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穷游论坛

少女即兴独闯加州!教你不会开车一个人玩也不怕!(已完结)

旅游攻略论坛: 美国 旅行摄影

少女即兴独闯加州!教你不会开车一个人玩也不怕!(已完结)

掰二雷
掰二雷 9袋长老 精华
2018-01-25 31474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powered by行程助手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5 00:06

1楼

每一次不期而遇都是三生有幸


离开三藩之际,一瞬感性,在候机大厅哭得一塌糊涂。

第一夜在三藩海边迷路,偶然被Steven捡到,把我带回市中心,陪我度过难忘的生日。

因为扛着太多摄影器材,偶尔没零钱,忘了多少次被巴士司机免票。

上错车去了荒无人烟的北湾,天黑前刚放学的女学生一路送我回巴士站看我上车。

青旅负责人Henry在我去南加州之前写下一张便条,让其他员工在我回来后要照顾我。

美铁火车上的58岁自来熟大妈Kimberly,陪我度过了火车上的时光。

在圣芭芭拉认识了21岁自信独立的法国美女小C,从她身上怀念着我曾经年轻时无所畏惧的样子。

太平洋边被热心人Oskar盛情邀请搭了趟顺风车,甚至要带我去LA玩。

斯宾塞炮台的巴士上,来自香港的司机小哥开错路,把我们带到山顶最终到了太平洋边,一个美丽的错误。

前往双子峰的路上,问路认识了Kimber,陪我度过最后一晚,成为后来很好的朋友。

买票去机场,信用卡被denied,身上没现金,一对Oakland的热心couple帮我买了9刀车票。

东京以外,第一次有了如此强烈的渴望,想再去了解一个城市。

San Francisco, 我已爱你成痴。

Steven、北湾的女学生、Henry、Kimberly、小C、Oskar、香港司机小哥、Kimber、地铁站的热心夫妻……

California, 每一次萍水相逢,每一次不期而遇,都是三生有幸。


阴差阳错,25岁生日在葡萄牙4月25日大桥上驻足眺望日落的心愿终究无法实现。

但一个出乎意料的假期,一张签发已久的十年签证,一程便宜至极的机票(别闹不是美联航),促使我即兴飞往西半球,强行把生日过成两天,朝圣425的姊妹桥——举世闻名的金门大桥,在太平洋边偶遇了一场此生最美的生日日落。

美国,成为我旅行的第14个国家。

我自诩这趟旅行也许是史上最随便的美帝行,少见的一个女生独闯美帝,不会开车,全程公交。

曾经脑洞大开企图写一篇《震惊!少女独闯加州,遭路虎车主疯狂求爱,她竟然……》或《震惊!少女独闯美国,邂逅硅谷才俊blablabla》……

……

…………

………………

……………………

You think too much.........


欢迎调(gao)戏(ji)。

微博:掰二雷

https://weibo.com/graceqw

3年18国,懂中英日法西俄6国语言。


最后编辑于 2018-01-26 14:50

举报 回复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5 00:12

2楼

Boss, 我不过想出去过个生日而已..


白驹过隙,今年4月25日,迈入人生第25个年头。

以前总觉“90后”是上一辈对我们这辈90年代出生所谓脑子没发育好的青少年的贬义词,或多或少带着轻蔑。

现在想来,还青少年个鬼,出门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我是个92年的老阿姨了。


言归正传。

曾有一阵子长草葡萄牙,发现那里竟然有座“4月25日大桥”,一座架在海上酷似美帝金门大桥的悬索桥。

我心情那个激动,一度跟主管暗示今年生日想去那过。

“4月,呵呵,不行。”

“为毛.....”

“4月已经旺季了,不能请假。”

“可是...我想去过生日.... ”

“谁让你那天出生。”

“.........................................”



4月中某个波澜不惊的下午,突然,

黑云压城城欲摧,

北风卷地白草折,

山雨欲来风满楼……

(实力吹水)

同事突然跑过来,脸都笑歪了。

“喂4月25到28我们不开门喔~”

这意味着我们不用上班,呵呵呵。

下班时开会,Boss说:“由于XXX(我们对上的机构)要去北京开会,所以我们也不开门了。也就说五一假之后我们才上班。那就恭喜大家,又多了一周假。”

我的内心是颤抖的。

当时我想的第一件事当然是买机票,哈哈哈,天助我也。

与此同时,距离生日只剩10天,如此匆忙,而且只有七天假,我能去哪。

欧洲?葡萄牙?申根签来不及办了,机票也不便宜。

日本?去太多次了,个把月前才又去完第四次。

东南亚?几乎被我踩烂了。。

澳洲新西兰?我有两年多次签,但不久前也才刚去完。

土耳其?地中海气候4月去也并非时节。

诶?我不是有美帝的十年签证吗,签了半年还没开斋。

说实在我对美帝是真没啥好感,但是对加州真的有种说不出的向往。

4月底春暖花开,不去加州度假简直对不起我寄己。

赶紧用手机查机票,我去,广州往返旧金山(三藩市)才3865,劳资面膜都吓掉了。

但除去飞机上的时间,大概只有五六天玩。

管他,我一向随性。

于是,距离出发只剩一周多,在对这个车轮上的国家几乎没有任何了解,我又不会开车的情况下,这张也许是史上最划算的美帝机票,促成了10天后一趟也许是史上最随便的独闯美帝加州行。

去哪都一样,反正不要脸地说句,会英语法语日语西班牙语的我还怕什么。

因为一直有旧金山情结,而又对南加州的阳光海滩无比神往,所以我选择了旧金山和圣芭芭拉。

最后编辑于 2018-01-25 12:33

举报 回复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5 00:19

3楼

一个超贴心小姐姐的攻略


行程

D1:广州—北京—旧金山[市区徒步、海湾日落、漫步夜景] 徒步+巴士

D2:旧金山[加州大街、渡轮大厦、渔人码头、米尔谷] 巴士

D3:旧金山—圣路易斯奥比斯波—圣芭芭拉[州立大街、县立法院] 大巴+火车

D4:圣芭芭拉[斯特恩码头看海、州立大街建筑巡礼、法院钟楼俯瞰、老教会] 夜巴回旧金山

D5:旧金山[海湾大桥日出斯宾塞炮台金门大桥双子峰、教会区] 巴士

D6:旧金山[九曲花街唐人街] 旧金山—广州


签证

美签最关键是填表和面谈,填好DS160基本上就决定大半了,然后网上预约面谈时间。

填表是全英文的而且要填的信息很多页。

面签部分比较看运气,有时带的资料不一定看。

最好提前半小时到达排队,如实回答所提的问题,如果英语不好尽量不要用英语回答。

我当时是15秒轻松就过了,带的资料也没看。

出发前记得登录EVUS系统更新个人信息。


机票

国航的特价¥3865广州往返旧金山,联程北京转机。


Amtrak美铁订票指南,超棒超详细喔!

上美铁Amtrak官网自助购票,旧金山往返圣芭芭拉共¥785。

都说美帝是车轮上的国家,但其实他们的公共交通系统并非那么残疾,相比起之前去的纽村新西兰,还挺发达的。

因为是一个人,而且不会开车,我订了Amtrak(美铁)的大巴火车联运。

美铁在西海岸有条很出名的观光火车线叫“Coast Starlight(海岸星光号)”,从西雅图洛杉矶,是我最初的选择。

但后来发现,美铁的观光火车线路实在太慢,光从旧金山到LA就要9个多小时,还不算延误,除了日本我真找不到第二个准点到可怕的国家了。

如果坐海岸星光号,到圣芭芭拉已经差不多天黑,一天就没了。

另一点就是,无论火车还是大巴,前面几乎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在内陆,看不到海的,直到San Luis Obispo (SLO)才开始进入太平洋海岸,所以无论坐火车还是大巴都一样。

所以果断选最快的方式,从三藩坐大巴全程高速直达SLO,这一段比坐火车省两个多小时,然后换Pacific Surfliner去圣芭芭拉,下午4点就能到了。

美铁官网还算好用,有中文界面,而且可以免费改签时间,很人性化。

要注意一点,这边的信用卡支付经常失败,后来朋友直接用美国运通卡帮我支付成功。

Pacific Surfliner是另一条很出名的加州观光火车线,从SLO到加州最南的San Diego,全程贴着太平洋,跟海岸星光号最后一段沿海的是同一条路线来的。


1. 先打开美铁Amtrak官网跳转中文版面,选择自己的出发地目的地和日期。

2. 去程


3. 回程

4. 略过

5. 个人信息


6. 支付方式


7. 核实信息


8. 最终支付确认


就这么简单啦!很多人用Visa和Master支付都遇到问题,建议用美国运通。

我是不是一个超贴心的小姐姐呢?

是!!


巴士

旧金山常用的交通工具包括MUNI的缆车(复古铛铛车)、电车、巴士、地铁,除缆车外有效时间内可一票通用(稍后详解)。


住宿

市中心联合广场一带云集各档次酒店旅馆,青旅遍布,独自旅行也很方便,两三百一晚可以住得很好,多数包早餐。


保险

旅游险对于我一个人出门来说确实是必要的,考虑到美国医疗的高价格,万一有个头疼脑热或遇到其他不走运的事情也总算有人给买单。

这个要选大公司的买,保的全,也可靠,所以直接下手美亚的美澳计划 http://t.cn/RNzWPZl

医疗,意外保障很高,现金被盗和物品遗失或被盗赔偿也不少。(想想美帝那治安。。)


消费

兑换少量美金便可,巴士需自备零钱,信用卡使用率极高,连地铁买票都能刷信用卡。


通讯

AT&T电话卡。


最后编辑于 2018-03-28 17:15

举报 回复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5 12:25

4楼

躲得了雷暴,逃不过延误


出发前阵子正值广州雷暴天,每天不是暴雨就是暴雨,吓得我神经紧张。

国航的往返,得在北京转机,去程转机只有刚好两个小时。

一开始觉得没毛病,后来看到越来越多吐槽关于国航和首都机场的尿性,我不淡定了。

Gay蜜安慰我很多次不会有事的。

说起我这个Gay蜜也是神奇,我们总在世界地图征程上你追我赶,从前都是我追赶他脚步,后来终于赶超他了。

不久前他突然买了5月底去美国的机票,当时我就捶胸了,这次美国又被他爬头。

没想到,我就这么即兴在4月底去了,又先他一步。 LOL

言归正传,出发越渐临近,天气预报上4.25的雷暴却依旧不变。

我绝望了,看来十有八九要悲剧。

还好是联程票,即便中转赶不上,航空公司也会免费安排下一班。

但这就又少一天,后面的行程全乱套,我买了美铁Amtrak的票,第二天从旧金山去圣芭芭拉,住的也全订好了,将是大笔损失。

出发前两晚机智的我把火车票和所有住的时间都推后一天了,发了不少邮件和善解人意的住宿方沟通,本来不可退款,我们私下愉快协商好了。

不禁庆幸自己是学外语出身,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比系统的死板操作人性化多了。

但试想没了外语这个沟通桥梁,连挽回的机会都没了。

整个早上都在焦虑的等待中度过。

延误的原因并非担心多日的天气,而是首都机场最近在修跑道,少了一条跑道用,整个机场的运输量都大打折扣。

登机后我跟空姐说明情况,她把我安排到最前排方便下飞机。

本就延误,登机后又等了半小时才起飞,怕是无力回天。

终于在下午两点50分降落首都机场,而我飞往旧金山的航班,3点40便起飞。

这时,机上部分乘客也躁动起来,原来还有人跟我一样要转机美国,这样我也安心一点。

开机后再次查航班动态,奇迹出现了,Gay蜜口中“下一班飞机也延误”的奇迹居然被我碰上了,瞬间燃起了战斗的欲望。

该死的首都机场T3大得令人发指。

平时战五渣的我瞬间点亮百米飞人buff,转机居然还得坐几分钟APM去出发大厅,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世界充满爱……之势(什么鬼!!)办了出境手续,我又跑向安检。

早闻首都机场安检不科学,居然还要我把水杯、相机、充电宝全拿出来慢慢检查。 (尴尬)

这也算了,钱包里的硬币也要我逐个掏出来??

终于突破重围,将近3点半。

你以为这就完了?太天真。

登机口居然在远机位,航站楼最远的地方!!

接下来5分钟,我使尽当年中考200米都从没如此丧心病狂过的洪荒之力。

我觉得我跑步带风,甚至面目狰狞,必须要配一首BGM皇后乐队的<We Are The Champions>:

We are the champions my friends

And we'll keep on fighting till the end

We are the champions

We are the champions

No time for losers

Cause we are the champions of the world


最后编辑于 2018-01-26 12:14

举报 回复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5 12:32

5楼

我承认我是被歌词骗来高冷的北加州


经过11小时飞行,在飞机上看了部洛杉矶取景的《爱乐之城.avi???》,我终于落地万恶的资本主义老大。

而落地的还是老大中的老大,美帝最壕无人性的州——加州。

据了解,加州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法国,假如独立出来,将成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

厉害了Word哥。


太多歌颂加州的歌,从耳熟能详的<California Dreamin'>到Eagles的经典<Hotel California>,再到水果姐的<California Gurls>。

“I'd be safe and warm, if I was in L.A.”

“I know a place, where the grass is really greener. Warm, wet and wild.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in the water.”

加州总给人阳光与海滩的印象。

这种错觉让我一度以为加州真的是全境safe & warm,直到我来到高冷的三藩企图强行过夏天。 (笑cry)

我紧了紧身上的毛衣开衫,还好昨晚临时多带一件大披肩和外衣。

这一定是个假的加州。


坐上BART的黄线(Millbrae-Pittsburg/Bay Point),出发三藩市中心。

买票也是好玩儿,$8.95票价,在自助售票机研究了很久才弄明白,要备好零钱,或者直接插信用卡扣费。

在老美地盘现金无需太多,一张信用卡真的能走天下。


一路都是湾区周边的风景,阴天下有种破败感。

而这种破败感在BART停靠Powell St的时候消失了。

First step in downtown, first sight of San Francisco. (原谅我老毛病犯,工作生活长期在外语环境,中文不好使。)

北加的妖风伴着资本主义的气息。

San Francisco, 旧金山, 三藩市, 圣弗朗西斯科……

无论哪个名字,这不就是我梦寐已久的文化大融炉吗。

Savage Garden有首很出名的歌<I knew I loved You>,我觉得这就是我对三藩的感情。

I knew I loved you before I met you.

未曾见面时,我便爱上你。

而如今站在三藩街头,我很肯定,我一见钟情,沦陷了。

一直钟情有电车和铛铛车的城市,比如墨尔本,比如函馆,比如里斯本,又比如,眼前的三藩。

总觉得这是一个文化符号,该被保留下来。

难怪墨尔本是新金山,不仅因为淘金热,就连城市风貌都跟他家大兄弟旧金山神似。


背着大背囊走在三藩街头,妖风阵阵来。

一直坚守“头可断,发型不可乱”的本宝宝早已决定放飞自我。

4月底的北加,让人发型连同画风一起跑偏。

没关系,我依然相信这篇游记是靠我一个人的颜值撑起来的。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5 15:46

6楼

大兄弟,这斜坡有点多,我气喘不过


在青旅安顿下来,本宝赶紧洗个澡,从洗剪吹重回丝滑般柔顺。

出门已经快6点了,但天色尚早。

三藩处于北加,纬度相对高,4月底白昼时间已经相当长,将近8点才日落。

我喜欢夏天去高纬度的地方,因为这样白天时间长,可利用的时间也就多了。

这让我想起去年南半球夏至去的新西兰,在皇后镇山顶抖了三个小时等到10点半才盼来夜景。


湾区风大,即便有云,很快又被吹散了,阳光和蓝天时隐时现。

初到三藩,我决定暴走压马路,先踩踩点摸清这边的路。

三藩的格局很让人喜欢,跟墨尔本一样,纵横交错,一个个格子。

但私心认为,三藩比猫本还美。

这个文化和人种的大熔炉里,什么人都有。

满街的艺术家、街头表演,当然还有醉汉和流浪汉。

他们永远一副“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的样子,但偏偏这个城市醉生梦死的样子却让我欲罢不能。


St Mark's Church 路德教会。

Geary St和Franklin St交界这一头还有好几座教堂和教会,我都有点分不清了。


沿着Geary St一直往西走便顺路路过了著名的日本城Japan Town。

三藩作为美国的“大埠”,文化多元性非常丰富,除了大名鼎鼎的世界最大的唐人街,还有意大利埠、日本埠等。

日本城开业于1968 年,位置不如唐人街那般处于市区最热闹位置,规模也不如唐人街,但也称得上是对日本文化浓缩的精华。

这里有各式各样的日本餐厅、日本歌舞表演等。


越往西走,坡越高,我已经有点腿酸,还好平时旅行有“练”过,喜欢徒步了解每一个地方。

早闻三藩依山傍水,整个城市建在43座山上,香港重庆跟它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但也正因这种群山起伏三面环海的独一无二地形,造就了不可复制的三藩。

三藩市中心主要建在三座最出名的山上,Nob Hill(诺布山)、Russian Hill(俄罗斯山)、Telegraph Hill(电报山)。

城市错落有致,极具立体感。

尤其当你走到高处,回过头来,那一刻,它有无以伦比的美。

黄昏时分,阳光刺透云层,越来越璀璨。


拖着酸软的腿,忘了已经cross了多少个街区,在毫无预备之下,旧金山湾就这样与我迎面相遇。

只怕镜头无法表现出当时肉眼所见十分之一的美,更无法重现我当时激动的心情。


旧金山湾与香港的维多利亚港、巴西里约热内卢港并称世界三大天然良港,名不虚传。

高处的风景果然有无以伦比的美。

而眼前的陡坡已经不能用45°来形容,我有点方。

眼见日落迫近,我别无选择,试图直接从这个陡坡下去。

一开始还有人工的阶梯,但没几步,阶梯便没了,剩直直的陡坡,扶手都没有。

偏偏我穿的单鞋还不合脚,其实我买的已经是35最小码了,无奈我的脚实在太小。

再往前尝试几步,一阵妖风袭来,Hell~~ 差点没滑下去。

求我的心理阴影面积。


最后编辑于 2018-01-26 12:17

举报 回复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5 15:52

7楼

日落金门大桥,25岁的最好礼物



赶在七点半跑到了海边的Marina Dist, 终于与日落无限接近。

再回看地图,天知道我居然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徒步穿越了几十个街区。


站在游艇码头,远处的金门大桥已经被洒下了一层光芒,此刻只剩感动。

大名鼎鼎的恶魔岛,曾经用来关押重犯。

七小米喵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8-01-25 16:07来自穷游APP

8楼
写的好好,小姐姐加油↖(^ω^)↗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5 16:09

9楼

他乡遇故知,幸会Steven


黑夜中,我就这么一个人沿着静谧的海边徒步,一路向东走经过了Fort Mason, Maritime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希望能走到渔人码头,那里晚上一定很热闹。

为什么要徒步,因为我找不到巴士。

最候在只剩几个街区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其实再坚持一会儿,就走到渔人码头了,但此刻我已经又累又饿,决定打道回府。


找到地图上显示的巴士站,我没有看到站牌,便走进路边的小超市。

店员很好,告诉我,确实没有站牌,只要站在这等就好了,巴士经过会停下来。

好吧,我该开始学学美国式坐车。

店员又问我:“Do you need some change to take the bus? I can give you. (你坐车需要零钱吗?我可以给你。)”

太棒了~

换完零钱,我出了门口坐下等车。

这时,突然有个亚裔面孔的男生笑着跟我攀谈起来:“You don't have change?(没有零钱吗?)”

我回答他:“Yes~(是啊~)”

“Where are you going?(你要去哪?)”

“Well.. I have no idea.. At first I planned to go to Fisherman's Wharf, but I cannot find the bus and I am too tired and hungry now.... So I am going to go back to the downtown..(呃…我也不知道..一开始打算去渔人码头,但我找不到巴士,而且现在又累又饿,所以打算回市区…)”

“Ahh...But Fisherman's Wharf is very near, a few blocks away..(啊…但渔人码头很近啊,就几个街区外。)”

“I know.. But I am too tired and want to eat something now..(我知道…但我很累先吃东西…)”

这时,巴士来了,他招手:“Come on~ I take you back to the downtown~(快来~我带你回市区~)”

上了车,他告诉我,给$2.25。

司机撕了张有当天日期的小票给我。

坐下来之后,男生问我:“Where are you from?(你哪里来的?)”

我:“China.(中国。)”

他:“Ahh~ So you come here for..?(啊~那你来这里是?)”

我:“I come here for holiday~ Actually this is my first day here.(过来度假~其实我才第一天到这。)”

这时,巴士靠站,有个女生上来,刚好是他熟人,他们便打招呼聊了起来。

女生下车后,他又坐回来,“Sorry, that's my friend.(不好意思,那是我朋友。)”

我:“It's Okay~Are you also Chinese?(没事~你也是中国人吗?)”

他:“Yes. But I have been here for many years.(是啊。但我在这很多年了。)”

我:“Can you speak Chinese?(能说中文吗?)”

他:“可以啊。不过我普通话不太好,说粤语吧。”

我愣了一下,用粤语问:“你是广东人?!”

他:“哈哈是啊,我台山的。”

哦~~原来是侨乡的移民~哈哈哈。

我告诉他我是广州的。

瞬间有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

他叫Steven,美籍华人,小时候在台山,没几岁就移民了,一开始在墨西哥呆了十几年,后来又全家移民三藩了。

感觉人生经历好丰富啊。

我告诉他单位突然放假,我就即兴来过生日了。

他说:“哇~生日快乐喔~”

我又跟他诉苦,三藩的交通系统好复杂。

他说:“不会啊。这里坐车很方便啊。你看你那张票,上车给了钱之后,在她撕下来的时间之前MUNI的所有交通工具除了缆车外都可以随便坐啊。”

我看了一下,哦,原来是这个套路。

(以下为网络图)


回到市区下车后,夜里的三藩风情万种,太让人喜欢了。

我跟他说,我想吃墨西哥餐。

他说:“你喜欢这个啊?”

然后带我进了一家他常去墨西哥餐厅。

我一头雾水,只知道tacos,他帮我点了一个bowl的。

我感觉我很久没吃肉似的。


墨西哥餐真的很好吃,至少我是很喜欢的,又饱又便宜,配料还多。

美帝吃的太落后,除了快餐就是快餐。

作为一个中国人,而且是广东人,我对吃的还是有要求的,没有青菜活不下去。

Steven又买了份牛油果和chips给我吃,我特别喜欢牛油果。


聊得越来越欢,他加了我微信,说之后我还在三藩的话他带我玩儿。

后来我看他朋友圈才发现原来他已经是当爹的人了,看起来也太年轻了吧。

难怪他说他在墨西哥和三藩都住了十几年。

Steven在一所学校上班,做Consultant。

他说刚刚在海边“捡”到我的时候,他才刚下班。

离开餐厅,他问我想去哪,我告诉他我想逛逛三藩的街景,比如California St, 我觉得这个一言不合就爬坡的城市很有趣。

他带我一路往上走,给我介绍三藩。

三藩可以说是美帝最多元文化的大城市,人称“大埠”,提到移民,大家想到的第一个肯定是三藩。

这里不仅有唐人街,还有日本埠、意大利埠。

我问他:“听说Castro和Mission比较乱。”

他说:“哦~我们叫它基佬埠。”

我笑抽了。

Castro是三藩著名的同性恋区。

他说:“你平时一个人还是别乱逛,呆在市区好了。”

后来认识的纽约妹子Kimber在某个晚上却带我深入了这个区,明明很peaceful嘛~

三藩的铛铛车(cable car)已经成为这个城市的文化符号之一。

1869年夏天工程师AndrewSmith Hallidie创建了有轨电缆车。

因此,位于Powell St与Market St交叉口的总站就命名为Hallidie Plaza以纪念这位铛铛车之父。

铛铛车全盛的时候有21条线路,6家运营公司。

1906年三藩大地震,市区破坏严重,缆车也全面损毁,之后虽修复了部分路线,但市政府却有意用电车及汽车取代缆车。

市民设法保留了其中3条路线,于1981至1984年间修复。

这三条路线即现在仅存的Powell-Mason St、Powell-Hyde St及California St线,由MUNI经营,共37辆缆车。

其中Powell-Hyde St Line会经过著名的九曲花街高处,而California St Line则是盗梦空间里的大陡坡。

(以下路线图来源于网络)

爬到Taylor St, 已经是很高处了,在California St和Sacramento St之间便是恢弘的Grace Cathedral,这是Steven告诉我的,因为我的英文名就是Grace。

在这不得不提一下,Sacramento其实是个地名,北加州的萨克拉门托(又称沙加缅度),加州的首府,人称“二埠”,大埠当然是三藩。

有趣的是,这个首府长期活在L.A.和三藩光环的阴影下,就连南加州的San Diego也比它有名多了。

连我一一度以为LA才是加州首府,大家别再犯同样的低级错误了。

Steven带我沿着California St继续往上走,他说高处有个特别美的视角,很想带我去看看。

回过头,我被眼前的画面震撼了。

泛美金字塔和海湾大桥同时出现在眼前,原来我们已经走到这么高了。

金门大桥长期盛名在外,但其实三面环海的湾区,还有一座比金门大桥更长的跨海大桥——Bay Bridge(海湾大桥),这座大桥通往东湾Oakland,晚上亮灯后美轮美奂。

几天后我还特意去海湾大桥下拍了也许是今年以来看过最美的日出


刚刚我提了一句想去Twin Peaks(双子峰)看三藩全景,Steven说那里很难去,一般要开车或者打Uber,他又查了下天气预报,明天会下雨,而后天我便要去圣芭芭拉了,过几天才能回来。

已经晚上12点多了,云慢慢散开,天空透彻起来。

Steven突然跟我说:“现在打Uber带你去Twin Peaks吧。”

“哈?现在?已经很晚了喔。你不累吗?”

“没关系啊。带你去。”

“你明天还要上班。。我是没所谓啊,我怕你累。”

“但是现在不去,明天就下雨咯。”

我纠结了一下,还是算了,其实我自己也有点累,而且他要上班,我怎么好意思让他陪我到深夜,便回绝了他。

他说:“那好吧,送你回去。周六从圣芭芭拉回来就告诉我吧,我带你去玩。”

“好~~”

回到青旅门口,他跟我说:“Bye bye Grace~ 生日快乐~”

遗憾的是,之后几天,我联系不上他。

直到在三藩的最后一晚,他才联系我,告诉我他病了好几天,而那个时候,我把手机放包里没接到他的语音请求,就此错过。

Thanks Bro~ I really feel so warm that night. See you next time.

最后编辑于 2018-01-25 16:12

举报 回复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5 23:08

10楼

雾锁湾区


早上起来,我拉开窗帘,果不其然,阴天。

Are you f*cking kidding me?

早知道当初就不改行程了,直接去南加州。

但万一不改行程,我又赶不上飞机呢。

注定的。


在青旅吃过早餐以后,准备出门。

电梯里一个帅哥看了我全身红的着装,说了句:“Good color~ I like red~(这颜色好~我喜欢红色~)”

“Thank you~ Where're you from~?(谢谢~你哪里人?)”

“I'm from Italy.(我意大利的。)”

难怪这么帅。


出门后,又一阵三藩独有的妖风一言不合袭来,吹得我面瘫。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很执着于California St,于是又一次往上爬。

三藩的陡坡无处不在。

Jesus~ 能不能给我个滑轮把我拉上去。(不是物理13分么?)

即便是在downtown,流浪汉依然无处不在。

在某个街角,我便转角遇到…………醉汉。

只是因为人群中多看他一眼…………

“Madam, could you pl~pl~please share some coins with me?(小姐,你你你你能不能给我一点钱?)”

“What??(啥??)”

“Could you give me some money... I didn't eat anything.. Please~(你能给我点钱吗...我什么都没吃过...拜托了~)”

看他晃着个酒瓶摇摇欲坠,我抓紧身上两台相机。

他还准备继续“骚扰我”。

我丢下一句:“Sorry, I have no money.(抱歉我没钱。)”赶紧走远。

Interesting.

又回到Grace Cathedral的位置,灰蒙蒙的。

天空下起雨了,越下越大,雾大得连海湾大桥都看不到了。



等雨势小一点,我决定坐巴士下去Ferry Building(渡轮大厦),听Steven说那里很漂亮。

在Sacramento St等来了11路巴士,司机人特别nice,见我扛着三脚架和两台相机,说不用给钱了,让我坐下来。

我觉得这说不过去,于是坐下后,翻了$2.5出来买票,他撕了一张小票给我,可以用到下午5点。

巴士到站后,我下车前跟他说了句:“Thank you sir~ Have a good day~”

他笑着跟我说:“You too~ Have a good day~”

不再计较心情,旅行美的是心情,我在三藩笑得特别多。

Ferry Building位于海湾边,离金融中心只有5分钟,位于The Embarcadero(内河码头)与主干道Market St(市场街)的交汇处。

建筑顶部是座钟楼,在白天,每个整点和半点,大钟都会发出“西敏寺钟声”。

Ferry Building1898年对公众开放。

后来海湾大桥和金门大桥在1930年代开放以后,Ferry Building的往来乘客便少了,于是腾出了空间作为其他用途。

因吹斯汀的是,Ferry Building在三藩大地震中奇迹幸存下来,而且几乎毫无损伤。


Ferry Building旁边的Pier 14是观赏海湾大桥的好角度。

几天后我便回到这个地方拍下了海湾大桥的日出

三藩的海湾有很多个码头,这些码头的命名很有意思。

Ferry Building位于Pier 1旁边,往北的Pier都以单数数字命名,包括渔人码头Pier 39在内,而往南的Pier则以双数数字命名。


Blue Bottle, 咖啡届的苹果


三藩的天气出了名,说变就变,随时翻脸。

前一秒我还在Pier 14晒着停雨后短暂露脸的阳光,下一秒马上又下雨。

吓得宝宝又躲进Ferry Building。

想起刚刚在里头经过大名鼎鼎的Blue Bottle Coffee,百无聊赖,我决定过去喝杯“鬼佬凉茶”。

起源于西雅图的星巴克在全球咖啡文化中的地位当仁不让,但崛起于湾区的高端咖啡Blue Bottle同样逼格十足,被誉为“咖啡届的Apple”,已经成为游客来旧金山的必去打卡点之一。

Blue Bottle前身是Oakland地区某农夫市场内一个小咖啡摊。

后来短短十年间,这股蓝色风潮以强劲的势头席卷全美,从湾区延烧到LA和NYC,甚至已经火爆日本东京

想要买上一杯Blue Bottle,你得有耐心排队。

Logo设计感极强,很好地诠释了“蓝瓶”这个概念。

许是下雨的原因,幸运的我居然无需排队就买到了。

店员非常Nice,看我镜头转向他,马上比起一个V。

到我的时候,他还喊了一声:“Grace~~”

我点的是Flat White, 因为我一喝咖啡就会失眠,不能喝含量太多的。

在老美地盘喊澳式咖啡,我也服了自己。

其实对于不常喝咖啡的人来说,Flat White和Latte并没太大区别,但我在墨尔本喝澳式喝多了,就不自觉说要Flat White了。


最后编辑于 2018-01-26 12:25

举报 回复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6 11:46

11楼

Pier 39, 老美对“川普”的嘲讽


从Ferry Building出来,我打算去渔人码头一探究竟。

有趣的是,世界各地陆续出现低配版渔人码头,澳门有,台湾有,连广州都有,但真正最有名的当然是三藩的渔人码头。

渔人码头并不只是一个pier, 而是从北部水域Ghirardelli Squar(吉拉德利广场)到Pier 35一带的范围。

打开地图,发现对Pier 39的标识特别显眼,看来是最著名的码头。

Ferry Building外便有电车站,坐F线可直达Pier 39。

在三藩,铛铛车以外,电车是又一观光交通工具。

Market St地面的电车轨停用后,MUNI在1995年重新运营旧式电车。

其中F线以外形复古,以环城观光为主,连接基佬埠(Castro)和渔人码头,沿途可以欣赏到市区的建筑丶繁忙的码头和电报山。

我出示早上坐11路巴士时司机给我的MUNI小票,便可直接上车。

一下车,雨停了,跟着围观了一位大叔的精彩表演。

渔人码头跟悉尼环形码头香港尖沙咀的感觉很像,精彩绝伦的街头表演、络绎不绝的游客身影,阴天依然不减热情。

大叔年轻时应该是个不羁有个性又才华横溢的帅哥。

商店里都是关于三藩的纪念品。

逛到尽头,碰到好玩儿的店了。

我竟然对着一家纪念品外的橱窗看了半个小时,自顾自傻笑起来。

老美跟英国人一样作啊,一个脱欧了哭着要移民爱尔兰,一个选了唐床破又闹移民加拿大

总统是你们自己选出来的,跪着也要承认。 (笑cry)(笑cry)


还有“Michelle 2020”的。


还有对川普小公举发型的嘲讽。。。这才是丝滑般柔顺。。。。


一直很想问问Trump voters是怎么想的。

后来认识不少老美朋友,我问他们怎么看待川普当总统,他们给我的回答都是:“No comments.(不评论)” “I am not gonna talk about this.(不谈这些。)”

lol

真是作啊老美。



这家店还真是把一众好莱坞明星和总统们都恶搞了。


渔人码头的尽头便是海边,拐到西边还能看见规模壮观的海狮晒太阳。


Attention, 它们身上有一股咸腥味,远远都能嗅到。



mecynvan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6 11:49

12楼

同喜欢墨西哥餐~

glac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6 11:49

13楼

赶飞机那段好像看到了狂奔的你

hamlidry 6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6 11:50

14楼

恶搞自己的发型可还行

掰二雷 9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1-26 11:53

15楼

一不小心上错车免票去了北湾


MUNI的小票还能用到下午5点,不能浪费。

打开地图,发现九曲花街也不远了,打算坐车去看看。

也不晓得是地图出错还是什么原因,车最终并没有到我要去的九曲花街附近的车站。

下车之后,我有点泄气,看看地图,不三不四的距离,走过去我又累了,坐车又好像没什么车能到。

站在街头,一时竟有点茫然孤独,这是我来美帝两天以来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即使昨晚在海边一个人瞎走也没有。

随便又找了个巴士站,等车。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感觉就是揣着一张还有效的MUNI票hop on hop off, 漫无目的,随意是随意,但也不失未知的刺激。

没多久又来了一男一女,年龄相仿,一开口果然是咱天朝同胞。

但我没搭讪也没问路,毕竟在外我是个傲娇的人,基本不主动跟陌生人说话,如果哪天我主动上前说话了,只有一个原因,那个人身上挂着我感兴趣的摄影设备。

来了几趟巴士他们都没上,我也顺理成章不上,因为我没搞懂那几辆巴士的路线是去哪。

三藩的公交套路我还不是很摸得清,比如我当时站的这个车站,就只在地上画了个车位写着Bus Stop, 站牌上连几路车和路线都没有,或者说,那根本不是站牌。

后来,终于来了一辆大巴,这辆巴看起来特别大,跟前面几辆看着总有点不一样,我也说不出哪不对劲。

但此时,他俩上车了,我见状也跟着跳上车。

上车后,真的很不一样,从座椅和size来看,明显像一辆长途大巴。

然后,那对男女买车票了,居然是5刀。

我一脸懵逼黑人问号了。


他俩就买完票往后走,剩我一人依然处于shock掉的状态,但这时跳下车未免有点糗,硬着头皮上。 (笑cry)

而后,有了我跟黑人女司机如下对话:

我:“How much~?(多少钱?)”(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她:“5 dollars~(5刀~)”

我掏出钱包翻:“Ahh sorry.. I don't have enough change.. Please let me off.(啊抱歉,我不够零钱,让我下车吧。)”(Great~ 终于找到借口下车了。)

然而,她并没让我下车的意思:“Tourist?(游客吗?)”

我:“Yes.(是。)”

“It's Okay~ Sit down.(没事~坐下吧)” 表情依然波澜不惊,但我能感觉到她扑克脸隐藏着的是满腔的善良。

在车上,我查到这辆大巴是去Mill Valley的。

Excuse me?? Where the hell is that????? 

点开地图,OMG居然在北湾郊区而且特别特别远,离三藩市区几十公里。

大巴停在过金门大桥前的最后一站,Fort Point(尖兵堡,看金门大桥其中一个角度之一)附近,那对中国男女商量了几秒,下车了。

下车,不下,下车,不下,下车,不下。

票都买了,不对,是票都免了,不坐白不坐,一坐到最远,而且还能过金门大桥,哈哈哈。

我的左脑和右脑达成共识,继续出发。

过桥的时候云雾迷蒙,而且金门大桥桥面高出海平面很多,整个旧金山湾居然有种磅礴的气势。

过桥后便是另一番景象的北湾,偏僻荒凉,一路都是高速公路,开很久都不见多少人烟。

虽有停站,但公路太宽,看不到过马路的地方,显然不是下车的好选择,即便下了我也找不到对面方向的车站。

干脆坐到终点站吧,最愚蠢的方法,但也最保守稳妥。

车上乘客越来越少,眼见要到总站了。

司机突然问我:“Where is you destination?(你要去哪?)”

我尴尬了:“Well.... I have no idea. Actually I just hopped on this bus randomly. The weather is not so good today in San Francisco, so I wanted to escape...(呃…不知道。其实我就随便上的车。今天三藩天气太差,我想逃离。)” (汗)(尴尬)

她:“Next is the last stop. And I will drive back to San Francisco.(下一站就最后一站了。然后我会开会三藩。)”

我很想说干脆不下车了载我回三藩吧,但想想,好糗啊,而且我都坐了快一个小时车过来,不逛一下我岂不是白来?!

“OK.(哦好。)”

她:“There is a place called Strawberry Village, not far away, you can find some restaurants and supermarkets.(前面不远有个Strawberry Village,你可以去看看,有餐厅和超市。)”

于是,我来到了一个可能没游客来过的地方,虽然很村,但阳光有点灿烂。

依然是公路,过马路靠冲的。

Strawberry Village, 确实是条建在公路旁的村,不大,但已经是方圆内最有人烟的地方了,有意大利餐厅、日本餐厅,居然还有中餐。

在餐厅吃东西的时候,我在想,我到底来干什么呢。

10天前随手买了个机票,我就没想过来三藩干嘛,到现在也不知道。

反正一切随缘,挺好。

天黑之前,我要离开这里。

在巴士站等了20分钟等不到车,我发现我走错方向了,回三藩的方向不是这一边。

慌张之中往另一边奔去,一路依然看不到车站,地图导航的也是错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听说北湾和东湾都挺危险,我越来越慌。

直到走了十分钟,终于碰到两个背着书包的女生,刚放学的样子。

顾不上太多,我上前问:“Excuse me? Do you know where is the bus stop? I need to go back to San Francisco.(请问你们知道巴士站在哪吗?我要回三藩市区。)”

她们很热情,跟我说:“Yes~Come on~(知道啊~跟我们来~)”

一路上跟我聊,她们问我怎么会来到这里,Strawberry Village是不是有点无聊,我说还好啊,就是找不到路。

到了岔路口,其中一名女生说:“OK~ You see? It's over there~(好啦~看见没?就在那里~)”

我“啊?”了一声。

另一名热心女生说:“It's OK we take you there~(没事我们带你去~)”

她的小伙伴说:“No it's just over there.(不用吧就在那里。)”

热心女生说:“Come on it's not far away~(拜托那里又不远~)”

小伙伴说:“OK you go, I need to go home.(那你去吧,我要回家了。)”

热心女生:“No problem~Bye~(没问题~再见~)”

然后,她上前跟我说:“Let's go~(我们走吧~)”

果然拐弯下了坡就是巴士站了,刚到车站,我要等的巴士刚好就来了。

来不及跟她多说几句,我只能跟她说:“Thank you so much~ Have a nice day~(太感谢你了~后面那句客套话我也不造中文怎么翻译了囧。)”

她挥手跟我道别:“You too~ Have a nice day~~”

谢谢你,来不及问你的名字,亲爱的陌生人。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