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穷游论坛

乌兹别克斯坦行

旅游攻略论坛: 中亚各国

乌兹别克斯坦行

关于郑州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2013-10-31 49267人阅读 只看楼主无图模式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3-10-31 23:04

1楼
北京到塔什干的航线以前中止过,原因不明,好在恢复航线有一年多了,去程六个小时,多半的时间都是在国内飞,等过了国境,再飞一个小时也就到了。
下午的飞机,去塔什干的人也不少,中国人和乌兹别克的一半一半吧,飞机是空客330,满员了,准点起飞,六个小时的飞行期间没有一丁点的颠簸,到达乌鲁木齐后,飞机开始往西南方向过境,看线路基本上是从伊塞克湖上飞过,然后飞过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的南部,朝着塔什干飞去。乌兹别克比北京晚三个时区,从飞机上往下看,天气不好,过天山直到吉尔吉斯的时候也没什么绿色,感觉灰蒙蒙的,能见度也不好,飞机慢慢的下降,地上一片低矮的房子,镶嵌在一簇簇高大的绿色之中,一会儿,轮胎轻轻地接触到了机场的跑道,飞机安全的降落在塔什干机场,机舱里面的乌兹别克人都不约而同的拍起了双手。
入关的手续相对复杂,先是海关的第一道关,一个狭小的入口,大批的人们堵在那里,一共4个检查点,等待了1个小时之后,冒着汗过了第一关卡,随后取了申报卡,和一大堆手忙脚乱的人们一起填写入关申报卡,我草草地填了一下,很多地方也不明白,最重要的是申报所携带的美金,其他无妨,紧接着是漫长的排队等待海关的再次检查,海关的人检查非常的慢,中途还离开不知道去做什么,等在我后面的一个乌兹别克人对我说“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在别的国家有过这样的经历?”,正说间,一个官员模样的人领着2个人夹塞,乌兹别克人忿忿地说“illeagal service”,看来大家国情比较相似。 不能让海关影响了好心情,我耐心地排到后,又被海关要求再填了一张申报卡自存之后,出了机场,放眼一看,没有一个人在出口等待,只有几个出租车司机在拉活,我觉得可能是出关花了太多的时间了,以至于christina安排的接机人等不及走了?我开始看地图,考虑怎么去市区,而且去啥宾馆也不知道,这时又来了个司机向我拉活,我问了一些他好像明白我了,然后一抬手指着远处,说“接人的都在那边”。 后面来明白,乌兹别克的机场,车站都是凭护照和车票才能进去的,在机场和车站的外围会围上一道栅栏,不允许一般人进入,开口处还有很多警察检查证件,这是个警察的国度,随后我才慢慢的深有体会,走了一段后,我很快找到了接我的大叔,大叔叫Mavat,看上去象是俄罗斯人,右眼瞎了,但是整个人很高很有风度,也很礼貌,我很抱歉地说让他久等了,然后上了车往市区方向走,塔什干的夜色没有太多灯火,先入为主的感觉就是高大的树木和苏联式样的大街,宽阔且车辆稀少,christina给我选的宾馆离机场很近,刚向Mavat大叔问好兑换货币的事情,车子便到了宾馆。
宾馆30美金一天,经济型酒店,但是装修的很不错,远超过国内的如家,我很喜欢,随后在塔什干我都选择了这里,宾馆和帮我办理签证的christina工作的公司cross travel有协议,所以价格也公道合理,塔什干没有夜生活,晚饭也没有吃,好在旅馆下有个超市,买了点果汁,对付一下。 旅馆里有wifi,乌兹别克的这种经济型宾馆基本上都提供wifi,当然只是限于大城市,比如塔什干,和旅游城市,随后去的咸海,铁尔梅兹等地,我便与世隔绝了。 宾馆对面有个饭馆,看上去还挺不错的,不过关门了,虽然才晚上9点多,我回到了房间,飞行倒不是很辛苦,但是也无事可做,只能洗洗睡了,等待明天早起,看塔什干美丽的第一眼。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3-10-31 23:48

2楼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我就醒了,走到窗户外,看一下眼前的城市,挡住视线的是一幢3层的小楼,俄罗斯风格的平房零散在四周,远处一个高高的烟囱,还有一幢10多层的白色高楼。
不一会天就大亮了,出门走了一圈,塔什干的大街干干净净的,宽阔得很,街道两侧高高的树木绿荫如盖,赶巧习主席很快就要来塔什干访问,所以主要街道的路灯上挂着中乌两国的国旗,在一些大的路口还能看到广告牌,中乌两国传统友谊继续发展云云。
刚过7点,但是阳光已经很强烈了,回酒店吃了早餐,和前台小伙子聊天,小伙子叫Umid ashrabov,他说Umid是希望的意思,乌兹别克是个民族特别复杂繁多的国家,总共有129个民族,Umid是乌兹别克族,但是有意思的事,ashrab是阿拉伯的词,而bov则是俄罗斯的,问他具体原因,他也讲不清楚,时间还早,我们开始聊成吉思汗,帖木儿,巴布尔,Umid八点下班,他让我等他下班,然后他带我去巴扎换钱。 靠近宾馆一站地的地方有个巴扎,在去巴扎的路上,Umid和我表示,他准备去美国读书,目前缺钱,不过他以后也不会留在美国,因为还是爱自己的国家,我想,年轻人都是这样的吧,他还说很喜欢中国,因为中国制造了很多的产品,这些都是他有能力买得起的,他指了指自己的挎包,中国制造,便宜,但是很好用,他也很喜欢,我问了关于乌兹别克民族的问题,他说他能一眼看出来谁是塔吉克,因为塔吉克人特别好分辨,我相信他的话,因为塔吉克人讲波斯语,是大夏的后裔,希腊人的血统也遗留在这里,他们应该和游牧的蒙古突厥人长的很不一样,但是实际上,随后的日子里,我看到了很多塔吉克人,但是我却无法把他们从乌兹别克人里面分辨出来。
乌兹别克的人很喜欢美金,黑市上的汇率要高出官方很多,这点和伊朗很相似,我们很快找到了换钱的人,我给了他三百美金,他给了我厚厚的一堆钱,我傻了,根本没有办法点清楚,Umid说,1比2700,这里是81万,没有问题,我也没有去点,也没有点,随后我背着这厚厚的81万在塔什干的大街上逛逛整整一个下午。 随后去买飞机票,街边有一个代办点,可以订票,但是却不可以出票,必须要去乌兹别克航空公司的总售票处去买票,订好的票不去取,2小时之后就作废,订好机票之后,我决定先去办电话卡,当地有两个大的移动公司,一个叫Beeline,一个叫Ucell,我去了Ucell的移动大厅,给我办卡的小姐实在是太美了,Umid也主动对我说“这个女孩太漂亮了”,的确,个子很高,身材非常好,皮肤白皙,齿如编贝,两眼若一汪清水,笑起来更加迷人,女孩非常礼貌,不过我的卡没有办成,因为必须要提供宾馆的注册卡,证明我在当地宾馆登记过,无奈打车重回宾馆,办了登记后又返回,匆匆忙忙间办好卡片,又去售票处去取机票。 辛苦Umid这么久,我请他一起去吃中饭,打车去了一个专门作抓饭的地方,果然很美味,抓饭在当地有两种叫法,一种是最常见的palov,另外一个叫法是osh,我们点了果汁,叫kompot,实际上kompot是个很宽泛的概念,我后来喝了很多次kompot,但是味道都不一样。 午饭后,去市中心的广场看帖木儿铜像,乌兹别克人对待帖木儿的感情有点类似蒙古人对待成吉思汗,全国各地的帖木儿像,各种以帖木儿命名的街道,建筑不胜枚举,帖木儿和成吉思汗一样都是伟大的君主和侵略家,帖木儿还声称他是成吉思汗的后裔,但是实际上他只是突厥.成吉思汗的庞大的蒙古帝国由成吉思汗开创并由他的后代们不断的壮大,但是帖木儿帝国的疆域基本上由帖木儿一手打造,帖木儿身后,帝国立即四分五裂,但是帖木儿对整个欧洲和中东,中亚的历史发展的影响甚至高过成吉思汗对这些区域的影响.乌兹别克人把帖木儿推上了一个开天辟地的帝国开创者的地位所崇拜,但是令我不解的是,在帖木儿时期,作为一个完整意思上的乌兹别克民族还并没有形成,帖木儿帝国之后,蒙古昔班尼汗从哈萨克草原南下河中,建立国家,从来形成了乌兹别克族,但是昔班尼汗在乌兹别克好像并没有被人提到,也许是因为他是真正的蒙古血统,来自成吉思汗的黄金家族,而突厥血统的帖木儿才可以代表真正的河中乌兹别克人,更何况帖木儿开创的疆域,所达到的成就也远远的大过昔班尼汗。 广场附近的帖木儿博物馆正在整修,不接待游客,这很可惜,博物馆的边上树立着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中文,欢迎习主席阁下来好客的塔什干云云。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没有能看成帖木儿博物馆,这无疑是我最大的遗憾,可以也许这就是生活吧,我按照地图的指示,开始寻找阿富汗大使馆,广场附近的植被非常好,历史博物馆,乌兹别克艺术馆都在附近,在历史博物馆的对面还有一个罗曼诺夫宫,纯俄式宫殿,广场的西边是乌兹别克政府机关的大楼,占地非常大,十分的气派。

阿富汗领事馆的位置标的很明确,但是始终找不到,问了一个门卫,人家拿着地图东看西看,最后演变成5个人的大讨论,十几分钟后都没有结果,我崩溃了,指着地图上的阿富汗使馆所在的路面,然后又指着面前的路问“这是不是就是地图上的这条路”,乌兹别克的街道从来没有路牌,这实在令人困惑,所有的人都说不清楚,我也闹不明白,有这么困难吗?最后,2个小伙子自告奋勇的要带我去,我表达了感谢,上了他们的车,于是他们开始了征途!
在我看来,使馆就在附近,走路不过10几分钟,但是他们光开车就开了20分钟,我崩溃了,说什么他们也不明白,干脆车游塔什干,乌兹别克人开车很急,很快,忽然间我看到了印度大使馆,一查地图,离我要去的地方已经十万八千里了,我再次崩溃了,他们估计也知道自己搞错了,又调转车头回去,最近在各种小巷绕来绕去后,把我放在一个主干道上说,我们实在找不到,你还是问问路人吧。
甭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人家,我笑着和他们告别,然后按照地图,终于找到了阿富汗使馆所在地,门口说,阿富汗使馆不在这里了,那么在哪里呢?又是无休止的讨论,然后他们最有意思的是,总是问你“do you speak english?",无论是黑车司机,还是路人,门卫,可是当你说英文的时候,却发现他们简直一点都不懂英文,各种不懂,各种坚持的对你说俄语,乌兹别克语,最后,一个管事的说,你等我,我去打个电话帮你问。15分钟漫长等待之后,我得到了一个便笺,上面写着一个地址,据说是新的阿富汗大使馆地方,我连忙称谢,看了一下表,下午4点多了,没时间去了。
路上拦了个黑车,我也不说价格,直接拿地图示意司机去广场,到了后给了5000,司机很满意,先去了艺术馆,工作人员完全不懂英文,唯一一个很酷很美的女孩对我说,下午5点关门,我看了看表,决定先去历史博物馆。历史博物馆的藏品不是很多,我把重点放在了佛像展品,阿拉伯入侵时期,成吉思汗入侵时期,帖木儿时期,昔班尼时期,博物馆里有2件从铁尔梅兹fayoz出土的精美的键陀罗佛像展品,第一次看到键陀罗时期的佛像造型,非常激动。

成吉思汗时期和帖木儿时期的展品非常少,昔班尼时期基本没有,倒是三层的关于乌兹别克现代成就展篇幅很大,另外还有一些沙俄时期费尔干纳盆地,希瓦汗国等地人们的反抗斗争图片,十分珍贵,博物馆里面有个乌兹别克女孩在给两个看上去像是华人的女孩作讲解,英文很好,我也顺便听了一些,我注意到在讲解阿拉伯人,蒙古人的时候,她用到了invade our country这样的字眼,女孩讲的不错,不过有点心不在焉,看上去疲惫且不耐烦,我还以为她身体不适,后来结束后发现她与博物馆其他工作人员欢声笑语的嬉闹,我知道我想多了,或许是长期累月地在这里呆着,再大的热情也化为乌有了吧。 乌兹别克的地铁完全的苏联风格,但是地铁没有莫斯科或者圣彼得堡的那么深,乌兹别克的警察在地铁的入口处晃荡,他有权对你的背包进行开包检查,并可以检查你的护照,下到地铁售票处买好票后,要过安检机器,并再次接受开包检查,这里的警察着深绿色警服,还有一种带大檐帽的好似军人,他们更神气活现,不但要求看你的护照,还要审查你的签证,非常的恪守职责,我真不明白这一个地铁站有啥好守的,而且绝对不让拍照,后来我发现在塔什干任何一个主要路口,高于10层的建筑,地铁,车站,机场都是警察,他们如此的爱护着自己的国家,让人不得不心生厌恶之情。 进入地铁站台后,站台上依然有警察,基本上是近处2-3人,远处的另外一个出口同样配置了2-3人,我偷偷摸摸的瞧好之后,拍了一张照片存念。 我做地铁去圆顶市场,据说这里是个特别大的巴扎,但是无非就是个大市场,没啥意思,市场对面的山坡上有2座据说很有名的清真寺,我绕弯看了看,不感兴趣。来这里最大的原因是去Khast Imom,那里珍藏着哈里发奥斯曼时期巨大的羊卷古兰经,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古兰经,在帖木儿时期,帖木儿将它带到了撒马尔罕,后来被沙俄带到了圣彼得堡,十月革命之后,列宁为了表达对穆斯林的善意,将经卷返还到了塔什干。我横穿过一个古城,走到了Khast Imom,古城的小巷立刻将人的思维回到了几百年前,几个快乐的孩子和我热情地打着招呼,偶尔路过的时髦女孩,身上浓浓的香水味,太阳慢慢的落了下来,这一切都如此的充满生活的气息。
太阳慢慢的弱了下来,广场上有孩子骑着自行车玩耍,一个新婚夫妇在拍照,我找到了藏有羊卷古兰经的清真寺,但是已经关门了,也许要等到下次回到塔什干的时候再来了。 乘坐地铁返回宾馆,再次被警察开包检查,到了离宾馆最近的一个叫oybek的地方下车后,从地铁通道里走出来后,抬眼就看到了ZTE中兴的牌子,原来是老东家在这里开的分支机构,oybek离宾馆很近,打了一个黑车,给了3000,司机也没啥意见。 第二天一早七点的飞机,要求宾馆给我订了一台出租车,5点40载我去机场。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3-10-31 23:51

3楼
5点40,出租车准时地等在宾馆的外面,塔什干有2个机场,分散在城市西南部不同的方向,往西部城市乌尔根奇飞的飞机停在塔什干3机场,可是我的机票上却打印着terminal2,这让我摸不到方向,司机很肯定的说去乌尔根奇的飞机停在tashkent3,这个机场比tashkent国际机场要远很多,四周空荡荡,出租车只能停在机场的外围,进不去,我担心这出租车一走,万一发现被拉错了机场,那可就再找不到车了,正在发愁,从机场里面出来了一对西方夫妇,老阿姨很肯定地说,乌尔根奇的就是在这里,我才放心下来。
进机场首先有一道关,警察要查验护照和机票,到了大门后,要过一道安检,然后到柜台check in,办理完登机之后,还要过一道安全检查,最好一道是军人,登机时间将到,摆渡车将乘客拉到飞机面前,是一架双螺旋桨的小飞机,我拍了一张飞机的照片,一个面似日本人的东方面孔也拿起相机拍了,这时一个警察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先是叫住了日本人,后又叫住了我,日本人被迫删除了照片,我很恼火与之争吵,这警察相当的负责,强迫我必须删除飞机的照片,我问边上的机场地勤为何?地勤无奈的说,安全问题。这真是笑话,拍一张飞机照片也有安全问题,那么我上了飞机之后拍飞机内部你能监控的了么?或者说机场跑道不让拍?实在莫名其妙,我要摆脱警察,但是这小子拽着我的背包不让走,实在气人。
这小子盯着我删除了所有在机场的照片后才让我上了飞机,进了机舱后,我拍了拍前面的日本人,问他是不是都把照片都删除了,日本人显然不明白我的问题,后来我才发现他根本不会英文,日本人的英文一向很差,这个看上去很文质彬彬的小伙差的令我吃惊,我于是拿出手机,翻出了一张刚拍的飞机全景给他看,他恍然大悟,乐得直向我竖大拇指。
说实话,论玩心眼,中国人还是在行。
飞机不大,大概几十个座位,有点像国内的运七,起飞前的感觉也像运七,螺旋桨轰鸣的颠的座位发抖,不过乌兹别克的飞机内部很干净,空姐也很周到,先给乘客们送上饮料,飞机虽小,但是起飞非常的平稳,不一会塔什干就在窗舷下面了,城市不大,灰突突的无甚风景可看,起飞后不到10分钟,风景就变得非常的单一,连绵不断的沙漠,一直延续到降落前10分钟,只无疑让我有点出乎意外,我本以为最为富庶的河中地区是大量的河流,果园和棉花田。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后,飞机开始降落,远远的看到了舷窗外的阿姆河,读了多少年书上的阿姆河,当真正的阿姆河就在眼前的时候,我不由得兴奋异常。 同机有个可爱的小男孩,我给了他从北京带来的糖果,下飞机的时候,走在我前面有一对银发的法国夫妇,手里拿着LP的法文版,阿姨看到了我的LP附送的带有放大镜功能的书签,我说你要是需要就留着吧,反正我也用不到,夫妻俩很高兴的道谢收下,乌尔根奇机场一出来便是乱七八糟的马路,一些小黑车司机聚集在马路边等待生意。
乌尔根奇是花剌子模的省会,16世纪的时候,阿姆河改道,当时居住在阿姆河下游的,现在土库曼境内的库尼亚-乌尔根奇失去了水源,于是在现在的地方建立了新的乌尔根奇,乌尔根奇之所以听起来名声很大,是因为它就是成吉思汗时期的玉龙杰赤,蒙古军在艰苦地攻占了玉龙杰赤之后,屠城并引来阿姆河的水淹没了整个城市,只是玉龙杰赤并不是现在乌兹别克的乌尔根奇,而是土库曼斯坦的库尼亚-乌尔根奇,这个地方就在土乌边境,靠近乌兹别克的努库斯,至今成吉思汗摧毁的玉龙杰赤还存有当年的废墟,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土库曼斯坦的签证,所以无法前往凭吊感怀,只能在遥遥的努库斯一端远望想象。
乌尔根奇是一座俄式的新城,没有值得观光的地方,我决定从机场直接去30公里以外的希瓦,在马路边和一个老汉谈好了价格,车子很快就奔着希瓦的方向而去,路边高大的桑树,一望无边的棉花田,半小时候就到了希瓦,河中地区最后残存的三大汗国,布哈拉,希瓦,浩罕相互攻伐,剽悍异常,在对待俄国人的问题上,希瓦的汗更是作风大胆,他完全没有考虑后果的消灭了俄罗斯一个4000人左右的远征部队,从来给汗国引来了大祸,更多的俄罗斯人涌入希瓦,可汗无奈无条件投降,充当了沙皇的封臣。
希瓦古城的历史不想赘述,保存得如此完好让我怀疑一定在近代进行过大修。步入希瓦古城的时候,我并没有过多的期待,但是漫步在城中的时候还是令人赞叹古城的优美,和不时袭来的时空错乱的穿越感。 中午在古城的一角吃中饭,点了一个叫拉曼的面食,其实就是面条上放了土豆,牛肉,胡萝卜一起事先炖好的浇头,最后在成品上撒上小茴香,拉曼随后也成了我在乌兹别克的主食。 吃饭的时候,不远处有一群台湾人在聊天,不一会他们结束了走到了我的桌边,其中一位阿姨看着我吃的馕,对同伴说“不知道好不好吃”,我用中文说“其实很干”,阿姨有点意外我是中国人,一堆人高兴的围了过来,还要和我照片,很亲切.一群中国人很开心的聊了一会,并约定晚上7点在西门碰头,一起晚餐。
中亚的阳光太烈了,城里逛了几个小时,皮肤都被烤得疼。
登上了全城最高的宣礼塔,俯览了整个古城之后,我决计打道回府,等待太阳落后再出门. 晚饭和台湾朋友一起,很开心一起聊了很久,十点多的时候才依依惜别。
晚餐进行中,在机场遇到的日本人突然出现和我打招呼,虽然他一句话也没说,但是他一脸开心的笑,满感染人的,我突然回想起来了,从北京到塔什干的飞机上就有他。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3-10-31 23:55

4楼
今天的目标是几百公里之外的努库斯。车子出了城的时候,我才发觉宾馆没有给我登记卡,赶紧返回,在乌兹别克旅行,必须要保存每天宾馆的登记卡以供离境时出示,少了一张,警察和海关便有了讹你的充分理由了,他们会说,"this is a big problem",果真这次回国的时候,和我遇到的中国小伙就因为这个原因被扣。
司机提出中途带我去看3个城堡,要多收费30美金,因为一天基本都是赶路,所以决定听从司机的建议,后来证明这个决定是如此的正确,城堡废墟的遗迹非常棒,千年实物兀然眼前,不由顿然惊愕住,感叹岁月与自然之无情,生命之脆弱,离开希瓦大概不到1个小时,我们就看到了两座城堡,一大一小相互离着几公里的样子,司机说这里的城堡已经有了1千多年的历史里,那座大的城堡曾经是都城,可惜的是,城堡是被荒废的遗迹,虽然在去大城堡的路上有个老汉拦住车子收了3千的门票,但是整个城堡区域并没有得到任何的保护,也没有任何的指示牌对城堡进行解释,所以我努力回忆80年代NHK拍摄的丝绸之路里对乌兹别克的几座城堡进行报道,仿佛和大城堡非常的相似。 从城堡往努库斯的路非常的漫长,全部都是沙漠和戈壁,太阳毒毒的射在身上,司机不舍得开空调,好在沙漠里风大,乌兹别克人开始又猛,柏油路上就飙到120以上,司机是个中年人,36岁,3个孩子,曾经是希瓦足球队的,国家给发工资的,后来腿踢断了,退役了,国家也不管了,就开起了出租,他说自己也曾去过乌鲁木齐,或许是这样的职业经历,他的英语还可以,一路上也可以相互沟通。
路上遇到了好几次车队,几十辆公共汽车连绵不断地驶过来,司机说这个是组织人力去棉花田采棉花的,以前我只是听说过,这次见到了,车队很长,很是壮观。
快到努库斯的时候,司机带我们去了另外一座城堡,这座城堡紧紧地挨着阿姆河,城堡平地而起,我查了一下,应该是Ayaz-kala城堡,kala是乌兹别克城堡的意思,具体这一带城堡的详细资料,我随后要做一些更详细的调查研究,这座城堡的下面立有俄文的牌子,我看不明白,司机给我解释说是成吉思汗带领着蒙古军队到了这样,摧毁了这座曾经驻守着1千多军队的堡垒,我攀登上了城堡的底部,居然还发现了类似玛尼堆一样的石块堆,还有哈达,这让我很吃惊。 看守城堡的老人主动提出来要给我们唱歌,的确唱的很好,虽然听不懂,看到我们都鼓掌致意,老人也很开心,一鼓作气地又给我们唱了2首,我掏出来了4千块给了老人,表达感谢之意。 到了努库斯,司机带着我们去了一家据说是韩餐的饭馆,不过饭馆已经易主了,新主人完全不知道如何给中国人做面条,最后在反复解释下给做了中式的面条,就那样吧,一半神似,口感无味。去努库斯看了当地的一个博物馆,名气很大,展品一般,或许是因为我只是佛教的展品感兴趣,而对乌兹别克的民族服饰,艺术画等等没有感觉,这座博物馆里面大多数都是复制品,所以草草地看看就结束了。
司机遇到了他在当地的另外一个哥们,不晓得是不是他当年的队友,因为英文也可以沟通,我就在马路牙子边开始讨价还价去看咸海的价格,咸海现在已经几乎干涸,真正的海水退却到离现在的海岸线180公里的地方,以前的海底变成了陆地和沙漠,没有路,如果要去的话,单程至少4-5小时,而且要换大吉普车,司机开价最少450美金,我砍了半天,才只到了380,一大早从穆伊纳克出发,当天往返。考虑到旅途实在辛苦,费用高,而且无甚景致,最终放弃了咸海之行。
正在谈判价格的时候,过来了一个黑小伙,主动用英文和我们打招呼,最搞笑的是他说“身体都还好吗?”,给我们乐坏了,原来他是英国人,曾经在北京学习过3个月的中文,这次来乌兹别克也是旅行的,不过看上去他双手空空,精神矍铄,不像是一个疲惫的背包客。
虽然咸海不准备去了,但是努库斯的太阳还高,在这里也无事可做,我们决定再往前赶,晚上就住在几百公里之外的穆伊纳克,穆伊纳克是一座咸海边的渔港,曾经是一派繁忙的景象,如果因为咸海的后退而变成了一座被遗弃了的空城。从努库斯往穆伊纳克的路还是很远的,中途去加了气,我头会见到如何给汽车加气,快冲好的时候气阀砰的一声,吓得一跳。
天已经完全黑透的时候,我到达了离穆伊纳克大概还有90公里的一个小镇,因为到了穆伊纳克没有饭馆,所以决定在小镇吃饭,在一起坐了一整天的车,聊了一路,大家兴致都很高,点了烤肉,烤包子,随后的90公里完全无知觉, 车子到了某个院落,我踉跄着下了车,稀里糊涂地上了二楼,房间没有卫生间,没有水,没法洗澡,也没有洗脸刷牙,就一头倒床上,睡了。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3-10-31 23:57

5楼
一夜各种动物叫,驴子,狗,猫儿尤甚。床特别的不舒服,即便是醉酒和极度疲倦的情况下,仍然不能安睡,穆伊纳克小城就这么一个旅馆,条件自然不会好,被臭虫咬了一夜,4点就醒了,抓啊挠啊,迷迷糊糊的翻出清凉油涂了一身,还是不止痒,熬到6点天明,起床,头晕乎乎的,我下楼穿过院子朝着咸海的方向走去。
穆伊纳克曾经是咸海的两个主要的渔港之一, 如今,它已经离开咸海水域150多公里了,这里的公路高出周围的地面,而从前的海滨就在北边的远处。曾经这里是一派繁荣景象,家家以打鱼为生,城市里有大型的鱼类加工厂,丰富的鱼产品也让这个城市变得富裕,前来消暑度假的游客也络绎不绝,但是这一切随着咸海的逐步消失而不复存在,如今的穆伊纳克俨然成为了一座死气沉沉的空城,人们大多搬离了这里,废弃的工厂破败不堪,工厂门口的宣传牌还在提醒着人们这里曾是一个美丽富饶的渔港,停泊在已经成为沙漠的海滩上的锈迹斑斑的渔船默默地叙说着往日的辉煌。

咸海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4个内陆湖泊之一,大约有7万多平方公里,也就是接近2个台湾省那么大,咸海的主要水资源来自于中亚著名的两条母亲河,北部的锡尔河和南部的阿姆河,锡尔河发源帕米尔高原,阿姆河来自兴都库什山脉,两条河流都自东向西流入咸海,上世纪60年代,前苏联开始在中亚地区地区大规模的发展棉花种植业,为了对棉花田进行灌溉,他们将锡尔河和阿姆河进行截流,将丰富的河水引导至支流用于灌溉两河流域大面积的棉花田,我记得在NHK的纪录片中看到,他们甚至将阿姆河的水引导一个人工河槽,这条河槽长的居然穿过了整个土库曼斯坦的卡拉库姆沙漠,如此宏大的改造计划,最终带来了严重的生态灾难,锡尔河和阿姆河在未达到咸海的时候便已经断流,缺少了水源的咸海开始迅速的干涸,海面积大面积缩水,最终美丽的渔港穆伊纳克被迫成为了一座人人逃离的沙漠里的废墟,咸海的干涸可以被称为是一场人为的生态灾害,而人类的恶行在短短的40年之后便受到了惩罚,穆伊纳克的咸海碑上明显的指出现在的咸海已经完全失去了它的功能,而且在将来,咸海唯一的命运便是走向完全的干涸,这实在令人很难接受。

残存的穆伊纳克的渔船被抛弃在沙滩上,锈迹斑斑,孤苦伶仃,海边的咸海纪念碑已经被换成了新的,司机说,苏联解体之后,那些刻有人名的纪念碑被推倒了,在原址上树立了现在的新碑,新碑提醒着人们咸海的前生今世。
海滩,姑且就叫做海滩吧,停着八条船,另外有2条破烂不堪的散落在另外一头,沙漠里有蜥蜴的足迹,这一切荒凉破败,满目凄苦,我已经失去了去探寻咸海水面的冲动和渴望。
穆伊纳克城里有一座博物馆,里面有大量照片,展示咸海的兴衰,可惜的是我去的那天博物馆的馆长去努库斯了,所以博物馆闭馆,这在国内简直不可思议,但是这就是乌兹别克,我只好遗憾的作罢,回到小镇上,进了一家以前的鱼类加工厂,司机不敢带我们进去,说怕给自己找麻烦,我们让车子停在了路边,然后下车走了过去。

路边有当地人在卖鱼,镇子周边有几个小水塘,里面有鱼,估计鱼儿就是从那捕来的。我看了下,有乌鱼,青鱼,鲤鱼,只有一种鱼我不认识。
回程司机车子开的非常疯狂,到了努库斯后,继续前往乌尔根奇,从努库斯到乌尔根奇也不近,一路无话,中途在路边停下来买了几个甜瓜,硕大的甜瓜才1000元,折合人民币才2块多,不可思议,卖瓜的女孩,一张蒙古东亚人的面庞,我买了一个切开了,分给大家吃了。
乌尔根奇的宾馆外宾8万,本地人2.5万,宾馆条件一般且没有wifi,最要命的是没有一个工作人员会说起码的英文,虽说离着希瓦才30公里,但是乌尔根奇不是一座旅游城市,整个城市的气质与希瓦大相径庭,司机建议我回到希瓦住,我同意了,多付给他1万苏姆,出租车不一会到达了希瓦老城。 晚上在城里吃了一点抓饭,躺在床上休息了很久,稍微的减轻了点疲乏,一个欧洲模样的老头对侍者大声吼叫,意思是饭店收费太高,其实到也不贵,只是收了10%的服务费,欧洲人还是自我感觉太好,总觉得高人一等。 palov做的很咸,好在有美味的西瓜汁,小院子凉风习习,吹在身上,非常舒服,在穆伊纳克被臭虫咬在胳膊和背上的包肿得很大,很痒,但因为有了以前的经验,我一直也不敢动手抓,一个人躺着休息了好久,慢慢的精神好了起来,此时如果来上一点伊朗的水烟那就更舒服了,不过在乌兹别克的15天了,我还从未看到过有人抽水烟。 希瓦城的夜景十分的美,误打误撞的进了一个露天电影院,正在放映乌兹别克的老片子,有英文的字幕,坐下看了一会,别有一番滋味。


下一站是布哈拉,明日将从希瓦乘出租去乌尔根奇,然后再拼车横穿克孜勒库姆沙漠前往布哈拉,整个旅程大概要6到7个小时,又将是艰苦的一天。

achadiae 11袋长老

发表于 2013-11-04 10:12

6楼
没错。希瓦,布哈拉,撒马尔罕,这些古城在苏联时代都重修过。不然也不会保存这么“好”。

ilovebilly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3-11-04 16:51

7楼
坐等楼主更新~

枫叶落纷纷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4-02-26 11:46

8楼
回复 1# 关于郑州
楼主能提供这家酒店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不?下周一要到塔什干出差,正在愁性价比好的宾馆呢?谢谢啦!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4-03-17 21:56

9楼
回复 8# 枫叶落纷纷
啊呀,实在不好意思,好久没有来了,刚看到,抱歉啊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4-03-17 22:41

10楼
早餐7点半,乌兹别克人做事慢吞吞,事情没做之前要开始讨论,不晓得他们要决定什么,一种把很小的问题做大做严肃的感觉,我要求老板娘给我煎个鸡蛋,老板娘脸色低沉慢慢吞吞的收拾好久,也不知道是在准备什么,其实,在穆伊纳克也是这样的,被臭虫咬了一夜后,我们一早就出发了,行前要求提供早餐,老板愣的实在受不了,司机进去交待半天,半小时早餐出不来,楼下一对法国夫妇也在抱怨,后来给我们开登记卡,居然趴在地毯上20多分钟搞不定,要不是李老师在写生,我们早就放弃免费早饭的要求了,很久之后,老板出门了,然后提着一小袋鸡蛋回来了,我当时正在和司机说着什么,大概也是希望司机催促他快点,他居然又跑了过来和司机聊了起来,我心里的火腾的就起来了,对他嚷道“麻烦你去做早餐,别站在这”。
老板娘在厨房东一榔头西一斧子的时候,老板站在外面给我拦了一辆去希瓦的黑车,我赶紧背包出门,对老板娘说早餐不要了,老板娘崩了半天的脸突地绽放了,乌兹别克人和伊朗人相比,太过奸猾,也许是因为我遇到的都是生意人,但是即便如此,伊朗的生意人都善良淳朴,给了4千去乌尔根奇,其实当地人给的是3千,不过也不想和司机比划了,也就多了1千,折合人民币2块多。和我拚车的是一家俄罗斯人,小女孩还没睡醒,大人们欢快的聊着天,不一会就到了乌尔根奇。 拼车站在乌尔根奇火车站的北边,一堆司机围在马路边等待客人,我走了过去,一个小伙子比划着要我7万,我同意了,小伙知道我是中国人后,把手机掏出来给我看他的中国朋友,一个叫林冲的在当地做项目的中国人,并拨通了他的电话,让我和林说了几句,两个人都比较尴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同行的其他三位小伙伴聚齐,出租车上路。 乌兹别克师傅的车开的实在疯狂,一路上不停和我说jacky chen,burce li,预计7小时跑到布哈拉,师傅居然在5个半小时之内就办到了,太阳升起来之后,人困疲乏,当地人拿出一个小袋子,里面是绿绿的粉末,居然这是一种烟草混合物,后来在撒马尔罕往铁尔梅兹的路上,我尝试了一下,辛辣异常,不过司机嚼的津津有味,边嚼边吐口水,乌兹别克生活水平低,香烟都可以按照根来卖,我记得我小的时候,香烟就是可以按照根来卖,乌兹别克的穷人们买不起烟抽,就吃这样的烟草末作为替代品,驱乏解困。 中途路过阿姆河,司机指着窗外对我示意,一路上都是沙漠和戈壁,应该说叫戈壁更加的贴切,流沙被一簇簇的灌木所固定住,形成大小不一的小沙丘,放眼望去,连绵不绝。
一路狂奔,出租车到了布哈拉的外围,我下了车,有辆黑车过来找我要1万,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还价到8千,后来才发现面似忠厚的司机其实是个坑子。 布哈拉是一种特别古老的城市,一切现代化的痕迹都没有,至少从城市的表象体察不到,这实在是难能可贵,特别是在市区中心,一切都停留在几百年前,众多的经学院,清真寺,皇家要塞,宣礼塔布满了街区,热闹的巴扎聚集在圆顶集市,城市里有一条人工的沟槽和随处可见的石砌水池,直到一百多年前,布哈拉的供水都是靠着这些水池,人们聚集在水池边聊天,喝水,洗漱,这点有点像加德满都,加德满都城区大大小小都是长满绿苔的水池,人们在那里洗漱,冲澡,卫生条件一塌糊涂,布哈拉也是如此,由于长期不换水,布哈拉素来以瘟疫著称,在19世纪,布哈拉的人均寿命只有30多岁,后来苏联人进来之后,布尔什维克将整个城市的供水系统进行了改造,并排干了水池。
在成吉思汗到达布哈拉(不花剌)的前3百年,布哈拉最为波斯萨曼王朝的首都就被称为“高贵的布哈拉”,波斯人对文化艺术的痴迷热爱让这座城市熠熠生辉,而“布哈拉”即学术中心的意思,随后的200多年里,黑汗王朝,喀喇契丹(西辽),花剌子模先后在布哈拉登场谢幕,1220年布哈拉迎来了可怖的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将这座诗一般的城市夷为平地,并在城中的广场上召集了全城百姓,发表了著名的讲话“你们的国王摩诃末背约,乱杀使臣犯下大罪,蒙古人代表上帝来惩罚你们”。随后,蒙古人驱马进入清真寺,将神圣的古兰经踏于马蹄之下,焚毁了布哈拉外城全部,此时布哈拉的内城尚有400康里人据守不降,蒙古人用投石机,石油投射器昼夜攻城,战斗及其惨烈,守军全部阵亡,内城被洗劫一空,蒙古人将全城军民驱赶出城,杀死3万成年男人,将妇女儿童掳作奴隶,青壮年被驱赶至撒马尔罕攻城。 布哈拉城市的中心是围绕着Lyabi-Hauz展开的,布哈拉的城市居民里塔吉克人占多数,撒马尔罕也是一样,Lyabi-Hauz的塔吉克语的意思就是“水池的周围“,水池的周边是绿荫若盖的高大桑树,高大的桑树和古老的水池一样骄傲的展示着自己经历的岁月,它们不为浮华所动,成功了维护了城市的厚重沧桑。
水池东边有一座雕塑,居然他是一位智者,并已经被神化,出现在世界各地的苏菲派教义里,很多当地人都爱爬上驴背与铜像合影,铜像后面有一座经学院,可以看到经学院的大门顶部有一对展翅的白鹤,这是一种对伊斯兰逊尼派穆斯林禁止描绘活物的禁律的一种挑战和愚弄,在布哈拉的还有一处经学院也绘有动物图案,而在撒马尔罕的雷吉斯坦,著名的sher dor(lion)经学院的大门上也绘有狮子,借以无视伊斯兰教禁止描绘活物的规定,这些都是昔班尼帝国时期的建筑,蒙古大汗皈依伊斯兰教后的费解举动让人不得不猜想,军事的征服者再成为文化的被征服者之后的该是怎么奇妙复杂的心理反应呢?这实在是有趣至极,如果不见到实物都有点难以置信,但是历史的最强动力支撑就是真迹,当千百年前的实证清清楚楚地展现在你的眼前时,你要么惊喜万分,要么当场错乱崩溃。
布哈拉城中有一座高耸的宣礼塔,这是黑汗王朝时期修建的kalon宣礼塔,塔身高47米,光地基就深达10米,这是座令人咋舌的建筑,即便是现在,人们也为这样伟大的建筑惊叹拜服,kalon塔在当时应该就是中亚地区最高的建筑了,而kalon在塔吉克语里面就是“伟大”的意思。 伟大的宣礼塔令成吉思汗见到后也备感震惊,大汗下令不得将其毁坏,这座高耸的宣礼塔也成了蒙古大军过后全城唯一的幸运者,随后的千年岁月里,宣礼塔依然风雨不改的站立在原地,它的幸运靠的不仅仅是蒙古大汗的关照,而是自身的牢固不可摧,1920年,布尔什维克来到了布哈拉,伏龙芝下令炮轰kalon宣礼塔,将塔顶轰掉了一半,我曾经看到过一张被炮击后宣礼塔的老照片,宣礼塔被削掉了半个脑袋,孤独无依,凄苦站立于历史的又一个风雨飘摇之际。
好在宣礼塔的牢固让它依旧耸立在我的眼前,围绕着宣礼塔走了好几圈,塔身通身散发的浓重的历史气息弥漫四周,令人浑然不觉间寒蝉噤声,我沉醉于这样的感觉之中,千辛万苦的来到这样,看一眼这座伟大的建筑就觉得一切辛苦困顿烦劳都抛在九霄云外了。 成吉思汗之后,中亚又出了一位暴君,或者说是伟大的君王,帖木儿,布哈拉在14世纪又处于帖木儿的撒马尔罕的保护之下,在这个时期,帖木儿精心打造都市撒马尔罕,布哈拉慢慢的失去了光芒,16世纪,蒙古人的汗昔班尼从钦察草原南下,占据了河中地区,在这个时期乌兹别克民族开始慢慢形成,昔班尼汗将布哈拉最为首都,布哈拉再次实现了复兴。18世纪波斯统治者的河中统治者自称埃米尔,建立了蛮子(曼吉特,mangit)王朝,曼吉特王朝的统治一直维持到了俄国人的到来。
皇宫在布哈拉的西北部,布哈拉的老城所有的景点都可以步行抵达,我决定把明日的一整天预留给皇宫,穿越了皇宫外围广场的马路后,便是一座绘画精美的清真寺,这座被称为Bolo-Hauz的清真寺是埃米尔敬神的场所,这座波斯风格浓郁的建筑颇有伊斯法罕四十柱宫的感觉。
我穿过清真寺往西走,西边是Samani公园,去那里是为了亲眼目睹公园后面一段昔班尼时期的城墙,城墙的残垣断壁在夕阳的映照下散发着诱人的魅力,让我久久不能离去。 公园环境很好,布哈拉城内最古老的伊斯兰建筑,Ismail Samani墓就在公里内,这座陵墓是为波斯萨曼王朝创立者Ismail Samani所造,据说其复杂的烧陶砖很好的保护了墙壁,使得整个建筑在11个世纪里免于修复。 为了观看布哈拉全景,我在摩天轮的底下考虑再三,最后一咬牙坐了上去,同乘的还有两个当地人,带着一个小男孩,其中的一个男人是孩子的舅舅,男孩很可爱,从塔什干到布哈拉走亲戚。 摩天轮升到了高空,我的双腿也不听使唤了,景色一般,双腿已经不能动了。小孩的舅舅英文很差,但是很有热情,公园里面有杂技表演,一起看了表演后小孩舅舅邀请一起晚餐,孩子因为没有玩够,吃饭的时候一直不开心,偷偷得掉眼泪,可爱死了。
回到宾馆,院子里遇到一个土库曼斯坦的女人,英文很好,聊了一会,她是乌兹别克人,住在土库曼斯坦,刚再婚嫁了一个阿拉伯籍的法国人,听外国人聊国家,民族,经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晚上,布哈拉的夜景非常美,朦胧月色下的归人,让人有种时空错乱的恍惚感。

枫叶落纷纷 1袋长老

发表于 2014-03-20 11:35

11楼
回复 9# 关于郑州
没关系的哦,还是麻烦你提供下宾馆的名字和地址,电话等,我下次还会去塔什干的,谢谢啦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4-03-22 20:23

12楼
宾馆是Ideal Hotel,靠近poltoratskaya大街,我回头找找具体地址和电话给你

Iris海边的鸢尾 新进弟子

发表于 2014-03-27 14:31

13楼
好精美的佛像。这是原本计划重走玄奘之路的行程一部分吗?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4-04-09 20:09

14楼
本来预留了一天的时间给皇宫,但是却不想皇宫可以看的地方实在是少只有少。
这座皇家的城中之城Ark建于5世纪,那么应该是波斯人统治的时期,可悲的是在1920年这座皇宫毁在了苏联红军的炮火里,我真的不是很理解俄罗斯人对土地的变态攫取欲,自伊万雷帝摆脱了蒙古人的桎梏之后,俄罗斯人开始了庞大俄罗斯帝国的建设,这个庞大的帝国是在随后的五百多年的漫长岁月里不辍征战而获得的,18世纪彼得大帝给俄罗斯打开了通往西方工业文明的窗户,随后无论是剽悍叶卡捷琳娜,还是孱弱的亚历山大,尼古拉,俄罗斯从未停止过对外的野蛮侵略和无休止的战争,十月革命之后,布尔什维克也摆脱不了这种惯性地占有欲望,列宁,斯大林打着共产主义阵营的大旗,继续干着类如中国的唐王朝强迫高昌王国臣服的事。
可是,鹰飞于天,雉伏于篙,猫游于堂,鼠叫于穴,各得其所,岂不能自生邪?
这个世界就是有着那么多的错误,民族,国家,战争,爱情终归走不出一个两厢情愿。 皇宫里面最值得看的可能就是觐见和加冕厅,不过大厅的屋顶已经在1920年被野蛮的苏联人的大炮轰塌了,1919年布哈拉的阿里木可汗的加冕礼就是在这里举行的,这也是专用大厅见证的最后的一次加冕,不单单是布哈拉,河中的希瓦汗国,费尔干纳河谷的浩罕汗国,乃至整个河中地区都已经抵挡不住俄国军队的步伐了。 皇宫里面有一个小型的博物馆,其中的一个涵盖了从成吉思汗时期到俄国人到来的历史,跨度很大,但是展品及少,基本上是不同时期的瓷砖,出土的兵器,盔甲,还配上一幅相应时期的油画,画面多半是战争场面,有几幅是生活场景,画中的人物是乌兹别克地区著名的诗人,和波斯一样,这是个崇拜诗人的国度。 皇宫的外面是雷吉斯坦广场,也是执行死刑的场所,离着皇宫不远还有座监狱博物馆,里面暗无天日的监牢,还有可怕的臭虫坑,令人啧啧生寒。
再次游览了昔班尼时期的城墙,其实将蒙古在河中的汗国称为昔班尼朝是不正确的,昔班尼是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的第五子,而率领蒙古人南下来河中打天下的阿不海儿,阿不海儿是昔班尼的第六代孙,他率领的月即别部,即乌兹别克,创造了部落最荣光的时代。 布哈拉的旧城里面还有很多破旧的清真寺,长眠着一些伊斯兰的圣人,行走在古城的布哈拉城区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岁月感,仿佛自己的心脏也和这座城市一起跳动,相互感应。 路上遇到好几个可爱的孩子,很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其中的一个女孩子还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天真无暇,纯净的让人觉得这个世界特别的美好。 布哈拉老城区还有很多著名的清真寺遗迹,我随访了其中的两座,一处是在城市的南部,破旧的Turki Jandi,另外一处在东部,颇为上镜的Char Minar,Turki Jandi在一片迷宫般的破旧小巷里,在不停的试探性乱窜和问路之后,终于在远处看到了清真寺破旧的穹顶。 布哈拉的城区有很多大小不一的清真寺,有一些缺乏维护,就像Turkj Jandi清真寺一样,有的处境更为悲惨,破败的几如废墟,Turkj Jandi还是有人看守的,一位带着塔吉克小帽的老人笑眯眯的看着我给清真寺拍照,然后拉着我攀谈,非常和蔼。
Char Minar清真寺完全不似当地的建筑,它更像是一座印度的建筑,它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以至于我在当地的明信片和图册里都能看到它的身影,Char Minar是塔吉克语“四座宣礼塔”,但是亲临此寺的时候,我发现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宣礼塔,它仅仅是装饰塔,从外面看清真寺,在阳光的照耀下非常的抢眼,Char Minar比Turkj Jandi更难寻找,它藏身在更为狭窄的小巷深处,如果不是在一些小巷的入口处看到引往Char Minar的指示牌,我想我决计是找不到的,即便如此,我还借助了当地人的帮忙,不过和前几次一样,找当地人问路也是一种漫长的过程,他们会招来自己的同伴,各种讨论,全然不考虑问路人的时间成本,我在这里并非是抱怨,我只是有点感慨,不同文化下成长的人们的差异是如此之大,除了善良和爱,他们之间好像没有更多的共同点,不过反过来一想,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差异,行走在别人的土地上,才会有着如此巨大的吸引力。 清真寺内部已经变成了一个经营旅游品的小商店了,一个精明的小女孩给我推销各种商品,旅游T恤,特色帽子,背包,介绍当地风景的画册,我选了一件T恤,讲了半天价,小姑娘死活咬住10美金不松口,T恤质量很一般,但是我实在是没有换洗的衣服了,小姑娘做事很利索,同时招呼着3拨人,成功的做成了2单生意。
布哈拉骄阳似火,可是我却不能不出门,看了一下地图,在城市的南部有着布哈拉大学,还有一些昔班尼时期的老城墙,我对老城墙是如此的着迷,如若不能亲往必以后心里要惋惜,打定主意后,我开始按照地图的指示往南部走。
我穿过南部老城的居民区,大概20分钟的样子我便从老城里面走了出来,眼前的道路开阔了起来,三三两两的车子在柏油马路上飞驰,路边有一个放羊的老人,我走近了一看,有一只硕大的盘山羊,看样子应该就是马可波罗羊了吧,虽然这角还不够张扬,那至少也是马可波罗羊的近亲了吧。 乌兹别克总统卡莫诺夫很喜欢打网球,所以不一会就在路边看到了一座很棒的网球场,再沿着道路南走,很快路过了一个犹太会堂,我不喜欢犹太人,所以这座会堂只是我判断方向的一个路标,我自信满满的顺着公路继续南走,走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我彻底的发现,再往前也找不到蒙古时期的城墙了。
我手里的地图只是一张示意图,方向没有错,只是图和实际道路已经有了差别,我只能返回犹太会堂所处的十字路口,然后试探性西行,走了20分钟之后,在前面看到了古城墙。 我已经无力再东去布哈拉大学了,我甚至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在古城墙边遐想唏嘘之后,我决定抛开地图,凭着方位感,直接沿着南北向的城墙往北走去。一路上穿过几座昏暗的清真寺,狭窄的巷子,我始终保持着正北的方向,突然间发现了宣礼塔就是眼前,就像一千零一夜一样,我突然间来到了古城的中心。


在古城里面拍了几张夜景之后,我返回了宾馆。 宾馆的前台小伙子叫salim,salim是family name,意思就是遵守伊斯兰的教规,小伙叫marina,我不记得是什么意思了,他在布哈拉大学读书,在宾馆里做part-time job,我们的谈话从宾馆里面摆放的一只八仙过海的瓷瓶开始的。 我给小伙子讲解了八仙过海的故事,小伙子很激动地说他从小就爱看中国的故事,我以为这也就是一句客气话,无非又是给我讲一通jacky chen, bruce li,可是他却给我讲了一个monkey的故事,我明白了,西游记,但是却不是传统上的西游记,他讲解了一下他所看到的电影的内容,我明白是前几年美国拍的一个穿越一样的片子,里面有成龙,李连杰,一个美国人演孙行者,反正就是这种现代主义的西游,我和他解释这不是tranditional的故事,我给他找出了80年代的西游记电视剧,他兴趣勃勃的观看并收藏了。
都不太记得后面都聊了什么了,很晚我才回房间,定了早上7点的morning call,明早火车去我最最期望的城市,撒马尔罕。

关于郑州 2袋长老

发表于 2014-04-09 20:22

15楼
好像没有图?

回复 当前帖子

查看更多
  • 当地热卖
  • 当地玩乐
  • 机票酒店
  • 签证