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穷游论坛

我与北极光的那几场约会

旅游攻略论坛: 旅行摄影 挪威/瑞典/芬兰/丹麦/冰岛

我与北极光的那几场约会

ZhuzhuBaby
ZhuzhuBaby 2袋长老
2018-04-17 28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ZhuzhuBaby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4-17 00:49

1楼

记得刚刚来欧洲的时候, 悄悄的为自己许下了4个愿望, 分别是要去北欧看极光, 去土耳其坐热气球, 去玻利维亚的天空之境和 北非的撒哈拉沙漠, 到目前为止, 这4个愿望除了去土耳其坐热气球,其它的都已经实现了, 然而在这当中呢, 我觉得那年冬天的北极光之旅来的最刻骨铭心了, 所以今儿我就跟大家聊一聊北极光之旅的那些事儿.


那一次的挪威特罗姆瑟之行除了是我第一次看到北极光之外,还开启了我人生中的另外一个第一次,也就是我的第一次沙发客之旅. 之所以选择以沙发客的形式游特罗姆瑟,原因有二,其一,是因为很早就知道沙发客这个概念, 但从未尝试过, 一直很好奇, 很想知道做沙发客到底是怎样一种体验, 另外一个原因呢, 就是北欧的物价真的很贵, 我记得当时即使是一家普通青旅的一个床位也要四五十欧一晚, 因为当时还在读书, 并没有什么钱,每次出行都有严格的预算, 如果做沙发客的话就可以省下来好大一开销.


于是我开始在Couchsurfing 网站上进行注册, 认真的填写自己的各项资料, 上传照片, 同时你要在你的主页上很真诚的传达一种信息,就是你并不是只想找个免费的住处, 而是你有分享的欲望, 分享旅行中的趣闻,分享各自不同的文化, 美食, 甚至是语言, 这样沙发主接待你的可能性才会大一些. 那注册之后呢,我便开始认真的筛选可能host我的沙发主, 主要是看以往沙发客对他的评论, 觉得合适的便发信过去, 问问对方是否方便在我旅行期间收留我, 我还蛮幸运的,我大概发了5封信左右吧, 就收到了一位沙发主的回复, 他就是后面我会提到的Lance.


Lance 是一位菲律宾裔的大男孩儿, 很小就跟随母亲来挪威生活. Lance 酷爱旅行,去过全世界的很多地方, 他跟我一样有收集去过的城市的冰箱贴的习惯, 他的冰箱已经完全被贴满了,很震撼. 那天我达到特罗姆瑟已经有些晚了, Lance 来到家附近的公交车站接我, 把我带到他家里, 然后带我简单的认识他的家, 另我洗出往外的是, 我竟然不用睡在沙发上, 他在客厅里帮我搭了一个单人床, 看起来很舒服, 跟我在马德里的床也没什么两样. Lance知道我会到得比较晚, 猜我一定没吃东西, 所以在我还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 那天晚上他做的是三文鱼排,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觉得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三文鱼排, 也许是那晚我真的饿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就闲聊了一会儿, 聊了聊工作, 生活, 以及旅行, 然后他跟我说, 其实来北欧看极光, 有时候真的要碰运气, 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 极光就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等你, 只要你来,他就在. 其实真的是要选好对的地方, 对的时间, 然后遇到对的天气.

Lance家的冰箱


我们知道极光产生的原理事实上是地球周围的一种大规模放电的过程。来自太阳的带电粒子到达地球附近,地球磁场迫使其中一部分沿着磁场线集中到南北两极, 当他们进入极地的高层大气时,与大气中的原子和分子碰撞, 能量释放产生的光芒便形成了极光. 其实极光这种自然现象产生的频率的是很高的, 尤其是春季和秋季, 在南北纬67度附近的两个环带区域内, 一年之中大概有一半的时间都会发生极光现象, 我们在地面上肉眼是否可以看得到极光就完全取决于天气了, 如果晚上天气晴朗, 理论上只要有极光现象发生, 我们在地面上就看得到. 如果遇到阴雨天, 云层很厚的话, 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其实欧洲可以看到北极光的热门城市还蛮多的, 比如瑞典的阿比库斯,芬兰罗瓦涅米, 以及冰岛全境, 我之所以选择特罗姆瑟是因为我一直以来对北欧的风情小镇都很有情节, 而特罗姆瑟是北极圈内最大的城市, 周围被湖泊和雪山环绕, 我想在这样的地方,当上帝撒下极光的那一刻一定会美极了.

那天吃晚饭的时候Lance 就一直在研究天气预报, 看看我即将在这里度过的这一周里哪些天是晴天, 我更有可能看得到极光, 我真是觉得他比我自己都更希望我这一次可以完成心愿. 我们本来计划好, 吃完晚饭后就一起去家附近的一个小山丘那里等极光, 因为看起来那晚的天气还不错,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饭吃到一半, Lance突发奇想说, 我还是开门看看外面, 万一我们不小心错过了什么呢, 他这一开门不要紧, 立刻尖叫起来, 一边喊我出门, 一边去取相机和三脚架, 我扔下碗筷穿着人字拖就跑出来了, 出来之后就真的看到天空中一道清晰的绿光在扭动, 时而强烈一点的时候就会变成紫红色, 我高兴得又蹦又跳像个孩子一样, 这时候就听到Lance 开始命令我凹造型, 要给我拍照, 因为他三脚架早就架好了, 我就这样穿着人字拖和羽绒服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张和极光的合影, Lance还一边给我拍照一边向我喊到, 丹, 你知道吗, 你真的是太幸运了, 你竟然来的第一天就看到的极光, 很多人在这里待了那么多天, 最后也只能失望的离开, 我就得意杨洋的说, 我知道啊, 因为我一直都很幸运啊.

Lance家门口的极光


之后的第二天, 据说天气也不错, Lance 晚上要值晚班不能陪我, 他就推荐我去家附近的一个公园, 那里有一个很大的湖, 湖周围也没有人家, 所以没有光污染, 是比较理想的极光的观测地, 他嘱咐我多穿一点,晚上就一个人去那里守着. 我默默的看了一下地图, 发现那个公园真的是有一点点偏远, 而且步行到达那个公园, 就一定要穿过一大片墓地, 于是我很诚实的对Lance说, 我不敢一个人去那里,因为我害怕穿过那片墓地, Lance 很不解, 问我怕的是什么, 我一时想不出来怎么回答, 或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怕的是什么, 就胡乱说了一句, 我怕我经过那里时, 长眠于这里的某个人突然复活了, 听了我的话, Lance笑弯了腰. 我想他一定笑话我, 作为一名现代女性,怎么能说出如此荒唐的话, 想必是小时候鬼故事听多了. 其实后来和Lance聊, 得知, 在西方社会里, 墓地的氛围给人的感觉是安静与和谐, 他们认为那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而且西方国家的墓地往往建成一个花园的样子, 非常漂亮, Lance小的时候就经常去墓地读书,因为那里很安静.

说了那么多, 我最后还是害怕晚上一个人去那个湖边, 白天在市中心闲逛,正愁不知道晚上要怎么办的时候, 碰巧再次遇到了下飞机时遇到几个来自西班牙的姑娘, 聊了几句后, 一拍集合, 就约好了晚上一起去那个公园守极光, 虽然那晚我们只守到了微弱的几道极光, 但却过得特别开心, 因为天气冷, 我们就在湖面上又唱又跳来取暖, 说说笑笑时间过得特别快. 后来和这个几个姑娘我们也成为了好朋友. 我和其中的Mailin因为都住在马德里, 回来之后便定期会晤, 上次从南美回来,带了一对当地的特色耳饰给她, 从那以后呢,我们每次见面她都会带上这对耳饰,我想不见得她有多喜欢,但她的这份用心对我来说却很珍贵.

接下来的两天天气都不太好, 我基本上就白天在市中心逛一逛, 晚上便不出门了, 11月份里的特罗姆瑟白天就只有三四个小时, 每天要快11点钟才天亮, 下午3点不到就已经天黑了, 所以也基本做不了什么, Lance 怕我无聊, 有一天晚上就约了几个朋友带我去那边人气最旺的一家夜店, 北欧人真的是很腼腆, 跟西班牙人的非常不一样, 比如说在西班牙的这种夜店根本就没有座椅, 基本上大部分空间都是舞池, 每个人都站在舞池中央举着酒杯伴着音乐特别嗨. 而我们那天去的那一家其实更像是一间酒吧, 即使音乐放得已经非常嗨了, 大家还是一动不动坐在椅子上喝酒聊天, 只有个别几个人在跳舞. Lance的那几个朋友一开始也是很放不开, 当一杯酒下肚以后, 我便硬拉着他们几个到舞池中间来, 那天到最后大家玩儿得都非常开心. 酒吧出来后我们都饿了, 就去街边买那种Kepub, 是一种土耳其的烤肉卷, 加上蔬菜和酱料, 再用一张饼卷起来. 我想说的是特罗姆瑟的物价真的非常贵, 这种kepub 在马德里也就卖到2欧多, 三欧不到, 可是那天我记得我们每个人花了将近100挪威克朗来买一个烤肉卷, 也就是10欧左右的价格,真是贵了好几倍.

特罗姆瑟小镇


在我即将离开特罗姆瑟的前一个晚上, 天气预报说晚间天气会很晴朗, 于是Lance答应陪我一起去湖边守极光, 冬天里的特罗姆瑟夜真的很长, 一般下午3点多天就已经全黑了, 但是极光发生频率最高的时段是在午夜凌晨的前后两个小时, 所以我们决定9点钟就去湖边那里等, 真的不要小瞧北欧冬天里的气温, 我已经穿了两条最厚的打底裤, 两件羽绒服, 雪地靴, 帽子,围巾手套 , 全副武装的, 但在当我在户外待了快两个小时的时候还是冻僵了, 眼看Lance穿得比我少, 猜他会更冷, 我就提议说不然算了, 我们就不要等了,回家吧. 但是Lance 坚持要再等一等, 他说这是我这次极光之旅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于是我们又在湖边转了转, 还遇到了同样在守极光的一对英国夫妇, 他们来自伦敦, 闲聊了几句, 听他们狠狠的吐槽了一下特罗姆瑟的物价, 聊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就决定离开了. 真的就是在他们离开没多久, 天空就开始隐隐约约泛起了绿光, 不一会儿整个天空就都绿了, 像笼罩了一层曼妙的绿色薄纱, 然后它开始慢慢变得强烈, 并开始出现紫色红色, 随后这几种颜色开始快速的变换扭动起来, 一会儿腾空升起, 一会儿又戛然止步, 真的就好比是黑色夜空中上演的一场光与色的交响乐. 我和Lance都兴奋的不得了, 他早已掏出了摄影装备, 为了获得更好的拍照效果的, 我们就跑到已结了冰的湖中央, 然后各种凹造型, 各种拍, 之后就坐在湖面上静静的享受那些有极光陪伴的时刻, 真是整个人都幸福得不得了. 在那晚之后呢, 我们才知道那一晚是那一阵子以来最大的一次极光大爆发了, 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就这样, 我的极光之旅也被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湖面上守到的北极光


第二天, 我便离开了特罗姆瑟,回到马德里, 回到家才发现, Lance 在我的背包里偷偷的塞了一板巧克力, 当时觉得整个人都是暖暖的. 这次的特罗姆瑟之行, 不仅完成了我人生之中的一个心愿, 同时也让我深深的爱上了沙发冲浪, 我开始着迷于这种纯粹,简单的人与人之间的连结, 信任与分享, 我开始学会欣然接受另外一个陌生人所无偿給予我的爱, 然后再将它传递下去.


最后编辑于 2018-04-17 00:57

举报 回复

tribleconfusion 5袋长老

发表于 2018-04-18 10:02

2楼

很羡慕楼主的经历!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
返回顶部 手机看帖
扫码看帖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直达底部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