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穷游论坛

BBC、CNN御用摄影师:你以为的真相往往欺骗了你

旅游攻略论坛: 路刻社 旅行摄影

BBC、CNN御用摄影师:你以为的真相往往欺骗了你

路刻社
路刻社 记者
2017-11-28 1187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路刻社 记者

发表于 2017-11-28 11:37

1楼

采访/撰文:鸟鸟

图:Eric Lafforgue


* 全文约4000字,读完需要10分钟。


在搜索框里输入“Eric Lafforgue”,跳出来最多的是他镜头下的朝鲜,以及他曾六次深入朝鲜,却最终被禁止进入的传奇故事。


这组在社交网络上为他吸引了最多关注度的照片,其实只是Eric现有的超过5万张库存里的冰山一角;朝鲜,也并非他去过的最隐秘之处。


在Eric的照片成为CNN、BBC、《时代周刊》、《国家地理》等媒体的主角之前,很多人甚至从来都不知道,地球上竟然还有这样一些地方,有这样一些人,做着这样不可思议的一些事。


比如,你知道在埃塞俄比亚南部的一座小镇上,当地部落人会收集废弃的啤酒瓶盖、易拉罐、手表,再把它们变为身上的装饰物,令世界各地的游客看到他们的服饰都赞叹不已吗?


你知道在非洲的贝宁,每当一对双胞胎死去,父母就会雕刻一对双胞胎木偶,并将此生继续带它们一起吃饭、睡觉、上学、生活吗?


你知道在莫桑比克,一座如宫殿般豪华的巨型五星级酒店曾拔地而起,又在历史更迭中匆忙陨落,最终成为了上千名难民的家吗?


他们中有些人,一辈子没有离开过这家废弃的酒店,这座钢筋水泥之躯,就是他们的全部。


你知道在中东地区最古老的库尔德族,年轻女孩会在新婚前去兴奋地隆鼻,在集市里随时有热情的老板拦住你,非要请你喝杯热茶吗?


在政治与战火之外,他们正小心翼翼地守护着生活的一角安宁。


这些场景,你或许见过,在电影、小说或落了灰的历史书里。但Eric想用他的镜头无声地告诉每一个人,这些场景,其实就在我们外面的世界里,当你看到它的这一刻,仍在真实地发生着。



“为什么要拍一样的?”


在机场见到Eric那天,他刚从法国飞了10个小时到北京。对于已过中年的Eric来说,这趟旅行蛮辛苦,但他仍旧神采奕奕地和我打招呼,只是婉拒了吃晚餐的邀请,为了倒时差:“上次去日本就因为晚饭吃太多,夜里2点都没睡着。” 他这次只在北京呆不到一周,一个月后,又要飞肯尼亚


这样的作息是Eric的生活常态。做摄影师10年,行走近80个国家,起初他会雇几位助手,帮忙编辑照片的配文,按标签整理并上传到网上,但现在,所有工作都由他一个人完成。“因为我旅行的频率越来越高,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工作室,和助手沟通起来很困难。”


旅行中,不管走到哪儿,Eric最依赖的人都是他的本地向导。但他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向导带所有外国人去的地儿都一样,而这不是Eric想要的。


不久前,有位摄影师在古巴拍了一位老妇人,穿着艳丽的裙子大口抽着雪茄。这张照片火了之后,所有来到古巴的游客都在第一时间举着照片问向导:在哪儿能拍到这个?于是,同一位老妇人,抽着同样的雪茄,这个场景成了古巴的一个旅行景点,被无数游客无限复制。


当向导把深受各国游客喜爱的流水线行程推荐给Eric时,他不解地问:“既然这个场景已经被拍过了,我为什么还要拍一张一样的?” 他需要的,是一位能灵活洞悉周遭正在发生的一切新鲜事的向导,要能随机应变,跟得上他的节奏。


傍晚5点,其他游客回酒店了,Eric的行程可能才刚刚开始;走出一个景点,他不急着往下一个赶,而是在周围溜溜达达,一边调皮地问向导:“这儿我能去吗?那儿我能去吗?”;走在街边,只要不远处传来音乐声,他一定要过去一探究竟,“有时可能是一场美妙的婚礼,有时可能是一场空,但通常跟着好奇心走,我总能遇到惊喜。这才是我旅行拍摄的模式,而不是把自己定死在一个行程上。”


“这么任性,你的司机会很苦恼吧?” 我问道。


Eric给了我一个更任性的回答:“我的行程变来变去,或者有时候太晚了,司机确实会很崩溃,但我愿意付给他双倍的价钱,哈哈。”



在名利之间

选择真实


在成为一位真正的摄影师前,Eric曾为一张照片神魂颠倒过。水下,一只巨大的鱼咬了钩,水面上,渔民正咬着牙奋力拖住鱼,一人一鱼间的搏斗张力,瞬间溢满画面。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时,Eric肃然起敬:“这位摄影师太幸运了,说不定要等上一整天,才能抓到这么完美的一瞬。”


后来机缘巧合,Eric见到了拍摄这张照片的摄影同行,说起这件作品给他的那种震撼。对方听后,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说:“别傻了,这是一条死鱼。我们送渔民几件好衬衣,再把死鱼扔进水里,之后只要不停地喊1、2、3......1、2、3...... 这样的照片你要多少张有多少张。”


那一刻,Eric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幼儿园的小孩,他心疼的不是被同行嘲笑,而是被整个摄影行业愚弄。


后来,在这个行业里走得远了,他发现这里假的东西原来太多太多。他知道,今天的社交网络上,信息已然是真假掺半,看的人也许一笑而过,但作为内容的生产者,他不能释怀的是,为什么在电视上和杂志刊登的照片里,在这些曾一直被我们视作严肃权威的媒体上,他们仍要继续欺骗观看者。


但这背后的商业逻辑,Eric也比任何人都清楚。


2006年之前,Eric还不是摄影师,而是在一家制作手机软件的法国大公司里工作。直到公司被日本某集团收购,高层大换血,作为其中之一,他被迫离开了公司。领了赔偿金,Eric想,不如索性旅旅游散散心吧。但他不想只是度假,还想在旅途中做点什么,于是选了摄影。


旅行回来后,Eric在朋友的建议下把照片上传到了Flickr。没过多久,《经济学人》杂志的编辑就联系到他,想购买一张他在阿拉伯拍摄的照片,报酬是400欧元。Eric被这个价格惊呆了,不敢相信他只用把这张图上传到邮箱,点击发送,几秒钟的功夫,400欧元就到手了。


一个礼拜后,在欧洲颇具影响力的《GEO》杂志也联系到他,看中了一组他拍摄的肯尼亚照片,这次的报酬总共是2000欧元。Eric又惊呆了一次。他意识到,自己可以准备靠摄影营生了。但也是从那一刻起,他看到了摄影行业最常给人的一大误解:钱来得太容易。


“发送照片只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但人们往往忽略了,为了拍到这样一张照片 ,摄影师前期所做的工作是多么复杂。要真的去到一个国家,寻找和记录你认为值得的事物。”


什么是“值得”,每位摄影师自有标准,对Eric来说,是真实,而对有些人来说,是一张照片所得利益的最大化。


一次,Eric和几位摄影师一起前往埃塞俄比亚拍摄,其中一位同行掏出30欧元递给一个当地人,对方立刻杀了一只鳄鱼,把鳄鱼的尸体顶在自己头上,给这位摄影师拍照。


Eric当时相当震惊,尽管为了获得当地人的拍摄许可,摄影师通常会支付1-2欧元作为报酬,但30欧元已经大大超出了这一标准,几乎相当于当地人一个月的工资。


Eric控制不住自己,和对方吵了一架,怒骂对方“太愚蠢了”:


“我质问他有没有想过,当这个人跑回家,告诉自己的亲戚朋友,他只用给外国摄影师摆出他们想要的造型就能拿到一个月的薪水时,其他人会怎么想?他们以后还会去工作吗?所有当地人的工作与生存模式都可能就此改变!”


更别提在当地,其实根本就没有人会把鳄鱼顶在头上。


回法国后不久,Eric发现,这张激起他愤怒的照片出现在了巴黎摄影展(Paris Photo,全球知名度最高的摄影艺术交易博览会)上,尺幅巨大,标价3000欧元。


站在这幅照片前,Eric意识到,原来这位同行并非不懂他说的道理,他只是不在乎:“摄影对他来说就是纯粹的商业行为。”


越震撼,越好卖,这是摄影圈里不成文的规矩,而摄影又因为其天然传递的真实感,会令观看者下意识地认为,照片里的事物等同于真相,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直到今天还会说“无图无真相”的道理。而令人唏嘘的是,在纪实摄影师的镜头下,真实与虚假往往只隔着一条模糊的分界线,这中间的灰色地带,存在着摄影师们赚取名利的巨大空间。


一个更残酷的真相是,这样做的摄影师在行业里并不少见。Eric对我讲了很多很多他因此和人争吵的经历,但最后,他无奈地说:“我知道,我的想法跟很多行业里的人格格不入,但我希望我拍的、我讲的,是人们真实自然的样子。”


“我理解,摄影师需要报酬,杂志需要销量,我也不例外,但每当有杂志来跟我解释,希望用我的照片营造出这样或那样并非真实的场面时,我会说,好,你可以坚持,只是这次我们就不要合作了。因为在我看来,如果一个人为了赚取更多利益而刻意隐藏起某些真相,这就是欺骗。”



“慢慢来”的哲学


Eric不喜欢等待。


有人问Eric:“为什么你喜欢拍人而不是风景?” 他通常会说:“你跟一棵树有什么好聊的呢?” 面对我再一次提出这个问题,他继续说:“其实还有个原因,就是拍风景太浪费时间了。”


“我有些同行朋友专门拍摄风光片,他们可以起得很早,一整天什么都不干,就一直等着,最后只在4:30到5:00工作了短短半个小时,因为只有这一小会儿的光线对他来说是最完美的。” Eric边说边做了个崩溃的鬼脸,“我受不了,太浪费时间了。”


但在非洲,Eric发现,他不得不学着等待。


有一次,向导告诉Eric,正值满月,部落里马上要举行一个重大庆典,邀请他到时过去看看。Eric听了高兴坏了,结果左等右等,庆典迟迟不开始,一问才知道,原来部落的首领跑到另一个部落里喝酒去了,醉成一滩泥,回都回不来了。


按照传统,首领不在,庆典不能开始,于是Eric和一众族人就这么干等着。终于,Eric等到忍无可忍,派自己的向导司机开车过去,把烂醉的首领接了回来。部落里一片欢呼,庆典总算得以圆满进行。


另一次在肯尼亚,傍晚时分,Eric想起身上现金不多了,于是一溜小跑,想赶在银行下班前取点钱出来。路边一个当地人看到Eric慌慌张张的,立马拦住他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听Eric说完,对方一脸不解:“如果银行关门了,那就明天再去呗。”


后来遇到以天地为家的游牧民族,时间就更变成了一片无需度量的生命背景。Eric习惯在几分钟内完成一组拍摄,以免打扰对方太久,但游牧民族的人总是慢悠悠地说:“没关系,你随意拍吧,我们有的是时间。” 拍摄过后,他们还会热情地留Eric坐下来,一顶帐篷,几匹马,拿出一整晚的时间来慢慢消磨。


后来,Eric学会了一句非洲口头语:“慢慢来,慢慢来。” 时间久了,Eric甚至开始忘了,自己原先到底都在着急些什么。


“从这些拍摄经历中,我领悟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并非所有人都有和我们相似的时间观念和生活观念,我们互不理解彼此的困扰。”


“比如对我们来说,动物只是动物,但对游牧民族来说,他们一起长途跋涉,运载货物...... 如果说我们无法想象生活里没有手机,那么他们绝对无法想象生活里失去了动物。”


但当传统部落里的“慢”,与现代文明突如其来的“快”迎面撞击,一场刺痛在所难免。


一个埃塞俄比亚人曾告诉Eric,他们有机会送小孩去上学,但学校要求,所有学生必须穿校服,可他们从来不知道校服为何物。在当地,杀一头羊,把羊皮洗净,一件衣服就做好了,可校服是要用钱买的,而钱又从哪里来呢?校服脏了,要拿什么洗?校服破了,又要拿出更多的钱买新的......


有些家庭凑够了“起始资金”,但等孩子读到了大学,他们要去附近的镇上读书,书本、住宿、生活开销,大约一个月会花掉相当于200欧元的钱。而如果他们放弃读书,不光每个月不用花钱,还能耕种赚钱,对于一个并不富裕的传统部落家庭来说,或许无奈,但这实在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选择题。


“政府会说,我们已经提供了教育资源,但很少有人考虑到,他们是否准备好了迎接这一切?改变是一件好事,但也是一件精细复杂的事,这种将当地人突然暴露在现代文明之下的做法,导致的可能是非常可怕的结果。”


在非洲部落里,Eric见过太多反被现代文明伤害的人。非洲疟疾横行,公路通车后,大量衣物、药物涌入,有人借机弄来糖豆,冒充治疗疟疾的药卖给不知情的当地人;酒的突然出现,很容易导致当地人不加节制地大量饮酒......


Eric常回想起那句非洲人挂在嘴边的“慢慢来”,“我认为应当设计一个合理的机制,从改善当地人的基础生活条件开始,给他们干净的水、电,有了电,他们才有可能接收到外面世界的信息,再慢慢丰富他们的知识......一切都应该循序渐进,慢慢来。”


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我们还远远没有做到这一点。


在这次采访之前,我试着在网上搜索有关Eric的故事,找到的除了朝鲜还是朝鲜。人们热衷于揭开隐秘文化的面纱,一窥其中真真假假的往事。但这并不是Eric想用他的镜头表达的全部。


采访接近尾声时,Eric跟我讲起一张纳米比亚女王的照片,这位女王孤独地坐在简朴的宝座上,四周只有光秃秃的墙壁,似有几分凄凉。


Eric说:“纳米比亚独立后,君主制日渐式微,这位女王失去了很多,她不再富有,唯一留给她的只有传统的地位与族人的敬仰。但在几十年前,这里曾金碧辉煌,是一座真正的宫殿。你要动用自己的想象去补充这一切。”


后来,我再翻看Eric的照片时,总会想起他说的这句话。人们往往被他照片中奇异的人物吸引,却忽略了照片没有拍出的那一面。而这背后的一切,是他对摄影的态度与坚持,是他欲言又止的无奈,以及他正在努力为这个行业与这个世界带来的一点点改变。


【版权声明】本文为穷游网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悟空 12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29 11:00来自穷游APP

2楼
人们往往被他照片中奇异的人物吸引,却忽略了照片没有拍出的那一面。

女焉女未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29 11:13来自穷游APP

3楼
负责任的摄影,这才是真·大神

鸟鸟ash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29 11:15来自穷游APP

4楼
慢慢来的哲学,印象深刻~

Robben10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29 11:18

5楼

是呀,现在照片作假的太多

不叫静静 8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1-29 11:18

6楼

改变行业现状是个不小的命题,看到有摄影师坚持在做,还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