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穷游论坛

圣雅各之路上的3K党(walK、talK、thinK),记自己850公里的路云和月,以及星辰与大海(持续更新中)

旅游攻略论坛: 西班牙/葡萄牙/安道尔 户外运动

圣雅各之路上的3K党(walK、talK、thinK),记自己850公里的路云和月,以及星辰与大海(持续更新中)

czoncamino
czoncamino 4袋长老
2018-01-12 64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czoncamino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12 12:37

1楼

说在前面的话

一千个人有一千个走上圣雅各之路Camino de Santiago的理由。


有很多条Camino,所有的Camino有着共同的终点。

Camino里有相遇、相聚,也有分离;有欢笑,也有苦痛。

Camino对于每个人的意义,只有神与他自己才知道。


我的路线是圣雅各之路的经典路线El Camino de Francés法国之路。从法国边境小镇Saint Jean Pied de Port(后文统一简称为SJPDP)出发,步行前往Santiago de Compostela(后文统一称之为圣城),其间有独行,也有结伴同行。

当我最后坐在Fisterra的海边注视着落日缓缓消失在大西洋的远方时,心中五味杂陈。对于我,整个Camino像一个封闭的世界,像一个乌托邦,没有杂念,纯粹。而只需我做的,就是尽情享受这里面的单纯与善良。

最后的几天里,我一直在思考我的整段Camino,我深爱上了Camino。


Camino的历史不再做介绍,Camino是一条信仰之路,相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信仰是Faith,而非Religion。朝圣之路,如同其他任何地点的旅行,并不存在灵魂的净化。在朝圣之路上,能做的就是接触不同的人事物,去思考,得到启迪。在这条信仰之路上,你会得到什么,只有当你身心放空,彻底的投入其中才能够知道。


我想写的并不只是一篇简单的我自己的游记,除了希望我的拙劣文字能把我在Camino上的所见所思完整的展现给这篇游记的读者,还希望能感染到大家;除了使你们能对这条朝圣之路了解更多,也希望那些还未走上Camino的人们看了穷游上所有前行者的游记后,有愿望、勇气和信心踏上自己的Camino之行。

自己会逐渐把每一天的所见所得都在这篇游记中清晰的记录下来,尽量避免写成流水账的模式。游记篇幅会比较冗长,加上个人码字速度较慢,更新不及时望谅解。


出发前最好知道的

这个也是每一位初次走上Camino的朝圣者在出发前最关心的内容之一。回想起我在出发前的各种准备,东找西问关于路途上的各种注意事项,一切仍是历历在目。


我从SJPDP到圣城整个耗时38天,其中有3天是在城市休息和观光,所以路途上的时间刚好为5个星期。而后从圣城用了3天再走到Fisterra。

关于步行速度的个人体会。先说说我自己,男,正常体形,体质和体力较好,但平时走路不多。这次的背包负重9.5kg,水壶装满水后总重量应该超过了10KG。实测步行时速为,不包含头两天的1-2星期里上下坡2-3 KM/H,平缓道路3-4 KM/H;头两天及中期后期上下坡3-4 KM/H,平缓道路4-5 KM/H。柏油或水泥硬质路面上步行速度比砂石泥土路面的时速要低一些。步行时速仅供大家参考,请记住Camino不是一场比赛。


朝圣之路上的路很好找,注意带Camino标志的路牌,黄色油漆的箭头,甚至是石头堆成的箭头都可以指引方向,某些城镇的道路和地砖上甚至镶嵌得有明显的指示标记,另外,一些住家的外墙上也会标得有正确的前进方向。乡村野外,山区的指路标记比城镇里明显。

签证

Camino没有固定的时限。你可以选择走完全程,也可以选择只走从Sarria开始的最后100km,甚至可以选择倒着从圣城往回走。在路上看到很多从荷兰德国,甚至东欧一路走来的朝圣者。从SJPDP出发,法国之路一般需要5个星期才能走完。行程单最好提供真实行程,虽然很麻烦,但也相当于自己做了一个事先的攻略。需要我的行程的穷游er可以联系我。我在申请签证时提供的就是自己事先规划出的真实行程,每晚住宿预先在Booking上预订(拿到签证后取消),个别住宿是与旅舍联系后,将沟通邮件打印出来。事前也想过偷懒,咨询过一些旅行社代签。总结出来是基本没有旅行社申请过个人单次这么长时间的签证(笔者申请的是53天),而且旅行社代签资料里提供的行程绝大多数是参照其大众旅行路线来规划,大致内容为西班牙各个城市间旅游,在一个城市呆很多天,购物很多天,这样的行程很容易漏洞百出,影响签证。最后得到的签证为单次签证,有效期75天,多次入境,每次最长停留60日。


随行装备

圣雅各之路不需要极其专业的装备,适合自己状况的就足够。以下按个人感想体会总结出来一些。必须得说一下,笔者连业余户外er都比不上,所以这一段专业大神请轻喷。


背包

背包是户外出行最重要的装备。每天背着装着所有行李的沉重的背包行走完几百公里,一个好的背包是必需的。好的背包,除了需要有良好的背负系统,另外还要方便收纳和拿取东西,再有一定的防雨性。东西装齐全后,整个背包的重量最好不要超过个人体重的15%,如果你的背包超重,一定做出适当的取舍,一点点的轻重区别给人行走带来感觉可以大不相同,对此笔者有深刻的感受。背包容量,朝圣之路35-50L足够,最好带可变空间。最好在国内时候做满载背包的负重行走练习,对后面的行程大有裨益。

关于背包品牌,笔者了解不多,据观察用迪卡侬Quechua的大有人在,所以借用知乎大神的总结,有钱买鸟,缺钱买鹰,没钱迪卡侬。简单,直接,粗暴。


登山杖

相当相当的重要。平缓路面登山杖显得可有可无,但遇到上山,下山地形,尤其是坡度极大或雨后湿滑的路段,登山杖的作用显著。登山杖除了可以作为额外的平衡点,提高安全稳固性之外,它最大的作用是减轻垂直压力对膝盖和脚部的负担。建议装备2支,对负担的减轻功效比1支更好。但乘坐飞机时登山杖是要求托运的,图省事的话可以选择在SJPDP小镇购买,价格差别不大。我用的在迪卡侬买的登山杖。


衣物

只说春秋两季衣物,冬季没经历过,夏季也没说的必要。春秋季里需要穿外衣早晚时分御寒,多层冲锋衣显得不是那么的必要,在雨天里雨衣也比冲锋衣更有效。关于冲锋衣,在这里,透气性比保暖性、耐磨性更重要。我的粗暴总结是有钱买鸟,缺钱其他,没钱迪卡侬。除此之外,最好再带一身轻便舒适的衣物。每天的行走结束后,舒适的衣物更能让人舒服的休闲休息,还可以直接穿着钻进睡袋里睡觉。行走穿着尽量选择速干的衣物,牛仔裤极其不推荐,一重、二不容易晾干。


袜子

这个必须要单独拿出来着重说。一双合适的袜子非常非常的重要。在Camino上最怕三件事情,臭虫,水泡和膝盖伤。水泡是因为足部与鞋反复摩擦而产生的。选择一双厚实的袜子,可以有效减少足部与鞋之间的摩擦。

建议穿着五指袜,除了减少脚底与鞋之间的摩擦,还可以避免脚趾之间互相的摩擦,配合Compeed护脚膏使用。我最高兴的一点就是整个全程下来0水泡,而身边的同伴脚趾上长水泡,走路让她十分的痛苦。


睡袋

建议携带。除了保暖,用自己睡袋的意义在于防臭虫。虽然绝大多数旅舍在除虫上花了很大的力气,但始终有意外出现。我遇到的一个韩国女生就因为被臭虫咬了,旅途中离开朝圣之路花了几天对自己彻底除虫。

重要的一点是追求重量与保暖性之间的平衡。如果不露营,每天住Albergue,春秋两季5-15度足够。私立Albergue会有公用的薄毯子,部分公立Municipal提供可供租用的薄毯。


防水,最好是户外登山鞋,但也还是有很多人穿着休闲运动鞋也走完了。

中帮还是低帮取决于个人喜好,虽然很多人说中帮有助于保护脚踝。另备一双拖鞋或洞洞鞋,方便洗浴的同时,休闲时候也能穿着。


辅助物件

遮阳帽、防晒霜、墨镜。西班牙的太阳真的很毒,大多时候是直接对着人晒;


水壶。一、因为太阳天多出汗多;二、多喝水能帮助减轻脚部负担;路上看见Aqua Portable标示即是可以饮用的水,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


耳塞、眼罩。如果平时睡眠不好,建议带上一副。在Albergue过夜经常会体验到环绕立体声似的呼噜。


止疼药。以备不时之需,关键时刻能拯救你那一天,也许还有接下来的几天。


不推荐护膝。护膝会压迫膝盖,影响肌肉使力。如果是膝盖之前已经有问题了,那么可以选择佩戴护膝起保护作用。如果本身是健康的膝盖,则无必要。


外语

最好是会西班牙语。英语可以保证能和大多数朝圣者有愉快的交流。大多数韩国人和日本人的英文沟通困难。


攻略准备

可以海淘关于Camino的旅行书籍,美亚上很多,穷游上也有很多推荐。我用的是John Brierley的A Pillgrim Guide to The Camino de Santiago,书中对于每个城镇的Albergue住宿,路线选择有比较详细的介绍。


在智能手机上下载APP则是更好的选择。APP里的电子地图,配合手机GPS定位,让找路不再困难,城市里的某些标识实在是不太容易看到。


个人觉得最好用的APP名字叫The Camino Frances,搜索APP STORE,该发布者有Camino一系列路线的APP,要继续前往的Fisterra的朝圣者可下载其Camino Finisterre,里面包含了Fisterra和Muxia的内容。这两个APP自带电子地图,介绍沿途城镇的住宿比较齐全,含大部分住宿的邮箱和电话联系方式,非常便利,同时多数住宿信息含有朝圣者的留言和评价。


穷游上也有很多前行者的游记值得学习。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Esther,看了她的游记对我的启发很多。这里是她的游记链接http://bbs.qyer.com/thread-899271-1.html。通过阅读她的游记,我注意到自己在准备过程中的诸多遗漏。

除此之外,在和她的邮件交流中,她对我此行的建议也极大的帮助到了我,而途中她看到当地新闻,也写邮件来询问我的安全问题。非常的感谢Esther对我的帮助。正是朝圣者之间的互相帮助,让Camino更加的美好动人。


朝圣之路上的住宿种类

Camino上的住宿分Albergue,Pension,Casa Rural,Hostal,Hotel,Parador。


Albergue是一个统称,除开公立住宿有专门的称呼,其他的在交流中一般都简单的称做Albergue。公立的住宿被称之为Municipal,在Galicia大区则称为Xunta,而私人开设的旅舍叫做Private Albergue,教区开设的叫做Parish,修道院开设的叫做Convent或Monastery,团体组织开设的叫做Association。

以上的都只接待朝圣者住宿。其收费是以上6种中最便宜,一张床一晚通常在5-12欧元之间,部分则是自愿捐献式,想给多少给多少。床铺多为上下铺,偶有几家全部是单人床。一般一个房间内最少4人,通常为6-10人,最多则无上限。卫生间和洗浴间共用。Municipal一般没有床单,枕套和毯子,需要付费租用。Private Albergue内基本都有床单和枕套和公用的薄毯子,其中一部分还提供早晚食物,部分还提供得有双人间或三人间,当然价格会比多人间更贵一些。


除了Albergue,其他的住宿都既接待朝圣者,也接待其他人。

Pension和Casa Rural类似于国内的家庭旅馆,为家庭式住宿,没有通铺,部分房间共用卫生间和洗浴间。

Hostal中部分为青年旅舍模式,通铺设计;部分Hostal则为酒店式,有私人卫生间和浴缸。

Parador是西班牙特有的酒店,多是由废弃城堡、堡垒、修道院以及医院改建而来,古色古香,外观豪华雄伟,与此同时的是其价格也很雄伟。朝圣之路上最出名的两间Parador分别位于Leon和Santiago de Compostela。


在路上

Day 0 到达与出发 中国——SJPDP

终于来到了这里。从亚洲的东部到达欧洲的西端,从巴黎机场辗转到火车站。在找寻站台,等待列车时心情就已然很激动,是一种长久的愿望快要实现的激动。内心中即将要亲自踏上Camino土地的心情,恍惚间觉得一切都是梦境,虚幻,不敢相信,需要反复确认。这种自我怀疑充斥了整个的等车过程。

登上列车,望着窗外沿途的风景时,此时脑子里反而一片平静。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即将开始完成我的一个梦想,开始我人生中的某一段经历。

人在Bayonne下站,等待转乘。站上等车的人不多,从衣着看得出绝大多数是去往SJPDP的朝圣者,稀稀落落等车的人中有三两个独行小哥,二位轻便出行的老妇,四位结伴而行的台湾中年大叔,还有几个韩国青年。可惜第一天的我不善言辞,更不善攀谈,相视一笑便出站找寻午饭。


Bayonne车站,在此转乘前往SJPDP的列车



坐在车站外享受着和煦的阳光,愉悦的心情让接下来的列车速度变得很快。列车穿行过山林与小河便到达了SJPDP。车站在小镇的边缘,步行走到古城只需十多分钟。找到了住宿歇下后,来到朝圣者办公室领取朝圣者护照。作相应登记并领取完护照后,工作人员会介绍从SJPDP翻越比利牛斯山区抵达Roncesvalles的道路。道路有两条,一条直接翻山,另外一条则绕行其他城镇。前者被称为Route de Napoleon,相传是曾经拿破仑征服西班牙时所走的行军路线,多为山路,坡度大,但风景美;后者为Route Valcarlos,途经相邻的几个城镇,多为硬路面,相对坡度缓,但路程远。在天气差,气温低的时节前者危险性高,朝圣者会被要求必须选择后者进入西班牙。接待我的大婶还特意强调在拿破仑路线中下山时候不要抄近路,走绕行的那条。最后还领取了一张涵盖了朝圣之路沿线所有城镇中大部分Albergue住宿信息的表格,里面有旅舍的营业日期和时间,电话号码等信息。

办公室里还有象征着朝圣之路的贝壳装在篮子里自取,都只是简单的洗净后打孔穿绳,价格自愿捐献,镇上的其他商店则有制作精美的贝壳出售,看个人喜好了。古时的朝圣者在到达圣城后继续前行到海边,去拾取到属于自己的贝壳。

有一个小趣闻,在办公室登记的以往年份所有朝圣者国籍中,韩国竟然在TOP5之列,远超日本与中国。


古城里只有一条主路,一直往城堡方向走,朝圣者办公室就在道路的左手边,非常明显


领取的翻越比利牛斯山区的路线单,上面标有需要着重注意的地方



这里稍微叙述一下,Credential,即朝圣者护照,是朝圣者的身份证明,最后到达圣城时需要出示护照才能得到完成朝圣之路的证明书,即Compostela。而要得到Compostela需要朝圣者至少步行100km或骑行200km。朝圣者需要每一天至少盖一个章,写上日期即可,而从Sarria开始的最后100km中,不强制要求但建议每天至少盖两个章(公立旅舍和Sahagun城Camino半程证明颁发处的工作人员是这么回答的)。在终点圣城颁发Compostela的工作人员通常对于出发地很远的朝圣者的护照内容不会看得很仔细,所以偶尔有时候遗忘盖章也不用担心,但是尽量每天都记得盖章,最后被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章集满的朝圣者护照可是很漂亮和有纪念意义的,丝毫不亚于那张Compostela。

所有的住宿(不只限于Albergue),酒吧,咖啡馆和餐馆,一些特殊的路边餐车和休息地,博物馆,某些教堂,一部分历史性地点都可以盖章,其中有些是章放在显眼的地方自己去盖,有些则是平时章是收起来的,需要主动向工作人员问询。

从SJPDP朝圣者办公室领取的护照虽然有80格,一个章盖一格,但是仍然不怎么够用,Camino沿线部分公立Municipal和大城市的朝圣者办公室基本都有新护照出售。


由于时差,从国内到抵达SJPDP是在一天之内。我决定多休息一天再出发,Camino上永远不要急着上路。和旅舍里刚认识的一对韩国姐妹和一位韩国大姐智恩say goodbye并祝福她们Buen Camino,逛逛SJPDP这个历史悠久的小镇,将自己的心情与身体调整好,迎接即将到来的未知的旅程。


这个城门是UNESCO认定的历史遗迹。穿过这个城门,左手边上坡去往城堡,右手边有一小门,门外阶梯通往古城墙


指引方向的贝壳与箭头。All shells and arrows lead to the star


从城堡俯瞰被如烟薄雾笼罩的小镇


古城墙将新旧街区隔开


古教堂与钟楼


回望钟楼。照片右边有一条小路,小路沿着河边蜿蜒。有一座小桥,过桥后可沿着古城墙外缘走回到城门口。电影“朝圣之路The Way”里男主角启程时走出这钟楼后左转便是走的这条道路,和警察的对话就发生在不远处的小桥处


充满Camino气息的旅舍大门


日光正好


旅舍房内的阳台。画面中间就是古城墙



Day 1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SJPDP——Orisson 7.8km

公里数为水平距离,实际距离会随着海拔变化而有所增加,约为海拔每变化100m,距离增加500m。


天刚亮,我已收拾整齐。离开了旅舍,远处的太阳还未从山头升起,借着天边的亮光和路灯发现路上已出现了不少朝圣者的身影。


实际上当时的时间是天刚微微亮,拍出来的效果却比实际的亮这么多



今天计划在Orisson住宿,不急着一天内翻越比利牛斯山,先让身体适应徒步的感觉与节奏。路程虽短,但爬坡路段很多,从SJPDP到Orisson约有700m的海拔差。坡度大,长坡多。

走出小镇后不远来到了Route de Napoleon和Route Valcarlos的分路处,当然是选拿破仑路线。开始是一路的缓缓上行,此时太阳逐渐升起,大片农田和村舍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美丽。


路过的都是大片大片的农田



一路上人们互相攀谈,而后又按着各自的节奏与速度行进。半个小时后,感觉到坡度逐渐增加,山出现在了眼前的不远处,两边的景色越来越美丽。



远处的阳光此时是粉红色的



走过一个养牛农场后,今天的挑战才真正开始,深刻感受到了比利牛斯山的“恶意”。坡度变得很大,而且是几个大坡接连的挨在一起,路段变成了不停地爬一个接一个的陡坡。


光线为背光,图片画面较暗。接连的几个Z字形大坡是比利牛斯山对朝圣者的初步考验



虽然远处的山腰上有很多牧牛与羊悠闲地吃着青草。这副美丽,宁静的画面,让人时不时驻足停下来欣赏远方,对身心都是休息;此时身体对爬坡的感觉异常的诚实,体温上升,满头大汗,快走到山腰一小块平地时双脚已略微发颤。半路偶遇牧羊人指挥着牧羊犬驱赶着一大群羊横穿过马路,路过的人都停下来欣赏这个有趣的画面。



羊群除了栅栏就开始乱跑,牧羊犬将羊群的势头控制住之后,开始把跑过的羊群往回驱赶



离开羊群后不久,告别了柏油路。此刻矗立眼前的是一座小山丘,路很崎岖,很不好走,坡度十分不友好的几个坡感人的连在一起,不时会遇见在路旁歇息的朝圣者。


羊儿悠闲的吃草,人们气喘吁吁的爬坡



小丘顶部的视野和美景,爬上来很值



爬上来之后回到了柏油道路。坡度也逐渐变缓。道路前方转了一个大弯,赫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幢房子,就是今天行程的落脚点,Refuge Orisson。由于从SJPDP翻越比利牛斯山直到Roncevalles整个25km的行程中途最合适的住宿就是在Orisson,建议第一天选择在这里休息,除了让身体在第一天里避免过度劳累,同时这里也是一个社交的好场所,在这里认识的很多人会在接下来的行程里重逢。遇到旺季,最好提前预订这里的床位。旅舍网址http://www.refuge-orisson.com/en/


从SJPDP出发,抵达Orisson用时约2小时30分。还未抵达Orisson,就看见旅舍对面的露台上坐满了休息的朝圣者。这个观景露台上可以一览比利牛斯山区的壮观美景。


绝大部分休息者在此休整完后会继续前行,上午熙熙攘攘在下午一下子变得很清静




旅舍缺水,每个人只有5分钟淋浴时间。一整个下午便是洗衣、计划明天行程、午睡和晒着太阳休息。接近晚上时,所有房间里住满了朝圣者。同屋的两个来自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两兄弟David和France,都已是花甲之年。在聊天中得知他俩此次行程是为了纪念于去年过世的母亲,为他们的亲情感动之余,也为他们俩的勇气赞叹。当聊到他们在澳洲最喜欢看的中国节目竟然是非诚勿扰,最喜欢主持人是孟非的时候,我不由得笑了出来。真是可爱的两个老头儿。

以他们俩每天的行走速度,往后的日子里没有很大的可能会再重新遇见他们,只能希望他们一路平安。后来的路途中,如果遇到有来自澳洲的人,我都会多问一句是否有遇见过这样两位同样来自澳洲的老头亲兄弟,得知他们仍在按照自己的节奏行进时,心情很是温暖。


晚餐前,牧羊人驱赶着一大群羊经过旅舍门口。几百只羊成群结队的在眼前奔跑而过的场景相当的有趣。



晚餐时,旅舍管理提议在座的所有人各自作自我介绍。认识了同桌的美国牧师Billy,他带着他的妹夫一起。还有英国人Martin和Allen,Allen已是古稀年岁,更让人钦佩。当晚所有的人里,有的是与和亲人爱人一道,有的与朋友一起,也有如我搬独行的朝圣者。来自瑞典的Josefina一头紫色的头发最引人注目,虽然没有聊天,但也为日后的相见第一眼便认出来打下了基础。所有人的自我介绍,让餐厅的气氛一下子更加的活跃起来。夜虽已深,陌生人之间饶有兴趣的聊着天,这正是Camino的魅力!我也有幸一路体会着这样的魅力。

走出餐厅,已是四面虫语,满天繁星,晚上的比利牛斯山区的魅力仍不减,而餐厅外夜的安详宁静与餐厅内人们高谈阔论的热闹成了十分有趣的对比。


亲人的去世,使生者更珍视在世的兄弟亲人。而通过亲人相聚在一起共同去完成这样一条朝圣之路,回忆过往,增进感情,是对逝者长辈的最好的缅怀!

我们与亲人、爱人之间的联系,是否随着时间逐渐习以为常的平淡,是否只有当失去的时候才想起珍惜。依稀想起BIG HERO 6里大白有一段关于拥抱的台词“拥抱最可以抚平心情,你需要一个拥抱吗”。李宗盛的“山丘”,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是在什么时候?

()

最后编辑于 2018-01-15 13:24

举报 回复

gendeg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12 17:02

2楼

羊成群结队的超级可爱


czoncamino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15 12:51

3楼

Day 2   我的三明治哪儿去了  Orisson——Burguete-Auritz  20.3km


今天的路途大部分是在山区里度过。而从Orisson到Roncevalles的17km山路中途基本无补给和休息站,所以前一天就在Orisson旅舍预订好了今天的三明治午餐。


Refuge Orisson旅舍露台上的朝圣者石像,蓝底黄色箭头是朝圣之路标志性的指示标记



天刚亮就出门,出门即开始爬坡,早上的风很大,天边有了太阳要升起的迹象,微微发白,逐渐有了金黄,接下来便是橙色,眺望远处,不论山谷还是山腰,都笼罩在雾气之中。而小山山顶那一缕白纱,似云,抑或是雾,为整幅壮阔画卷又增添了一丝似仙境般柔美。



徒步在这样的美景中,让人心神无比的放松,丝毫没有感觉到爬坡带来的疲惫。初升的太阳慵懒地将阳光洒在身上,而越来越大的风迅速将汗水带走的,让人时不时的停下来欣赏身后的美丽风景。







路边时不时出现朝圣之路标志性的黄色箭头提醒着我,远处牧羊人已经在驱赶着羊群放牧,路边也时有绵羊和马悠闲的吃着青草。回头望去,峡谷仍笼罩在雾气里,而太阳逐渐高升,阳光覆盖越来越多的区域。


身后不远是昨日也住在Refugio Orisson的法国女孩,Allen与Martin则已经超过了我,走在我的前方



一路向上,狂风呼呼的吹。走过一处弯路后下意识摸自己的背包时发现我压在背包中间夹层的三明治已经不在。因为侧包很紧,怕放在侧包的话三明治会被夹碎影响风味,所以出发前我将背包后部连接主包和顶包两部分的带子收紧,将我的午餐三明治扣在了夹层里。可能因为背带收得不够紧,风力太大,加上走路的颠簸,三明治向外侧慢慢滑动,最终掉出了背包。我的午餐就这样没有了着落,虽然据说前方有一处食物餐车,但现在已非旺季,并不确定是否仍在营业,而身上唯一的食物只有当初在SJPDP小镇买的以备不时之需的牛轧糖,当时心里十分沮丧,行思着回去找不一定找得到,而自己实在不想再重新爬一遍这么多的大坡,选择继续前行,听天由命。

往前不久便走到了朝圣之路上著名的圣母像。那是矗立在石堆之上的一尊怀抱婴儿的圣母像。而当时阳光正好直接照射在圣母像的一侧,添了一丝庄重气氛。


该图片来自网络



沐浴在阳光下,注视着圣母。虽是雕像,但仍感觉到了她眼中的慈爱。默默站了一会,心情舒缓了一些后继续前行。爬坡已是满身汗,在路边脱掉冲锋衣、整理背包时,身后的法国女孩追上了我,手里拿着一条三明治问我是不是我掉的,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惊喜心情,就像在完全不抱希望的时候仿佛出现了一个天使,将失去的希望重新带入你的视界。大喜之余不知说什么,说了很多个感谢,她只是笑了笑,继续前行。

类似的事情在之后的朝圣之路之旅中目睹了很多次。每一次经历时,都会觉得很暖心。最神奇的是后期聊天中得知一个加拿大女孩在朝圣之路上走了几天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钱包和护照遗失,行思一番得出了最可能遗落的某处,毅然的往回寻找,最后真的成功找回。


走过一处分岔路,前方路边停留着一辆白色的Minivan,便是那餐车了。



时间超过10点,意味自己已走了2个小时。停下来享用失而复得的三明治,发现老板贴心的在图板上画得有接下来大致海拔升降路线。



看到大爬坡路段快结束了,吃着失而复得的三明治格外愉悦



这个餐车是法国之路在法国境内最后一处盖章点。此时Billy一行四人路过,手里拿着一副耳机问我是不是我遗失的。原来他们出发不久便拾到了耳机,也是一路走遇见人就问是否是失主。


据图所示,接下来的便是最后一段艰难的上坡路,时间不等人,简单休息后继续前行。走到了一处分岔路,除了如之前在SJPDP朝圣者办公室领取的介绍单子上有一个十字架矗在那指示路线外,不知谁还贴心的停得有一辆汽车,提醒着人们正确的路线。





在这里朝圣之路又一次离开柏油路,正式进入山中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漫长的上坡,注:此坡艰难。


登上山口,右手边是一座小石屋,供遇到天气骤变的人们临时躲避用。幸好伴随我的是一路阳光



进入山的另一面,可以感觉到气温与之前有明显的不同。小路两边都是树林


这样的路走起来十分惬意,可以想象绿叶时节这条路的美丽。路面铺着落叶,走在上面的沙沙声听上去也是另一种别样美感与趣味


竖立在路边的路牌。对于我,我觉得它的意思是,你才刚刚上路。



走到一处喷泉补充饮水,之后再无水源,下一次补充就得是在Roncevalles了。Billy四人在这里休息。前方不远处有一处栅栏,即时标志着法国与西班牙的边境分界线。

我的朝圣之路正式进入了西班牙境内。穿梭在树林之中,不时有后面的biker飞速超过,也有对面而来的朝圣者,一声声Buen Camino愉悦起心情,虽然一个人在偌大的山区里行走,可从未感觉到孤独。


路边不时会出现带Camino标识的路桩。山区虽大,沿着路走也不会迷失方向



5km平缓路段中最后的很长一段道路没有树荫来遮蔽中午太阳的毒晒。快到12点时,到达了平缓路段的尽头。这里是一处山口,依稀可以看到远处的Roncesvalles。



左手边是绕行前往Roncesvalles的道路,右手边是近路



虽然山口风很大,吹得之前被烈日晒烤得汗流浃背的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但在这里我犯了灾难性的选择失误,直接影响了我当日和后几天的状态。我决定不听办公室大婶的忠告,抄近路下山。


下山近路基本都是这样的道路



下坡路坡度大,路面滑。而且大多数地方还覆盖着落叶,每一步都不知深浅,每一步都走的很谨慎小心,代价便是走得相当的累,尤其是膝盖,脚踝和大脚趾。曾经还有思考说是否折返选择另外一条路线,可回头望去,心里极不情愿再重新爬上去,只得自我安慰继续下坡。和我一起抄近路下山的两个纽约哥们走得更是痛苦,我至少有登山杖可以缓冲和借力,那俩哥们全凭双脚一步一步艰难下山,而后一哥们路边捡起一段结实的树枝,对视一眼全部都在苦笑。走了一段酸痛加剧,时不时侧着脚走,甚至倒着脚往下走,那俩哥们也开始学习我的走法,大家表示都很后悔。在此真心劝告我的读者,如果你是平时运动不多的人,在这里一定不要抄近路!这个近路带来的苦头可不只是当天。




在我前方下山下得很痛苦的纽约哥俩


注意这样的标记,以及用油漆画在树干上的黄色箭头,树林里要迷路还真不容易



整个下山都是在树林中穿梭,绝大部分都是陡坡连着陡坡。当路段多为缓坡,而缓坡中间夹杂着一小段陡坡时,标志着已接近山脚了。人的精神一方面是紧张的,而另一方面树林里的动物众多,空气清新,又让人蹦的紧张的心轻松下来。一个多小时后,穿出密林走过一条小溪,看到了大片人造建筑,来到了Roncevalles,时间在1点30分左右,离自己出发已过了5个多小时。纽约哥俩决定就此休息,而我简单喝了杯可乐清爽过后,看时间还早,决定继续往前走到下一个城镇休息。


相当具有鼓舞性的路牌


从Roncesvalles到下个城镇的道路是在林间穿行,旁边不远是公路



接下来的40分钟里很是惬意。走在被称之为“女巫森林”的林间,阳光透过树木的缝隙洒在林间道路上,身体和精神都非常的放松。相传历史上这个森林里是女巫集会的场所。也是在这里,被审判的“女巫”们被处以火刑。在处于这片密林外缘的小道上行走,时不时望着密林深处,确实可以感觉到林子有一股神秘的气息。

来到Berguete-Auritz小镇时间下午2点过,入住洗个澡后出门找食物。小镇很美,同时也很小,只有一条街。家家户户门口都有一个小水道。



教堂门前和一侧的空地充当了公园的角色。很多当地人在此休息、聊天,小孩在这里玩耍



此时我第一次体会到西班牙作息对朝圣者的不友好。小镇的餐厅下午3点过便停止营业,而找遍了这个小镇为数不多的几个餐厅,都表示晚上不营业… 没办法,只能在教堂旁的酒吧简单吃了块蛋糕,而住所的餐厅要8点才提供晚餐,要命。回房途中刚好遇到正在办理入住的两位来自加拿大的女士Pearl和Christie,她们同样的也是饥肠辘辘,和她们分享了关于这个不幸的消息后,只有躺着才能减少我在下午对晚餐的那份渴望。


Camino上的朝圣者晚餐Peregrino Menu相当划算,价格一般在8-12欧,内容很丰盛,包含前菜、主菜、甜品与饮品。前菜和主菜都会有几道菜可供选择,但只能选择一种。前菜一般是沙拉,炖豆,汤或意面,主菜则为各种肉类,主菜里个人最爱和推荐的是炖鳕鱼Merluza en Salsa(如果有这道菜的话),英文则是Hake stew。饮品选红酒有惊喜。


8点整第一个到达餐厅,点餐完马上就让我大吃一惊。饮品选择的是红酒,我以为只会是一杯,出人意料地给了我一个人一整瓶红酒!(之后的每一次朝圣者菜单中,红酒大多数是一小壶,约3-4小杯量。朝圣之路也是每晚的红酒之旅)好在此时Pearl和Christie也来到了餐厅,大家相邀坐在了一桌,一起分享那一整瓶红酒。等待上餐的时间我们便开始了聊天。Pearl虽已退休,但看上去很健康,神采奕奕,而Christie则是一名记者。两人相约在Christie的假期,也就是4个星期的时间内要徒步走到圣城,这让我十分钦佩。虽然Pearl是华裔,但她一辈子没有到过国内,聊天中她充满了好奇和疑问。三个人聊到酒已见底,此时已近深夜。

躺在床上时,今天的路途一幕幕出现在脑海中。也许这是最难的一天,但是明天的情况谁又知道呢,朝圣之路上每一天都充满了未知,也许未知里有危险,但是我觉得未知对于人来说,更多的是引人入胜的吸引。三明治的失而复得,让我深刻体会到了意料之外被人帮助而来的满满的幸福感。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在社会的生活中早已习惯了冷漠、无视。小小的帮助,带来出乎意料之外的温暖。在朝圣之路上,被帮助的人感受到温暖,又会主动的力所能及的去帮助其他人,而正是这人与人之间的温暖,让Camino成为了不仅仅只是一条充满历史气息的徒步道路,更是一条充满了人与人之间互相帮助的温暖道路。既然互相帮助能让Camino可以如此,那么我们的生活是否因此可以得到一点启示?


czoncamino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15 13:25

4楼

回复 2楼 @gendegn展开引用收起引用

羊成群结队的超级可爱

查看全部引用

狗狗赶羊时候,一大群羊被赶得挤缩在一起,太有趣了

czoncamino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15 17:33

5楼

Day 3 One for all, all for one Berguete-Auritz——Zubiri 18.9km


今天全程爬坡较过去两天相对缓和许多,下坡路段多了很多。路面较滑,反而需要更加谨慎。


迎着初升朝阳出门,就遇见了Pearl与Chirstie。她俩起晚了,没在住所吃早餐就急匆匆的出门,想在街上寻找早餐与咖啡,街道走完没发现任何有咖啡的迹象,我安慰她们说下一个镇就在3km外,也许那里有她们急切需要的咖啡。


路程只有18km,对于经历了前一日爬山又下山的我酸痛的大腿和小腿肌肉十分安慰


在寒冷的空气中离开小镇,太阳逐渐升起,画面很美


越来越多的远方被阳光覆盖,个人认为纳瓦拉Navarra段是整个法国之路中最美的一段



不久开阔的地区便结束,小路钻入了山林之中。山不高,陡坡没有头两天那么的多,所以对昨日行走后酸痛的双脚负担不大,行走在林间相当的轻松惬意。




对咖啡因充满渴望的Pearl和Christie



约一个小时,从林子里穿出来走上了柏油路,前方Espinal小镇依稀可见。走进小镇,镇上的农户正陆续操作着巨大的农业机械下田干活。


小镇地上朝圣之路的标识


充满现代风格的教堂


造型有趣颜色搭配十分好看的小屋



中途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没注意到地面上的油漆箭头标记,一个劲的往前走,迎面而来的汽车使劲的鸣笛,司机示意我往回走,还好没走出多远。而刚走进小镇时就看见前面的Pearl和Christie两个人急忙在四处东张西望到处找寻,等我要走出小镇刚好又遇到了这两个人,结果她们找寻一番过后,仍然没找到可以早餐的地方。继续走把,5km之后的城镇会找到的。

走出小镇立即开始一路向上的行走,不一会这俩人就把我远远甩在了身后,对于我自然无法理解喝惯了咖啡突然早上不喝的那种对咖啡因的饥饿感。我继续按我的节奏缓步向前。


树林比之前更密


经历过头两日上坡的洗礼和检验,对于今天的上坡感觉压力不大。很快就到达山丘的高点,而从高点开始,很长的一段到Viskarret的下山路段才是真正的考验。其中有一段长下坡,坡度非常大,虽然路面被贴心的铺上了石板,可早上被露水浸湿的石板路更加的光滑,走得小心翼翼异常缓慢,很是折磨。



跨过小溪,穿过公路,不远便到了小镇Viskarret。还没进入小镇,即是一家bar(和国内的酒吧不同,bar不单单出售酒水,还提供咖啡、软饮、果汁和简单的餐食,如Tortilla,一种由鸡蛋、土豆做成的饼,热量很高,还有其他小食)。走进发现Pearl和Christie赫然已开始享用她们期盼已久的咖啡。坐下来简单补充了食物之后,我离开继续前行。没过多久她俩又超过了我,我才仔细注意到Pearl充满肌肉的小腿,让我十分佩服和惭愧。

刚走出小镇,便是一条极陡的上坡,随后穿过公路,随后又是漫长上坡的开始。这是今天最后一座山丘,同时也是最长的一段山路。


路旁的指示牌被贴满了贴纸,花哨但有趣



愉悦的心情没有坚持很久,还未到山丘最高点时,突然自己的身体除了状况。出状况的是左膝盖,坐下来休息时候分析总结可能是翻越比利牛斯山时下山抄的近路对膝盖造成的负担过大,而今日的路程虽不长,但仍有几段路十分难走,于是膝盖在重压之下这一刻爆发预警了。每走一步,膝盖变感觉到刺痛,就算把绝大部分重心放在右脚,只要左脚一接触地面便能感觉到钻心的刺痛。在疼痛的地方喷了白药红瓶也无济于事,当时心里的感受是十分绝望的,因为之前看到了太多因为膝盖问题头几天就不得不离开朝圣之路的例子,而我的心里在想,如果因此不得不放弃接下来的行程,自己会是多么的懊悔;就算自己因为伤痛不得不放弃行程,而当时自己身处山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再怎么也得自己一步一步挪到村镇再作打算。

接下来一个个上坡在我缓缓的挪动中被我翻越,而遇到下坡时疼痛则更为加剧。


也许神听到了我的祈祷。不久,我遇到了一位年长的美国人Mike,他看上去似乎状况比我还要糟糕,走路速度甚至比我还要缓慢。他的状况除了膝盖还有脚后跟,就这样两个伤号便结伴而行。聊天中得知他退休之前的职业是医生,朝圣之路的困难程度超过了他之前的想象,以为他走之前在纽约的家中便有相应的练习,而他的妻子对他此行相当的支持。有个伴一路聊天,路程似乎变短了,两个伤号终于到达了山丘的高点。这里有一块平地,有人在平地上经营了一辆餐车,支起了两把太阳伞和椅子以供休息。我们决定先坐下来休息一会,Mike仔细问了我的状况后,我才知道其实我的状况比他严重许多,而他只是由于疲劳,加上年龄的关系所以走路比较慢。Mike看我的状况确实糟糕,询问了我平时的身体状况,从包里拿出了他妻子要求他必须携带的药(他本不准备带药),在里面拿出了止疼药递给我,在放弃了向一脸茫然的我解释那一堆药理学专业词汇后,认真负责的告诉我他给我的止疼药的分量在我的身体承受范围之内。我打趣的说save my day的人其实是他的妻子。


这也是我的亲身肉测后,在前面说一定要带上止疼药的原因。


聊天后结伴上路,药效逐渐起效,脚上的痛感逐渐消失。Mike建议我在下一个城镇Zubiri去买一些止疼药,但如果不是十分糟糕的情况,尽量不吃。由于Mike的目的地是Larrasoana,而我的状况决定了只能在原本的目的地Zubiri结束今天。和Mike别过,下山的步伐久违地轻快起来。下山道路路面多为露出地面的岩石,一定程度上比泥土路面的下山路好走一些。下山走到一座中世纪便有的古代石桥,过桥就是Zubiri。看见牧师Billy和他的妹夫Ian坐在桥头阴凉处,简单聊了几句,原来他们在等其他同伴。和他们告别后匆匆入住桥头的旅舍。

在镇上买到所需的药品后,路过bar看见Mike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又惊又喜。原来他走到Zubiri时候已近4点,再继续走到Larrasoana的话时间会比较晚,也只得在Zubiri住下。此时一个Hippie气息的年轻人端着酒杯出来,相互介绍得知他名叫John。相比Mike谈话的充满阅历,John显得年轻气盛、愤世嫉俗但又不得不佩服他的见解着实深刻,每一句带F字眼更是让人印象深刻。而中途他对在外吸烟休息的美丽女服务生的搭讪也让人忍俊不禁,把女服务生带着加入进了我们的聊天当中。

聊到饭点,John还想再喝酒,bar不提供晚餐,三个人决定去找餐厅。在餐厅坐下,遇到了Allen和Martin,对于再见到他俩我也十分开心。5个人开始了朝圣之路上熟悉的节奏,红酒与聊天。红酒要了一壶又一壶,聊天聊了一轮又一轮,Allen的妻子在朝圣之路一家英国组织开设的旅舍中工作,而Martin身为大学教授,之前在课堂上研究过关于东莞农村女性通过外出去制造工厂打工得到精神上的自我提升后是否会与农村传统文化产生冲突的课题。中途餐厅里竟然飘来了阵阵weed气味,John更是焕发精神,自High无比。


今天的一天里状况突发,当我陷入深深的痛苦而无法前行时,我曾祷告说,希望神可以减轻我身体的疼痛,不用减免,减轻即可,拖着伤腿我也希望能够到达圣城。那一刻我仿佛懂得了那些在圣地亚哥大教堂门前抱柱痛苦、亲吻地面的朝圣者。而也许那就是天意的安排,我遇到了Mike,Mike带了他妻子要求他必须携带的止疼药。他的善意,改变了我的一天,如前一天归还我遗失三明治午餐的法国女孩,正是每一个人一点点的善意,将朝圣之路变得温暖。日后的朝圣之路中,对他人我也从不吝惜自己的善意,而这就是朝圣之路的意义之一!


为什么给今天起名用英文,而非中文。中文的意境很美,但我不喜欢One for all, all for one的中文翻译“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句翻译将“人人为我”放在了前面,而非直译。话按顺序有先有后,而正是这个先后,产生了区别。one for all与人人为我;先付出,再得到与先得到,再付出。话语的先后在心里反而有了重大的区别。不过这已是题外话了。


最后编辑于 2018-01-15 17:34

举报 回复

czoncamino 4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18 12:18

6楼

Day 4  挑战第四天才真的开始  Zubiri——Pamplona  20.5km


如果说前三天的似乎“轻松”是因为身体与精神还处于亢奋期,那么第四天则让我深深觉得了挑战真的才开始。前几日的疼痛使身体在第四天正式预警了。疲惫、肌肉酸痛、肌腱与膝盖的隐痛从清早下楼就组团袭来。同住的Billy好心提议他可以将他多余的护膝给我,拒绝了他的好意,表示我希望凭借我的意志战胜疼痛。


早餐时阳台望去,古桥在天刚微微亮的清晨与路灯中相当的漂亮


离开Zubiri之后的路边有放养的动物,看见人会主动的凑过来寻求食物,随便摸



走完一长串往下的阶梯,朝圣之路穿过Zubiri附近的鎂厂边缘进入树林。疼煞我那膝盖和脚踝~~~

今天的速度是出发以来走得最慢的一天,走走停停,同时也十分注意膝盖和脚后跟的状况。走到Iarratz(约3.5km)花了1个小时,来到休息站时候遇见Billy四人组中的美国人Michael和巴西人Jose。Billy和Ian今天状态不错,已经走在了前面,而他俩的状态也比较疲劳,但是好过我。休息完毕补充完饮水后,三个人边走边聊。Jose的英文比较差,Michael自然而然充当了聊天中的翻译工作。Michael先在海军服役,退役后任职于警察执法部门,之后转行在警察局中从事会计工作,这个过程中通过自学成功考取了注册会计师。三个人一路走一路聊。Michael的阅历十分丰富,而且很乐于聊自己的生活与感想,时不时对我提出中肯的建议与鼓励。


道路边的一幢建筑,相传是古时的堡垒



走过古堡垒没多远,Billy和Ian从后面追了上来。疑惑为什么他们俩走到了我们后面,聊天中得知他们俩跑去在堡垒那参观了一阵,不止是堡垒,之前路过的小镇Larrasoana他们也进去参观了,据他们说,相比Larrasoana的古色古香,昨天我们呆的Zubiri显得“boring”,作为工业小镇,除了古石桥,充斥了太多更现代的“建筑”。而刚路过的堡垒之前被某宗教团体所有,现已被私人买下。买家准备将其改造为Albergue,但预计花费在50-100万欧元。惊叹于改建费用的巨大,也很期待未来由这座堡垒改建而成的Albergue会有多么的惊艳。


再途经几个漂亮的小镇后聊天话题渐渐转移到了下一个村镇是否会有一个餐厅,约11点时在离出发地9km外的小镇Zuriain的桥头发现了一家bar,到的时候几乎已经坐满了朝圣者,有之前就见过的,也有初次见面的。坐下来聊天过程中得知今天是Billy,Ian和Michael在朝圣之路上的最后一天,他们这次的行程到Pamplona就结束了。叹息飞越半个地球的我没有这样可以利用多个假期将整个朝圣之路分段走完的轻松与写意。


门口矗立的雕像,也是该地点盖章的图案原型



四人组先行上路,而我选择多休息一阵。和邻桌的韩国人四人团体聊上了天。整个朝圣之路上,我发现对于我自己,最难记的就是韩国人的名字,自己只能尽力音译了。刚开始以为是一个家庭,结果是一对母子,母亲李和儿子赵嘉,两个独行的韩国人姜顾和河津,十分惊讶两个独行者中的一名年轻女性河津,毕竟十分少见年轻的东亚女性选择独行走朝圣之路。

韩国籍的朝圣者在整个朝圣之路上是一道风景线,同时也是其他朝圣者聊天中经常出现的话题,不过这些都是我在后面的路途中体会到的了。在朝圣之路上,韩国籍的朝圣者大多与本国人一同行走,即便是在国内时候本不认识。他们有很强的计划性,而且基本上都是自己烹饪晚餐。更多关于韩国籍朝圣者的有趣知识,在之后的游记中会慢慢介绍。




接下来的路就是在各个漂亮的但人烟稀少的村庄间穿梭。上山,下山;沿着河岸,穿过隧道。中间时不时停下来休息,和韩国四人组更是时常相遇。可惜在语言方面交流较困难,只能作简单交流。


石桥的另一头是一处古老的教堂。也可以选择不过河,径直往前走也是前往Pamplona的路径,风景更漂亮



选择了过桥的传统路径。越过石桥,在拱廊下看到Michael和Jose在向我打招呼,Billy和Ian在教堂里乘凉,还有一个在之前村庄里遇见的法国人Ben。教堂里有章放着供朝圣者自取盖章。

从这里开始,标志着进入了古代Pamplona城的范围。开始两旁的房屋看得出比较有历史,越往城市走建筑年代越来越新。



房子的年代看得出都很古老,且有很多细节


似乎是当地的议会大厦。在硬质路面走久了走得脚疼,无心跑到公路对面去拍个仔细


这是个酒店,旁边是一个硕大的花园,住一晚必然很惬意



进入城市的道路标志不太显眼,Billy、Ian与Ben和走在后面的我们三人轮换着在前面领路。不久,在Zubiri时的同屋青年,美国人Caleb也加入到了队伍之中。硬质路面走得我脚十分的酸疼,时不时停下来休息,最后我示意让Michael和Jose先走,两人执意等着我,而此时后面上来的朝圣者也向我打气,“Pamplona就在前面,小伙子现在休息太早了”。我咬咬牙,继续前行。一面惊叹于古Pamplona的面积之大,另一面又感叹怎么还没到。

越过一座小河上的石桥,面前赫然屹立着的是Pamplona的古城墙。终于到了!

拍照、合影自不多说。


Pamplona的古城门



十分开心今天能够和Billy、Ian、Michael、Jose度过完美的一天。顽强克服了身体上的伤痛,最后阶段几乎是凭着意志力支撑,最终到达了Pamplona。一下子在头几天里翻了好多的山,其中还包括整个法国之路里最高的海拔,身体吃不消了。在Pamplona好好的休整一天后再继续前行。十分遗憾的是Billy、Ian和Michael在Pamplona就结束了他们此次的旅程,无法与他们再继续结伴而行。在朝圣之路上,这样的遗憾时常会发生,有聚必有散。感慨于分离,不如大家相拥、喝酒与祝福。会怀念离开的他们每个人,Billy的幽默、Ian的“呆”、Michael的睿智,但我之后也肯定会遇到其他有趣的同伴,这不也是朝圣之路的魅力吗。

既然到达了Pamplona,我相信我一定可以走得到圣城的!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