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穷游论坛

黎巴嫩72小时(上篇):触摸新月之刃——走进真主党基地

旅游攻略论坛: 西亚其他国家 以色列

黎巴嫩72小时(上篇):触摸新月之刃——走进真主党基地

路暮东
路暮东 7袋长老
2017-12-23 535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路暮东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23 05:17

1楼

前言

最近中东乱象丛生,仿佛新的战事一触即发。某种不可遏制的焦虑感,让我不时回想起不久前去过的黎巴嫩。我和Y君,在这个遍布神奇、充满矛盾之魅的蕞尔小国,仅仅逗留了三天72小时,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我们曾在一日之内,由贝鲁特出发,从蔚蓝的地中海走到叙利亚边境,寻访了安杰尔巴勒贝克两处无可比拟的世界文化遗产,然后经黎叙边境三千米高山砾壁,转入雪松峡谷胜境,感受大文豪纪伯伦仙乡卜舍里的清新气息,一路混淆跳跃着迷乱又清晰的赞叹与愉悦。我们沿着贝城著名的绿线游走,钻进精美绝伦的国家博物馆,挑灯夜游星星广场。我们来到比布鲁斯,在十字军城堡边上的考古遗址,隔空轻抚三千年前出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字母文字。然而,与所有这些美好感触相生相伴,是无处不在的紧张感与压迫感。此般复杂情绪心态,在真正走进大名鼎鼎的真主党核心控制区域时达到高潮,许多感慨与思索久久难以忘怀。

一 暗夜贝鲁特

埃及而抵贝鲁特,已近黄昏时刻。下榻的酒店位置颇佳,首都名声最响的景点鸽子岩俯瞰无遗。时值仲夏,夜幕初上,在城市中心星星广场,行人却是寥落无几,似乎有负“中东小巴黎”的美誉。反而处处可见持械武装人员,平添几分紧张气氛。回到鸽子岩所在这条滨海大道,频见豪车飞驰,但闻夜夜笙歌,才有一些奢靡气息。在相当于广州宵夜的时间,于街边餐厅品尝了几道黎巴嫩菜肴,自然要比埃及干巴巴的烤炭般食物可口得多,更加吸睛的可不还是衣着得体入时、围聚享用水烟的俊男美女哩。

在此次过境顺带一游的计划中,寻访真主党实际控制区域,是首要的目的。这个自幼大名不绝于耳、至今仍被美国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的军政实体,近年来在中东大舞台上愈加活跃。我们有机会当一回从东方来的斯诺与马海德,紧张但并不恐惧。紧张是环境使然兼之担心被误解的本能反应,可为什么要害怕呢?真主党不是塔利班、不是IS,在宗教上并不极端,因而不会无差别仇视外国人与异教徒。稍微梳理一下黎巴嫩及该组织的历史,就更容易理解真主党的性质与立场了。

众所周知,黎巴嫩一直是一个战乱频仍的国家。从非常久远的历史开始,这片土地就是中东“肥沃新月地带”的一部分,亚述、波斯、罗马、拜占庭、阿拉伯和土耳其等强权此伏彼起,许多不同民族、不同教派的人民于此繁衍生息,千百年来比邻而居而又难以融合。特别是近现代奥斯曼帝国与法国委任统治期间,黎巴嫩与叙利亚时而合一、时而分治,其人口构成变化及相应的权力分配渴求,为20世纪70年代爆发的十五年内战以及延续至今的纷争埋下根源。

伊斯兰文明自从崛起近一千四百年来,像挤海绵一样,逐渐将其它宗教势力排挤出中东,黎巴嫩便是基督徒赖以聚居的最后一颗水滴。1926年独立后,天主教马龙派为主的基督徒尚占六成人口,在法国人设计的政治结构中占据优势。马龙派、伊斯兰教逊尼派及什叶派三家依次分享国家主要权力资源,属于什叶派分支的德鲁兹人与希腊东正教派、天主教派亦有一席之地。

1970年,脆弱的平衡被打破了。阿拉法特领导的巴解武装与几十万巴勒斯坦难民由于受到约旦政府驱逐,转而进入黎巴嫩,以此为攻击以色列的基地。黎巴嫩自此深度卷入阿以冲突,各派纷纷站队,城头变幻大王旗,五年后内战爆发,进而招致以色列和叙利亚一南一北长年的武装干涉与占领。黎巴嫩在陆地上仅与叙以两国交界,遭受强邻包夹,岂能独善其身,这也是其国地缘上的先天不幸。

各派失血达到某种程度,就会达到了新的平衡。1990年内战结束,黎巴嫩进入了一段相对和平发展的时期。此时,在内战中发轫与崛起的什叶派真主党,一跃成为最强势者,不仅拥有强于政府军的武装力量,还有了固定的地盘,建立了实际上的国中之国政权。

一本叙利亚学者较早前所撰的《真实的黎巴嫩真主党》被翻译引进,该书详细分析了真主党因缘际会大获成功的原因,小弟窃以为与我国史上某些边区的发展壮大历程颇为相似,具体不在此展开。更具有现实意义的是,作者很有预见性、一针见血地指出:真主党之存在,其格局不仅仅局限于对抗以色列,而且对于构建及巩固从波斯湾北岸伊朗、伊莱克到叙利亚、黎巴嫩的什叶派新月走廊,战略意义十分重大。

实际上,真主党创始人穆萨维,以及第二代领导人中的精神领袖法德拉、现任总书记纳斯鲁拉,均是曾在伊朗求学的教士,与德黑兰高层有着深厚的渊源。在早前的二三十年,来自伊朗、借道叙利亚源源不断的全方位援助,哺育真主党坐大一方。而自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同属什叶派的阿萨德阿拉维派政权摇摇欲坠,又是真主党全力以赴在叙血战相助到底,此等血浓于水的休戚,实非外人可体会。

Y君与我在中东游走的时候,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势力在俄罗斯的强力支持下节节胜利,新月地带看起来愈发巩固。然而风云诡异、变幻莫测,就在这个月,川普总统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俄罗斯仓促撤出叙利亚,逊尼派老大沙特逼迫黎巴嫩遇刺身亡老总理哈里里的儿子、现任总理小哈里里宣告辞职,并与以色列暗通款曲、酝酿阴谋,地区形势突然严峻起来。此乃后话,当时局势看来尚属太平,至少南部比北部要安全一些。

本来,黎巴嫩国土面积不过一万平方公里,贝鲁特居中,市区有三个“长途”小巴车站分别开往南北东方向,路边招手即停,至最南或至最北约两小时车程,很是方便且票价低廉。可是,我们此去一个主要的目的地姆利塔基地,恐无直达的公共交通,出于安全考虑,也是包车为宜。

说到包车,其实车辆并不重要,黎巴嫩的路况不错,挑则司机相当讲究。准确地说,是司机挑路线。往东去往几个旅游胜地的路线,任谁都但走无妨。但是,往北部的黎波里,其时潜伏着大量的IS极端分子,除了逊尼派司机,大多是不肯去的(何谓危险又如何判断风险程度,下文再议);赴南部的真主党地盘,自然以什叶派司机为佳。毋需我们特别提出,酒店帮忙联系的司机,恰如所想,一笑。

截至2017年12月,伊朗、伊拉克中央政府、叙利亚阿萨德政府以及黎巴嫩真主党地盘,在地理上是贯通的。在这种连接,在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势力乃至潜在的沙特以色列联盟的持续攻击破坏下,随时可能断裂。根据冀开运《伊朗综合国力研究》一书的数据,伊朗以其中等强国的规模与实力,维持一道如此漫长的战线是非常吃力的。因此,俄罗斯到底会不会真正从叙利亚战略撤退,是时局变化的最关键因素。

另据王霏《叙利亚现代民族国家构建研究》一书称,包括黎巴嫩、叙利亚在内的中东北部大片地区,在阿拉伯文献中称作沙姆al-Sham,相对麦加居中的位置,意为“左边的陆地”,而也门al-Yaman是“右边的陆地”。由上图可见,所谓的左边和右边正是什叶派聚居之地,当下亦不幸正处于战争之中。

上为黎巴嫩政区图,此去真主党实际控制的主要城市有西顿Sidon、提尔Tyer和姆利塔Mleeta。


最后编辑于 2018-02-05 09:23

举报 回复

路暮东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23 05:42

2楼

二 香蕉园西顿

次日,从贝鲁特往南开,出城前后堵车比较厉害。大胡子司机英文一般,亦不喜言语。大约半个多小时后,眼前突然闪现一片绿油油的香蕉地,令人惊诧不已。怎么会呢?印象中的香蕉,本应是热带丛林的特产,为猿猴之天赐。不料,在中东这个脑海中除了大海就是沙漠的地带,竟存在大块大块的香蕉园。且说离开后,陆续补充阅读相关书籍,偶然发现一本以黎巴嫩为背景的小说,就叫《香蕉的低语》。翻着这本书,那些曾经努力去了解和理解的名词,内战、绿线、难民营、马龙、德鲁兹、先知以及火箭弹等等,又在心头泛起。一贯喜欢以诗文佐史的作品,不凡的国度和城市,一定有精彩文字为其写生立传,令尔熠熠生辉,使人神往荡漾,让旅行更加充实而余味绵长。


西顿与稍后到达的提尔,都是二千多年前就兴盛繁荣的腓尼基海港城邦,在《圣经》里多次提及。这里最显著的古迹,当属一座十二、三世纪十字军占领时代所修的海边要塞。历史记载,随着十字军与穆斯林势力的斗争消长,此堡曾三修三毁,现今所见仅余十之一二,进入其中就会发现当年为便利操作火炮而设计的结构。从城堡望出去,港口吞吐有序,渔夫自得其乐,倒是一番和平景象。根据LP指南的描述,西顿城内的市场与旧宅颇具阿拉伯风情,值得步行慢慢品味。只可惜我们时间紧迫,只能穿徐而过,奔向下一个目的地康复之神神庙。

康复之神作为西顿的保护神,在公元前一世纪罗马人到来之前,已经于此被供奉了六百多年。罗马人以一贯的实用宗教包容精神,将之逐渐改造为一座供奉爱情与生育女神Astarte的神庙。无独有偶,从印度到中土的观世音菩萨,也经历了由男而女的形象变化,可见无论东西方,但凡掌健康及生育一类个人事务的神明,还是较易让人感到亲近信任的女神担当为妙呵。

女神庙不太易找,来到后发现居然隐于一座私家果园之中。难道小亚细亚的历史遗迹如此丰富,以致无法全部保护起来么?这家大人不在,一个小屁孩,甩着酱爆式半赤臀,很乐意带着我们四处溜达。残垣断柱之中,尚能找到一具女神宝座和两座浮雕,全属罗马风格。早期腓尼基人和波斯人曾占据的痕迹,已不知不觉被后来者抹去。罗马人的宗教观、宗教建筑和宗教活动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化用一本名著的书名:罗马人真的相信他们所供奉的神明吗?在黎巴嫩纪行的下篇中,小弟将会尝试谈谈自己的看法噢!



最后编辑于 2017-12-24 15:29

举报 回复

路暮东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23 06:09

3楼

三 火箭弹基地姆利塔

经过一两道关卡,进入西顿以南的路段,一股浓烈的战地气息扑面而来,顿时感觉精神抖擞。路边处处并排飘扬着黎巴嫩国旗与真主党黄色旗帜,领袖与烈士的大幅画像张贴在每一个显眼的位置,车辆盘绕驶向靠近纳巴泰地区的A'mel山区。这里曾经是真主党开展抗击以色列入侵游击战的一个重要驻地,如今改造成抵抗遗址,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随着海拔上升,分别在北南几十公里外的西顿和提尔双城逐渐清晰可见。我和Y君讨论起地势,不禁嘀咕这座孤峰不就是与街亭一般的死地么,若遭遇敌军围困,岂不是坐以待毙吗?

心中怀着疑问,踏进刻着“诉天之地”字样的基地大门。甫一进来,便是一处巨大的坦克坟场,其中摆设着两辆被击毁的坦克,其中较新的一辆是以色列梅卡瓦4型。起先我以为是实材,Y君晒笑说道若是真坦克,其炮管是不可能掰弯又打成一个结的。不过,根据中立媒体报道,在最近一次2006年为时34天的战争中,真主党方面确实击毁了至少4辆以上最先进的以色列坦克。巨坑内还散落着许多以军士兵的头盔,一顶头盔便是一项首级,筑京观示威的做法,古今中外皆然。

走过战利品展示区,转而进入坑道遗址。大抵自火炮大规模运用以来,坑道便是弱势防御一方士兵最后的希望与慰藉。观察哨是一道阵地中最危险的位置,驻守的士兵往往最先被闷头放倒,或许因此更加需要领袖画像提供的精神庇护。总书记纳斯鲁拉怎么看都透着一股书生气,不知法力如何呵!与之前小弟在越南参观过的地道相比,此地因为是山岭,挖掘费力,坑道既不够深也不够大,恐怕兵临城下时实战防护效果欠佳。与六次中东战争相比,我们都不太了解历次黎以战争的具体过程,甚至都不太肯定以军是否曾对这座或者类似的坑道发动过攻击。

真正让真主党名扬天下的杀器,毋庸置疑,绝对是火箭弹。火箭弹既可以通过火箭炮密集发射,也可以单兵作战灵活运用。在丛林展示区,现场连线大学同窗、军事专家展哥,确认赫然在列的管状武器,既有老款苏制喀秋莎火箭炮,亦有某东方大国生产的经典爆款107mm、122mm口径火箭炮。这些火箭炮想必从经伊叙辗转而来,绝非真主党所能仿制的,恐怕该组织连生产制式炮弹都颇为费劲。火箭弹是真主党用以实战和恐吓式袭击的主要武器,早先型号有效射程约70公里,基本覆盖以色列北部的特拉维夫地区,在历年战争中造成大量军人与平民伤亡(当然,黎巴嫩要付出数倍甚至十倍的人员代价)。在以军没有达成预定目的、被视作失败的2006年战争后,以色列痛定思痛,很快研制开发出“铁穹”防御系统,战术拦截能力大大提升。可悲的是,军备竞赛永无止境,兴亡百姓皆苦。据可靠消息,真主党目前已装备射程达到国际公约规定极限300公里的新型火箭炮,矛盾相争,尚不知鹿死谁手耶!

参观完阵地,走进陈列室内部。我注意到,与世界上大多数战争博物馆不同,这儿并没有将太多空间用来展示以色列军队的“暴行”,而是专注于介绍敌情、宣扬胜利及渲染敌方失败。此般气概,作为中立的旅行者,也颇受感动。相比之下,真主党制作的宣传短片,水平比较原始,镜头一直在抖,动员基本靠吼,令人不敢恭维。


最后编辑于 2017-12-24 15:31

举报 回复

路暮东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23 06:14

4楼

四 国境之南提尔

提尔,在中文版《圣经》里叫做“推罗”,为西顿人所建又后来居上超越了西顿,成为最重要、最伟大的腓尼基人城邦,在古代传说和历史上写下辉煌的一篇。可能很多国人没有听说过这座城市,但大家肯定都知道欧洲全称叫做欧罗巴洲,这个欧罗巴就是希腊神话中被宙斯诱拐的提尔公主。相对后发的希腊人对腓尼基文化热心吸收,引进腓尼基字母,学习航海技术,喜爱当地特产紫红色染料,就连大学者毕达哥拉斯青少年时期也曾在提尔求学。提尔人的足迹遍布整个地中海世界,后来与罗马人争雄、一度翻越阿尔卑斯山饮象台伯河畔的迦太基,便是他们建立的殖民地。根据历史记载,亚历山大大帝33岁前就几乎征服了全世界,却在提尔受挫长达七个月之久;在此之前二十多年,在反抗波斯人统治的斗争中,西顿全城四万军民集体自焚,长幼皆以死明志。这份不屈的硬气,或许正是今天黎巴嫩人民坚强抵抗意志的源泉之一。但是,正如上帝造了一枚硬币,有正面就必然同时有另一面。古代腓尼基人的南部邻居犹太人,也是极为坚韧的民族。迦南人与希伯来人相爱相杀三千年,至今延绵不绝。此等孽缘,莫非前定。

想到之前一直思考的问题:为何占据绝对武力优势的以色列,在过去几十年中反复出击,也没有能够彻底消灭真主党,对方反而不断做大做强。作为中立观察者,暂且撇开道德判断,我想这与真主党多少学习吸取了东方大国建党开国领袖革命战略思想有关系,真正领会了把根据地建设好、寓兵于民的指导精神。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下,以色列发动无差别攻击军人与平民的全面战争,将受到世界上很大压力与制约,即使在武器上占据绝对的代际优势,也无法完全破解对方军民一体的策略。对双方而言,平日提高警惕,必要时以战迫和,争取有利的和平条件,而非彻底消灭对方,恐怕是彼此心照不宣唯一的现实选项。

在这里,不妨以巴解组织作为对比。阿拉法特时期的巴解武装与流寇无异,而在基本和平实现之后,无论是法赫德还是哈马斯,他们在自治地区的治理乏善可陈,其领导人一直受到领取沙特金援、却抛下人民在迪拜花天酒地的指控。以色列止战而胜,巴勒斯坦因和向颓,堪称阿拉伯世界又一失败典型。

在提尔的古代遗存十分丰富,海滨这一片古罗马道路及古竞技场遗址尤其壮观。很可惜当日未开放,只能隔着栏杆留影一张。在黎巴嫩的几天,地上所见遗址,几乎全都是罗马时期的产物,更早的文明历史,要么在博物馆里,要么仍藏于地底。朋友们互侃文明历史,言必称希腊罗马,不是没有道理的。


最后编辑于 2017-12-24 15:33

举报 回复

路暮东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23 06:19

5楼

五 后话


快进快出真主党地盘,以外人之身,历藩镇兵家重地,未免黔首惶惶。在回贝鲁特的路上,我问Y君对真主党的未来怎么看。

我们想了想,几乎同时喊道:“假使以色列消失了,在黎巴嫩真主党还有什么存在的理由与价值?”

所有的政治军事组织,都必须有长期存在的现实敌人,如果没有,那也要制造出假想敌,否则必然失去合法性依据,自身也会逐渐腐朽。

如果不想缴枪放权,真主党别无选择,只能坚持反以到底。可是,在当今中东,曾主导整个二十世纪下半叶的阿以矛盾已经不再是主要矛盾,目前焦点是逊尼派与什叶派的激烈角逐。作为什叶派新月之刃,真主党所扮演的角色,也在半知半觉中悄然转变,其战略重心已经北移到叙利亚。于是乎,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要去黎叙边境走一走、看一看。

至于安全与恐惧的问题,我无法给予朋友们任何建议。黎巴嫩目前是一个非常有魅力而又相对安全的旅行目的地,但是,其中遍布许多难以言喻的底线与规则。作为一个对自己、家人和本国政府负责的旅行者,理应多加了解和尊重访问国的历史文化背景和宗教政治常识,切忌为了满足肤浅的猎奇心理而冒无谓的危险。或许吧,对未知的世界,了解得越多,不安就会随之削弱几分。

可是,谁也不知道战争何时又会重来。2006年7月,一百多位死于真主党火箭弹袭击的以色列平民避无可避,上千名黎巴嫩群众同样死于非命,即使你是外国人,在贝鲁特国际机场遭受以色列空袭时除了听天由命又能做些什么?念及于此,小弟突然感到一阵头晕,感觉司机开得太快提出抗议。

这位忘记是叫哈桑还是阿卜杜拉的大胡子一本正经说道:“亲爱的盆友,我们必须开得越快越好。你知道,开得越快,就越不容易被狙击手瞄准和击中呵!”


(黎巴嫩行记未完待续,敬请期待下篇《世界之最古迹寻访录》。)


附录:参考书目

不一一敲打书名了,直接将政治历史部分参考书目上图吧。文化艺术方面的参考书目,在下篇中再补充。衷心感谢所有的作者、译者,你们让我在这个神奇的国度和更为广袤的时空中再度遨游。谢谢!


最后编辑于 2017-12-24 15:38

举报 回复

desturic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09 12:09来自穷游APP

6楼
你太棒了。你推的几本书以后等了解多了 也会拿来读 毕竟我是阿语专业

驴克 14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12 13:48

7楼

这游记早已超出了普通游客的视角,比如我看到任何坦克,那只是“坦克”,LZ还能分出型号来,佩服!为什么第一章节“暗夜贝鲁特”一直在审核中看不了呢

路暮东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12 14:04来自穷游APP

8楼

回复 7楼 @驴克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这游记早已超出了普通游客的视角,比如我看到任何坦克,那只是“坦克”,LZ还能分出型号来,佩服!为什么第一章节“暗夜贝鲁特”一直在审核中看不了呢

查看全部引用

呃,没注意到这个问题。多谢提醒,我问问管理员😓🙏

路暮东 7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16 20:54来自穷游APP

9楼
隔得比较久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南部一日游包小车150还是200刀了😓黎巴嫩物价比较高😂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