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穷游论坛

2017-走进南美,发现巴西萨尔瓦多

旅游攻略论坛: 南美/南极

2017-走进南美,发现巴西萨尔瓦多

flyingdream2010
flyingdream2010 7袋长老
2017-12-03 216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flyingdream2010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03 21:09

1楼

1 出发


当每天,“Bom Dia”、“Obrigado”已成为习惯。当直至回到上海的那些天,耳边仍会时时回响起那些欢快、富有激情与节奏的歌曲。我想,我是有点喜欢上了巴西


Bom Dia,巴西葡萄牙文,意为“早上好”,发音“Bong ji-ya”;


Obrigado,巴西葡萄牙文,意为“谢谢”,发音“O bree gaa do”。


没想到巴西之行来得这么快,这么匆忙,以至于先前对萨尔瓦多一无所知,甚至对巴西也知之甚少的我,不得不在飞机上恶补目的地小知识。


一直以为萨尔瓦多是一个国家,其实巴西有个城市,也叫萨尔瓦多,两者的拼法一模一样,Salvador。


作为一个国家,萨尔瓦多共和国,位于中美洲北部的一个沿海国家。


作为巴西的一个城市,萨尔瓦多,是巴西东北部的热带天堂,是巴西的一颗璀璨明珠,是巴西的非洲之魂。这里的非洲奴隶后裔保留了比新大陆其他任何地方都多的非洲文化,创造了繁荣昌盛的饮食、宗教、音乐、舞蹈和武术文化传统。同巴西许多其他地方一样,这里同样也游离着葡萄牙殖民时代的历史气息。


为了一个小小的萨尔瓦多城市,我把厚厚的一本南美洲的Lonely Planet给带上了,我也是拼了!!!


除了LP以外,也要特别感谢穷游锦囊,锦囊中专门有一篇是介绍萨尔瓦多的,内容丰富详实,提供了很多信息,给予此行诸多帮助。在此一并表达谢意!


中国到巴西,我想甚至是南美,都没有直飞的航班,必须转机,要么从美国转,要么从欧洲或者西亚转,无论怎么飞,都是一次漫长的旅行。这次旅行,从上海出发,先飞法国巴黎,再飞巴西圣保罗,最后飞巴西萨尔瓦多,单程花费至少36小时,一举打破了我的个人单次飞行记录。哇,真的好遥远好遥远......,想想都令人望而生畏。其实,看看地图上的飞行路线,这个路线实际是先向北飞,再向南飞,最后再向北飞,耗去了不少无用功,额,也只能这样了......


法航的航班,虽不似其广告中所述的浪漫,也着实突破了我对航空飞行的普遍概念。坐法航不点一杯红酒怎么行,令我意外的是,送上的不是一杯,而是一瓶哦!哪怕是小瓶装,也够意思啦!后来发现,法航到底是豪爽,红葡萄酒、白葡萄酒、香槟等等,品种繁多,而且,还没见到有乘务员回绝乘客说“某某酒已经没有了”这种事情发生哦!



机上餐食有中式和西式两种可供选择,通常我都会选择中式餐,但此次上海至巴黎的航班上我特意选择了西式餐,只因为,这里是法航!



然而,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在巴黎至圣保罗的航班上,那个餐食,就是块状的土豆+块状的鸡肉,底下铺着一层酱油,这算什么?晕~!


法航的飞行安全演示别具一格地采用了轻松活泼的表演模式,屏幕中欢快地动作让乘客忍不住将目光转移至此。其实现在许多航空公司都有自己特色的安全演示视频,但我仍然认为,法航是其中最出色的之一。




听人说巴黎戴高乐机场很小,真正亲临其境,倒不这么认为。因为整个机场有几个航站楼,而每个航站楼又被分成几个小块,像我所在的Terminal 2E,就被分为K、L和M区,不同的区块相对独立,由机场轻轨免费接驳,这样一来,每个区块显小也就不足为奇了。


都说巴西人办事效率低,而在圣保罗机场(GRU)入境却是意想不到的快,但接下来的场面却让人大跌眼镜。我从T3航站楼走到T2去转机,哇塞,T2那个人多呀,黑压压一片,简直就是人挤人,怎么这么多人?今天坐飞机不要钱啊?


预订的是Avianca的航班去萨尔瓦多,值机柜台前人那个多啊,跟菜场似的,不仅里面的蛇形通道都是人,连通道外的走道上也都是人满为患,排队的人一直延伸到很远,一眼望不到头。现在才7点,我是10:20的飞机,时间应该不成问题。我去问了下守在蛇形通道口的工作人员,他说我的航班还早,让我不用在这儿排队,10点再来。什么?我没听错吧,10:20的飞机10点再来岂不误了飞机?


不行,不能听他的,见排队的人那么多,谨慎起见,我还是老老实实排到了队伍的末端。圣保罗机场有免费Wifi,限1小时。我一边排队,一边上网,也不觉得无聊,时间嗖嗖地就过去了。可是,1个小时很快到了,这队伍怎么愣是一动也不动啊(当然啦,动还是动了一点的,只不过才向前挪了几步,我都不好意思说!)。


时间就这样被无情地耗去了,这阵势,打再多的余量也不够用啊!眼见已经9点多了,我还在外面排着,没进入内部的蛇形通道,广播和工作人员说的葡萄牙文也听不懂,我有点急了。好在排我前面的乘客会英文,简直天助我也,她告诉我,今天机场的电脑系统出了故障,很多飞机都晚点了,她是原定8点多的飞机,都还没接到通知可以办理值机手续,现在也只能先排着,而我那班10点多的飞机现在连大屏幕都还没显示出来呢,让我不要着急。


经她这一解释,我心稍安。9:20,大屏幕上终于跳出了我的航班,队伍也开始间歇性地往前面动了一些。我按照中国人的思维紧紧盯住前面的人,跟紧了,生怕别人插队。然而,我意外地发现,虽然人很多也很杂,排队的秩序却是出奇的好,哪怕在队伍行进的过程中明显出现了一些空挡,也不见有人浑水摸鱼插进来。后来发现,在巴西,排队已经成了大家自然养成的良好习惯,无论是在餐厅排队吃饭,在收银台前排队付款,还是在银行ATM排队取钱,都是秩序良好,队伍再长也是长而不乱,没见到有人插队的,赞!


我很幸运,在这一轮进到蛇形通道的队伍中挤进了最后一名。这才看到,值机柜台前也是人流攒动,还有许多工作人员,他们在忙什么呢?原来他们推来空的行李车,正在把已经办好登机牌乘客的托运行李装上行李车再拉走。我恍然大悟,原来电脑系统故障是指机场托运行李的系统故障,难怪柜台后面的传送带一动不动,全靠工作人员手工分拣、搬运行李呢,怪不得这么慢,也够辛苦的!


总算到达萨尔瓦多机场(SSA),我想,这下心定了,再无悬念了,可以抽空好好看看这个萨尔瓦多了。


但是,事情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取钱障碍,危险警示,语言困扰,交通不便,一个接一个的考验接踵而至。好,就让我来逐个应对吧!

flyingdream2010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04 22:14

2楼

2 取钱,取钱


来到萨尔瓦多,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取钱。走得匆忙,身边只带了家里剩余的25美元现金、带有银联标志的借记卡和信用卡,以及带有Visa标志的信用卡。网上说巴西的ATM机接受银联卡取现,不仅网上这么说,连LP也这么说,LP的说法是:可以使用银联卡在Itaú银行和花旗银行遍布巴西全境的自动柜员机上取现。这下我笃定了,反正带好银联卡就OK。


机场一排ATM中只有一个是Itaú的自动柜员机,没有花旗银行的。咦,机器上面怎么没有熟悉的“Union Pay 银联”标识啊?我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卡塞了进去。奇怪,这卡怎么塞不到底就给堵住了,怎么不是进到机器里面的呀?不一会屏幕上跳出一行字来,虽然是葡萄牙文,但我还是连蒙带猜地感觉出,它的意思是说机器出了问题,无法继续操作下去。我赶忙拔出我的卡片,生怕再慢一步就被它吞进去。


不得已,先得解决从机场到酒店的交通问题。幸好手头还有25美元现金,先换成巴西货币雷亚尔(R$)再说。换钱的地方一开始听说我只换25,连连摇头不给换,说要30美元起换的。我把钱包摊给她看,示意我只有25,真没更多了,她总算点头同意。汇率约为USD1=R$3.1。


有人凑上来问我要不要Taxi,问了价格R$40,到Intercity Hotels(Intercity Salvador Aeroporto),感觉还行,便随他上了车。后来发现其实这个酒店离机场还是蛮近的,2、3km的样子,要这么多钱真心的黑。虽然巴西物价高是不争的事实,但这也高得太过离谱,回来一定要争取个好价钱,我暗想。



后来我查了一下中国银联官网,上面明明说巴西的Itaú是可以取现的,有网友说巴西的机器不是每个都那么好用的,要多换几个ATM机,还要多试几次。所以,不死心的我又去试了。


这次我是徒步前往距酒店东北方向1km的Itaú,趁他们还没关门,看看工作日的上班时间是否能取出钱来。时间已经接近下班时间,营业厅里还有工作人员,但已经没有顾客。似乎那3位工作人员都无事可做,聊聊天,在等下班呢!好在旁边ATM机的房间是可以进去的,按照网友的“攻略”,我几乎试了这个房间的每一台机器,每台机器还试了多次。然而,不管怎么试,机器全都无一例外地吐出1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交易失败”,就是不吐钱出来,我那个急啊!



不得不试图隔着营业厅与ATM机房之间的玻璃,看能否向工作人员求助。保安发现我在敲玻璃,便走过来。其实我也知道,他听不懂我说的,我也听不懂他说的,但我还是通过丰富的肢体语言让他明白了我的意思。随后,他帮我叫来了工作人员。


到底是银行职员,可以通过英语进行沟通。了解了我的情况,他回身跟其他职员商量了一下。过了会又走过来要我把银行卡递给他。起先我还以为他要开门放我进去呢,其实不然,他是让我从两块玻璃的夹缝里递给他。那时那刻我忽然感觉有希望了,心也不由得提了起来,像是在等待一个决定。只见他拿着我的银行卡,在电脑前敲半天,最后还是过来把卡片还给了我,说,“你再往前走,过了那个Market,有个HSBC(汇丰银行),那里可以取钱的”。原来如此,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他是帮我在网上搜到的。


虽然没能在这里取到钱,但失去一个机会,却换来另一个希望,仍然深表感谢!我喜滋滋地朝前走,真的有一个市场。别说,这个Market的规模还真不小,人也很多,看上去不像菜场,更像一个小商品市场。市场前就有一个大的公交站,正值下班高峰,无数辆公交车在此停靠,有些小巴的售票员还会跳下车吆喝着什么,乘客们上上下下的,好不热闹!


酒店所处的区域在机场附近,离市区有20多公里,远着呢!好想跳上其中的一辆,去往市区,或是另一个地方看一看。然而,对公交车上写的目的地完全没有概念,再加上“囊中羞涩”,生怕去时容易返时难,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想。


哪里有什么HSBC,我不仅过了那个市场又走出老远,而且绕着市场兜了个大圈,天已经全黑下来,还是没找到那个传说中的HSBC,后来回酒店上网查了一下,这儿附近根本就没有HSBC。又费时间又雷人的,哼,都是骗人的!


回酒店的路上,见有两幅巨型广告牌横在路边,在黑暗中更显亮堂。我并没有去关注广告牌的具体内容,无意中却发现广告牌上面居然有个人,定睛一看,没错,是人,是个白衣男。原来他是站在了一个长长的梯子上,正用一个刷子在那里刷呀刷的。难道他是在画什么东西吗?不会呀?那幅广告画蛮好的,不需要再加工呀?那么他在干什么呢?看了会我貌似看懂了,他是把广告画再刷平一点,让它再贴合得牢一点。这么晚了,梯子又是那么的单薄,又缺乏保护,我真替他捏了把汗!



话题还是回到取钱,其实后来,我又找了n家不同银行的ATM机,不仅有巴西本地的银行,还特地去了市区的Citiband(花旗银行),但结果都是无功而返。为了取个钱这么闹心,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我都感觉自己变得有点神经兮兮的,满脑子动的全是如何取钱这件事,看到有银行有ATM机就有种想冲进去试一试的心。有一点好的是,巴西的ATM机器不像我们,它不管你进行什么操作,成功与否,卡片塞进去都有一小截会留在外面,绝对不会被吞进去吃掉,这也是我这么大胆放心逢机器就敢去试的原因。


我对用银联卡取现这件事已经彻底绝望了,我想,那些网上的、书上的攻略应该是真的,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我相信,中国银联现在已经彻底退出巴西市场了!!!


如此一来,25美元所换来的R$77.5竟变得如此珍贵。幸亏巴西的餐馆、超市普遍接受Visa、Master刷卡,还不至于在给活活饿死,哈哈!但是,这些现金毕竟太少了,坐了一次出租车,在一家餐厅吃饭被逼着只能用现金支付服务费,......,再然后,口袋中的现金就所剩无几了。


难道,我竟然要怀揣这区区十几块雷亚尔,折合30元人民币的现金去闯荡萨尔瓦多吗......?

flyingdream2010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05 20:57

3楼

3 初识


酒店外面是一条多车道的大路,叫作Avenida Santos Dumont,这是一条非常繁忙的道路,终日车流不息,路面修得还不错,类似于我们的国道,但国道两边的人行道就实在不敢恭维了,那也叫路?不,我不认为巴西的修路部门造了这条大路后还顺带造了人行道。


走在这样的“人行道”上,高高低低的,很多地方都是些土路沙路草路,简直就不能叫路,正应了那句“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要说好一点的地方,就得数像样一点的餐厅、酒店、商店前的路了,感觉他们那里的规则就是,大路归政府管,小路归沿线单位管,如果沿线单位也不管,那就没人管。所以走在这样的路上,就得特别注意,高低不平、宽窄不一不说,还要小心路上的水坑,甚至还会突然遇到个有大洞的窨井盖,必须看好了,别一不小心掉下去。




如果说车走的大路还可以的话,那么,围绕在大路两边像毛细血管一样的分支小路,就惨不忍睹了。可以说,没有一条路面是非常平整的,车开在上面,前方东一个洞西一个坑,车辆为了避开这些天然屏障,不得已时不时要走S形,跟打游戏似的。还有那种无明显标识的减速凸起缓冲带,如果一不留神没有减速撞上去的话,车非飞起来不可。不过我看那些巴西车子个个驾轻就熟的,也许天天开,习惯了吧!


初识萨尔瓦多,给人的印象,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条车水马龙的大路,有点像泰国;走在路上碰到许多黑人,感觉身处肯尼亚;杂乱的市场,让我想到了印度尼泊尔;然而让人眼前一亮的现代化的购物中心和大卖场,又让人仿佛回到了中国、泰国、甚至是欧美国家。在这里,我看到了很多国家的影子。


主路上有许多公交车,有个公交车站。车站倒是有个棚可以挡雨,但我翻来覆去地查看,却没有找到任何站牌,这个站叫什么名字呢?不知道。有哪些公交车在这个站点停靠呢?不知道。这些经过的公交车又是开往什么地方呢?也不知道。好吧,这是一个一问三不知的公交站,没有任何站点说明,仅有的,只是一个雨棚,一个广告牌,再加几个轮胎。后来发现,这种模式,就是萨尔瓦多郊区典型的车站模式。可千万别以为这个简陋的公交车站是个例哦,在萨尔瓦多,比这糟糕的车站多了去了。呵,市区的车站也好不到哪里去,看到后面就会明白啦!



ASSAI ATACADISTA是我去到的第一家大卖场,里面的很多货品都是整箱整箱的,跟麦德龙有点相似。在肉类摊点,各种形状、各种大小的香肠整齐地挂着;在蔬果摊点,琳琅满目的蔬菜水果堆了起来;我第一次看到,原来排骨还可以像蔬菜水果那样摊开来让顾客自取,这样啊?卫生吗?








来这里购物的人,大多是开着车过来,有的还是那种皮卡车,然后大肆地采购商品,来时的空车瞬间被装得满满的,难不成真的是零售商家来此批发?后来查了下,ATACADISTA果然是批发商的意思,原来如此。



我肯定买不了那么多,好在这里零售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某些商品零售单价会比整箱的稍微贵点,而且如果店里顾客多,收银会变得很慢,买得少排队就很不划算。不过我发现一个规律,早上人少,要避开高峰的话,一早来购物是个好主意!


语言不通是个大问题,但结账的流程大同小异,稍微观察一下前面的顾客怎么买东西就懂了。当轮到我时,收银员跟我说第一句话,我摇头;再说第二句,我还是摇头。接下来,就是亮出信用卡,跟她说Credi...,然后刷卡消费就是了,So easy!如果没猜错的话,我理解她说的那两句话的意思应该是:第一句:会员卡有伐?第二句:袋袋要伐?


从酒店沿主路向南走1公里的样子,马路对面有一个麦当劳,前方有一个布满脚手架的天桥。我正想着这个天桥还在建设中,不让走人呢,却猛地看到居然有人在脚手架中间的天桥上走,那人显然不是施工人员,而是普通行人。再一看,走天桥的还不止一个。近前才发现,其实这天桥虽然跟工地也没啥区别,坡道上简单地铺了些板,走在上面感觉板在微微地振动,还稍有点软,简陋至极。但这个天桥的的确确已经投入使用了,不是吗?大家来来往往的,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安全,有什么异样。好吧,入乡随俗了,人家能走,我也可以。


 


天桥旁竖着的那几个蓝蓝的“大浴缸”在夜色中非常显眼,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浴缸”不是一般的大,大的居然跟天桥长一般高。我先入为主地认为,这应该是浴缸厂家做的广告模型吧,不过这广告做的,也太夸张了点吧!后来时间长了,终于明白过来,错啦,这哪里是浴缸,是游泳池呢,有钱人家把游泳池买回家,就可以随时游泳啦,不过他家的地必须足够大才行哦!



主路上的密集车流是全天候的,白天如此,晚上也一样,在这里过马路,如果错过了稀有的天桥和红绿灯,要到马路对面去,当真就要“穿”了!要知道,这可是一条来回6车道的大马路啊,巴西人开车都很猛的,速度飞快,要横穿马路真不是一件易事。我愣是等了10来分钟,都没等到一丝机会,最后还是趁两个当地人穿越的时机借光闯了过去。打那次以后我学乖了,凡是最终要到马路对面去的情况,一有机会,先把马路过掉。



这个时节是萨尔瓦多的冬季,也是雨季,每天都会不定时地下几场雨,不是大雨,而是暴雨。而且下雨前没有半点征兆,真的就是劈头盖脸地下下来,让人猝不及防。好在持续时间一般不会很长,下过后马上就会雨过天晴,太阳高照。气温不高,也就25度上下,挺舒服的,所以萨尔瓦多的冬季其实不算冬季,称为雨季和干季更好一点。



有一种餐馆在我看来很特别,但在当地却很常见。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有点像自助餐,因为饭菜都是开放式自取的,但它又不是自助餐,因为它不是按人头计费,而是按公斤计费。D Meg就是一家典型的公斤饭餐馆,我亲切地把它叫花园食堂,因为就餐区很大,那些桌椅的布置跟食堂无甚区别,室外区域绿意盎然,就像一个小花园,非常温馨。







怎么理解公斤饭的意思呢?就是来用餐的客人,在进门前会拿到一张纸条,进来后自己拿个餐盘,取用所需的食物,有专人负责对餐食称重并在纸条上写下重量以及拿取的其他饮料。用完餐后,拿着纸条到收银台结账。高级一点的餐馆(比如Yan Ping),是用可存储信息的卡片代替了纸条,当然规则都是一样的。


老实说巴西的物价不便宜,一顿普通的公斤饭午餐,在D Meg要R$20+,而到了Yan Ping,更是要R$40+(当然在Yan Ping可以吃到鱼和虾,东西不一样),什么概念,就是人民币50和100元不到点的样子,哇塞,这么贵!别说,中午来这两个地方用餐的人还真多,看来巴西人的工资水平一定不低呵!


多次看到BR Maria,而且都是在加油站看到的,这应该是一家连锁的超市+简餐模式的小店,而且跟加油站是联盟单位。从玻璃窗望进去里面的顾客不少,本着人多的地方东西不会差到哪里去的想法,我决定进去尝试一下。然而,入口处挡住去路的两个闸机却把我难倒了,试着推了推竟是纹丝不动,难不成,到里面买东西吃饭还要门票不成?明明看到里面好多顾客,就是进不去,真急人,他们又是怎么进去的呢?


犹豫间,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跑过来帮我解了围,原来闸机的上方有个机器,按一下按钮会吐出一块带条形码的牌子来,跟车库似的,然后就可以过闸机了。店内有几家小店,在里面消费时,营业员会将牌子拿去在他的机器上刷一下,这样你的消费就会被记录,最后一起结账还是要刷那块牌子,付款后出来将牌子塞进出口闸机,就可以出来啦!一个小小的加油站小店,搞得那么玄乎,实在让我想不通,有这个必要吗?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似乎有点理解了他们的这些做法,此是后话。


没想到这样一家加油站小店里居然还有卖寿司的,后来发现,日料在萨尔瓦多还是不少的,应该跟这里有不少日本人有关系吧。菜单看不懂,有点懵,店员很殷勤地掏出手机,原来他是要给我看菜的照片。点了一个Hod Chod,这款10个装寿司的摆盘让我眼前一亮,非常好看,令我胃口大开。只是10个统统一样的寿司,再好吃吃到最后两个也觉得有点腻,要是有混合装就好了,哈哈!


在巴西刷信用卡是被普遍接受的,但他们的刷卡步骤有点奇怪:首先将卡片在POS机上一刷,机器会让选择是借记卡还是信用卡,然后要求输入卡号的末4位数字,再输入卡背面的3位CVV码,要知道这些都是要手工输入的,看上去又繁琐又貌似有点不安全,但经过多次实践,每家刷卡商户都是这样的,后来我也就坦然了。事实证明,没有问题。

flyingdream2010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06 21:04

4楼

4 探索,由这里起步


终于有机会跨出酒店所属区域,去别的地方玩,有专车,有司机陪同,最令人兴奋的是,司机还会说些英文,好棒!


萨尔瓦多的探索,由这里起步。


首次游览,当然先以常规景点为主,市区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此行的第一站。


缤纷主教堂(Igreja do Nosso Senhor do Bonfim)始建于18世纪中叶,在巴伊亚(Bahia)(萨尔瓦多是巴伊亚州的首府)人的心中是整个罗马天主教的中心,位于Itapagipe半岛的山坡上。


教堂的特点不在于其朴素的外观,而在于其外围栏杆上挂满了充满祈祷与许愿意义的彩色丝带,密集的丝带把镂空的栏杆遮得严严实实,远远望去,仿佛一堵彩色飞舞的墙围绕教堂四周。




到达缤纷主教堂时,正闻教堂内传来阵阵诵读与圣歌声。我们顾不上观赏教堂的外观,快速摆脱推销丝带的小贩们,径直进入教堂。果然,教堂的大厅内站满了信徒,他们个个举着双手,正在举行弥撒仪式呢。



我们站在大厅的最后面,注视着、聆听着。只见一穿白衬衣的主祭从台上走下,沿着中央过道向大家走来。他手拿一根银色短棒,不停地向两侧的人们挥去。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相信这一定是仪式的一部分。正思考间,他已经走到我的跟前,手中挥舞的短棒并未停止,也隔空向我挥来,直感觉有些水滴扑向我的脸上,于是,我也接受到了圣水的礼遇。



仪式结束,众人渐渐散去,我们得以好好观赏教堂的内部。我发现即使没有仪式,仍然会有少数信徒待在教堂的前部,双膝跪地,手肘搁在长桌面上,双手合拢,低头冥想。不知他们是参加完先前那场弥撒仪式后留下来呢,还是刚到没赶上弥撒仪式只能自己做祷告?据说这样的弥撒仪式每天都会有几场,所以无论何时来,都有机会参加的。




教堂的里侧有一个小房间,乍一看吓我一跳,因为天花板上挂满了人体的各个部位和器官,有头、有器官,更多的则是断手断脚。当然,它们是模型,不过大小跟真实的一模一样,而且看上去很是逼真,我还是给小小地惊到了。不仅如此,墙上贴着的都是些车祸或者意外烧伤的照片,不忍直视。



当时很困惑教堂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后来看介绍才知道,这些都是虔诚的信众为了向上帝表达感谢还恩而带来的。他们认为是上帝治好了他们的疾病,如今他们已然痊愈,自然是要来还愿的。


萨尔瓦多的市中心地处海湾,被一段将近100米的陡峭断崖分为上下两部分:上城区(Cicade Alta)和下城区(Cicade Baixa),上城区的Pelourinho老城历史中心区,也是今天要重点参观的景点。连接上下城的交通工具,最最便捷,也是来到萨尔瓦多必须乘坐一次的,就是标志性的拉塞尔达电梯(Elevador Lacerda)了。


车开到上城区,自有黑人来招呼停车,司机并没有听从他们的指挥,转了一圈后还是决定停在比较正规的,有门卫看管的楼宇地下车库内。


上城区拉塞尔达电梯前的市政广场(Praça Municipao)上,“SALVADOR”的字体模型色彩斑斓,非常抢眼,引得游客们纷纷驻足拍照。侧面坐落着壮观的白河宫(Palácio Rio Branco)。葡萄牙殖民时期,萨尔瓦多曾一直作为巴西的首都,它也是巴西历史上的第一个首都。而市政广场,曾经是殖民时期整个巴西的政治中心。




电梯出入口一侧的广场边的平台处是从高处俯瞰电梯、海港和下城建筑的最佳地,瞧,许多游艇停靠在码头,顶部呈大三角形的模范市场,外立面灰灰白白的高层建筑矗立于海边,当然,还有那些脏兮兮的平房和烂尾楼。





我们先坐电梯下行至下城,现在的拉塞尔达电梯有两道共四组,外道为新电梯,内道为老电梯,今天是周末,只运行其中的新电梯,如果是平日高峰时段,两部电梯会同时运行,以尽快输送人流。电梯的票价出奇的便宜,坐一次只需R$0.15/人。当然啦,平心而论,此电梯虽然从外面看比较壮观(到底它是一座连接悬崖上下的电梯);而进到里面,则着实平淡无奇,跟我们老式公房的那种旧电梯有得一拼,毫无美感可言。电梯里面有专人操控,一共只有两层,1楼是下城,2楼是上城。



拉塞尔达电梯作为萨尔瓦多乃至全巴西第一个城市升降机,是萨尔瓦多的城市名片之一。从1610年最初建造的人力升降机,到钢铁框架的蒸汽动力升降机,再到以电力作为动力,以钢筋混凝土作为结构,一代又一代的电梯见证了萨尔瓦多的历史。


来下城除了体验一下拉塞尔达电梯,还有一个目的是去参观一下马路对面的模范市场(Mercado Modelo)。来模范市场的老外游客很多,一家挨着一家的小商铺出售各式各样的本地特产纪念品,从服装到装饰品,从工艺品到乐器,种类繁多。






匆匆一瞥后,仍然坐电梯回到上城的历史中心区,广场周边汇集了好几家教堂、博物馆,遗憾的是这些教堂和博物馆大都大门紧闭,关门歇业,只能走马观花地观赏观赏其外观了。







唯一得以例外的,是圣弗朗西斯科大教堂(Igreja de São Francisco)。进入教堂,我恍若来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世界。这家巴洛克式的教堂,有镶嵌着手绘葡萄牙瓷砖的庭院,内部陈列展示了大量的宝藏财富,包括覆盖着金叶的精美木刻,金光闪闪,美不胜收,是当之无愧的“黄金教堂”,是巴西最壮观的教堂之一。









走在历史中心区的各个广场,大街小巷,仿佛进入了一个彩色世界。中心区有许多小店、也有旅馆和餐馆。闲逛中,耳边传来富有节奏的击鼓声,而且击鼓的频率越来越高,一浪高过一浪,不由得加快脚步,向鼓声处而去。






这是一个倾斜的广场,广场的高处,有两栋紧挨着的建筑,一栋黄,一栋蓝。广场上,十几名黑人鼓手正在欢快地击打着腰跨的鼓,演奏出震耳欲聋的鼓乐声。鼓手中不仅有大人,还有小孩,他们显然训练有素,演奏起来整齐划一,并且不断变化着击鼓的节奏。当鼓声越击越快,为首的鼓手变戏法似的将击鼓棒高高抛起,再稳稳地接住,引来一阵又一阵高潮。游客们纷纷驻足观赏,为他们喝彩,甚至上前摆Pose与鼓手合影留念。




这个广场叫作断头台广场(Largo do Pelourinho),是城市最古老的广场之一,也是以前执行死刑的地方,难怪听上去这么吓人!在葡萄牙文化里,断头台象征着法律与秩序。这个倾斜的广场呈倒三角形,高处那座显眼的蓝色建筑,是一家博物馆,今天也没有开门。



广场侧面的房子,有一处墙上挂了一幅画报,那不是迈克尔杰克逊吗?是的,就是他。据说,这里的露台就是当年录制MTV“They Don't Care About Us”时,他挥舞手臂的地方,而且这展示力量与节奏的击鼓表演也是MTV的一部分。



快离开时司机说他要去取钱,让我在外面等他。等候时,就听不远处好像有吵架的声音,放眼望去,果然有两个人在吵架,一个黑衣男和一个白衣男,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吵得还蛮凶。看他们张开的手势,听他们激烈地争吵,真不知道为了什么?为了生意?为了地盘?真担心会打起来,还好直到离开他们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说实话我对这里还是放心的,因为这个地方警察特别多,哈哈!



我们没有在历史中心区找地方吃饭,而是直接向南开到富人区Barra的购物中心Shopping Barra午餐,整个一楼遍布着各式开放式餐馆,除了巴西菜,也有像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之类的西式快餐,Yan Ping也有分店开在这里。选择的依然是巴西模式的公斤饭,那黑乎乎的东西,应该就是巴西人常吃的主食——黑豆吧!



海湾在Barra打了一个90度的弯,圣安东尼诺堡即耸立于此,而灯塔更是Barra区的地标之一,时间关系我们没有进入参观,但我想,我还会再来的!





在萨尔瓦多以北70~80公里处,有一个名为Projeto Tamar的地方,这是一个纯粹的旅游小镇,更重要的,它是一个海龟保护基地。这个海龟保护机构是非盈利组织,致力于对海洋生物的保护和救助。





基地养殖了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海龟,令人大开眼界,原来同样是海龟,还分这么多品种啊!当然,除了海龟,还有鲨鱼哦!





除了可以看到真实的海龟外,这里还以文字、图片、视频、模型等多种方式来像游客介绍海龟的知识,还有喂食表演,让游客在游玩中也能有所收获。那些Baby海龟从埋在沙滩中的海龟蛋中破壳而出,探头探脑地从沙地里钻出来,然后一步一步地,艰难地向着大海爬去,最后终于投入到大海的怀抱,真不容易。






海龟保护基地被旅游小镇包围起来,整个小镇显得相当成熟,有度假村,也有餐馆和各种纪念品商店。据说这里还有整个巴西东北部地区最美的海滩之一——堡垒海滩(Praia do Forte),今天天不算太好,再加上到海龟基地已经挺晚了,我并没有看出这里的海滩有多少过人之处,想来如果天气晴朗的话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最后编辑于 2017-12-06 21:10

举报 回复

flyingdream2010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07 19:09

5楼

5 危险!!!


危险!我必须为这个主题单独开一篇文章!!!

如果,有一个人跟我说,萨尔瓦多危险,我可以不以为然,一笑了之;


那么,当碰到的每一个人都这么说,萨尔瓦多很危险,我就不得不把对危险的关注度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来!


我开始认真地考虑这件事情,查找一切与萨尔瓦多“危险”有关的信息。这种事情,我曾经在肯尼亚干过,没想到,这次又来了,而且比那次更甚。


其实,在人家跟我说危险之前,我前期已经从某些细枝末节中微微觉察出一些端倪,只是不敢肯定罢了,比如:


● 在历史中心区,看到多处有持枪警察在巡逻;



● 司机在历史中心区转了一圈,并没有听从路边黑人的招呼,最后还是将车停在正规楼宇的地下车库才安心;


● 在历史中心区的街上,大家都用手机拍照,极少见到有人拿着单反在晃悠,而一旦进入收门票的圣弗朗西斯科大教堂,长枪短炮就多了起来,形成鲜明的反差;


● 历史中心区的游客的确比较多,而一旦偏离中心区,哪怕只是一、二个街区,就突然变得寂静起来,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下面的照片我是在车里拍的,偷笑)




● 跟司机讨论路上拦出租车的事情,他却跟我说“危险、盗抢”之类的话;


● 跟别人讨论坐公交车的事情,他却跟我说“危险、小偷”......。


● 在酒店的电梯里,我看到这样一句话,“为了防止小偷,请不要将贵重物品留在房间内”。


我第一次如此疯狂地去搜集、研究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安全信息,就像出游前做功课一般,甚至比做功课还要努力!


穷游锦囊


尽管有人说萨尔瓦多是巴西最危险的城市之一,哪怕是在旅游区警察经常巡逻的地方也不会完全杜绝小偷小摸,街上人少的时候更是有可能发生抢劫。不仅如此,洗劫店铺、旅馆或者当街斗殴乃至杀人都时有发生。但是市政府在旅游区和旅行者经常前往的海滩部署了大量警力,在这些地区活动,哪怕对于单身女性旅行者来说也是安全的。大多数抢劫案件发生在早间晚间,周日人少的时间段,或者旅游区以外。如果在巴西购买了首饰等贵重物品,建议把商品与包装分开存放,以前发生过在酒店首饰被从包装盒里取出偷走的情况,旅行者直到离开巴西才发现。


【Lonely Planet】


萨尔瓦多是巴西比较容易被偷或被抢的地方,需要多加小心,尤其是晚上,不要去没人的地方,人群拥挤时要注意自己的口袋。旅行者们在历史中心区普遍反映“像是受保护的物种”,可一旦离开了寻常路径,一切就变得不安全了。Largo do Pelourinho向北延伸至Santo Antonio的区域因夜间抢劫臭名昭著——所以还是乘坐出租车吧。


【巴西25街】


现在人们工资低,失业率高,贫困问题困扰着人们,并且有很多抢劫者喜欢吸毒,为了消费毒品,他们选择去犯罪。事实上,贫民窟的毒贩和黑帮势力是巴西社会的顽疾,大多数抢匪来自贫民窟,他们通过黑市获得的武器助长了各类犯罪行为。此外,警匪交火流弹横飞,罢工引起的城市暴乱加剧了民众的恐慌情绪。巴西各市频发华人遭抢劫、偷窃等案件,侨胞反映,报警总是无任何下文。



【巴西徐老师】


在巴西,炫富=找死。里约办奥运已经办到破产,大多数巴西人相比中国人也是穷得叮当响。尤其是巴西特色贫民窟,单单里约就有几百个,盘踞的黑帮没事就出来持枪抢个劫。要知道,很多巴西人怕被抢劫,出门都打扮成去跑步的样子,因为跑步的人肯定没带钱......


如果你遇到了歹徒,怎么办?莫慌,你身上只有少量现金,没护照,没信用卡,没高级手机,没贵重首饰,这点钱,给人家就给人家了。所以,你只需要迅速掏出所有财物给歹徒就好,如果不是遇到变态,他一定会见好就收,赶紧跑路。


巴西的歹徒不是开玩笑的,他如果拿着枪,99%会是真枪,而且他很可能刚刚磕完药正嗨着,情绪极不稳定。不管你是不是彪形大汉,别跟人家杠上;不管你是不是逻辑高手,别跟人家辩论。巴西的歹徒非常需要得到你的尊重。


被抢完,如果你喜欢有一个报警的体验,徐老师支持你前往警察局报警。如果你是实用主义者,徐老师奉劝你拉倒吧,没用的。



好吧,看了这么多,都是负面的、令人发毛的信息。我在想,这个国家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还让不让人玩啦?


当然,我还是从字里行间中总结出以下几句话:


酒店里,要用保险箱;外出时,走要走大路;天黑了,更加要小心!


这3句话,在萨尔瓦多我时刻牢记,也注意遵守。毕竟,我不甘心就这么待在酒店里,毕竟,我还是很想很想出去玩的!



其实,还有一件棘手的事。出门在外,现金带太多危险这个道理我知道,但问题是,我现在是没钱,没现金也是万万不能的呀。所以,回过头来,还是得想办法搞点现金。


在屡试银联取现失败后,已经对此彻底丧失信心。我决定,动用最后一招,用Visa信用卡取现试试,哪怕会收取手续费和利息很不划算,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走进一家叫作Banco Bradesco的银行,将信用卡插入ATM机,咦?屏幕怎么提示叫我把卡拔出来,难道Visa卡也取不了现?我按提示把卡拔出来,再插进去,它还是叫我拔出来,怎么回事啊?我不死心地再拔、再插、再拔、再插......,Oh my god!


正当我濒临崩溃时,偶一次拔出卡后发现屏幕突然跳转到了“选择语言”的界面,可是可是,这个时候我的卡并不在机器里呀?管他呢,死马当活马医,先点“英文”再说。这下屏幕让我选择卡的种类,我选择“Credit Card”,再让我输密码和取款金额,我照办。机器开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不一会,居然吐钱出来啦,哈哈哈,我成功啦!!!


所以,在巴西用信用卡取现,卡只要插一下就OK了,后面的操作都是在卡已拔出的状态下进行的。


所以,巴西取现哪家强?VISA完胜中国银联!


这次为了取现金,我是费劲心机,天天都在想这事,跑了n家银行,今天终于如愿,太不容易了。哪怕只是取了小小的300雷亚尔,那一刻,我简直比中了大奖还兴奋!


汇率为R$300=RMB634.08,另扣收20元人民币手续费,后来看账单发现还有1.27元的利息。其实我知道要避免信用卡提现产生透支利息的方法是:先往信用卡里存钱,把之前的所有欠款还掉,还要打足这次要提现的金额。其实我也这么做了,但最后还是产生了利息,好在数额不大,也可能当时计算失误吧,记不清不纠结了。


钱款到手,再没什么好担心,走到车站,刚好开来一辆红色883路公交车,招手即停,我一个健步跳上车。



车瞬间启动,飞驰电掣般,窗外的风扑面而来。


那一刻,我仿佛感觉,我在“飞”.......

最后编辑于 2017-12-08 21:52

举报 回复

flyingdream2010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09 00:26

6楼

6 闯LAPA,探Barra,第一次公交车之旅


为什么那么多公交车,偏偏跳上883路公交车?


我没有刻意去选,不过我还是有选择性的。此话怎讲?


没有刻意去选,意思是:萨尔瓦多的公交车,我一概不认识,或者说,一抹黑,所以,随便哪辆都行,无所谓啦!


还是有选择性的,意思是:当然啦,你叫我随随便便来一辆就上,它去哪我就去哪儿,我还没这魄力吧,哈哈!我想去历史中心区和Barra海边,研究多时貌似没有直达车。通过观察,发现有许多车的车头都写着同一个地名,LAPA。查地图发现还真有这样一个地方,而且离我想去的地方还不算太远(当然走是走不到的),属于顺路。这么多公交车都到这个地方,隐约感觉LAPA应该不是一个小站,而是大站。于是,灵机一动,觉得我可以先到LAPA,然后再作下一步打算。


883路公交车是我在萨尔瓦多体验的第一辆公交车,非常好奇。这辆车是后门上前门下,司机见我招手,直接把车开过一点,这样停车时后门正好处于我的面前,非常精准。


上车第一件事,向售票员买票,试着跟司机说“拉啪”(LAPA),他居然听懂了,好激动!


在这里,不管什么车,只要是公交车,1名司机+1名售票员是标配,没有无人售票一说。售票员坐在后门靠窗的位置,面向中间而不是车头。他的面前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什么东西?就是跟那种地铁、景点入口的闸机差不多的一个装置。事实上,不是差不多,它就是一个闸机。


买票就买票了,还要闸机干嘛?一开始非常困惑,后来时间长了,坐车的次数多了,我好像有点想明白了。这个闸机是用来限制乘客的,你不买票想过闸机,没门,转不动的。只有买了票,售票员在里面按一下按钮,才能推动闸机旋转而通过。而且闸机的空挡很小,只容一人通过,一下子走两人是不现实的。所以,我认为,闸机最大的作用是:防止逃票!难道,不装这个真有人会在售票员的眼皮底下逃票,甚至是坐霸王车吗?


装了闸机的不利之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乘客如果有稍微大点的行李就很难通过,别说大行李了,就是我的双肩包,一开始背在身后怎么也过不去,后来总算掌握窍门了,在过闸机时必须把它拿下来,高高举起,先让包从闸机上方跨过去,然后人再倚着闸机通过。还有就是通过速度缓慢,每个人买票过闸机,效率很低,这还是双休日,要是工作日上下班高峰,简直难以想象!


我是付现金买票,票价R$3.60,当地人大多会刷公交卡,“滴滴”声响,即可通过。R$3.60什么概念,折合人民币将近8元,哇,坐一次公交8元,好贵!不过看当地人都,潇洒一挥,若无其事的样子,难道,他们工资都很高吗?从穿着打扮也没看出来呀!我猜想当地人是不是有什么补贴,或者换乘优惠等政策啊?如果是的话,可苦了我等老外啦。


我特地选了一个后排靠窗的座位坐下,把车窗拉开,既可以吹吹风,看窗外的风景,又可以纵览车内的情况。昨天下过一阵大雨,许多低洼路面现在还积着水,车经过时溅起阵阵水花。周六的早晨,车上空空荡荡的,没几个人,司机把车开得飞快,很多站都不停,疾驶而过。



主路上隔一段就可见到一个还在建设中的地铁站,这条线是通往机场的。听说巴西人造地铁的速度缓慢,一条地铁可以造上十几年,政府承诺的完工时间一拖再拖,老百姓真的要望眼欲穿了。好在最新的消息是,这条直通机场的2号线延伸段将于今年年底建成通车,如真能实现的话,那以后就方便多啦!



20多公里的路,即便公交车开得飞快,也用了1个小时。眼见车上的乘客越来越少,直至整个车厢只剩下我一个乘客。我感觉,是不是快到了?可是,这个LAPA怎么没人去呢?不是大型公交站吗?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啊?


车停在一个无名小站,一眼看去很荒,我正想着肯定还没到,售票员却要我下车。我疑惑地望着他说,“LAPA?”,他一边口中回着“LAPA”,一边用手比划着,示意我朝前走,再左转弯。好吧,事到如今,也只有信他一回。


小站的马路对面密集着许多房子,看上去有点破,许多砖房的外墙也不粉刷,就这样了。我对照地图,好像售票员所指的LAPA方向跟地图也对不大上,何况LAPA也不是我的最终目的地,但问题是,我不知道现在身处何方,接下来该怎么走。朝前走有个转盘,分支路还很多,晕!



不管了,先走走再说。转盘中间的广场上有两个足球场,嘿,有人在里面踢球呢。巴西是足球王国,没想到,独自上路的第一眼风景竟是足球!当然,从远处看还算不错的足球场(有围栏,挺方挺大的),到了近处才发现,场地就是那种泥地,黄黄的,不是很平整,当球员跑动或是起球的那一刻还会有水和泥沙飞溅出来。不过球员们依然乐此不彼,踢得甚欢。




球场内,两队激战正酣;球场外,隔着栏杆,观战者也不少。我不禁驻足于此,观赏片刻。巴西足球,也许就是这样炼出来的!



巴西人真会玩,我还想呢这个人行过街天桥里面怎么围了那么多人,还有两根绳子拖在地上,下面有人拽着。看了一会,才发现原来他们可能是在玩类似索道“速”降的玩意儿。行啊,这要是在上海,应该会有人来管的吧!




围绕这个转盘,我稍微向四处走了走,感觉要靠步行走大路到海边的话实在是有点远。其实从地图看或许可以从小路直插过去,但考虑到小路不太安全,还是放弃了这一念想。罢了,既然售票员让我前行左转,就听他一回,前往一探究竟。


老实说,左转后的路虽然修得还可以,但感觉还是很冷清,没什么行人,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LAPA?我的脑海中打了大大两个问号??要不是身边时有公交车经过,我几乎就要放弃。



前方出现一个半圆状斜拉桥,桥下还停着几辆公交车,这就是LAPA车站?我探头探脑了一会,也不对啊,公交车内都是空的,车站也不会一个人都没有吧。与其说这是车站,倒不如说是一个停车场。



走过这个半圆桥,这才豁然开朗,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上好几排公交车站整齐地一字排开,每排站台又分布着好几个候车点,每个候车点都有站牌,清楚地写着哪几路车是在这里停靠,这些车所经过的主要站点名称。



再往里走,哟呵,不得了啊,刚才见到的只是地面的一层,原来它的下面,也就是地下还有一层。同样的格局,同样的庞大,不愧为一个超大型的公交集散中心。在这里,我看到了非常规范清晰的站点指示牌,每个区域还用字母和数字,如A1、A2、A3、...、B1、B2、B3、...、F1、...等予以划分,一目了然。


这还没完,再往里走,就是地铁1号线的终点站,LAPA站。公交枢纽+地铁,简直太方便了。这才是LAPA。




我不知道Barra海边的具体站名叫什么,管他呢,看到1392路的站牌上写有Barra Avenida和Shopping Barra字样,正值中午,想着可以先去Shopping Barra午餐,然后走到灯塔去。行,就它了。1392站牌下的一排椅子一个人都没有,坏了,肯定刚开走一辆,只有等了,好在可以边等边写游记,也不算浪费时间。



坐等的时候,陆续有两个当地人过来跟我说话,估摸着是问路,我当然一个字都没听懂,只能朝他们笑笑。我是不是看上去有点像巴西人啊,哈哈!


边等边写,边等边写。可是,全都写完了,看看其他车也都来过了,有的还不止一辆,而我要坐的1392路愣是连影都没见到过。我当时就想,要是有个什么“萨尔瓦多公交”的APP就好了。


终于耐不住了,不想再抓着Shopping Barra不放,随便找个站名中带Barra的车(有许多车的站名中都带Barra,比如Barra 1、Barra 2之类的),先乘出去再说。


LB2正好符合我的要求,跟随众人排队上车,递上钱跟售票员说“巴哈”(Barra)(千万别根据英文发音把舌头卷起念成“巴拉”,我保证你这样念没人知道你在说啥,在巴西,Barra的发音就是“巴哈”。)售票员跟我说了一堆话,就是不肯收我的钱。我想他一定是说“Barra很大,你要去的到底是Barra什么地方?”我哪知道啊?晕,情急中蹦出一个英文单词“Lighthouse”(灯塔),显然,他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我急了,又蹦出一个肯定能让他听懂的,也是我所知的极其有限的葡萄牙文发音“Shopping Barra”。他一听我要去Shopping Barra,这下好,立马要求我下车,去坐旁边站台的车。得,好不容易上了一辆车,又被“赶”下来了!



我是又气又饿,LB2不让我上,1392又不来,转来转去,才看到原来不远处的1319也是去Shopping Barra的,只不过刚才没注意而已。这一等,又等了好久才终于等来1319路。从找到LAPA车站到坐上1319路,真的花费了很长时间,极为不顺,当然,万事开头难,以后再访LAPA就好多了。车票R$1.80。



1319路公交车的路线是先往灯塔方向的海边走,再转往Shopping Barra,正合我意,所以当看到灯塔时我就提前下了车。


赶紧想办法觅食,看看这家餐厅门前坐着3个老外边吃边聊,门口的桌子上还放着菜单,便拿起看一下。服务员过来问我吃什么,说实话那个菜单上的字一个都不认识,随口说“Fish”,她说有的,我问她菜单中哪一个是鱼?其实我是想看看价格,她的回答居然是“菜单上没有”。怎么这样?





正当我纠结半天准备走人,那3个老外中有1个胖胖的站起来,跟我说了个单词,“Moqueca”。哈哈,这个词我熟,事先做过功课,询问价格,他掏出1个又小又旧的手机(总算还是智能手机),打给我看R$60,行吧,就吃Moqueca了。我这才注意到,原来他不是顾客,是老板!


Moqueca,巴西炖煮,是一种来自巴希亚纳(Bahiana)的巴伊亚(Bahia)或圣埃斯皮里图(Espirito Santo)的炖海鲜。


先前已经品过一次巴西的Moqueca,吃的是炖煮虾,端上来一大锅,味道很鲜,虾仁又大又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是那几小蝶配菜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尤其是那碗黄色的极细粉末状食物(肯定不是麦片),吃不惯,勉强拌了两口饭就不想再吃了。


 

这次点的是Fish Moqueca,炖煮鱼,尝尝新。坐在室外的遮阴处,边听餐厅播放的流行歌曲,边品炖煮鱼,先前等公交的坏心情一扫无遗,慢悠悠地享受美食。


老板显然是个开朗好客的人,他好像跟许多来此用餐的客人都很熟似的,招呼我之后,又回到刚才那桌跟客人边吃花生米边海聊起来。过会来了新的客人,他居然也跟他们热络得有说有笑的,看上去老板的熟客真多啊!当然,老板也没冷落了我这个生客,一会跑来帮我将大锅里的鱼盛到盆里,一会又过来告诉我盐在哪里,柠檬应该怎么用,还主动帮我拍照,非常周到!


饱食午餐,心满意足,这时发生了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


一个衣衫褴褛,貌似乞丐的人向我走来,指指我的桌面,我一看,桌上除了那个已经喝光的空可乐罐还能卖点钱外,其他也没什么东西了,既然他要,手一挥,拿去。


令我吃惊的一幕发生了!见我同意,他不知从哪儿,变戏法似的瞬间掏出1个白色一次性饭盒,好嘛,把我吃剩下的Moqueca的残羹冷炙,以及我不喜欢吃几乎没动过的黄色“麦片”,一股脑儿倒进他的饭盒内。我诧异,难道,他是要拿去喂鸡吗?


扫完我这边后,他又去隔壁另一家餐馆的食客处依样画葫芦讨要到一些剩余食物,也不走远,就在我们的近处自顾地吃了起来。


其实,除了那个黄色“麦片”外,本着不浪费的精神其他食物我还是吃得很干净的,那个大锅Moqueca,我几乎把下面的汤也全都干掉了,所剩真的无几,用汤勺已经撩不出什么东西来,除非用“倒”。就这,他也要?


实话说看到这一幕我真的给惊到了,心里也是不由得一沉!


不说了,把思绪拉回来。老板真的很懂我的心,结完账,他主动提出要让服务员给我和老板拍合影。咦,我的小心思你怎么全知道?哈哈!


Barra的海边有一段步行街,禁止机动车通行,沙滩上摆着一些遮阳伞和躺椅,在此休憩,散步的人倒不是很多。见到大海,很有一种想要下海游泳的冲动,无奈一个人真的很不方便,人下海了东西怎么办?要知道,这里可是萨尔瓦多。出门所带随身物品再怎么精简,手机、信用卡和少量现金总是要的吧,万一这些东西被一锅端顺走了也够我受的!






灯塔、海滩、礁石、城市建筑,在这里组成了美丽的风景线,再加上今天天气不错,走走逛逛,吹吹海风,感觉非常舒服,心情无限好!






安东尼诺堡(Forte de Santo Antõnio da Barra),是萨尔瓦多最古老的城堡,始建于1698年,现在是巴伊亚海洋博物馆(Museu Náutico da Bahia)的所在地,也是巴哈灯塔(Farol da Barra)的所在地,Barra区地标之一。门票R$15/人。








沿着灯塔内的旋转楼梯盘旋而上可以登顶,顶部的视野虽好,但上面有网拦着,总觉得拍照不舒服。倒是在灯塔脚下,城堡上面的平台处,视野一点都不逊色,视角非常开阔,灯塔也更显气势恢宏,我认为是最棒的。当站在这里,站在一个极其开阔的,180度无死角的大海面前,你还能要求什么?






博物馆内呈现着一些葡萄牙大航海时代的资料和展品,讲述着葡萄牙人当年的历史航线,航海的船只模型,以及他们从世界各国搜罗来的宝贝,也包括中国的瓷器等。





从博物馆的窗口望出去正是下面的城堡前广场,广场上停着一辆改装过的厢式货车,上面插着巴西国旗,上层站着几个人,为首的正对着话筒大声地、慷慨激昂地宣讲着什么,周围聚着不少听众,不一会从货车的高音喇叭里还传出激昂的歌曲。我不知道这首歌代表着什么,但听到有个女的在博物馆内也一直在跟唱着,而且一字不落,想必这应该是萨尔瓦多人民,甚至是巴西人民广为传唱的歌曲吧。


出口处有一本留言簿,上面一行一行整齐地写满了游客的姓名、国家、评价等信息,我稍微翻了一下没有发现中国人在此留言,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留了言,并且给了5分好评!


从城堡参观完出来,已是下午16:30了,步行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当然,警察似乎也比先前更多了。我在步行街找了个长椅坐下,面向来来往往的人流,也面向大海,背后就是一排餐厅酒吧,在酒吧外面喝酒聊天的人不时发出阵阵欢笑。在这里,我感受到了Barra海边游客区的氛围。






现在这个季节,17点一过,天就会迅速地暗下来。为了尽量避免天黑赶路,我还是要提前一点踏上返程之路,谁让我住那么老远呢。



我决定到Shopping Barra去坐车,那里有许多公交车经过。从灯塔走过去不远,大概10来分钟就能走到。到底是富人区的购物中心,Shopping Barra的建筑外形很是时尚。但是,同一条马路,这一边是高尚的Shopping Barra和高楼大厦,那一边就是破旧不堪的老式里弄,我不知道那算不算贫民窟,但至少,两边的反差之大令人倍感诧异。





快速跳上一辆在Shopping Barra马路对面一条斜的支路上停靠的1003路,去LAPA,因为现在我只认识LAPA,也只能充分利用LAPA作为中转,车票R$1.80。(其实应该也可以从Shopping Barra先坐车到Salvador Shopping,再转车回去,但保险起见,我还是选了LAPA)。这里的公交车不是很统一的,像1003路就是前门上后门下,跟883正好相反,我在这辆车上终于有机会拍到了那个闸机的全貌!



到达LAPA公交枢纽车站,熟门熟路地沿着来时的路线反向走回环岛,右转,过马路,找到883路公交车站。其实除了LAPA,其他公交站都非常不正规,就一个竖着的写有“Ponto de Ônibus”或“Ônibus”字样的牌子就完了。883路的这个车站算好的,还写了几路公交车,其他车站,连这也不写的,完全靠乘坐人的经验,呵呵!



这个车站有个好处,就是它是终点站,候车的地方有简陋的长凳,可以坐着等,还有个调度员,每次有车来了,他都会把一张纸交给售票员。调度那儿还有个水壶,有的司机和售票员会在停靠间隙倒点水喝。


我也坐在那里等,今天真的很不走运,等了好久,其他车都来了,就是我的那辆883路迟迟不见踪影。天渐渐暗下来,我有点着急,拿手机找到883路公交车和酒店旁Assai大卖场的照片给调度看,再次确认是应该在这里等车,才算安心。


等车时还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个讨饭模样的人走过来指指调度的水壶跟他要水喝。可是,他没带杯子,这怎么喝?只见此人居然从地上捡起1只别人丢弃的一次性杯子,那只杯子里依稀还有些不明残留物,他甩了甩杯子,把里面的东西甩掉,让调度先倒一点点水在杯子里,摇一摇,倒掉,再让调度给他倒满,一仰而尽。我再次被惊到了!


如果说,在国内,有的乞丐是装出来,骗骗人的话,那么,在萨尔瓦多,至少今天遇到的这两个乞丐,是真穷,是真乞丐!巴西的贫富差距到底有多大,从今天的所见所闻来看,我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终于,半个小时过后,883路总算露面。调度很尽心地帮我向售票员说明我要去的地方,至此再无悬念,一辆车就到了。就是在这辆车上,我发现了另一个特点,就是这里的公交车,在上方拉手的栏杆上面都会有一根绳子,这是干什么用的呢?原来,乘客要下车的话,只要提前拉一下那根绳子,司机那头就会发出声响,知道有人要下车,到站就会停车。不然的话,只要前方车站没人招手,车是绝对不会停的。所以,在这里坐公交,一定要眼观四路,提前通知,否则稍有迟滞,再想下车可能就找不着北啦!


午餐吃得又晚又饱,晚上只是想去加油站的BR Mania点个简餐,现在过那个闸机已经非常熟练了。沟通总还是有些问题,比划着想让店员给我切1小块三角披萨,谁知端上来的还是整圆的,好大。我吃了很久,才总算基本把它消灭。为了不至浪费,今天真的是吃撑了!

flyingdream2010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09 07:30

7楼

7 出海Itaparica,游泳+品蟹


我住在酒店的高层,从窗口望出去,视线非常开阔,这里是观赏日落的好地方。每当夕阳西下,太阳染红了云层,耶稣光闪现,居民房的屋顶变得更加柔和,我都忍不住举起相机,把这一刻记录下来。







我开始习惯了伸出大拇指跟当地人打招呼,因为,这不是我们一般认为的夸赞对方的意思,只不过表示“OK”罢了。所以当巴西人向你竖起大拇指的时候,也没必要沾沾自喜呵!


我所看到的竖大拇指的情形有:保安为你打开大门;收银员刷卡成功;两车相会对方让你了;给一堆零钱售票员点数无误......。


吃早饭时,我又被别人误当成巴西人了,那人坐在我斜对面,跟我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我礼节性地冲他笑笑,他大概还是没有觉察出来,吃完起身走人时又跟我说了句Bom Dia(早上好),这个我懂的,立马回一句Bom Dia给他,哈哈!



我有一个计划,一个大胆的计划,就是想出海去玩。哈哈,够胆吧!


为了这个计划,今天早7点不到就出门了。到公交站,正好开来一辆白色车身的公交车,车头屏幕持续滚动着信息。翻得好快,没看清是几路车,只看见其中有一幕写有熟悉的LAPA字样,只不过这个屏幕上的LAPA字体明显偏小,同一屏除了LAPA以外,还有另一行长长的字。我犹豫了1秒钟,下意识地还是向它招了招手。


上车,跟售票员说LAPA。售票员跟我说了一句什么,我当然听不懂,只是简单地向他重复一遍LAPA,好嘛,他把刚才跟我说的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双方弄得有点尴尬,我想我也不用再纠结了,递给他R$10让他找钱,心想管他呢,只要最后把我送到LAPA就行。售票员见我给他的是R$10,连忙说OK,OK,然后给我找钱。


我以为他会按惯例找给我R$6.4的,结果是,他居然只找了R$2.8,也就是说,今天的车费是R$7.2,是平时的两倍!怪怪,怎么回事?有没有搞错?还是故意坑我?


我坐在那里,一时半会没想通,又不知道如何是好。有点郁闷。不过坐着坐着,才发现这路车跟上次的883路还是有不同的。这车的路线是先开到Itapuã的海边,然后再继续开往LAPA。Itapuã看上去是个非常热闹的小镇,路边的小店、小摊很多,人也很多。一帮人在Itapuã下车时,将大袋的土豆、番茄、蔬菜搬下车。难道,他们是在别的地方批发好,然后坐公交到这里来摆摊卖吗?


事实上在ITAPUR,除了我之外,其他所有的乘客都下了车,然后又上来另一拨人。我认为这辆车其实是以ITAPUR为界分成两段(ITAPUR就好比这两段的终点站),只坐其中任何一段车费就是R$3.6,而我是要一直坐到LAPA,跨越了两段,所以售票员要收我双倍的车费!早知如此,蛮好再等一等,去坐那种不分段的公交车,就像883路那样的,又省时又省钱,何乐而不为?吃一堑长一智吧!


当然,坐上这辆车让我第一次领略到ITAPUR海边的美景,一眼望去,无比开阔的海滩令人激动与向往,车沿着漫长的海岸线一路向西行驶,要不是今天已有计划,我真有一种想下车的冲动。


车没有驶入LAPA公交枢纽,而是越过枢纽又走了一小段才停下来。我赶忙下车,发现这反倒是一件好事,因为现在停的地方离我要去的海边更近,理论上走走也能走到,不需要再去LAPA转车了,哈哈!


但是,如果要从这里走到海边,最短路径就是要穿“贫民窟”的狭长小道,走大路的话实在是远了点。怎么办?走,还是不走?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我只稍犹豫了半秒钟,就作出了一个决定,走!


前半段几无悬念,这里看似“繁华”得很,超市、整洁的里弄小巷,有序停放的车辆,可以放一百个心。只不过到了快接近海边大道的时候,才需要走一段狭长的有坡度的小道才能下到海边,而且小道很孤僻没什么人。看到小道旁的房子还算正规,有墙有门的,有的还装了防盗窗,虽心下稍安,仍不敢大意。我走那段小路时,忽闻背后有人在喊话,回头望了一眼,喊话的人是一黑人,他的头从一间房的二楼窗口伸出,而且的确是冲着我在喊。果断地不予理会,加快脚步,快速通过。直至一口气走到海边大道,才松了口气。




今天的天特别好特别蓝,云朵也格外地美,又成功到达了海边,心情无限好!这处的海边在拉塞尔达电梯和模范市场以南,所以我要沿着海向北走。





此处的海滩上聚着好多人,有的在健身,有的在踢球,有的在遛狗,还有一群人头戴花环,好像是一个俱乐部在搞活动。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那一艘艘长长的白色赛艇了。








同样是海滩,这边就没什么人,只有两个流浪汉,和一只小狗。不过从这边望出去,近处散落的小木船,远处停泊的游艇,还有天空中映衬着蓝色底纹的小巧的密密麻麻的“棉花云”,同样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拉塞尔达电梯旁,这座叫不出名的教堂规模丝毫不逊于那些有名气的教堂,外立面看上去很古老,今天居然是开门的。




接近电梯的马路对面,那栋洋气的两层楼建筑是海军基地。仔细看的话,建筑前面有高高的桅杆,桅杆下面是轮船的舵,旁边有带轮子的大炮,入口处有海军士兵值岗。



客运码头就在模范市场的后面,左边有个售票处,这里有Morro de São Paulo(莫罗-德圣保罗,或叫圣保罗山镇)的介绍和班次信息。售票处的3个窗口好像都卖去那里的船票,前两个窗口应该只卖船票,承运的船公司不同,班次也不一样,最后一个窗口应该是旅行社组织的团队游。






售票处有一个身着黄色工作服的人在那里走来走去,看衣服上的标志应该是旅行社的人,见到我就跟我说话,我猜想一定是在推销他们的团队游吧。谢绝他的好意,看了会售票处的信息,直接在窗口咨询。显然售票员什么都听不懂,最后还是要招来那位黄衣男跟我沟通。


得知我想出海的来意,了解到我只想当天往返,他很友好地跟我解释:现在是9点出头,9点那班船已经错过了。下一班是10:30的,船程2个小时,到那里也要下午1点了,而返程的最后一班船是下午3点,所以今天去Morro de São Paulo已经没什么意思了。


他向我推荐的另一种方案是:坐摆渡船去一个叫作Itaparica(伊塔帕里卡)(读作“伊塔不里卡”)的岛,每半小时一班船,船程40分钟,购票从客运码头右边的另一个口进入。




资料说,Morro de São Paulo就像一个度假村的海岛小镇,拥有很多美丽的海滩,并且以丰富的夜生活而闻名,潜水是有的但现在不是季节。我在想,这种海边度假村性质的地方最好还是在适合的季节去,而且一个人去意思也不大,于是乎,放弃了去那里的念头。这样看来,Itaparica正合我意。


感谢旅行社人员的介绍,顺利买到去往Itaparica的船票,R$7,没一会船就来了。刚找了个最外侧的座位坐定,就有人背着一个白色圆桶过来跟我说话,见我不明白,还打开白桶盖让我看,原来里面是冰淇淋哈哈。现在有钱了,轻松掏出R$3买了1个,边坐船,边品尝冰淇淋,感觉好极了!




船启动出发,没想到这样一艘普普通通的摆渡船,竟也有船员在前面给大家做安全演示,搞得跟飞机一样,还蛮正规的嘛!




萨尔瓦多的高楼大厦渐渐远去,有人划着小舟在海面上游弋,云层变幻莫测,这边是白云朵朵,那边却是乌云密布。很快,便到达万圣海湾的另一边,距离萨尔瓦多最近的旅游岛屿之一,Itaparica。






上岸第一眼,便是那乳白色的教堂建筑,以及地上绿色的健身步道和自行车道。我总觉得,一个地方如果有让市民健身的地方,就会让人对它的印象加分。




小镇的主街热闹无比,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商店,车水马龙,尽享生活便利。有特色的是,这里除了那种常规的出租车外,还有身着统一制服,驾驶统一摩托出租车的驾驶员哦。









我从主街的这头走到那头,看看前面不那么热闹了,便折返回码头沿着海边的路随便走走。不时有两边餐馆的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拉生意。也是午餐时分了,当又有一个看上去面善的黑人服务员过来推销,看看菜单还行,客人也有那么些时,便顺水推舟地到海边选了个遮阳伞下的椅子坐下,先要了瓶Skol啤酒开开胃,打算慢慢来,打持久战。


还没等我坐稳,一场大雨突如其来,绝无半点征兆。刚刚还坐着的客人赶紧逃,迅速转移至餐馆的顶蓬下避雨。索性就点餐吧,我看着那张写满葡萄牙文的菜单,一头雾水。然而,邻桌上的菜却让我眼都绿了。





我看到什么了?我看到了:大,闸,蟹,还有蛤蜊!原本还想随便点个汉堡凑合这一顿的我,立即打开Google翻译,开始认认真真地研究起菜单上的每一个菜来。


不研究不知道,一研究发现菜单上还真有蛤蜊和蟹,而且,价格也不贵。当下跟服务员说要点这两个菜,那个服务员一边做手势一边跟我说了一通,好像意思是这两个菜都没有。不对呀,我明明看见邻桌有的,骗人。我不管,指指邻桌的菜,又是好一番沟通,还把懂点英文的老板也请出来,我清楚地在菜单上指着,我要一份蛤蜊,还要一只蟹。


最后呢,端上来的没有蛤蜊,只有蟹,是两只蟹,两只品种不一样的蟹,额,好吧。跟蟹一起上的,还有一块硬的貌似大理石的石块,和一根木棍。这就是当地人的吃蟹神器了,哈哈,比我们的n件套粗糙了100倍!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别看这蟹小,却也算饱满,还能吃到大大的蟹黄。两个品种明显是其中一只好,要是全点好的那个品种就好啦!



酒足蟹饱,天也早已雨过天晴,决定下海一游。通过短暂的观察,觉得这家餐馆值得信任。于是,通过跟服务员的一番肢体语言沟通,到卫生间换了泳裤,把包包和鞋子全部寄放在吧台。我宣布...,在巴西,我,下,海,啦!





享受在,沐浴在、沉浸在阳光和大海中。置身于Itaparica,在海中边游泳边远眺萨尔瓦多城市,水一点也不冷,哪怕只是泡在里面也很舒服。



我想我已经喜欢上这里了,于是,整个下午,我哪也不去,就在沙滩上坐下来,看大海,观游人,吹海风,写游记,其他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无比轻松,无比惬意。





这张以大海和萨尔瓦多为背景,以一对情侣为前景的照片,是我比较满意的一张,也是稍有遗憾的一张。因为其实一开始他们是拥吻在一起的,等我拿出手机对准他们,却已然分开。很希望他们再来一次,然而事与愿违。不过,能拍下这张两人动作神态非常自然的照片,我也满足了。



海边虽好,终需一回。回程船票只要R$5.6,是来时的八折,船的结构和座位跟来时也不一样。看似海浪不大,其实来时的船已经晃得蛮厉害了,而回去的船,那就更厉害喽。那船,开起来简直像荡秋千似的。船上有个女的极其夸张,每次船晃得厉害时都要发出一阵尖叫!






一开始也没怎么在意,但后来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就是有乘客一上船就从座位上方的架子上将救生衣拿下来,放在身边。起先我以为他们是怕冷,把救生衣作为保暖用,但后来发现整个船程他们并没把那件救生衣盖在身上。最后我想明白了,他们应该是怕翻船,是真的拿来救生用的。我猛地记起几天前,真的听人说起有一艘渡船在行驶中遭遇翻船,而且是瞬间倾覆,许多人根本就来不及拿到救生衣就掉入大海,死了很多人。难怪他们要那么干,心有余悸啊!后来我又特地打听了一下,原来那艘倾覆的摆渡船,正是往返于萨尔瓦多和Itaparica的渡船!哦哟!!!



萨尔瓦多的天依然精彩,码头、模范市场、拉塞尔达电梯,在蓝天白云的眷顾下更显壮美。







直接在码头附近的公交站跳上一辆车去LAPA,口袋中的硬币越来越多,很是累赘,正好趁着坐公交用掉一点。也搞不清楚哪是哪,索性统统拿出来让售票员自己挑。估摸着这些钱3、4块雷亚尔总是有的,根据以往经验,车费R$1.8的话,他应该挑出其中一半,把另一半还给我。谁曾想,好嘛,他几乎将所有的硬币都收了去,只留下一毛钱还给我。不仅如此,收完钱还冲我竖了个大拇指。我真给搞糊涂了,到LAPA才几站路啊,居然要收我R$3.6,抢钱啊!


转883路,这次等的时间倒不长。变天了,车开出没多久就下起雨来,还下得蛮大。本来还纠结是否要提前1站下车,去Salvador Norte Shopping晚餐,这下好,还是直接回酒店吧。


说也怪,临近购物中心,雨几乎停了。当车停在Salvador Norte车站的一刹那,当看到Norte灯火辉煌,人声鼎沸的一刹那,我瞬间改变了主意,精神头也上来了,当即决定,下车。



Norte外面扎堆的小摊小贩特别多,显得很热闹不过看上去也有点乱。不得不赞一下萨尔瓦多的购物中心,个个都很现代,Barra的是这样,Norte的也是这样。各种品牌店在这里汇集,一个挨着一个。美食广场占据了大半个3楼,电影院也在3楼。







除了公斤饭,其他都吃不大惯的我总算找到了组织。这里的选择非常多,中午只吃了两个小蟹的我是真饿了,找了一家自选餐厅,狠狠地拿了满满一盆,活脱一个饿死鬼投胎,哈哈!


天早就暗了,从这里回酒店有2km的路,安全吗?到底要不要坐公交车回去呢?权衡再三,考虑到回去的路基本是大路,路灯明亮,车流滚滚,而且这里的公交车着实不便宜,只坐一站路就要花8块人民币真心的贵。我毅然决定,徒步回去。事实证明,安全方面,不用担心,没问题!

最后编辑于 2017-12-09 07:31

举报 回复

flyingdream2010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09 20:52

8楼

8 独走历史中心区,品经典鸡尾酒Caipirinha


今天下雨了,雨势还不小,庆幸昨天去了海滩,如果放到今天的话,那就什么都看不到啦。


老规矩,还是跳上一辆去LAPA的车。这辆白色公交车的行驶路径跟前面的又不一样,车一启动,就右转弯一头扎进居民区,穿街走巷的,等弯弯绕绕够了再回到主路,我一看,呵呵,其实也没走多远嘛,这路给绕的!


途中上来一个男的,一上车就听到从他身上发出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只见他一屁股坐到车尾的左侧,而此时的我刚好也坐在车尾,只不过是右侧,当中还隔着两三个乘客。饶是如此,我还是被“震”得浑身难受,不自在。那种声音,有点像广场舞的声音,但它的音量却是被调到最大,分贝极高,听得让人心烦,受不了。然而,即便如此,我看车上的乘客,包括售票员,也没一个人出来提醒他要轻一点,个个坦然自若,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也算是服了。总算还好,没过几站那人就下了车,车厢这才恢复了清净。


接下来,公交车循着昨天的路线,转到了海边,并沿着海岸线狂奔不已。窗外,风雨交加,打在玻璃窗上形成密集的雨滴;而海面上,远处的海浪高高抬起,似脱缰的野马,无情地扑向沙滩。大自然果然是翻脸不认人,同样的海滩,昨天和今天看到的景象天差地别,截然不同。


对我来说,LAPA真的是一块宝地,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通过LAPA中转到想要去的地方。跟前两次一样,这辆公交车也只是经过LAPA,并没有进入公交枢纽站。我算摸出规律了,凡是那种长距离的公交车都不会进枢纽站,只在外面停靠。这次是车到了环岛,售票员亲自跑到我跟前,指点我就在这里下车,朝某个方向走即可到枢纽站。


今天我想自己一个人再去历史中心看看,需要从LAPA先坐一辆车去拉塞尔达电梯。电梯脚下的公交站名叫“Comércio”,这个站也是个大站,去那里的公交车不少。随便跳上一辆“1”打头的4位数公交,按照我自己的理解跟售票员说了声“Commercial”,呀,他听不懂,再发音“拉塞尔达 Elevator”,哎呀,他居然还是听不懂。我真不明白了,Lacerda难道不发“拉塞尔达”那发什么?晕!最后,还是售票员做了一个手势,顿时化解了难题。只见他伸出一根食指,竖直朝上,并向上移动。哈哈,我拼命点头,聪明!


这一段的车票又回复到了R$1.8,所以,我还是没搞懂为什么昨天傍晚,同样的路程,只不过反了一个方向,从拉塞尔达电梯坐到LAPA,那人却要收我R$3.6。


10点多,历史中心的广场和街道上冷冷清清,就连上次极其热闹的断头台广场,也是空空荡荡,没几个人,只有那个穿着艳丽民族服装的女人,在广场上不停地走来走去,寻找游客合影,招徕生意。








我想去非裔巴西人博物馆,关门;想去Centro Cultural Solar Ferrão,也关门。问当兵的,没想到他还能说英文,原来今天周日,这些博物馆都关门,明天周一才会开门。好吧,又扑了个空。




唯一开着的是一个叫作Igreja De São Pedro Dos Clérigos的教堂,信徒们在这里做祷告,听圣歌。看过了圣弗朗西斯科大教堂,这个教堂其实也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老城兜兜逛逛,转眼已经12:30,我努力寻找LP提到的一家叫Axego的餐厅,然而小巷子实在是像个迷宫,不一会便迷失了方向。正当我寻觅无着,失去耐心,打算去坐电梯时,餐厅居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小小的餐厅一共也就6个台子,顾客却不算少。LP明明说这家餐厅可以半份半份点餐,然而真的去问餐厅却一口否认,没办法,只能点一份了,一个人就是不方便。一份鸡肉餐量很大,我算得在食量上能屈能伸了,也没能完全它们统统消灭。今天是又吃撑了,晚上还是要Light一点。


今天最大的收获,是在这里品尝到了巴西鸡尾酒Caipirinha,这种绿莹莹的酒看上去很像果汁,喝起来也还带着一点点甜味,然而,它毕竟是酒,一种带着青柠檬味的酒,而且是一种度数很高的酒。


巴西国酒Cachaça(卡莎萨),是一种用甘蔗汁蒸馏而成的酒精饮料,烈酒味浓烈,酒精度常见38%~48%。据称诞生于1530年,是巴西人民的真爱和日常,在巴西的地位相当于龙舌兰之于墨西哥或者威士忌之于苏格兰。而今天所品的Caipirinha,正是卡莎萨的经典鸡尾酒,同时也是巴西的国家级鸡尾酒。


算下来历史中心区我已经是第三次造访了,虽然还是没能进入主要的博物馆参观一下,也够意思了。离开前再去电梯旁的天台上俯瞰一下大海,那时候我想,我应该不会再来了。不过,之后我还是又来了,此为后话......







我真的有点吃撑了,原计划去Shopping Barra看电影的意愿已不再那么强烈。这天时阴时雨的,也没啥心情去别的地方。来到公交车站,心里想着,LAPA和Shopping Barra,去这两个地方的公交,谁先来就上谁的车。结果么,LAPA车先来,我毫不犹豫地跳上了车。


也好,今天天不好,提早“收工”。从LAPA公交枢纽走出来,见一帮小孩正在小路上赤脚踢足球,拖鞋全都脱在一边,原来他们不只是在沙地和泥地,在柏油马路上踢球也照样赤脚啊。


趁着天还亮,趁着一整天阴雨间隙难得露出的一丝阳光,我拍下了这个车站的照片。千万别小看这个公交小站,看似毫不起眼,我想任谁也不会想到,这居然是一个集合了多辆BTM公交:883路、883-A路、854路等为一体的终点站哦。看到后面坐着的那个身穿黑外套红衬衣,手拿文件夹的年轻男了吗?他,就是每天在此守候的调度员啦!



每次回家,都会来这里坐883路,调度和我已经认识了。虽然每次互相并无话语,但是,每次见面,我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向对方竖起大拇指,已经非常默契了!

flyingdream2010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10 22:31

9楼

9 萨尔瓦多动植物园,欢乐的巴西国庆节


跟日文与中文的差异相似,葡萄牙文与英文,发音显然存在着明显的不同,文字呢,少部分还有那么些相近,连蒙带猜能猜出它们的意思。比如说:


葡萄牙文,英文,中文


Elevador,Elevator,电梯


Norte,North,北


Promoção,Promotion,促销


Internacional,International,国际


Confirmação,Confirmation,确认


Toalete,Toilet,厕所


Entrada,Entrance,入口


我算找到规律了,葡萄牙文的后缀ção,就是英文的后缀tion。


陆续收到一堆巴西硬币,又让我彻底搞糊涂了。怎么回事?见下图。竖着的两枚银色硬币上面都写了“50”,可它们明显是一厚一薄;横着的两枚铜硬币上面都写着“5”,可它们有明显的色差,这点色差也就罢了,更让人发晕的是,有些银色的硬币上面居然也写着“5”。这让我一度以为收到了假币!!!



后来发现,不管什么币,不管厚的薄的铜的银的,全都是真币,都可以正常使用,完全没问题。使用时只管看上面的数字就行,数字写多少就是多少钱。比如上面写“50”,就相当于5角雷亚尔;上面写“25”,就相当于2角5分;...;上面写“5”,就相当于5分钱。难怪就连天天数钱的售票员有时候也不得不稍稍瞄一眼。


后来问了当地人才知道,那么多种硬币,有些是巴西很久以前发行的旧货币,有些是近期发行的新货币,巴西没有因为发行了新货币就把旧货币淘汰掉,所以造成两种货币并存的局面。反正,都能用啦!


与某些国家相仿,巴西人看上去也很喜欢在墙上涂鸦,在历史中心区如此,在别的地方亦是如此。




我又去Salvador Norte Shopping吃饭了,这次吃的是泰式虾烩饭,有点粘,味道一般。我也知道巴西烤肉有名,不过如果有米饭面条之类的话还是更愿意优先选择。



购物中心的鞋店很多,里面还有著名品牌,哈瓦那人字拖专卖店“havaianas”,最贵的也基本不会超过人民币100元,比国内买要便宜。实际上这个牌子我在许多地方都见到过,历史中心区有,购物中心有,机场也有,有很多。



9月初,巴西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国庆节,这么好的节日,千万别浪费了,于是,我再次出发。


有点想去萨尔瓦多动物园,但看上去天气不佳,备选方案是Shopping Barra,今天国庆节,不知道在Barra灯塔那边有没有活动,反正基本上在一条线上,两者离得也不算很远。


偶然发现846路是可以直达Shopping Barra的,太好了,这样就不用到LAPA转车了。要知道,巴西的公交车贵,我又没公交卡。我的心得是,要么不坐,要坐就狠狠地坐,距离越长越好,反正价格是一样的,尽量避免转车。从酒店到市区要8元人民币,不过看在20多公里的份上,还不算太亏,哈哈!



这次特意等到了846路才上车,从Itapur到Shopping Barra附近,整段路都是沿着海岸线行驶,每次经过那里我都有一种想中途下车的冲动,要不是今天时阴时雨的,可能真的会改变计划呢。我还是忍住了,好风景应该留在好天气的时候去观赏,也许,明天吧!


中途靠站,从前门上来一人,一上车就往乘客手里塞东西,什么情况?看到人家都拿了,我也接过,一看是一块口香糖。我的第一反应是,哦,这是试用品,免费赠送的。可那人发完口香糖却并不下车,而是返回车厢前部面对大家发表起“演说”来,一通“演说”完毕,居然又逐个来收回他刚刚分发的口香糖,当然啦,也有少数乘客花钱买了。原来还有这种推销方式,我是开了眼了。当然,我还是和大多数人一样,将口香糖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还好没把它吃了!


这样的推销并非仅此一例,后来发现,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反正,一会上来一个,一会又上来两个,套路都是如此,先把商品发给大家,然后大声推销一通,完了要么成交收钱、要么回收商品。


最绝的是,此程最后上来一个身着艳丽服装,看上去男不男女不女的人。虽然此人头发卷卷的,戴了个超级大的胸罩,下身穿了裙子,还很夸张地将裙子撑开,但明眼人一看就能识别他是个男的。这个人还真逗,上来后并没有任何东西发给大家,而是直接在前面开说起来,语速飞快,表情极其丰富,边讲还时不时地撅一撅屁股,引得大家哈哈大笑。我当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从大家每分钟都要笑10次的频率来看,他的演技显然是一流的。此人属于空手套白狼,他不卖任何东西,仅凭一张嘴皮子,一身奇装打扮,加上丰富的表情和夸张的动作,竟使得乘客们纷纷掏钱,是模子!


我想过了,天不好就不去动物园。然而真的行进到动物园附近,天居然又转好了,当机立断,下车。其实下车的地方离动物园有段距离,没有站名也不像拉塞尔达电梯那样有什么标志,问也白问,完全凭感觉,估摸着差不多了就下呗,还好有离线地图。


既然天好起来了,下车地又在海边,第一反应是先过马路,近距离地看看蓝天白云下的大海,看看沙滩上、小足球场正在带劲踢球的球员们,看看那些在海边休憩、放松的人们,这才折回。






正欲过马路,忽见到这里有许多警察,路边还停着一辆公交车。只见车上大多数人都下了车,并且逐个接受检查。警察要求他们双手双脚趴开,转过身去面向公交车背朝外,除了仔细搜身外,连包包都要翻。看这阵势,我估计是车上发生了偷窃,稍微看了会,貌似最后警察也没有发现什么,后来所有的乘客又上车,走了。



穿过马路,便是几个大腹便便的黑色女性雕像。瞧,像不像“萨尔瓦多欢迎您”?动物园的大门隐藏在小路的深处。当路边出现许多卖气球、卖小食的摊贩,我知道,我走对了。






萨尔瓦多动物园(Parque Zoobotãnico)居然是免费的,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据介绍,动物园始建于1958年,主要用以开展对濒危动植物的研究。公园内有鸟类、哺乳动物、爬行动物,还有大西洋森林遗迹。所以准确的说,应该是萨尔瓦多动植物园。





首先进入的是鸟园,数量繁多的赤色尖嘴鸟儿在园内自在地生活着,时而展翅飞起,时而闲庭信步,时而享用着属于它们的美食。





那个被水池圈起来的圆形小坡是猴子的领地,它们有的在水池边玩耍,有的在树枝上玩耍,还有的在睡大觉。





不知从哪儿传来欢快的鸟叫声,还一唱一和,此起彼伏的。循声望去,原来,除了眼前在地上走动的孔雀外,小卖部的屋顶上也有一只孔雀呢。




乌龟在水中看似不动,一旦动起来,也蛮呆萌、蛮发噱的!




黑熊有一大块专门的区域,还建造了假山,它老是走来走去的,似乎有用不完的体力!



动植物园内还可以见到河马、斑马、蟒蛇、鳄鱼、鹿,等等,当然大面积的郁郁葱葱的绿色植被也令人感到非常惬意。








这里是小朋友们爱好的所在,小卖部生意很好,还有扮作小丑模样的在兜售小玩具呢!



出动物园,不打算找公交车,只是寻着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方向随便走走,顺道吃个午饭。一处异常开阔的大门吸引了我,走近一看,上面写着“UNIVERSIDADE FEDERAL DA BAHIA”,立刻猜想这大概是一所大学。顿时来了兴致,如果能参观一下这里的大学也不错哦!



可是,大学的大门显然是关着的,只能通过大门的栏杆望到里面。我还是有些不甘心,走到门边看有没有什么机会。铁栏杆的里面站着两个兵,还有一个女的不知道是不是里面的老师或工作人员。


望进去里面是一条宽阔的大道,一旁的建筑看上去也不太像教学楼的样子,让我严重怀疑这到底还是不是个大学。探头探脑了一阵,自觉有些无趣,正打算离开,里面那个女的倒主动走了过来。我礼节性地朝她笑笑,她也还以微笑。便问她,这是不是一所大学?显然,她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讲了几句都是在鸡同鸭讲。我掏出手机,打开Google翻译给她看,她应该是看懂了,不过,并没有在我手机上写的意思,而是叽里呱啦又说了一通。好吧,我看看是没戏了,便朝她笑笑转身欲离开。


谁知,此时她竟打开门让我进去。哈哈,我大喜,既来之,则进之。进门后,打着手势问她是否可以沿着大路往里走,她居然看懂了,指向另一条路,示意我从这条路进去兜一圈。太棒了!


路边牌子上的意思。我理解为,这个大学的简称为UFBA,到现在已有70年的历史了,箭头指向了不同系与专业的学院所在的方向。这个UFBA的建筑看上去很是普通,不过整个校园倒的确像花园一样,绿意盎然的。



学校里同样充满着绿意,教学楼的墙面上满是涂鸦。里面还有一栋建筑很像烂尾楼,上面涂鸦的字我饶有兴致地查了一下,意思是“罢工!不要选举”之类的,反正应该是表达了书写者的一种抗议心态。









不早了,感觉好饿,正打算找出口出去,呵,那幢房子看上去好像是餐厅呢。果断进入,还真是食堂。别看外面没什么人,这个点在食堂吃饭的人还挺多。餐食放在一处供大家自选,进口处坐着一个女的,桌上放着些硬币。立即上前询问我可以在这里吃饭吗?要多少钱?她边说边打着手势,虽然没听懂,但那意思应该是非本校师生是不可以在这里用餐的,不对外的。得,只好另觅他处。





天气多变,又下起雨来。失去了LAPA和Shopping Barra之类的地标,我对能找到去艺术博物馆的公交车已经不抱希望了,只能硬着头皮,孤零零地在萨尔瓦多的街上走着。路上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行人,还是这个原则,尽量挑大路走。城市的排水系统显然有很大的问题,哪怕是大路,哪怕雨不算很大,地上还是很快积了水。我边走路边还得看着点,别让从身边驶过的汽车溅我一身。


直到来到一个雕塑广场,才总算有了点人气。市民多了,小贩多了,玩耍的儿童也多了。





掠过雕塑广场,穿过隧道,终于走到海边。继续边沿着海边走,边努力寻找着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标志。走着走着,靠近海边的下方有个白色建筑挺显眼的,我还在想要不要顺道下去拍个照。再仔细查看地图,呵,此处不就是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所在嘛!好吧,路上可没任何标志哦!





沿着斜坡下去,底下有扇门,关着,奇怪,网上明明说今天开门的。轻推小门,居然开了。里面的院子,除了一个坐在棚下的保安自顾地打电话外,别无他人。保安聊得投入,不时发出哈哈大笑声。


我四下张望,白房子的门是关着的,旁边的小路也不知道能不能走,茫茫然还是得问保安。总算等到她放下电话,一问果然还是不明所以,还得借助手机翻译。好嘛,网上说的是骗人的,今天还是不开门,明天才开。又一次白跑,我这次大概要跟博物馆无缘了。


心灰意冷的我,打算向拉塞尔达电梯方向走,随便上一辆公交回去。哪里知道,这一段根本没有公交车站。岂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走着走着,发现马路对向居然堵车了,而且还很严重,半天不动。再往前走,哇塞,我听到了,看到了,电梯前的广场上,一个大型舞台上,主持人正在不停地演说着,而底下的人群,随之欢呼、鼓掌,密集度之高,更是前所未见。







当富有韵律节奏的歌声响起,观众们更是按捺不住,随之一起摇摆、舞动。简直太热闹、太欢乐了。





人流再多,也还是比较有序,还有那些身着统一黄色和绿色服装的工作人员或志愿者再维持秩序。



小贩们也抓住难得的机会,摆开架势,生意异常的红火。





是的,这才是巴西的节日,这才是国庆节,这才是欢乐的海洋。


我也按捺不住,挤进人群,融入到萨尔瓦多人民中间,与他们一起,去感受、去体验节日欢快的氛围!


今天的高潮不用说,就是这里了。然而,尾声也精彩。就在我准备踏上返程,回头一撇,哇,日落十分,夕阳西下,海面、码头、游艇、彩云、晚霞,好美,那一刻,竟似乎有一种感动!






去LAPA跳上的是一辆16XX路的公交车,习惯性地递给售票员两元雷亚尔,让他找两毛,那人边扬扬那张纸币边冲我指指,还吼了几句,看上去有点凶,有点急,一幅来者不善的样子。我懂他的意思,就是车费要R$3.6,而不是R$1.8。但你也不用那么急好伐!


好多次车坐下来,我的经验就是长途R$3.6,短途R$1.8,事实也基本符合这一规律。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有的收我R$1.8,有的却要收我R$3.6。难道,因为我是外国人?我在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本地人谁还会坐贵的车,肯定都去坐便宜的了,车都一样的。


还是883路好,给了R$20,准确地找回R$16.4,20多公里哪!


这次的883路车司机和售票员对我表现出巨大的好奇与客气,开口便问“Japan?”,我回答“China”,还附加吹捧了几句萨尔瓦多。特别的,一上车,司售人员就给我指定了第一排靠门口的单人座位。直到后来下车时才发现,原来我坐的那个位子,是老弱病残孕专座。当然啦,这是巴西,不要紧的哈哈!

最后编辑于 2017-12-10 22:34

举报 回复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