉松式的建造年代中不断地推移变化,从诺曼式、哥特式,一直到早期文艺复兴的式样,不过它的基本特色仍属于哥特式,所以历经700 多年的修葺而犹能保持原貌,实在多亏了斯科特这样的建筑师。

西敏寺是一座由石头建造而成的教堂,除了传统的石灰石,各种品类大理石在地面、墙体、墓穴、墓碑上广泛应用体量十分巨大。它完全是一座石头所塑造的奇迹。教堂的外部经历过许多次的维护重修,主要是因为伦敦的天气和曾经经历的工业污染。最近一次的大修时在1973年开始的,经历了大概20年的时间才完成。


西敏寺主要由教堂及修道院两大部分组成,与一般传统天主教大教堂相比,结构更为复杂。教堂部分的平面呈拉丁十字形,主体部分长达156 米,宽却只有22米。拉丁十字中心处的高坛宽仅11.6 米,然而上部拱顶高达31 米,据说是全英最高的哥特式尖拱顶,尽显哥特教堂狭高颀长,巍峨挺拔的比例特色。高坛左右两边有长62米的南北耳堂,北面耳堂的尽头也有一座大门,这座大门是今天主要出入西敏寺的入口,而不像一般大教堂那样只有西面一个主入口。在高坛后面,有一圈回廊小礼堂,而在这些小礼堂后侧,还设有壮观的圣母堂,这是其他哥特教堂所没有的结构。南面的耳堂则连接着古老的修道院四方回廊(Cloisters)、会议厅(Chapter House)和古老的圣器室(Pyx Chamber),并且可以通向花园。当然,教堂最高的部分还是位于西面大门处两座全石结构的方形塔楼,这是伦敦圣保罗教堂的设计者雷恩的学生在18世纪设计的,双塔耸立,高度达到68.5米。

西大门(West Gate):如果我们沿着皇家典礼的顺序,从西大门进入西敏寺。回头看看西门上的彩色花窗玻璃,上面的玻璃拼花可以追溯到1735年,由詹姆斯·嵩希尔(James Thornhill)爵士设计,彩色玻璃艺术家威廉·普莱斯(William Price)制作。窗上可以看到阿伯拉罕、伊萨、雅各和14位先知。下方是塞伯特国王、伊丽莎白一世、乔治二世和维尔科克院长(建造花窗玻璃时任院长)和威斯敏斯特城的徽章。18世纪时,尼古拉斯·霍克斯穆尔为西大门增加了10座殉道圣人的雕塑。

无名勇士墓(Tomb of Unknown Warrior):走进大门,脚下看到的是无名勇士墓。埋葬在这里的这位勇士没有名字,但他代表了在战争中牺牲的千千万万名勇士的形象。他的遗体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从法国运回这里并埋葬。这个坟墓里有从法国运回的泥土及比利时大理石覆盖。这个被红色罂粟围绕着的坟墓是这个大教堂最令人痛苦的回忆之一,这里还成为世界各地的朝圣者经常来朝圣的地方各地的高官权贵也在这里表示他们的敬意。在2002年英国皇太后的葬礼之后,女王将葬礼的花圈放在这里,这是个记忆中熟悉的动作。在1923年,女王的母亲的婚礼之后,她也将花圈放在这里。

最后编辑于 2017-11-14 15:47

举报 回复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6:07

6楼

中堂(Nave):走过无名勇士墓,便是冗长的中堂。在这个位置,可以尽情欣赏教堂内部大气磅礴的气势。中堂两边精致的立柱支撑起复杂高挺的交叉肋拱,由穹顶挂下来的大吊灯华丽璀璨,流光溢彩,这些水晶吊灯是沃特福德(Waterford)品牌的,他们是简尼思(Guinness)家族为了庆贺大教堂1965年诞辰900周年而特别赠送的。往天顶上肋拱交汇处的中轴线看去,是一朵朵金色的玫瑰延展到教堂的尽头,而玫瑰也正是英国的象征。地上铺的是华贵富丽的红毯,这一条象征荣耀的通道也是历代君王与配偶们通向加冕的荣耀必经之路。

走进中堂,左右两边的柱子上,抓着耶稣和圣母玛利亚怀抱耶稣的两幅肖像,他们是艺术家谢尔盖·费德罗夫(Sergel Federov)在1994绘制并安装的。


中堂正中设有一个黄绿相间装饰的祭坛,每个工作日的中午12点30分,在中堂的祭坛前都会举行圣餐。圣餐礼在希腊语中意为感恩或弥撒,这是大教堂里基督徒最中心的礼拜活动。我们按照耶稣他死去前夜告诉我们的那样,吃面包和红酒。我们对上帝表示感恩,并且与所以前来参加聚会的人们一起分享面包和红酒,这意味着我们在他破碎的躯体和抛洒的鲜血上分享。


这个祭坛的后面安放着两位伟大科学家的纪念碑:牛顿和达尔文,他们都长眠在这里。目睹了牛顿葬礼的伏尔泰为之深深震动。他曾感慨道:“走进威斯敏斯特教堂,人们所瞻仰的不是君王们的陵寝,而是国家为感谢那些为国增光的最伟大人物的纪念碑。这便是英国人民对于才能的尊敬。” 中堂还埋葬着其他一些重要人物,包含探险家大卫·利文斯通(David Livingstone)、 英国国会大厦的建筑师查尔斯·贝利(Sir Charles Barry)、土木工程师托马斯·特尔福德(Thomas Telford)、前首相克莱门特·艾德礼(Clement Attlee)、马西米兰·科尔比神父(St Maximillan Kolbe)、 政治家小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萨尔瓦多大主教奥斯卡·罗梅罗(St Oscar Romero)以及反对纳粹的德国牧师迪特里希·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6:11

7楼

唱诗班区域(Quire):通过牛顿和达尔文纪念碑中间的拱门,便进入了唱诗班区域。西敏寺自从作为本笃会修道院开始,礼拜活动就十分频繁。许多个世纪以来,这里一起回响起悠扬的圣歌旋律。音乐特别是歌唱在大教堂中扮演者十分重要的角色。而这里的音乐质量一直以来享有极高的声誉。几百年前,修道士们在这里集会,每天进行7次礼拜。他们以拉丁语进行礼拜活动,唱一种叫做素歌的圣歌,半夜里也有一次礼拜。后来,一些歌唱天赋较强的男子和男孩渐渐脱颖而出,开始形成更加鲜明的风格。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由男孩和教士组成的唱诗班,由皇家资助,成为著名的唱诗班。而到了16世纪宗教改革年代,就成为了大教堂的总唱诗班。1560年伊丽莎白一世给大教堂确立的规定进一步确立了大教堂的组织结构。由10名男孩和12名成年人构成,由唱诗班班长做指挥。而如今,这里有专门的男子唱诗班,他们在周日及周一到周五的礼拜上唱歌,也包括复活节、圣诞节,还有国定节日,比如英联邦的国庆庆典。唱诗班的孩子们还在西敏寺唱诗学校接受全日制的教育。而音乐训练,更是一流的。

 

管风琴家詹姆士·奥东尼尔(James O'Donnell),是唱诗班领班和大教堂的音乐指挥。他和主风琴手一起选拔和训练唱诗班,全面负责大教堂的音乐。这个结构就是当年伊丽莎白一世建立起来的,遵守至今。几个世纪以来不断有伟大的音乐家在这里工作,或和大教堂有密切的交往。比如奥兰多·吉本斯(Orlando Gibbons),约翰·布劳(John Blow),亨利·普塞尔(Henry Purcell),他们都曾是大教堂风琴家。亨德尔(Handel)曾为大教堂的加冕礼作曲,后来也葬在这里。这里唱诗班出品的唱片和广播节目享誉全球。

 

唱诗班区域的两边各有三排木质依次上升的席位,席位边的红色台灯与金色装饰背景墙相映成辉,烘托出庄重气氛。黑白相间的菱格地砖是1677年时来自理查德·布斯比院长(Dr Richard Busby)的礼物,他曾经担任威斯敏斯特学院的院长长达55年。高悬于唱诗班区域两旁石柱上的是巨大的管风琴,它们是1727年时由约翰·皮尔森(J.L.Pearson)设计,克里斯多夫·施林德(Christopher Shrider)制造。

 

唱诗班北面的走廊被称为音乐家之廊,因为这里安息着一众伟大的音乐家们,它们都是大教堂曾经的音乐工作者们:亨利·普塞尔(Henry Purcell)、约翰·布劳(John Blow),拉尔夫·威廉姆斯(Ralph Vaughan Williams)、赫伯特·豪威尔斯(Herbert Howells)、爱德华·埃尔加爵士(Sir Edward Elgar)、本杰明·布里顿(Benjamin Britten)。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6:13

8楼

高坛(High Altar):高坛是一座大教堂的中心位置,也是各种皇家典礼进行的场地。从有历史记载以来,40位英国君主在这里被加冕。这里也是许多著名人士死后停棺的地方。比如1997年戴安娜王妃。2002年伊丽莎白皇太后,都在这里举行了葬礼。高坛上方引人注目的镀金围屏,加冕之后的女王在这里接受圣餐。这里的围屏是1867年时由斯科特亲自设计的,中央是一幅维多利亚风格的马赛克画:最后的晚餐,由安东尼奥·萨尔瓦蒂(Antonio Salviati)设计。那是耶稣被定在十字架前夕与他的门徒最后一次的晚餐。基督徒的圣餐仪式就是那次晚餐的一个重演。这幅画上方的铭文出自启示录,写道:世上国度皆我主基督之国度。马赛克画的两边还有四尊摩西、圣彼得、圣保罗和大卫国王的石像。

 

考斯马蒂地砖(Cosmati Pavement):高坛前面是一块大理石地板,看似颜色灰暗并不起眼,实际却是无价之宝。这种地板十分易碎,因此上面铺了地毯。这方地砖精巧的设计,加上工艺的复杂性和微妙性在如此大面积的地面上是绝无仅有的。这是在1268亨利三世已经开始以新哥特式风重建教堂期间设计施工的。当时的工人们来自罗马,一个名叫奥多里格斯(Odoricus)的工人是他们的队长。这种拼贴地砖叫考斯马蒂地砖,它的名字来源于一个意大利家族,他们专供一种叫做Opus Sectile(切割工艺)的技术。这项技术与古罗马和中世纪马赛克拼贴画不同,不是用方型的马赛克小砖组合拼贴而成,而是完成砖块与砖块之间的无规则切割,无缝衔接拼贴。它所出品的地砖大部分都是抽象图案,尺寸也十分巨大,上面由许多宝石颗粒拼成图案。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教堂里另一处源自13世纪的地砖,古老的会议厅里所铺设的是英国传统的瓦片地砖。相比之下会发现两种风格迥然不同。高坛的这方考斯马蒂地砖有7.58米见方,由不同的颜色和大小的石头、宝石切割成三角形、正方形、圆形、矩形的几何图案拼接而成。中央处的圆盘是一块拥有特殊纹理的玛瑙石,边上还有紫色斑岩、绿色蛇纹石和黄色石灰岩点缀的图案。此外,这块地砖上还有一些不透明的彩色玻璃片点缀,红色、绿松石色、钴蓝色、浅蓝色的组合让这块地砖尤为绚丽。这些细碎的装饰拼贴都是安放在一块黑灰的珀贝克大理石基床上的,这与这项工艺的传统做法有些不同,因为在当地,工人们一般会使用白色大理石作为基床。在选择拼贴材料时一般也不会使用彩色玻璃片。

 

这个地砖的设计是一个正方形中套一个菱形。在四个角上分割出的空间中各安置一个圆形。中间的菱形图案中是一个五圆组合,其中四个圆形各指向南、北、东、西四个方向。这个五圆组合也叫做五点梅花形(Quincunx),中间一个圆,四边的小圆如花瓣一般围绕着它。基本布局是四倍对称,但细节变化是无穷无尽的。这个地砖上,没有哪两个圆是完全一样的,五点梅花形的四个花瓣圆形中央的图案各是一个圆、一个六边形、一个七边形、一个八边形,另外拼贴填充的方法也各不相同。

 

这里有三处被破坏过的碑刻,过去这里用黄铜字母嵌刻,隐喻了世界末日还有19683年后来临。而传统的意大利考斯马蒂地砖上是没有铭文碑刻的。曾经的这段话出自十五世纪修道院编年史作家约翰·福利特(John Flete),拉丁文铭文可直译为:

 

“在基督诞生的一千二百一十二加六十减四年,亨利三世国王,奥多里格斯(Odoricus)和大教堂院长一同将这些斑岩石奠基拼接。倘若读者聪明地思考所埋在地下的,那么便能洞悉源动天(Primum Mobile)的终结;篱笆活了三年,加上狗、马、人、鹿、乌鸦、鹰、鲸鱼,世界:后一个总是前一个三倍长的时间。这里的球形图为你呈显宏观的宇宙。”

 

如何来解释这段如此生涩隐晦的铭文呢?首先,为什么1268年要以如此迂回的方式表达?通常我们认为1212加60等于1272,也就是亨利三世死的日期,60减4等于56,即他统治的长度。这样看来,铭文是在他死后不久增加的。这里提到的大教堂院长,是理查·德瓦尔(Richard de Ware),他死后被埋在地砖之下。另外,理查·斯伯里(Richard Sporley),一名大教堂中世纪时代的修士,曾经写道:源动天指的是这个世界,根据作者本人的推测和想像,按照三的倍数增长直到终结。所以篱笆活3年,狗活9年,马活27年,人活81年,以此类推。最后的世界末日是根据神话动物寿命的终结来推算的。他解释道,宏观的宇宙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微观的宇宙是人类自己。这个地砖上的球形同时拥有象征四种元素的颜色:火、空气、水和土。这是今天我们唯一拥有的中世纪时的翻译和解释,这块地砖代表了世界、宇宙和它的终结。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6:16

9楼

加冕王座(Coronation Chair):既然高坛是历代国王加冕之地,那么王座又在何处呢?当有正式的加冕典礼时,加冕王座会被搬到高坛正中,为新的君王进行庄重的加冕仪式。而在平日里,为了避免王座受到任何损伤,它被小心地安放在大教堂中堂的圣乔治小礼堂(St.George Chapel)内。这件古老的橡木质尖背靠椅,是历代帝王在加冕时必须使用的,据说是爱德华一世在1300年下令制作的,已经有700多年的历史,是大教堂内收藏的最古老且珍贵的文物之一。在加冕礼上,这把椅子会被放到祭坛上,本来椅子有漂亮的雕刻和装饰,但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新国王在接受涂油礼之后会坐在椅子上,大主教会给新国王戴上皇冠,再赐以权杖和宝珠。\

 

椅子坐板的下面,有一处空隙,存放着一块大石头,被称为"命运之石"(Scone)。虽然石头的外貌朴实无华,且将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根据历史的记载,它原先是一块册封苏格兰国王时应用的砂砾石。爱德华一世于1296年于苏格兰夺得此石,将它带回伦敦。苏格兰人于是发起了要把这块石头取回去的运动,其中最传奇的就是1950年的圣诞,四个来自苏格兰的学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命运之石偷出西敏寺带回苏格兰。结果伦敦警方在次年又将其带回西敏寺。最后,政府顺应名义,在1996年将这块苏格兰人的至宝以盛大的庆典送回了它的家乡。但是将来的加冕礼上,它还会被带回英格兰,放在这把椅子上为新王加冕。

 

命运之石的起源据说是来自圣经创世纪里关于雅各(Jacob)的故事,《创世纪》28章中记载: 雅各来到一个地方,因为天黑了他就找了一块石头枕在上面睡觉。雅各梦见一个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头顶着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耶和华站在梯子上,说:“我是耶和华你祖亚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我要将你现在所躺卧之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你的后裔必像地上的尘沙那样多,必向东西南北开展,地上万族必因你和你的后裔得福。我也与你同在,你无论往哪里去,我必保佑你,领你归回这地,总不离弃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应许的。” 雅各睡醒了,说:“耶和华真在这里!我竟不知道。”就惧怕说:“这地方何等可畏!这不是别的,乃是神的殿,也是天的门。”雅各清早起来,把所枕的石头立作柱子,浇油在上面。他就给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雅各许愿说:“神若与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给我食物吃、衣服穿,使我平平安安地回到我父亲的家,我就必以耶和华为我的神,我所立为柱子的石头也必作神的殿,凡你所赐给我的,我必将十分之一献给你。” 传说后来雅各的儿子带着这块雅各枕过的石头去了埃及,然后又传给了西班牙国王加瑟鲁斯(Gathelus),也就是雅典城的建造者克罗普斯(Cecrops)之子。大约在公元前700年左右,它被带去了爱尔兰,一直放置在塔拉丘(Hill of Tara)之上。从那时起,就被叫做命运之石(Lia-Fail)。每一位爱尔兰君王都会坐在上面进行加冕,传说如果君王名正言顺石头则会发出欢腾的咆哮,若他是个冒牌货,石头则会沉默无声。苏格兰王朝的开国皇帝费尔格斯.莫尔(Fergus Mor MacEirc),曾经也是爱尔兰的继承者,他把命运之石带到了苏格兰。后来的苏格兰统治者肯尼思·麦克亚尔宾(Kenneth Mac Alpin)最终把它留存在了本国。

 

这个故事里当然存在许多神话成分,但是我们多少可以确定它历史悠久,并且与古老的苏格兰王朝有密切的联系。一直到1292年的苏格兰皇帝约翰巴里奥(John Balliol)确实都曾坐的命运之石上加冕为王。他们会在加冕时宣读这句话,它是肯尼思·麦克亚尔宾当政时期刻在石头上的:若命运应许,此石所到之处,苏格兰人将加冕为王朝之君。(Ni fallat fatum, Scoti, quocunque locatum, Invenient lapidem, regnare tenentur ibidem) 这个预言在1603年应验,苏格兰的詹姆斯六世被挑选为伊丽莎白一世的继承人,成为英格兰的詹姆斯一世。苏格兰和英格兰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6:19

10楼

忏悔者圣爱德华神龛(Shrine of St.Edward):高坛的屏风正后方,就是高达三层,建于1269年的爱德华之墓,也是这个大教堂肇建者安息之处。忏悔者爱德华一生都是虔诚的教徒,死后被教皇奉为圣爱德华。每年10月份的圣爱德华节都是大教堂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作为大教堂中历史最悠久的部分之一,这里是世界各地香客的朝圣之处。但是因为古迹过于珍贵,这个区域被围遮起来,普通的参观者无法走上神龛近距离观看墓穴。

 

忏悔者爱德华最早的墓穴建于1163年,亨利三世重建教堂时将爱德华之墓一起重建,并庄重地搬迁到这个位置,当时特别聘请了意大利罗马的工匠。今天所见到的这个神龛经过几百年时间的一次又一次修葺已经与当初有所不同,亨利三世时修建的神龛由三部分组成:最下端的台基也是使用了考斯马蒂拼贴工艺,中间层是装有爱德华棺柩的黄金外盒,最上方的是装饰顶棚,可以往上提出从而开启中间的黄金外盒层。神龛的外面装饰着各朝国王与宗教人物的黄金浮雕。过去,许多香客和身患疾病的教徒们都会在这里祈祷,台基都被香客们的膝盖磨损出了痕迹。在随后的教堂扩建和改建工程中,神龛一度被拆除,拆除下来的部件被僧侣们妥善保管,而爱德华的尸身被安葬到了教堂里的其他位置。后来在玛丽一世统治时期,又再次把神龛重建起来。台基部分依然用珀贝克大理石建造,但是雕刻和设计都与原件不同了。中间层的黄金外盒在转移和保存过程中流失了,无法再恢复,于是重制了一个中空的石盒代替。最上层的装饰顶棚进行了修复和重新粉刷。

爱德华神龛的西面有一块石版画,它是15世纪时创作的,刻画着忏悔者爱德华的生平轶事。这个区域还在不断地修复中。在爱德华之墓的边上,还有其他几位中世纪君王以及他们的配偶们,包括亨利三世自己、爱德华和卡斯蒂利亚的埃利诺(Eleanor of Castile)、爱德华三世和埃诺的费丽帕(Philippa of Hainault)、理查二世(Richard II)和波西米亚的安妮(Anne of Bohemia)、亨利五世、爱德华四世的女儿玛格丽特、亨利七世的女儿伊丽莎白。这些墓穴的共同点就是繁复精美的石雕,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雕刻博物馆,尤其是东端的亨利五世墓堂更以雕饰华美著称。

 

亨利三世的墓穴位于忏悔者爱德华之墓边上,用紫色和绿色的大理石加上两侧镀金镶嵌的考斯马蒂饰面板装饰而成。大部分的装饰都已经随着岁月丢失或脱落,只有北面的部分相对完整。墓穴顶部是亨利三世镀金青铜雕像,出自金匠威廉·托瑞尔之手(William Torel),其实雕像的底下是空的,为了减轻重量。他的墓穴周围雕刻有象征勇敢的狮子图案装饰。

 

爱德华三世之墓是设计有一个精细的木质天棚。爱德华死于1377年,在位长达50年之久,在他统治的后半段,英国国力极具衰退。他的雕像很可能是根据他死后的易容而制作的,坟墓后面的壁龛里,是他六个儿子的雕像。他脚下盾牌上,放着带有徽章的战袍。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6:28

11楼

北耳堂(North Transept):看完了教堂中央部分的结构,我们把目光转向高坛周围的区域。在高坛的左右两侧,各是宽敞明亮的南北耳堂。今天北面耳堂处的大门,是所有参观者进入教堂的入口。斯科特为北大门设计了宽阔宏伟的三开门和精美石雕,在主要的入口上刻着有天使环绕的基督圣像以保佑教堂和全世界。下方是使徒们和朝圣的队伍,队伍里有来自音乐、绘画、雕刻、法律、历史、工程等行业的普通人。中间的立柱上是圣母怀抱耶稣像。后来,约翰·皮尔森继续改造了北大门,他为顶部的玫瑰花窗增加了独特的设计,图案里有16个人物形象,既包括圣经中的大天使长米迦勒 (Michael)、加百列 (Gabriel)、 拉斐尔 (Raphael)、 乌利尔 (Uriel),也有刻画现实中的人物,如修道院院长和教士们。

走进北大门就是北耳堂,这里通常被称为政客走廊,因为安息着许多位曾经名扬世界的英国政治家,包括前首相威廉·皮特(William Pitt)的、查塔姆伯爵(Earl of Chatham )1778。从这些逼真的大理石雕塑身上,或许你可以依稀寻觅那些政客们当年高谈阔论的样子。抬头看看北大门高悬的彩色玻璃玫瑰窗,那壮观的设计和西大门上的花窗一样,来自詹姆斯·嵩希尔(James Thornhill)爵士,后由约翰·皮尔森(J.L.Pearson)做了些许改动。

北耳堂在中世纪时这里被分割成三个礼拜堂,从被向南依次是:圣安德鲁小礼堂(Chapel of St Andrew)圣米盖尔小礼堂(Chapel of St Michael)、圣约翰小礼堂(Chapel of St John the Evangelist)。但天长日久之后,分割的屏风不见了,渐渐成了一个贯通的空间。

你在这里会发现一个与其他雕塑风格不同的墓穴雕塑,一半被掩埋在泥土之中,它是为了纪念伊莉莎白南丁格尔夫人(Lady Elizabeth Nightingale)。这是路易斯弗朗索瓦·卢比利亚克(Roubiliac)所雕刻的石碑。上面是一幅可怕的画面,夫人的丈夫正试图保护她,而死神正从地下逼近,用飞枪瞄准这个垂死的女人。令人悲痛的是伊丽莎白夫人死于难产,只有30岁。她的丈夫约瑟夫南丁格尔后来也埋葬在这里。

其他被埋葬在这里的名人还有:查尔斯·詹姆士·福克斯(Charles James Fox)、威廉·格兰通(William Gladtone)、帕默斯顿勋爵(Lord Palmerston)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罗伯特·皮尔爵士(Sir Robert Peel)、詹姆斯·沃尔福将军(James Wolfe)。


最后编辑于 2017-11-14 20:37

举报 回复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6:31

12楼

北回廊(North Ambulatory):沿着北耳堂向南走,然后左转,就可以进入高坛后面一连串的北回廊小礼堂。几个世纪以来,教堂内部的变化远远大于外部。在中世纪,教堂内部的绘画和华丽的家具,使得教堂比今天要色彩丰富很多。宗教改革年代,很多奢华的装饰被去除了,有些在漫长岁月中消失了,而日渐增多的纪念碑和墓穴取而代之。


首先最小的一间是艾斯利珀小礼堂(Islip Chapel)。这间礼拜堂是用修道院最后一任院长,约翰·艾斯利珀的名字命名的。他于1532年葬于此地,他是国王们的密友,是他说服君主们出资修建这座教堂的。小教堂是日常举行和解礼和受膏礼的地方。每天都有一位教士在此值班,听取忏悔给予免罪,给那些希望治病的人涂圣油。这些圣礼都是在这里进行的。设立这间礼拜堂设立于1950年,用来纪念在1939年到1945年二战期间为英国和英联邦国家做出牺牲的护士们。走过艾斯利珀小礼堂之后,北回廊还有两间稍大一些的礼堂,分别是施洗者圣约翰小礼堂(Chapel of St John the Baptist)和圣保罗小礼堂(Chapel of St Paul),这两个礼拜堂强烈的色彩是二战之后恢复的。远处墙上那个巨大的纪念碑,像一个很漂亮的壁炉。这里有分别安息着伊丽莎白一世的表亲亨利·卡瑞(Henry Carey),也是她的首相,即第一位哈斯顿男爵(Lord Hundson)的坟墓。他的这座墓碑有36英尺高,是整个教堂里最高的。


艾斯利珀小礼堂


施洗者圣约翰小礼堂

圣保罗小礼堂


最后编辑于 2017-11-14 20:11

举报 回复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6:33

13楼

亨利七世礼拜堂(Henry VII Chapel):走过北回廊,跨上几级台阶,穿过一道镶有都铎王朝徽章的青铜门,就来到亨利七世礼拜堂。它是整座大教堂正东面中轴线末端的区域,也可能是教堂中对令人震撼的部分。这个礼拜堂是献给圣母玛丽亚的,又称为圣母堂(Lady Chapel)。


圣母堂始建于1503,是英国中世纪建筑的最后一部杰作。1545,英国诗人约翰·利兰(John Leland)曾称之为“全世界的奇迹”,也有人称之为“所有基督教国家中的至美之所”。不过,礼拜堂设计师的名字如今成了一个谜,根据推测,很有可能是罗伯特·简易斯(Robert Janyns)和威廉·维丘(William Vertue)。礼拜堂本身就是一个拥有完整哥特教堂结构的小教堂,有独立的本堂、两边侧廊和回廊,陵寝设在祭坛后方。这个礼拜堂的拱顶十分特殊,其巨大挺拔的扇形垂饰,宛如倒挂的蕾丝密雕,设计大胆,构思巧妙,拱肋图案别具一格,是整个建筑中最精彩之处。这些石材原料有产自法国卡昂石(Caen stone),波特兰岛的波特兰石(Portland stone)和法国卢瓦尔河谷地区的石灰石(tuffeau limestone)。整座礼拜堂位于最东面,光线充足,加上通体白色石材的应用,使得室内的氛围明亮温暖,焕然一新。室内墙上满布狭长的小型壁龛,龛内共立有95座圣徒雕像。


向祭坛方向往前走,左右两边是一排排的木制座椅,琳琅满目的五彩旗帜从上面悬挂下来。这些座位最早是属于大教堂的教士们的。自1725年起,他们都被授予了巴斯勋章(Order of Bath),成为不列颠最荣耀的骑士,于是他们就把自己的旗帜挂在座位上方。座位背后的铜牌上,挂着这些现存的和曾经的所有者的徽章。


祭坛上是15世纪意大利画家巴特罗米奥·维瓦利尼(Bartolomeo Vivarini)画的怀抱婴儿耶稣的玛丽亚。祭坛脚下埋葬着爱德华六世,他是亨利八世的儿子,他9岁继位,但6年后就去世了。


亨利七世之墓(Tomb of Henry VII):祭坛后方放置的,便是亨利七世和他的皇后合葬之处了。亨利七世作为都铎王朝的第一位君主,他当时代表红玫瑰家族,迎娶了白玫瑰家族的后代,约克郡主伊丽莎白,从而终结了著名的玫瑰战争。他当时修建这个礼拜堂,就是为自己和家人准备的。修建工作花了将近10年时间。结婚17年之后,死于1503年的约克郡主伊丽莎白最先被葬在这个墓中,享年38岁。亨利厚葬了他的妻子,足以看出他们之间的感情。亨利自己死于1509年。夫妇俩的镀金青铜雕像和文艺复兴式样的棺柩由佛罗伦萨艺术家皮耶罗·托利吉亚诺(Pietro Torrigiano)设计,陵墓周围的青铜镂空围笼由托马斯·杜克曼(Thomas Ducheman)设计,耗资1500英镑,按现在比值是50万英镑。按照亨利的遗嘱,最终他和妻子并排安葬其中。他的铜像是按照死去时的脸做成的模子做的,十分逼真。让我们得以看到这位能干又工于心计的国王的真实面目。亨利死后留下了繁荣的中产阶级阶层和仅仅有条的王国,这才使得都铎王朝盛极一时。此外,他死后30多年发生了宗教改革,当时全国的教堂和寺院都被毁坏,幸运的是这个礼拜堂被完好保留下来。


皇家空军小礼堂(Royal Air Force Chapel):亨利七世礼拜堂最东面,还有一座特殊的小礼拜堂。说它特殊是因为这座小礼拜堂不是献给君主,而是献给勇赴国难者们的。这个礼拜堂也叫不列颠之战礼拜堂,奉献给1947年二战中的牺牲者,这为满目的皇家奢华中注入了一股刚健悲壮之气。乔治六世国王,也就是现任伊丽莎白女王的父亲,曾经为这个窗户揭幕。休·伊司顿(Hugh Easton)设计的的这面窗户下部陈列着当时参战的68个空军战斗机中队的徽章,上部则是当时飞行员们可以看到的死亡情景以及耶稣再生的情景。当年的六位皇家空军领导者的的姓名篆刻在窗户下,还有当时牺牲的1497位飞行员名字的光荣榜。他们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南非比利时捷克波兰美国和英国。看看墙左边窗户下面,会发现这个礼拜堂1940年时遭到战争的破坏,当年留下的弹洞用玻璃覆盖了。教堂的其他部位也都收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地面上一块石头上刻着奥利克伦威尔,他死于1658年,当时的豪华葬礼也在大教堂举行。您一定不会指望他会埋葬在大教堂里,这里毕竟是皇家目的,而且是他领导了击败国王查理一世的内战,在处死国王以后他取代皇室领导国家。他的遗体在这里躺了两年,随后皇室复辟,他的遗体被挖出来,吊起来然后被斩首。不过克伦威尔的爱女,伊丽莎白·克雷珀尔(Elizabeth Claypole)是在同一年死去的,也葬在这里,却没有受到打扰。

伊丽莎白一世和玛丽一世之墓(Tomb of Elizabeth I and Mary I):亨利七世礼拜堂的两侧有两条通道,是亨利七世为圣母堂加建的。这里埋葬着一些英国历史上十分重要女性。在北面的这个走廊的中心位置是伊丽莎白一世的坟墓。这里同样也是埋葬她的同父异母的姐姐玛丽的地方。玛丽一世也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血腥玛丽是亨利八世和一个虔诚的罗马教徒的大女儿,她恢复了罗马教皇对英格兰教堂的权威,并且重建了威斯敏斯特修道院。本笃会的修道士于是纷纷回来在这里修道,这个局面大概维持了三年。1558年无嗣的玛丽去世,伊丽莎白即位,伊丽莎白对宗教的观点截然不同,她建立了一个改革的英格兰教会,把教会至于皇室的权威之下,采取英国教会的传统教规,不再听命于教皇。玛丽的墓就在伊丽莎白墓的下方,没有肖像。生前两者在宗教观上尖锐分歧,死后却并排安葬。正像墓碑上拉丁文的墓志铭写的:在皇位上,在坟墓中,我们两姐妹始终在一起,伊丽莎白和玛丽,希望能够一起重生。

苏格兰女王玛丽之墓(Tomb of Mary, Queen of Scots):南面的走廊上,安息着三个把英国和苏格兰王座联系起来的女人。这三个女人都和亨利七世有关。一个是他的母亲,一个是他的孙女,而另一个是他的曾孙女。现在中间这个坟墓,正对着大教堂的另一边上的伊丽莎白一世的坟墓,是伊丽莎白一世的对手苏格兰的玛丽女王。玛丽是亨利七世的曾孙女,也是伊丽莎白一世的表妹。作为一个有着英国皇冠继承权的罗马天主教徒,她是对伊丽莎白的重要威胁。因此她被伊丽莎白一世监禁了19年。玛丽最后被伊丽莎白在1587年时下令处死,罪名是图谋造反。当伊丽莎白在1603年去世时,因为没有儿女,于是玛丽的儿子,苏格兰的詹姆斯六世继承了英格兰的王位,成为英格兰的詹姆斯一世。他为母亲建了这座和伊丽莎白一世一样堂皇的坟墓。


另一个坟墓是有扶手的坟墓,躺着玛格丽·特普傅夫人(Lady Margaret Beaufort)——亨利七世的母亲。镀金青铜雕像的作者也是皮耶罗·托利吉亚诺(Pietro Torrigiano)。就是亨利七世之墓的同一个建造者。


第三座坟墓向后通往这个走廊的入口,是玛格丽特·道格拉斯(Margaret Douglas),亨利七世的孙女,册封为兰尼克斯的伯爵夫人。她的孩子的雕像在坟墓两边跪着。其中头排的孩子就是后来与苏格兰女王玛丽结婚的达恩利公爵(Lord Darnley)。关于苏格兰女王玛丽和他的故事我们会在介绍爱丁堡荷里路德宫时细说。


最后编辑于 2017-11-16 20:19

举报 回复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6:33

14楼

南回廊(South Ambulatory): 步出亨利七世小教堂的铜门,继续沿着祭坛南面一侧的回廊行进,左手边同样有三间和北侧对称的小礼拜堂:依次是圣尼古拉斯小礼堂(Chapel of St Nicholas)、圣埃德蒙小礼堂(Chapel of St Edmund)、圣本笃小礼堂(Chapel of St Benedict)。这里有众多设计别致华丽的墓穴,来自各个朝代的王公贵族和主教们。

圣尼古拉斯小礼堂的中心位置是乔治·维利尔斯爵士(Sir George Villiers)之墓,其上雕刻有他的肖像。爵士死于1605,和他的夫人白金汉公爵夫人玛丽·伯蒙特(Mary Beaumont)共葬于次。他们的儿子后来被詹姆斯一世提携为白金汉公爵。这个墓穴的下方埋葬的还有亨利五世的皇后凯瑟琳·瓦鲁娃(Katharine Valois)。这个小礼堂内最庄严的纪念碑是树立在博雷公爵(Lord Burleigh)纪念他的妻子米尔德丽德(Mildred)和他们的大女儿安,牛津伯爵夫人(Ann, Countess of Oxford)而立的。它高达二十四英尺,采用了各色大理石,以科林斯石柱的样式而设计。上面的拉丁碑文由博雷公爵亲自撰写,公爵本人的穿长袍单膝跪地的形象,也出现在纪念碑上。

圣埃德蒙小礼堂呈六角形设计。圣埃德蒙本人曾经是坎特伯雷大主教,每年的11月16日是他的纪念日。一道古老的木制屏风把这个小礼堂与走廊隔开。这里也有几处有趣的陵墓和纪念碑,比如爱德华二世的次子,艾尔索姆的约翰(John of Eltham)之墓;它的边上是一个大理石墓碑,属于爱德华三世的几个孩子,他们都在十分年幼时就去世了;门的西侧还树立着瓦伦斯的威廉之墓(William de Valence),他是亨利三世同父异母的兄弟。他1296年在法国遇刺,后来尸体被带回英国安葬。

圣本笃小礼堂是南回廊的最后一间,其实它与南耳堂之间的隔墙已经被拆除,几乎连为一体。礼堂东面的圣本笃祭坛,是弗朗西斯·赫特福德伯爵夫人(Frances, Countess of Hertford)之墓。这里最古老的墓碑属于朗汉的西蒙(Simon de Langham),他卒于1376年,曾担任西敏寺的院长、坎特伯雷大主教和红衣主教。这里还安息了其他几位西敏寺的教长。在圣本笃小礼堂和圣埃德蒙小礼堂之间,还有一个为亨利三世的孩子们树立的纪念碑。虽然日久破损严重,但它无疑是教堂中十分精致的一件作品。

最后编辑于 2017-11-14 20:26

举报 回复

quelle_fille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14 16:34

15楼

南耳堂(South Transept):这里也被称为诗人角(Poets' Corner),是西敏寺里人气最高的部分之一。与北耳堂的设计相呼应,这里也有一扇壮观的玫瑰窗,建造于1902年。窗户下方有几尊天使石雕,它们是修道院里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纪作品。这个区域还保存着两幅13世纪晚期的壁画作品,发现与1936年,尤为珍贵。壁画中描绘的是基督向圣托马斯、圣克里斯多夫展示自己的伤患。


当然,这里最吸引人的还是它作为诗人、作家和艺术家们死后安息之地所带给参观者的思考和追思。英国人把西敏寺称为“荣誉的宝塔尖”,除了王室成员,认为死后能在这里占据一席之地,是至高无上的光荣。这个传统首先是由英国诗人杰弗里·乔叟(Geoffrey Chaucer)所开创的。他最著名的诗篇就是《坎特伯雷故事集》,他生动地描绘了中世纪的生活,在600年之后的今天仍然被广为传颂。乔叟是第一个被埋葬在这件大教堂的文人。正是他的墓使这里成为诗人之角,但是颇为讽刺的是他的文学声誉并不是他被埋葬在这里的最初理由。事实上他是一名税务征收员和教堂工程监督员。他认识这里的修道士,他借教士之手在这里租了一间房间。正是这层关系才使他在1400年,被埋在这里的一个简陋的墓穴里。150年之后,他的文学成就才被公众认可,于是被移到了这个更精致的墓穴中。陵墓周围还有一扇专门的“纪念窗”,上面描绘着他的名作《坎特伯雷故事集》里的情景。在他之后,有近40个文学家被埋葬于此,还有60多件埋葬在别处的文学家的纪念物。


墓穴的建造和迁入通常不是在文人死后立即进行的。比如诗人拜伦(Lord Byron)在生前和死后一段时间有许多流言蜚语,但是历史最终证明他的才华,所以拜伦在死后140多年之后才被安葬在了诗人角。莎士比亚也同样如此,他在死后120多年后才在这里树立纪念碑。


在这里略作停留,看看身边的墓志,就会发现许多熟悉的名字:丁尼生(Lord Tennyson)和布朗宁(Robert Browning),他俩都是名噪一时的大诗人。著名的小说家哈代(Thomas Hardy)和190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吉卜林(Rydyard Kipling),还有19世纪最杰出的现实主义作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也葬在这里。墙上第二层那个乔治·佛列德里克·亨德尔(Handel)的纪念碑,出自当时著名雕刻家卢比利亚克(Roubiliac)之手。是为了纪念一年一个大半生都在英国度过的德国作曲家。据说这个纪念碑与这个作曲家相当肥胖的身材很相像。注意那个乐谱上雕刻着的他的名言:我相信我的救世主来自弥赛亚。亨德尔在1759年被葬于此,他的遗体就在这个纪念碑下。当时的葬礼很低调,但仍然吸引了3000多人。在花窗玻璃上你还能找到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和剧作家克里斯托弗·马洛(Christopher Marlowe)的名字。对艺术爱好者来说,这里简直是朝圣之地。

莎士比亚纪念碑

中世纪壁画

亨德尔纪念碑

最后编辑于 2017-11-14 20:34

举报 回复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