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穷游论坛

木兰西行之丝路巴基斯坦帕米尔罕莎段

旅游攻略论坛: 巴基斯坦/阿富汗 中亚各国

木兰西行之丝路巴基斯坦帕米尔罕莎段

leeannhou
leeannhou 4袋长老
2017-12-24 417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leeannhou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7-12-24 20:23

1楼

序:缘起

2015年夏日的一天,在某个论坛的帖子里惊鸿一瞥看到了罕莎(Hunza),这个宫崎骏风之谷的原型,久久不能忘怀。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心随念起,当下决定10月一探这丝路上神秘的世外桃源。


时至今日再次回想,倘若不是机缘巧合途中遇到好多朋友仗义相助,恐怕此行也是够呛。感恩上天眷顾和朋友们照顾。想起答应了好久要记录这段经历,也希望能赶在17年收关前完成。


行前准备

- 巴基斯坦的签证办理比较便捷。由于我计划是在国庆黄金周先游玩北疆喀纳斯禾木,然后南下喀什经红其拉甫出关去巴基斯坦,红其拉甫海关的开放日期至关重要。而每年中秋国庆红其拉甫都会有闭关休息,行程必须根据实际情况仔细安排。


- 如果没有办理签证单想要游览帕米尔高原和塔什库尔干县,则需要办理边防证。我12年第一次去的时候是在喀什市里办理的。


老习惯先上地图。


Part 1 喀什

在乌鲁木齐和搭伴游玩北疆的小伙伴分手之后,南下飞往喀什。午夜时分在机场找出租,发现这里出租大都是拼车,司机好多是维族同胞,问路交流略有不畅。这时突然来了个汉族司机大姐,看我是个女孩就二话不说拖着我行李就走了,一会儿人齐我们就出发了。车上四个人来自五湖四海,于是天南海北侃大山。司机大姐亲自把我送到旅舍小巷门口,祝福我旅行愉快。


预订的是KKH喀喇昆仑公路上非常出名的喀什微风青年旅舍。这也是我第一次住青旅,主要是我想拜访下奇女子店主Rita。Rita是上海人,复旦MBA,外企高管。几年前旅行到这,遇到真爱就留下来了。老公小虎退役后,两人一起开了这个小客栈。为了照顾我这个老乡,她还特意给我留了私密安静的套间,硬是不肯多收钱。还好我带着点巧克力,权当薄礼给她的小盆友。


她家有很多书,很多恰好也都是我的最爱。各种设施也一应俱全,温馨细致。

我们两个上海女子就乡音未改叽叽喳喳聊开了,Rita还给了我许多路线建议。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女儿回沪上幼儿园的关系,她预备后年转让旅店。其实还蛮可惜的,几年心血创个口碑多不容易。不过我很佩服这个娇弱的上海女子,江南水乡移居到这,是何等的勇气和毅力!去之前有联系了拼车司机,越好第二天一早接我上塔县。


喀什10点才算是清晨。一大早去了当地人的餐饮店探访,顺道把在路上的口粮都备了。

烤包子和馕。 游历中亚时吃过烤包子,和维语一样,都叫“samsa“。想起上一次吃烤包子时,是在塔什干附近的山顶,坐在餐厅的暖炕上吃的。馕这个词源自波斯语,甜咸口都有,在新疆品种不下几十种。最大的那种在新疆的库车,和锅盖差不多大。


回客栈见到了Rita的宝宝,小妞一见我就哈哈笑,又逗她玩了会。


约好的车一拖再拖,为了不影响后面的行程,只有放弃另寻他法。根据经验,去塔什库尔干的车都在塔县办事处门口拼,而且都是皮卡车。遂打车前往。刚下车门,对过一位和善的塔吉克大哥就提着我行李带我上了他的车,运气还不错是辆商务车!被安排坐了副驾。为了凑满一车人,等了好久。 最后,又拉上两个旁遮普省的巴基斯坦人。彪悍的巴基斯坦大妈10几个行李把所有人都震撼了。也很正常,很多巴基斯坦人来中国会大买特买生活用品带回国内。出于穆斯林习惯她建议我和她老公换位,坐到她边上,结果被其他乘客狂数落她自说自话。然而我也开始为明天能否在国际大巴生存下去感到深深地担心。

Part 2 帕米尔高原塔什库尔干县

今年是新疆自治区成立60周年,一路都看见在修水电,架桥梁。中国政府开始大修中巴公路(喀喇昆仑公路)G314/KKH. 明年4月全线竣工。因为修路都炸得一塌糊涂。300公里开了足足10小时!


在等断路挖开的时候下去溜了溜放放风,结果被另一辆车上的吉尔吉斯大妈叫住了,比划了半天才明白原来她的小孙子在车上看见我,想和我一起玩他的小汽车。这个英俊腼腆的小盆友才三岁,笑起来甜甜的。

在等路开通的时候,很多人都没闲着,这不还有赌石的,碧玉一块,5000拿走


路边遇到一位大姐,顺手拿了包里的湿纸巾借给她,聊了两句才知道我们两个今晚住的是一家客栈。大姐姓廖,我就管她叫廖姐。 廖姐也是明天出关,于是约我结伴一起走。

谁又会知道,廖姐后来会成为我此行的关键人物。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确是妙不可言。


帕米尔高原古称葱岭,不周山。玄奘取经曾路过,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卡拉库里湖,公格九别峰为点缀其上。世居俊美的欧罗巴血统的塔吉克族。《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一塔吉克民歌传唱至今,《冰山上的来客》故事就发生在这。


中巴公路G314在国际上又叫做喀喇昆仑公路KKH,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国际公路。这里也是中国领土的最西边。四周环绕着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世界第二高峰K2乔戈里峰也坐落于此。红旗拉甫海关也是中国海拔最高的口岸,海拔5000左右。这条公路开始修建于1966,三年自然灾害时周总理下令尽举国之力帮巴基斯坦打通这条道。由于这里地质气候环境恶劣,多泥石流。为此代价是修了近10年,花了3个亿,死亡600余人。但中国也从不再依赖马六甲海峡进口原油,保证战略储备,同时在克什米尔地区能挟制印度



当晚深夜才到塔县,早早休息了。廖姐可巧就住我隔壁,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要出发喽。


Part 3 巴基斯坦 Sost - Hunza

一早和廖姐一起过红旗拉甫海关。海关边检查的很严,足足查了2小时。由于我是持旅行签证前往, 海关官员特意记下了我的身份证号。今天又认识了小S同鞋。上国际大巴的时候被老巴大包小包一拥而上完全不讲秩序的阵势给彻底吓傻了。结果小S童鞋二话不说,帮忙给安排了靠前的位置。小S随车护送我们到中巴边界。聊天时才知道原来他是个90后的小伙子。驻扎在茫茫的帕米尔高原上,恶劣的自然环境,每天重复又容不得一丝马虎的工作,人生总有些许迷茫。我笑着安慰他说 "其实人生就是围城,我羡慕你的空旷清澈,你羡慕我的车水马龙。 但我还相信那句话“耐得住寂寞,看得到繁华"。小S问我你跑去巴基斯坦干嘛?我说我去找世外桃源呀。 又交了这个新朋友,约定了几天后原路返回时再聊。


出了国门一路雪山风光。


廖姐和她的巴国小伙伴阿里,阿里一直在做边贸,活跃于两国,中文也能说两句


2小时后到了巴方边境SOST海关,廖姐的老公贾哥已在那开车等了好久。这对伉俪是非常豪爽仗义的人,在巴经营宾馆多年,很有名气。廖姐为了照顾我,决定顺路开车送我去我预定的酒店,还帮我换好了卢比。车上还搭上了另外两位刚结识的四川小伙伴,两位要从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


巧的是,就在两周前,中断了五年的中巴公路巴基斯坦段终于恢复通车。2010年由于地震引发的山体滑坡,坡体截断山下河流,形成一个20多公里长的堰塞湖。喀喇昆仑公路部分被淹没,巴基斯坦北部地区与中国公路通行中断,日常来往于此需要换乘渡船。 2012年中国路桥负责堰塞湖改线段项目开工,来自中国的筑路者在群山间新建了5条总长7公里的隧道,成功解决了堰塞湖难题,终使天堑变通途!


2010年地震震出的堰塞湖(下图),原来要摆渡乘船通过,现在由中国路桥打通新隧道(中巴友谊隧道)直接贯通,行程也由多式联运的8小时缩短为仅开车2小时


托廖姐的福,也有机会去中国路桥的基地转了转,见到了保护中国人的武装警察。巴基斯坦国人原来对于KKH再次贯通已不报希望,然而来自中国的筑路工人用了3年的时间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也用实际行动获得了巴国国人的敬意!中国的工程人员和筑路工人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人。当双脚站在这条路上,我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感到深深的自豪。何为大国姿态,看看这条路就知道!



路上还遇到了巴基斯坦孩子们举行跑步比赛,你们所看到的,就是别人家孩子的校车。


在去酒店的半山路上,廖姐的车突然坏了。令我意外的是,旁边很多素不相识的巴基斯坦人都会来帮忙推车,打电话找自己的朋友来帮忙,这在中国并不多见。更巧的是,我定的山顶酒店Eagles's Nest老板的儿子恰好开车经过,他也帮忙打电话联系,最后由他开车带我上山。在半山和廖姐贾哥作别,他俩嘱咐我自己小心,有事记得打电话。


住在山顶的Eagle's Nest hotel,早晨一开门就是三面雪山,门前还有挂果的苹果树和杏树,啃着苹果望着雪山发呆。晚上仰望天空星光点点,俯视山脚万家灯火。十多年前一位外国的登山者发现了这里,于是营造了这家酒店。宫崎骏也在这画出了《风之谷》,因此也成了罕沙地区最负盛名的酒店。

这座山峰叫"Lady's finger" 就在我屋子后面


Hunza处于巴控克什米尔地区。曾属于中国,之后由于历史原因让给了巴方。这里也是世界知名的长寿村,没有癌症,很多人据说都能活到100+。居民相貌清秀俊美,偏向于塔吉克欧罗巴人种。一路上好多美女,我都看傻了,不好意思拍。


早晨用完早餐从山顶一路盘旋走下来,田园牧歌,家家院子里都种了花草果树。一个阿姨远远看到我,和我说了一声hello,连忙给我摘了她家的苹果。这是我长大到现在吃到过的最好吃的苹果,个小但是脆甜,香气馥郁。

如果真有伊甸园,那肯定是照罕沙的样子画的!




爬去了罕沙王的城堡Altit fort, 听了讲解才知道名字源自藏语。看来无论是巴控还是印控克什米尔都和西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城堡的战略制高点可以远眺罕沙河及KKH公路,900年前这就是丝路重要关隘。


讲解员知道我是中国人,再三感谢中国给他们堰塞湖修通了隧道。


孩子们今天遇上半天学,路上遇到都来和我打招呼。我发现我很招小盆友喜欢啊

热死了吃个冰淇淋!

继续盘旋下山的时候遇到一位带着一双儿女的母亲,蹒跚而行路都走不动了,原来她下周就要临盆了。我一问顺路就陪着她一起,两小东西一看一定要和我牵手一起走,蹦蹦跳跳在陌生人面前倒是乖了不少。给了个小礼物给较小的妹妹,最后把她们送到了村脚的外婆家。


本来今晚想换家酒店,住住罕沙王的花园,谁知被中国企业包场了,安防成了碉堡,门口还有人荷枪实弹把守。于是进去逛了下就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塔县出发的众多伙伴,相谈甚欢。


接着说个挫事,因为我的脸盲又发作了。在山脚的村子逛到天黑,村里没有路灯照明乌起麻黑的,我又急于回到山顶的酒店。有人和我说走到前面亮的地方打车。我一看前面有辆车停着,赶紧上去让坐着打电话的司机开车。我说给你1500卢比,开到山顶。结果他楞了半天,突然哈哈大说:"我送你,你给我1卢比意思下就可以." 我说为啥你不要钱?他说,我不用赚钱不用上班,我有的是仆人,我要你钱干嘛?然后示意身后两个仆人给我拿行李,一亮车灯,我才发现原来是辆豪车。这家伙是地主又是银行家,走过几十个城市,差奴使婢,压根就是土豪,我竟然那么没眼力劲把人家当出租车司机还说给1500, 这确实就很尴尬了。不过我们都觉得特搞笑。

土豪亲自开车送我上山,一路聊了好多伊斯兰和中东局势。他特重口也很犀利。他问我"你觉得你在这见到的人是KB分子么?美利坚才是最大的KB分子".

临走时,土豪带着仆人巡视了酒店,和酒店主人聊了天。 问我为啥你住的是老的那幢?我说因为风景最好还有苹果树,他笑笑。土豪给我留了通信地址,说以后你来巴国可以联系我, 说夏天哪找我,冬天哪找我。 他走了后酒店通知我升了房,价格不变。土豪,你到底何许人也?我连你名字都还没搞清楚。。。


来Hunza的路上和廖姐一起遇到两个结伴旅行四川朋友,年纪大的就叫L哥,小的就叫小D. 路上聊的时候就发现这两人价值观不太一样。之后我住了山顶的酒店,他们住了山下小镇。结果前天闲逛遇到L哥,才知他拿着我照片到处找我。原来,小D坚持不要命的行程,住了床位旅馆,没电没WiFi都是跳蚤,俩人赌气吵架。L哥不会说英语也不知道行程,没电话卡联系不上家里人,一身跳蚤包,又怒又气,看到我就拉我坐下吐苦水。

L哥是生意人,衣食无忧哪受得了这苦!最后一怒也放了狠话。我一看这情势弄不好要出事,又都是中国人,决定先聊聊平复他情绪。原来小D事业家庭都不顺,和父母闹翻了,出来前诀别压根就没想回去。L哥这几天就靠着饼干老干妈过日子,我就提议带着他逛街缓缓。谁料他身揣各种外币这几天语言不通只是没机会用,有人帮忙翻译后疯狂购物,绿松碧玺,根本就是扫街的节奏,看他沮丧的神情好了不少。听听L哥讲故事也挺逗,其实他也是个性情中人!


L哥联系了廖姐要继续南下去吉尔吉特,而我要北上原路返回喀什。 廖姐的老公贾哥也正准备回国,于是约了一起返程。


走之前我请L哥吃了顿饭,给他写下中英文菜单,也把兜里剩下的各种药都留给了 他。希望他漫漫前路,能够平安顺利。


能穿过戒指的克什米尔羊绒围巾

晒苹果用来做果酱

为了不麻烦贾哥到山顶接我走,我决定提前一天打车先到巴边境关口Sost镇等贾哥第二天一起回。酒店给我的车价基本都是double,最后天无绝人之路,镇上保护中方公司的警察队长给介绍了个合适的司机。


上车后才发现车上还有一老巴,会说点中文,说是要护送我来着。我就有点纳闷了。2小时的路不停问我个人问题,后来才说去年相了个喀什姑娘准备结婚,可是他一心想找个汉族姑娘。。。我突然一下子顿悟了,赶紧一本正经说中国最漂亮贤惠的姑娘就在新疆,上海姑娘不行,不做家务只喜欢买买买(上海的姐妹请原谅我哈)然后就看见他那一阵心塞表情,哈哈哈。


到了Sost边境,为了安全住进了最大国营酒店,前台还实行严格的手工登记管理制度。

傍晚在小镇逛的时候遇到了很多明天等着过关的集卡司机大哥。聊了几句,有几位已经在关口候了好几天了。离家万里,很多人拿着手机都是和家里人微信报平安。作为物流圈人,我能深深体会到这一行的不容易。


第二天一早,和赶来的贾哥汇合。令我惊异的是巴方边境官员和商人见到他都礼敬三分。原来他们夫妇在中巴公路上大有名气,人脉极广。


接下来的事令我细思极恐。想上厕所,但只有某位官员的办公室有,贾哥就带我去了。这朋友满脸堆笑,和我说因为我是贾哥的朋友,一定要留我在这玩一天。说帮我把车票退掉,和中国那边打招呼,明天亲自开车送我去。我急着赶飞机回去上班,哪有时间和他扯,连忙笑着拒绝。贾哥表情淡然,微微一笑说,她和我定了要一起飞乌鲁木齐,时间怕是很不方便。再三推辞后,我和贾哥终于坐上了国际大巴。这时他才告诉我,这朋友比较好色,很多过关的女人被占过便宜。我心里暗自庆幸上天保佑。



一路沿着雄伟的喀喇昆仑山脉,我终于回到了红旗拉甫关口。


到了中国境内,一开车门,竟然又见到了小S童鞋, 真像是见到亲人了!祖国的一切都倍感安心亲切。这一路风尘仆仆,心中早已感慨万千。


为了能赶上第二天300公里以外喀什的飞机,我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了层层检查。这里临近金星月毒品区,也怕有KB分子混入,所以严防死守,通关时间要数个小时,然而大家也都能理解。很多人的餐风露宿,寂寞守望,其实是为了守护更多人的幸福安康。


等贾哥的时候看见六个韩国人被扣了。其中一位是韩国导游,和边检叽里呱啦半天。我帮忙做了下临时翻译,这粗心的盆友和地接约错了地点,竟然约在了300公里外的的喀什。而边防重区老外无人陪伴不能随便出入。边检也头挺晕,大伙都在帮忙协调。我开玩笑说那五个人的团费真是白瞎了,大伙哈哈大笑。


为了赶第二天一早的飞机,需要星夜下山。来接的是个开皮卡的挺野的小东北,还捎了个小伙子。小东北对那个打工失败的小伙大说发家史,才知道他也是个有故事的调皮孩子。G314都是滚石塌方,塔县某客栈老板的朋友就是半夜翻下去的,所以开夜路时大家都提着口气。


我望着天上的星星,耳边听的是那句“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前行“,默默许了愿,然后就睡着了ORZ。等贾哥再叫醒我时,我们已于破晓前抵达了喀什。


机场和贾哥道别,多亏他和廖姐一路护我周全,感激不尽。二位也邀我春暖花开再访吉尔吉特,终有一天,我还会再来帕米尔高原的。

人生如萍聚散无常,燕子再回时,愿别来无恙!

后记

一年之后,廖姐和贾哥结束巴国生意,定居广西。来访魔都时,和他们在浦江边再聚首,相谈甚欢,一切还好像是昨天的事情。

在廖姐帮助下,L哥最终平安从伊斯兰堡返回成都。对于笔者走川藏线路过他地盘没让他请吃饭,表示严重不满

二年之后,小S童鞋转至东南城市,笔者在写此文的当天,还发来新年祝福,声称好久没看我写旅行日记了


旅行就是这样奇妙,一干天南地北素昧平生的人,因为某个时间空间交错而走到一起,成就一段路上的缘分。也许只是经历刹那一瞬,但很多事仍会记住一辈子。此段旅程,其实是诸段西域游记中最有惊无险的一段,感恩上天的安排和眷顾,也希望我的朋友们永远幸福安康





最后编辑于 2017-12-31 21:27

举报 回复

丝路漫漫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04 12:04

2楼

顶一个。

本人记得前年被木兰在伊塞克湖的拍照惊艳了。去年十一也从巴基斯坦刚回来,还去了伊拉克。看木兰也在魔都,加个微信粉一下吧:-)18321830210

leeannhou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06 08:56

3楼

回复 2楼 @丝路漫漫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顶一个。本人记得前年被木兰在伊塞克湖的拍照惊艳了。去年十一也从巴基斯坦刚回来,还去了伊拉克。看木兰也在魔都,加个微信粉一下吧:-)18321830210

查看全部引用

幸会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